七千人大会

七千人大会是1962年1月11日到2月7日,在时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同意下中共中央北京召开的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参加会议的有中央和中央各部门、各中央局、各省、市、地、县的主要负责人,以及一些重要厂矿和部队的负责干部,共有7113人,因此这次大会又称“七千人大会”[1]。会议主要讨论“大跃进”及大饥荒的问题,提倡“批评和自我批评”,以及“民主集中制[1]。会议期间,中共中央副主席兼国家主席刘少奇三年困难时期的大饥荒成因归结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毛泽东则在会上作了自我批评[2][3][4]。七千人大会后中国大陆的大饥荒问题有所缓和,毛泽东退居二线,由刘少奇、邓小平等人主持中央日常事务[2][4][5]

背景编辑

1958年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的失败,中国经济遭受空前的浩劫,饥荒蔓延全国,造成了中共执政以来的最大危机。1961年底,中共中央正在召开工作会议,为七千人大会做准备,总结建国以来主要是1958年以来之经验[6]:24。11月12日晚,毛泽东在听取中央局第一书记会议之情况汇报时说:全国人大决定不开了,召集县委书记来开个会[7]:291。11月16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召开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的通知》:1958年以来,在中央和地方之工作中间,发生缺点和错误,并且产生不正确观点和作风,妨碍著克服困难,必须召开一次较大规模之会议来统一思想认识[7]:291。12月20日至1962年1月10日,中央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为七千人大会做充分准备[7]:294

1962年初召开的七千人大会,可说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重要会议。由于遍地饿殍,毛泽东的威信大为降低,各地领导与中央离心离德[来源请求],毛泽东召开七千人大会的目的原本是要求反对“分散主义”,加强集中统一,以顺利推动粮食征购。1962年1月11日至2月7日,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举行规模最大之中央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出席会议之负责干部共七千多人,习惯称为“七千人大会”[7]:291

第一阶段编辑

1962年初召开的七千人大会,对大跃进以来经验进行“初步总结”[8]。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主持了这次会议,当时北京过完元旦不久,仍是天寒地冻,出席会议的有中央、中央局、省、地、县(包括重要厂矿)五级领导干部,在人民大会堂开会。由于人数众多,杨尚昆将7118人出席人员按省划分为35组,再按地区划分为400多个小组,再由副手龚子荣指派35位专人,分别到各组去了解情况。并于当天晚上向杨尚昆和田家英进行汇报。大会正式召开前二天,也就是1月9日,由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家主席刘少奇依照惯例先行召开小型工作会议审议书面报告。1月11日,在不举行开幕典礼的情况下,刘少奇代表中央作了书面报告。报告对建国以来12年的工作,特别是大跃进以来的工作经验和教训进行了总结。这份书面报告由刘少奇起草;第一稿曾送毛泽东审阅,毛泽东没有看完,但表示赞成“这个方向”,并提出不用交政治局审议,直接发给大会进行讨论。在讨论中,与会者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为了充分听取大家的意见,大会一面延长会期,自1月11日到24日,整整讨论了14天;一面又于1月16日在毛泽东指示下又成立一个21人起草委员会,包括周恩来陈云彭真李富春李先念薄一波陈伯达柯庆施宋任穷乌兰夫陶铸刘澜涛李井泉王任重吴冷西田家英[9],对报告进行全面讨论和修改,“先谈谈主要矛盾是什么,统一思想之后,再写稿子”[10]。1月25日下午,,刘少奇在中南海怀仁堂主持召开了有各省市第一书记及中央各部部长参加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书面报告。会议进行了3个多小时,朱德、董必武、陈毅、邓子恢、谢觉哉、王震、张鼎丞等人发言,最后,由刘少奇作总结。刘少奇对书面报告的修改作了几点说明。他说:有几件事报告不提了,有些是因为达不到,有些是因为现在还看不清楚。

  • 第一件“不提了”就是关于“赶英超英”的问题。他说:15年赶上英国,超过英国,这个报告上没有讲。我们起草委员会讨论过这个问题,头一次是写上去了,第二次说还是不写好。15年赶上英国,原来是这样提的:15年或者更多一点时间,在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方面赶上或者超过英国。这个口号用不着去改,用不着取消,我们做得好,到15年的时候赶上了,就赶上了,没有赶上,也没有什么不得了,更多一点时间,多几年就是了。
  • 第二件“不提了”是在书面报告中,《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也没有讲。即《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特别是“四五八”:到1967年耕地达到400斤、500斤、800斤,这个问题,还需要再去进行调查研究。《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我们现在不提,但是不取消。12年做不到,加几年就是了。
  • 第三件“不提了”是关于人民公社“一大二公”的问题。有的同志提出,人民公社“一大二公”到底如何呀?现在基本核算单位搞到小队去了,基本核算单位越来越小,还“一大二公”,这个现象似矛盾。现在情况是这样的,这个问题,现在还解释不清楚。但是等到将来人民公社发展起来以后,还是“一大二公”。所以,这个口号也不取消,但是也不着重讲。

一直到27日,才将反复讨论的报告做最后定稿,发刊全会。原定在刘少奇作完报告后宣布散会,预定1月30日或31日结束,31日晚代表即可回家过春节

然而早在1月13日毛泽东指示国家主席刘少奇除了书面报告外还要有口头报告[11],接着又安排另一位党副主席林彪紧接着刘少奇在1月29日作口头讲话。1月27日,举行全体大会,毛泽东主持,刘少奇作口头报告:国际形势、国内形势、集中统一问题、党的作风问题[7]:302。刘少奇报告:“同志们:我代表中央向这次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提出了一个书面报告,现在,在这个书面报告的基础上,我再讲几个问题……”刘少奇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说,在湖南问农民困难是什么原因,他们说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12],并称不能到处把缺点错误和成绩,比之于毛泽东经常讲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之关系[7]:302-303。刘少奇根据政治局常委讨论过的提纲作口头报告,并讲了一番跟书面报告迥然不同的话,刘说“三面红旗,我们现在都不取消,都继续保持……但是再经过五年、十年以后,我们再来总结经验。”他反复重申“不是路线错误,是执行总路线的具体政策、具体工作中犯了错误”的话,刘还说成绩大还是错误大“两者的关系,可能不是一个手指头和九个手指头的关系,而是三个手指头和七个手指头的关系,或者比例更加悬殊”。

1月29日,继续开全体大会,毛泽东主持,林彪讲话,带有浓厚个人崇拜色彩:“我深深感觉到,我们的工作搞得好一些的时候,是毛主席的思想能够顺利贯彻的时候,毛主席的思想不受干扰的时候。如果毛主席的意见受不到尊重,或者受到很大的干扰的时候,事情就要出毛病。”[7]:303-304毛泽东说:“我相信能解决上下通气的问题。有一个省的办法是,白天出气,晚上看戏,两干一稀,大家满意。(全场活跃,鼓掌)我建议让人家出气。不出气,统一不起来。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有集中。因为气都没有出嘛,积极性怎么调动起来?……不管是正确之气、错误之气,不挂账,不打击,不报复。你骂了我,我整你一下,这是不许可的。要建立民主集中制。讲了几十年马克思主义,我们党内生活的民主集中制没有很好建立起来,民主集中制的思想在有些同志脑箸里没有产生,没有民主。”[7]:305-306下午,许多代表反映,还有话要说。毛泽东和政治局常委商量,决定延长会期。于是七千人大会进入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编辑

第二阶段从1月30日到2月7日,由于许多地方干部不满,毛泽东最后决定召开“出气会”,大家留在北京过春节,并号召发扬民主[13]。毛泽东还说:“不负责任,怕负责任,不许人家讲话,老虎屁股摸不得,凡是采取这种态度的人,十个就有十个要失败。”在召开出气会的同时,曾经穿插了几次大会,中央政治局有几位常委上台讲话。毛泽东说:“谁都能讲话,就是彭德怀不能讲。”刘少奇的讲话在与许多干部激起强烈共鸣,小组人员争先发言。杨尚昆后来回忆:“大家一致对少奇同志的报告满意,特别满意会议的开法。”[14]这时毛泽东不得不将他的老搭档林彪请出来。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大声地为三面红旗辩护,直言现在的困难“恰恰是由于我们有许多事情没有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做而造成的,如果按毛主席的指示去做,如都听毛主席的话,那么困难会小的多,弯路会弯得小些。”[15]林彪身体向来不好,不耐繁剧,但当场足足讲了二个小时之久,林彪讲完话,毛泽东鼓掌叫好,并要求刘少奇整理记录下来。1月30日毛泽东接着林彪讲话,在七千人大会发表即席演讲。在3月20日,毛泽东还亲自修改林彪发言修订稿,前后看了三遍[16]。2月7日(大年初三),七千人大会最后一天,周恩来讲国民经济存在困难和克服之办法等问题;在通过刘少奇书面报告之决议后,由毛泽东宣布大会闭幕[7]:312。七千人大会,有些批评指名道姓,包括对毛泽东之指名批评;在全体会上,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作自我批评,深深感动全体与会者;通过会议,大家精神振奋,团结一致,积极投入到恢复和发展生产、克服经济困难之斗争;七千人大会也有缺点和历史局限:会议仍然肯定“三面红旗”完全正确,没有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左”之指导思想,而且还留下后来党内斗争之阴影;民主集中制问题,后来也没有能够真正贯彻实行,相反却逐步背离此基本原则[7]:312-313

闭幕大会编辑

2月11日举行闭幕大会,闭幕大会由毛泽东主持。大会一开始,毛泽东就请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讲话。周恩来在讲话中,表示拥护毛泽东的讲话,拥护大会的报告,拥护并赞扬了林彪的讲话。同时,他还在讲话中对如何克服困难,提出了一些具体的措施,如精简机构、压缩城市人口、缩短基本战线、搞好市场供应等等。然后,毛泽东请中央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讲话,邓小平讲了党的工作,民主集中制等问题,但他没有提到林彪的讲话。接下来,毛泽东请国务院副总理陈云讲话,但陈云回答说:“我没有什么好讲的。”毛泽东立马语带讽刺地说:“陈云同志向来谨慎,是不轻易讲话的。现在没有要讲的,到要讲的时候再讲。”[17]七千人大会结束之后,毛泽东常常提到的一句话就是:“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会后编辑

不久,刘少奇发现1961年实际上存在着30多亿之财政赤字,如不采取措施,1962年之财政有出现更大赤字之危险;2月21日至2月23日,刘少奇在中南海西楼会议室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后称西楼会议);应刘少奇要求,陈云在2月23日之会议上讲话,分析目前财政经济方面之困难,同时提出六条克服困难之意见:①把十年经济规划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是恢复阶段,后一阶段是发展阶段;②减少城市人口,精兵简政;③采取一切办法制止通货膨胀;④尽力保证城市人民的最低生活需要;⑤把一切可能的力量用于农业增产;⑥计划机关的主要注意力,应该从工业、交通方面,转移到农业增产和制止通货膨胀方面来[7]:313。西楼会议是七千人大会之继续[7]:314。2月23日刘少奇在西楼会议上批评七千人大会“对困难情况透底不够,有问题不愿揭,怕说漆黑一团!”[18]陈云同意这个判断,并列举了五个方面的困难和六个方面的应对措施。刘少奇还曾提到:历史上人相食,是要上书的,是要下“罪己诏”的。2月26日,国务院召开有各部委党组成员参加的会议,陈云在会议上报告《目前财政经济情况和克服困难的若干办法》,再度阐述西楼会议的内容。邓力群回忆当时:“会议的气氛超乎想象地热烈。”

评价编辑

在中国大陆官方出版的毛泽东传记中,一致认为毛泽东在会中主动承担大跃进中错误的责任,毛泽东在这一次大会上提倡民主集中制,并以三不主义(不抓辫子、不戴帽子、不打棍子)鼓励与会代表讲真话。但林彪有意在维护毛泽东,认为“三面红旗是正确的”。换周恩来讲话时同样指出:“不是三面红旗本身的问题。缺点和错误,恰恰是由于违反了总路线所确定的正确方针,违反了毛主席的许多宝贵的、合乎实际而又有远见的意见才发生的。”邓小平违心指出:“总的说来,毛主席历次反映我们根本路线、政策的议论,是正确的,但我们有若干具体政策措施,与指导思想相违背。”[19]甚至,七千人大会发扬的党内民主并没有持续多久。1962年9月召开的八届十中全会,毛泽东重提阶级斗争,痛批“黑暗风”、“单干风”和“翻案风”。4年后,中国大陆爆发文化大革命

七千人大会基本上仍肯定三面红旗,刘少奇的报告对毛泽东仍是尊重的,但刘少奇的“口头报告”使刘、毛之间产生了真正的分歧。一般认为大会期间党主席毛泽东与国家主席刘少奇之间的矛盾冲突,已为1966年即将爆发的文化大革命埋下了伏笔。据闻江青在文革初期宣称:“七千人大会憋了一口气,直到文化大革命才出了这口气。”显示毛泽东对七千人大会的不满。[20]事实上,毛泽东确实是不满意的,1964年8月20日,毛泽东在北戴河同中共华北局第一书记李雪峰等人谈话时提到:“七千人大会有纲,也有目,把一些缺点错误讲得严重了一些,以后在4、5月更讲得严重。”1967年2月3日,毛泽东同阿尔巴尼亚代表团团长巴卢库的谈话中就提到:“1962年1月,我们召开了七千人的县委书记以上干部大会,那个时候我讲了一篇话,我说,修正主义要推翻我们。”已隐约透露毛泽东对刘少奇的不满。

台湾中共史学家陈永发认为“张素华强调毛泽东对大饥馑感到‘内疚’,然而大会期间他的表现,却只令人注意到他绝不直接和具体认错。为了不在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面前出丑认输,也为了不让城市断粮闹事,他宁可牺牲为革命出力最大的农民大众,而七千人大会还只是帮助他扩大农村征粮的工具而已。”[21]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1.0 1.1 七千人大会. 人民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3). 
  2. ^ 2.0 2.1 刘少奇“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提法的由来 (2). 人民网. [2020-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2). 
  3. ^ 毛泽东七千人大会上自我批评 参会者当场落泪. 凤凰网. [2020-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4). 
  4. ^ 4.0 4.1 Three Chinese Leaders: Mao Zedong, Zhou Enlai, and Deng Xiaoping. 哥伦比亚大学. [2020-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11). 
  5. ^ 丁抒. 大跃进/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 香港中文大学.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7). 
  6. ^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逄先知金冲及主编 (编). 《毛澤東傳(第六卷)》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中和出版. 2011. ISBN 978-988-15116-8-3.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逄先知、金冲及主编 (编). 《毛澤東傳(第五卷)》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中和出版. 2011. ISBN 978-988-15116-8-3. 
  8. ^ 《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140页
  9. ^ 据张素华表示,毛泽东、林彪跟朱德虽列在21人名单内, 但并未参加会议讨论。另乌兰夫代表李雪峰。
  10. ^ 杨尚昆,《杨尚昆日记》,下册,页113
  11. ^ 《刘少奇传》:“按照原定计划,报告由刘少奇同志在1月27日的大会上宣读。开会前一天,毛泽东提议:既然报告已经印发,在大会上就不必念了,请少奇同志根据报告精神在大会上讲一讲。第二天在大会开始前,刘少奇在会场休息室里把提纲送给毛泽东和其他中央常委传阅。经常委同意后,他在大会上作了长篇讲话,对报告作补充说明。”,中央文献出版社
  12. ^ 见《刘少奇选集》下卷,第421页。刘少奇提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问题至今没有见到正式文件,各方说法不一。还可参见廖心文著的《努力理解毛泽东的周恩来》一文。
  13. ^ 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记载“并没有人将矛头直接对着毛。大家主要集中攻击大跃进的政策。但谁都知道‘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这总路线是毛提出的口号。批评政策无异是批评毛。毛对发言简报大为不满。他有天跟我说:‘该改成“白天出气,晚上看戏,两干一稀,完全放屁。”这就是他们所谓的马列主义。’”
  14. ^ 杨尚昆,《杨尚昆日记》,下册,页117
  15. ^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7),册15,页102-112
  16. ^ 李德、舒云,《林彪日记》,下册,页833、835
  17. ^ 《陈云传》:“1962年七千人大会,毛主席要我讲话,我不讲话,主要是和稀泥这不是我陈云的性格,同时不能给毛主席难堪。”。
  18. ^ 《刘少奇年谱(1898-1969)》下卷,第549页
  19. ^ 吴冷西回忆,毛泽东事后对邓小平表示:“你书记处写了一个报告,什么都是执行我的指示,理解不深,执行不够,执行也有偏颇,你们把我当成圣人,不是闲人已经不错了,你们不批评我,我自己也要作自我批评。”(吴冷西:〈国民经济调整的领导者〉,载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二编研部编:《话说刘少奇——知情者访谈录》〔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页317)
  20. ^ 四人帮江青在文革初期提到的“七千人大会憋了一口气”,已经是中共党史研究的老生常谈,中共党史专家林蕴晖在〈读《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一文中重申这个论调。但是1967年4月12日江青在军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及北京市革委会成立大会上的发言《为人民立新功》一文中找不到类似的说法。
  21. ^ 陈永发:〈毛泽东与七千人大会〉

扩展阅读编辑

  • 《变局——中国七千人大会始末》,张素华,中国青年出版社。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