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福林

廣東將軍、政治人

李福林(1872年-1952年),登同,中国广东广州海珠区大塘村(原番禺县大塘乡)人。曾任建国粤军第三军军长,第五军军长,兼任广东全省警务处长、广东全省民团统率处督办、广州市市政厅厅长、广州市市长等职。

李福林

生平编辑

李福林年少时曾进私塾入学数年,之后出入绿林为寇,往往手持洋油灯的灯筒,乘夜假冒充作手枪行劫,同伴称他为“李灯筒”,县署缉拿不获,遂悬赏3,000银元取其首级,李福林逃亡到南洋,在新加坡结识了孙中山,其后加入了中国同盟会,曾参与镇南关起义等多次革命。辛亥革命之后在广州附近聚众数千,称为“福军”。

1917年,发生护法运动,孙中山到广州任“大元帅”;福军为“大元帅府”亲军,李福林为亲军总司令兼广惠镇守使。在担任广惠镇守使期间,李福林利用福军控制珠江三角洲航线,由福军组成的“护商队”表面任务是防御河匪,但实际上李福林被走私航运业者收买,利用护商队的名号以合法掩护非法进行走私活动并逃避海关检查,因此其统领的福军被其它地方武力认为是一支毫无战力的土匪部队。

1924年,李被选为广州市长,同年发生广州商团暴乱。之后福军亦曾助攻陈炯明

1925年,国民革命军成立,福军编为第五军,李福林任军长;同时兼任国民政府政治委员会、军事委员会委员。1926年北伐时第五军主力留守广州河南;惟十六师随第一军进入江西。

1927年,曾联合张发奎在广州反对蒋介石,同年12月中国共产党发动广州暴动,李仍驻守河南,即参予镇压。事后李福林解职回乡,之后退隐以务农渡日;在香港及广州都有农庄,平时居住香港大埔区的“康乐园”(该处在1980年代后改建成住宅区)。

1938年,日本策划进攻广东时,曾试图透过李福林收买广东将领,意图在虎门登陆进攻广州。李一方面报告军统,又透过陈策将此事报告余汉谋,李、余二人合演反间计,击毙数百名登陆日军汪军。李福林因此获青天白日勋章。日军攻占香港时,先遣部队即前往大埔搜捕李福林。李刚巧于前晚往九龙饮酒未返,即离港到重庆

1949年,在国共战争期间广州被中共占领前夕,李全家迁往香港。1950年代初,赴台湾开会期间,心脏病发,于是回港医治,1952年病逝香港,终年79岁。临终前,他吩咐家人后事不能让亲友赠送花牌,因为如果他们送花牌,出殡队伍十天也走不完。

家宅编辑

李福林庄园,位于广州市海珠区新滘镇(今属江海街)大塘村,庄园原名厚德围,占地13334平方米,俗称“二十亩”。建于民国十年(1921年),如小岛般四面环水,占地1200平方米,有主楼、耕仔楼、水榭、钓鱼台、门楼等建筑。主楼在岛中心,坐北向南,为混凝土构筑的西式房屋,采用拱门卷窗,首层正门为花岗石门框,顶层四角有桃出墙外约1米的偲望台,四周及楼底部有偲望孔。主楼两旁沿湖边建曲尺形两层的“耕仔楼”,是工人、护卫人员的宿舍。庄园四周是果树,环境清幽。现只剩下主楼,其余部分在近二十年来分别发展为大型小区和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政府。

李福林公馆建筑位于宝岗大道一号,原为李福林驻军据点,占地约1000平方米。民国十年李福林于此地兴建房屋、花园,以作为军队总部,又称“福军总部”。公馆为四层西式洋楼,正门是四柱弧形拱门,正中二、三楼窗户是突出方框装置,易于采光。其余窗户上端以白色弧形图案装饰,窗台​​下外墙以白色方框线条衬托。一至三楼内走廊呈长条形,以白色罗马柱连接弧顶层见叠出;四楼屋顶略低,走道顶部直直长长,而走道两头及两侧房间均设有大小不一的阳台。整座建筑形如飞机,似飞向北方,据说寓意李福林坚信北伐胜利之意。南面原有空地围成花园,广种果木。公馆建筑现作为中共海珠区委办公楼,经修缮保护,其内外结构依然完好,曾有《三家巷》等多部电影在此取景。

李福林家族在香港康乐园持有第十五街1至3号洋房,花园占地10,000平方呎,上盖为两层面积共5,267平方呎的子母屋,是康乐园三大董事屋之一,于2002年9月获一家印尼财团洽购,双方达成3,000万港元的交易协议[1]

李福林体育馆位于大埔安祥路2号。

歇后语编辑

广州有条歇后语:李福林睇报纸(李福林看报纸)——倒转来。据传李福林某日独自返回军部办公室,刚好有数名参谋官在阅报议论。李福林好奇上前,其中一位参谋不知道他并不识字,随手将报纸递给李福林,当他接过就假装看报,可是他却将报纸倒转了也不知[2]

参考资料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