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自忠

中国将领
(重定向自張自忠

张自忠(1891年8月11日-1940年5月16日),荩臣,后改荩忱山东省临清县塘园村人,中华民国陆军二级上将,原为西北军系将领,中原大战后接受中央政府改编,转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第三十八师师长,曾参与喜峰口战斗

张自忠
Tzu-Chung Chang.jpg
陆军二级上将 张故将军自忠
出生(1891-08-11)1891年8月11日(光绪十七年7月7日)
 大清山东省临清县
逝世1940年5月16日(1940-05-16)(48岁)
中华民国湖北省宜城县
效命 中华民国
军种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中华民国陆军
服役年份1914年-1940年
军衔陆军二级上将旗 陆军二级上将
统率第三十三集团军、第五战区右翼兵团
参与战争北伐
中原大战
对日抗战
获得勋章青天白日勋章
配偶李敏慧
亲属张廉珍(儿子)
张廉静(儿子)
张廉云(女儿)

1935年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后,曾先后任察哈尔省主席与天津市长。

1937年抗战爆发后,曾代理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与北平市长,后升任国民革命军第五十九军军长,后升第卅三集团军总司令兼第五战区右翼兵团司令,曾参与临沂保卫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随枣会战枣宜会战等。1940年被日军包围于南瓜店,战死,追晋陆军二级上将。

《抗战军人忠烈录》(第一辑)中的张自忠烈士遗像

早年经历编辑

光绪十七年(1891年)7月7日,张自忠生于山东省临清县唐园村。张家为临清望族,其父张树桂(字冬荣)曾任江苏省赣榆县知县,1905年卒于任内。张自忠6岁入私塾,后随父至江苏,由父亲教导。父亲过世后随母扶柩返回临清,1908年进入临清高等小学堂就读,1910年毕业后进入天津市北洋法政学堂,1911年加入中国同盟会,并转入济南法政专门学校。

1914年,前往奉天(今沈阳市)。张投效陆军第三师随营学校[1]:161。后加入军籍,投效第二十师第三十九旅第八十七团(团长车震),驻屯在新民屯镇

1916年,护国战争爆发,车震已升为旅长,率第三十九旅至湖南长沙以镇压护国军。当时湖南将军汤芗铭将第三十九旅扩编为湖南陆军第一师,师长车震,张自忠被委任为军官,任师部幕僚。但该师旋即被湖南护国军第一师击败,所部瓦解。张自忠遂改投冯玉祥第十六混成旅,历任排长连长营长等职。

中年经历编辑

1924年,张自忠任团长,参与第二次直奉战争

1926年,任第十五混成旅旅长,入山西晋绥军作战。因战事不利,恐为其直属长官、第六师师长石友三所害,遂率部入晋(但并未加入晋军)。

直到1927年4月,冯玉祥加入国民革命军北伐序列,改编西北军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后,张自忠方从山西回归冯玉祥麾下,任集团军总部副官处长(总务行政庶务)。1927年底,任第二十八师师长兼第二集团军军官学校校长。1928年北伐结束后,任第二十五师师长,该师曾在1929年的全国军风纪考察中列为全国第一。

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张自忠任第六师师长,先后击败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八师(师长徐源泉)与教导第二师(师长张治中)。西北军失败后率第六师残部入晋追随冯玉祥。

1931年1月接受张学良节制与改编,西北军残部编为东北边防军第三军(后改番号为第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张自忠任第三十八师师长。

长城战役至七七事变编辑

喜峰口战役编辑

承德于1933年3月4日被日军占领后,日军继续往南占领长城各隘口。第二十九军原奉命至冷口接应万福麟部,但途中即接获该部已退至喜峰口附近,于是第二十九军改道至喜峰口阻敌。3月7日,第二十九军第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与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八师张自忠在距喜峰口30公里处设立敌前指挥所,3月9日开始双方在喜峰口周边激战,于是张自忠、冯治安,与在喜峰口的第一○九旅旅长赵登禹商议后,决定进行夜袭。3月11日夜,由赵登禹率领,分三路从日军后方突袭阵地;由于西北军的传统,第二十九军士兵均配一副大刀,因此突袭队又称为大刀队。该役共歼敌千余人,此后双方僵持于喜峰口,日军一部转攻罗文峪,于是从第三十七师与第三十八师各抽调一团至罗文峪,归第二十九军暂编第二师(师长刘汝明)指挥,再度击退日军。

不过当商震部在冷口为日军突破后,第二十九军为避免腹背受敌,遂向西南方向退却。由于在喜峰口与罗文峪等地的战功,第二十九军的高级军官共11人,在1935年7月获颁青天白日勋章

冀察政务委员会编辑

 
任天津市长的张自忠

长城战役后,第二十九军返回山西,后将察哈尔省的抗日同盟军缴械,全军移驻察哈尔省,张自忠仍任第二十九军第三十八师师长,驻宣化

1934年张自忠率第二十九军营长以上军官至庐山参加庐山军官训练团,张自忠以第一名结训。

1935年6月,由于何梅协定,国民政府中央军退出河北省,于是日军默许下,第二十九军进驻平津。12月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由宋哲元任委员长,张自忠任委员,兼察哈尔省省主席与第三十八师师长。

1936年6月改任天津市长,第38师亦移防天津。1937年3月,日军突邀宋哲元访日。

依日军驻北平市特务机关部辅佐官寺平忠辅的内部报告所示,是为“如何使宋哲元逃不出我们的掌握,乃是北平特务机关应尽全力的任务。”为减轻日方压力,宋哲元遂命张自忠率团访日。从4月23日至5月29日,张自忠访问了东京大阪神户奈良名古屋等地,但日方则宣传为“代表团在日期间受到各方面热烈的招待,满载而归,每个人都满脸喜气,亲日气氛的造成已收到相当效果。”虽然张自忠发表声明称仅考察日本工业,但国内舆论并不相信,自始张自忠被视为亲日派,甚至是汉奸。

1937年的七七事变爆发后,张自忠与宋哲元均认为日本还不至于对中国发动全面战争,但7月17日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在庐山发表谈话,已拒绝对日方做进一步的让步。7月25日,冀察政务委员会中止对日军协商,同日日军发动攻击,28日第二十九军军部被日军攻破,佟麟阁副军长与赵登禹师长殉国。于是宋哲元决定将第二十九军撤到保定,将冀察政务委员会与北平市长都交由张自忠代理,以掩护第二十九军撤退。但这么一来,张自忠就成为众矢之的,全国各大报刊纷纷发表痛斥张自忠的文章,报界一度凡提及必称“张逆自忠”。待第二十九军撤出平津之后,张自忠从8月1日试图逃离北平,但一直到9月3日才成功抵达天津,10月10日才在秦德纯与张樾的陪同下,在南京市与蒋中正见面,之后张自忠以军政部中将部附的身份留在南京。中央政府于12月迁至武汉后,才发表张自忠为升任第五十九军军长[注 1],编入第一战区战斗序列。

抗日战争编辑

1938年编辑

1938年1月,第五十九军改由第五战区节制,任机动预备队。日军为打通津浦铁路,第13师团(师团长荻洲立兵)于1938年1月进攻淮河一线,2月初突破第五十一军(军长于学忠)的防线,在淮河北岸建立了桥头堡。第五十九军奉命前往救援后,于2月15日抵达前线,对日军展开攻击。到22日,日军在淮河北岸要点小蚌埠被第五十九军收复,第13师团被迫退回淮河南岸,两军遂在淮河一线对峙。

3月,由于日军第5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与第三军团(司令庞炳勋)于多日激战后相峙于临沂保卫战,第五十九军于3月12日抵达临沂西郊后,在13日至17日,与24日至30,会同第三军团庞炳勋的部队两度与日军第5师团展开战斗,最后第5师团被迫往东北撤退。临沂一战阻隔了日军第5师团与第10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使之无法合流进攻徐州。后第10师团在台儿庄被重创,是为台儿庄大捷。张自忠亦因功升第二十七军团军团长兼第五十九军军长,辖第五十九军与第九十二军。

虽然临沂与台儿庄两次战斗均获得胜利,但之后由于日军华北与华中派遣军共派出7个师团与两个独立旅团,从南、北两路在5月上旬切断了徐州西面的交通线,集中于徐州的部队有被包围之虞。于是国军主力于5月18日起往西南撤出徐州,第五十九军负责断后。至6月1日,第五十九军退至许昌后才停止。当武汉会战于6月11日展开时,第五十九军在豫南与日军作战,直到9月6日奉命至潢川以掩护鄂北部队的集结。从6日至18日,第五十九军与日军第10师团(师团长篠冢义男)展开潢川的争夺战。由于日军从6月16日起对第五十九军施放毒气,且在18日切断了潢川西方的交通线。鉴于已达成掩护的任务,张自忠在19日凌晨下令部队从潢川西南方突围。

1938年10月12日,张自忠因功升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仍兼第五十九军军长。11月13日,张自忠又被任命为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所辖部队除第三十三集团军外,还包括第二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王缵绪)、第廿八军团(军团长刘汝明)、江防军及若干独立部队等,司令部设于荆门

1939年编辑

1939年3月,由于在京山一役击退日军,国民政府加张自忠为二级上将衔[注 2],并颁四等宝鼎勋章。4月2日,蒋介石以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张自忠率部与日军苦战,屡建奇勋,特电嘉奖[2]:6027。4月3日,第五战区张自忠部渡襄河围攻钟祥,4月5日在城西与日军激战毙敌300余人[2]:6027。5月1日,日军第11军(军长冈村宁次)向襄河以东的随县枣阳进攻。6日,襄河以东阵地为日军突破,张自忠率第五十九军渡河,击退日军后,在5月10日反而切断了日军的交通线,迫使日军撤退。该役之后定名为随枣会战

12月12日,军事委员会发动冬季攻势,以第五与第九两个战区为主攻地区。张自忠指挥13个师攻击日军第13师团(师团长田中静壹),但由于日军已经掌握国军的计划,于是国军部队被迫进攻日军的既设阵地。双方在钟祥、长寿店缠斗三个星期后,在周碞的第七十五军支援之下,严重损失的日军才在2月下旬后撤。

1940年编辑

1940年5月1日,日军为控制长江交通,切断通往重庆运输线,且由于日军冬季攻势损失严重,为消除第五战区威胁,遂调集6个师团,装甲与航空大队,向枣阳与宜昌一线进攻,拉开枣宜会战序幕。日军在各战场均无重要成就,遂分兵两路冀图犯中国陪都重庆,一路攻襄河东西两岸,牵制国军南下,一路沿长江犯沙市宜昌,动员兵力10万以上[1]:160。张自忠第三十三集团军在钟祥京山断日军归路,以完成合剿兜抄之战略[1]:160

5月1日,日军第3师团(师团长山胁正隆)、第13师团(师团长田中静壹)、第15师团(师团长渡边右文)、与第39师团(师团长村上启作)对右翼兵团襄河以东各阵地发动攻击,以其会师于枣阳。5月3日,右翼兵团长寿店阵地被突破。之后,张自忠将军决定在5月7日率领第七十四师至河东以增援第三十八师与第一七九师。临行前张自忠将军写信给集团军副总司令冯治安,内容是:

“仰之我弟如晤:因为战区全面战事之关系及本身之责任,均须过河与敌一拼。现已决定于今晚往襄河东岸进发。到河东后,如能与38D、179D取得联络,即率该两部与马师不顾一切向北进之敌死拼;设若与179D、38D取不上联络,即带马之三个团,奔着我们最终之目标(死)往北迈进。无论做好做坏,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后公私,均得请我弟负责。由现在起,以后或暂别或永离,不得而知。专此布达。小兄张自忠手启五月六日于快活铺”

5月8日,日军第3师团与第13师团会师,第39师团占领枣阳。5月中旬,张率部渡过襄水,阻截由襄花路向枣阳集中之日军主力[1]:161。张与第三十八师与第一七九师取得联系。于是张自忠将军在5月11日亲率部队往北追击(此时张自忠将军所指挥的部队共第三十八师、第七十四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〇师等,与骑兵第九师,共5个师番号,但战斗兵力仅2万人),以求截断日军退路。为避免此一结果,日军第13师团与第39师团便往南正面攻击张自忠将军部。5月13日,由于第一七九与第一八〇师为日军所阻,因此张自忠将军命第三十八师为左纵队,接应第一七九师,他亲率第七十四师与骑九师4个团为右纵队,接应第一八〇师;而日军以第39师团攻击右纵队,5月15日,日军第39师团将张自忠将军的第七十四师围于宜城南瓜店十里长山。

阵亡编辑

1940年5月16日,张率第七十四师与日军在方家集激战[1]:161。张部随身官兵仅2,000人,而日军步骑在4,000人以上,炮20余门,遂分左右向张部包围于南瓜店[1]:161。张所部官兵在激烈的攻防战斗中仅剩1,500余人。国军伤亡殆尽,张在枪林弹雨中指挥,肩部已中弹,仍誓不退后,所有官兵均一致以最后生命,争持南瓜店阵地[1]:161。属下警卫员谷瑞雪劝其向东南山口撤退,但遭张拒绝并亲自到阵前指挥攻击,身中5弹却仍不退后。未几张将军再中一弹,拟拔枪自尽,为属下阻止,张终声竭而殉国[1]:161。张在弥留之际,喃喃说道:“我这样死,对国家,对长官,对人民,良心平安”后,欲持佩枪自戕,为部下夺枪阻止;日军随后在大约16:00时分攻破张指挥部,张最终壮烈殉国,其麾下之第七十四师官兵亦全部战死[注 3]。 日军把张遗体审认无误后,在方家集征调来一口棺木盛殓,并竖木牌,墓碑上书:“支那大将张自忠之墓”;当天深夜,日军设在汉口之广播电台插播张自忠阵亡消息[3]。第三十八师师长黄维纲获报后,组织了一支敢死队将遗体夺回,5月18日送回集团军司令部,以上将礼服重殓,经宜昌转送回重庆。张将军殉国后,国府明令褒扬特予国葬[1]:161,追晋陆军二级上将。5月28日,灵柩抵达重庆,蒋介石率军事委员会的高级将领与国民政府五院院长亲临致祭,蒋介石抚棺痛哭。

荣誉和纪念编辑

1940年7月7日,国民政府明令褒扬故陆军上将、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令称:张自忠“久膺军寄,夙著忠贞,芦沟桥事变后,转战前方,屡建奇勋,方冀干城永寄,翊成复兴大业,乃以鄂中战役,亲当前锋,抱成仁取义之决心,奋勇截敌,重创喋血,犹复猛进不已,并淳谆以效忠国家民族雪耻复仇勖勉部众,终因伤重殉职,全军感痛,政府追怀壮烈,轸悼良深”[2]:6329。11月16日,故陆军上将张自忠灵榇移厝重庆北碚新建墓地,是日举行移灵典礼,蒋介石亲临主祭,冯治安及重庆军政高级长官均前往致祭[2]:6415

1940年8月15日,延安各界千余人举行追悼张自忠、陈安宝郑作民锺毅将军大会,朱德萧劲光王若飞王稼祥王明等到会,毛泽东送“尽忠报国”挽词[2]:6351

 
张自忠夫人李敏慧

1942年12月31日,国民政府明令将抗战殉职将领张自忠入祀全国忠烈祠[2]:7021。1944年8月10日,国民政府令改湖北宜城县为自忠县(今宜城市),以纪念故陆军上将张自忠将军[2]:7496。1945年2月10日,国民政府决定将湖北省宜城县改名自忠县,以纪念抗日之张自忠将军[2]:7658。张自忠殉国年五十,遗有二子一女,妻李氏,因病在上海疗养[1]:161。张自忠与夫人李敏慧在1908年结婚。育有二子张廉珍、张廉静和一女张廉云。张夫人后于上海因癌症过世[注 4],国民政府特颁“相成忠杰”匾额以嘉节行。

1946年,张自忠获国府颁荣字第一号荣哀状。1947年3月13日,北平市政府颁令,将铁狮子胡同改为张自忠路,该路名沿用至今。天津市和平区海河西岸有张自忠路,上海和武汉亦有张自忠路以示纪念。5月10日,国民政府明令国葬国民政府故委员蔡元培、故陆军上将张自忠[2]:8352

1951年,蒋介石至台湾阿里山视察,发现该区有一纪念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之地名“儿玉”,更名为自忠台湾桃园市中坜区有自忠街、自忠二街和自忠三街,以纪念张自忠将军。

1982年4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张自忠为革命烈士。2010年5月16日,重庆市举行仪式纪念张自忠将军殉国70周年。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第29军撤至保定后扩编为第一集团军,第五十九军即第三十八师扩编而成
  2. ^ 加上将衔,是根据国民政府公布之《陆军中将加衔暂行条例》:“合于晋任二级上将之规定者,因为员额所限得先加上将衔”,“陆军第二级上将出缺由已加上将衔之中将择优转补。”
  3. ^ 日军战史资料中记载,张自忠最后是由日军第三中队长军曹堂野开枪打中头部,而第四队一等兵藤冈再以刺刀补击刺杀。
  4. ^ 张自忠女儿张廉云说父亲阵亡三个月后,母亲也因为癌症去世了[4]

参考资料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李怡. 《抗戰畫史》. 台北: 力行书局. 1969.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李新总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韩信夫、姜克夫主编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 ISBN 9787101079982. 
  3. ^ 谢尘. 《戰爭年代的民族英雄》. 并称:“我皇军第三十九师团官兵在荒凉的战场上,对壮烈战死的绝代勇将,奉上了最虔诚的崇敬的默祷,并将遗骸庄重收棺入殓,拟用专机运送汉口。” 
  4. ^ 扬壮烈之志铸军人之魂——怀念父亲张自忠. 

书籍编辑

  • 祝康. 《英烈千秋-張自忠傳》. 先烈先贤传记丛刊. 近代中国社. 1982. 
  • 国防部史政编译局. 《張自忠烈士傳》. 国防部史政编译局. 1967. 
  • 张其昀,魏汝霖. 《抗日戰史》. 国防研究院与中华大典编印会. 1966. 

外部链接编辑

前任:
秦德纯
中华民国北平市市长
1937年-1938年
继任:
?
前任:
萧振瀛
南京国民政府天津市政府市长
1936年8月-1937年7月
继任:
日占时期天津市市长
高凌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