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

東亞國家

23°30′N 121°00′E / 23.500°N 121.000°E / 23.500; 121.000[1]

中华民国
中华民国(台湾)
  中华民国政府实际统治区域[4][5][注 2]
首都台北市(实际上)[6]
25°02′N 121°38′E / 25.033°N 121.633°E / 25.033; 121.633
最大城市新北市
官方语言国语现代标准汉语[7]
官方文字正体字[注 3][8]
国家语言[10]闽南语[注 4]台湾客语台湾原住民族语言闽东语[9]
族群(2022年)[11]
宗教(2022年)佛教道教基督新教一贯道天主教伊斯兰教及其他传统民俗宗教
政府半总统制多党制[11]
• 总统
赖清德
• 副总统
萧美琴
卓荣泰
韩国瑜
许宗力
黄荣村
陈菊
立法机构立法院[12]
现役军人约17万人[1](2022年)
成立
• 辛亥革命爆发
1911年10月10日
• 临时政府成立
1912年1月1日
• 北洋政府成立
1913年10月10日
1928年12月29日
1945年10月25日
1947年12月25日
1948年5月10日
1949年12月7日
1971年10月25日
• 首次修宪
1991年5月1日
1996年3月23日
2000年5月20日
面积
• 总计
36,197.067平方公里[4]第136名
人口
• 2021年估计
2337万5314人[13]第56名
• 密度
646人/平方公里[13]
GDPPPP2022年估计
• 总计
1.611996兆国际元[14]
• 人均
69,289.528国际元[14]
GDP(国际汇率)2022年估计
• 总计
7604.60亿美元[14]
• 人均
32,687.371美元[14]
基尼系数 0.341[15](2021年)
人类发展指数 0.926[16](2021年)
极高极高 · 第19名
货币新台币[17][18]TWD
时区UTC+8[19]国家标准时间[1]
日期格式yyyy年mm月dd日
民国yyy年mm月dd日[注 7]
• 历法
西历农历
行驶方位
电话区号+886[20]
ISO 3166码TW
互联网顶级域.tw[1]

中华民国是位于东亚民主共和国,曾在国际上广泛代表“中国”,现今多通称为“台湾”;目前有效管辖范围包括台湾、澎湖群岛及其附属岛屿,以及中国大陆福建沿岸的金门群岛马祖列岛等岛屿,多合称为“台澎金马”或“台湾地区”;土地面积共36,197平方公里,其中台湾及其附属岛屿占99%以上。目前以位居东亚岛弧台湾本岛为主要领土,东临太平洋、西隔台湾海峡、南界巴士海峡、北濒东海,其地形陡峭、景观多样。国土约三分之二的面积为山地和丘陵地形,大部分人口则居住于台湾西部的平地。截至2024年7月17日,全国人口约2,300万人,人口密度在全世界人口大于1,000万人的国家中位列第二。首都台北市,人口最多的城市则为新北市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革命党人于1912年1月1日在南京宣告建立中华民国,数月后清朝宣统帝下诏退位,中华民国遂从清朝手中正式继承中国政权北洋政府时期,政治上陷入长期南北分裂军阀混战,社会上则持续走向自由氛围。1928年,中国国民党领导的国民政府统一中国,实施训政,但此前有合作关系的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国民党决裂,建立割据政权。1937年,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主要战场之一,期间国共短暂再次合作。1945年日本投降,中华民国接管台湾,此后第二次国共内战爆发。1947年,《中华民国宪法》施行,国民政府改组为中华民国政府,同时宣告动员戡乱。1949年,中国共产党在第二次国共内战中胜出,并在中国大陆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国民党领导下的中华民国政府则败退迁往台湾,在宣告台湾戒严的同时持续主张拥有全中国主权。直到1987年,中华民国政府解除台湾戒严状态,再于1991年终止动员戡乱时期及首次修宪实务上承认治权仅及于台澎金马,并在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的法律框架下与中国大陆往来,之后在1990年代完成国会全面改选总统直选民主化措施,使中华民国转型为宪政多党竞争自由民主国家。2000年的总统直选,使中华民国达成首次政党轮替及政权和平转移。

中华民国主权属于国民全体,在经历数次宪法增修后成为半总统制政体,以总统为国家元首、行政院院长为政府首脑;中央政府五权宪法精神分为行政院(内阁)、立法院(国会)、司法院考试院监察院地方上则依行政区划分为2个虚级化)、6个直辖市、13个及3个。中华民国提倡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等基本价值,并持续推动全民健康保险、社会救助方案、多元语言文化发展等政策;其社会属于多元移民社会,由台湾原住民族汉族新住民等族群组成,兼容南岛中华日本西方文化,同时在视觉艺术文学出版表演艺术电影戏剧等领域均有所发展。

中华民国曾是联合国会员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并参与创立联合国,但在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联合国“中国”席次后逐渐失去国际普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主张已继承中华民国,并进一步认定拥有台湾主权,常被认为是中华民国面临的最大军事威胁,但也是后者最大的经济贸易伙伴。目前中华民国受限于“一个中国”政策仅有12个邦交国,但与美国日本等多个非邦交国发展伙伴关系,同时也是数个政府间国际组织及多边机制的成员。中华民国当前实行市场经济制度,产业主要包括制造业、服务业及贸易业等,是世界半导体IT产业的重要领导者,在全球经济占有重要地位,同时与国际社会之间有着极高的经贸依存度。

国名及象征

 
中华民国国旗孙中山画像,国旗前方为前总统蔡英文

“中华民国”一称最早是由孙中山于1905年在日本东京召开的中国同盟会成立大会上所提出[21]。1912年1月1日,各省都督府代表联合会宣布建立民主共和制国家,使用“中华民国”作为国号[22]。延续中国改朝换代的惯例,民国纪年以1912年为元年[23][22]。1949年后,中华民国政府迁往台湾,主张拥有中国大陆和台湾主权,并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代表中国”;但在1990年代后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实际统治中国大陆,而中华民国有效统治范围是台湾地区[24]。目前中华民国多通称为“台湾”,在不同国际组织则使用“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中华台北”等权宜名称[25][26]

北洋政府时期,中华民国以五色旗国旗,《卿云歌》为国歌[27][28]。五色旗的红色、黄色、蓝色、白色、黑色横条代表五族共和[28]。现行中华民国国旗是孙中山以青天白日旗陆皓东设计)为蓝本,加上红色底色,形成“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2][29][28]。青色代表光明纯洁、民族和自由;白色代表坦白无私、民权和平等;红色代表不畏牺牲、民生和博爱[2][29][30]。白日的12道光芒代表一年12个月、一天12个时辰[2],并象征国家命脉与鼓舞国人与时俱进[29][30]中华民国国徽同样以青天白日为基础,国家代表色为蓝色、白色与红色[30]

现行中华民国国歌歌词出自孙中山于1924年在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发表的《黄埔军校训词》,由程懋筠谱写音乐[2][3][31]。最初作为中国国民党党歌,在国歌尚未制定前代替国歌[2][3][32]。直到1937年,中国国民党正式将其党歌定为国歌[2][3][32]。升降中华民国国旗则演奏《中华民国国旗歌》,该国旗歌还作为国际场合的国歌替代方案[1]中华民国国花梅花,在1964年正式核定[2][32]。梅花的凌冬耐寒表现坚贞刚洁,三蕾五瓣代表三民主义五权宪法[2][33][32]中华民国国家象征还有“中华民国之玺”与“荣典之玺”两枚中华民国国玺[34]

发展历程

1912年,中华民国在中国大陆宣告成立,并经历北洋政府国民政府等时期[27][35]。同时期,台湾、澎湖群岛接受日本殖民统治(1895年至1945年)[36]更早以前则历经荷西(1624年至1662年)、明郑(1661年至1683年)和满清(1683年至1895年)的统治[37]。1945年,中华民国政府接管台湾,台湾的日本政经体制与中国大陆体制接轨[38]。1949年,中国共产党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政府仅统辖台湾地区[27][39]。1970年代后,中华民国无法在国际上继续代表“中国”、及民主多元社会成形,台湾地方意识、本土文化备受重视,原住民与客家族群亦争取族群地位,出现新的国族观念与文化认同[40]。而官方参与的民国史修撰,叙事主体也由大中国的国土框架转为在台湾的中华民国[41]

民国肇建

 
1947年中华民国疆域,其中外蒙古独立以后边界尚未勘定

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清朝外交及战役失利,中国沦为次殖民地[27][42]。随着清朝改革运动和立宪运动失败,孙中山等人组成中国同盟会[43]。1911年10月10日,革命军武昌起义[23],各省宣告独立[27][44]。同年12月,各省都督府代表联合会在南京府组织中华民国临时政府选举孙中山为临时大总统[27][23][45]。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宣誓就职,中华民国正式成立[27][23][46]。孙中山组织临时参议院,制定《中华民国临时约法[27][23][47]。清朝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和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达成协议,逼迫宣统帝溥仪退位;孙中山则主动辞职,由袁世凯继任临时大总统[23],临时政府迁都京兆地方[27][48]

其后内阁北洋军阀掌控,史称“北洋政府”[27][49]。在国民党领导人宋教仁遭到暗杀后,孙中山等发动二次革命失败[50]。当选大总统的袁世凯先后颁布《中华民国约法》、接受日本《二十一条》,其后因为筹备中华帝国引发护国战争[51]。在袁世凯逝世后,北洋政府因为对德宣战案爆发府院之争,并经历张勋复辟曹锟贿选等事件[27][23][52]。另一方面,不满北洋政府的孙中山在广州市组织护法军政府,形成南北分裂[27][23][53]。随着中国知识分子发起新文化运动、及五四运动爆发,促进文化改革与思想发展[54]。其后中华革命党改组成为中国国民党,而中国共产党也在1921年成立[50]

由于北洋军阀与地方军阀持续争权、各地陷入混战[27],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展开合作,成立陆军军官学校[55]。1925年,国民政府在广州市成立[27][56]。1926年起,蒋中正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发动国民革命军北伐[27][57][58]。1927年定都南京市[27],并展开清党[59]。1928年,东北易帜,中国分裂政局宣告统一[27][60]。其后,中国国民党为首的国民政府实施以党治国训政,国家建设得到发展[27][61]。同时期内部有地方军阀中国共产党势力割据,外部有大日本帝国威胁[27][62]。1927年起,中国共产党在多地建立革命根据地[63]。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成立傀儡政权满洲国[27][64]

1937年,随着日本在卢沟桥发动七七事变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日本军在战争初期攻下南京市,国民政府迁往重庆市,双方陷入僵持;其后中华民国与美国英国苏联结为同盟国,最终在1945年获得胜利[27][57][65]。在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还都南京市[27],中国共产党则进驻日本控制区,双方展开政治协商会议[66]。1946年,制宪国民大会通过《中华民国宪法[27][67][68]。1947年,《中华民国宪法》施行[67][69],召开第一届国民大会[27][70]。1948年,国民大会选举蒋中正为行宪首任总统[57],同年颁布《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27][67][69][71]。在这期间,中华民国国军与中国共产党爆发全面内战[27][57][72]

台湾历史

 
台南市台南孔子庙最早可以追溯至1665年[73]

至少在10,000年前,台湾原住民族的祖先陆续前来台湾,成为台湾最早的居民[74][75]。在12世纪后,中国和日本商人、渔民和海盗在台湾活动,从事非法贸易[76]。1624年,因明朝军队驱逐,荷兰人自澎湖转往安平建立据点[74][77]。1626年,与荷兰敌对的西班牙人占领台湾北部,同时期的日本人则离开台湾[78]。1642年,西班牙人遭到荷兰人赶走退出台湾[79]。荷兰人在原住民族服从下建立统治制度,开始进行传教与贸易,并招募中国沿海省份汉人移垦[74][80]。1662年,南明在中国东南地区抗清未果郑成功率领军队击败在台湾的荷兰人[81]。明郑时期重视中华文化的推广,鼓励汉人移民台湾、从事屯垦经贸,但统治引起反感[82]

1683年,清朝政府平定台湾,划为福建省治理,并颁布渡台禁令限制移民[83]。不过数十万名福建省广东省汉人移民台湾[84],形成汉人社会[74];当时主要经济活动为种植水稻与甘蔗、与中国大陆贸易,并经常发生民变械斗[85]。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台湾开放港口通商,向欧洲列强出口樟脑与茶叶,但也导致日本美国有所企图[86]。在中法战争过后,清朝政府更加重视台湾[87]。1885年,台湾升格为福建台湾省,首任巡抚刘铭传推行铁道道路等新政,加速台湾现代化[88]。1895年,在甲午战争战败后,清朝根据《马关条约》将台湾、澎湖群岛主权割让给日本[89]

作为第一个殖民地,日本政府强硬镇压台湾民主国抗日运动,并计划提高台湾农作物产量、将樟脑等产品国有化,大量出口到日本[90]。同时积极建设基础设施、银行体系等,加速台湾现代经济成长,成为东亚仅次于日本外最先进的地方[91]。1920年代,在台湾的军事统治一度转为文人政治,并试图同化台湾居民[92]。台湾知识分子发起地方自治运动,并发生雾社事件[93]。在太平洋战争期间,日本军国主义下的台湾成为侵略东南亚的军事基地,并因而发展重工业[94]。同时还推动皇民化运动,许多台湾人加入日本军,但各地也遭到美国轰炸[95]。至1945年,在日本投降后,中华民国政府接管台湾[96]

在台发展

 
1947年,民众前往专卖局台北分局抗议,二二八事件爆发

1947年,因为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施政错误等因素,台湾爆发大规模抗争,尔后国民政府派遣军队镇压,造成台湾省籍矛盾扩大[97]。但随着第二次国共内战不断失利、通货膨胀持续失控,中华民国政府逐渐丧失中国大陆的控制权[27][98]。1949年初,下野的蒋中正逐步将军队调往台湾,而台湾地区亦宣告戒严[99]。同年10月,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27][100]。同年12月,中国国民党掌控的中华民国政府迁往台北市[27][57],另有200万人迁往台湾[101]。在朝鲜战争后,中华民国获得美国军事支持援助;日本则与同盟国及中华民国分别签署《旧金山和约》、《中日和约》,正式放弃台湾的主权[102]

其后,中华民国政府持续主张代表“中国”并计划反攻大陆,同时在台湾建立威权主义党国体制控制媒体出版禁止成立政党造成白色恐怖;而其党国资本主义经济计划则促成台湾经济快速发展,并创造“台湾奇迹[103][104]。1971年,联合国大会决议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唯一合法代表,中华民国失去国际社会广泛承认[57][105]。1975年,蒋中正逝世,副总统严家淦继任总统[103][106]1978年蒋经国就任总统,并在其任内培植台湾籍菁英[107],但也爆发针对党外运动人士的美丽岛事件[108]。1980年代,在民主进步党成立后,中华民国政府于1987年解除《台湾地区戒严令》,台湾民主化进程加速[107][109]

1988年蒋经国逝世以后,李登辉继任总统,并在1991年终止动员戡乱时期[67][110],承认中华民国政府仅统治台湾地区的现实[111]。1991年至2000年,在历经多次宪法增修[67][69],台湾从权威主义转向民主政体[110],并出现台湾主体意识等讨论[112]。期间“万年国会全面改选,并在1996年举行首次总统公民直接选举[110][113]。这时期海峡两岸关系逐渐发展,但台湾经济成长已经放缓[114]2000年2004年,民主进步党籍陈水扁当选总统[115],组成少数党政府,结束中国国民党50年的一党制统治[116]。陈水扁在其任内强调“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并推动公民投票[115],但在执政末期爆发多起贪污弊案[117]

 
太阳花学运

2008年2012年,中国国民党籍马英九当选总统[118],在其任内改善海峡两岸关系,签订经济协议[119]。但在2014年,随着经济停滞与主权威胁,台湾爆发太阳花学运[120]。2015年,马英九和习近平在新加坡举行两岸领导人会面[118][121]2016年,民主进步党籍蔡英文当选首位女性总统,并在2020年连任总统[122],民主进步党在2016年首次取得立法院多数席次[123],2020年仍持续持有立法院多数席次[124]2024年,民主进步党籍赖清德当选总统,使得民主进步党首次取得第三个连续执政任期,但未获得立法院多数席次而成为少数派政府。2024年5月,立法院改革法案争议导致社会运动以及大规模抗议[125][126]

地理环境

 
台湾东部多为山区,西部逐渐过渡为平原,北部灰色地带为台北盆地

中华民国辖有台湾及其附属岛屿、澎湖群岛、金门群岛、马祖列岛、东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等地,有效管辖土地面积36,197.067平方公里(世界排行第136名[4][127]。台湾及其附属岛屿面积35,886.8623平方公里[4],占中华民国管辖土地面积99%以上[128]。台湾是位于太平洋西岸东亚岛弧间、亚洲大陆东南边缘的海岛[129][130],四面环海[131];其北方和东北方濒东海,东北方与日本琉球群岛接壤,东方与墨西哥相隔太平洋,南方与菲律宾相隔巴士海峡,西方与中国东南地区相隔台湾海峡[4][132]经度约在东经120度至东经121度,纬度约在北纬21度至北纬26度之间[4][133]

台湾大致呈现东西狭、南北长的纺锤形[130][129],南北长约394公里,东西宽约144公里[134]。台湾拥有多样复杂的地形及地理景观[135],约有70%面积为山地[136],平均海拔1,150米;主要山脉皆为南北走向[129],自东向西分别是海岸山脉[137]中央山脉[138]雪山山脉[139]玉山山脉[140]、及阿里山山脉[141][142][143]。中央山脉偏于东侧,延著南北轴线形成主干,亦是东西部河川分水岭[142][129][138][144]。玉山山脉主峰玉山高3,952米[129],为东亚第一高峰[142][140][145]。北部则有大屯山脉,构成台北盆地的周围[146]。这些山脉多被森林覆盖,超过3,000米的山峰多达268座[129][136][147]

阿里山山脉以西为渐趋平缓的丘陵台地平原盆地[142],大部分平地、耕地和人口便位在西部和北部沿海[148]。在山麓丘陵周边是海拔100米至500米的台地,包括西北部桃园台地群(面积最大的台地)、台中市后里台地大肚台地彰化县八卦台地屏东县恒春台地等,当中许多是用于种植水稻的梯田[149]。海拔100米以下、地势平坦的冲积平原约占台湾土地面积23%,横跨云林县高雄市嘉南平原便占14%,另有东北部兰阳平原、南部屏东平原[150]。在中央山脉与东部海岸山脉之间有花东纵谷平原,另有台北盆地、台中盆地埔里盆地群等盆地[151]

中华民国海岸线全长大约1,566.3公里[1]台湾东部海岸山脉急遽没入太平洋,西部海岸缓慢没入台湾海峡(并有沼泽和沙洲等地形),南部和离岛海岸则有珊瑚礁群[129][152]。许多主要港口设在西部海岸线,仅有东北部苏澳港和北部基隆港例外[153]。在岛屿部分,台湾拥有21个附属岛屿,较重要者有龟山岛[154]绿岛[155]兰屿[156]琉球屿[157];澎湖群岛位于台湾海峡,共计64个岛屿;金门群岛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福建省东南海岸外,共计12个岛屿;马祖列岛位于台湾海峡西北西方,共计36个岛屿;东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位于南海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位于东海[4][158]

地质

 
玉山山脉主峰玉山高3,952米,为东亚第一高峰,在冬季便会降雪[142]

台湾位居欧亚大陆与太平洋海盆的东亚岛弧中央位置[129],是由欧亚大陆板块菲律宾海板块撞击形成的新生代褶皱山脉[4][159]。东亚岛弧位在东亚至东南亚沿海,北起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岛,在行经日本、菲律宾后,南至印度尼西亚岛屿;台湾位于日本和菲律宾之间[129],但形成时间与琉球群岛和菲律宾不同[160]。大约在中生代末期的南澳运动中,台湾因为造山运动浮出水面成为一个小岛,但不久深埋海底[142][161]。直到大约200万年前,台湾东南方向的板块在花东纵谷一带撞上欧亚大陆板块,强大的压力再度把海底的沉积物抬升到海面,形成北—东北到南—西南走向的地势[142][162]

其后的褶皱运动、断层运动使台湾逐渐上升成为稳固的岛屿,且上升运动不断进行;自然环境的风化、雨蚀、崩落等作用造成多样复杂的地形样貌[130][142][161]。其西部台湾海峡平均深度约300英尺,东部太平洋30英里海床则有13,000英尺[163]台湾农耕地大约7,900平方公里,但尽管土地因为火山作用导致土壤肥沃,土壤肥力仍然差异甚大:北部耕地土壤主要是酸性冲积土壤和赤松土壤,南部耕地土壤是中性至弱碱性的冲积土壤[164]。台湾大部分的土壤缺乏磷和钾,需要肥料才能有获得好收成[12]。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变迁与发展,土壤及地下水等生活环境污染日益增加[165]

由于欧亚大陆板块和菲律宾海板块相撞,台湾拥有火山温泉频繁地震(平均每年160次地震)[166]。1999年,台湾发生九二一大地震,造成2,000多人死亡[167]。主要火山分布在大屯火山群基隆火山群,另有玄武岩等凝固熔岩、小型泥火山、泥质温泉等现象[168]。台湾过去大量开采煤矿、黄金、硫磺、大理石、玉石、天然气等资源,但2000年后已经耗尽[169]。较小的岛屿因海底火山形成独特自然风貌,如澎湖群岛柱状玄武岩[142]、绿岛和龟山岛海底温泉等[155][170]。龟山岛是台湾历史上有纪录的活火山,但几个世纪并未喷发[1]。金门群岛和马祖列岛在地质上属于中国大陆[163]

台湾地区共有119条河流,大多呈现东西向,并发源于中央山脉或丘陵[142][171]。西部河流多长于东部河流,流域多小于2,000平方公里,但灌溉和排水渠道串联许多河流[142][172]长度100公里河流共有8条,浊水溪是长度最长的河流,高屏溪具有最大流域面积,而淡水河是唯一具有航运功能的主要河流[172]。因为降雨季节分配不均,河流流量变化很大:夏季遭遇暴雨高涨、迅速流入大海,冬季枯水期则只剩干溪[142][173]天然湖泊及人工湖泊共55个,最大的天然湖泊是日月潭,而曾文水库翡翠水库是最大的两个人工湖泊[174]。目前主要河川、水库均有执行管制与整治措施[165][175][176]

气候

 
南投县日月潭是广受欢迎的旅游景点[177]

台湾气候带广泛,南部为热带气候、北部为亚热带气候、山区为温带气候,北回归线贯穿嘉义县嘉义市花莲县[178]。台湾四季温度变化明显,每月平均温度约在摄氏15度至30度之间[142];而东部黑潮暖流调节台湾温度,海洋气流更造就温润的天气[129][179]。夏季至秋季漫长炎热,气温可达摄氏35度以上[142][180]。冬季短暂温暖,偶有寒流南下,最低可达摄氏10度以下,高海拔山区常见飘雪[142][180]。台湾温室气体排放占全球约0.56%[181]。因应《联合国气候变迁纲要公约》和《巴黎协定》,中华民国长期温室气体排放减量,并宣示将“2050年净零转型”纳入目标[181][175][182]

台湾全年降雨丰沛,年降雨量约2,200毫米(东部和山区降雨量更多),春雨、梅雨台风为主要降雨型态[142][180]。降雨分布取决于季节性季风:夏季因为西南季风滞留锋面而进入梅雨季[129],占中南部年降雨量90%、北部年降雨量60%;冬季则吹拂东北季风,东部与北部出现稳定降雨,中南部则普遍干燥[183]。台风在夏末到秋初经过台湾[129],平均每年袭击3次至4次,有时引发洪水、土石流或山崩[184]。另外因为气象条件与空气污染,秋冬季节空气质量不良[165]。台湾附属岛屿和澎湖群岛气候与台湾相似,金门群岛和马祖列岛气候与中国大陆沿岸相似,南海诸岛气候与东南亚岛屿相似[185]

生态

 
太鲁阁国家公园是台湾众多自然生态保护区之一,各陆域自然生态保护区约占领土面积20%[186]

台湾具有热带至温带的气候带与多种地形样貌,因而拥有丰富多样的生物多样性[129][187][188]。其中台湾物种共有64,906种,包括动物41,017种、植物英语Flora of Taiwan10,704种、病毒、细菌、古菌、原生生物及原藻等6,502种、真菌类6,683种[187]。过去台湾曾完全被森林覆盖,现在有60.7%以上面积为森林[187],且其他植被覆盖大部分土地[189]。自然植被随海拔高度、气候土壤不同变化,分成热带常绿森林英语South Taiwan monsoon rain forests亚热带常绿森林英语Taiwan subtropical evergreen forests、常绿阔叶林、针叶林等;针叶林占全部森林约20%,而近75%森林属于硬木[185]。台湾持续推动在低海拔平原种植树林,并在过半地区(主要是山区和丘陵)禁止商业砍伐英语Deforestation in Taiwan[190]

目前已知台湾有119种哺乳动物、690种鸟类、118种爬行动物、43种两栖动物、401种蝴蝶、2,992种鱼类,并有788种蕨类、5,560种被子植物和111种裸子植物[191]。其中约30%为特有种与特有亚种(包括45种哺乳动物、85种鸟类)[187],其它则与中国大陆物种类似[192]。最大的哺乳动物是台湾黑熊,并有鹿和野猪出没,各地候鸟群则在淤滩及红树林栖息[129][185]。离岛动植物种类则较少,且缺乏树木[12]。作为世界保育的重地之一[130],中华民国持续推动自然资源与环境生态维护,并促进生物多样性、野生动物湿地保育[193]、教育推广工作,并公告台湾黑熊等保育物种[187][194]

为了维护自然景观与保育动植物生态,台湾地区还设置国家公园[130][195]、国家自然公园、自然保留区、野生动物保护区、野生动物重要栖息环境、自然保护区,各类型自然生态保护区共98处,约占土地面积19.18%[187][196]。其中9座国家公园包含许多特殊地形景观[129],分别是垦丁国家公园第一座国家公园)、玉山国家公园阳明山国家公园太鲁阁国家公园雪霸国家公园金门国家公园东沙环礁国家公园(第一座保育海洋环境的国家公园)、台江国家公园澎湖南方四岛国家公园[195],另有首座国家自然公园寿山国家自然公园,累计面积750,479.43公顷[197][198]

政治制度

从上至下、从左至右:总统府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考试院监察院

中华民国是半总统制国家,主权属于国民全体[27][67][199]。《中华民国宪法》针对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司法机关三权不足,增加考试监察两权[69][200]总统国家元首,下设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考试院监察院[201][202][203]。总统对外代表国家,依法公布法律、发布命令、任命官员等;其还设置总统府,并遴选资政国策顾问战略顾问[201][202][204]。总统、副总统由中华民国自由地区公民直接选举,任期4年[201][202][205][206]。行政院为国家最高行政机关[202],下设30个中央行政机关[201][207]行政院院长由总统任命,由其提请总统任命副院长部会首长、政务委员,组成行政院会议[201][202][208]

立法院为国家最高立法机关代表人民行使立法权,设有多个委员会[201][202][209]。立法院质询行政院院长及各部会首长、议决或覆议政策法案等,由113名立法委员组成[205],互选产生立法院院长副院长[201][202][210]立法委员单一选区两票制,任期4年[201][202][205]:区域立法委员73人,由单一选举区(依人口比例划分)选出,每个县市至少1人;平地原住民山地原住民选举区立法委员各3人,不另分选举区;全国不分区及侨居国外国民立法委员选举区立法委员34人,依照政党名单投票,借由政党选举票得票率选出[201][202][205][211]。另外,人民可以借由公民投票决定法律或政策[205][212]

司法院为国家最高司法机关,掌理解释、民事刑事行政诉讼审判及公务员惩戒;其由司法院大法官组成,设置司法院院长副院长各1人[201][202][213]。考试院为国家最高考试机关,设有考选部铨叙部公务人员保障暨培训委员会公务人员退休抚恤基金监理委员会;其由考试委员组成,设置考试院院长副院长各1人[201][202][214]。监察院为为国家最高监察机关,设有审计部国家人权委员会;其由监察委员组成,设置监察院院长副院长各1人[201][202][215]。司法院正副院长、司法院大法官、考试院正副院长、考试委员、监察院正副院长、监察委员由总统提名,经立法院同意后任命[201][202][216]

中华民国规定公费补助选举、投(开)票所监察员等制度[205],并推动提高透明度防范贪污电子政务等政策[217]公职人员选举皆为直接选举,年满20岁选民便依户籍取得投票权,并有登记参选权利与女性保障名额[205][218]。随着民主选举成为重要政治活动传播媒体舆论调查、民间团体和抗议活动越趋重要[219]。各级政府主要岁入为税课收入、营业盈余及事业收入、规费、罚款及赔偿收入,主要支出为社会福利、教育科学文化、经济发展、一般政务及国防[220][221]。2022年度各级1年以上公共债务未偿余额为63,994亿元,占前3年度名目国内生产毛额平均数37.70%[220]

目前人民团体分成职业团体、社会团体与政治团体,其中民主进步党中国国民党两大政党,主要政治议题有台湾统独问题海峡两岸关系、经济发展等[222]。民主进步党经常被描述为主张独立的左派政党,而中国国民党是反对独立的中间偏右政党[223]。由于总统在政府运作中具有极大影响力,“执政党”指取得该职位的政党,目前台湾已经历经3次政党轮替[224]。由于选民倾向保守与地方派系影响,中国国民党比起民主进步党更具选举优势[225]。在2024年立法委员选举,民主进步党、中国国民党、台湾民众党取得席次[205][226][227]

行政区划

《中华民国宪法》规范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权限划分采均权主义制度[67],实施地方自治[228]其地方自治制度具有部分联邦制特征,地方政府在部分领域拥有管辖权[229]。依《地方制度法》规定,地方划分为直辖市。省划分为;县划分为县辖市。直辖市及市均划分为。在省政府改为行政院派出机关后,省不再属于地方自治团体。目前,中华民国第一层级地方自治团体为直辖市及县(市),共有6个直辖市、13个县和3个市[202][230][231]146个乡、38个镇、14个县辖市及170个区[202][232]。中央政府根据人口和经济等指标,向地方政府分配财政预算,并推动区域联合治理[233]。直辖市由行政院直接管辖,拥有更多的行政资源,在区域发展扮演重要的都会角色[234]

直辖市及县(市)设立直辖市及县(市)政府,乡(镇、县辖市、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设立乡(镇、县辖市、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公所,地方行政首长负责处理机关政务、办理自治事项等[202][230][235]。直辖市及县(市)也组成直辖市及县(市)议会,乡(镇、县辖市、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设立乡(镇、县辖市、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民代表会,地方民意代表行使立法权和质询权[230][202][236]。地方行政首长和地方民意代表由市民普遍选举产生,任期4年[230][202][205][237]直辖市、县和市选举往往被视为重要的民主选举,且地方政府之间彼此竞合[238]。目前中华民国首都台北市[6]

区划单位 行政区划 政府所在地 面积(平方公里) 人口(人) 工商业生产总额(百万元,2021年[239]
直辖市 台北市 信义区 271.7997 2,506,767 8,901,789
直辖市 新北市 板桥区 2,052.5667 4,043,491 4,739,838
基隆市 中正区 132.7589 361,600 416,379
宜兰县 宜兰市 2,143.6251 449,422 330,205
直辖市 桃园市 桃园区 1,220.9540 2,326,581 4,664,371
新竹县 竹北市 1,427.5369 591,813 1,928,830
新竹市 北区 104.1526 457,269 2,218,562
苗栗县 苗栗市 1,820.3149 533,566 819,744
直辖市 台中市 西屯区 2,214.8968 2,852,286 4,446,290
彰化县 彰化市 1,074.3960 1,232,192 1,365,337
南投县 南投市 4,106.4360 474,797 344,169
云林县 斗六市 1,290.8326 659,729 1,495,572
嘉义县 太保市 1,903.6367 481,667 373,678
嘉义市 东区 60.0256 262,990 205,897
直辖市 台南市 安平区 2,191.6531 1,859,706 3,247,644
直辖市 高雄市 苓雅区 2,951.8524 2,734,858 4,658,400
屏东县 屏东市 2,775.6003 792,004 456,411
花莲县 花莲市 4,628.5714 315,987 184,863
台东县 台东市 3,515.2526 210,793 71,916
澎湖县 马公市 126.8641 107,685 31,717
金门县 金城镇 151.6560 143,903 41,587
连江县 南竿乡 28.8000 14,000 7,562

司法体制

 
国民法官制度让国民与法官一起审判重大刑事案件[240]

早在1947年,《中华民国宪法》基于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法的理论基础,纳入孙中山的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并规定周延的自由民权保障[69][241]。不过1948年后,《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与《台湾省戒严令》冻结部分《中华民国宪法》条文[69],并形成“万年国会”[242]。直至1991年,随着动员戡乱时期终止[67],《中华民国宪法》才发挥其民主和法治目的[243]。在1991年至2005年,因应政治现实及国家发展,《中华民国宪法》前后历经7次宪法修正,增修条文体制改变政府结构[67][69][244]。目前宪法修正需要四分之三立法委员决议提出,并经公民投票复决过半数支持[67][245]

司法院设有宪法法庭普通法院地方法院英语District court (Taiwan)高等法院最高法院)、行政法院地方法院行政诉讼庭、高等行政法院、最高行政法院)、惩戒法院、专业法院(智慧财产及商业法院少年及家事法院)等[201][202][246]。宪法法庭由15名司法院大法官组成,审理《宪法诉讼法》所定案件[201][202][247]。各级法院掌理民事、刑事、行政及智慧财产诉讼审判,惩戒法院掌理公务员、法官及检察官惩戒[201][248]。法官为终身职,经由遴选或考试选拔、并在法务部司法官学院受训产生;法官必须依法独立审判,不称职者可以免职[202][249]

目前法律体系欧陆法系英语History of law in Taiwan,继受欧陆法系国家制定《六法全书[250]。地方法院和高等法院为事实审,最高法院为法律审[251]。刑事诉讼系统从过去法官兼掌的“纠问主义”,改为检察官、被告及法院组成的“弹劾主义”,并采国家追诉与私人追诉双轨制[252]。不过司法体系运作仍遭批评,在2023年新增国民法官制度[240][253]。地方法院行政诉讼庭为事实审,高等行政法院为事实审与法律审,最高行政法院则是法律审[254]内政部警政署负责犯罪遏阻英语Crime in Taiwan、秩序维护、保安警备等警政工作,使台湾成为全球最安全的地方之一英语Law enforcement in Taiwan[255]。海洋委员会海巡署平时是海域执法机构,战时具有国防任务[256]

外交关系

 
中华民国驻外馆处所在国家,深绿色为设有大使馆的邦交国,浅绿色为设有驻外机构的非邦交国[257]

目前中华民国有12个邦交国,并在数十个非邦交国城市设有驻外机构,多方面建立持久关系[258][259]。中华民国政府配合邦交国执行互助互惠的合作计划[260],并与理念相近国家建立伙伴关系,共同维护区域安全及和平发展[258][261]。同时外交政策秉持“踏实外交”原则拓展国际空间,除了在亚太区域扮演重要角色,也协调相关部门参与国际组织[258][262]。中华民国政府还协助国内非政府组织参与国际活动、推动人道援助和卫生合作[260],并回应气候变迁、恐怖主义、跨国犯罪、人口贩运等问题[258][263]。目前有170个国家和地区给予中华民国护照持有者免签证、落地签证或电子签证[264]

冷战前期,中华民国在联合国代表“中国”,也是联合国创始会员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27][265]。到了冷战后期,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联合国“中国”席次,中华民国失去国际地位[266]。目前中华民国是45个政府间国际组织及多边机制(亚太经济合作会议世界贸易组织、区域渔业管理组织、国际农牧业组织、国际开发银行等)的成员国、及27个政府间国际组织及多边机制观察员,并积极推动参与联合国体系、世界卫生组织、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警政国际组织等机制[258][267]。同时中华民国还推动亚太地区自由贸易和经济整合[258],与多个国家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268][269]

中华民国现与非洲、加勒比地区英语Sino-Caribbean relations、欧洲、拉丁美洲及大洋洲英语Sino-Pacific relations等地区国家维持正式外交关系[258][270]。中华民国与美国没有正式外交关系,但双方在安全、经济等领域紧密合作;中华民国也与加拿大展开交流[258][271]。中华民国政府借由新南向政策拓展及与东南亚国家联盟国家交流,并推进南亚(印度尼泊尔)、东北亚(日本韩国)等地关系[258][272]。中华民国与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关系友好,并参加太平洋岛国论坛对话会议[258][273]。中华民国也与圣座合作密切,并扩大与欧洲联盟、欧洲各国合作[258][274]。同时,中华民国政府还推动国际合作发展基金会、青年世代交流等计划,并鼓励国际非政府组织设置据点[258][275]

中华人民共和国宣称拥有台湾的主权,强迫中华民国接受单方面设定的政治统一框架[276],不断进行政治打压军事胁迫[277]。不过双方持续维持经贸、人员文教与社会交流,开放并执行多项协议措施,中国大陆也是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出口市场及对外投资对象[276][278]。除此之外,台湾也与香港澳门发展关系[276],并推动侨务工作[279]。目前中华民国与文莱、中华人民共和国、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存在南海诸岛争议,并与日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存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主权问题[280]。中华民国政府支持多边体系解决领土争端,提出和平协商处理东海、南海分歧[258][281]

国防军事

 
身穿迷彩服的士兵在陆军步兵训练指挥部训练[282]

台湾位处东亚岛链中心,是邻近台湾海峡与吕宋海峡的战略要地[283][284]。中华人民共和国至今强调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侵犯台湾[283],持续对台湾展开军事演习、侵扰西南空域间谍情报活动,使其成为中华民国唯一的军事威胁[276][285]。中华民国国军包括陆军海军空军[283],并有宪兵陆军后勤后备防空导弹资通电军等指挥部[286]。在指挥架构部分,总统为三军统帅,行使统帅权指挥军队;其直接责成国防部部长,由部长命令国防部参谋本部参谋总长执行[283][287]国防部主管整体国防事务,依法提交相关报告[283][288]。另设有提供总统咨询的国家安全会议,下辖国家安全局[201][289]

面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威胁,国军提出“防卫固守、重层吓阻”的守势防卫构想,战力整建放在建立不对称吓阻战力,维持周边制空权和防御[283],并在遭遇攻击时保存战力、等待其他国家协防[290]。除了防卫作战需求,国军还依令支援反恐行动、及协助地区灾害防救[283][291]。同时中华民国持续与美国日本等理念相近国家交流,共同应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威胁[283][292]。武器装备以国防工业英语Defense industry of Taiwan自主研制优先,其他由现货市场商购及军购获得[283][293]。目前美国根据《台湾关系法出售防卫性武器,但大部分国家不愿意出售[294]。另外传出台湾拥有攻击中国大陆、及制造核武器能力[295]

在2022年,台湾国防预算近170亿美元,占国内生生排行额2.2%[296]。目前国防人力约有170,000名现役军人,分成军职人员(征兵制募兵制进用)及文职人员(国家考试进用)[283][297]。所有年满18岁至36岁、符合标准的男性须服兵役[283],学生可延缓入营,并设有替代役制度[298]。役男后续会被纳入后备军人管理,并规划全民防卫动员方案空袭演习和灾难演习[283][299]。台湾每年训练约120,000名预备役军人,并计划将增加到260,000人[1]。女性现役军人多从事非战斗职位,在2021年约占15%[1]。台湾持续改善并保障军人权益,并提供各阶段军事教育[283][300]

经济建设

 
国际贸易与海上运输对于台湾经贸发展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301]

台湾经济属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主要由制造业国际贸易和服务业推动,而大量外汇储备、劳动生产率增加、产业私有化、政府经济规划、外国资金投资英语List of countries by received FDI亦促成经济成长[302]。在2021年,名目国内生产毛额7,750亿美元,人均名目国内生产毛额33,011美元,人均购买力平价59,398美元[303]。而中央银行借由货币与外汇政策稳定新台币和外汇流通[17],持有世界排行前几名的外汇储备[304]。这些让台湾在全球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与国际社会有极高依存度[258],并在许多调查位居世界前列,如2022年经济自由指数第6名、《世界竞争力年鉴》第7名、投资环境风险评比第3名[305]

中华民国积极在亚太经济合作会议世界贸易组织推动区域和全球经济一体化,与巴拿马危地马拉尼加拉瓜萨尔瓦多洪都拉斯、新西兰、新加坡巴拉圭斯威士兰伯利兹等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或经济合作协定[268][193][306]。同时强化贸易合作和产业形象、规划自由经济示范区、吸引台湾商人、中国大陆资金及其他外商投资[307]、推动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和新南向政策[258][308]台湾证券交易所世界最大的证券交易所之一,上市公司总家数为971家,总资本额约74,999亿元[220][12]。不过台湾产业主要基于中小型企业英语List of companies of Taiwan,且大多是集中在北部家族企业[309]

在2022年,中华民国商品及服务输出5,512亿美元、输入4,515亿美元,贸易顺差997亿美元(占名目国内生产毛额13.07%)[310]。其中商品输出4,795.2美元、输入4,276亿美元,贸易顺差648.7亿美元[311][312]。中华民国主要出口市场为中国大陆(含香港,38.8%)、东南亚国家联盟(16.8%)、美国(15.7%)、欧洲联盟(7.3%)、日本(7.0%),主要进口来源为中国大陆(含香港,20.0%)、日本(12.8%)、东南亚国家联盟(12.6%)、美国(10.7%)、欧洲联盟(9.4%)[311],而主要投资对象为新加坡、美国、加勒比海英国属地、越南、韩国[313]、中国大陆等[314]

同时期,中华民国劳动力人数平均1,185.3万人、就业人数平均1,141.8万人,失业率平均3.67%[310][315]。台湾持续推动青年就业和创业,女性劳动人数亦持续增加,劳动参与率平均59.18%[310][315][316]。台湾工会组织率相对较高,劳工抗议较少见[317]。中华民国逐步调整基本工资缩减工作时数、推动性别平等及友善职场措施、办理劳工就业保险及劳动检查[315]、健全退休金国民年金制度[318],并落实工会自主、强化劳资争议处理[319][320]。目前台湾综合所得税营业税相对较低,但已经出现贫富差距扩大、雇佣市场紧缩[321]、非典型就业等现象,低收入及中低收入户约58.1万人[322][323]

第一产业

 
云门舞集台东县“池上秋收稻穗艺术节”上表演[324]

2022年,中华民国第一产业占名目国内生产毛额(生产面)1.41%[310]农业就业人口占4.6%[325]。台湾气候温暖、雨水丰沛,适合作物生长[326][327]。过去台湾借由土地改革、技术引进促成农业发展,但近期因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受到冲击[328]。目前农耕地约78.7万顷(占土地面积22.7%),但农户平均耕地0.72公顷,属小农兼业经营,生产成本高且不具竞争力[326][329]。稻米是最具价值的主食,主要蔬果有竹笋、卷心菜、西瓜、香菇、绿叶蔬菜和葱[326][330]。蔬果、茶叶花卉英语Floriculture in Taiwan为重要出口产品,并出现数百个休闲农场[331]。畜牧业奶制品与肉业经济规模较小,猪肉与家禽比牛肉更欢迎[332]

过去采矿业英语Mining in Taiwan林业和渔业为重要经济部门,曾大量开采黄金、硫磺、大理石等资源,但现今重要性下降[333]。采矿业与林业由于资源枯竭及管理限制,仅占经济总产值一小部分,但木材与竹材产量持续增长[326][334]。由于资源状况与气候变迁英语Climate change in Taiwan影响,渔业由沿海渔业转为远洋渔业与养殖渔业英语Aquaculture in Taiwan[326],主要出口秋刀鱼、石斑鱼、吴郭鱼等;台湾南部则有观赏鱼养殖场[335]。目前中华民国政府推动建立产品安全、粮食安全、防疫检疫等机制,并改善农产品运销、农作物出口、水利建设、农渔民团体、农渔村环境,以及发展农业创新知识和高经济价值产业[193][336]

第二产业

 
自行车设计、创新和研发是台湾众多优势产业之一[337]

2022年,中华民国第二产业占名目国内生产毛额(生产面)37.80%,制造业占34.24%[310]。工业劳动人口占35.4%[325]。在产业结构和贸易政策上,台湾先后经过劳力密集产业进口替代阶段(1950年代)、出口导向二次进口替代阶段(1960年代)及资本密集技术导向产业等阶段(1980年代)[338]。因此早期政策主要投资纺织业英语Textile industry in Taiwan、轻工业,其后扶植塑胶、石化、钢铁造船汽车、电子、半导体产业[339]。其中借由公营事业推动国家政策,并进口石油建立石化工业[340]。目前台湾还是半导体、资讯及通讯科技产品的重要生产地,也是主要工业产品、高端零件的提供者[268][341]

目前中华民国主要生产纺织品、食品加工、塑胶、石油精炼、药品、化学品、钢铁、车辆零件、机具机械、半导体、电子设备、资讯及通讯科技设备、消费品等产品,主要出口产品有电子零组件、资通与视听产品、金属及其制品;主要进口产品有电子零件、矿产品与机械[311][342]数家台湾公司在全球市场拥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台湾集成电路制造联华电子华硕宏碁宏达国际电子便是知名品牌[343]。中华民国政府希望加速产业升级及结构转型,建立创新驱动经济形态[268],并协助企业布局全球[313][344]。同时借由国防工业稳定需求及提升技术,自制军舰潜舰战斗机、导弹等武器[268][283][345]

第三产业

 
人数少于5人的微型企业约占台湾中小型企业近80%[346]

2022年,中华民国第三产业占名目国内生产毛额(生产面)60.78%[310]。服务业劳动人口占60%[325],是成长速度最快的产业类别,并朝向精致化与专业化发展[347]。主要服务业有批发和零售贸易、政府服务、金融和保险、房地产(包括出租和租赁)、运输(包括仓储)、医疗保健和社会服务、高科技服务、住宿(包括饮食)、教育和文化(包括体育和娱乐)[348]。在商业部门方面,中华民国政府推动电子商务业、国际物流服务、餐饮科技、商业服务设计暨广告服务业、连锁加盟业、智慧商业服务加速升级与数位转型,并强化冷链物流、国家标准检验知识产权等基础环境[268][349]

中华民国⾦融机构分成银行英语Banking in Taiwan信用合作社农会渔会信用部、票券⾦融公司、证券⾦融公司及⾦融控股公司[220][350]。其中银行机构持续拓展据点[351],保险业经历快速成长有相当高覆盖率[220],证券业和票券业机构则趋于稳定[352]。中华民国政府相当看重自己的文化特色,陆续规划台湾世界遗产潜力点[84]、国家公园[197][195]国家森林游乐区[353]、林业文化园区[354]国家绿道[355]国家级风景特定区景点英语List of tourist attractions in Taiwan[131][356][357]。在2022年,前来台湾的旅客共895,962人次,主要来自中国大陆、日本、香港、美国和东南亚;出国国民共1,482,821人次[358],主要前往中国大陆、日本、美国和欧洲[359]

科学技术

 
生物科技是中华民国国家发展计划的重点领域[360]

台湾科技发展源于政府对于应用科学的人力投资英语Engineering education in Taiwan、研发创新与产业升级及私营部门相关投入,这也是其经济成长的重要动力[361]。早期中华民国政府主要推动民生科技产业与台湾制造(石化业、钢铁业、汽车产业),在1980年代转为资讯科技(个人电脑、集成电路),目前则推动产业创新及升级转型;同时还支持学术研究发展,引导大学与企业共同开发高科技、学界成果产业化、培育创新人才[268][362][363]。目前中华民国政府支持的产业包含数位资讯及通讯、生物医学奈米、绿电及再生能源等技术,也积极推动智慧机械、国防战略、防灾、物联网、云端运算及人工智能等项目[268][364]

除了培育专业技术及跨领域人才,中华民国政府提供产业投资发展环境、推动国际产业创新聚落[268][365]。目前台湾共有13个科学园区,分成新竹科学园区中部科学园区南部科学园区三大核心园区,集结大量生物技术、个人电脑设备、集成电路、奈米技术、精密机械和电信领域公司[366]。在2021年,台湾三大科学园区进驻企业的经济产值达1,239亿美元[367]。台湾还设立工业技术研究院国家实验研究院(含国家高速网络与计算中心国家奈米元件实验室国家太空中心国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台湾台风洪水研究中心)和资讯工业策进会等机构展开多项研究[368]

另一方面,中央研究院是国家学术研究最高机构,招揽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顶尖研究人员[369]。中华民国在文学研究、经学、历史学、考古学、人类学、语言学、宗教学、政治学法学、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教育学、图档学、传播学、体育学、数学天文学物理学、化学、地球科学、生物学、基础医学、临床医学等学术领域均有研究成果,并朝向全球化、在地化、多元化方向发展[370]。目前台湾在科技竞争排名领先,如在2019年的《全球竞争力报告》创新能力部分排行第4名,在2021年《世界竞争力年鉴》技术基础设施和科学基础设施部分分别排行第9名与第6名[371]

公共建设

交通运输

 
台湾高铁时速达300公里,改变人们的工作与生活型态[372]

台湾四面环海[301],位处印度洋与太平洋交通枢纽[283][373]。目前拥有7个国际商港和4个国内商港[301],前四大港口为高雄港基隆港台中港台北港[374]海运公司英语Maritime industries of Taiwan主要是民营企业(如长荣海运阳明海运等),拥有大量商船,2022年国际货柜装卸量1,469万20呎标准货柜[301][375]。台湾还拥有35座机场,包括桃园国际机场全球第四繁忙机场)、台北松山机场高雄国际机场台中清泉岗机场4座国际机场[376][377][378]。目前计有中华航空(国家航空公司)、长荣航空台湾虎航星宇航空等8家航空公司各主要城市间班机频繁[379],在全球89个城市则有199条国际航线[376][380]

台湾环岛铁路为公营事业,营业里程1,065.0公里(共241座车站[381],载客列车分成数种等级[382][383]台湾高铁公司经营的台湾高铁共12个车站,台北市至高雄市需90分钟,构建西部走廊一日生活圈[372][384][385]台北都会区[386]高雄都会区[387]桃园中坜都会区[388]台中彰化都会区还建有捷运系统[389][390]公路分为国道省道 县道市道乡道区道及其他专用公路总里程21,777.6公里[391][392]。大部分公路横跨西部沿海低地与丘陵,雪山隧道是世界第八长高速公路隧道[393]。台湾私人汽车和机车拥有率相当高,并有汽车客运[394]计程车[395]、租车[396]公共自行车等服务[397][398]

能源供需

 
台湾持续推动绿能科技与再生能源,图为台中市高美野生动物保护区的风力发电厂[399]

2020年,台湾电力产业主要仰赖化石燃料(82.2%)、核能(11.2%)、水力(2.2%)、太阳能(2.2%)、生质能(1.3%)、风力(0.9%)[1]。目前台湾煤矿存量已经耗尽,仅能开采少量的石油天然气,因此大部分化石燃料必须仰赖进口[400]。由于对外国燃料的依存度极高,中华民国政府持续分散采购石油、煤矿与天然气,并依法管控石油与天然气安全存量[268][401]。其主要是从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等中东国家进口石油,并向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和南非购买煤矿[402]天然气进口在2000年后急遽增加,目前向卡塔尔、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13个国家采购[268][402]

早期台湾发电厂采用水力发电和燃煤发电,其后则仰赖火力发电,并在1970年引入核能发电[403]。在日本福岛核电厂事故后,反对核能者增加,核能发电的能源占比亦下降[404]。再生能源占一小部分比例,以太阳能、风力和生质能发电为主,水力和地热发电相对次要[405]。在电力需求增加、发电机组届龄下,台湾电力公司推动增加燃气机组、天然气接收站等计划[268]。同时中华民国政府也推动能源转型,辅导提升能院效率和洁净能源,特别是太阳光电与风力发电[268][406]。截至2022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累计14,128.6千瓩[268]。目前台湾家用电源电压为110V或220V,频率为60Hz[17]

其他建设

中华民国的邮政事业由国营的中华邮政公司专营[17],并推动数位转型[407][408]。在2023年,中华民国计有114家电信业者经营语音、数据等服务市内电话用户1,028万4,961户,宽频网络账号3,723万户(709万户固网宽频、2,836万户行动宽频)[409][410]。随着中华民国政府鼓励发展及市场自由化,固网、行动网络和光纤服务相当普及[411]。目前移动电话数量已经超过固定电话,包括最大电信业者中华电信在内的电信公司均提供服务[412]。中华民国政府持续推动兆位元宽频联网布建普及、互联网协定升级[409]互联网和社群媒体使用有所增加,2016年网络就绪指数排行第19名[413]

早期台湾公共建设配合经济发展规划(如十大建设),其后转向生活环境改善[414]。国营的台湾自来水公司提供稳定供水设备[268],另有多项水资料开发治理计划[415]。2021年底,家庭自来水设备普及率约97.2%[416]。每年城市估计生产733.6万吨固体废物,并面临各类环境问题[417]。在环境运动推动下,中华民国政府持续执行空气、河川、土壤与地下水污染及毒性化学物质灾害等防治工作[165][175],并推动废弃物分类、资源回收等政策[175],一般废弃物回收率56.79%[418][419]。另外还推动国土计划功能分区、城乡风貌及创生环境、均衡区域及城乡发展[420],并有都市建筑物重建机制[421][422]

社会发展

 
自1984年以来,育龄妇女总生育率一直低于人口替代水准2.1[13]

2022年底,中华民国人口总数23,264,640人[13],约占世界人口0.31%(排行第56名[423]。早期总和生育率相当高,但在1950年代末显著下降,1984年后低于人口替换水准2.1[321],人口呈负成长[13][424]。2022年,总和生育率降至0.870,粗出生率5.96‰也低于粗死亡率8.89‰[13],属于超低总和生育率国家[321][425]。目前性别比例则逐渐接近,婴儿性别比为107.79比100,女性预期寿命与移民人数较多[13][426]。平均结婚年龄和离婚比例均上升,在2023年估计51%女性已婚[427]。随着都市化提升与社会变迁,传统家庭结构持续缩小且日趋多元,单亲、隔代、新住民、近贫等家庭持续增加[321][428]

同时期,中华民国人口年龄中位数为43.8岁[429]。国民0岁平均余命逐年波动递增,在2021年0岁平均余命合计为80.86岁[13]。随着死亡率降低和预期寿命增加,65岁以上老年人口的比率已经快速上升,在2022年底占总人口17.56%(扶养比42),属于高龄化社会[13][430]。预计至2025年老人人口将超过总人口20%,成为超高龄社会[431][432]。因应高龄化社会趋势及其对国家发展的影响,中华民国政府与民间推展各项老人福利服务[431],同时推动儿童及少年福利[321]妇女福利[433]身心障碍者福利[434]、专业保护网络等社会福利服务[435],建构社会救助与社会保障等社会安全制度[322][436][437]

目前中华民国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643人,为全世界1,000万以上人口国家第二位,仅次于孟加拉[13][438]。其中99.7%人口居住在台湾,并随着产业发展往西部和北部都会区聚集[420],导致都市化快速(80.1%为都市人口),超过100万人的直辖市更占人口69.43%[13][439]人口前三名直辖市新北市(近400万人,占17.17%)、台中市(281万人,占12.10%)和高雄市(273万人,占11.73%),人口密度前三名都市为台北市、嘉义市与新竹市[13]。85.0%人口拥有住宅或公寓,但是房价与租金急遽成长,因而出现社会住宅及租金补贴等政策[416],都会人口与产业亦向外扩散分化[440]


中华民国最大城市排名
2023年1月户籍人口
排名 城市名称 行政区 人口 排名 城市名称 行政区 人口
 
新北市

 
台中市

1 新北市 新北市 4,004,367 11 竹北市 新竹县 210,754  
高雄市

 
台北市

2 台中市 台中市 2,819,798 12 屏东市 屏东县 194,096
3 高雄市 高雄市 2,731,635 13 员林市 彰化县 122,518
4 台北市 台北市 2,488,043 14 斗六市 云林县 107,928
5 桃园市 桃园市 2,286,942 15 头份市 苗栗县 105,513
6 台南市 台南市 1,855,092 16 台东市 台东县 103,323
7 新竹市 新竹市 452,928 17 花莲市 花莲县 99,579
8 基隆市 基隆市 361,891 18 南投市 南投县 97,403
9 嘉义市 嘉义市 263,188 19 草屯镇 南投县 96,778
10 彰化市 彰化县 226,744 20 竹东镇 新竹县 96,464

族群划分

 
屏东县三地门乡各部落的原住民孩童[441]

台湾是一个多元文化社会[442],户籍人口以汉族最大族群,占人口96.4%[443][444]。其他2.5%为原住民族、1.1%为新住民[443][445]。汉族在14世纪至17世纪移民台湾,分成来自福建省的闽南裔台湾人(占人口70%,多居住在沿海平原,又细分泉州人漳州人)、及来自广东省客家裔台湾人(占总人口15%,多居住在丘陵),后来被称为“本省人[446]日本人在1945年撤离台湾后,中国大陆人士纷纷移居台湾[447]。1948年至1955年,大批军公教人员及民间人士随着中华民国政府迁往台湾,这批移民(占人口15%)包含汉族、蒙古族藏族西南少数民族等,又被称为“外省人[448]

台湾原住民族属于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至少在10,000年前在台湾地区居住,共有泰雅族赛夏族布农族邹族邵族排湾族鲁凯族卑南族阿美族达悟族噶玛兰族太鲁阁族撒奇莱雅族赛德克族拉阿鲁哇族卡那卡那富族等16族[443][449]。在汉人移民下,居住在台湾平地的平埔族群多遭同化高山族群迁往东部[450]。目前原住民族人口逾58万人,并有逾28万人迁居都市[443][451]。阿美族、排湾族与泰雅族三大族群占原住民族人口70%,邵族和拉阿鲁哇族仅有数百人[452]。随着不同族群相互通婚、文化同化、社会变迁和都市化,族群差异逐渐趋同[443],但仍影响选举政治[453]

自1990年代,随着婚姻移民定居及开放引进移工,居住在台湾的外国人人数增加,人口组成日趋多元,目前已设户籍的移民人口占人口1.1%[443][454]。台湾新住民以来自中国大陆港澳地区最多,其次为越南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共计57.79万人[443][455]。因应经济发展需要,中华民国自1989年首度开放引进特定工作的国际劳动人口,并对移工及中介机构进行管理,目前移工人数已经有71万余人[315][456]。不过台湾净迁移率估计为每1,000人仅0.85名移民,在世界排行第68名[1]。相反地,许多国民移民至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或前往中国大陆定居[457]

语言文字

2020年台湾主要使用语言情况

  国语(66.4%)
  台语(31.7%)
  客语(1.5%)
  原住民族语(0.2%)
  其它语言(0.2%)
2020年台湾主要使用语言情况[458]

目前台湾使用的听觉语言相当多样,分属汉藏语系中的汉语、和南岛语系原住民族语两大类[442][459]。台湾汉语系统包括国语华语)、台湾台语台湾客语马祖语等,依族群及区域还有不同方言和腔调[442],且彼此并不互通[460]。台湾原住民族至少使用42个语言别,同样彼此不互通;目前撒奇莱雅语噶玛兰语邵语拉阿鲁哇语卡那卡那富语赛夏语鲁凯语部分支群卑南语部分支群等13种语言别被列为濒危语言[442][461]。部分年纪较大者因曾接受过日本教育会使用日语,而1949年的中国大陆移民者会使用各省份方言[74],但后者已在年轻世代式微[462]

目前文字系统则有从古代汉字演进的正体字,以及后来订定的台湾台语台湾客语原住民族语书写系统[442][463]。台湾原住民族最早没有文字,之后才向荷兰人、日本人、汉人学习书面语言[464]。汉字在形体上有古文、籀文、小篆、隶书、楷书等演变[442],台湾更是少数使用繁体字的地方,并盛行书法活动[465][466]。随着中华民国政府推动国语政策和教育普及,华语成为台湾最多人使用的共通语言,目前还推动国际华语教学英语List of Chinese language schools in Taiwan for foreign students[362][74][467]。而由于闽南族群人数居多,许多族群的人会同时讲华语与台语[74][468]。另外针对听语障人士所使用的视觉语言,也自主发展出台湾手语系统[442]

相对于过去将华语独尊为官方语言,其他本地语言和方言直到民主化后才逐渐受到重视[442][469]。目前《国家语言发展法》将台湾及离各族群的自然语言及台湾手语纳为国家语言,保障使用国家语言的权利,落实语言与文化平权[442]。中华民国政府和民间还展开一系列弱势语言、书写系统使用维护及保存国家语言等语言保护措施[442],并将这些语言纳入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必修课程[470]。台湾还将英语列为国民教育必修课程[74],并鼓励学习日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韩语俄语意大利语越南语等第二外语[471]。为了提升全球竞争力,中华民国政府推动2030双语政策[362][472]

宗教信仰

 
信徒在妈祖绕境期间祈求合境平安[473]

《中华民国宪法》规定人民有宗教自由英语Freedom of religion in Taiwan,在法律上一律平等[474]各种宗教在此基础上蓬勃发展[475],成为世界上宗教最宽容的地方之一[476]。根据2019年的调查,民众主要信仰传统民俗宗教(49.3%)、佛教(14%)、道教(12.4%)、基督新教(5.5%)、一贯道(2.1%)和天主教(1.3%),其他宗教还包括伊斯兰教东正教三一教理教道院世界红卍字会)、天德教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摩门教)、天理教巴哈伊教英语Baháʼí Faith in Taiwan统一教山达基崇教真光天道教天帝教弥勒大道[475][474][477]。另外,有80%民众同时信奉不同宗教,13.2%民众则无宗教信仰[474][478]

过去台湾原住民族多信仰泛灵信仰,中国移民引入佛教、道教和儒教,荷兰人和西班牙人传入基督新教与天主教,日本则导入神道教[479]。在1949年,许多儒教、佛教、道教、民间教派等团体从中国大陆逃往台湾,彼此竞争消长[480]。台湾登记在案的宗教团体可分为财团法人(基金会)、寺庙英语List of temples in Taiwan或社会团体[474],不同的宗教还办理各式慈善公益、教育教化、医疗服务、社会福利等机构(如慈济基金会是全球最大的佛教慈善机构)[475],并建立宗教研究机构与学术环境[481]。台湾地区有将近33,000多个供教(信)徒膜拜、聚会的场所[475],是世界上宗教场所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482]

台湾民间信仰结合自然崇拜、儒家、佛教、道家等内容[475],相信人神灵三界相通[473][483]。其中妈祖王爷千岁为二大寺庙供奉神明系统,而不同庆典仪式、艺术装饰等则体现传统教义[484][485]。每年各地会举办大型迎神赛会或绕境活动[473],并有天公生、迎妈祖、烧王船、蜂炮、炸寒单、宋江阵等仪式[486][487][488][489]。目前道教逐渐融入现代生活,佛教朝向“人间佛教”改革发展,而一贯道持续影响社会[490]。包括天主教及新教在内的基督宗教在台湾历经长期发展,目前台湾原住民族多是基督徒[474],数位中华民国总统亦是基督徒[491]汉语穆斯林社群逐渐式微,外籍移工多信奉伊斯兰教、佛教和天主教[474][492]

公共卫生

 
全民健康保险使台湾患者享有高效率且可负担的医疗服务[493]

台湾有着极高的健康水平预期寿命高[494]医疗院所由医疗专业人员组成,提供专业医疗照顾,目前主要分为中医与西医两种医疗专业体系英语Healthcare in Taiwan[495]。在2022年底,执业医事人员数359,609人,计有480家医院及20,099家诊所,提供172,088张床位[496][497]。自1995年后,全民健康保险整合社会保险系统,借由财务自给自足的互助制度,将99.9%的国民纳入保障,落实平等医疗和就医权利[498][499]。其财源主要以保险费收入和量能负担为原则,中华民国政府提供部分弱势族群保险费补助[498][500]。全民健康保险提供所有必要且完整的诊疗服务,被保险人可以自由选择特约医院、诊所等机构[498][501]

在2021年,中华民国国民0岁平均余命80.86岁,男性77.67岁、女性84.25岁[13];新生儿死亡率每1,000活产2.7人,婴儿死亡率每1,000活产4.1人[502]十大死因以慢性疾病为主(占76.6%),依序为恶性肿瘤(28.0%)、心脏疾病(11.9%)、肺炎(7.4%)、脑血管疾病(6.6%)、糖尿病(6.2%)、高血压性疾病(4.3%)、事故伤害(3.7%)、慢性下呼吸道疾病(3.4%)、肾炎、脏病症候群与肾病变(3.0%)及慢性肝病与肝硬化(2.2%);前三大癌症是肺癌、肝癌和结肠直肠癌[502][503]。成人过重及肥胖盛行率在2016年至2019年47.97%,18岁以上吸烟率在2020年13.1%[504]

由于人口老化快速,全民健康保险的医疗支出持续增加[498][505]。2021年,医疗保健支出14,265亿元,占国内生产毛额6.6%;平均每人花费60,783元[502],不过全民健康保险制度也引发争论[506]。中华民国政府建构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疫情、虫媒传染病、肠病毒、结核病、艾滋病、肝炎、猴痘、流感大流行等传染病防治推动妇幼健康、罕见病癌症及慢性疾病防治、营造健康环境、健康监测等政策[504][507]。同时还确保人类药物、生物药品、医疗器材食品、化妆品等安全管理[508],并监督中医学服务与药材管理[509][510]。另外也发展多元长期照顾体系[504]、推动失智友善社区[496][511]

教育措施

 
课外活动在台湾教育体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512]

中华民国教育学制类似美国模式,采“六、三、三、四”架构:国民小学6年、国民中学3年、高级中学3年、大学学士班4年;另有硕士班1年至4年、博士班2年至7年[513][514]。同时还扩大2岁以上至国民小学前的幼儿园教保服务[362][513][515]。在2022年,教育科学文化预算占政府总预算20.2%[516]九年国民义务教育的实施分为国民小学(6岁至12岁)与国民中学(12岁至15岁)[362],以九年一贯课程衔接学校教育[513],教科书需经过中华民国政府审定[517]。高级中学校教育采“普通教育”与“技职教育”双轨[513],分成普通型高级中等学校五年制专科学校技术型高级中等学校[518]

在2020年,国民中学的升学率已经达99.8%,而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课程纲要纳入高级中等教育阶段[362][519]。中华民国政府还推动高等教育招生制度专业化、及多元弹性发展[362],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就读大学[520]。过去高等教育机构快速增长,目前则推动大专校院整并退场,截至2021年尚有137所大专校院与12所专科学校[362][521]。台湾顶尖的大专院校多是国立大学,其中国立台湾大学被视为是最好的大学[522],其前身台北帝国大学是台湾第一所研究型高等教育机构[523]。技职教育对接产业所需人才,具中等至高等教育体系,并注重纵向衔接与横向转轨[362][524]

台湾传统社会的阶层顶端是受过教育的精英,而教育政策和产业政策的发展便能促成社会流动[525]。由于对高等教育的重视,大专院校以上学历人口已经超过高级中学程度者[526]。许多学生前往美国、澳大利亚、英国、日本等地留学[362],大专校院亦招收境外学生英语Scholarships in Taiwan与展开国际交流[362][527]。台湾在国际科学奥林匹亚生物、 化学、地球科学、数学、资讯和物理项目具有一定表现[528]。中华民国政府还培育艺术教育、特殊教育、国家语言及双语教学师资,并规划原住民族及新住民教育、终身教育[529]、家庭教育[530]、高龄教育[513][531]、数位教育等政策[362][532]。至2021年,识字率为99.1%[533]

文化艺术

 
台东县兰屿拼板舟达悟族经济及生活上重要的工具[534]
 
屏东县恒春镇的“抢孤”活动[486]

台湾是开放且包容的移民社会,具有多民族、多语言的文化样貌[442][535]。《中华民国宪法》明定保障自由权利[67]、多元文化为基本国策[443],并应建设平等、均富的国家[69][536]。这导致其核心价值除了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平等意识外[276],亦推动全民健康保险[498]、社会福利[322]、多元语言文化[84][442][362]同性婚姻等政策[537]。不过传统社会仍以汉文化为主,属父权制、父系制和阶级制社会,日常生活围绕在家庭、工作和教育上[538]。不过随着地方社会转型,台湾公民社会已经蓬勃且多元化发展,出现各类非政府组织、民间组织、社会运动、社区总体营造运动等[539]

同时,台湾社会兼容闽南文化客家文化、外省人文化、原住民族文化[130]日本文化西方文化,且西方现代文化的影响力趋大[540]。其中台湾原住民风俗习惯各异,衍生各具特色的祭典文物[84][541],并藉艺术呈现文化精神[534][542]客家族群在台湾形成客家文化,不同地区也发展出各自的特色[465],而台湾新住民族群也保留自身传统[84][543]。中华民国政府把支持文化活动视为主要职责,各地兴建大量公立博物馆、表演场地设施[84],使台湾成为亚洲艺术中心[544]。其中国立故宫博物院便被誉为世界五大博物馆之一,地方博物馆与私立博物馆亦快速增长[84],并典藏各式文物[545]

节庆假日

中华民国国定假日有1月1日中华民国开国纪念日元旦)、农历除夕至初三春节(农历新年)、2月28日和平纪念日、4月4日儿童节民族扫墓节清明)、农历5月5日端午节、农历8月15日中秋节、10月10日国庆日[17][546]。自2015年开始,国定假日与周末重叠会补假[547]。其他传统节日还有元宵节七夕中元节重阳节下元节冬至做牙等,并举办灯会放天灯放水灯普渡抢孤等活动[486][487][548]。台湾原住民族岁时祭仪分成祖灵祭、丰年祭与收获祭、狩(渔)猎祭及农耕祭等传统节庆[486][541],而客家族群亦会举办客家桐花祭义民祭𪹚等活动[549]

视觉艺术

 
台南市奇美博物馆的展览[84]

台湾原住民族有各具特色的织绣、雕刻工艺[84][550]。清治时期文人推展传统书法和水墨画,民间有木雕、石雕、漆艺、陶艺、蔺草编、竹工艺、纤维工艺、金属工艺、纸艺等工艺[84][551]。日治时期引进西洋画及东洋画观念,地方题材成为特色[84][552]。中华民国政府早期英语History of the Kuomintang cultural policy在台湾推动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并因西方思潮与艺术运动冲击,出现中国与西方、现代与传统调和探索[84][553]。其后的乡土运动影响水墨等创作[554]。1980年代起,出现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等作品,关注政治、性别和族群等议题,并筹办大型展览[84][555]。2000年后,台湾艺术融入在地性与全球化、美术与科技的思考[84][556]

目前雕塑艺术因为传统宗教和当代主题而盛行,版画艺术有多元表现,摄影艺术则历经日治时期人像摄影、战后沙龙摄影、乡土写实摄影演进[84][557]。工商设计与文化设计蓬勃发展,并结合当代工艺,逐渐发展出文化创意产业[84];而衣饰则已经西化[558]台湾建筑概分为台湾原住民族建筑、中式传统建筑、西洋式与中西混合型建筑及战后现代主义建筑,都市地区普遍是公寓住宅[559]。目前建筑呈现多元面向的发展,其中台北101在2004年至2010年间是世界最高的建筑物[560]。同时中华民国拥有许多历史建筑,并经中华民国政府指定为古迹、历史建筑等有形文化资产保存管理[84][561]

文学出版

 
出版产业因为载体的更迭,带来新的传播形式及阅读体验[562]

台湾原住民族口传文学是最早开始流传的台湾文学[84][563]古典汉诗文学源于17世纪,在明郑时期、清治时期、日治时期持续维持一定创作人口,但其内容因身份认同而有所转变[84][564]。在日治时期还发展出吸收西方现代文艺思潮(写实主义、超现实主义、现代主义)、反对殖民的新文学作品[84][565]。1945年后,来自中国大陆的作家英语List of Taiwanese writers成为战后文坛的主导,怀乡文学、反共文学及军旅文学成为风潮[84][566]。1950年代至1960年代,现代诗、散文、小说创作开始受到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影响[84][567]。1970年代,乡土文学运动强调社会现实与历史,与战前的写实主义传统接轨[84][568]

1980年代后,文学创作与批评多元发展,出现女性文学、都市文学、环保文学、政治文学、同志文学、原住民族文学、客家文学、台语文学、眷村文学、新住民文学、移工文学等作品[84][569]台湾哲学吸取西方哲学与中国哲学,并受自由主义、存在主义等思想影响[570]。中华民国政府还鼓励台湾漫画建立内容品牌[562][571]图书出版事业以小规模、本土经营为主[562],各地设有公共图书馆[572]。2021年,书籍出版登记家数为1,924家,并有57,710种书籍上市[573]。出版商翻译大量外国著作,中文书籍亦在其他华文地区销售[574]。但整体纸本图书市场持续衰退,线上书店与数位出版渐趋活络[562][575]

表演艺术

 
台湾布袋戏是台湾最普遍、且最重要的传统表演文化之一[84][465]

台湾原住民族音乐分为歌舞音乐与器乐[84][576]汉民族音乐分为福佬与客家两系,并有民俗音乐、戏曲音乐、器乐与宗教音乐类别,教会则引进西洋音乐[84][577]。台湾古典音乐及西式音乐在日治时期开始普及,后来出现“中西合璧”、“和汉交融”、现代主义及民族主义等风格音乐,不同西式音乐团体和国乐团体也相继成立[84][578]。在历经白色恐怖时期后,台湾相继出现校园民歌华语台语客语流行音乐等通俗音乐风潮[84][579]。目前台湾流行音乐受到世界各国文化的影响,并创造许多华语歌手经典歌曲[84][580]。每年会举办理金曲奖金音创作奖台湾原创流行音乐大奖等奖项[84][581]

过去传统戏曲有南管戏北管戏高甲戏四平戏客家大戏歌仔戏京剧豫剧车鼓戏牛犁阵傀儡戏皮影戏布袋戏[84],并历经大量转型与现代化[582]现代戏剧最早有日治时期的台湾新剧运动,其后历经反共抗俄剧,再受西方当代剧场艺术与国际交流影响[84][583]。目前现代化商业剧场多元成长,亦出现探索艺术形式的前卫小剧场[84][584]舞蹈艺术受不同文化传统影响,引入芭蕾舞现代舞民族舞蹈等,并发展出高等舞蹈教育与专业舞团[84][585]。中华民国政府还在各地兴建可供表演的现代化剧场、文化中心或演艺厅[84][586]

烹调饮食

 
从街边小摊到国宴场合均可以见到台湾标志性的卤肉饭[587]

台湾多样料理在其文化中扮演核心角色[130],家庭习惯与成员共同用餐,但也经常在餐厅英语List of restaurants in Taiwan夜市消费[588]。台湾原住民族以粟、山芋、甘薯、旱稻为主食,并狩猎山猪或捕获渔产[589][590]。汉人农业社会以米饭为主食,分成清淡不腻的闽南菜与重口味的客家菜[589],亦形成酱菜文化[591][592]。日治时期,日本料理成为普遍菜色,出现北投酒家菜、佛跳墙等菜肴[589]。随着中华民国政府迁往台湾,带来中国各地烹调菜色,包括京菜鲁菜川菜苏菜浙菜闽菜粤菜湘菜八大菜系的菜肴[589][593][359]。随着养殖技术进步,各地享有多样海鲜[591],并因宗教信仰流行素食[594]

除了传统中国北方和南方料理,台湾也逐渐引入各国饮食文化[589][593],并出现精致餐饮和速食文化[595]。同时还有小笼包卤肉饭油饭羊肉炉鹅肉棺材板牛肉面肉圆蚵仔面线大饼包小饼生煎包臭豆腐鸡排蚵仔煎葱抓饼盐酥鸡烤玉米盐水鸡珍珠奶茶刨冰凤梨酥黑糖糕小吃饮品与地方特产[596][597][598]。另有春节围炉、元宵节汤圆、端午节粽子、中秋节月饼等年节习俗[599],以及药炖排骨等药膳食补[591][596][594]茶叶主流文山包种茶冻顶乌龙茶白毫乌龙茶铁观音,另有咖啡与酒品(埔里绍兴酒、金门高粱酒、马祖老酒等)[597][600]

传播媒体

 
台湾拥有亚洲最自由的媒体环境之一[601]

中华民国媒体相当多元,且竞争激烈[602]。2021年,彩色电视机普及率98.5%,有线电视频道85.6%[416]。其中有5家无线电视台事业,播出23个数位节目频道[562][603]台湾公共广播电视集团为公共媒体,办理客家电视台原住民族电视台[562][604]有线电视广播业者有64家,提供80个至110个基本频道节目,为最大收视平台[562][605]。目前有线电视业者多通过卫星频道供应节目,共计91家、218个卫星频道[562][606]。中华民国政府辅导业者开发电视剧内容,办理金钟奖金视奖颁奖等活动,并设置国际平台TaiwanPlus[562][607]。另有185家无线广播事业,以音乐节目最受欢迎,并具多种语言[608][609]

中央通讯社是台湾最重要的通讯社,另有数百家新闻机构[610]。2020年,台湾有32家通讯社、252家报纸出版商、1,267家杂志出版商[608]。《中国时报》、《联合报》、《自由时报》是发行量最大的报纸,而财经资讯、企业管理、新闻时事、时尚杂志广受欢迎[611]。2022年,台湾在新闻自由指数排行第38名,领先韩国(第43名)、日本(第71名)、香港(第148名)、中国大陆(第175名);不过相关新闻分析仍受到外部力量影响[612]。台湾还有来自20个国家、75家媒体派驻记者,并引进外国语言报纸与国际期刊杂志[613]。随着纸本报纸和杂志式微,多数媒体朝向数位发行发展[614]

台湾电影最早始于日治时期,战后则一度兴起台语电影[562][615]。1960年代起,公民营电影公司盛行拍摄写实电影与文艺片,并引进香港电影技术[562][616]。1970年代起,功夫片和武侠片成为主流,其后爱国电影及小品电影开始盛行[562][617]。1980年代开始,中影公司主导台湾新电影运动,探讨社会、人文及历史题材[562],另有大量纪录片出现[618]。随着台湾新电影运动结束、开放外片进口,台湾电影产业一度没落[562][619]。直到21世纪初,年轻导演发展在地文化、恐怖、惊悚、犯罪、科幻、奇幻等类型电影[562][620]。中华民国政府持续推动电影产业发展,并举办金马奖金穗奖等活动[84][621]

运动休闲

 
羽毛球运动员戴资颖在2016年印度尼西亚羽球公开赛赢得首座顶级超级赛冠军[622]

台湾最受欢迎的体育运动包括棒球篮球橄榄球英语Rugby union in Taiwan、网球和高尔夫球等[623]。台湾青棒球队在国际级比赛有着不错成绩,并在1989年成立中华职业棒球联盟[624]。篮球是受到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人)欢迎的运动之一[625]。中华民国举办LPGA台湾锦标赛等高尔夫球赛事,并在山坡或丘陵上兴建高尔夫球场[626][627]。台湾每年还会举办数十场马拉松比赛台北马拉松是规模最大的赛事之一[628]。许多人热衷练习来自中国大陆、日本和韩国的武术,或在社区公园从事土风舞等活动[629]。中华民国还是全球尖端自行车的外销大国,推广自行车比赛及休闲[630][631]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后并获得承认后,中华民国在国际赛事往往只能以权宜名称“中华台北”参加[632]。尽管反对相关条件,但仍定期派出代表团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等国际体育赛事[633]。中华民国在奥林匹克运动会竞技项目中获得多面奖牌,并在202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创下最佳成绩[630][634]。中华民国在世界运动会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亚洲运动会、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听障奥林匹克运动会等赛事亦有获奖纪录[630]。为了培育学校优秀运动人才,中华民国举办各项学生运动联赛遴选运动人才,并推动体育学术、体育教学、校园竞赛等措施[630][635]

中华民国定期举办全国运动会全民运动会全国原住民族运动会全国身心障碍国民运动会全国中等学校运动会全国大专校院运动会等比赛[630][636]。中华民国政府还推动运动环境改善,兴设国民运动中心体育场馆设施,并鼓励民间职业运动产业发展[630][637]。多个城市设有公共自行车系统[397],并规划环岛自行车道路网[630][638]。其他受欢迎的休憩方式还有爬山、散步、度假、电视、电影、音乐、跳舞、阅读等,各类型登山运动相当风行[129][639]。台湾各地都有大型购物中心连锁百货公司和特色商圈[640],台湾中部更拥有多处渡假村及游乐中心[641][642]

参见

注释

  1. ^ 平时升降国旗奥运会梅花旗等场合时演奏
  2. ^ 包括台湾及附属岛屿、澎湖群岛金门群岛马祖列岛乌坵列屿东沙群岛太平岛中洲礁等地。
  3. ^ 繁体中文,字体上以国字标准字体为官方规范。
  4. ^ 包括台湾话金门话等变体。
  5. ^ 包括闽南裔台湾人客家裔台湾人民系,此外台湾外省人也以汉族为主。
  6. ^ 其中亦包含部分华人。
  7. ^ 纪年法可分为民国纪年西元纪年两种。

参考资料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中央情报局 2023年.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中华民国内政部国史馆. 國旗、國歌、國花. 行政院. 2022-02-07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10) (中文(繁体)). 
  3. ^ 3.0 3.1 3.2 3.3 國歌.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8) (中文(繁体)).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中华民国内政部. 土地. 行政院. 2022-12-14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4) (中文(繁体)). 
  5.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36页至第43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8页至第13页.
  6. ^ 6.0 6.1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10至11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4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John C. Copper 2023年.
  7.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10至11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John C. Copper 2023年.
  8.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10至11页.
  9.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10至11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4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10. ^ 法务部全国法规数据库工作小组. 國家語言發展法. 全国法规数据库. [2024-06-14]. 
  11. ^ 11.0 11.1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10至11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4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
  12. ^ 12.0 12.1 12.2 12.3 John C. Copper 2023年.
  13. ^ 13.00 13.01 13.02 13.03 13.04 13.05 13.06 13.07 13.08 13.09 13.10 13.11 13.12 中华民国内政部. 人口. 行政院. 2022-09-01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10-10) (中文(繁体)). 
  14. ^ 14.0 14.1 14.2 14.3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October 2023 [2024-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1-13) (英语). 
  15. ^ 5.主要國家所得分配概況. 中华民国国家发展委员会.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2-12) (中文(繁体)). 
  16. ^ 潘姿羽. 2021年人類發展指數 台灣排名全球19超越日韓. 中央通讯社. 2022-10-16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2-12) (中文(繁体)).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旅遊實用資訊. 交通部观光局. 2023-03-22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3-27) (中文(繁体)). 
  18.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10至11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4页、第96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19.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10至11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96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
  20.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10至11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
  21.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4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167至174页.
  22. ^ 22.0 22.1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4页.
  23. ^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23.6 23.7 國父.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2) (中文(繁体)). 
  24.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138至140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88至89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63至68页、第246至256页、第276至289页、第301至306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John C. Copper 2023年.
  25. ^ 東京奧運:三個不能用正式名稱參賽的代表隊. BBC News 中文. 2021-07-29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2-09) (中文(繁体)). 
  26.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80至81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253至256页、第284至289页.
  27. ^ 27.00 27.01 27.02 27.03 27.04 27.05 27.06 27.07 27.08 27.09 27.10 27.11 27.12 27.13 27.14 27.15 27.16 27.17 27.18 27.19 27.20 27.21 27.22 27.23 27.24 27.25 27.26 27.27 27.28 27.29 27.30 国史馆. 中華民國之肇建. 行政院. 2021-04-09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2-26) (中文(繁体)). 
  28. ^ 28.0 28.1 28.2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4至5页.
  29. ^ 29.0 29.1 29.2 國旗.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4) (中文(繁体)). 
  30. ^ 30.0 30.1 30.2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4至5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
  31. ^ 赵永茂等 2011年,第424至426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6页.
  32. ^ 32.0 32.1 32.2 32.3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6页.
  33. ^ 國花.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9) (中文(繁体)). 
  34. ^ 國璽.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0) (中文(繁体)). 
  35.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88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18至20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36.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2至4页;吕芳上等 2011年,第1至2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88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18至20页、第299至230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37. ^ 刘翠溶等 2011年,第1至29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7至299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18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45至46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38. ^ 赵永茂等 2011年,第2至4页;汉宝德等 2011年,第1至2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88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18至20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45至46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39.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88页、第300页;王汎森等 2011年,第300至303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18至20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45至46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40. ^ 汉宝德等 2011年,第473页至474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12页至13页;陈芳明等 2011年,第7页至17页.
  41. ^ 《近代國家的型塑: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國際學術討論會論文集》. 中华民国台北: 国史馆. 2013-06-01: 1102-1109. ISBN 978-9860372816 (中文(繁体)). 
  42.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17至18页、第354至356页、第489至490页、第520至522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1至29页、第33至35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8至9页、第295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43.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126至129页、第354至356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5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167至174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44.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7至39页、第56至58页、第353至356页、第421页、第490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8至9页、第295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45.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56至58页、第354至356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8至9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46.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7至39页、第56至58页、第353至356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8至9页、第295页.
  47.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56至58页、第94至96页、第354至356页、第645至649页.
  48.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7至39页、第56至58页、第96页、第353至356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40至40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8至9页、第295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167至174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49. ^ 赵永茂等 2011年,第96至97页、第421页.
  50. ^ 50.0 50.1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51.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Lynn White等 2023年,第295页.
  52.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7至39页、第56至58页、第96至97页、第130至133页、第356至358页、第422至424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8至9页、第295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53.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7至39页、第97至98页、第356至358页、第389至390页、第422至423页、第456至457页、第493至494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8至9页、第295至296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54.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王汎森等 2011年,第7至11页、第112至116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490至493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1至29页、第419至421页;陈芳明等 2011年,第19至21页、第148至151页、第202至206页、第526页;汉宝德等 2011年,第458至459页、第565至567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55.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56至58页、第356至358页、第389至390页、第422至426页、第456至460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5至296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56.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7至39页、第99页、第358页、第493至494页.
  57. ^ 57.0 57.1 57.2 57.3 57.4 57.5 第1~5任 蔣總統中正先生.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1) (中文(繁体)). 
  58.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7至39页、第358页、第427至428页、第457至458页、第493至494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5至296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59.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7至39页、第358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5至296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60.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58至60页、第99页、第358页、第427至428页、第494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5至296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61.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王汎森等 2011年,第11至16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7至8页、第37至39页、第58至61页、第133至135页、第359至361页、第429至431页、第495至497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1至29页、第44至55页、第356至357页、第388至390页;汉宝德等 2011年,第1至2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62.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61至362页、第429至431页、第458至460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6至297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63.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Lynn White等 2023年.
  64.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62至364页、第495至497页、第528至531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6至297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57至60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65.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7至39页、第362至364页、第431至434页、第466至468页、第495至499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1至29页、第55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125至128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6至297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57至60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66.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Lynn White等 2023年.
  67. ^ 67.00 67.01 67.02 67.03 67.04 67.05 67.06 67.07 67.08 67.09 67.10 憲法簡介.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1) (中文(繁体)). 
  68. ^ 赵永茂等 2011年,第7至8页、第37至39页、第365至366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52页、第303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Lynn White等 2023年.
  69. ^ 69.0 69.1 69.2 69.3 69.4 69.5 69.6 69.7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憲法. 行政院. 2020-03-06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2-26) (中文(繁体)). 
  70. ^ 赵永茂等 2011年,第7至8页、第37至39页、第101页、第365至366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52页、第297页、第303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
  71. ^ 赵永茂等 2011年,第64至68页、第137至138页、第279至281页、第365至366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79至81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53至54页、第297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
  72.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137至138页、第365至366页、第437至439页、第468至470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61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7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18至29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73. ^ 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19页.
  74. ^ 74.0 74.1 74.2 74.3 74.4 74.5 74.6 74.7 人文風情. 交通部观光局. 2021-05-24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3-26) (中文(繁体)). 
  75.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11至12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343至345页、第401至402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18至29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7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13至18页、第45至49页、第96叶至98页、第198至201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76.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11至12页、第19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70至71页、第476至477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345至348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13至18页、第46至49页、第198至201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77.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11至12页、第19页、第24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71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345至348页;汉宝德等 2011年,第411至415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7至298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49至53页、第198至201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78.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11至12页、第19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71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7至298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49至53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79.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11至12页、第19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71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345至348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7至298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49至53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80. ^ 刘翠溶等 2011年,第1至29页、第71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125至128页、第345至348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0至29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97至298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13至24页、第49至53页、第198至201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81.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11至12页、第19页、第21至22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71至72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8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49至53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82. ^ 刘翠溶等 2011年,第1至29页、第72页、第105至106页、第476至477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125至128页、第345至348页;汉宝德等 2011年,第411至415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18至24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49至53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83.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11至12页、第22至24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106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8至299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18至24页、第49至53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84. ^ 84.00 84.01 84.02 84.03 84.04 84.05 84.06 84.07 84.08 84.09 84.10 84.11 84.12 84.13 84.14 84.15 84.16 84.17 84.18 84.19 84.20 84.21 84.22 84.23 84.24 84.25 84.26 84.27 84.28 84.29 84.30 84.31 84.32 84.33 84.34 84.35 84.36 中华民国文化部. 藝術文化. 行政院. 2022-03-17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1-05) (中文(繁体)). 
  85. ^ 王汎森等 2011年,第690至691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1至29页、第72至73页、第106页、第476至477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125至128页、第310至317页;汉宝德等 2011年,第95至101页、第411至415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43至44页、第298至29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18至24页、第49至53页、第96至98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86. ^ 刘翠溶等 2011年,第1至29页、第73页、第106页、第241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8至29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49至53页、第301至306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87. ^ 刘翠溶等 2011年,第73至74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8至29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49至53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88.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11至12页、第21至22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73至74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8至299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49至53页、第198至201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89.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2页、第24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2至34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74页、第107至108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1至4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9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18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53至56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John C. Copper 2023年Lynn White等 2023年.
  90.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11页至第12页;王汎森等 2011年,第185页至第187页、第358页至第359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1页至第29页、第34页至第36页、第75页至第76页、第107页至第110页、第171页至第177页、第242页至第243页、第476页至第477页;刘翠溶等 4011年章英华等 2011年,第31页至第33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53页至第56页、第198页至第201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91. ^ 赵永茂等 2011年,第34至36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1至29页、第74至76页、第357至360页、第393至395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534至535页、第539至540页、第597至600;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9至300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18至24页、第53至56页、第197至201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92. ^ 赵永茂等 2011年,第32至36页、第312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31页、第220至224页、第310至317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57至60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93.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57至60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94. ^ 赵永茂等 2011年,第36至37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1至29页、第76至78页、第171至177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31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9至300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57至60页、第198至201页、第246至247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95. ^ 赵永茂等 2011年,第36至37页、第463至466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1至29页、第395至396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310至317页、第514至517页;陈芳明等 2011年,第2至7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9至300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57至60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96.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2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0至32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110至112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9至300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18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57至63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John C. Copper 2023年.
  97.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12至313页、第367至368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317至332页;陈芳明等 2011年,第428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300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60至63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98.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65至366页、第437至439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510至514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63至68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99.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297页;Lynn White等 2023年.
  100. ^ 赵永茂等 2011年,第365至366页、第437至439页;John C. Copper 2023年Lynn White等 2023年.
  101.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2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365至366页、第437至439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110至112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155至156页、第322至329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18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63至68页、第167至174页、第198至201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John C. Copper 2023年Lynn White等 2023年.
  102.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王汎森等 2011年,第16至20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42至43页、第499至503页、第536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1至29页、第87至92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572至573页;陈芳明等 2011年,第429页、第504至510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63至68页、第201至207页、第247至249页、第261至269页、第307至312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103. ^ 103.0 103.1 第5任 嚴總統家淦先生.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1) (中文(繁体)). 
  104.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2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23页、第39至44页、第64至68页、第138至140页、第367至368页、第370至371页、第400至401页、第653至656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1至29页、第82至95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390页;第478至484页、第517至524页;陈芳明等 2011年,第28至32页、第428至429页;汉宝德等 2011年,第486至487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53至54页、第88至89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63至71页、第144至147页、第167至174页、第201至207页、第231至237页、第247至249页、第257至261页、第276至284页、第301至306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John C. Copper 2023年.
  105.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第342至343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18至20页、第505至509页、第537至539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45至46页、第63至68页、第247至256页、第276至289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106.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2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281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300至301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63至71页、第152至156页.
  107. ^ 107.0 107.1 第6~7任 蔣總統經國先生.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1) (中文(繁体)). 
  108.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2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43至44页、第142至143页、第281页;陈芳明等 2011年,第7至13页、第438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300至301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68至71页、第152至156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109.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2页;王汎森等 2011年,第271至274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44页、第80至82页、第142至143页、第320页、第370至372页;刘翠溶等 2011年,第95至96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53至54页、第300至301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68至71页、第144至145页、第167至174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John C. Copper 2023年.
  110. ^ 110.0 110.1 110.2 第7~9任 李總統登輝先生.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1) (中文(繁体)). 
  111.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2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45至49页、第82至83页、第142至143页、第281至282页、第371至372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396页;陈芳明等 2011年,第13至17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53至54页、第89至90页、第300至301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71至75页、第152至156页、第249至253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112. ^ 赵永茂等 2011年,第45至49页、第82至83页、第143至152页、第159至161页;章英华等 2011年,第396页、第329页至332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52至54页、第321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71至75页、第147至152页.
  113.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2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47至49页、第82至85页、第142至143页、第282至283页、第294至296页、第371至374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53至54页、第300至301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71至75页、第152至156页、第174至182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John C. Copper 2023年.
  114.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89至90页、第300至301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33至38页、第71至75页、第231至237页、第249至253页、第269至276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115. ^ 115.0 115.1 第10~11任 陳總統水扁先生.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1) (中文(繁体)). 
  116.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2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50页、第159至161页、第296至297页、第374至377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90至94页、第300至301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33至38页、第75至79页、第152至156页、第167至182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117.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0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300至301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118. ^ 118.0 118.1 第12~13任 馬總統英九先生.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1) (中文(繁体)). 
  119.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2页;赵永茂等 2011年,第297页、第378至379页;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94至96页、第301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33至38页、第79至84页、第152至156页、第174至182页、第246至247页、第249至253页、第269至276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120. ^ 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79至84页、第182至188页、第249至253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121.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94至96页、第301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122. ^ 蔡英文 總統. 中华民国总统府.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30) (中文(繁体)). 
  123.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55页、第97页、第301页;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33至38页、第84至87页、第152至156页、第174至188页;中央情报局 2023年John C. Copper 2023年.
  124. ^ 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2年,第20至29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125. ^ 李澄欣. 台灣國會改革三讀通過後會發生什麼?「青鳥行動」翻轉「藍白綠」格局?. 英国广播公司. 2024-05-30 [2024-05-30] (中文). 
  126. ^ 台灣集會|國會改革法案三讀通過 七萬人聚集高呼「重啟社會對話」. 集志社. 2024-05-28 [2024-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5-28) (中文). 
  127.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3至11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2至7页;John C. Copper 2023年.
  128.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6年,第36页;John C. Copper 2020年,第2至7页.
  129. ^ 129.00 129.01 129.02 129.03 129.04 129.05 129.06 129.07 129.08 129.09 129.10 129.11 129.12 129.13 129.14 129.15 臺灣概況. 交通部观光局. 2021-05-24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6-05) (中文(繁体)). 
  130. ^ 130.0 130.1 130.2 130.3 130.4 130.5 130.6 景點. 交通部观光局.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3-26) (中文(繁体)). 
  131. ^ 131.0 131.1 生態旅遊. 交通部观光局. [202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6-05) (中文(繁体)). 
  132. ^ 行政院新闻传播处 2012年,第12页;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