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布壁画

壁画系列之一《哥伦布登临大陆(Columbus Coming Ashore)》
《博瓦迪利亚背叛哥伦布(Bobadilla Betrays Columbus)》

哥伦布壁画》(英语:Columbus murals)是由意大利画家路易吉·格雷戈里英语Luigi Gregori于1880年代创作的系列壁画,全作共有12幅,目前位于美国印第安纳州圣母大学。内容以克里斯多福·哥伦布为描绘对象,由于壁画浪漫化哥伦布与美洲原住民的关系,而导致争议。

大学创办人兼圣十字会英语Congregation of Holy Cross牧师爱德华·索林英语Edward Sorin委任曾于梵蒂冈工作的格雷戈里创作这系列,格雷戈里后于1881年至1884年完成作品。格雷戈里选择哥伦布作为系列主角,是因为他在当时被美国人视为英雄人物,尤其是当时面临反天主教浪潮天主教会。因此格雷戈里以圣洁的方式描绘哥伦布,而美洲人则表现顺从并充满敬畏之情。然而在近几十年来,壁画因其对一个如今被历史学家批判为美洲殖民先驱、虐待原住民的人[1][2]的描绘、其历史上的不准确以及在圣母大学主要行政大楼英语Main Building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的突出地位而受到批评。

历史编辑

 
《哥伦布登临大陆》的草稿,可见描图纸上的石墨上有黑色墨水。

在1874年,大学创办人兼前仼校长索林参观梵蒂冈并聘请驻国艺术家格雷戈里作为圣母大学的艺术系教授。[3]1879年一场大火中,大学主要行政大楼被烧毁,并在同年夏天重建;2年后,索林委任格雷戈里创作一个艺术收藏品以装饰新行政大楼的一楼。[4]

格雷戈里选择哥伦布作为主角,是因为十九世纪的美国人在昭昭天命运动的影响下,视哥伦布为英雄人物,以及独立、进步和信念的代表人物;[5] 哥伦布同时对圣母大学的忠实信徒也是极度吸引的人物,作为美国新教历史上少数作出贡献的天主教徒,其他天主教徒亦十分支持他。[5] 哥伦布更协助打击十九世纪的排外主义运动,他特别支持意大利裔美国人以及因“相比国家更应忠于教宗”这观点而反天主教的人。[6][7]

格雷戈里在1881年11月中开始绘画第一幅作品,名叫《克里斯多福·哥伦布—探险家》,并在年末前完成。[8]在1882年至1884年间,在其他教职员和不同人物的资助下,格雷戈里完成其余另外11幅壁画。[4][9]他使用酪素画英语Casein paint色素作媒介,并在石膏墙完成作品。[10]

当时的学者因没有仼何有权威的哥伦布肖像存在,而对他的外表存有争议。因此除了其中一张壁画会使用索林为哥伦布死后的模型外,格雷戈里选择使用当时的圣母大学校长托马斯·E·沃尔什英语Thomas E. Walsh作为哥伦布的脸部模型;[11][12]而圣母大学的教职员、圣十字会会员和格雷戈里本人还担任壁画中其他人的模型。[8][13][14]

当代的壁画和描述以互补反映哥伦布的积极形象。1886年在圣母大学出版的《纽约弗里曼月报(New York Freeman)》上的一则报导说:“某些学生年轻且粗心;但图画受到尊重和崇敬,而且没有任何幼稚的手污损壁画。”[15]

 
《哥伦布介绍土著人(Columbus Presenting Natives)》,基于《在法庭的接待》而设计的纪念邮票。

在1893年举行的芝加哥哥伦布纪念博览会中,一系列合共16张以哥伦布为主题的纪念邮票被制作出来,当中的10美分邮票是基于《在法庭的接待会(The Reception at Court)》壁画设计。[16]

描述编辑

每幅壁画高11英尺(3.4米),宽度从5.5英尺到19英尺(1.7米到5.8米)不等。[17]

在第一幅壁画的《克里斯多福·哥伦布—探险家(Christopher Columbus, Explorer)》[18][a]中,哥伦布以两手叉腰的姿势高高地站在地球仪旁,他的一只手放在臀部上,暗示其重要性和影响力;而另一只手则指向地球仪。尽管哥伦布从未意识到自己已经降临北美洲,但在壁画的他还是指向了地球仪上的北美洲。[19]格雷戈里以描绘在圣光内的哥伦布,展示哥伦布在做上帝的工作。[20][21]

在《在法庭的接待会(The Reception at Court)》壁画中,描绘哥伦布向斐迪南二世伊莎贝拉一世赠送从新世界来的珍宝:菠萝、坚果、香料、金雕像、一只鹦鹉以及几个泰诺族人;[10][22]大量神职人员的出现表明泰诺族人将受洗;一大群后面注视着的人的背后则有一队船舰。[23]

壁画中有许多历史上的错误:例如《在法庭的接待会》描绘了拿着北美平原印第安人英语Plains Indians使用的盾牌,并身穿曼丹英语Mandan衣服的土著人;而哥伦布实际上遇到的是加勒比海的泰诺族原住民。[23]这种不准确性归因于无知:当时的美国原住民被视为一个整体,并非由多个部落组成;[10]以及有目的的象征意义(圣母大学的创办机构圣十字会曾遇到平原印第安人)。[24]此外,格雷戈里也有可能从圣母大学的文物收藏中汲取灵感。[10]

争议编辑

1997年,圣母大学教职委员会创建一本小册子,以介绍壁画的历史背景,并说:“圣母大学认识到哥伦布壁画反映19世纪欧洲白人对种族、性别和族群的看法,这可能会冒犯某些人。”[25]

在2017年,一封致圣母大学学生报纸《观察者(The Observer)》编辑的信中,合共有300多名学生、员工和校友签名以呼吁移除壁画。2019年1月,大学校长约翰·I·詹金斯英语John I. Jenkins宣布将计划覆盖壁画,但基于方便日后在部分时间进行展示,詹金斯选择以壁画用编织材料作为覆盖的物料。[26][27]但在同年10月,大学决定将延迟至2022年才覆盖壁画。[28]

注脚编辑

注译
  1. ^ 另有一个名称为《克里斯多福·哥伦布—发现家(Christopher Columbus, Discoverer)》[19]
来源
  1. ^ Howard Zinn. Christopher Columbus and the Indians. Newhumanist.com. [5 September 2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9 July 2008). 
  2. ^ Jack Weatherford. Examining the reputation of Christopher Columbus. Hartford-hwp.com. 20 April 2001 [29 July 2009]. 
  3. ^ Meyers 2012, pp. 14–15.
  4. ^ 4.0 4.1 Meyers 2012, p. 17.
  5. ^ 5.0 5.1 Meyers 2012, pp. 17–18.
  6. ^ Lindquist 2012, p. 9.
  7. ^ Doss 2018, p. 10.
  8. ^ 8.0 8.1 Murch 1920, p. 115.
  9. ^ A thing of beauty is a joy forever (PDF). Notre Dame Scholastic 15 (10). November 12, 1881: 140–141 [2020-06-13]. 
  10. ^ 10.0 10.1 10.2 10.3 Meyers 2012, p. 53.
  11. ^ Meyers 2012, pp. 44, 57.
  12. ^ Tucker, Todd. Notre Dame vs. The Klan: How the Fighting Irish Defied the KKK. Notre Dame, Indiana: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Press. : 38. ISBN 9780268104368. JSTOR j.ctvpj7dt2. 
  13. ^ Meyers 2012, p. 57.
  14. ^ Lamb & Hogan 2017, p. 47.
  15. ^ Luigi Gregori—Director of the Art Department in the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The Notre Dame Scholastic 20 (4). September 25, 1886: 66 [2020-07-01]. 
  16. ^ Schlereth 1992, p. 951.
  17. ^ Barrenechea & Moertl 2013, p. 109.
  18. ^ Meyers 2012, p. 44.
  19. ^ 19.0 19.1 Barrenechea & Moertl 2013, p. 110.
  20. ^ Meyers 2012, p. 19.
  21. ^ Notre Dame to cover murals of Christopher Columbus in Main Building (pic 2). South Bend Tribune. January 21, 2019 [2020-07-18]. 
  22. ^ Schlereth 1992, pp. 951–952.
  23. ^ 23.0 23.1 Schlereth 1992, p. 952.
  24. ^ Lindquist 2012, p. 8.
  25. ^ Doss, Erika. Action, Agency, Affect: Thomas Hart Benton's Hoosier History. Indiana Magazine of History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June 2009, 105 (2): 138. JSTOR 27792974. 
  26. ^ Katz, Brigit. Notre Dame University Will Cover Controversial Columbus Murals. Smithsonian. January 25, 2019 [June 12, 2020]. 
  27. ^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to cover Christopher Columbus murals. CNN. January 23, 2019 [2020-07-18]. 
  28. ^ Notre Dame delays plan to cover Columbus murals until 2022. ABC. November 1, 2019 [2020-07-18]. 

参考书籍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