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YouTuber

於虛擬世界中進行Youtube活動的Youtuber

虚拟YouTuber(日语:バーチャルユーチューバー,英语:Virtual YouTuber,也缩写为VTuber[1])是以YouTube为平台直播视频(生放送)和投稿的创作者,YouTube以外的平台又称虚拟主播(日语:バーチャルライバー,英语:Virtual Streamer[2]。是以账号与中之人使用不同IP(称呼)之虚拟角色形象在YoutubeBilibiliTwitch、Facebook、Reaily、niconico、Showroom等影视平台活动,且在活动中将自己视为Vtuber、Vsinger、Vliver、Vup者。

历史编辑

日本编辑

虚拟YouTuber最早在日本发源。该名词由2016年12月开始活动的绊爱首次使用,定义为“利用动态捕捉程序达成虚拟形象与真的人结合的角色”或“由电脑图形所绘制的插画风格的人物YouTuber[3]。虽然在此之前就已经有类似的虚拟角色出现[4],但是当时这类虚拟角色并未定性为虚拟YouTuber。因此在一段时间,虚拟YouTuber是绊爱的代名词[5](p. 29)

2017年开始,随着诸如电脑少女小白未来明虚拟口癖萝莉狐娘Youtuber大叔日语バーチャルのじゃロリ狐娘Youtuberおじさん[注 1]辉夜月[注 2]等拥有大量粉丝的虚拟YouTuber的加入[5](p. 46),原先作为绊爱的代名词的虚拟YouTuber一词被重新定义,并逐渐广泛使用[5](p. 29)

一些虚拟角色也在其他媒体领域发展,如出演地面电视节目[6]、出售商品等,此时虚拟YouTuber是作为一个便于理解的品牌名称。现也有电视台专门为虚拟YouTuber制作节目,如TOKYO MX的“VIRTUAL BUZZ TALK!”[7]朝日电视台的“超人女子战士 Gariben Girl V日语超人女子戦士 ガリベンガーV”。

也有一些公司推出了自家的虚拟YouTuber做宣传,如三得利灿鸟Nomu日语燦鳥ノム[注 3]乐敦制药根羽清心日语根羽清ココロ茨城县Ibakira TV日语いばキラTV茨日和日语茨ひより

截至2018年5月28日,虚拟YouTuber总计有3000人,订阅者共1089万,视频点击率达到6亿9000万次以上[8]。到2019年4月,虚拟YouTuber总计有约6000人,订阅者共约2000万。随着虚拟YouTuber迎来热潮,一些虚拟YouTuber组织也随即兴起,其中比较有名的有Upd8日语Upd8Nijisanji[注 4]hololive等。

作为自2018年开始十分流行的词汇或概念,“虚拟YouTuber/VTuber”一词在2018年网络流行语大奖日语ネット流行語大賞中获得金奖[9]。根据JustSystem日语ジャストシステム自截止至2019年3月1日的调查,虚拟YouTuber已被67%的10-19岁群体以及50%的20-29岁群体所熟知[10]

中国大陆编辑

中国大陆,由于YouTube遭到屏蔽,所有用户不能“直接”观看虚拟YouTuber的视频。因此除了有部分中国大陆用户会利用VPN翻墙观看之外,也有用户在通过授权的情况下将相关视频转载到如bilibili这类的网站。另外也有相当一部分虚拟YouTuber在中国网站内设有官方频道,并进行直接的,跨国的,面向中国市场的著作权直播。一部分虚拟YouTuber在bilibili的粉丝订阅量远高于YouTube的订阅量[注 5],还有一些日本虚拟YouTuber的活动中心向中国偏移[注 6]。除此之外,在bilibili上也活动着一些虚拟视频制作人,称为“虚拟UP主[11]”或“虚拟主播[12]”,目前在中国大陆活跃的虚拟主播有小希、小桃、小柔、兰若-re、Siva_小虾鱼_、木糖纯和庄不纯、幽灵子辰、冰糖IO、泠鸢yousa、嘉然今天吃什么(A-SOUL 成员)、七海nana7mi、鹤祁_Tsuruki等[注 7]。而部分虚拟主播也参加了如中科院物理所开发日这样的大型活动[14]。另外,CCTV新科动漫频道旗下的虚拟形象新科娘也于2019年9月成为虚拟UP主,在bilibili进行直播(该企划已于2021年3月7日宣布终结)[15]

动作编辑

部分虚拟YouTuber会借助安置在头部与肢体上的动作捕捉设备以及传感器将人物动作展现到虚拟角色上。随着科技的进步还加入脸部技术、声控识别等细微的变化。而借助于实时运动捕捉的机制,虚拟YouTuber还可以透过多种方式与现实世界中的粉丝进行交流[16]。一部分虚拟YouTuber也会使用Live2D创建虚拟角色模型,借助网络摄像头以及FaceRig日语FaceRig等软件实现模型的动作[17]

国际影响编辑

 
未来明是一个虚拟YouTuber

媒体评价编辑

BBC Worklife报道称,虚拟YouTuber的兴起“是一场对未来有重大影响的运动——它可以改变品牌推销产品以及人们如何与技术进行互动的方式。它甚至可以让我们永生”[18]。二个月后,BBC再次报道称:“随着脸部识别技术越来越普及,生活在小说里似乎不再是梦想。无论虚拟YouTuber……在未来成为互联网的一部分,还是仅仅昙花一现,至少现在,围绕现实的界线已然模糊。”[19]

彭博社称:“迄今为止,虚拟YouTuber现象几乎完全是日本式的,然而它的潜在技术和将流行文化与增强的互动性相结合的公式——以及由此带来的可信度——是普遍的。”[20]

华尔街日报称:“虚拟YouTuber是日本漫画和动画悠久传统的一种演变,为漫画书和电视屏幕上早先描绘的那种人物提供了实时互动。下一步可能是人工智能,让虚拟YouTuber们在没有任何后台人类帮助的情况下唱歌、跳舞和恶作剧。”[21]

连线意大利版称:“YouTuber的广阔版图正受到来自日本的虚拟冲击。”[22]

中央日报英文版称:“YouTube上的内容越来越多样化,这让观众相信我们已经看到了几乎所有的东西。但是虚拟YouTuber的想法对于那些从未遇到过把自己描绘成只存在于数字世界中的角色的人来说是一个惊喜。……这些实验不仅突破了内容创作的界限,而且提出了关于未来内容将如何生产和消费的根本问题。”[23]

南德意志报专栏作家迈克尔·穆尔斯特德称:“从日本,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不仅在互联网上发布日常琐事的真人接触到了数百万观众,而且越来越多的数字创造的人物也做着完全相同的事情,并且同样成功。”[24]

世界反应编辑

2018年,台湾东南科技大学宣布计划对想要进入虚拟YouTuber行业的企业与雇员提供支持[25]

2019年2月,绊爱与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得主基斯托夫·华萨和电影导演罗拔·洛迪格斯好莱坞电影工作者共同出演,并互相称赞和握手[26]

截止到2020年8月13日,根据Playboard数据显示,YouTube全球SuperChat直播打赏排行榜的前十名中有7位虚拟YouTuber,其中位于榜首的桐生可可累计已经获得约合港币607万的SuperChat直播打赏,三倍于PewDiePie[27]

问题与争议编辑

  • 2018年11月7日,Azuma Lim(通称Azulim)在直播中求救,翌日又发推文称自己被公司要求“转生”,即撤换中之人。不久,在粉丝、其他Vtuber的施压下,Azulim所属公司CyberV于同月11日发布道歉声明,Azulim也播出向粉丝、各VTuber同行和母公司CyberV道歉的片段。[28]2019年12月7日,Azulim在Twitter上曝出自己无法与运营联系、自当年5月以来一直未领到相应工资等情况[29]。此后较长一段时间内,Azulim不再活动。2020年7月6日,Azulim宣布自己转为个人势,正式复活[30]
  • 2019年4月,虚拟Youtuber事务所Unlimited被曝出对旗下著名Vtuber团体游戏部Project所属的4名艺人进行压榨,震动了Vtuber圈,引来同业人士和粉丝、网友们的声讨,但Unlimited选择了冷处理。随后数月,游戏部企划成员的中之人被逐一替换,游戏部企划Youtube频道的订阅量也开始暴跌。直至2019年9月,游戏部企划四名角色的中之人被全部替换[31][32]
  • 2019年7月18日,有关hololive母公司COVER的中国运营负责人石巍斌恶意调侃京都动画纵火案等争议言论被流出,随后更多的负面消息被揭露,点燃了粉丝的怒火,字幕组也罢工抗议,“石”事件爆发。同月21日,COVER宣布与石巍斌解约。次日,字幕组宣布复工,石巍斌也发长文道歉,事件被彻底平息。
  • 2019年8月,“四个绊爱”骚动爆发。该事件直接导致绊爱bilibili频道订阅量在一个月内暴跌将近20万[33]。同年12月4日,“四个绊爱”被彻底区分开来[34][35],但是该事件的余波一直持续至2020年5月8日“四个绊爱”的频道全部分拆[36]
  • 2020年1月,新科娘运营团队接到举报称有人恶意诋毁新科娘企划[37]。运营团队经调查后发现,此事乃新科娘中之人联合其男友所为,且发现中之人涉嫌学历造假等恶劣事件,遂撤销了她的中之人职务。该事件直接导致了新科娘企划的暂缓[38]
  • 2020年2月18日,共青团中央宣布加入虚拟主播行业,并推出“江山娇”、“红旗漫”这两个虚拟主播。迅速地,该企划遭到了网友一边倒的批评,网友认为该企划过度娱乐化、不严肃,且时机敏感。仅四小时之后,共青团中央删除了所有有关这个虚拟主播企划的内容[39]

注释编辑

  1. ^ 简称Nekomasu,曾一度隐退,于2021年1月3日复出。
  2. ^ 该四个Vtuber与上文提到的绊爱并称为虚拟YouTuber四天王(“四天王有五个”是一个)。
  3. ^ 日文中“灿鸟”与“Suntory”(三得利英文名)同音。
  4. ^ 也译彩虹社、2434、二次三次。“二次三次”一般特指现已更名为VEgo的上海二次三次、台北二次三次。
  5. ^ 如目前bilibili订阅量最高的日本虚拟YouTuber神乐七奈(カグラナナ)在YouTube订阅量只有21.4万,在bilibili订阅量则已超过170万(数据截止于2021.1.31 UTC+8 23:55)。
  6. ^ 如帕里(パリィ)和oveRidea的京华。
  7. ^ 后四者在成为虚拟UP主前,木糖纯和庄不纯和幽灵子辰以制作鬼畜视频著名,冰糖IO是小有名气的MMDUP主,而泠鸢yousa则是一位唱见UP主。诸如此类VTuber,中国大陆网友一般称其为“转生势”[13]

参考文献编辑

  1. ^ VTuberに特化したプロダクション設立 CyberZが新会社で. ITmedia日语ITmedia. 2018-04-03 [2018-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4). 
  2. ^ CyberZ、『OPENREC』にゲーム配信に特化した新バーチャルライバーグループ「にじさんじゲーマーズ」の公式個人チャンネルを開設. SOCAIAL GAME INFO. 2018-05-01 [2018-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3). 
  3. ^ ユーチューブのCGアイドル「Vtuber」が人気爆発. 日経トレンディ日语日経トレンディ (日本经济新闻). July 9, 2018 [2018-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7). 
  4. ^ "WEATHEROID TypeA Airi" 本日24時間ライブ放送番組「SOLiVE24」にてデビュー!. weathernews. 2013-02-04 [2018-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2). 
  5. ^ 5.0 5.1 5.2 ユリイカ 2018.
  6. ^ バーチャルYouTuberが地上波MCに、新世代のテレビ番組スタート. マイナビニュース日语マイナビニュース. 2018-04-06 [2018-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3). 
  7. ^ VIRTUAL BUZZ TALK!官网. TOKYO MX. 2018-12-29 [2019-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5). 
  8. ^ バーチャルYouTuberが3,000人を突破 合計チャンネル登録者数は1000万人以上に. Mogura VR. 2018-05-28 [2018-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9). 
  9. ^ 「ネット流行語大賞 2018」結果発表! グランプリは「バーチャルYouTuber/VTuber」、次点に「平成最後の○○」「大迫半端ないって」. ねとらぼ. [2019-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2) (日语). 
  10. ^ jsfastaskadm. 「Vチューバー」を、10代の約7割が認知. マーケティングリサーチキャンプ|市场の旬を调查で切る!. 2019-03-19 [2019-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2). 
  11. ^ 一起来成为偶像吧:B站首个虚拟UP主小希走红_游戏_腾讯网. 腾讯游戏. [2018-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3) (中文(中国大陆)). 
  12. ^ 虚拟主播增速 3000%,国内的商业机会在哪里?_36氪. 36kr.com. [2019-1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1). 
  13. ^ 虚拟睡眠片衣. 关于虚拟UP的瞎扯. 哔哩哔哩. 2018-11-04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1). 转生势,就是用自己本号出道的,带着原来自己活动的粉丝。 
  14. ^ 李经. 中科院物理所联合B站打造公众科学日. 光明网. 2019-05-18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1). 
  15. ^ 并没有凉凉!火速引退的虚拟主播新科娘又火速复出了. 新浪网. 2019-09-13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1). 在9月1日,新科娘推出了自己第一个以虚拟主播身份出场的节目 2020年10月17日爱奇艺开办了以vup为主的综艺节目2020年11月23日乐华娱乐联合字节跳动退出vup偶像团体A-SOUL
  16. ^ バーチャルユーチューバー 大手も続々参入 ネットとリアルの新時代. 富士新闻网. 2018-05-04 [2018-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05). 
  17. ^ 「Live2D」最新版リリース VTuberたちの活動にも影響か?. MoguraVR. 2019-09-04 [2019-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4). 
  18. ^ The virtual vloggers taking over YouTube. BBC. 2018-10-03 [2018-10-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6). It’s a movement that has big implications for the future – it could change how brands market their products and how we interact with technology. It could even let us live forever. 
  19. ^ 从御宅族到虚拟“网红”:面具之下的亚文化. BBC中文网. 2018-12-19 [2020-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5). 
  20. ^ How Virtual Streamers Became Japan’s Biggest YouTube Attraction. 彭博新闻社. 2019-09-18 [2019-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4).  . The VTuber phenomenon has so far been almost exclusively Japanese, however its underlying technology and formula of combining popular culture with increased interactivity -- and thus believability -- are universal. 
  21. ^ Japan’s Digital Pop Stars Blur Line Between Virtual and Reality. 华尔街日报. 2019-08-20 [2020-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8).  . VTubers are an evolution in Japan’s long tradition of manga and anime, giving real-time interactivity to the sort of characters earlier depicted in comic books and on television screens. The next step could b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o allow the VTubers to sing, dance and be mischievous without any backstage human help. 
  22. ^ Chi sono i Vtuber, i creator virtuali di Youtube che spopolano in Giappone. 连线意大利版. 2019-08-27 [2020-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3). L’ampio panorama degli youtuber sta ricevendo una scossa virtuale proveniente dal Giappone. 
  23. ^ Virtual vloggers press record. 韩国中央日报英文版. 2019-03-11 [2020-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3). The ever-growing versatility of content on YouTube has led audiences to believe that we’ve seen almost everything at this point. But the idea of a VTuber is a surprise to those who have never come across characters who have presented themselves as existing solely in the digital world...the experiments are not only pushing the boundaries of content creation, but posing fundamental questions about how content will be produced and consumed in the future. 
  24. ^ Burnout-resistent. 南德意志报. 2019-12-15 [2020-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1). Aus Japan erreicht uns nämlich die Meldung, dass nicht nur echte Menschen mit Alltagslappalien im Internet ein Millionenpublikum erreichen, sondern immer öfter auch digital erschaffene Figuren, die genau das Gleiche tun und genauso erfolgreich sind. 
  25. ^ 台湾で「台灣VTuber聯盟」が発足 東南科技大學がVTuber育成の場を提供. PANORA. 2018-12-07 [2018-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0). 
  26. ^ 名優クリストフ・ヴァルツ、バーチャルYouTuberにメロメロ. シネマトゥデイ日语シネマトゥデイ. 2019-02-15 [2019-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3). 
  27. ^ VTuber虛擬偶像稱霸YouTube課金榜 榜首累賺607萬 分析3大原因. 香港01. 2020-08-13 [2020-08-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6). 
  28. ^ 虛擬YouTuber Azulim險“被轉生”. 澳门日报. 2018-11-14 [2020-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9). 
  29. ^ @azuma_lim. 運営スタッフ、及び責任者様と (推文). 2019-12-07 [2020-03-29] –通过Twitter. 
  30. ^ @azuma_lim. センパイ!お元気ですか? (推文). 2020-07-06 [2020-07-08] –通过Twitter. 
  31. ^ 游戏部企划艺人欺凌事件. 萌娘百科. 2019-07-18 [2019-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3). 
  32. ^ 「私たちがゲーム部プロジェクトを立ち上げた経緯と、ゲーム部プロジェクトが目指す未来について」. Gamebu Project/Unlimited. 2019-07-17 [2019-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2). 
  33. ^ 蛋蛋接力A8,B站近期掉粉最快UP主【吃瓜月刊#11】. Bilibili. 2019-09-16 [2020-05-16]. 
  34. ^ 【#爱称募集 #】主人大人、请给我取个爱称吧……喵. Bilibili. 2019-12-04 [2020-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3). 
  35. ^ 【**爱称募集**】请输入爱称。▶︎▶︎(   ). Bilibili. 2019-12-04 [2020-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3). 
  36. ^ 来自绊爱的重要通知. Bilibili. 2020-05-08 [2020-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8). 
  37. ^ 新科娘Official 2020年01月21日的动态. Bilibili. 2020-01-21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3). 
  38. ^ 新科娘Official 2020年01月23日的动态. Bilibili. 2020-01-23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3). 
  39. ^ 4小时被骂凉,共青团组了一组最短命的虚拟偶像. 多维新闻网. 2020-02-18 [2020-0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3). 
  40. ^ 不跪了!日本企業宣布:退出中國市場. 三立新闻网 via 台湾Yahoo新闻. 2020-11-17 [2020-11-17]. 
  41. ^ 「ホロライブ中国」メンバーの卒業に関するお知らせ. Cover株式会社. 2020-1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42. ^ 「ホロライブ中国」メンバー卒業と卒業日の一部変更に関するお知らせ. Cover株式会社. 2020-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1). 

书籍编辑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