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空中交通管理委员会

议事协调机构

中央空中交通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央空管委,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议事协调机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空域管制的最高机构。

中央空中交通管理委员会

Danghui.svg

主要领导
主 任 韩正
秘书长 蔡剑江
机构概况
上级机构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机构类型 中共中央议事协调机构
办事机构 中央空中交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
联络方式
中央空中交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
 实际地址 北京市
机构沿革
成立时间 1986年

沿革编辑

1950年11月1日,毛泽东签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飞行基本规则——《中华人民共和国飞行基本规则》,这是规范中华人民共和国空中交通活动的基本法规。1957年10月5日,周恩来总理在民航局关于中缅航线通航情况报告上批示:“保证安全第一,改善服务工作,争取飞行正常。”这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空管工作的指导方针。1973年底,周恩来总理批准引进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套自动化空管系统[1]

1986年1月30日,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批准成立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由一名国务院副总理兼任国家空管委主任,负责空中交通管制工作[2][1]。1986年2月24日,民航总局转发《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改革国内空中交通管制体制逐步实现空中交通管制现代化的通知》[3]。1986年8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联合发出《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关于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组成人员的通知》(国办发〔1986〕63号)[4]。国家空管委的实际工作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负责。国家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办公室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作战部[5]。2016年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撤销,国家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办公室改设在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作战局

1994年10月1日江泽民题词:“保证飞行安全,提高服务质量,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服务。”[6][1]

2003年9月,国务院中央军委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对空管工作提出了新要求,为了适应经济发展和国防安全要求的空管体制,进一步开发利用空域资源,满足经济建设、国防建设和社会发展的需求[1]

2005年4月,公安部加入国家空管委,继军航、民航、航空制造业、航空体育之后成为中国第五家加入国家空管委的成员单位[7]

2020年10月,国家空管委重组为中央空管委[8][9]。2021年3月,新的中央空中交通管理委员会正式亮相[10]

组成人员编辑

办事机构编辑

原国务院、中央军委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的实际工作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承担。国务院、中央军委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办公室设在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作战局。中央空管委成立后,单设办公室。

空管制度编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飞行基本规则》[16],国家空管委协调中国大陆飞行管制工作,大陆境内的飞行管制由解放军空军实施。

民航班机日常运行过程中改航、绕航均须得到空军管制部门同意。

军民航协调机制是国家空管委组织下由国务院各部委解放军各军兵种组成。

预战术层面是地区空管协调委领导下由地区军民航各单位组成,办公室设在军区空军航行处;战术层面由军民航相对应的管制运行单位组成。

审批权限编辑

  • 航路航线开通或者调整由中国民航局按照职责报总参或者空军审批,
  • 空中禁区、危险区、限制区由空军报总参审批,
  • 各类军事训练空域由空军或者军区空军审批。

空域概况编辑

  • 中国大陆的领空划分为11个飞行情报区,总面积约1081万平方公里[17]
  • 目前中国大陆划设19个高空管制区,28个中低空管制区,25个进近管制区,1个终端管制区[18]
  • 航路航线总距离约16.4万公里,其中,国际航路航线约占46.2%,临时航线约占16.2%[19]
  • 解放军划设了2个空中禁区、66个空中危险区、199个空中限制区,以及若干个军事训练空域。部分训练空域在航线上方或下方,通过建立高度差的办法避免军民航飞行冲突[20]
  • 中国民航局局长李家祥介绍,留给民航使用的只有大约20%的空域,其他为军机使用[21]。而美国有90%的空域给民航机使用。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谁持彩练当空舞━━我国空中交通管制发展历程. 新华网. 2004-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11-28). 
  2. ^ 2.0 2.1 2.2 2.3 2.4 马凯兼任国家空管委主任,已至少身兼两主任和两组长职务. 澎湃新闻. 2014-11-24 [2015-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8). 
  3. ^ 上海民用航空志 第十二章空中交通管制 第一节 管制体制及机构.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2003-1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6). 
  4. ^ 4.0 4.1 4.2 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关于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组成人员的通知(国办发〔1986〕63号). 中国政府网. 2013-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5). 
  5. ^ 民航空域超负 流量控制致航班恶性延误. 网易. 2013-08-05 [2015-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03). 
  6. ^ 新中国民航60周年大事记. 新华网. 2013-11-30 [2017-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6). 
  7. ^ 中国警航雏鹰凌空,人民公安2007年第12期
  8. ^ 国航董事长新去向 民航新一轮人事调整启动. 中国航空新闻网. 2020-10-26 [2021-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3). 
  9. ^ 国航集团原总经理宋志勇升任董事长 蔡剑江调任国家空管委. 财新. 2020-12-07 [2021-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3). 
  10. ^ 韩正调研国家空中交通管理工作. 中国政府网. 2021-04-01 [2021-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1). 
  11. ^ 国务院、国务院办公厅1998年9月份来文目录,江西政报1998年第20期
  12. ^ 12.0 12.1 12.2 《中国空管》杂志社招聘. 兰大就业网. 2010-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6). 
  13. ^ 省政府与国家空管委调研组在三亚座谈. 海南省人民政府. 2016-1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 
  14. ^ 14.0 14.1 14.2 王瀚教授应邀出席国家空管委航空法立法工作会议并受聘立法咨询委员. 西北政法大学. 2016-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6). 
  15. ^ 正国级领衔中央新机构首次亮相,释放重大信号. 网易. 2021-04-02 [2021-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8). 
  16. ^ 中华人民共和国飞行基本规则. [2015-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15). 
  17. ^ 航班晚点:不能全怪航空公司. [2015-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8). 
  18. ^ 航班延誤乃世界難題 空中“塞飛機”非奇談. [2015-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8). 
  19. ^ 临时航线主动释放:空域权管理改革挪步. [2015-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20. ^ 航班延误:飞机多了路没加宽. [2015-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9). 
  21. ^ 中國民航航班去年凖點率不足七成. [2015-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30).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