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奸

婚外性行為的類型
(重定向自通姦罪

通奸(英语:adultery),源自拉丁文的adulterium,又称为婚外性行为,法律道德性质的名称。一般指在一定情况下发生而违反法律或道德的人类性行为,通常泛指有配偶者与第三者出于自愿发生性关系的行为,部分国家将婚前性行为亦归类为通奸,少部分国家将女性被强奸也视为通奸[1]

刑事处罚编辑

通奸行为在各国法律上处置不尽相同,有些国家未将通奸列入刑法处罚之对象,仅被视为不道德行为,例如:英国;有些国家则在入法后,因理由不够充分而除罪化[2]:6,例如:德国韩国日本中华民国(刑事部分);有些国家则列为请求离婚之事由,有些国家仍将通奸罪列为处罚之对象,但设有一定限制,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奥地利瑞士

通奸罪常见的处罚类型:

  1. 只罚已婚女性。例如:中华民国17年(1928年)9月1日施行的旧刑法、日本1947年以前的刑法。
  2. 只罚男性相奸人。例如:2007年以前的新加坡刑法。
  3. 男女双方皆处罚。例如:中华民国24年(1935年)7月1日施行的新刑法[3],另外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的旧法中都曾经有过类似的规定[2]:6-8

通奸罪常见的限缩方式:

  1. 以他方配偶提出控诉作为处罚条件。例如:奥地利
  2. 以通奸导致分居、离婚的结果作为处罚条件。例如:瑞士德国的旧刑法。
  3. 与具特定身份之人通奸。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国 中国大陆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注 1]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注 2]

  • 第150条,党员与他人通奸,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因此一些官员多因为通奸而被落马[4]。自2016年1月1日起施行的修订的条例里,删除了与“通奸”有关的处分规定,改以“搞权色交易或者给予财物搞钱色交易”及“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行为,造成不良后果”取而代之。
  • 第103条,搞权色交易或者给予财物搞钱色交易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 第127条,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5][6]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2020年5月28日,经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2021年生效)

台湾地区 台湾编辑

相关法律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第1052条第一项第二款:“与配偶以外之人合意性交”,他方得向法院请求离婚。
第1056条第一项:“夫妻之一方,因判决离婚而受有损害者,得向有过失之他方,请求赔偿。”、第二项:“前项情形,虽非财产上之损害,受害人亦得请求赔偿相当之金额。但以受害人无过失者为限。”
第195条第一项:“不法侵害他人之身体、健康、名誉、自由、信用、隐私、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节重大者,被害人虽非财产上之损害,亦得请求赔偿相当之金额。其名誉被侵害者,并得请求回复名誉之适当处分。”、第三项:“前二项规定,于不法侵害他人基于父、母、子、女或配偶关系之身份法益而情节重大者,准用之。”
1928年9月1日施行的旧法:
第二百五十六条:“有夫之妇与人通奸者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奸者亦同”。
第二百五十九条:“第二百五十五条及二百五十六条之罪须吿诉乃论”(第一项)。
1935年7月1日施行的新法:
第239条:“有配偶而与人通奸,处1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奸者,亦同。”(2020年因司法院791号解释失效)
第245条:“第239条之罪,须告诉乃论。”
第239条规定“告诉乃论之罪,对于共犯之一人告诉或撤回告诉者,其效力及于其他共犯但刑法第239条之罪,对于配偶撤回告诉者,其效力不及于相奸人”。
第321条规定“对于直系尊亲属或配偶,不得提起自诉[7]
通奸罪的构成要件
起诉方式
  • 配偶可对通奸配偶、相奸人提出告诉,且可依刑事诉讼法239条但书规定单独对通奸的配偶撤回告诉,只对相奸者诉追究责任。
  • 早期司法实务认为当配偶拒绝对通奸的配偶提起告诉时,亦不得对相奸人提起自诉[注 6]。2003年大法官释字第569号宣告此一限制侵害人民诉讼权违宪,容许配偶可直接对相奸人提起自诉[8]
政府民调

法务部于2015年在公共政策网络参与平台上提出“通奸罪应否除罪?”,民调结果共有9095个网友表示反对废除通奸罪,占86%[9]

修正方向

由于实务上常见通奸男性获得妻子原谅而撤回告诉,女性第三者仍接受刑罚,造成通奸罪受刑人数中女性远高于男性的现况,及考量可能造成性侵案件受害人担心证据不足无法将性侵者定罪,反被性侵者的配偶提告通奸,不敢提起诉讼[10]。2017年时总统府司法改革国是会议第5组委员,于分组会议中决议:“废除《中华民国刑法》第239条通奸罪;若因故无法立即废止,则应即刻删除《中华民国刑事诉讼法》第239条但书,即可单独对配偶撤回通奸告诉[注 7]”。不再例外容许配偶以提出告诉方式却仅追究相奸人的责任,避免通奸罪成为女人难为女人的条文[10]

大法官宣告违宪

2020年5月29日下午,司法院大法官宪法法庭宣判公布第791号解释,指出《中华民国刑法》第239条通奸罪及《中华民国刑事诉讼法》第239条但书“对于配偶撤回告诉者,其效力不及于相奸人”规定违反《宪法》保障隐私权及平等权之意旨,立即失效。[11][12]

香港 香港编辑

办理离婚入禀的其中一项依据,是答辩人在婚内对入禀人不忠,在外与另一异性发生性关系,通称为“通奸”(Adultery)。

  • 入禀人除了要就通奸这项事实提出证据外,还须要证明,由于答辩人这种通奸行为的缘故,使他无法容忍与他一同居住。
  • 入禀人的声请(Petition),现已由表格填报方式提出,即表格三,可在高等法院大厦的经历司办事处索取。
  • 入禀人在填表后,得经过经历司审阅,经批准后才可以向答辩人传达(Service)。

因此,如果入禀书内容起疑点,譬如入禀人在获知答辩人与人通奸后,继续与他同住,经历司会提出疑问,指出依据条例,入禀人已算谅解(Reconciliate)了答辩人,事情便算告吹,在此情况之下,入禀人便得提出更多声请依据。

无需指明与谁通奸

所谓同住,依案例是指同一住所(Household),换言之,如果经历司发现入禀人和答辩人仍居住同一住址,便可表面推断双方是居于同一住所。当然,入禀人可详细具体列出声请内容,指明双方虽然居住同一住所,但因二人再没有同睡,更没有性事,没有同吃饭诸如此类,则根据以往的判例,如此双方便不属居住同一住所,两人仍旧未曾修好。通奸不容易举证,如果答辩人和情妇或情夫生下孩子,或答辩人亲口或白纸黑字承认,是最好不过的事情。答辩人承认通奸,并不用指名道姓与谁,在那日期地点与人通奸,换言之,即使只是青楼过客,也足以收到此效。

因通奸而入禀离婚

严格来说,单通奸这事实不足以支持离婚令的颁布。 离婚的因由只有一个,即双方的婚姻关系已到达一个无法可以挽救保留的地步(Irretrievable Breakdown),通奸以致使入禀人无法与答辩人同住,只是显示这因由的依据。 换言之,如果入禀人明知答辩人在外花天酒地,滚红滚绿,却仍无动于衷,则这事实说明入禀人仍旧可与答辩人双好,婚姻仍然有其可取性。 法例说明,如果入禀人在知道通奸的事实后,仍与答辩人居住超过半年以上,则通奸便不可以成为入禀的依据。 以通奸为依据的离婚入禀声请,可将情夫情妇列为第二答辩人,在此情况下,入禀人便要准备两份入禀书,附上表格四,供两答辩人作答。 表格四可由法院办事处获得,内容绝大多数只是“是非题”,答辩人只用看自己意愿,填上是或否,填上日期并加签署,交上法院,便告完成。 答辩人在填表后,如果并不提出丝毫的抗辩,可让入禀人获单方面的判令,离婚声请便算凑效。

大韩民国 韩国编辑

2015年2月26日,韩国宪法法院裁定通奸罪侵犯公民的基本权利,决议废除实行62年的通奸罪[13][14]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仅在特定的情况下,认定通奸是犯罪行为。
  2. ^ 仅适用于党员的党纪非刑事犯罪。
  3. ^ 本罪为即成犯(有配偶之人与他人为奸淫行为时即已成罪),故以在通奸时有配偶为前提条件;至如于通奸后其婚姻关系因离婚或依法撤销,亦不影响本罪之成立。
  4. ^ 所谓通奸系指婚姻关系外男女双方意思和致之奸淫行为,又称和奸,所以别于强奸(最高法院17年第10月13日决议)。
  5. ^ 因立法院修改刑法妨害性自主规定时,未将本罪之规定一并加以修正为性交,基于罪刑法定主义禁止扩张解释的原则,法院认定通奸行为时,仍限以外遇双方有性器接触为要件,而与刑法对性交之定义为不同之解释,造成许多外遇行为因无法有足够证明双方性器接合不成立通奸罪。
  6. ^ 此条的立法目的在于避免特定亲属关系之人一时冲动直接对簿公堂,导致家庭关系破裂无法弥补,所以限制提起自诉只能向检察官提出告诉,交由检察官判断是否起诉。惟倘若容许配偶自诉小三,在审理时仍会发生配偶间对簿公堂的状况,适用上与立法目的相冲突,所以扩大禁止自诉范围(最高法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二三三三号判例前段、二十九年非字第一五号判例)
  7. ^ 由于告诉乃论之罪,对于共犯之一人告诉或撤回告诉者,其效力及于其他共犯

参考文献编辑

  1. ^ 荷兰女子游卡达遭性侵,竟反被法院判通奸罪:https://www.nownews.com/news/20160614/2133447
  2. ^ 2.0 2.1 刘安桓. 論通姦罪存廢之法理基礎. 国立台北大学法律系. 2004 (中文(台湾)). 
  3. ^ 《全国法规数据库》;中华民国刑法第239条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SearchNo.aspx?PC=C0000001&DF=&SNo=239
  4. ^ 一年来超20名省部级官员被中纪委通报“通奸”. 新浪新闻. 2015-06-15 [2015-06-18]. 
  5. ^ 中共中央最严党纪发布:通奸字眼将被废止. 人民日报. 2015-10-22 [2015-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26). 
  6. ^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全文). 人民日报. 2015-10-22 [2015-10-22]. 
  7. ^ 刑事訴訟法321條. 司法院. 
  8. ^ 大法官會議第569號釋字. cons.judicial.gov.tw. 司法院. [2019-05-01] (中文(台湾)). 
  9. ^ 通姦除罪化 目前近9成網友說不. 中央社即时新闻. 2015-08-09 [2017-07-13]. 
  10. ^ 10.0 10.1 萧博文. 「不要再有下個房思琪」 司改會決議通姦除罪化. 中国时报. 2017-05-18 [2017-07-13] (中文(繁体)). 
  11. ^ 林长顺. 大法官會議:通姦罪違憲 即日起失效. 中央通讯社. 2020-05-29 [2020-05-29] (中文(繁体)). 
  12. ^ 司法院. 釋字第791號解釋. 司法院. 2020-05-29 [2020-05-31] (中文). 
  13. ^ http://ent.ltn.com.tw/news/breakingnews/1242470
  14. ^ http://www.metrohk.com.hk/?cmd=detail&id=269573

延伸阅读编辑

  • McCracken, Peggy (1998). The romance of adultery: queenship and sexual transgression in Old French literatur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ISBN 0-8122-3432-4.
  • Mathews, J. Dating a Married Man: Memoirs from the "Other Women. 2008. ISBN 1-4404-5004-8.
  • Best Practices: Progressive Family Laws in Muslim Countries (August 2005)
  • Hamowy, Ronald. Medicine and the Crimination of Sin: "Self-Abuse" in 19th Century America. pp. 2/3.
  • Moultrup, David J. (1990). Husbands, Wives & Lovers.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 Glass, S. P.; Wright, T. L. Justifications for extramarital relationships: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attitudes, behaviors, and gender.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1992, 29: 361–387. doi:10.1080/00224499209551654. 
  • Goody, Jack. A Comparative Approach to Incest and Adultery. The British Journal of Sociology: 286–305. doi:10.2307/586694. 
  • Pittman, F. (1989). Private Lies. New York: W. W. Norton Co.
  • Rubin, A. M.; Adams, J. R. Outcomes of sexually open marriages.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1986, 22: 311–319. doi:10.1080/00224498609551311. 
  • Vaughan, P. (1989). The Monogamy Myth. New York: New Market Press.
  • Blow, Adrian J.; Hartnett, Kelley (April 2005). Infidelity in Committed Relationships I: A Methodological Review. Journal of Marital and Family Therapy. INFIDELITY IN COMMITTED RELATIONSHIPS I: A METHODOLOGICAL REVIEW | Journal of Marital & Family Therapy | Find Articles at BNET at www.findarticles.com
  • Blow, Adrian J; Hartnett, Kelley (April 2005). Infidelity in Committed Relationships II: A Substantive Review. Journal of Marital and Family Therapy. INFIDELITY IN COMMITTED RELATIONSHIPS II: A SUBSTANTIVE REVIEW | Journal of Marital and Family Therapy | Find Articles at BNET at www.findarticles.com
  • Donaldson, Geoff. "The Gay Times of Dustin and Thomas". Dan's Publishing. 2–10. 2009.

外部连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