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

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英语:Shanghai Municipal Council,缩写:SMC)是上海公共租界内的最高行政当局[1]。1854年7月11日,依据新修订后的《上海土地章程》,由上海租地人会选举产生首届工部局。1943年汪精卫政府接收上海公共租界后停止存在。

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
Shanghai Municipal Council
Seal of the Shanghai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 pre-WWI.svg
机构概要
成立时间1854年7月11日
解散时间1943年
影像资料
Seal of the Shanghai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vg
一战后版本
昔日的工部局大厦正门,2006年

历史编辑

1853年9月7日,小刀会攻占上海县城满清政府失去对外侨居留地的控制。1854年7月11日,上海公共租界组成自治的行政机构工部局,开始形成自己的警察法庭监狱等一套类似于政府的体系,进行市政建设、治安管理、征收赋税等行政管理活动。其后开辟的租界,都仿照上海公共租界的制度。工部局在实质上担任了上海公共租界市政府的角色。

1943年,汪精卫政府接收上海公共租界,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宣告结束。

结构编辑

董事会编辑

在规模最大的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由董事会领导,1870年以后一般有9名董事。董事为无给职。董事互选产生总董。

英国人始终占据工部局董事会大多数席位,美国人通常占据1-2个席位。1873年-1914年,通常为德国人保留一个席位;1915年以后,这个席位转给了日本人。1928年,3名华董贝淞荪袁履登赵晋卿)经选举首次进入董事会;1930年,又增至5名。虞洽卿刘鸿生后来曾当选华董。

1924年,美国人首次出任工部局总董。

工部局还设有许多的专门委员会,作为董事会的咨议机构:

  • 警备委员会(Watch Committee)
  • 工务委员会(Works Committee)
  • 财务委员会(Finance Committee)
  • 卫生委员会(Health Committee)
  • 铨叙委员会(Staff Committee)
  • 公用委员会(Public Utilities Committee)
  • 音乐委员会(Orchestra and Band Committee)
  • 交通委员会(Traffic Committee)
  • 学务委员会(Education Committee)
  • 图书委员会(Library Committee)
  • 房屋估价委员会(Rate Assessment Committee)

执行机构编辑

  • 总裁:多由英国人、美国人担任,最后由日本人担任。首任是爱德华·库宁南(1852年5月25日-1853年7月21日),末任是冈崎胜男(1942年1月5日-1943年8月1日)。
  • 总办处
  • 警务处:1930年有雇员4879人,管辖14个巡捕房和侦探队。
  • 火政处
  • 捐务处
  • 卫生处
  • 工务处
  • 学务处
  • 财务处
  • 公共图书馆
  • 乐队
  • 华文处

所在地编辑

1914年初,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兴建新楼,1922年11月16日竣工,占据江西路福州路汉口路河南路4条马路之间的区域12亩地。该楼1945年-1955年成为上海市政府所在地,现在仍为上海市许多市级机关使用。

标志编辑

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
 
类别  政府旗(陆)
比例1:2
 
名称一战后的版本

工部局局旗于1868年设计,1869年4月启用[2],设计者是工程师奥利弗先生[3],为白底长方形,对角线交叉为红色X字,中心绘制有工部局的纹章。该纹章呈圆形,外圈文字为:“上海市政府”(英语:Shanghai Municipality,亦有版本为“Shanghai Municipal Council”),内圈为拉丁文格言“合众为一”(拉丁语Omnia Juncta In Uno),圈内空白处为汉字“工部局”。

中间Y型交叉上绘制有12个国家当时使用的国旗或民用旗样式,左上方为  英国  美国  法国  普鲁士王国,右上方为  俄罗斯帝国  丹麦  意大利王国  葡萄牙,下方为  瑞典挪威联合王国  奥匈帝国  西班牙  荷兰

国旗错乱问题编辑

十九世纪下半叶的欧洲政局纷乱、变动频繁,但当局几乎从不更新旗上国旗,导致去到租界历史后期,旗上的国旗经已错漏百出,泰半已无法再正确代表原来国家。观察租界旗上的国旗,犹如已读了半部欧洲近代史史书。

  普鲁士王国:1871年统一  德意志帝国,但当局并无换上新的红白黑帝国旗。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北洋政府德意志帝国宣战,将代表德国的普鲁士国旗于旗上移除并涂白,为租界成立以来唯一一次对旗帜的改动。战后,德意志帝国战败投降,其在华租界利益根据凡尔赛和约交予  大日本帝国,但租界旗帜依然没有更新,被移除的普鲁士旗空位依然留白,直至租界成为历史。

  俄罗斯帝国:1917年,布尔什维克发动十月革命推翻沙俄并建立  苏联,但当时北洋政府拒不承认,依然奉白俄为正朔,故此没有更动国旗。后来北洋军被国民政府北伐消灭,其出于对苏援感恩之心正式承认苏联,但苏联秉持反帝国主义原则放弃租界特权,故此国民政府亦没有再对旗帜做出改动。

  葡萄牙:1910年,共和党徒发动十月初五革命推翻  王室并建立  共和,亦更换了新的共和版红绿国旗,但当局并无对其国旗作出相应更新。

  瑞典挪威联合王国:租界成立之时  瑞典  挪威仍尚存于一共主邦联之下,挪威只属从属自治地位,外交事务由瑞典主导,故此租界旗亦采用瑞典版本,但邦联于1905年解体瑞典挪威各自独立,在华租界权益由瑞典全数继承。但当局亦一如既往并无对其国旗作出相应更新。

  奥匈帝国:其国旗构图较为复杂,故此其政府决定以  奥地利国旗代表全国。一战爆发后,北洋政府决定对德意志帝国宣战,将代表德国的普鲁士国旗于旗上移除并涂白,然而,由于北洋政府宣战目的只为夺回山东租界,故此只对德国一国宣战,并无攻击中央国阵营内的其他国家,仍能与同属中央国阵营的奥匈帝国维持正常外交关系。故此,奥地利得以保留在华租界利益,而其国旗亦得以保留于租界旗上。一战后奥匈帝国解体,租界权益全由新生的  奥地利共和国所继承,故此国旗亦顺理成章过渡,无需更换。

  意大利王国:奇怪地采用了民用旗版本,而非上有皇冠的 正式版本。推测可能是出于皇冠构图过于复杂,不便绘制之故。

  西班牙:所有国家中唯一弃正式国旗 而采用民用旗者,大概是其政府自知国内政局动荡,国旗更换频仍,为避免频繁换旗之麻烦,故此采用长期不变的民用商船旗。

参考文献编辑

  1. ^ 工部局机构. 上海租界志. 2003-08-28 [2019-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4). 
  2. ^ 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印章和工部局局旗. 上海市档案局. 2008-04-08 [2018-0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9). 
  3. ^ Shanghai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 Flag of the World.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4).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