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黑名单

20世紀中葉,由於涉嫌共產主義而禁止人們進入美國娛樂場所
(重定向自好萊塢黑名單

好莱坞黑名单,更适当的名称为“娱乐业黑名单”,这名单详述美国1940和50年代中,因政治信仰而被剥夺工作权的演员导演编剧音乐家和其他娱乐业人士,其中有真实的,也有被怀疑的。如果艺人被认为是美国共产党党员或对共产主义表示过赞许或同情、参与过认为是有社会主义背景的自由主义或人道主义政治活动、或者拒绝帮助政府调查共产党活动,都有可能被列入黑名单;一些人被列入黑名单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名字出现在错误地点和时间。即使在最严密的执行期间—40年代后期到50年代后期,黑名单也很少被确定和核实,但它对美国的娱乐产业发展造成了直接损害,相关人士为了生计经常被迫背叛朋友或原则,整个产业笼罩在意识形态审查的阴影下。

1947年11月25日,十位作家和导演(史称好莱坞十君子)拒绝提供证词给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继而因蔑视国会英语Contempt of Congress被传讯,第二天第一个黑名单便被设立了。一班电影制作室的经理,在《美国电影协会》支持下,发表了大家所认识的《华德福声明》宣布解雇这十位电影从业人员。1950年6月22日,名为《红色频道》的小册子出版,它以"红色法西党员和他们的支持者"为内容,列出151个娱乐业专家的名字,这也是出版以来最公开详尽的黑名单;;除了被列名单的那些人之外,许多其它艺人也发现他们同样处于困难,在许多情况下都不可能在娱乐界获得工作。1960年,黑名单被当时“好莱坞十君子”一名顽固成员道尔顿·庄柏正式打破,他公开承认自己是电影《斯巴达克斯》和《出埃及记英语Exodus (1960 film)》的编剧;然而有部分被列入黑名单的人士在很多年后,仍被拒于娱乐行业门外。

概要编辑

黑名单的开始(1947年)编辑

好莱坞黑名单源于30年代和40年代初的事件。在那个时代,之前苏联总理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的恐怖统治在西方人尽皆知,美国共产党吸引了很多追随者,而很多这些追随者都是在艺术和娱乐领域工作的年轻理想主义者。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美国和苏联是盟国,美国共产党的追随者到达了峰顶50,000人。[1]

但这观念很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改变了,共产主义日益增长成为美国恐惧和仇恨的焦点。"红色恐慌"分别被苏联镇压战争后的东部和中欧国家的报告;和美国共和党在1946年次国会竞选胜利,保守党政治权势在美国的增长而刺激了。另外看得出美国共和党控制了1946年美国安置竞选1946年美国参议院竞选在1947年10月,一些在好莱坞电影工业工作的人员被召唤出现于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前面,宣称他们的意图是调查是否如学者Richard A. Schwartz描述“共产党已成功在好莱坞影片里灌输共产主义讯息和价值。”[2]这批美国电影专家主要是编剧、演员、导演、制作人和其他人著名或声称是美国共产党的成员。有四十三个人被放在证人名单,十九人宣称他们不会提供证据,实际上只有十一人被召唤到委员会前。十一位"不友善的证人" ,一个逃亡的编剧贝尔托·布莱希特最后选择回来回答委员会的问题[3]。而其它十位拒绝回答的,则引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对言论和集会自由的权力,拒绝回答委员会的任何问题。他们拒绝的重要问题是"你现在是或你曾经是美国共产党的成员?"—这从未不是违法的。(实际上,每个曾一次或多于一次是成员;或他们以前是和只是短暂是,都是共产党成员。)这十人被正式控告蔑视国会,而美国议院代表开始对他们的诉讼。

 
HUAC聆讯

根据"好莱坞十人"藐视HUAC—除了拒绝作证,许多企图以声明诽谤委员会的调查是违反宪法的政治压力登上电影工业,展示它的"反颠覆"真实。在10月,听讯仍然举行中,美国电影协会主席Eric Johnston,宣称他从未“雇用任何一个被证明或被公认为共产主义员的人士,因为他们只是分裂性的势力,并且我不想要他们在周围。”[4]1947年11月17日,电影演员协会投票去使它的干事发誓是非共产主义员的承诺。接下来的星期,1947年11月24日,众院以346对17的票数批准引用对抗“好莱坞十人”为蔑视国会。次日,随着纽约华道夫阿斯多里亚酒店电影业行政会议,MPAA(美国电影协会)主席Johnston以行政代表发布了新闻发布会,也就是现在指的华德福声明[5]声明宣称,那十个被解雇或暂停工作而没有薪水和未被重新被雇用,直至他们被清除了蔑视控告和发誓他们不是共产主义者。首个好莱坞名单就在这时生效。

名单的发展(1948年–1950年)编辑

HUAC聆讯不能呈出任何好莱坞秘密地传播共产主义宣传的证据,但娱乐业仍然被改变了。调查余波是Floyd Odlum决定的一个主要因素,他是雷电华影片公司的最初拥有人,他离开了他的生意。结果,制作室由霍华德·休斯接管。在1948年5月接管的几星期里,休斯解雇了大多数“雷电华影片公司”的员工,并因他政治上支持其余的调查,而关闭了制作室近一年半。然后,正当“雷电华影片公司”转回生产的时候,休斯做出一个决定,去解决一个长久联盟反垄断的对策来对抗娱乐业的五大制作室。这是瓦解了支配好莱坞,并统治了四分一世纪的很多世界电影的制作室系统的其中一个关键步骤。

1948年的春天,"好莱坞十人"所有人被判了蔑视罪。在一连串不成功的上诉后,案件到达了在美国最高法院面前;由204个好莱坞专家简单签署,在提交仲裁协议书中提出维护十人是顾问。在法院拒绝再审之后,1950年"好莱坞十人"开始了1年的监禁判决。在1950年9月,十人当中一个—Edward Dmytryk导演,公开宣布他曾是共产主义者和准备提供证据去对抗其他人同样是党员的。他提早从监狱释放了;随者他1951年出庭HUAC,他描述他在党里简要地位和名字称呼,于事者他的事业得以恢复。[6]而其他大多数保持沉默的在Adrian Scott(他出产了Dmytryk的电影,如《Murder, My Sweet》、《Cornered》、《So Well Remembered》和《Crossfire》)案件后多年来都无法在美国影片和电视业获得工作,那些电影名字的当中一个是由他前朋友命名的,他没有获得任何电影荣誉,直到1972年,并且他从未生产其他特色电影。一些被列入黑名单的人士继续暗中为好莱坞或广播业写作,他们使用假名或用那些实际是作家的朋友的名字(那些允许他们的名字被使用在这种方式的称为"fronts")。204人签署了顾问诉书,84人将他们自己列入黑名单。[7]

一些非政府组织参加了强制执行和扩展黑名单;特别是,美国军队,保守党的退役军人小组,有助迫使娱乐业排斥那些政治支持不同的人士。1949年,军队的美国分派发布了它自己黑名单—128个列入名册的人被称全部都参加"共产主义阴谋"。在军队名单的名字之中,有知名编剧丽莲·海尔曼[8]在那时候海尔曼写了或贡献了约十部电影剧本;直到1966年为止,她一直不被好莱坞电影制片厂再次雇用。其它有影响的的团体是1947年建立的"美国商业顾问有限公司"。在周刊《Counterattack的》“反对共产主义实情的时事通讯”的订阅资讯里,它宣称它是由一队前FBI人员负责经营的,和任何一个政府机构都没有任何联系。尽管那么声称,但《Counterattack》的编辑似乎可以直接进出使用到联邦调查局和HUAC的档案;这样进出使用档案的结果变得和1950年6月出版物《红色频道》广泛相似。这个《Counterattack》的附件列出的151个在娱乐和广播新闻事业方面的人,与他们的介入意指采取共产主义或支持共产主义活动的小册子的纪录。[9]一些被列入名单的,譬如Hellman,已经否认被雇用于在电影、电视和电台领域。《红色频道》出版物更意味着更多人士被放进黑名单。

《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报告(1951年)编辑

1951年,HUAC举行了好莱坞和共产主义的第二次调查。在这以前,那些拒绝的合法策略被作证明改变了;而不是依靠第一修正案,他们行使了美国宪法的第五修正案的保护来以防自我牵累(实际上,共产党会员资格并非非法)。这通常准许证人,在不被控告为"蔑视国会"下避免"命名名字",在HUAC保证一个会被加入娱乐业黑名单之前,采取美国宪法的第五修正案"。学者托Thomas Doherty 描述HUAC聆讯怎么清除那些政治上从未特别活跃,和共产主义者的怀疑者的黑名单人士:

在1951年3月21日,在HUAC之前,演员Larry Parks在作证时是说出了演员Lionel Stander的名字。"您认识Lionel Stander吗?" 委员会法律顾问Frank S. Tavenner质问。Parks回复他认识这男人,但有对于他的政治活动则不清楚。之后再没有认为关于Stander的事情由Parks或委员会说出—没有指责,没有影射。但是Stander的电话停止了响。在Parks作证前,Stander在前100天是从事十个电视节目。但之后,什么工作也没有了。[10]

黑名单的顶峰(1952年–1956年)编辑

1952年,电影作家协会—由"好莱坞十人"的三名成员的在30年代成立,批准了电影制作室的"被电影遗忘的"任何在会议前不能使自己清白的人士,作家Dalton Trumbo,"好莱坞十人"的其中一人和在黑名单非常重要的人,1950年凭几年前的写作获得了电影荣誉,故事以哥伦比亚电影"紧急婚礼"为电影剧本根据。接着直到60年代都没有其他电影荣誉。Albert Maltz,在40年代中期写了电影<长袍>的原剧本,1953年电影被发行了,但是无处可看见。[11]如威廉奥尼恩斯描述,压力仍然维持在那上面,尽管他们已表面上"清白"了自己:

在1952年12月27日,美国军队宣布不同意一部新影片《红磨坊》,担任主角的是José Ferrer,他并不比其他百多位演员于优秀进步,并已经被HUAC调查过。电影本身是根据亨利·德·图卢兹-罗特列克的生活,并完全没有涉及政治的。军队的九名成员无论如何把这电影栓住,并提升争论。在这以前,人们没有冒险。Ferrer立刻发送电报给军队的全国司令员,说他很高兴加入退伍军人的"与共产主义的战斗"。[12]

在这时期,一些重要的报纸专栏作家报道娱乐业,包括Walter WinchellHedda HopperVictor RieselJack O'Brian,和George Sokolsky、正式提供建议应该加入黑名单的名字。[13]

黑名单的衰落和减弱(1957年–现在)编辑

好莱坞黑名单和约翰·埃德加·胡佛的FBI扣赤色分子帽子活动长期连在一起。HUAC的敌人,如律师巴特利·克朗(Bartley Crum),1947年他曾在委员会前面保卫“好莱坞十君子”部分人士,他们被匡列为共产主义支持者或危险份子,并被设为调查目标。于是FBI窃听了克朗的电话,检阅他的邮件,并把他放在连续监视名单内。这使得克朗失去了大多数客户,并因无法承受不间断骚扰的压力,于1959年自杀身亡。[14]

1960年1月20日,导演奥图·普里明杰公开宣布了道尔顿·庄柏(“好莱坞十君子”中知名度最高的成员)就是电影《出埃及记》的编剧。六个半月后,《出埃及记》首映,《纽约时代周刊》宣布了环球影片会以他编写的电影《万夫莫敌》,给予庄柏电影荣誉。做出这项决定的明星是主演该片的柯克·道格拉斯,现在被认为是这件事的主导者。[15]在1950年10月6日,《万夫莫敌》初次上映—这是庄柏自1950年凭《紧急婚礼》获得电影荣誉后,第一部有列名的电影。1947年以来他编写了大约十七部电影,但都没有获奖。电影《出埃及记》于同年的12月上映;黑名单明显将近结束,但它的影响在之后的几年仍有回响。

最后被列入麦卡锡主义黑名单的一个主要人物是约翰·亨利·佛克(John Henry Faulk),他是午间喜剧广播节目的主持人,佛克是活跃在美国电视广播演员联盟的左派分子。他被AWARE详细调查,AWARE是其中一个审查个人去签署“不忠于”共产主义的私人公司。由于AWARE认定佛克不适任,于是他被CBS电台解雇。他几乎是众多黑名单受害人的唯一一个,1957年佛克决定控告AWARE,最后他于1962年打赢这场官司。[16]由于法庭的这项判决,那些私人黑名单者和那些用他们的都被放上通知黑名单是负有法律责任的。这事件促进了出版物,如"Counterattack"的结束。[17]

2000年以后,电影编剧协会仍然追求去更正50年代和60年代初期电影的电影荣誉,认为应该正确地反映被列入黑名单的作家,譬如雨果·巴特勒(Hugo Butler)和卡尔·佛曼(Carl Foreman)的工作。[18]

黑名单编辑

好莱坞十人和其他1947名被列入黑名单的人士编辑

好莱坞十君子编辑

其他编辑

1948年1月至1950年6月期间首次被列入黑名单的人士编辑

(在词条后有*星号的,代表该人也被列入“红色频道”)

“红色频道”黑名单编辑

(see,e.g.,Schrecker[2002],p. 244;Barnouw[1990],pp. 122–124)

^ 注解1:Madeline Lee—她嫁给男演员Jack Gilford,也被列入“红色频道”—经常被人和另一同名女演员Madaline Lee混同.

1950年6月后首次被列入黑名单的人士编辑

其他被列入黑名单的娱乐界专家编辑

这是部分被列入黑名单的其他娱乐人士:

注释编辑

  1. ^ Johnpoll (1994), p. xv.
  2. ^ Schwartz (1999).
  3. ^ Dick (1989), p. 7; Bertolt Brecht's Appearance.
  4. ^ Dick (1989), p. 7.
  5. ^ 至少有两本以上的重要近代历史书不正确地将12月3日定为《华德福声明》的日期:Ross (2002), p. 217; Stone (2004),p. 365。在许多1947年的资料之中犯了毫无疑问的错误,例如《纽约时代周刊》文章"电影驱逐十个被指蔑视国会的人;主要公司也投票去拒绝对共产主义者的工作—'歇斯底里,自由投降'被被告方面的律师指控;在投票去拒绝雇用共产主义者后,电影界将驱逐十个被指蔑视国会的人"出现于11月26日的报纸首页。
  6. ^ Gevinson (1997), p. 234.
  7. ^ Stone (2004), p. 365.
  8. ^ Newman 1989: 140.
  9. ^ Red Channels (1950), pp. 6, 214; Guide to the American Business Consultants.
  10. ^ Doherty (2003), p.31.
  11. ^ Dick (1989),p. 94
  12. ^ O'Neill (1990), p.239.
  13. ^ Cohen (2004), p. 176.
  14. ^ Bosworth (1997), passim.
  15. ^ Smith (1999), p. 206.
  16. ^ Faulk (1963)
  17. ^ Albert, (1997) p.197
  18. ^ Weinraub(2000).

来源编辑

出版编辑

  • Fried, Albert. McCarthyism, The Great American Red Scare: A Documentary Histo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 ISBN 978-0-19-509701-6. 
  • Barnouw, Erik (1990 [1975]). Tube of Plenty: The Evolution of American Television. New York an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978-0-19-506483-4
  • Bosworth, Patricia (1997). Anything Your Little Heart Desires: An American Family Story. New York: Simon and Schuster. ISBN 978-0-684-80809-3
  • Buhle, Paul, and David Wagner (2003). Hide in Plain Sight: The Hollywood Blacklistees in Film and Television, 1950-2002.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ISBN 978-1-4039-6144-0
  • Ceplair, Larry, and Steven Englund (2003). The Inquisition in Hollywood: Politics in the Film Community, 1930-1960. Urbana and Chicago: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ISBN 978-0-252-07141-6
  • Cogley, John (1956). "Report on Blacklisting." Collected in Blacklisting: An Original Anthology (1971), Merle Miller and John Cogley. New York: Arno Press/New York Times. ISBN 978-0-405-03579-1
  • Cohen, Karl F. (2004 [1997]). Forbidden Animation: Censored Cartoons and Blacklisted Animators in America. Jefferson, N.C.: McFarland.
  • Dick, Bernard F. (1982). Hellman in Hollywood. East Brunswick, N.J., London, and Toronto: Associated University Presses. ISBN 978-0-8386-3140-9
  • Dick, Bernard F. (1989). Radical Innocence: A Critical Study of the Hollywood Ten. Lexington: University Press of Kentucky. ISBN 978-0-8131-1660-0
  • Doherty, Thomas (2003). Cold War, Cool Medium: Television, McCarthyism, and American Culture.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ISBN 978-0-231-12952-7
  • Faulk, John Henry. Fear on Trial.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1963. ISBN 978-0-292-72442-6. 
  • Gevinson, Alan (ed.) (1997). American Film Institute Catalog—Within Our Gates: Ethnicity in American Feature Films, 1911-1960. Berkeley, Los Angeles, and Lond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ISBN 978-0-520-20964-0
  • Goldstein, Patrick (1999). "Many Refuse to Clap as Kazan Receives Oscar," Los Angeles Times, March 22 (available onlin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Gordon, Bernard (1999). Hollywood Exile, Or How I Learned to Love the Blacklist. Austin: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ISBN 978-0-292-72827-1
  • Herman, Jan (1997 [1995]). A Talent for Trouble: The Life of Hollywood's Most Acclaimed Director, William Wyler. New York: Da Capo. ISBN 030690798X
  • Johnpoll, Bernard K. (1994). A Documentary Histor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the United States, vol. 3. Westport, Conn.: Greenwood Press. ISBN 978-0-313-28506-6
  • Newman, Robert P. (1989). The Cold War Romance of Lillian Hellman and John Melby. Chapel Hill and London: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ISBN 978-0-8078-1815-2
  • O'Neill, William L. (1990 [1982]). A Better World: Stalinism and the American Intellectuals. New Brunswick, N.J.: Transaction. ISBN 978-0-88738-631-2
  • Red Channels: The Report of Communist Influence in Radio and Television (1950). New York: Counterattack.
  • Ross, Stephen J. (ed.) (2002). Movies and American Society. Malden, Mass., and Oxford: Blackwell. ISBN 978-0-631-21960-6
  • Schrecker, Ellen (2002). The Age of McCarthyism: A Brief History with Documents. New York: Palgrave. ISBN 978-0-312-29425-0
  • Schwartz, Jerry (1999). "Some Actors Outraged by Kazan Honor," Associated Press, March 13 (available onlin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Seven-Year Justice," Time, July 6, 1962 (available onlin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Smith, Jeff (1999). "'A Good Business Proposition': Dalton Trumbo, Spartacus, and the End of the Blacklist," in Controlling Hollywood: Censorship/Regulation in the Studio Era, ed. Matthew Bernstein. New Brunswick, N.J.: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ISBN 978-0-8135-2707-9
  • Stone, Geoffrey R. (2004). Perilous Times: Free Speech in Wartime from the Sedition Act of 1798 to the War on Terrorism. New York: W. W. Norton. ISBN 978-0-393-05880-2
  • Weinraub, Bernard (2000). "Blacklisted Screenwriters Get Credits," New York Times, August 5.

线上编辑

其他连结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