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地三七五减租条例

中華民國法律
(重定向自三七五減租

耕地三七五减租》是中华民国政府在台湾土地改革的第一阶段工作。中华民国38年(1949年)4月14日,在中国农村复兴联合委员会委员蒋梦麟的建议下,台湾省政府主席陈诚公布《台湾省私有耕地租用办法》,开始实施三七五减租。[1]1949年8月15日,台湾全省三七五减租政策“研拟完成”。[2]1951年5月25日,立法院正式通过《耕地三七五减租条例》,6月7日以总统令公布施行;条例规定,租期一律改为六年,在租期中非因法定事故,地主不得终止租约,以保障佃农权利。[3]该政策被认为有弱化地主、本省菁英以稳固国民党政府政权的效果。

耕地三七五减租条例
The 37.5% Arable Rent Reduction Act
施行日期1951年6月9日
修正次数3
最新修正2002年5月15日
法规类别
改组前类别内政法规地政目
参考文献
所有条文耕地三七五减租条例
沿革法规沿革
立法历程
  • 1951年6月7日由总统蒋中正签署总统令公布后,自1951年6月9日起施行

历史编辑

前身编辑

三七五减租源于国民政府在中国大陆地区实施的二五减租。中国当时佃农缴纳给地主的佃租,普遍采取分益佃租方式,而其比例通常是收获总量的50%。“二五减租”是将缴纳给地主的50%的佃租,减去至25%。所以三七五减租便是将佃租调为最高37.5%。[4]1929年,浙江省政府订颁“浙江省佃农佃租减租办法”,首先实行二五减租。1941年4月,湖北省政府颁行“湖北省减租实施办法”,在14个县实验减租,但在1943年湖北省主席陈诚离职后不再推行。1945年11月5日,国防最高委员会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等联合开会,讨论行政院所拟“二五减租办法”。[5]:290出席者普遍赞成为农民“减租”,但讨论结果,都感觉难以推行。[5]:290委员们决定准予备案,由行政院申令各级政府彻底实施,由中央党部及行政院分令各省市党部、各省市政府随时具报实施情形,“务期达到增进佃农利益目的”。[6]1946年10月24日,政府颁布《川滇黔桂绥靖区土地处理办法》,[7]办法规定区内佃农佃租,不得超过耕地正产物年收获量总额三分之一,时称“三一减租”。1947年广西省曾普遍推行减租政策。二五减租政策的成效,仅就四川一省而论,受惠佃农有一千七百五十万人。[4]杨天石认为,在地主的强大压力下,二五减租运动逐渐成为具文。除了浙江省之外,其他各省均未实行,大部分省份连减租条文都没有[8]

民国36年3月15日编辑

日治时代中后期,因为佃农必须有土地耕作方能维生,但在地小人稠情况下,许多拥有超过四甲土地农地)以上的地主,可以凭喜好选择谁来承租,而且条件苛刻;佃农必须将所获除了部分留存作种之外,一律缴给地主,许多佃农一年辛苦下来,三餐连喝米粥都是奢侈。陈诚立刻大刀阔斧的要求地主不得强迫全缴,佃农只须缴交37.5%给地主,15%作种,其余可以自用。于是佃农生活大为改善,不用贫苦饥饿工作,陈诚甚至还率领农粮公署等人员亲自巡查。民国36年3月15日,国民政府国防最高委员会第223次常务会议决议:“各地耕地佃农应缴之地租,暂依照正产物总额千分之三百七十五计算。” 民国36年3月20日,行政院通令各省遵行。台湾省于屏东县开始试办耕地减租[9][10]

当时台湾的租佃制度,很多都是口头契约,地主规定的农地租金采预收制而时有弹性或无弹性,故被当时的佃农称为“铁租”(即遇天灾或歉收皆须依约缴付),时人见称这些佃农的权利缺乏保护[11]

内容编辑

“耕地三七五减租条例”在民国40年(1951年)6月7日以总统令公布施行[12],历经三次修订而实施至今。[13]

“三七五减租条例”规定佃农对地主缴纳的地租,以全年收获量的37.5%为上限,现有地租高于37.5%者须降至此标准,低于此标准者则不得提高。同时公布保障佃农耕作权的相关法律,包括规定要签订书面佃耕契约、延长契约期间、限制佃耕地的收回等。[11]

条例规定:[11]

  • 地主不得预收地租,若遇歉收则应调降。
  • 佃期不得低于6年。
  • 租约期满后,除非地主收回自耕,否则仍应租给原佃农。
  • 地主若要出售土地,原耕作之佃农有优先承购权。
  • 各县市乡镇设有租佃委员会,以仲裁调解租佃纠纷。
  • 农地的“正产物”是指稻米、甘薯等,以1947、1948年的平均值为计算依据,而非依每年收获量的37.5%重新计算,所以是定额制而非定率制。

影响编辑

三七五减租的实行成绩,据统计受益农户296,043户,占农户44.5%。订约面积256,557公顷,占耕地总面积31.4%。地租率由50%~70%减为37.5%,佃农的负担大为减轻,生产意愿提高,1948-1951年农业生产量增加47%以上,佃农生活获得改善。[11]

三七五减租正式实施后,许多佃农的生活开始改善。许多当时的产业纷纷以“三七五”为名打广告,如“三七五耕牛”、“三七五脚踏车”等,而这时婚嫁的新娘被戏称为:“三七五新娘”。[14]

评价编辑

战后台湾土地改革政策是一连串巧妙的政策,将地利盈收部分转往官方。民国38年实施三七五减租,解决部分租佃问题。民国40年至65年间分九期实施公地放领,放领对象以原承租公有耕地之现耕农民为主;陈诚下令清查可用之土地,若是无主地或是邻近私有地之国地,便开放让农民贷款购买,分多期缴清且利率低。农民开始向各地农会询问,若手上有余款,就申请购买,各地农会出售较新式的农具,也派员开课教导如何使用。到了农业机械化后期,农民可以用余钱改善生活之外,还能够投资。政府为了补偿地主,以四大国业股票(盐、纸、农林、工矿)售予,但因中小地主经济状况不佳,又普遍不信任与接受股票与债权之价值,纷纷出售政府给予补偿之股票,台湾五大家族则趁机以低价购入,晋身为工业资本家。至于地主在失去土地后,无法改行者,则逐渐没落。

民国42年1月公布“实施耕者有其田条例”及“台湾省实物土地债券发行条例”,将地主出租之耕地征收后,放领给现耕佃农或雇农。[15]三七五减租之后,大部分地主因为害怕受处分,于是主动与佃农签约,只要佃农耕作若干时期,该田地便属于佃农,不必再缴租。

这些政策将地主的大片土地转给农民,地主除了获得股票、债券作为补偿外,还能保有部分土地,不会一无所有,[16][17]消除了地主武力反抗的风险[18]。于是部分佃农转而成为“自耕农”。

与中共土改不同的是,不使用暴力,佃农民最终还是得到了土地耕作权。但坏处是土地细碎化,同时也对日后大规模开发、或分割、或建设收购土地造成阻碍。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国家发展委员会:三七五减租 (Farmland Rent Reduction)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11-29.
  2. ^ 蒋经国. 〈危急存亡之秋〉. 《風雨中的寧靜》. 台北: 正中书局. 2003年: 第229页. ISBN 978-957-09-1577-8. 
  3. ^ 李守孔. 《中國現代史》. 台北: 正中书局. 1973年9月: 第184页. ISBN 9571406635. 
  4. ^ 4.0 4.1 三七五減租. 中华百科全书. 
  5. ^ 5.0 5.1 杨天石:〈论国民党的社会改良主义〉,刊吕芳上主编:《论民国时期领导精英》,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2009年12月
  6. ^ 《国防最高委员会常务会议纪录》第七册影印本,台北: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1996年,第637页
  7. ^ 《国防最高委员会档案》,台北: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藏,004/145.452
  8. ^ 杨天石. 國民黨在大陸「二五減租」的失敗. 
  9. ^ 陈立夫. 第十一屆海峽兩岸行政法學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PDF). 中国行政法学会: 2. 2009年7月.  |chapter=被忽略 (帮助)
  10. ^ 晋燃. 中國國民黨大陸時期的農地政策與實踐述要.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0月31日). 
  11. ^ 11.0 11.1 11.2 11.3 台湾大百科全书:三七五减租
  12. ^ 张之杰等,《20世纪中国全纪录》,台北,1991年,锦绣出版社,第327页
  13. ^ 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 中华民国内政部地政司. 
  14. ^ 郭岱君. 台灣經濟轉型的故事: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 联经出版. 27 May 2015: 71. ISBN 978-957-08-4565-5. 
  15. ^ 第四章 台灣土地改革的實施程序. 财团法人土地改革纪念馆. [2013-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2). 
  16. ^ 徐世荣. 悲慘的共有出租耕地業主—耕者有其田政策再審視(第2年) 研究成果報告(完整版) (PDF). 国立政治大学地政学系: 第158页. 2009年12月2日. 
  17. ^ 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教授张卫波. 究竟該如何看待「土地改革」. 人民网. [2014-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每个地主可保有水田3甲或者旱地6甲 
  18. ^ 陈淑铢. 最大的贏家. 《财经》杂志. 2013年9月8日.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