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麻战役

南麻战役是1947年7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华野) [4]为歼灭国民革命军整编第十一师而在沂蒙山区北端的南麻发生的一次激烈战斗。

南麻战役
第二次国共内战的一部分
日期1947年6月25日-7月21日
地点
沂蒙山区北端的南麻
结果 解放军大败,被迫撤退,国军成功控制胶济铁路并攻占华野临沂山区根据地,但未越过黄河继续往北进攻。
参战方
中国人民解放军 华东野战军

中华民国国军 整编第十一师
中华民国国军整编第十四师
中华民国国军整编第五师
中华民国国军整编第八十五师
中华民国国军整编第八师
中华民国国军整编第九师
中华民国国军整编第二十五师
中华民国国军第六十五师
中华民国国军第五十七师
中华民国国军整编第二十师一个旅
中华民国国军第七军
中华民国国军整编第七十五师

中华民国国军整编第四十五师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国共产党 陈毅
中国共产党 粟裕

中国共产党 刘伯承

中华民国国军胡琏
中华民国国军高魁元
中华民国国军范汉杰
中华民国国军黄百韬
中华民国国军李延年

中华民国国军欧震
兵力
约10-12万 约11万
伤亡与损失

伤亡1.1-1.4万余人

被俘3000人[1][2][3]

国军数据: 9000人

解放军数据:伤亡1.3万余人[1][3]

此次战斗历时一个星期,双方为围歼和反围歼,相机投入总共70万人部队(中共投入人数五倍于国军[5])。最终,中共因连续进攻十天,未能攻克两地,伤亡达2.1万多人,被迫撤退。[6]

对于华野,此次战斗使得他们丢失临沂山区根据地,进入最困难一段时期。对于国军,这次战斗使得鲁中战局变得对他们有利,从而成功达成南北兵团在胶济线会师目的。

1947年胡琏率整编第十一师7个团攻占鲁中南麻为中共华东野战军4个纵队围攻六昼夜,坚守阵地不失,攻坚华野部队伤亡惨重。[7]:4南麻战役是国军在1947年春夏山东重点进攻标志点。自南麻战役之后,国军控制胶济铁路,但未越过黄河继续往北进攻。而整编第十一师沿着铁路线运往中原地区参战,重点进攻不了了之。

战前态势编辑

鲁南战斗态势编辑

国军部分编辑

1947年5月16日,华东野战军围攻孟良崮,至下午5时,全歼整编第七十四师3.3万人。[8]:83555月19日,蒋介石徐州,与顾祝同研讨山东军事,决定各部暂驻原防,全面整训,改正战术,准备最后决战[8]:8356。尚未放弃对山东其所称之“共匪”的所谓剿共方针[9],继续在第一线调集9个整编师、25个整编旅,部署在莱芜蒙阴不到50公里战线上,准备发动新进攻,战术由原本两面夹击、南北包围、会攻等方式,转为对付敌军主力为主,在迫使敌方放弃根据地后,加以各个击破。

5月下旬至6月中,双方并无大规模的战事。6月11日,蒋介石“指导墨三部署与准备”进攻计划。[10]三天后,顾祝同回报部队部署:(一)第九师推进垛庄附近待命,第七师移驻汤头镇以西之武家庄,尖山子、刘家河、疃间地区均于巳[11]到达;(二)已令七五师归卄五师黄师长指挥,固守新泰,八五师归第五师邱师长清泉指挥,固守莱芜。(三)六四师巳[12]由仲村向北搜剿岔河附近散匪后,巳[13]等部集中䜣泰西南东都附近待命。(四)六四师之一八七旅已饬开横糜归制,巳[14]可到达,七五师十八团已令铣到新泰归制,四八师之一四旅已开临沂归制。[15]

6月15日,蒋电第一兵团司令范汉杰,“甚望能于四日内达成占领南麻之目的”,“派李处长特来说明作战计划时应注意各点”。[16]6月17日,陈诚奉命飞徐州转临沂商量部署;6月18日返南京,建议计划推迟五天,由25日开始行动。蒋同意后,电顾祝同遵照办理。[17]国军从鲁中陆续抽兵西援后,留在鲁中地区尚有4个整编师:整编第十一师位于南麻地区,整编第六十四师位于翟家庄、十字峪、大张庄地区,整编第二十五师位于东里店、店子地区,整编第九师位于沂水及其以西地区。[18]:149

顾祝同收到电令后,命范汉杰率三个纵队:

  1. 左纵队:第五军军长邱清泉指挥整编第五师与整编第二十五师,目标鲁村。
  2. 中央纵队:整编第十一师师长胡琏指挥整编第六十四师,目标南麻。
  3. 右纵队:整编第九师师长王凌云指挥数个师,一部分部队与整编第六十四师连系,掩护中央纵队;另一部往坦埠方向搜索前进,并伺机占领固守,掩护主攻兵团东侧安全。

7月15、16两日,防守南麻的整十一师判断共军有不寻常举动。16日由俘虏供述,得知共军主力已返回南麻东北一带,正积极准备攻击南麻,但范汉杰认为共军反扑东里店之征候,不仅未作任何处置,且令整十一师应作增援东里店之准备。至17日,共军麕集南麻周边,然范兼司令,认为:“匪于白昼出现,仍在眩惑我军,匪必不攻南麻而攻东里店。”[19]

解放军部分编辑

5月8日,中央军委给华东野战军发来电报,提出了刘邓大军南渡黄河,进击冀鲁豫、豫皖苏,进而进击中原的战略计划,要求华东野战军在6月10日前集结全力(27个旅)寻求与创造歼敌机会,并准备于6月10日以后配合刘邓大军大举出击。孟良崮战役胜利后,军委于5月22日来电指出:“歼灭七十四师付出代价较多,但意义极大,证明在现地区作战只要不性急、不分兵,是能够用各个歼击方法,打破国民党军队进攻,取得决定胜利。而在现地区作战,是于我最为有利,于敌最为不利。现在全国各战场除山东外,均已采取攻势,但这一攻势的意义,均是帮助主要战场山东打破国民党军队进攻,蒋管区日益扩大的人民斗争其作用也是如此,刘邓下月出击作用也是如此。而山东方面的作战方法,是集中全部主力于济南、临沂、海州之线以北地区,准备用六、七个月时间(5月起)六、七万人伤亡,各个歼灭该线之敌。该线击破之日,即是全面大胜之时,尔后一切作战均将较为顺利”。

为了贯彻军委这一重要指示,华野前委于五月底在沂水以北的坡庄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会议着重指出,敌整编第七十四师被歼后,山东战局已开始改变,但必须戒骄戒躁,彻底粉碎国民党军队正在酝酿的新的大举进攻,为转入反攻创造条件。蒋介石这时召开多次军事会议,提出“并进不如重叠,分进不如合进”。以三四个整编师重叠交互前进战法,摆成方阵,加配山地作战器材和炮兵、工兵,在各要点屯积了大批作战物资。6月19日,华东野战军将上述情况报告军委。6月22日,军委复示:“据悉蒋以东北危急,令杜聿明坚守两月,俟山东解决即空运东北等情。山东战事仍为全局关键。你们作战方针仍以确有胜利把握然后出击为宜。只要有胜利把握,则不论打主要国民党军队或次要国民党军队均可,否则,宁可暂时忍耐,不要打无把握之仗”。  

双方战斗序列编辑

作战时间:1947年6月~1947年7月。 作战地区:山东省淄博市南麻镇。

参战双方

国军:整编第十一师、整编第十四师、整编第五师、整编第八十五师、整编第八师、整编第九师、整编第二十五师、第六十五师、第五十七师、整编第二十师一个旅、第七军、整编第七十五师、整编第四十五师。胡琏高魁元范汉杰黄百韬李延年欧震[20]:75

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第二、第六、第七、第九纵队,特种兵纵队

战斗经过编辑

略记编辑

7月20日,解放军占地崮山。王耀武给在潍县驻防的整编八师下达了南进的命令:

匪三个纵队围攻南麻甚烈,希速率整八师主力先攻临朐而占领之等谕。务须迅速行动,如稍延误,恐受极峰责罚。除分电外,特电遵办具报为要[21]

7月21日:蒋介石再次亲自下达积极增援南麻的命令:

增援南麻之电令,想已到达。再将下意著王副总司令叔铭口头纪录空投转达,务须切实遵行勿误。接信后盼复。但应守极端秘密而行动,更要秘密与迅速,以达成任务,是为至要。

应注意事项:

1、前进时应与空军切实联络,使其掩护,遇有匪阻碍时,应陆空军协同一致扫荡之;

2、后方基地粮弹行动不便时,空军可投送,不可为粮弹辎重延误时机,应轻装速进;

3、前进时道路之两侧五十公里以内,应派有力部队为左右侧卫,先行搜索前进,并须加强后卫力量。[21]

整编第六十四师占于家崮、整编第九师占悦庄,胡琏下令反攻;傍晚,华野2、6、7、9纵开始撤出南麻,南麻战斗结束。[22]

国军战史编辑

6月25日,国军开始行动。6月25日至6月27日,国军行动后未发觉敌军,范汉杰改变部署。6月27日,范汉杰兵团开始向南麻攻击前进。[20]:756月28日,整编第二十五师攻击,国军占领鲁村、大张庄、朴里。6月29日,解放军主动放弃南麻,由整编第十一师占领。6月30日,国军占领章丘。

7月1日,蒋下令徐州司令部进攻东里店、沂水与坦埠等地,但进展迟缓;7月2日,解放军围攻费县。7月4日,国军发现解放军“由沂水亘坦埠间,南窜垛庄、青驼寺间地区”,于是改变目标,转而追击在垛庄、青驼寺的解放军;欧震兵团占坦埠。7月5日,发觉计划“不切实际”,再改回按照7月1日蒋的命令;国军占胶县。7月6日,国军攻击东里店与沂水。7月7日,解放军占费县,国军占东里店。7月8日,国军占南麻。7月9日,解放军占枣庄,国军占高密、河阳镇。7月10日,解放军占曹县、郓城、定陶。7月11日,国军占沂水城。[23]

国共内战爆发后,整编第十一师更以主力出现,南麻攻守保卫战可以说是经典战役。整编第十一师主守南麻,华东野战军出动3个纵队主攻,1个纵队及3个团打援,想要像孟良崮战役歼灭整编七十四师那样歼灭整编11师,可此次与孟良崮不同的是整编第十一师在这之前做过充足的准备,且据有子母堡,有着坚固的防御。而各驰援的友军在严厉的要求下,作战都十分卖力。7月13日,解放军包围并进攻六营集与羊山集;7月14日,六营集国军部队惨败。

胡琏将军亲自坐镇南麻指挥战斗,南麻战斗之惨烈,交战双方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整编第十一师打到最后弹药补给跟不上,胡涟只得将弹药分配到前线上,上刺刀且节约使用。11旅旅长杨伯涛为保证友军能继续作战,将多余的本部弹药全部拨给18、118旅。

就在华东野战军将要发动总攻前不久,整编第十一师果断出击,变被动为主动,打乱华东野战军部署,不但逃脱被围歼命运,而且能主动出击,使华东野战军阵脚大乱,华东野战军见围歼无望,便决定撤退,而整编第十一师乘胜追击,造成华东野战军更大损失。

此役当时虎军部队番号为整编第一一八旅,隶属于整编第十一师,旅长为高魁元

南麻位于山东沂蒙山区的中央,对日抗战期间,山东省政府迁驻于此。抗战胜利前后,解放军占据此地,作为中原地区的主要根据地。这次国军进剿,选定以南麻周边为决战主场,为配合全盘外线作战的战略态势,以诱敌决战为目的。国军先以战斗力强大整编第十一师为前端,楔入南麻,其它进剿部队,则远离南麻,把整编第十一师形成为孤立的钓饵,诱使陈毅主力回头反扑,待起发起攻击形成胶着时,外线各部队即迅速向南麻合围,迫敌决战而歼灭之。

解放军方面,陈毅、粟裕则企图以南麻为陷阱,初期将主力先行撤离,诱使国军整编第十一师孤军深入。另以分途窜扰的战法,吸引分散国军的兵力,然后亲率其绝对优势之众,围攻南麻,欲意吃掉整编第十一师。在双方这种各有所图的情况下,决定胜败的关键,就系于负有“锥端”“钓饵”任务的整编第十一师身上。胡琏将军身之所负责任重大,奉命以后,及率所部七个团(十一旅三个团、十八旅各三个团,一一八旅之三五四团,欠一一八旅及所属两个团。)由蒙因向南麻攻进。

此路沿线均为山谷要隘,地形险阻,无公路通行。陈毅虽已将主力撤离,但仍有相当兵力,凭险而守,节节顽抗。整编第十一师经过一连四天的战斗,均将解放军打退,于6月30日进入南麻盆地。解放军空室清野,将所有食粮物资,均已运匿一空。

但到处张贴著“活捉狐狸”(胡琏两字的谐音)、“打碎吃掉十一师这个硬胡桃”等等标语。[24]胡琏将军这一战略上的要地,打算守住南麻一百天。对防御的配备,工事的构筑,弹粮的储积,均作了长期准备。除了自行携带及仰仗后方运补的弹药而外,所需工事材料,均就地觅取,有的从远自十多华里以外运来。所筑工事,不但要有坚强的抗力,而且需具备孤点据守的独立性。筑寨和村落防御的“触角碉堡”,是出自他们两年来实战经验中研究发展的工事编成创意。尔后又发觉“触角碉堡”对重要地形战术要点的防御难以适应,又创新出“小而坚”的据点工事,大致是容纳一个排或加强排兵力与火力为准,这种工事,确实是对解放军战术克星。[25]

经过全体官兵艰苦努力,在不到半个月时间内,所有工事连外壕都相继完成,南麻地区乃成了一座坚强的堡垒。胡将军认为南麻是解放军控制数年的根据地,所有物资,不可能于撤退时搬运无遗,乃设法向地下深掘,果然不出所料,先后在地窖、窑洞之内,挖掘出大量的大小麦粮食、饮用水、棉花杂货、衣物布匹……。对南麻守军而言,不但减少很大困难,更增加了无比信心与决心。

在这一切准备大致完成以后,也正是解放军大举来犯的前夕,胡将军集合连长以上干部,说:“现在南麻周围三十华里以内,皆有匪向我包围接近中,日内就可向我南麻地区进攻。共匪狂言:‘此次一定要将整十一师这个硬胡桃咬碎吃掉’,我全体官兵必须认清这是匪之心理攻势。它所谓向我层层包围,波浪冲锋等,我们在心理上要对它有正确的认识和破层破浪的准备。不管它的人海战术有多少层,多少波,但接近来打的只有一层,只有一波。我们只要沉着应战,它来一层,我们打一层,它来一波,我们打一波,定能以火力破除人海,把它消灭于阵前。”[26]

7月15日:夜,南麻战斗正式爆发。南麻的第一炮,由解放军于7月15日下午三时许发出。这场战役陈毅、粟裕共使用了五个纵队的兵力,其第二纵队由东北方,第六及快速纵队由东南方,第九纵队由西北方,陈毅在北码头崮亲自指挥,向南麻猛扑,另以第七纵队阻击援军。是日黄昏开始,全面展开猛烈激战。整编第十一师凭借既设的工事,沉着迎击,运用炽盛的火力,痛歼来犯之敌。昼夜不停的整整打了七日夜,整编第十一师以七个团的兵力,顽抗五倍以上(四个纵队三十六个团)绝对优势之敌。7月18日,羊山集国军部队歼解放军万余人,自身伤亡过半。除了在南马头崮的第五十二营营长黄文涛率领的一个加强连,抵抗解放军一个师的加强进攻,激战三天,牺牲殆尽,阵地丧失;永兴官庄四方的高地阵地一度弃守旋即收复以外,其余所有阵地,全部屹立无恙。7月19日,解放军占永兴庄高地。

解放军拼死进扑,国军坚强还击,来一层,打一层,来一波,打一波,每一阵地前面,尸堆如山,血流成渠。一直相持到7月22日夜间,敌势再衰三竭,力渐不支。同时整编第九师、整编第二十五师、整编第六十四师各师,已分别击退敌第七纵队之阻击,向南麻附近进逼。陈毅乃于7月23日拂晓,全线向临朐方向溃退。南麻防守战遂告胜利结束。

南麻之战,就山东战场、戡乱军事全局来说,是连番失利中的一大胜仗。就整编第十一师来说,也是继1946年11月鲁(山东)西巨野打败刘伯承后,又一次重创陈毅的重大胜利。因为整编第十一师这次在负“锥端”任务时能够很快的楔入,担负“钓饵”任务能够持久的固守。国军其它各部队,均能配合行动,发挥战力,粉碎了解放军的陷阱,打胜了这一仗。最高统帅部论功行赏,认为整编第十一师此番表现最为突出,犒赏该师法币伍亿元,蒋中正总统曾手函胡将军奖勉。国军在这一战役中,虽然未达到围歼陈毅部的预定目标,但收复了鲁中沂蒙山区,把解放军逐出老巢,且予解放军以重创,其战果确极丰硕。国防部以后把它列为国民革命军二十四个典型胜利战役之一,在台北圆山忠烈祠,绘图张挂,昭示全国。

解放军战史编辑

6月25日,国军开始全力东犯,6月28日进至鲁村、南麻(今沂源县)、大张庄、朴里庄一线,妄图迫使华东野战军在鲁中山区狭窄地带迎战。由于当面之敌十分密集,无论是寻歼侧翼之敌或直取中央之敌都缺乏条件。为避免无把握作战,华东野战军打算以第6纵队向临(沂)蒙(阴)公路出击,以第4纵队奔袭费县,破坏国民党军队后方补给线,以第7纵队佯攻汤头,迫敌分兵回援,主力集结在沂水、东里店一线待机。这一计划即将实施之时,中共中央军委决定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于6月底渡黄河进入鲁西南作战[18]:143。为配合这一行动,并最后粉碎国军对山东进攻,军委6月29日电示陈毅、粟裕、谭震林,指出:山东“蒋军毫无出路,被迫采取胡宗南在陕北之战术,集中六个师于不及百里之正面向我前进。此种战术除避免歼灭及骚扰居民外,毫无作用。而其缺点则是两翼及后路异常空虚,给我以放手歼击之机会。你们应以两个至三个纵队出鲁南,先攻费县,再攻(临城)、纵横进击,完全机动,每次以歼敌一个旅为目的。以歼敌为主,不以断其接济为主,临蒙段无须控制,空费兵力。此外,你们还要准备于适当时机,以两个纵队经吐丝口攻占泰安,扫荡泰安以西、以南各地,亦以往来机动歼敌有生力量为目的。正面留四个纵队监视该敌,使外出两路易于得手。以上方针,是因敌正面既然绝对集中兵力,我军便不应再继续采取集中兵力方针而应改取分路出击其远后方之方针。(其外出两路兵力,或以两个纵队出鲁南,以三个纵队出鲁西亦可。)”[18]:143-144中共中央军委这一指示,改变了5月22日要求华东野战军不分兵并坚持内线歼敌的方针[18]:144

接到军委6月29日分兵指示以前,华野是按照军委5月22日指示,准备以七八个月时间,即在1947年底以前,集中全部主力在内线各个歼敌的。6月30日,华东野战军立即研究这一指示,认为中共中央军委虽只提到山东当面敌情,但鉴于晋冀鲁豫野战军即将出击,战局必有重大发展[18]:144。华野改变原有不分兵坚持内线作战方针,兵分三路,提前实行外线作战.具体部署是:(一)由叶飞、陶勇率领第一、第四纵队越过临蒙公路向鲁南挺进;(二)由陈士榘、唐亮率领第三、第八、第十纵队向鲁西的泰安、大汶口方向挺进;(三)正面部队第二、第六、第七、第九纵队和特种兵纵队集结在沂水、悦庄公路两侧,各以少部兵力与东犯之敌接触,主力待机出击。这一部署在6月30日上报军委的同时,命令各部队立即于7月1日执行。这就是华野的“七月分兵”。这次分兵是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匆忙实施的,从接到军委指示到全军开始行动仅有一天多的时间。

战斗结束编辑

国军于7月8日刚由西面鲁村向东转移到南麻镇,基本工事建设未完工,刚具雏形;从总体上讲,解放军进攻时机很准确,充分抓住敌人破绽,但是部队命令转换过于迅速,同时为防止南线国军整编二十五、六十四、九师向南麻迅速靠拢,华东野战军司令部没有举行战前作战会议,仓促令解放军各部于7月17日分路开始进攻,这天突然下暴雨,各部行动一时受阻;直到黄昏,第二、第六、第九纵队才包围南麻整编第十一师,第七纵队负责打援[21]

后续进展编辑

1947年9月3日,粟裕代表华东野战军写《关于七月份作战检讨和今后反攻形势的报告》给中共中央总结。华东野战军在总结7月份作战经验时指出:“七月份的作战不是败仗,也不能算胜仗,只是打了个平手仗、消耗仗。”说主要是“战略上过于乐观”。谭震林不同意,说战略上问题不大,主要是组织指挥和战术上的问题。陈毅当时认同谭的意见。谭还特地写给粟裕一封信,“军事上常常粗心大意,缺乏远见”、“常常只看到一两步”、“不能简单的以乐观来检讨,这样不能把问题搞清楚”[18]:153-154

伤亡统计编辑

从战果看,按照解放军统计,国军被歼一万人左右,而解放军也付出同样一万多人代价,伤亡基本相同;但是按照后来国军打扫战场统计,以及后来回忆录,则解放军损失在一万五千人左右,而国军伤亡约在八千人上下;从解放军高级指挥员大量受伤与牺牲情况看,后者统计数字有一定说服力[21]

军事评价编辑

从全国战局而言,南麻战役是国军重点进攻,解放军战略防御时期的典型战斗。与同月发生的中原战场羊山集战斗,东北战场第三次四平街会战,西北战场的榆林战斗,反映了1947年夏季战场的共同特点,即解放军攻坚能力尚且不足,而国军仍然具有顽强战力。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十五、南麻、臨朐戰役. [2015-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8). 
  2. ^ 解放軍著名敗仗:南麻臨朐戰役損失兩萬人. [2015-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8). 
  3. ^ 3.0 3.1 孟良崮戰役和南麻戰役,臨朐戰役的比較. [2015-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8). 
  4. ^ 1946年6月全面内战爆发、解放战争进入战略防御阶段后,人民解放军的称谓重新提出,并且出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提法。9月12日,《解放日报》社论中,再次提出“人民解放军”的称谓。
  5. ^ 龙应台.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香港: 天地图书. 2009年9月: 119. ISBN 9789882191129. 解放军的名将陈毅和粟裕以五倍于国军的兵力主攻。 
  6. ^ 史洪願:戰無不勝的「人民軍隊」?. [2015-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8). 
  7. ^ 陈汉廷. 〈戰南麻:胡璉視角中的南麻戰鬥〉. 《传记文学》. 
  8. ^ 8.0 8.1 李新总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编,韩信夫、姜克夫主编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 
  9. ^ “共匪”与“剿共”均引自蒋介石手令,以下均同
  10. ^ 摘自《蒋介石日记》,1947年6月11日
  11. ^ 6月12日,见韵目代日
  12. ^ 6月13日
  13. ^ 6月14日
  14. ^ 6月16日
  15. ^ 电文部分摘自:〈武装叛国(一四二)〉,《蒋中正总统文物》,台北,国史馆,2002年,典藏号 002-090300-00165-369,原文并无标点符号
  16. ^ 摘自《蒋介石日记》,1947年6月15日
  17. ^ 吴淑凤 (编). 《陳誠先生回憶錄——國共戰爭》. 台北: 国史馆. 2005.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南京军区《第三野战军战史》编辑室.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戰史》.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1996. 
  19. ^ 國共內戰期間國軍的指揮權問題:南麻戰役的個案研究 (PDF). [2013-10-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8-16). 
  20. ^ 20.0 20.1 王禹廷,《胡琏评传》,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1987年6月15日
  21. ^ 21.0 21.1 21.2 21.3 南麻战役:华东野战军永远的痛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5-05-28.
  22. ^ 本段摘自《国民革命军战役史第五部——戡乱》,三军大学战史编纂委员会,1993年
  23. ^ 国防部史政编译局编,《戡乱战史‧第七册:华东地区作战(上)》,页141-148
  24. ^ 《国史拟传》第九辑
  25. ^ 《华东解放战争纪实》,第292页
  26. ^ 《不逾矩集: 胡伯玉上将七秩寿庆文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