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

(重定向自红二方面军

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简称红二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红四方面军并称为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部队之一,是红军长征中唯一没有损失的部队。[1]红二军团红六军团。由贺龙任总指挥,任弼时任政治委员(后关向应)。抗日战争爆发后改编为八路军一二〇师。

红二军领导人合影,下右起贺龙朱瑞李井泉王震关向应贺炳炎甘泗淇。后排左起张子意刘亚球廖汉生朱明陈伯钧卢冬生

1930年7月,红二军团在湖北公安县红四军红六军合编而成,全军共1万余人,军长贺龙、政委周逸群(9月为邓中夏接任)。1931年3月21日,红二军团在湖北长阳改编为红三军,1932年退出洪湖地区,转至湘鄂苏区,因受中华民国政府军压迫,于1934年进入贵州东部地区。

1933年6月,红六军团合编而成,下辖红十七师和红十八师,军团长肖克,政治委员王震,参谋长李达,政治部主任张子意,军团共9700余人。1934年8月,红六军团退出湘赣苏区,突围西征,任弼时任红六军团军政委员会主席。后到达黔东地区,于10月24日在贵州印江木黄镇与红三军会师,部队迅速经石梁向酉阳的南腰界转移。26日,在南腰界召开会师庆祝大会。

此后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贺龙任军团长、任弼时任政治委员、关向应任副政治委员、李达任参谋长、张子意任政治部主任。红六军团由萧克任军团长、王震任政治委员、谭家述任参谋长、甘泗淇任政治部主任。二军团原第七师改编为第四师,师长卢东升,政治委员方理明,参谋长韩克西,师辖第十团和第十二团;第九师改编为第六师,师长钟炳然,政治委员袁任远,副政治委员廖汉生,参谋长周天民,师辖第十六团和第十八团,约4400人。六军团缩编为三个团,3300人。全军共约7700人,二军团部兼总指挥部,统一指挥两军团的行动。

为策应中央红军战略转移和创建新苏区,二六军团领导人在南腰界举会议,鉴于先前追剿红六军团的湘桂两省国民党军东调,参与围堵中央红军,湘西敌军只有新编第三十四师等部,决定开展湘西攻势。二六军团从南腰界出发,向湘西的永顺、保靖、龙山、桑植地区挺进,国民党第十军军长兼湖北省主席徐源泉泉急令驻湖北藕池的第三十四师开赴湖南津市、澧州地区,组织二六军团向东发展。湖南省主席何键急令新编三十四师师长陈渠珍派兵堵剿。根据何键指令,陈渠珍在凤凰召开剿匪会议,成立剿匪指挥部,以龚仁杰、周燮卿为正副指挥官。10月30日,红二六军团占领酉阳,川军旅长田冠五率部弃城逃跑。敌新编第三十四师师长陈渠珍急调龚仁杰、周燮卿、杨其昌三个旅共十个团万余人,从永绥、保靖向北移动,阻截红二六军团进入湘西,二六军团经湖北咸丰百户司渡西水向湖南龙山招头寨前进,将敌人向北牵动。当陈渠珍部进至招头寨南的贾家寨时,二六军团突然掉头东进。11月7日,占领永顺城。13日,龚周杨三个旅分四路逼近永顺城,二六军团主动撤出永顺,主动北移,将猛洞河上木桥烧毁,向敌示弱,设伏于龙家寨以北十万坪谷地。16日,二六军团撤至十万坪谷地东北隘口,二军团部和第四师部署在毛坝附近,第六师部署在杉木村后山,堵住谷口。红六军团十七师和十八师埋伏在毛坝以南谷地东侧的山林里。龚仁杰和周燮卿两个旅进入伏击圈,二军团从正面猛攻龚仁杰旅,周龚两旅突遭攻击,仅两个多小时就被消灭大部。二六军团接着向其余敌人追击,追了十多里后发现杨其昌旅在把总河构筑工事,红六军团五十一团和二军团十八团当即迅速展开夜战,十八团从右侧攻击,五十一团从正面攻击,不到两小时,即把杨旅消灭大部,俘敌两千余人,缴枪两千两百多支,主力向南继续追击。18日,重新占领永顺城。24日,攻占大庸县城,歼敌朱华生旅一部,又占领桑植县城。26日,湘鄂川黔省委、省革命委员会和省军区成立,任弼时任省委书记兼军区政治委员,贺龙任革命委员会主席兼军区司令员。12月初,中央红军已从全州、兴安之间渡过湘江,并继续向西转移,二六军团为策应其行动,以部分兵力在永顺、桑植、大庸地区,从事建立苏区的工作,主力由大庸南下。7日,进袭沅陵,计划夺取,然后入湘中,直接威胁在湘南防阻中央红军的湘军侧背,由于守军四个团已有准备,未能攻克。二六军团迅速改变计划,顺沅江东下,近逼常德、桃源。蒋介石急调独立第三十四旅由湖北黄陂乘船去布防,旅长罗启疆以敌701团驻扎桃源北面的浯溪河,第702团驻防陬市河洑地区,第700团驻守桃源,旅直属部队协同当地哦保安团担任常德城防,一次确保常德和桃源两城不失,使红军不能威胁长沙。16日,红十二团一举突入浯溪河西山的701团阵地,由于兵力不多,且没有后续部队,无法立足,被迫撤下。701团以两个连防守,主力离开阵地,进行反冲击,红四师和红六师十八团及时赶到,四师师长卢冬生以师警卫连、侦察队和迫击炮连占领有利地形,组织701团对第十二团追击,然后迅速组织第十二团和第十八团向701团主力冲击,701团随即瓦解,拼命南逃。由桃源赶来增援的第700团两个营的先头部队,刚到浯溪河南边,就被溃退下来的部队冲乱,不战自溃,和第701团溃兵一起向常德逃跑。红十七师第五十一团肃清街西阵地残存的敌两个连后,主力猛打猛追,占领陬市,直取河洑。河洑守军第702团一部和从常德来援的独立第三十四旅教导队向红四师发起冲击,战斗一时呈胶着状态。入夜,双方继续战斗,五十一团从左翼包抄,红四师和红六师第十八团从正面攻击,敌军不支退入常德,共歼灭一个团又两个营,击溃一个团。17日,包围常德。18日,十八团、五十一团占领桃源,并派出一个营渡河向益阳游击。何键怕二六军团攻下常德,南渡沉江,进取益阳、安化,逼近长沙。一日数电向蒋介石告急,又向徐源泉求援,同时急令在湘南同中央红军作战的湘军第十九师、第六十二师和第十六师兼程北进,回援常德、桃源,令陈渠珍部出大庸。蒋介石命令在江西的第二十六师乘火车、汽车驰援常德。20日,贺龙等撤围,向慈利方向开进。26日,在黄市、溪口歼敌一部,进占慈利县城。30日,二六军团主力返回大庸、永顺休整,湘西攻势结束,共歼灭和击溃国民党军4个旅,控制了永顺、大庸、桑植的大部和龙山、保靖、桃源、慈利、常德的一部。1935年1月,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已初具规模:区域从大庸溪口到永顺洗车河东西200余公里,从桑植北到永顺石堤溪南北120余公里,人口约50万,共建设九个县级政权,五十一个区级政权,二百三十个乡政权,部队发展到一万一千七百人,新建地方武装三千余人,军区机关、学校、医院、兵工厂共有一千一百五十人。

1935年1月23日,何键徐源泉达成作战协定,集中11个师又四个旅,合计81个团约11万人的兵力,在飞机的配合下,分六路向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进行合击,采取分进合击、攻堵结合的战法,加紧部署对根据地的围剿,企图围歼红二六军团于湘鄂两省西部边界地区。徐源泉纵队辖第四十八师、新编第三旅,张振汉纵队辖第四十一师、独立第三十八旅,由来凤、龙山地区向塔卧推进;陈耀汉纵队辖第五十八师、暂编第四旅,由新安、石门向桑植进攻;郭汝栋纵队辖第二十六师、独立第三十四旅,由慈利沿澧水向大庸进攻;李觉纵队辖第四十九师、湖南保安团一部,由龙潭河沿澧水南岸向大庸进攻;陶广纵队辖第十六师、第六十二师、新编第三十四师,由沅陵分两路,右路经军大坪、四都坪向大庸进攻,左路经古丈向永顺进攻。同时,以陶广纵队一部及几个保安团防守沅陵及沅江沿岸,防止红二六军团南进湘中;以鄂军第三十四师在渔洋关、五里坪、鹤峰、太平镇之线,阻止红二六军团北渡长江。2月8日,主力部队与郭汝栋纵队激战,自身伤亡三千多人,未能达到歼敌制胜的效果,大庸、桑植相继失守。3月14日,在高粱坪先后击溃敌两个保安团和前来增援的第十六师的两个团。3月21日,湘鄂川黔军委分会为扭转困局,组织后坪伏击战,虽毙敌近千人,但自身伤亡700余人。由于反围剿开局几战未能打好,红二六军团在连续作战后,减员至9000余人。4月12日,根据中共中央书记处指示,计划北渡长江,向鄂西转移。4月13日至14日,于桑植陈家河附近兵分三路,完成对敌包围,经过激战,将孤军深入的陈耀汉部第五十八师一七二旅大部歼灭,击毙旅长李延龄。4月15日,红二六军团沿澧水北岸,直逼桃子溪,从背后奇袭陈耀汉部,取得大胜。4月16日,夺回桑植县城,开始战略反攻,放弃北渡长江计划。4月底,红二六军团主力东进,作横渡长江姿态调动敌人,打破合围计划。6月9日,二六军团采取围城打援战术,红六军团突然包围宣恩县城,红二军团隐蔽在县城南十公里处,伏击来犯之敌,徐源泉急调张振汉部前来救援。6月12日,军委分会命一个团继续佯攻宣恩县城,监视和迷惑敌人,主力赶往来凤通往宣恩的必经之路忠堡截击来犯之敌。14日凌晨,第十、第十六、第四十九、第五十一团和十八团一部,同时对敌第四十一师发动猛攻,至下午3时,歼灭其师部、第一二一旅和一个特务营,活捉敌纵队司令张振汉,取得忠堡大捷。7月30日至8月1日,徐源泉先后命令各路部队向红二六军团驻地开进。8月3日,经过激战,第八十五师师部、两个团和一个特务营被歼灭,红军俘虏千余人,缴获各式长短枪1000支、重机枪20余挺、手榴弹5000枚、迫击炮6门、炮弹280发及银元六万,取得板栗园大捷。8月8日,在龙山芭蕉坨击溃敌陶广纵队十个团,迫使国民党湘鄂各军转入防御,胜利粉碎其对根据地的围剿。20日至27日,二六军团东进,进占石门、澧县、津市、临澧等地,扩大至2.1万人。

9月,蒋介石下令湘鄂两省地方军共八十六个团,巩固和增强对湘鄂川黔苏区的封锁线,从鄂赣增调孙连仲纵队三个师及一个独立旅、樊嵩甫纵队四个师,共四十二个团,到五峰、澧州、石门、慈利之线准备进击。同时,调汤恩伯纵队两个师,共十三个团,至长沙、岳阳防守。调第102师、第103师配置在利川、宜昌作预备队。为协调围剿部署,10月10日,蒋介石下令成立宜昌行辕,以陈诚为参谋长,指挥湘鄂川黔根据地的军事行动。18日,陈诚下达第一期进剿计划,纠集130多个团20余万人,计划以原先围剿军在大庸、永顺、龙山、来凤、鹤峰、走马坪为前沿的袋形阵地筑碉固守,从湘鄂川黔根据地的南、西、北三面实行防堵,限制二六军团机动。以孙连仲纵队和樊嵩甫纵队为进攻部队,从津市、澧州及其以北地区由东向西推进,妄图将红二六军团逐步压缩聚歼于龙山、永顺、桑植之间。

11月4日,中共湘鄂川黔省委和中革军委湘鄂川黔分会在桑植刘家坪召开会议。会议认为,二六军团已完成牵制国民党军合策应中央红军战略转移的任务,由于国民党军已完成对根据地的包围,在根据地内固守是不利的,在外线附近作战也难以取得最终胜利;由于经济落后外加国民党军的严密经济封锁,兵员、物资、特别是粮食补充和供应极为困难;虽可能取得一些战术上的胜利,但难以取得站以上的胜利。会议决定,转移到湘黔边广大地区,争取在国民党军防守薄弱的贵州石阡、镇远、黄平一带建立新的根据地。18日,贺龙下达南下突围命令。19日,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率领红二、六军团1.7万人分别在桑植刘家坪干田坝和水獭铺枫树塔退出湘鄂川黔边界地区,进行战略转移。20日夜,红十七师第四十九团到达大庸和溪口之间澧水北岸的张家湾,以木排、竹筏抢渡,经过激烈战斗,占领对岸守军的工事,控制渡口,搭设浮桥。后续部队从浮桥和张家湾上下游徒涉点强渡澧水,突破国民党守军的第一道封锁线。强渡澧水后,红四师和红十六师、兵分两路向沅江进发,于21日夜分别抢占沅江北岸的洞庭溪和大宴溪,将驻守洞庭溪的16个地方团丁缴械,迅速解决南岸守军,俘虏增援大宴溪的一个营300余人和三艘大船,借用守军口令,一枪未发,顺利渡过沅江,突破国民党守军的第二道封锁线。23日至28日,红四师占领辰溪,红五师占领浦市,红六师占领溆浦。红十六师和红十七师分别占领新化、兰田和锡矿山,控制了湘中和湘西广大地区。蒋介石改变战略部署,组成对二六军团的追剿军,以何键为追剿军司令。部署以樊嵩甫纵队4个师和李觉纵队3个师未追剿主力,樊嵩甫部经慈利渡沅江向新化、溆浦追击,李觉部由沅陵、泸溪向辰溪、溆浦追击;以陶广纵队3个师和郭汝栋纵队1个师又一个旅共8个团进至沅江西岸,为堵截部队;以汤恩伯纵队两个师共十个团防守长沙,并作预备兵力。以孙连仲部和徐源泉部留驻湘鄂川黔根据地,防止二六军团主力返回。共集中五个纵队共12个师又一个旅,分路追击,企图歼灭二六军团于沅江和资水之间地区。30日,李觉纵队第16、19、63师先头部队从西北方向赶到浦市、辰溪附近。12月6日,李觉纵队袭击溆浦。王震率红十六师驰援,相持一夜,于7日撤出战斗。陶广纵队和郭汝栋纵队沿沉江向南伸展,汤恩伯纵队由岳阳、长沙向宝庆急进,试图通过正面追击和两翼迂回消灭二六军团。湘鄂川黔军委分会认为二六军团挺进湘中的战略任务已完成,为争取主动,决定退出湘中,向贵州石阡、镇远、黄平地区转移。11日,二六军团由溆浦潭家湾、底庄、桥江出发,兵分两路,连续九天向东南急进,故作姿态,以调动追敌向东,造成东渡资水的形势。21日,进至湘南高沙市、洞口地区,引诱桂军北上,突然掉头西进。22日,在绥宁北部的瓦屋塘攻击陶广纵队的第62师,想以此打开西进道路,由于62师占据有利地形,未能成功,伤亡300余人。于是改道南取武阳,绕过陶广纵队,经遂宁、洪江间的竹舟渡过巫水,转向北进,往黔东进发。27日,在黔阳渡过清水江,月底到达芷江冷水铺地区,甩掉尾追之敌。

1936年1月1日,湘鄂川黔军委分会在冷水铺召开会议,提出在湘黔边建立苏区的任务。2日,离开芷江。3日至4日,进占晃县和玉屏,作为临时后方,以少数部队向被活动迷惑国民党军,主力集中在晃县、龙溪口地区反击尾追的李觉和陶广纵队。4日,李觉派保安第十二团一个营渡过沅江,占领新店坪、便水地区,担任警戒,架设浮桥,保障主力渡河。5日六时半,第十六师从岩田铺、裴家店地区沿芷晃公路西进,拟经便水、波州向晃县追击,第十九师和第六十三师同时由竹坪铺、芷江地区出发,在第十六师后跟进,相距一天路程。二六军团察觉李觉纵队动向后,决定抓住机会,集中主力,在运动中歼灭其先头部队,计划将第十九师、第六十三师隔绝在沅江以东,集中兵力打击渡过河来的敌十六师。5日八时,二六军团由龙溪口、晃县地区出发。六军团于14时半,在上坪、对河铺之间与第十六师先头一个旅遭遇。16时,二军团赶到,红四师向敌先头旅右翼实施突击,红六师按原计划向便水敌渡河点迂回。此时,敌第十六师另一个旅渡过沅江,进至新店坪地区。红六师进至新店坪西北地区为敌所阻。战斗至6日三时,国民党第十九师和第六十三师相继增援。红十七师第五十一团从敌左翼突入纵深,处于敌右翼的红十六师全力以赴,给予策应,由于兵力匮乏,在敌援兵猛烈反击下,被迫退回原地,伤亡一千多人。6日,二六军团陆续撤出战斗。陶广纵队又从托口向二六军团背后的晃县发动进攻,二六军团继续向西北转移,途中在田心坪歼灭黔军一个营。9日和12日,先后占领江口、石阡,休整一周。湘鄂川黔省委和湘鄂川黔军委分会于19日在石阡召开会议,研究下一步行动计划。会议认为,石阡、江口一带人烟稀少、经济落后、粮秣匮乏;樊嵩甫纵队、郭汝栋纵队、陶广纵队、郝梦龄纵队及桂军共十五个师日益逼近;石阡、江口一带山河纵横、机动不变,不适于进行运动战;会议决定放弃在石阡、镇远、黄平建立新苏区的计划,继续西进,争取在贵州西部的黔西、大定、毕节地区创立根据地。20日,二六军团西进。21日,在龙溪附近突破敌二十三师的封锁线后,即转兵向南。24日克瓮安、26日占平越,并在马场坪以北击退敌第九十九的截击,28日西取洗马河,袭击龙里,前锋直逼贵阳。

此时,国民党军大部在二六军团的东面和北面,贵阳及其东南地区兵力薄弱。蒋介石急令第九十九师和第二十三师向贵阳收缩,同时调郝梦龄纵队向湄潭集中,准备南渡乌江截击二六军团。二六军团绕过贵阳,向西北急进,袭占修文、扎佐,造成经息烽北渡乌江之势。郝梦龄纵队慌忙在乌江北岸布防,二六军团于2月1日转向西急进,以红六师未先导,迅速奔袭镇西卫,抢占鸭池河渡口,渡过鸭池河。2日凌晨,侦察队到达茶店,歼灭小股守敌,迅速向鸭池河老街渡口奔去。天明,二六军团赶到,以火力压制对岸守军,迅速夺取船只,开始渡江。下午,二六军团全部渡过乌江。3日,占领黔西县城,以红十八师在黔西方向担任钳制任务,红四师、红六师、红十七师王东北迎击国民党万辉煌纵队,红五师和红十六师西取大定和毕节。5日,红五师在行进中击溃宋醒保安旅一个营,夺取西溪河桥,抵达大定甘荫棠。6日凌晨,向大定县城推进。上午十时,夺取县城。6日,占领大定县城。8日,中共滇黔省委成立,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建立,以贺龙为革命委员会主席,陈希云为代主席,朱长清为副主席。9日,红十六师进至毕节西北山时,与敌发生战斗,全歼保安团一部,在中共贵州省工委委员邓止戈领导的农民武装接应下占领毕节县城。蒋介石自南京飞抵贵阳亲自部署围剿,命令贵阳行营主任顾祝同指挥万耀煌纵队、樊嵩甫纵队、郝梦龄纵队、李觉纵队、郭汝栋纵队进攻二六军团,以郭思演纵队、孙渡纵队从东西两面防堵,以杨森、李家钰部沿长江布防。二六军团以小股部队钳制敌军,集中主力迎击东面之敌,争取在运动战中各个击破东面之敌。10日,为调动万耀煌纵队,以红十七师深入敌后,占领打鼓新场。红二军团主力绕到三重堰北部,计划在三重堰东北地区歼敌。万耀煌纵队未因为打鼓新场失守而后顾,在14日袭占黔西县城。17日,二军团进至大定。18日,万耀煌纵队和郝梦龄纵队向大定进攻。红六师在黄昏时于黄家坝重创郝梦龄纵队第五十四师,缴获轻机枪一挺、长短枪六十余支,未能阻挡敌军,大定于18日失守,威胁毕节。19日,红十七师在萧克率领下从大定六龙场转至将军山,计划阻滞国民党军。19日,前卫团刚至公路,发现国民党军由大定沿公路接近七家田。萧克命令红五十五团和红五十一团从公路东侧攻击运动之敌,红四十九团听到枪响后停止前进,从公路西侧穿插,经过一个半小时歼灭万耀煌部共六个连的先头敢死队,缴获步枪三百支,轻机枪九挺,毙敌一百人,俘敌三百人,万耀煌纵队龟缩于大定县城不敢冒进。25日,郝梦龄纵队进至锅厂,万耀煌纵队向将军山反扑,以轻重武器向红十七师阵地射击,再以多路队形发起攻击。红十七师居高临下,隐伏战壕2,待敌进至预定距离时,才一齐开火,发动冲击,将进攻之敌赶至山脚下,反复数次,万耀煌纵队进攻未能得逞。26日,万耀煌纵队又向将军山进攻,红十七师完成阻击任务后,逐步向毕节撤退,当撤至离将军山二十里的响水西岸时,萧克发现河对面公路之敌向响水开进,命令红五十一团迅速出击,一举歼灭其先头部队,将敌阻滞于响水河东岸。黄昏时刻,红十七师撤出战斗,向毕节转移。与此同时,红二军团直属部队和红六师进至鸡公山,红四师行进至沙树坪。20日,估计敌第九十九师可能增援万耀煌部,即设伏于羊场、乌溪西,争取歼灭援敌一路。因敌原地未动,当晚撤回六龙场。23日,二军团判断樊嵩甫纵队当日可到飘儿井,决定出飘儿井以东迎击,因敌先到飘儿井,随即改变部署,转赴鸡阆、坝子寨一带待机,26日到达毕节县城。27日,中共川滇省委和湘鄂川黔军委分会共同研究认为,在黔西、大定、毕节虽取得很大成就,但未能给敌致命打击,东面之敌占领黔西、大定,三路逼近毕节,处于一百二十个团的包围圈,活动范围狭小,且短期内地方工作基础薄弱,给养困难,决定退出毕节,放弃在当地建立根据地的计划,暂向安顺地区转移。当日,二六军团退出毕节,进入乌蒙山区,因敌十个师又一个旅在后面和左侧后,不能直接从毕节去安顺,遂沿毕节、威宁大道向西前进,计划将敌向西调动,造成追兵的疲惫和错觉,然后再突然摆脱追兵,折向东南去安顺地区。蒋介石试图将红二六军团压迫和消灭在金沙江右岸、毕节威宁大道以北地区。国民党云南省主席龙云将孙渡纵队全部摆在昭通、威宁地区防堵,企图和追兵造成夹击之势,逼迫红二六军团入川。杨森和李家钰等部数十个团在川南和沿江地区防堵,防堵红二六军团入川。贵阳行营主任顾祝同以万耀煌、樊嵩甫、郝梦龄三个纵队沿毕节威宁大道及其两侧的平行道路向威宁方向追击,以李觉纵队由织金方向、郭汝栋纵队由大定向水城、威宁截击,阻止红二六军团南出,以重兵从东南两个方向向红二六军团压迫,以期消灭红二六军团于金沙江以东的滇黔川边境。

3月2日,红二六军团在赫章野马川召开紧急会议,鉴于李觉、郭汝栋、郝梦龄三个纵队已转到东南,截断了去安顺的道路,于是改变行动计划,继续西进,准备到达赫章西南、威宁东北的妈姑地区折向南行,赶在李觉、郭汝栋纵队前头,经狗店子进入滇东的南北盘江之间地区,再寻机前往安顺。4日,当红二六军团到达妈姑、回水塘地区时,李觉纵队已经到达水城、威宁之间,南进道路又被截断。国民党军的追击部队已接近二六军团的后卫,樊嵩甫纵队的先头部队前出二六军团左前方的朱歪地区。此时南进已不可能;原地停留则有被包围的危险;向西走,在昭通、威宁地区的孙渡纵队威胁很大;唯有西北方向的川军主力远在金沙江沿岸,情况较为有利。红二六军团改变路线,向西北奎香、彝良方向行动,进入乌蒙山区。6日,红二军团进至彝良奎香镇的寸田坝和坪地一带。7日,红六军团第十六师进至板底,军团部和红十七师进驻奎香镇。蒋介石以为二六军团要经彝良、盐津北渡金沙江,命樊嵩甫、万耀煌、郝梦龄三个纵队急忙转向西北追击,川军第一二三师南出川滇边之白水江岸牛街地区堵住二六军团的去路,由于二六军团的行动打乱国民党军的原有部署,只有樊嵩甫纵队的第二十八师紧追二六军团。贺龙、任弼时决定攻击樊嵩甫纵队,保障主力行动安全。8日,红四师、红十六师、红十七师从奎香回转到以则河、法冲之线以北山伏击第二十八师,红五师到恒底游击,钳制敌第七十九师。敌第二十八师并未前行,只有一个侦查连和一个步兵连到达以则河,300余人随即被歼灭,俘敌数十人,缴获长短枪一百支。红二六军团急速返回寸铁坝、奎香,经乌沙寨、放马坝以东向镇雄前进,至牛场又向左转入深山,循山中小径向东南绕行,拟从镇雄以南脱出包围圈,经杨家湾穿过毕节威宁大道去安顺。顾祝同认为红二六军团已疲惫不堪、走投无路,企图消灭红二六军团于镇雄西南大山之中,急令追兵全部东调,命樊嵩甫纵队尾追红二六军团,郝梦龄、万耀煌纵队转向镇雄截击,命李觉、郭汝栋纵队迅速经威宁北转,向朱歪、安耳地区攻击红二六军团,指定郭汝栋纵队在万耀煌纵队左翼加入战斗,李觉纵队态度消极,部队仅沿毕威大道向毕节巡弋。9日、10日,二六军团连克分水岭、广德关防线,顺利通过镇雄西南的大山。此时,郝梦龄纵队第四十七师、第五十四师和万耀煌纵队的第九十九师已到达镇雄城,万耀煌部的第十三师也经得章坝向镇雄前进。11日,红四师进抵离镇雄县城30里的以萨沟,先头部队第十二团进至坝柳。12日,二六军团拟经得章坝向杨家湾前进,红十一团从坝柳获得万耀煌部的两名逃兵,其供称:万耀煌亲率第十三师经得章坝向镇雄前进。贺龙、任弼时等改变原计划,决定在得章坝一带设伏消灭第十三师,打开南进之路,令红四师第十一团在左,第十二团在右,迅速向得章坝迎敌;红六师在第十一团左侧平行前进,侧击来敌。出发一小时后,红四师与第十三师接触,迅速发起进攻,第十一团第二营突进第十三师的警戒阵地,消灭两个连。第十二团冲进第十三师司令部,万耀煌在溃乱时只身逃走。红六师通史也对第十三师发起攻击,第十三师被拦腰截断,首尾不能相顾,乱作一团,四处溃散。共俘敌二百余人,毙伤营连长以下一百二十余人,缴获轻重机枪七挺,长短枪数百支,弹药三百余挑。由于第十三师主力逃脱,郝梦龄纵队及第九十九师由镇雄折向增援,二六军团未能劫灭更多敌人,经得章坝南进的道路没有打开。当夜,二六军团改向西行。13日,二六军团在财神塘地区同郭汝栋纵队遭遇;郝梦龄和万耀煌纵队也追至安耳洞以东地区,与六军团接触;李觉纵队在水塘堡和赫图地区,距离二六军团甚近;樊嵩甫纵队也尾随而至。军委分会立即召开会议研究对策,会议决定实行秘密突围,向滇东北进军。16日凌晨,二六军团突破樊嵩甫部与郭汝栋部结合部间隙,甩开敌军,向西北急进,进入奎香地区。17日,乘势南进,越过孙渡纵队在昭通、威宁之间的防线后兼程南下,直趋滇东。至此,跳出国民党军十多万人的包围圈。22日,二六军团到达宣威东北的来宾铺、徐屯地区。贺龙等考虑,按原计划去安顺地区已无可能,遂决定在滇黔边南北盘江地区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当晚,得知宣威只有滇军刘正富一个旅,为给创建根据地打开局面,并取得人员和物资的必要补充,决定以红六军团为主,红二军团配合攻占宣威县城。当即命令红五师道徒山坡阻击郭汝栋纵队,红六师到石丫口集结待命。夜间,敌搜索分队到来宾铺地区活动,红六军团警戒部队迅速投入战斗,将其击溃。23日拂晓,刘正富旅出城,占领虎头山阵地,以此为依托向来宾铺地区推进,与红六军团直属部队接触。上午9时,刘正富一部向红十七师驻地高家村发起攻击,另一部沿来宾铺大道推进,袭扰红军主阵地。红十七师第四十九团发起猛烈反击,第五十二团也从侧翼进攻,敌遭迎头痛击,纷纷向后溃退,当即被俘100余名,残敌逃回虎头山。敌保安团和独立营进至东山脚的朱街子沟时,遭到红四师第十团的反击,溃退至宣威县城内。贺龙等当即决定趁势向敌主阵地发起进攻,扩大战国。上午10时许,红六军团向虎头山发起攻击,红二军团第第四师和第五师第十三团向紫灰山发起攻击。午后,驻守在威宁的孙渡纵队鲁道源第五旅和龚顺壁第七旅赶到宣威,从虎头山左右两侧增援刘正富旅,纵队司令孙渡赶至虎头山督战。为保存实力,贺龙等决定趁夜主动撤出战斗。晚9时,二六军团突然发起猛攻,迫敌退入战壕。二六军团趁月色,向安全地带转移。共毙伤敌400余人,俘虏400多人,缴获枪支300余支,二六军团共牺牲300多人。二六军团撤出战斗后,分两路南下,于28日至29日占领盘县、亦资孔地区,贺龙等认为盘县一带,位置偏僻,交通不便,但物产丰富,国民党军力量薄弱,具备创建根据地的条件,决定在盘县、兴义等滇黔边地区创建根据地。30日,二六军团总指挥部接到中革军委会关于要二六军团北渡金沙江,同位于甘孜地区的红四方面军会师的命令,军委分会决定渡江北上,争取经普渡河在元谋渡江,沿华坪、永北北进。31日,离开盘县,分两路向滇中急进。

二六军团入滇后,蒋介石组织了滇黔剿共军总司令部,任命龙云为总司令,指挥李觉、郭汝栋、樊嵩甫、孙渡四个纵队继续进行追剿,顾祝同飞赴昆明代蒋介石坐镇指挥。4月2日,红二六军团在平彝附近冲破孙渡纵队防线后,兵分两路行动:二军团经沾益、寻甸,六军团经曲靖、马龙,分别向普渡河方向急进。6日,红二军团第六师攻占寻甸,击毙敌县长,歼敌二百余人。得知红六师占领寻甸后,龙云判断二六军团可能沿着中央红军路线从元谋渡江北上,急令张冲率滇军近卫第一团、近卫第二团、工兵大队、警卫营从昆明赶到普渡河铁索桥两岸防堵,急派督战处长卢汉赶到杨林,要孙渡纵队加快追击速度,配合张冲部,滞留二六军团于普渡河东岸,待兵力集中后,将二六军团歼灭于普渡河以东,功山以南地区。孙渡受命后,即从杨林分两路追击:以第七旅为一路,从寻甸、羊街追击;以第一旅、第三旅为一路,由孙渡亲率,经嵩明直插款庄地区,与张冲部相配合,形成对二六军团的合击之势。7日,二六军团继续西进,直奔普渡河。负责抢占普渡河铁索桥的红二军团第四师急行军向铁索桥开进。红六军团第十七师则奉命向富民县东北款庄进发,准备经过款庄、小松园,从普渡河的支流木板河过河。龙云得知后,即派滇军刘正富第一旅和张冲第九旅迅速赶到普渡河西岸,控制铁索桥,同时令樊嵩甫、李觉纵队在后追击,企图将二六军团围歼于普渡河以东、功山以南地区。8日,红四师抢渡普渡河时,渡口已被张冲部封锁,铁索桥上的桥板均被拆除,红四师大部于拂晓前在铁索桥下游不远处涉过普渡河,接着向守军控制的制高点音翁山发动攻击。同日,红六军团从可郎出发,拟继红四师之后渡过普渡河。当红十七师进至款庄、小松园时,突遭孙渡纵队第一旅和第三旅四个团的阻击,孙渡部在优势火力和多架飞机轮番轰炸掩护下,向红六军团发起攻击。红六军团在不利情况下,被迫向东边转移。红四师已渡过普渡河的部队也奉命从对岸折转,红六军团退出战斗,转至可郎西北胡家村。下午,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王震紧急磋商,决定放弃从元谋渡江的计划,由柯渡、可郎地区向南转进,拟向滇西转移,跳出滇军的包围圈,改由滇西金沙江上游的丽江、鹤庆一带渡江。在云南丽江渡过金沙江,翻越玉龙雪山。同年7月2日到达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师,总兵力约1.43万人。

7月5日,奉中央军委指示,红二、六军团与红三十二军组成红二方面军,二军团7643人,六军团4059人,三十二军2677人,总指挥贺龙、政治委员任弼时(后关向应)。旋即与红四方面军共同北上。10月22日,一、二、四方面军胜利会师于甘肃会宁。1937年8月,红二方面军整编为八路军第一二〇师,投入抗日战争


  1. ^ 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 www.china.com.cn. [2020-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