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科

孫中山之子
(重定向自孙科

孙科(1891年10月20日-1973年9月13日),字哲生[1]:2935广东省香山县南朗镇翠亨村人,中华民国国父孙文长子,其母是孙文的原配夫人卢慕贞。高中毕业于美国夏威夷火奴鲁鲁的圣路易学校[2]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毕业[1]:2935[3]。曾任广州非常国会中华民国外交部秘书,英文《广州时报》副主编,广州市市长,国民政府常委、代理广东省长、交通部部长,中国国民党政治委员会委员、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委、军事委员会委员[1]:2935。1927年起历任国民政府建设部长、财政部长、铁道部长、考试院副院长、行政院长立法院长[1]:2935。在中华民国史上,他是唯一先后当过五院制之下不同院的院长(行政院长、立法院长和考试院长)的人[4]:81。曾代表国民政府去苏联谈判,签订《中苏互不侵犯条约》和《中苏商务条约》[1]:2935

孙科
Sun Fo - Hong Kong - HK - c1950 cs.jpg
 中华民国第4、5任考试院院长
任期
1966年9月1日-1973年9月13日
总统蒋中正
前任莫德惠
继任杨亮功
 中华民国第2任行政院院长
任期
1948年12月23日-1949年3月24日
总统蒋中正
前任翁文灏
继任何应钦
 中华民国第3任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
任期
1932年1月1日-1932年1月29日
主席蒋中正
前任陈铭枢
继任汪兆铭
 中华民国第4任国民政府立法院院长
任期
1932年1月29日-1948年5月17日
主席蒋中正
前任张继
继任训政移交宪政
 中华民国第1任立法院院长
任期
1948年5月17日-1948年12月23日
总统蒋中正
前任宪政开始后首任
继任童冠贤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1891年10月20日(光绪十七年9月18日)
 大清广东省香山县
逝世1973年9月13日(1973-09-13)(81岁)
 中华民国台北市台北荣民总医院
籍贯广东省中山县
国籍 中华民国
政党中国国民党 中国国民党
配偶陈淑英
儿女儿子孙治平孙治强
女儿孙穗英孙穗华
私生女孙穗芳孙穗芬
亲属父亲:孙中山
母亲:卢慕贞
学历

高中毕业于美国夏威夷火奴鲁鲁的圣路易学校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1911年)

经历
  • 大元帅府秘书
    (1917年)
  • 广州时报总编辑
    (1918年)
  • 英文时报编辑
    (1918年-1920年)
  • 参议院秘书
    (1918年-1920年)
  • 广东治河委员会督办
    (1921年-1926年)
  • 广州市政厅厅长
    (1921年-1926年)
  • 广州特别市市长
    (1922年-1926年)
  • 国立交通大学校长
  • 中国国民党广州特别市党部组织部部长
  • 中国国民党临时中央执行委员
    (1923年1月-)
  •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
    (1925年-1928年)
  • (国民政府)预算委员会委员
    (1926年)
  • 广东省政府(代)主席
    (1926年-)
  • 广州市政府市长
    (1926年-1927年)
  • 广东省政府建设厅厅长
    (1926年-1927年)
  • 中国国民党(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
    (1926年1月-)
  • 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
    (1926年4月-)
  • (国民政府)交通部部长
    (1926年8月-)
  • 中国国民党广州特别市党部组织部部长
    (1927年)
  • 中国国民党青年部部长
    (1927年-)
  • (国民政府)财政部部长
    (1927年10月12日-1928年1月3日)
  • (国民政府)考试院副院长
    (1928年10月18日-1931年6月24日)
  • (国民政府)铁道部部长
    (1928年10月24日-1931年5月29日)
  • (国民政府)禁烟委员会委员
    (1928年12月31日-1929年5月25日)
  • (国民政府)建设委员会委员
    (1928年-1929年)
  • (国民政府)广东治河委员会委员
    (1929年)
  • (国民政府)赈灾委员会委员
    (1929年)
  • (国民政府)首都建设委员会委员
    (1929年)
  • (国民政府)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
    (1929年1月24日-1933年)
  • (国民政府)财政委员会委员
    (1929年1月31日-1930年7月5日)
  • 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委员
    (1929年6月28日-1946年7月9日)
  • (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
    (1931年1月1日-1932年1月29日)
  • (国民政府)立法院院长
    (1932年12月23日-1948年6月18日)
  • (国民政府)全国经济委员会委员
    (1933年)
  • 中苏文化协会会长
    (1936年-)
  • (国民政府)稽勋委员会委员
    (1941年7月-)
  • 中韩文化协会会长
    (1942年-)
  • 国民政府副主席
    (1945年-)
  • 制宪国民大会代表
    (1946年)
  • 国父陵园管理委员会常务委员
    (1946年7月9日-1948年)
  • 国民政府委员
    (-1948年)
  • 行政院副院长
    (1948年11月26日-)
  • 行政院美援运用委员会主任委员
    (1948年11月26日-1949年3月24日)
  • 行政院院长
    (1948年12月23日-1949年3月12日)
  • 立法院(第一任)院长
    (1948年6月18日-1948年11月26日)
  • 中华文化教育基金会董事长
    (1964年)
  • 中美文化教育基金会董事长
    (1964年-)
  • 总统府资政
    (1965年-1966年)
  • 考试院(第四任)院长
    (1966年6月20日-1973年9月13日)
  • 东吴大学董事长
著作
  • 《孙科文集》
  • 《公意与民治》
  • 《广州市政忆述》
  • 《八十述略》
  • 《孙哲生言论选》
  • 《中国之前途》
  • 《地方自治开始实行法》
  • 《广告心理学》
  • 《都市规划论》
孙科青年照,摄于1916年

生平编辑

 
陈炯明委任孙科为广州市长的命令。

出生、求学编辑

1891年,当时孙中山的元配夫人卢慕贞生下孙科。1895年,当孙科在虚岁五岁时随着祖母杨氏移居美国夏威夷火奴鲁鲁,并在火奴鲁鲁的圣路易学校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完成中学学业,然后前往美国加州攻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文学士、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后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的荣誉法学博士。

返回中国编辑

1917年返回中国,在广州担任大元帅府秘书。

1918年至1920年期间,担任非常国会参议院秘书兼《广州时报》编辑。

广州市长编辑

1921年,任广州市长兼珠江治水督办

1922年,孙科到香港处理讨伐陈炯明的筹款工作。孙科年轻时任性,在1923年担任广州市长期间,曾经因征讨陈炯明为发滇桂军军饷筹措问题与素有芥蒂、时任大元帅府秘书长的胡汉民发生冲突,以致于其父孙中山盛怒之下几乎要亲手将其枪杀[5]

1923年2月,再任广州市长。

1923年10月,参与中国国民党改组,获指定为国民党临时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负责起草党纲章程。

1924年,主持国民党广州特别党部,6月与黄季陆合作提出《弹劾共产党案》。

1925年7月,国民政府在广州开府,任政府委员。1926年1月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5月,第三次就任广州市长。

国民政府委员、首次组阁编辑

1927年3月,任中国国民党常务委员与国民政府常务委员。7月,随汪兆铭清共。1928年1月,与胡汉民伍朝枢赴英德等地考察,起草《中国国民党训政大纲》,协助制定《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组织法》。10月,任铁道部长与考试院副院长。

1931年2月,在蒋中正与胡汉民之争中支持胡汉民。5月,参加非常会议,任广东国民政府常务委员。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国民党内寻求合作,任南京政府行政院长,但旋因政府财政拮据而被迫下台。

 
1930年代的孙科

立法院长编辑

1932年年底,任立法院长与宪法起草委员会委员长,主张结束党治,还政于民。1936年,主持起草和公布《五五宪草》,和组织中苏文化协会。1937年3月28日,中苏文化协会在南京召开周年大会,推选孙科连任总会会长,陈立夫、邵力子为副会长,蔡元培、于右任、冯玉祥、鲍格莫洛夫、颜惠庆为名誉会长[6]:5392

抗战期间,续任立法院长,并与苏联谈判,签订《中苏互不侵犯条约》、《中苏商务条约》。1946年1月,代表国民党与共产党协商,然后跟随蒋中正进攻中国共产党占领区。1942年,被选举为上海大夏大学校董会董事长。

1947年1月10日,立法院院长孙科发表书面谈话称:解决国共和谈问题方法,最好于不久将来各党派负责代表再举行一次圆桌会议[6]:8262。1月11日,中共驻南京办事处发言人就孙科建议举行党派圆桌会议事发表谈话,认为中国国民党应对中共两项要求明确答复[6]:8263。1月12日,孙科、张群雷震乘专车抵达南京,就恢复和谈事请示蒋介石;蒋对孙科召开各党派圆桌会议之建议,认为可以考虑研究[6]:8263-8264。1月14日,孙科、张群、邵力子张治中陈立夫、雷震等在孙科私邸集会,商拟恢复和谈方案[6]:8265。1月18日,国民政府代表孙科、张群、张治中等与青年党、民社党领袖在孙科公馆会晤,认为延安之答复已关闭和谈之门,考虑另辟新途径,由政府发表声明[6]:8269。2月1日下午5时,蒋偕宋美龄在励志社举行茶会,招待立法院全体立法委员,到孙科等60余人;蒋称,今兹胜利复员,实施宪政,立法委员工作益加繁重,特表慰勉[6]:8277。3月1日,国民政府聘孙科为宪政实施促进委员会会长;曾琦徐傅霖莫德惠张继为副会长;曹明焕等125人为常务委员[6]:8299。3月24日下午,中国国民党六届三中全会闭幕,通过发表宣言,宣称中国国民党之任务;孙科、陈果夫、于右任、邹鲁李文范、张群、钱大钧康泽谷正纲柳克述李宗黄等12人当选[6]:8320

4月5日,立法院院长孙科在三民主义青年团游园会中对记者称:“宪政政府必须由人民直接选举,此次各党派参加政府之人物,皆系由各党内产生,既未经民选程序,当然不能称其为宪政。且在本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宪法正式实施之前,训政时期约法仍属有效,盖国家决不能一时无法也。故今日之改组政府确为自一党训政改为多党训政,然后再达到民主宪政之阶段。”[6]:8328

国民政府副主席编辑

1947年4月17日,中国国民党中常会通过蒋提出之国府五院院长名单,孙科为国民政府副主席,张群、孙科、居正于右任戴传贤分别为行政、立法、司法、监察、考试五院院长[6]:8336。6月9日,国民政府公布《宪法说明书起草委员会组织规程》,凡七条;该会置委员10人,由国民政府主遴选,并指定孙科为召集人,委员10人:孙科、王宠惠、王世杰、张君励蒋匀田陈启天、常乃悳、王云五雷震浦薛凤[6]:8369。6月18日,中国国民党中政会讨论时局,各委员咸认为有重大决策之必要,有主张国军全部撤出东北者,决议推孙科、陈立夫将讨论意见呈蒋核夺[6]:8372。6月21日,孙科邀宴政府委员,交换时局意见;陈布雷、王宠惠、邵力子、陈立夫、张厉生、王世杰、吴鼎昌等出席[6]:8373

6月22日,孙科就接收旅大问题对《新民报》记者发表谈话称:中国之东北现已成为国际问题,苏联显然违反中苏友好条约;中国若失东北,即对美国为威胁,美国应有所表示,美国反应冷淡,即等于放弃中国;目前已经无和谈可言,政府必须打垮共产党,否则即是共产党推翻国民政府[6]:8373。6月24日,孙科发表谈话,主张:中国应准备早日与日本议和,因为亚洲今日最大危机,为共产党破坏经济复兴之企图,应使日本成为遏阻赤色极权扩张之缓冲区[6]:8374

7月3日,孙科与青年党民社党领袖会谈国民大会代表、立法委员选举事[6]:8378。7月4日,国民政府举行国务会议,通过蒋介石提出之《厉行全国总动员勘平共匪叛乱方案》;张继认为该案“相当于讨伐令”,孙科说,“目的在加强剿共之军事行动”,陈立夫主张“应集中人力物力加强戡乱”[6]:8379。7月7日,孙科在上海回答记者问时称:总动员令下达后,政党不能再言反对内战,否则即为反对政府政策,必予以断然处置,此意诸君不妨转告民盟[6]:8379-8380

8月25日,国民政府聘请孙科、居正、张继胡适程潜卢汉龙云孔庚傅作义鹿锺麟刘文辉黄琪翔、邵力子、蒋介石、宋美龄蒋经国曾琦于斌、王云五、陈启天、萧一山高一涵吴贻芳李烛尘胡子昂、吴蕴初、潘公展傅斯年等1,733人为宪政实施促进委员会委员[6]:8401。8月26日,孙科在广州发表谈话称:“内乱之责任应绝对由共党负之”,解决共党问题可能途径有三:一、共党完全放弃军事行动之政策;二、共党完全控制中国;三、完全消灭共党;“魏使虽称武力将不能消灭共产主义”,“但中共行同盗匪,非戡平不可”[6]:8401。8月28日,孙科在广州发表谈话,称日本对中国威胁已消失,代之而起者为苏联[6]:8402

1948年3月1日,国民政府副主席孙科在台湾对记者发表谈话称: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容外国袭扰;对于美国一些记者歪曲事实之言论,他要求中国新闻界要予以驳斥[6]:8524。在谈及中苏邦交问题时,孙科称:中苏关系如果不能正常发展,其责任不在中国[6]:8263。年初,孙科竞选第一届行宪副总统,败于李宗仁。4月15日,国民政府副主席孙科在招待民社、青年两党之国大代表时称:必须三党继续合作,始能“勘平内乱”,以进行艰巨之建设工作,而三党合作之基础,即在于党与党之间互谅与互助[6]:8572。4月16日,国民政府副主席孙科招待国民大会全体回教代表,就边疆与少数民族问题发表讲话称:建设中国,最重要就是要实现三民主义,至少要使各民族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保护各民族尤其是边疆少数民族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与内地享有平等发展的权利,而平等机会与权利的获得,则必须采用保护边疆政策,多予边胞以各种有利之机会[6]:8573。4月17日,孙科招待四川籍国大代表并发竞选演说称:“在今日戡乱期间,淦川亦不失为西南戡乱大本营,至盼川籍人士,努力建设,并充实自卫实力,以捍卫乡土,戡平匪乱。”[6]:8574孙科之反对派攻击孙科欲获副总统及立法院长双重身份和职位;4月19日,立法院长孙科致函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声明放弃行宪立法委员之当选资格[6]:8576。4月20日,副总统候选人孙科、程潜等分别招待国民大会代表,发表演说,竞选副总统[6]:8577。4月21日,孙科正式宣称:“余本人已辞去已当选之立法委员一职,以是,行宪立法院院长之竞选,余决不参加。”[6]:85795月,孙科在副总统竞选中败于李宗仁后再被任为立法院长。

再次组阁编辑

1948年11月26日,行政院长翁文灏请辞获准,蒋提名孙科继任;次日,立法院投票,同意孙科为行政院长[7]:14。12月23日,行政院长孙科正式视事,主持首次内阁会议,发表施政纲领,宣布继续“戡乱”,作战到底,称政府用兵最后目的在争取和平,对内不倚外力支持,对外努力敦睦邦交;中国青年党决定参加孙科新内阁,仍由左舜生任农林部长,林可玑任政务委员[6]:8759。12月25日,中共方面宣布头等战犯名单,第一批43名人,孙科是其中之一[6]:8760。12月28日,行政院新闻局否认孙科派代表晤李济深[6]:8760

1949年1月1日,行政院长孙科发表广播演说,谓此次内战各方均有责任;并表示政府力求解除人民痛苦,改革征兵、征粮制度和稳定物价[6]:8766。1月7日,行政院召集国防部长徐永昌、财政部长徐堪、主计长庞松舟、秘书长端木恺、交通部次长凌鸿勋开会,拟定疏散事宜[6]:8771。1月,蒋介石“下野”,由李宗仁代任总统。

2月1日,监察院长于右任、立法院长童冠贤致电在上海之行政院长孙科,希望孙为便于和谈大计,以政府各要员仍留南京为宜;同日,孙科应李宗仁之召,偕内政部长洪兰友自上海抵南京[6]:8799。孙科认为南京不稳,将行政院迁往广州,一度令李宗仁政府无法运作,亦无法与中共和谈。2月4日,行政院长孙科偕副院长吴铁城等由上海飞抵广州[6]:8803。2月6日,孙科于广州举行记者招待会,发表谈话称:政府力谋光荣和平,使国内一切问题获“公平合理解决”;反对李宗仁愿以中共八项和平条件谈判之声明,称:“共党所提出之惩治战犯一节,即系绝对不能接受者。”;对各方反对行政院迁广州事,宣称迁广州办公,不等于迁都;次日,又在广州纪念周上作报告,宣称绝不接受投降的和平[6]:8806。2月28日,南京可靠消息,奉蒋“命令”,孙科今天下午抵达南京[8]:80

3月8日,孙科内阁“宣布总辞”[9]:167。3月16日,蒋经国溪口迎接孙科[9]:169。3月26日,孙科在广州说,李宗仁与何应钦任命傅秉常为外交部长,目的在讨好中共与苏联:傅已婉拒任命,何请叶公超暂代外交部长[8]:95。4月29日,美国驻广州公使克拉克报告他拜访孙科:孙科显得紧张不安,几乎不能对话,虽坚称政府会保卫上海,却说得未见信心。孙科离职前往香港[8]:135。1949年去美国[1]:2935。1950年,游历巴黎西班牙等地。

晚年编辑

 
东吴大学外双溪校区哲生楼

1952年,孙科定居美国洛杉矶,以种菜、读书度日。1964年到台湾[1]:2935。曾任中华民国总统府资政[1]:2935。1966年9月1日,接任考试院长[1]:2935。1967年出任东吴大学董事长。

1973年9月13日,孙科在台北市台北荣民总医院逝世[10]埋葬于台北市阳明山第一公墓,享年八十二岁。

东吴大学外双溪校区“哲生楼”系纪念孙科而得名,铸字招牌由叶公超题字。而广州市西堤马路(今沿江西路),曾于1940年代被命名为“哲生路”,直至1967年文化大革命时期,才被中共政权恢复原名。

婚恋编辑

妻子:陈淑英编辑

孙科的元配夫人陈淑英,为孙科的远亲(孙中山是其堂舅)。陈淑英的父亲是老同盟会会员。光绪三十四年(1908),陈淑英在火奴鲁鲁加入同盟会。孙科1912年出国留学时,两人在火奴鲁鲁成亲,婚后陈淑英与丈夫相伴而行。次年在加州柏克莱生下大儿子。儿子生下后便去电告知孙中山,孙中山以国家初建,百废待新,因之希望国治民安,天下太平,所以给大孙子取了个孙治平的名字。1914年,陈淑英又生下次子孙治强。1917年,陈淑英和孙科回到广州,随后陈带着两个儿子回到翠亨村,照顾婆婆。1923年,长女生于广州,仍由孙中山命名,取名孙穗英,1925年,公公孙中山去世后六天,陈淑英又生次女孙穗华。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与孙科一同供职京城,由于南京湿热难熬,陈淑英生病,无法适应这里的生活,便返回澳门养病。1929年,陈淑英与宋庆龄在北平碧云寺参加孙中山移灵南京的国葬仪式,随后到参加孙中山奉安大典,将孙中山灵柩护送进墓室。抗战初,在香港发起组织青年救护团、设立医疗组、召集海外各地华侨外科医生,分赴前线救护伤患官兵。1940年赴重庆陪伴孙科。1947年曾任中山县育幼院董事长。1947年中华民国国民大会代表选举中,以香港青年救护团主席、香港妇女群福会会长身份当选广东省中山县国民代表。孙科因情妇蓝妮的丑闻导致副总统竞选落败后,是陈淑英陪伴他左右,并扶着孙科微笑着离场。就职典礼前,蒋介石专门将陈淑英请来,坐到他和宋美龄之间。蒋介石和陈淑英谈笑风生,却把李宗仁夫妇晾在一边。

1950年秋随夫赴巴黎,1953年移居美国,1965年10月移居台湾。曾当选为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陈淑英和孙科始终相依相伴,白头偕老。1990年,陈淑英在台湾去世,享年98岁。

情妇:严蔼娟编辑

严蔼娟,浙江鄞县人。1932年孙科结识,曾为孙科的秘书,两人婚外同居近四年生下一私生女孙穗芳,严怀孕时孙科移情另一情妇蓝妮,因蓝妮要求,孙科在严生产前即与严分手,不承认并长期弃养孙穗芳,严蔼娟多次控告孙科遗弃索取女儿生活费,孙科顾及自己的地位和名誉,叫蓝妮出面与严蔼娟谈判。然而,因蓝妮作梗,严的要求长期未果。1946年5月,孙科最终同意拿出26根金条当作孙穗芳抚养费,却又被蓝妮私吞了14条,严蔼娟只拿到12条。严蔼娟不断纠缠孙科至1950年。

情妇:蓝妮编辑

蓝妮(学名蓝业珍:乳名巽宜),两人婚外同居,没有婚姻关系。生下私生女孙穗芬

出生于没落贵族世家,其父精神失常家道中落,蓝妮遂于1929年“半卖半嫁”给上海名门李调生之子李定国,每月从公婆处拿走100元补贴娘家。生了三女和一个儿子李振亚,李振亚后来结婚生下李蒙(蓝妮的孙女),即骆家辉的第二任妻子。李家对本就家道中落,长期挖婆家贴娘家,且平时生活奢侈挥霍的蓝妮颇为不满,李家上下都看不起蓝妮的行为,蓝妮不愿忍受,于是1934年与李定国离异,从此抛弃年幼的四个孩子。

离异后蓝妮没有收入,遂到上海做起交际花,周旋于各色男性,经由同学陆英介绍认识了孙科。孙科与蓝妮同居后,蓝妮以“二夫人”自居。情浓之时,为了表示对蓝妮的感情,孙科亲笔给蓝妮写了一张字据:“我只有元配夫人陈氏与二夫人蓝氏二位太太,此外决无第三人。特此立证,交蓝巽宜二太太收执。”蓝妮屡次借孙科“二夫人”名义特权操弄房地产,走私敌伪财产营利,在战争期间与汪精卫政权多人勾结牟取暴利,战后以“汉奸罪”被捕,在孙科的运作下获释。最终因蓝妮事件的种种丑闻导致孙科1948年的败选副总统,二人分道扬镳[11]

家庭子女后代编辑

孙科有2个儿子:孙治平孙治强,2个女儿:孙穗英孙穗华, 2个婚外私生女:孙穗芳孙穗芬

  • 长子:孙治平中华民国迁移至台湾后,孙治平与比自己小1岁的弟弟孙治强长期旅居美国。1965年,孙治平陪父亲孙科到台湾,担任总统府国策顾问、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中国国民党中央评议会委员等职、台湾电视公司副董事长等职,1980年起定居香港。2005年在香港柴湾东区尤德夫人那打素医院病逝。
    • 孙治平有一子孙国雄,1943年生于美国,娶白娣,生一子孙伟仁,三女孙美玲、孙美兰和孙美莲。
  • 次子:孙治强,1915年出生,曾留学加州大学。1960年代中期随父亲到台湾后一直怀才不遇,仅担任中央信托局顾问与国立故宫博物院顾问,第一次婚姻以失败告终,但得两女孙嘉霖、孙嘉瑜,她们现均旅居美国。后来,孙治强先生与比他小30岁的林伦可女士结婚,得两子,孙国元、孙国升。孙治强晚景凄凉,不但生活拮据,而且身体欠佳。为了治病,他只能在台北市荣民总医院附近租屋居住。1992年、1993年两次回大陆,受到中国共产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会见,还游览了北京、上海、武汉、广州等地方,并回翠亨村瞻仰过祖父的故居。2001年夏,孙治强抱病赴美参加小儿子孙国升大学毕业典礼,因肺炎而撒手尘寰,享年87岁。
  • 孙穗英,孙科的长女,生于1922年,生有一子林德杰和一女林淑真
  • 孙穗华,孙科的次女,生于1925年,育有一子张孔颖和2个女儿张乐文张乐真
  • 孙穗芳,孙科的私生女,1936年生于上海,其母严蔼娟在做孙科秘书时有的她。但由于孙科有妻子且另有情妇,孙穗芳未出生时,其母即被抛弃,长期由其母独自抚养。孙穗芳曾著《我的祖父孙中山》和《我的祖父孙中山先生纪念集》等书。
  • 孙穗芬,孙科的私生女,1937年在上海出生,其生母蓝妮是孙科的情妇。1955年,孙穗芬高中毕业后,成为中华民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空中小姐。她生有孙忠仁孙忠杰孙忠伟3个儿子。2011年1月1日于台北市发生车祸,一度伤势好转,但于同年1月29日下午,因车祸伤势过重逝新光医院,享寿72岁。

先祖编辑

艺术形象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辞海编辑委员会 (编). 《辭海》(1989年版).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89. 
  2. ^ Saint Louis School. [2020-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5). 
  3. ^ 陈红民. 南京国民政府五院制度研究. 2016-12-01 [2019-06-27]. ISBN 97872130770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0) (中文). 
  4. ^ 传林. 《黑白民國》. 北京: 九州出版社. 2015. 
  5. ^ 孙中山追打孙科:我要枪毙你这个死野仔!. [2012-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24).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6.16 6.17 6.18 6.19 6.20 6.21 6.22 6.23 6.24 6.25 6.26 6.27 6.28 6.29 6.30 6.31 6.32 6.33 6.34 6.35 6.36 6.37 李新总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韩信夫、姜克夫主编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 ISBN 9787101079982. 
  7. ^ 刘维开. 《蔣介石的一九四九——從下野到復職視事》. 台北: 时英出版社. 2009. 
  8. ^ 8.0 8.1 8.2 王景弘编译 (编). 《1949大流亡:美國外交檔案室密錄》. 台北市: 玉山社出版. 2011. ISBN 978-986-294-000-6. 
  9. ^ 9.0 9.1 蒋经国. 〈危急存亡之秋〉. 《風雨中的寧靜》. 台北: 正中书局. 1988. 
  10. ^ 存档副本. [2019-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06). 
  11. ^ 民國奇女藍妮曾是孫科二夫人. 网易新闻. 2009-04-09 [2011-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4-13). 

网页编辑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共享资源中与孙科相关的分类

官衔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
前任:
陈铭枢代理
正任:蒋中正
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
第三任
1932年1月1日 - 1932年1月29日

继任:
汪兆铭
前任:
张继
国民政府立法院院长
第四任
1932年1月29日 - 1948年5月17日
训政移交宪政
任期延续
  中华民国立法院
训政移交宪政
任期延续
立法院院长
第一任
1948年5月17日 - 1948年12月23日

继任:
童冠贤
  中华民国行政院
前任:
翁文灏
行政院院长
第二任
1948年12月23日 - 1949年3月24日

继任:
何应钦
  中华民国考试院
前任:
莫德惠
考试院院长
第四、五届
1966年9月1日 - 1973年9月13日

继任:
杨亮功
教育职务
学术机关职务
东吴大学
前任:
黄仁霖
东吴大学董事长
第六任
1967年 - 1973年9月13日

继任:
杨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