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共产党的称谓

對中國共產黨的貶稱
(重定向自毛匪

对中国共产党的称谓,分为“褒称”和“贬称”。

英文名称编辑

CPC编辑

CPC(Communist Party of China)目前为官方的中国共产党英语译名。

CCP编辑

CCP(Chinese Communist Party)。1920年代与1930年代,知识分子与青年学生间,常用英文缩写称呼共产党(CP,communist party的缩写)与共青团(CY,communist youth的缩写)。例如:

顺直省委书记彭述之:“中国CP有与国民党左派合并而组织第三党之必要与可能”“邓演达很以我的主张为然!”这样,在北方党一些基层组织内就出现了知识分子党员“大半消极并离开党,不赞成新方针,以为CP没有出路,国民党也不好,只有第三党好”《第三党与托洛斯基派的本质与活动》,载《顺直通讯》,1928年1月。《王宗槐回忆录》第六章记载,“就在袁岭下材休整时,连长杨绍清介绍我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杨连长是浙江人,长得魁伟、精干。我对他很钦佩。一天,他对我说,你出身贫苦,表现不错,愿不愿意加入共青团?在这之前,刘海滨政委也同我谈过入团的事。他说,共青团叫“CY”,共产党叫“CP”。说着从挎包里拿出一个红袖章,并指着它说:这是“CY”的标志。他又说,出身成分好的,有一个介绍人介绍就可以了,连长介绍你加入共青团。”

褒称编辑

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政协学习文史委主任雷学业表示,中国共产党是苗族人民的大救星,认为“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只有社会主义新时代,苗族人民才能真正当家作主,才能获得自己的政治生命”[1]

党啊,亲爱的妈妈》歌词中写:“党啊党啊,亲爱的党啊,你就像妈妈一样把我培养大”[2],简称“党妈”[3]

中共以及其媒体自称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抗日战争中流砥柱[4][5]

贬称编辑

中国国民党对中共的贬称编辑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1950年代在台湾台东县绿岛乡的“消灭万恶共匪”精神标语。
 
日本傀儡政权蒙疆联合自治政府时期,大同四牌楼上的“铲除红匪”标语。

共匪”或称“赤匪”是中文里对共产党的人士一种蔑称,其多数情况指中国共产党党员或支持中国共产党的亲共人士,很少指其他国家的共产党。“赤匪”一词用来指称抗战爆发前的中国共产党及其红军,而“共匪”除指称共产党人外,还用作指1949年前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此名词主要用在中国国民党领导的中华民国政府中国共产党(包含第二次国共内战后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严重对立的时期。

近代中国内战频繁,盗匪猖獗,政府通常将各种造反的武装团体与盗匪等同。清朝政府曾将太平天国运动称为“粤匪”,义和团运动则称为“拳匪”。辛亥革命后,新生的中华民国政治动荡,军阀混战,各派政治势力常以“匪军”之名加诸于对方。国民政府在1927年宣布剿匪后,贺龙朱德毛泽东井冈山等地建立独立的武装与国民政府对抗,国民政府遂将中国共产党军队及本身称为“赤匪”、“红匪”、“共匪”、“毛匪”、“毛赤”、“黄俄”、“土共[6]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中华民国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予承认,使用“中共”(即中国共产党的简称)称呼中华人民共和国[7],中共一词是贬称[8],或伪“中华人民共和国”。亦有将中国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大陆称作“匪区”或者“北平匪伪政权”[9]、“中共匪区”[10][11]、“大陆匪区”、“大陆沦陷区”、“匪伪政府”、“中共匪国”、或简称“匪伪”、“匪区”,例如《戒严时期台湾地区查禁匪伪邮票实施办法》[12][13][14]。与此类似的词汇还有“匪新华社”、“杀朱拔毛”等。“共匪”的间谍曾被称作“匪谍”。[15]

中国目前最大之祸患,厥为赤匪。国民政府与全国人民当前最急要之工作,亦莫过于扑灭赤匪。赤匪之祸患,其已发露于江西、湖南等处者,固在政府与当地人民协力扑灭之中,而其潜伏于他处,冀图使各省均为江西与湖南之续者,亦已渐露其端,而实不容吾人之忽视。以各地受匪残害之种种事实言之,赤匪之存在与蔓延,不惟于中国民族生存与发展不能相容,且于全国人民各个人之生命与生计不能并立。 — 《国民政府向国民会议提出剿灭赤匪报告案》,民国二十年五月十二日
我全国同胞当此赤匪、军阀、叛徒与帝国主义联合进攻、生死存亡间不容发之秋,自应以卧薪尝胆之精神作安内攘外之奋斗;以忍辱负重之毅力雪党、国百年之奇耻……惟攘外必先安内,去腐方能防蠹。此次如无粤中叛变,则朝鲜惨案必无由而生,法权收回问题亦早已解决,不平等条约取消自无疑义……故不先灭赤匪,恢复民族之元气,则不能御侮;不先削平粤逆,完成国家之统一,乃不能攘外。 — 蒋中正,《告全国同胞一致安内攘外书》,民国二十年七月二十三日
中共匪党啸聚了一些民族败类、无耻汉奸和卖身投靠份子,扮演了所谓“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不到十天的短时间内,执行了共产国际预定的计划,宣布了苏维埃极权主义的国体,废除了中华民国的国号,采用了俄国式的红旗,改变了我四亿五千万国民同声诵唱的国歌。 — 蒋中正,《中华民国三十八年国庆纪念告全国军民同胞书》 ,民国三十八年十月九日
现在的共匪,不管他手段如何毒辣,方法如何奸诈,都是不足畏的。因为他根本是一个无人性道义的匪党,迟早必然要消灭的。何况现在全国民众处在他横征暴敛宰割屠杀之下,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即使其不能揭竿而起,亦必将箪食壶浆以迎国军。这种普遍的民怨沸胜更要加速共匪的崩溃,促成我们的成功。 — 蒋中正,《军人魂》,民国三十九年
杭州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城外的西湖,周围几十里。湖边有杨柳,真像一张图画。杭州人民,有的打鱼,有的种田,十分快乐。所以大家都说杭州是天堂。 自从共匪到了杭州,又是清算,又是斗争。人民被杀的被杀,饿死的饿死。过了几年,共匪更成立了“人民公社集中营”。他们把人民当牛马,让几百人几千人一块儿工作,一块儿吃饭,一块儿睡觉。男的在男公社,女的在女公社。使得家人分散,爸爸见不到妈妈,妈妈见不到儿女。人们每天从早到晚的工作,吃不饱,穿不暖。杭州从前是快乐的天堂,现在变成了愁苦的地狱。 — 国立编译馆国小《国语课本》第五册第十四课《天堂变成地狱》[16]
毛共匪帮是中华民国的一个叛乱集团,对内残害人民,罪恶如山,乃全中国人民尤其是大陆上七亿同胞之公敌;对外肆行颠覆侵略,为联合国所裁定之侵略者。目前大陆虽为毛共匪帮所盘踞,但以台澎金马为基地的中华民国政府,乃是大陆七亿中国人民真正代表——代表他们的共同意愿与痛苦呼声,并给与他们反抗毛共暴力,争取人权自由以最大的勇气和希望。 — 蒋中正《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告全国同胞书》,民国六十年十月二十六日

1983年,蒋经国在总统文告首次以“中共”而非“共匪”称呼对岸政权。此后,在描述中华人民共和国之政府机构、职称及文件时,仍要将相关名称用引号包住以作不承认之意,如:[17]

台湾废止《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后,共匪一词就不在正式场合使用,“匪区”一般改称“中共占领区”。随着台湾独立运动的发展,台湾有越来越多民众直接使用中国一词来指称中国大陆,但在中华民国官方正式公文中通常仍避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仍以“大陆”或“中国大陆”称之(陈水扁政府时期例外)。[18]1994年,中国大陆浙江省发生千岛湖事件后,中华民国总统李登辉曾经公开批评中共是“土匪政权”,“像土匪一样害死我们那么多同胞”。[19]

台湾人民间常用“阿共仔”(闽南语)、“阿陆仔”(闽南语),作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或者中国共产党的习惯称呼用语,一如称日本人为“阿本仔”,早年称唐山人(外省人)为“阿山仔”。

 
金门炮战炮弹,两侧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弹,称为“匪炮”。

共军,意为中国共产党军队,在普遍概念中,与“共军”相对的是中国国民党创建的“国军”。“共军”包括中国现代历史上的中国工农红军八路军新四军甚至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人民志愿军等共产党军队,当今用语中特指中国人民解放军[20]中华民国政府台湾民间普遍使用“共军”来代指中国人民解放军,性质较“共匪”温和[21]。至今中华民国国防部仍在使用“共军”一词。

 
公布戡乱时期检肃匪谍条例,1950年6月13日
 
台湾戒严时代在大街小巷常见的保密防谍标语,其中的“匪”即指中国共产党。

匪谍,在台湾戒严时期中华民国政府所使用的法律术语,用以指称中国共产党派遣至台湾进行地下情报活动的间谍人员。充满特定的意识型态,目前多使用于“骂人”或有“特定目的”的政治人物上。[22]

在台湾,共匪和赤匪亦可以指向其他国家或者地区共产主义组织和政党,包括“俄寇共匪”(苏联)、“越南共匪”(越南共产党[23]、“北韩共匪朝鲜语공비”(朝鲜劳动党)。“共军”这个词也可以指世界共产党所拥有的军队武力,意思近于红军。如苏军越军也会被称为“共军”。此外,韩国官方还将朝鲜人民军称为“武装共军”。[来源请求]

中国大陆持不同政见人士对中共的贬称编辑

俄匪苏匪”,意指中共的建立源自于苏俄共产国际的指导,共产主义亦从苏俄传入中国,用于强调中共的外来性以及不认同其属于和代表中国,带有国家排斥色彩。

共产主义匪徒”,意指中共维持政权的手段非常流氓反人道,与土匪相当,是“打着共产主义旗号的土匪”。

匪逼”,衍生自中国网络上流行的“(某)逼”词语型,多用于骂人,以此词语型为基础衍生出的该词带有强烈的辱骂色彩。

国家社会主义中国工人党”,该称呼源自于20世纪上半叶德国的一个极右翼政党,即通称“纳粹党”的“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其含义与“赤纳粹”相似,但更具有讽刺意味,在称呼中共时该名相对更加“正式”,用以讽刺中共在多个方面与纳粹党不相上下,如煽动民粹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自上而下的集权体制等。

中华民国大陆叛乱组织”,代表不认可中共政权的合法性,通常为中国大陆亲中华民国人士所用,认为其在中华民国境内(此类人士认为中华民国仍然拥有对大陆的主权,只是目前被中共所占领)属于一个破坏性组织。

香港泛民及本土派对中共的贬称编辑

香港泛民主派香港本土派也有以“老共”、“共狗”、“土共”、“左仔”、“黄俄”、“匪谍”及“国家黑社会主义”等称呼中国共产党党员及其支持者[24][25][26]

西朝鲜”意指中国共产党邻近北朝鲜朝鲜劳动党亦受中共的组织影响,组建党国体制[27]

黑社会主义”意指中国共产党推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际上是窃盗统治黑金政治恐怖主义[28]。“中共法西斯”一词在六四事件中有一名学生在电视用过,批评中国共产党对异见人士高压统治手段方面似意大利墨索里尼,特别是在改革开放后至今之情况。

伟光正”全称“伟大、光荣、正确”,源自政治口号“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简称为“伟光正”时,通常用于对中国官方和中国共产党的讽刺,尤其对于出于宣传需要而被过度粉饰的部分人物英雄形象的形容。[29]

赤纳粹”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比纳粹德国政府有过之而无不及[30]中华人民共和国威权主义过渡到新极权主义后极权主义[31]。因此在2019年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期间,抗争者以“赤纳粹”称呼中共政权[32]

支共”,用支那一词是由独立运动被激起,以强化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人身份的不认可立场,或加强对其统治的“中国”进行侮辱。“支”是指“支那”,是近期就独立(如香港独立运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认可的新议题上,一种民族性侵犯同“法定国籍”的不承认[33]

法轮功对中共的贬称编辑

法轮功人士成立的媒体(如大纪元时报)通常利用“邪党”、“共产邪党”、“共产邪灵”等称呼[34]。《九评共产党》称“邪灵附体”[35]

中华民国派反共人士对中共的贬称编辑

“黄俄”,网络反共蔑称,主要指中国共产党苏俄的儿子, 是拥有有黄皮肤但是有苏联马列思想的俄国人(故伪中国人)

“马列子孙”,网络反共蔑称,主要指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政党,所以是马列的后代。

“驱除马列,恢复中华”,源自辛灏年一说,延续了蒋中正反共复国思想, 主张“消灭万恶共匪,中华民国光复大陆,建设自由民主新中国”的民主革命理想。[36]

其他反中共的贬称编辑

“共惨党”, 网络反共蔑称,表示中国共产党统治之下,大家都共同很“惨”。

“共残党”,网络反共蔑称,强调中国共产党的残暴性和血腥统治。

反共人士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贬称编辑

“中共国”,网络反共蔑称,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中共一党专制统治,反共人士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称为“中共国”以表示反对中共党国体制

“共匪国”,网络反共蔑称,也是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共产中国 / 反社会主义中国)的贬义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雷学业.中国共产党是苗族人民的大救星——以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为例2014-05-24
  2. ^ 党啊,亲爱的妈妈.中国共产党新闻
  3. ^ 为“党妈”贺寿的心声.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30). 
  4. ^ 时事大家谈: 中共自称抗战中流砥柱. Voachinese.com. 2015-09-02 [2019-04-18]. 
  5. ^ 2285. 中国共产党是全民族抗战的中流砥柱. Politics.people.com.cn. 2015-08-28 [2019-04-18]. 
  6. ^ 这里的“土共”常指乡村较没文化的共匪党徒
  7. ^ 陈茂雄. 马英九不该过度依赖中共. 苹果日报. 2008年12月25日.
  8. ^ 蒋中正:中华民国五十年国庆纪念告全国军民同胞书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4-01-03.
  9. ^ 秦孝仪. 美国真正的敌人——共匪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5-02-18.. 卷三十九\谈话\中华民国五十四年. 《先总统 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序》第303页.
  10. ^ 蒋中正:《苏俄在中国》第一编 中俄和平共存的开始与发展及其结果:第三章 中俄和平共存的发展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3-12-23.
  11. ^ 蒋中正:《苏俄在中国》补编 俄共在中国三十年来所使用的各种政治斗争的战术,及其运用辩证法的方式之综合研究:第六章 贸易战与基地战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3-08-24.
  12. ^ 《国民政府颁布的全国总动员方案》《国民政府公报》第2869号(1947年7月4日)
  13. ^ 《动员戡乱完成宪政实施纲要》(1947年7月)
  14. ^ 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1948年5月10日)
  15. ^ 戡乱时期检肃匪谍条例
  16. ^ 台湾小学课本里的“共匪”(管仁健/著)
  17. ^ 中共党政军机关企业学术机构团体旗歌及人员职衔统一称谓实施要点》,民国八十一年(1992年)十一月十九日行政院大陆委员会(81)陆法字第五二七二号函
  18. ^ 中华民国司法院大法官司法院释字第328、476、572号解释相关附件有中共国三字,没有加引号。《司法院释字第618号解释》相关附件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七字加引号。
  19. ^ 台湾历史词典:千岛湖事件[永久失效链接]
  20. ^ 中華民國國家安全局-美國防部2015 年中共軍事與安全發展報告 (PDF). [2019-04-18]. 
  21. ^ No. 616 解讀共軍兵力規模. 中华民国国防部. [2015-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2). 
  22. ^ 高雄市自然史教育館-吳泰安匪諜案. Dm.kyu.edu.tw. [2019-04-18]. 
  23. ^ 越南共匪抢地引发抗共暴乱 7000苗人揭竿而起要求建立独立国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5-02-18. 中华评述5月7日
  24. ^ 苹论:选唐是灾难,黑社会主义是更大灾难,李怡,苹果日报,2012-3-10
  25. ^ 郭飞熊: “国家黑社会主义”的肆虐及其前景,2006年4月12日
  26. ^ 蘋果日報 梁文道專欄 陀山鸚鵡:理解能力. Hk.apple.nextmedia.com. 1970-01-01 [2019-04-18]. 
  27. ^ 蘋果日報 李平專欄 蘋論:且看「西朝鮮」如何暴力救黨. Hk.apple.nextmedia.com. 1970-01-01 [2019-04-18]. 
  28. ^ 蘋果日報 李怡專欄 世道人生:么雞吃燒餅. Hk.apple.nextmedia.com. 1970-01-01 [2019-04-18]. 
  29. ^ 要聞港聞- 蘋論:港府推銷的政治興奮劑更可怕. Hk.apple.nextmedia.com. 1970-01-01 [2019-04-18]. 
  30. ^ 美智库:中国宗教迫害堪比纳粹德国. 美国之音. [2019-10-16] (中文). 
  31. ^ 新极权,还是翘起尾巴的后极权?(江棋生). Radio Free Asia. [2019-10-25] (中文(中国大陆)). 
  32. ^ 修例風波:遊行人士展示仿五星旗 砌納粹標誌. on.cc东网. [2019-08-31]. 
  33. ^ 青年新政:支共国庆 即为港殇 留待港人当家作主再畅饮[永久失效链接]
  34. ^ 邪黨. Epochtimes.com. [2019-04-18]. 
  35. ^ 【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 | 大紀元. Epochtimes.com. [2019-04-18]. 
  36. ^ 辛灝年:驅除馬列 恢復中華. 大纪元. 2018-04-30 [2021-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3). 《黄花岗杂志》、“黄花岗光复网”28日在纽约法拉盛喜来登饭店举办“纪念黄花岗起义107周年大会”,历史学者辛灏年发表题为“民国人的理想与黄花岗的精神”的演讲,指出在中国大陆要“驱除马列,恢复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