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限战

超限战是中国军旅作家乔良和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大校王湘穗在其所著的同名书籍中提出的概念[1]。在911事件(2001年)发生之前两年半(1999年)就作出了预测(但汤姆·克兰西1994年在著作“美日开战”下册结尾描述到日航佐藤机长驾驶波音747冲撞美国国会大厦,可能给了本拉登恐怖攻击集团在911以民航机攻击美国金融中心的灵感)。根据他们的论述,超限战是与传统战争不同的新的战争手段,是以一切手段,超越传统战争手段范围的新型战争形式。它包括了传统的战争手段,同时也包括了贸易战、新恐怖主义生态战

《超限战》一书封面

概论编辑

超限战可以透过不流血手段达到传统战争可以、甚至不可能达到的效果,它是立足于现代暴力冲突的演变与现代经济、文化、科技领域的高速发展上的。它强调了技术在未来战争中的地位,但是同时也提出军事思想仍是现代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超限战》一书立足于美国在越战后的历次战争,特别是波斯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并且与网路攻击、亚洲金融风暴、国际极端恐怖主义相结合,认为未来的战争将是无处不在的,包括金融、贸易、网络骇客、媒体与国际法等范围,何时何地都将是战场。[2][3]

华盛顿邮报将其称为40年来中国在西方影响最大的兵书之一,西点军校作为推荐读物[4][需要第三方来源],意大利步军总监米尼上将称其为当代军事名著。台湾学者,优势战略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刘振志[5]评论为“以中国共产党的背景,加上中国固有的军事文化,益之以转化过了的辩证法,搅拌上几十年的战争冶炼,才造就了《超限战》的思想温床。”

超限战与反超限战编辑

2016年8月,乔良推出17年后的新修订版“超限战与反超限战”,除了原本内容外还扩增了十多年来国际新发展的整理和新理论。乔良指出战争的“泛化”是未来必然的结局,网络战、资源战、媒体战、金融战、文化战,这些领域都将是未来激烈白热的战场,战争已经远远超出穿军装的军人和飞机大炮的范围,中国必须将所有的领域都军事化看待,[6]并接受大量不穿军装的非军事人才是超限与反超限的关键,政府必须尽快介入所有的无形战争领域预做准备。同时也提到其实超限战对于中国共产党并不是陌生的新名词,在国共内战当时并没有这名词但就运用了很多超限战概念雏形,去对抗蒋介石的传统军服战争。[7]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陈君硕. 喬良《超限戰》界定新型態戰爭. 中时电子报. 2015-05-02 [2017-0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8). 
  2. ^ 中時-未來超限戰. [2014-09-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19). 
  3. ^ 乔良、王湘穗. 超限戰. 左岸文化. 2004-12-01 [2018-09-14]. ISBN 986785479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4) (中文(台湾)). 
  4. ^ 鳳凰衛視-喬良做客. [2016-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8). 
  5. ^ 刘振志:《超限战》的历史传承及对霸权主义的警示. [2016-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08). 
  6. ^ 北京衛視-超限戰新編書發表. [2016-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8). 
  7. ^ 乔良等. 超限戰與反超限戰:中國人提出的新戰爭觀美國人如何應對.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6-08-01 [2018-09-14]. ISBN 9787535487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4) (中文(中国大陆)). 

来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