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政府

中华民国初期的一个政府

北洋政府,正式名称为中华民国政府,是指中华民国建国初期以京兆地方为首都的中央政府,因政权绝大部分时间由北洋军出身的军阀所把持,故而被后世以此名称之。同时,由于取代北洋政府的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和再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均否认北洋政府的合法性,也采用此名称以示其为军阀非法统治[1]

中华民国
北洋政府
1913年-1928年
国歌:卿云歌
(1913年-1915年)

中华雄立宇宙间
(1915年-1921年)

《卿云歌》
(修改版)
(1921年-1928年)
中华民国分省地图 (1922年)
中华民国分省地图 (1922年)
中华民国分省地图 (1926年)
中华民国分省地图 (1926年)
首都京兆地方
常用语言汉语
政府内阁制 (1913-1914年)
总统制 (1914-1916年)
内阁制 (1916-1923年)
总统制 (1923-1924年)
内阁制 (1924年)
总统制 (1924-1926年)
内阁制 (1926-1927年)
军政府 (1927-1928年)
大总统 
• 1913-1916
袁世凯(首)
• 1927-1928
张作霖(末)
国务总理 
• 1912
唐绍仪(首)
• 1927-1928
潘复(末)
立法机构国会
历史 
• 大总统就职
1913年10月10日
• 民元国会开议
1913年4月8日
1919年5月4日
1926年7月29日
1928年6月4日
1928年12月29日
货币
ISO 3166码CN
先前国
继承国
中华民国临时政府
国民政府
今属于 中华民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
 阿富汗
 不丹
 印度
 哈萨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蒙古
 缅甸
Flag of Nepal.svg 尼泊尔
 朝鲜
 巴基斯坦
 俄罗斯
 塔吉克斯坦

北洋政府是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第一个被国际所承认继承中国法统的政权[2]民国2年(1913年)10月6日袁世凯为首任中华民国大总统,象征着北洋政府正式成立[3]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结束[4]。从民国元年(1912年)3月至17年(1928年)6月,北洋政府体制多次于内阁制总统制两者之间徘徊不定。

北洋政府定五色旗中华民国国旗,定《卿云歌》为中华民国国歌。在北洋政府主导下,1917年,北洋政府对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宣战,加入英法美协约国阵营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并于1919年以“战胜国”的身份出席巴黎和会,但因五四运动抗议山东问题而未在《凡尔赛和约》签字[5]

虽然北洋政府为国际认可的唯一合法中国政府,但其即使在最强势的袁世凯时期亦未曾一统南方革命党势力,在袁世凯死后更是连北方北洋军自身内部都未能统一,分裂成大小派系军阀混战。1926年,割据广州的的国民政府向北洋政府发动北伐,北洋政府战败后欲退据东北,但最后一任领袖张作霖途中遭日本人炸死,其子张学良在继承政权后宣布易帜服从国民政府统治,北洋政府正式宣告灭亡[6]

沿革编辑

袁世凯执政时期编辑

1912年2月12日临朝称制的满清隆裕太后诏授袁世凯在北京全权组建临时政府[7]。2月13日,孙文遵守南北议和时的承诺,向参议院辞职,并推举袁世凯为大总统[8]。2月15日,袁世凯被选为第二任临时大总统,并于3月10日在北京宣誓就职[9]。1912年12月初至1913年3月,北京临时政府举行第一届国会大选宋教仁领导的国民党获得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10]。1913年3月22日,即将出任内阁总理的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被暗杀身亡[11]。1913年4月8日,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在北京召开。在这段时间里,袁世凯吸纳北洋系人士、社会菁英和少数革命党人组成新政府,中华民国的中央政府体制逐渐确立,并于10月6日进行大总统选举,袁世凯成为第一任正式大总统,并于10月10日就职。

1913年7月,孙中山宋教仁被刺及袁世凯未经国会同意即向西方各国进行“善后大借款”丧权辱国为由,发动二次革命反袁;8月即以失败告终,随后流亡日本[12][13]。日本以《二十一条》刁难袁世凯,民国成立后各种混乱的背景下,“共和不适于中国国情”之类的言论不断在社会上传播,各方建议袁世凯施行君主立宪来巩固国基;袁世凯最终于1915年12月12日同意开始筹备君主立宪制中华帝国,定1916年登基改年号为“洪宪元年”。但在蔡锷的护国军、孙文的中华革命党及前清遗老宗社党围剿下[14],1916年3月22日袁世凯尚未登基即宣布撤销帝制,中华帝国从未成为正式的国名,洪宪年号也从未被正式使用。1916年6月6日袁世凯病逝[15]

军阀割据时期编辑

袁世凯逝后无人有声望和能力统御整个北洋军,北洋军遂分裂为直系皖系奉系等三大割据势力,统称北洋军阀。而在护国战争后,各地军阀亦成形,如桂系、滇系、粤系、川军……等。各地军阀在名义上仍受北京的中央政府支配,但实际上各自为政,有如独立王国。从1916年6月至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中央政府实际为皖系军阀所控制,后来分别为直系、皖系、奉系军阀轮流掌握。

之后,北洋政府的国会在各系操控下,形式上选举北洋系人物担任中华民国大总统国务总理,1924年冯玉祥发动甲子兵变推翻大总统曹锟后,形式上的总统选举也取消。1925年,中国国民党苏联中国共产党合作在广州成立国民政府,并由蒋介石领导国民革命军展开北伐。1928年6月3日,张作霖军政府瓦解。6月8日,国民革命军占领北京。1928年12月29日,奉系领袖张学良降下五色旗,改悬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并通电南京的国民政府,表示服从管辖,史称东北易帜。至此,北洋政府结束运作,北洋系退出历史舞台。

政体编辑

北洋政府先后制定五部宪法,包括1912年3月《中华民国临时约法》;1913年10月《中华民国宪法案》(又称《天坛宪草》);1914年5月《中华民国约法》;1923年10月《中华民国宪法》;1925年12月《中华民国宪法草案》。

《中华民国临时约法》规定政府采用责任内阁:即由大总统、议会、内阁、法院所构成的政权体制。大总统并非实际的政府首脑,仅是代表国家的虚位元首

民国2年(1913年)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提出《中华民国宪法草案》(又称天坛草案)。这部草案的基础是临时约法,其中的规定使当时执政的袁世凯非常不满,因此他不让国会讨论这部草案。[16]

袁世凯于民国3年(1914年)解散国会,成立“约法会议”,并于同年5月1日公布自己的《中华民国约法》(袁记约法),同时废除《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中华民国约法》规定取消内阁制,实行总统制,将行政、司法权力集于总统一身。[16]

袁世凯逝后,民国5年(1916年)6月7日副总统黎元洪继任大总统,宣布恢复《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实施内阁制。

民国8年(1919年)段祺瑞执政期间提出过一部《中华民国宪法草案》(八年草案);民国12年(1923年)曹锟中华民国大总统期间公布一部《中华民国宪法》(曹锟宪法);民国14年(1925年)段祺瑞再次执政又提出一部《中华民国宪法草案》(十四年草案)。

三权分立编辑

北洋政府时期建立三权分立制度,以此为基本原则,限制大总统权力,防止个人独裁,使人民的权利和自由得到尊重和保障。1917年5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宣战问题上,国务总理段祺瑞提参战案,而国会拒绝合作。段不断对国会施压,国会则改组内阁,暂缓讨论参战问题,最终大总统黎元洪在国会要求下解除段祺瑞的职务。当时的国会真正起到监督政府、制约行政权的作用,并非“橡皮图章”、“表决机器”。[17]段祺瑞愤然离京去津,并且指根据《中华民国临时约法》,总统无权撤销总理职务,不承认黎的免职令,后被国共史学家描述为府院之争

宪法同时保障司法独立,规定独立、公开审判的司法原则。1913年国民党理事长宋教仁被杀案中,地方检察厅可以公开传讯国务总理赵秉钧;又如1925年10月京师地方监察厅派检察官翁敬棠调查“金佛朗案”事件,外交总长沈瑞麟、财政总长李思浩、前司法总长章士钊全被审查,期间,中央政府没有干涉,反映出当时司法的独立性。[17]

大总统府编辑

中华民国历任大总统[18]
# 姓名 时间 肖像 说明
第一任 袁世凯 1913.10.10-1916.1.1   中华民国大总统,定都北京
洪宪帝制 袁世凯 1916.1.1-1916.3.22   袁世凯称帝,1916.6.6病逝
继任 黎元洪 1916.6.6-1917.7.14  
代理 冯国璋 1917.7.6-1918.10.10  
第二任 徐世昌 1918.10.10-1922.6.2  
第三任 曹锟 1923.10.10-1924.10.30   通过贿选当选。日军占领天津后拒绝与日本合作[19]
临时执政 段祺瑞 1924.11.24-1926.4.20   皖系军阀首领,段祺瑞曾三次出任国务总理
北洋安国 张作霖 1927.6.18-1928.6.3   中华民国安国陆海军大元帅;张作霖议员于1927年6月16日入主北京建立北洋安国军政府。1928年6月4日在皇姑屯事件中张作霖被炸身亡。
  • 北洋政府时期共14位国会议员行擢总统权[21]

内阁编辑

袁世凯政府初期实施内阁制,于1912年4月21日成立,由国务总理和各部总长组成。内阁(即国务院或议事堂)行使国家一切行政权力。凡总统公布一切重要法律、命令,都要经过内阁成员副署,否则在法律上不发生任何效力。自1912年3月到1914年5月,前后二年多,经过唐绍仪、陆征祥、赵秉钧、段祺瑞、熊希龄、孙宝琦六易(不包括代理总理在内)内阁。[16]

1916-1928年期间,北洋政府的内阁变更37次,改组24次,有26人担任过总理,此外还有4个摄政内阁在短时间内行使过执政权,任期最长的17个月,最短的仅两天。[22]

中华民国北京政府内阁列表
内阁 时间 说明
第一次唐绍仪内阁 1912年3月13日-1912年6月27日 1912年3月8日,《中华民国临时约法》由中华民国参议院通过,3月11日公布实施。
第一次陆徵祥内阁 1912年6月29日-1912年9月22日
赵秉钧内阁 1912年9月25日-1913年7月16日
段祺瑞临时内阁 1913年7月19日-1913年7月31日
熊希龄内阁 1913年7月31日-1914年2月12日
孙宝琦临时内阁 1914年2月12日-1914年5月1日
徐世昌内阁 1914年5月1日-1915年12月21日
第二次陆徵祥内阁 1915年12月21日-1916年3月22日
第二次徐世昌内阁 1916年3月22日-1916年4月22日
第一次段祺瑞内阁 1916年4月22日-1916年6月29日
第一次段祺瑞内阁改组内阁 1916年6月29日-1917年5月23日
伍廷芳临时内阁 1917年5月23日-1917年6月12日
江朝宗临时内阁 1917年6月12日-1917年6月24日
李经羲内阁 1917年6月25日-1917年7月2日
第二次段祺瑞内阁 1917年7月14日-1917年11月22日
王士珍内阁 1917年11月30日-1918年3月23日 钱能训1918年2月20日,内务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第三次段祺瑞内阁 1918年3月23日
钱能训临时内阁 1918年10月10日

内务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钱能训内阁 1918年12月20日
龚心湛临时内阁 1919年6月13日

财政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靳云鹏 1919年9月24日

陆军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第一次靳云鹏内阁 1919年11月5日

5月14日请辞,7月2日奉准免职

萨镇冰临时内阁 1920年5月14日 海军总长代理总理
第二次靳云鹏内阁 1920年8月9日
第三次靳云鹏内阁 1921年5月10日
颜惠庆 1921年12月18日

外交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梁士诒内阁 1921年12月24日

1月25日请假出京,5月5日被免职

颜惠庆临时内阁 1922年1月25日

外交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周自齐临时内阁 1922年4月8日

教育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第一次颜惠庆内阁 1922年6月11日

7月31日请假出京,8月5日辞职

王宠惠 1922年7月31日

司法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第二次唐绍仪内阁 1922年8月5日
王宠惠内阁 1922年9月19日
汪大燮内阁 1922年11月29日
王正廷临时内阁 1922年12月11日

外交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张绍曾内阁 1923年1月4日
高凌蔚摄政内阁 1923年6月14日

摄政内阁总理

高凌蔚临时内阁 1923年10月12日
孙宝琦内阁 1924年1月10日
顾维钧临时内阁 1924年7月2日

外交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第二次颜惠庆内阁 1924年9月14日 外交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黄郛摄政内阁 1924年10月30日

摄政内阁总理,教育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段祺瑞临时执政内阁 1924年11月24日 临时执政
许世英内阁 1925年12月26日
贾德耀 1926年2月15日

陆军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贾德耀内阁 1926年3月4日
胡惟德临时摄政内阁 1926年4月20日

内阁摄行临时执政职,外交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第三次颜惠庆内阁 1926年5月13日
杜锡珪临时内阁 1926年6月23日 海军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顾维钧临时摄政内阁 1926年10月5日

财政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顾维钧摄政内阁 1927年1月11日
胡惟德 1927年6月16日

内务总长代理国务总理

潘复内阁 1927年6月20日~1928年6月3日

国会编辑

中华民国议会,最初为一院制(临时参议院→参议院),后改为两院制(国会)。1912年4月29日,临时参议院迁至北京,取名参议院。

中华民国国会(1913年-1925年)依据《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于民国二年(1913年)4月8日正式于北京成立,由参议院与众议院共同构成,两院设正副议长,下设秘书厅及全院、常任、特别3个委员会。国会主要依据《临时约法》执行议会权力。第一届国会成立后,根据《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和《国会组织法》规定,1913年7月12日在天坛祈年殿成立由60人组成的宪法起草委员会,进行宪法起草工作。

1914年11月10日,袁世凯当选为正式大总统后,正式下令解散国会。中华民国国会此后经历多次解散和重新召集。最终于直皖战争后,因段祺瑞声明废弃法统,而宣告终止。

安福国会中华民国第二届国会(1918年8月12日-1920年8月),在选举过程被“安福俱乐部”所控制。1920年8月,大总统徐世昌宣布解散安福国会,并进行第三届国会的选举。

地方政府编辑

 
1920年上海苏州河上的交通与发展

沿革编辑

1920年11月北洋政府宣布筹备地方自治,之后颁布一批地方自治条文[注 1]。规定地方政府官员不由中央政府任命,而是由本地公民直接选举产生,并划分中央与地方的财权与事权。1920年至1925年,中国各地依据美国联邦制的普世性原则,掀起联省自治运动,社会精英在报刊上发表大量关于联邦制的文章,呼吁联省自治。湖南省公民投票通过的《湖南省宪法》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付诸实行的省级宪法,1922年,中国共产党在中共二大决议案中宣布中共的目标之一是联合蒙、藏、疆等地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1923年10月颁布的《中华民国宪法》就是一部联邦制宪法,但因曹锟贿选,这一宪法遭到反对。1926年国共合作国民革命军北伐,中国各省宪法和省议会随之流产。[17]

架构编辑

北洋政府建立的地方机关大致有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军政机关和特别行政区机构。

地方立法机关分为省议会和县议事会。

地方行政机关分为省行政机关、道行政机关、县行政机关和基层政权。

地方军政机关分为省军政机关、地区性军政机关、临时性军政机关。

特别行政区机关包括京兆特别行政区政府,热、察、绥特别行政区政府,川边特别区政府。

区域编辑

北洋政府时期军阀列表
名称 派系背景 活跃时期 根据地 代表人物 海外支持国
皖系 北洋派 1916-1925 安徽浙江上海 段祺瑞倪嗣冲徐树铮段芝贵卢永祥 日本
直系 1917-1926 北京直隶山东江苏江西湖北福建[23] 冯国璋曹锟吴佩孚齐燮元孙传芳 英国
奉系 1916-1928 奉天黑龙江吉林热河 张作霖张学良张作相郭松龄张宗昌 日本
新疆自治省 1911-1944 新疆 杨增新金树仁盛世才 苏联
西北军 北洋派
国民党
1921-1930 陕西察哈尔 冯玉祥韩复榘宋哲元杨虎城
川军 1919-1949 四川西康 刘湘刘文辉邓锡侯杨森
黔军 1920-1926 贵州 袁祖铭王家烈王天培周西成刘显世彭汉章
晋系 1911-1949 山西绥远 阎锡山傅作义 日本
旧桂系 1916-1925 广西 陆荣廷沈鸿英 英国
滇系 国民党 1916-1949 云南 蔡锷唐继尧龙云卢汉 法国
湘系 1916-1937 湖南 赵恒惕唐生智何键
粤系 1920-1949 广东海南 陈炯明龙济光陈铭枢张发奎陈济棠余汉谋 苏联
马家军 [24][25] 1872-1949 甘肃宁夏青海 马鸿逵马步青马步芳马鸿宾马继援马仲英
新桂系 国民党 1922-1953 广西 李济深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

封报杀人编辑

民国元年全国报刊约500家,并存在着大量的独立媒体,如《国民新报》、《语丝》、《晨报》、《清华周刊》、《新青年》、《京报》、《世界日报》、《现代评论》等。毛泽东在湖南创办《湘江评论》、主编《新湖南》,周恩来在天津先后创办《天津学生联合会报》和《觉悟》。1913年宋教仁被刺杀后,新闻界的深入报导令北洋政府颇为不满。于是,袁世凯对全国报业进行查禁和整顿,到1913年底,全国继续出版的报纸只剩下139家[26]。袁世凯死后,民间报纸从1916年的500多份至1920年增长至1000多种。1926年中国首家无线电广播电台在哈尔滨建立,之后各类官方和民间私营广播电台开始大量出现。[17]但袁世凯后的北洋政府并未停止对报界报人的迫害。

1916年编辑

6月7日,邮政总局查禁上海《共和新报》。 9月23日,内务部以“损害社会风纪”为由查封《眉语杂志》。 10月,成都《四川新闻》创刊不久即遭川督罗佩金查封。 11月22日,北京《公言报》因披露当局向美国秘密借款消息,发行人黄希文、编辑王德如被捕,翌年2月17日,二人被以“泄漏国会秘密”罪,分别获刑3、4个月。 11月26日,京师警察厅以“妨害友邦感情”为由,查禁《国耻历史》、《既为中国人应知中国耻》、《买者问心卖者问心》、《铁杖子作》等传单。

  • 天津《公民日报》被查封。

1917年编辑

1月,济南《齐美报》因刊载有关聚赌包娼的新闻,发行人被判刑。 2月28日,成都《民宪报》发行人雷建侯、编辑人曾砚愚,因一则《刑杖悲声动衙署》的新闻触怒当局而被捕。 3月8日,北京《国风日报》编辑裴梓青、发行人彭冀臣,因“言论过激,事实不符”被拘禁3天,并遭罚款。14日,两人又因“抨击段祺瑞太过激烈”,被指控犯有“侮辱官吏”罪,各判处罚款20元。 3月13日,交通部借口“意存煽惑”,查禁《世界语函授讲义》。 4月3日,北京《醒华报》因所刊《外交投票记名》的新闻触怒当道,编辑被捕。 春,济南《公言报》被查封。 5月19日,英文《京报》主编陈友仁因披露段祺瑞政府与日本商议借款密约,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刑4个月。 5月22日,陆翰文、项士元在浙江临海创办《时事日刊》,因批评北洋军阀对浙江的统治,出版仅3期即遭查封。 5月26日,段祺瑞政府开始实行新闻邮件检查。 6月,杭州《之江日报》、北京《民国新闻》、《共和新闻》等8家报纸为避祸相继停刊。5日,福州《心声报》也以“言论不自由”,宣布停刊。 同月,广州《南越报》主笔李汇泉因反对当局接触赌禁,桂系军阀谭浩明不经审讯即将其枪杀,报纸被迫停刊。 6月9日,成都《四川群报》发行人樊孔周因为反对驻军违章抽取盐税,遭暴徒狙击而遇害。 7月4日,吉林省警务处长勒令《共和报》更名。 8月17日,上海《德文新报》被查禁。 10月初,《北京英文晚报》因“该报议论,妨碍时机”被勒令停止营业。 11月20日(一说22日),北京英文《京报》因在社论中语涉日本干涉内政,以“该报议论,妨碍时机”处以停止营业,社长陈友仁再度被捕。同日,北京《中原日报》批评冯国璋,编辑王元震被拘押。成都《警华报》副总编辑顾品珍等6人,在新闻中讽刺四川督军罗佩金,亦遭捕,且多次遭军棍殴打等刑罚。 12月,《北京晚报》被查封。 12月12日,才复刊6天的《大公报》又遭查封。

  • 安徽芜湖安社创办《自由之花》报刊,出至第6期被查封。
  • 天津《中外实报》被查封。

1918年编辑

1月5日,交通部查禁《星报》,指责其“夸张德(意志)、土(耳其)战绩,耸动缠回(维吾尔族)与之联合”。 1月30日,江西《九江日报》因报道失实遭封闭,编辑主任罗常彬、经理万和悦遭通缉。 4月28日,成都《民知日刊》出版38期后遭地方当局查禁。 5月,北京《启商报》因批评总统冯国璋而遭京畿总司令部查封。成都《平报》创刊不久即因主笔被捕而停刊。 5月18日,上海交通部查禁《一发危机!半条血路生死存亡问题》传单,作者署名霞沚,因其“攻击中日军事共同协定”。 6月23日,广州《民主报》因刊《财政厅之更动》新闻一则,被指“挑动军心”,社长陈耿夫遭广东督军莫荣新逮捕,次日遭枪杀。 7月18日,长沙《大公报》因为刊登冯玉祥在常德宣布独立的消息,被湖南军阀罚停20天。同一天,长沙《正义报》因刊出同类消息被封,经理杜启荣被判刑3年6个月。 7月31日,交通部查禁《岑春谊刷印通告书》,指其“措词悖谬”。 8月,北洋政府设立新闻检查局。 8月27日,北京《华京英文日报》因“登载祖德论调”,遭京师警察厅查封。 9月,长沙《湖南通俗教育报》负责人何雨农因《孔二老师发气》一文,被张敬尧撤职。 9月24日,京师警察厅查封刊登西原借款消息的《北京新闻报》、《晨钟报》、《大中报》、《大中华报》、《国民公报》、《经世报》、《亚陆日报》、《中华新报》和新闻交通社。《中华新报》总编辑张季鸾被捕,各报编辑纷纷逃亡日本。 9月25日,广州《南越报》、《新中国报》遭查禁。 10月9日,张敬尧查封湖南《公言报》,并逮捕发行人和一名工人。

  • 自1916年至1918年,全国至少有17名记者被判刑,甚至被杀害。

1919年编辑

5月,京师警察厅以“未依法呈报”为由,查封北京高等师范学校《五七日刊》、旅京山东学会《救国周刊》、《女界钟》。 5月5目,交通部查禁上海《进化杂志》。 5月23日,成舍我因发表山东军人“痛外交失败”的通电,其所在的《益世报》被以“煽惑军人,鼓荡浪潮”为名停刊五天,总编辑潘蕴巢被捕。 5月24日,北京《五七》日刊出版四天即被查封。 5月下旬,京师警察厅查封上海《进步》、《清华杂志》、《民生》、《新中国》等杂志。 下半年,山西太原《平民周刊》到京师警察厅查封。 6月10日,直隶省长查禁《东方代治机关宣言》,斥之“奸人乘机煽动”。 6月11日,陈独秀在北京城散发《北京市民宣言》,表示驱逐徐树铮等六人,当晚被捕。北京《新青年》编辑部被搜查。 6月23日,内务部以“煽惑军心”罪名查禁《兵士须知》传单。 6月26日,奉天《蒙文报》“鼓吹蒙人革命”,遭内务部查封。 6月27日,国务院查封北京《实社自由录》。 6月28日,汉口《大同日报》被封。 7月,京师警察厅查禁《救国周刊》。 7月16日,广州军警查禁广东学生联合会主办的《雪耻周报》。 7月17日,长沙《湖南日报》被勒令停刊一天。 7月18日,长沙《大公报》因刊登停刊启事,被再次勒令停刊。编辑赵喻瑾、副经理李晋康被捕。后复刊。 7月28日,京师警察厅借口“未依法呈报”,查封北京《平民周报》。 7月29日,内务部指斥天津《北洋大学日刊》“对于日本多著侮慢字样”,将其封禁。 8月10日,长沙《湘江评论》出至第5期,因发表《民主大联合》一文,被军阀张敬尧查封。 8月22日,邵飘萍的《京报》抨击北洋军阀对日借款是“祸国阴谋,借债愚策”,被安福系玫府查封。 8月30日,北京《每周评论》出至第37期未及发行即被查封。同日,交通部查禁《新生命》、《天津学生联合会报》、《愚人伊万治国史》、《告下士》、《衣食与国家》等出版物。 秋,赵世炎在北京创办《平民周刊》,不久被查封。 秋,江西弋阳《村铁》旬刊,创办不久即遭查封。 9月,济南警察厅查封《山东日报》,归罪“于戒严期内殊违警章”。 9月2日,北洋政府内务部电令各省查禁《工人宝鉴》、《官场揭隐》、《政府秘密大观》、《新知识》、《民国正义》、《治世要诀》、《下士衣食》等书籍。 9月上旬,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学生自治会的会刊《新湖南》周刊,出至第10期遭查封。 9月25日,内务部以“触犯出版法及刑律规定”罪名,查封上海《时事新报》。 10月,杨以德应日本公使小幡氏要求,拘留《惟一日报》的记者。 10月24日,北洋政府以北京《国民日报》刊登的评论违反出版法,将其查封。11月,主笔孙几伊被捕。12月4日,孙几伊被判决监禁14个月。 11月1日,杭州学生创办《浙江新潮》周刊,第2期发表施存统的《非孝》一文,被视为“大逆不道”,第3期即遭查禁。 11月13日,广州《国民报》被查封。同日,《大同报》、《共和报》、《广州总商会报》、《华国报》、《快报》、《岭海报》、《天趣报》、《天游报》、《羊城日报》、《粤报》、《中原报》被搜查,主笔、记者等50余人被拘捕。 11月15日,杭州《浙江新潮》出至第二期被查封。 11月16日,《我为我》遭国务院以“意图煽惑回民”罪名查禁。 11月24日,夭津女界爱国同志会、天津学生联合会所办《平民半月刊》、天津真学会《新生命半月刊》被以“妨害治安”为由封禁。 11月28日,福建学生联合会及其机关刊物《学术周刊》同时被查封。 12月2日,国务院以“宗旨悖谬”为由封禁浙江第一师范所办《浙江新潮》、《校友会十日刊》。同日,内务部以“荧惑社会”为由查禁《中国预言》、《未来观》等出版物。 年底,福州《福建时报》因披露军队索饷哗变的消息,被当局查封。

  • 浙江温州《救国讲演周刊》创刊,主持人郑振铎。出至第7期被查封。
  • 北洋政府下令查禁上海《进化》、《民声丛刊》、《太平洋》等报刊。
  • 从1918年到1919年底,全国被查封的报刊有100多家。

1920年编辑

1月20日,南开学生出版《觉悟》,仅一期即因成员被捕而停刊(后来复刊,出到第9期遭查禁)。 2月2日,国务院一次查禁《法律与强权》等“宣传过激主义”的书刊83种。 3月25日,内务部查封《北京大学学生周刊》。 4月7日,京师警察厅查封北京《工读报》。 4月12日,直隶省长公署以“与时局甚有妨害”为由,查封北京女高师半月刊。 5月1日,《新社会》出至第19期,被京师警察厅查封。随即出版的《人道》月刊仅出一期,第二期未及出版即遭查封。 5月8日,直隶省长公署以“主张改革社会、反对政府”为由,查禁三教同原研究救国会传单、常德救国厉进会传单、庆祝劳动纪念筹备处传单、三学社增刊、北京高师教育丛刊、新银行团问题,清华周刊、新中学会会报、溧阳第一女校周刊。 5月10日,京师警察厅以“违反出版法”查封北京社会实进会、《新社会旬刊》。 5月19日,交通部查禁传单《救命呀救命呀,令子令孙断断有饭吃》。 5月23日,吉林省长公署查禁“韩党印刷品”《新韩民报》、《独立新闻》。 6月3日,京师警察厅以“影响地方治安”为由查封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所办《觉社新刊》。 6月4日,直隶省长公署指斥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所办《工学》“言辞悖谬”,处以查封。 6月13日,《四川学生潮》创刊,一再受到阻挠和查禁,多次停刊。 6月19日,天津《益世报》被禁止发行。同日,《苦军人》传单被指“奸人诬蔑、构陷煽动”,遭督理边防军训练处军务课查禁。 7月8日,江西《民报》以泄露军机罪遭查封。同日,《江声日报》因报道“米谷涨价,民食恐慌”,因拒绝交出投稿人而遭查封。 7月13日,上海《白话日报》因其“煽动工人”,遭京师警察厅查封。同日被封的还有《光明杂志》、《进化丛书》等。 7月27日,苏常镇守使查封江苏苏州《苏报》。 8月9日,北京《公言报》因披露政坛内幕遭直系军阀查封,编辑汪世澄被捕。 8月15日,上海《劳动界》被当局以“煽惑劳动阶级,主张过激”罪查封,并下令“缉拿查办”编辑。 9月前,《劝兵工厂罢工广告》“词极谬妄”,遭陆军部查禁。 9月,中美合资创办的济南《大民主报》因批评军阀“惧外仇内”,经理和主笔被捕,经美方交涉获保释。 10月30日,上海镇守使查禁《伙友》、《劳动界》、《平民报》等刊。 11月6日,绍属戒严司今部查封浙江绍兴《越铎日报》。 11月6日,长沙《民言报》因刊登“谭延阁可以跑了”社论,遭湖南省会警察厅查封。 12月5日,北京《劳动音》周刊出版5期后遭查禁。

  • 海南《琼岛日报》被查封,经理林格兰被处死。
  • 天津《劳报》日刊,负责人张太雷,出版不到两个星期即被查封。随即更名为《来报》,出版一个月后又被查封。不久又更名为《津报》。
  • 谭平山等在北京创办《社会问题》,仅出一期即被查封。

1921年编辑

1月11日,交通部因上海《震坛周报》“鼓吹朝鲜独立”,将其查禁。 2月4日,新青年社发行部遭法租界巡捕房搜捕,经理周少伯被罚洋50元,并限3日内迁出租界。承印这些书刊的华丰印刷所经理乔雨亭和印刷公会经理孙诒康亦各罚洋100元。2月11日,新青年社被封。 2月18日,上海镇守使查封上海《新安徽》报刊。 2月26日,上海《工商报》被以“有意造谣”罪名,遭交通部查禁。 3月,东省特别区警察总管理处以“有碍治安”为由,查封哈尔滨《进步报》。 4月8日,京师宪兵司令部查禁上海三无学社《一个兵的说话》传单,斥其“鼓动兵士反抗长官”。 4月18日,在哈尔滨创刊不久的俄文《前进报》被禁,主编海特被逮捕。 4月21日,《兵变歌》“语多悖谬欺动之词”,第九师师长下令查禁。 5月10日,安徽军阀接连查禁《社会改造原理》、《到自由之路》等六种书刊。 5月29日,重庆《新蜀报》被查封。 6月,湖南军阀赵恒惕撤销《湖南通俗报》主持人所兼湖南通俗教育馆馆长一职。6月15日,该报被迫停刊。 6月6日,中国全国报界联合会开会抵制北洋政府的《出版法》、《治安警察法》、《预戒条例》、《管理印刷业条例》等政令,同日发表《不自由毋宁死》通电全国。 7月15日,巴金参与撰稿的成都《半月》因反对四川当局不准妇女剪发,出至第24期被查封。 10月4日,上海租界巡捕房再次查抄《新青年》编辑部,陈独秀等5人被捕,拘押2天后以“陈独秀罚洋一百元充公,抄案书籍,一并销毁”结案。

1922年编辑

1月4日,内务部查封人道学社所办《救世音》刊物。 1月16日(一说17日),长沙《劳工周刊》出至第13期被查封,主编庞人铨被杀害。 2月,林白水主办的《新社会报》披露直系军阀吴佩孚搬用飞机炸弹和盐余公债的黑幕,被北京警察厅勒令停刊。 2月7日,在成都创刊的《人声》报,仅出三号,被警察厅勒令停刊。 2月10日,北京《新社会日报》被查封。 5月1日(一说2日),南昌《大江报》被军阀陈光远封杀。《正义报》、《中庸报》、《匡报》也相继被封。 5月8日,吴佩孚电令北京警察厅,查封北京《大陆报》、《正言报》。 5月26日,参陆办公处查禁《兵丁与贫民》。 6月1日,上海《劳动周刊》主编李启汉被捕。9日,《劳动周刊》出至第41期被勒令停刊。 6月16日(一说17日),《广州晨报》社长夏重民因批评据陈炯明而遭逮捕,叶举将夏捆绑沉入珠江淹毙,报社被捣毁封禁。 7月,上海警察厅查禁《平民宝鉴》、《官场揭隐》、《政府秘密大观》、《新知识》、《治世要诀》、《下士衣食》、《国民正义》等出版物。 7月初,上海《时事新报》发表《杭州观潮日记》一文,语涉浙江军阀卢永祥,卢电令扣留报纸。 7月5日,哈尔滨《俄罗斯》被查封。 7月11日,交通部查禁天津《斗报》。 8月,复刊不久的《四川学生潮》被成都卫戍司令部以“着述思想过新”、“诚恐影响治安”为由查禁。 8月19日,成都《川报》、《国民公报》被冠以“造谣通敌、摇惑军心”,“随声附和、颠倒是非”等罪名,遭成都卫戌司令部查封。 10月6日,北京《国民裁兵运动大会传单》被指“迹近鼓惑”,遭京长卫戌总司令部查禁。

  • 山西太原《平民周报》被查封。


1923年编辑

1月11日,交通部以梅田拨雄“日商在九江内地开设报馆,照章盛应禁阻”,查禁其在九江所办《长江日报》。 1月15日,南昌《新江西》主编袁玉冰被捕入狱,杂志出版3期后被迫停刊。 1月底,北京《工人周刊》被查封。 2月,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真报》发声支持工人运动,被军阀萧耀南以“扰乱地方,鼓动工潮”的罪名查封。 2月1日,《赣事周刊》因批评军阀蔡成勋,被禁止发行。 2月7日,吴佩孚武力缜压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杀害施洋等五十余人。史称“二七惨案”。次日以“扰乱社会秩序”罪,查封汉口《真报》、《实话报》、《闲话报》、《通俗白话报》。 2月13日,京师警察厅查禁北京学生联合会《告北京市民》传单,指其为“非法印刷品”。 2月16日(一说26日),上海《向导》发行处被封。 3月初,南昌《青年声》被勒令停刊。 3月19日,浙江肖山《责任》出版第15期后被查封。 3月28日,交通部下令禁止私人装设无线电台。 4月,林白水在《社会日报》揭露曹锟贿选总统丑闻,该报被封,林被监禁三个月。 5月18日,交通部查禁《京汉流血记》,痛斥“词语狂谬”。 8月3日,重庆世界宗教大同会主办的《民苏报》被查封。 8月24日(一说27日),天津《京津泰晤士报》因抨击曹锟贿选,被禁止在租借外发行。 8月29日,广州《民国日报》以“泄漏军事秘密”罪名,被旧粤军勒令停刊3天。 9月21日,交通部以“意存扰乱”罪名查禁上海《国民通讯》、天津《国会议员通讯》。 10月,上海《时报》因反对直系军阀被禁邮。 10月4日,京畿卫戌总司令部查封《互助月刊》。 11月,只出了4期的《新时代》月刊被军阀赵恒惕以“所倡学术不正,有害治安”为由查封。

  • 安庆《民治报》因抨击“武人政治”被封,主笔黄梦飞,去年9月19日创刊。
  • 卢剑波、胡迈在南京创办《民锋》杂志。初为不定期刊,后改为半月刊。出版第7期后被查封。

1924年编辑

2月14日,交通部以“妨害冶安”为由查禁上海《新申报》、《神州日报》、《中华新报》。 3月1日,交通部以“扰乱公安”为由查禁《京汉路二七惨剧一周纪念特刊号》。 4月23日,沈阳《东报》因“对日本天皇不敬”,被勒令停刊一周。 5月8日,江苏督军省长公署借口“过激论调”,查封东南大学交通处所办《南京评论》。 6月19日,北洋政府通令邮局禁止寄递《自治旬刊》、《劳动旬刊》、《劳工周刊》、《工人周刊》、《青年工人》月刊、《中国青年》、《新建设》、《上海工会报告》等书刊。 8月,公共租界非法逮捕市民叶乾亨,《时报》、《商报》、《新申报》等纷纷如实报道,并加以评论,租界工部局竟以“散布谣言,登载不确实消息”等罪名拘捕《时报》总经理狄平子、主笔陈冷血,《商报》总经理李征五、主笔陈布雷,《新申报》总经理许建屏、主笔孙东吴等6人。会审公堂不听被告律师的申诉,分判罚款,强行结案。 9月1日,京师警察厅指控国闻通讯社刊载的张作霖致曹锟函有误,传讯编辑周某,5天后勒令停止发稿。 9月2日,世界通讯社编辑被传讯,总经理遭到监视,3天后停止发稿。 9月5日,京师警察厅传讯上海《申报》驻京记者秦墨哂及亚东新闻社记者,查封《民德报》。 9月30日,天津《妇女日报》出至第260期被查禁。 10月,北京《世界晚报》因头条新闻标题出现错字被封停刊5天。 12月9日,上海《向导》编辑部遭到租界巡捕搜查。

  • 湖北汉口《中西报》一度被查封。

1925年编辑

3月,上海《商报》主笔陈布雷、《民国日报》主笔邵力子、《中华新报》主笔张达吾,因报道上海纱厂工人罢工事件,被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以“鼓动工潮”、“扰乱治安”罪名拘捕。陈、张各罚款90元,邵力子被判交保1000元,同时逐出租界。 3月17日,北京《民国日报》因发表《丧权辱国的安福系》一文,被以“侮辱国家元首临时执政段祺瑞”罪名被查封,总编辑邹明初被逮捕,总共出版13天。 4月,京师警察总监颁布《管理新闻营业条例》,遭到北京新闻界的强烈反对。 4月5日,蔡和森发表《安福政府对于舆论的摧残》一文,抗议年初以来段政府通令查禁20余种刊物。 4月23日,北京《民生》出至第88期被查封。 4月26日,创刊于1922年8月的哈尔滨俄文《论坛报》,再度遭查封。 5月12日,交通部以“捏造谣言”为由查禁《新天津报》、天津《益世报》、《河北日报》、《大中华商报》。 5月中旬,重庆军阀王陵基以“败坏风俗,煽惑青年”的罪名查封张闻天等创办的《南鸿》周刊、萧楚女任主笔的《爝光》周刊。《南鸿》仅出7期,《爝光》仅出3期。 5月30日“五卅”惨案以后,段祺瑞曾一次下令查封了北京19种报刊。 6月,《独秀文存》、《胡适文存》等书也曾遭查禁。 6月11日,《上海总工会日报》因批判日商在华枪杀工人的罪行,9月被封。 6月27日,上海《热血日报》出至第24期被查封。 7月25日,山东督军张宗昌以“煽动纱厂工人罢工风潮”罪名,逮捕《青岛公民报》主笔胡信之,且对记者训话:“今天我请大家来,没有别的话说,就是你们的报上登载的消息,只许说我好,不许说我坏。如有那个说我坏,我就以军法从事。” 7月29日,胡信之与工运领袖李慰农在团岛被处以枪决。 8月,督办奉天军务善后事宜公署查禁《工人之路》邮件。 8月20日,广州《民国日报》总编辑陈秋霖与廖仲恺一同被暗杀。 8月24日,汉口《汉江晚报》被以“诋诬政府”罪名遭交通部查禁。 12月底,哈尔滨《东北早报》两个编辑陈晦生、任国桢被捕,后在吉林监狱遇难。

  • 北京《冲锋旬刊》被查禁。
  • 重庆平民学社创办《爝光》周刊,主编萧楚女。出至第3期被查封。
  • 香港《中国新闻报》被查封。
  • 天津《益世报》总经理刘浚卿曾被北洋军阀逮捕入狱7个月。

1926年编辑

1月21日,《北京晚报》被查封,社长刘煌(仰干)被逮捕。经多方活动,报纸恢复出版,刘煌获释。 2月4日,上海书店被军阀孙传芳以“词句不正,煽动工团,妨害治安”等罪名查封。 2月21日晚,北京《大同晚报》经理龚德柏被捕,该报遭查封。 3月17日,长沙《大湖南日报》被当地军阀查封,该报通电全国报馆:“在军权统治之下,法律失其效力,自由无所保障,敝报代表民众利益而奋斗,与军阀利害绝对相反,横遭封闭,当非偶然。” 4月,张作霖的奉系军阀进京后,已复刊的《京报》曾对“三—八惨案”大胆抨击,支持冯玉祥的国民军,26日邵漂萍在北京天桥被枪决,《京报》又被封。 4月9日,北京《大同晚报》因报道军事消息失慎又一次遭查封,龚德柏再度被捕。 4月10日,国民党主办的北京《国民公报》被迫停刊。 6月19日,国民军办的《中美晚报》编辑范治平被捕,两天后获释。 上半年,北京《国民新报》被查封。 7月18日,吉林省长公署下令查禁《满洲工人周刊》。 8月5日,林白水在《社会日报》抨击军阀及其附庸者,6日晚,京畿宪兵司令王琦奉张宗昌之命,到报馆强行施捕,7日凌晨枪杀林于北京天桥。 8月7日,林白水被枪杀后第二天,成舍我被捕“并宣布处死”,原因是《世界日报》以《邵飘萍以身殉报》的大字标题作报道,《世界日报》和《民立晚报》同时被查封,后来各方竭力营救后出狱。 8月26日,交通部查禁《中华全国总工会通告》、《中华全国总工会对于政府出师宣言》。同日,《中美晚报》两位编辑被传讯,9月2日才被保释,报纸再度停刊。 10月,马宙伯创办的《正义报》日刊被封。

  • 谢福生在上海创办的英文《公论报》因嘲讽孙传芳在江西吃败仗,被从公共租界逮捕到龙华护军使署,孙传芳欲将谢枪决,幸得上海日报公会史量才等立往说情,才免一死。

1927年编辑

1月9日,孙传芳关闭上海《民国日报》(3月22日复刊)。 3月31日,重庆“三三一”惨案发生,军阀王陵基捣毁《四川日报》。《新蜀报》停刊20余天,主编漆南薰被杀,宋南轩、周钦岳出走,后复刊。 4月1日,北京世界通讯社社长孙剑秋被捕。 6月4日,北京《益世报》以“造谣淆惑观听”、“影响治安”等罪名遭查封,编辑朱鉴堂被传讯。 7月6日,陕西《国民日报》社长刘天章、编辑白超然被捕,报社被改组。 10月24日,张作霖查封北新书局和《语丝》周刊。 11月,北京的北新书局和有二十多年历史的《时事新报》也遭“改组”。 12月14日,交通部以“捏造事实”为由,查禁天津《日日新闻》(日文)、《朝夕》(日文)、《天津日报》。

评价编辑

正面评价编辑

王铁群认为北洋政府是中国民主社会的开端,办报自由如欧美,各省文化大放异彩[17]。除此之外,北洋政府在经济和外交领域的成就也相当引人注目。此后南京国民政府所创造的一系列经济奇迹也是有赖于北洋政府所作出的努力。[17]

负面评价编辑

1922年5月29日,《申报》发表杨荫杭(署名老圃)的时评《北洋正统》,表达了时人对于北洋的普遍唾弃:[27]

北洋正统云云,乃丑语也。清朝有北洋正统,未救于清之亡,北洋正统之首领,且以帝制失败。曰直皖战争,曰直奉战争,皆北洋正统争城以战,杀人盈城之历史,今日果能觉悟,自当绝口不谈北洋二字,一洗北洋之余臭,乃可与民更始。乃组内阁,犹推重北洋老前辈为总理,一若非北洋正统不能控制全局者。谈国是犹曰恢复旧会,北洋正统可以巩固,一若以后选举,北洋正统必可操胜算者。不知北洋团体当听其星散,既无巩固之必要,亦无人可以控制。藉曰可以控制也,即直皖、直奉之战,亦可以免,而终不能免者,知其团体早已涣散,固不必燃已死之灰而为之谋中兴也。故今日北方果有人焉,能力矫北洋之旧非,固国人所愿闻。若犹以北洋二字为号召,国人将掩耳而走矣。

注释编辑

  1. ^ 《地方行政会议组织规则》、《县自治施行细则》、《县议会议员选举规则》《省参事会条例》《市自治实施细则》等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 二、辛亥革命及其后的中国政治-北洋军阀的黑暗统治. 中国共产党历史 第一卷(上册). 中共党史出版社. 
  2. ^ 世界各國議會年表:亞洲. [2012-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08). 
  3. ^ 北洋政府時期的文武關係(1916-1928). [2012-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21). 
  4. ^ 北洋政府時期總統權力之研究(1912~1924),池炫璋著. [2012-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22). 
  5. ^ 第一次世界大戰與中華民國. 半壁江山中文网. 2013-06-13 [2014-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21). 
  6. ^ 中華民國史檔案資料匯編. 第三輯, 北洋政府:1912-1927. [2012-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22). 
  7. ^ 袁世凯曾遭行刺 装病逼迫清帝退位. 凤凰网. 2008-09-24 [2014-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6). 
  8. ^ 1912年“北京兵變”真的是袁世凱指使的嗎? 大公报. [2014-06-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0). 
  9. ^ 郭廷以. 1912──中华民国元年壬子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汉典古籍.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0. ^ 徐矛,中华民国政治制度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
  11. ^ 乔纳森·芬比英语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英国西敏寺: 企鹅出版集团. 2008年5月29日: 第123页至第125页 [2014年2月23日]. ISBN 978-0713998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7月14日) (英语). 
  12. ^ 《中央政府与国民党之问题》. 中国重庆: 《大公报》. 1913年6月1日 (繁体中文).
  13. ^ 二次革命失败 孙中山被迫流亡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凤凰卫视. 2011年3月10日 [2014年2月23日] (简体中文).
  14. ^ 郭廷以. 1916──中華民國五年丙辰. 《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1979年 [2014-05-20]. ISBN 978666671294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4). 
  15. ^ 郭廷以. 1916──中华民国五年丙辰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汉典古籍. [2014年2月23日] (繁体中文).
  16. ^ 16.0 16.1 16.2 第四节 北洋政府的政权机构. 中国通史 第十一卷 近代前编(上册). [2017-0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5).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民国北京政府时期是中国民主社会的开端. 共识网. 2012-03-12 [2014-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9). 
  18. ^ 任期超过一年以上
  19. ^ 曹锟下野后拒与日本合作:喝粥也不当汉奸. 搜狐. 2014年4月2日 [2014年5月2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5月21日). 
  20. ^ 周自齐 1922年6月2日 1922年6月11日 国务总理摄行总统职权
    高凌霨 1923年6月14日 1923年10月10日 国务总理摄行大总统职权
    黄郛 1924年11月2日 1924年11月23日 国务总理摄行大总统职权
    段祺瑞 1924年11月24日 1926年4月20日 临时执政
    胡惟德 1926年4月20日 1926年5月13日 国务总理代行临时执政职权
    颜惠庆 1926年5月13日 1926年6月22日 国务总理代行大总统职权
    杜钖圭 1926年6月22日 1926年10月1日 国务总理代行大总统职权
    顾维钧 1926年10月1日 1927年6月16日 国务总理代行大总统职权
    胡惟德 1927年6月16日 1927年6月18日 国务总理代行大总统职权
  21. ^ 袁世凯,黎元洪,冯国璋,徐世昌,曹锟,周自齐高凌霨黄郛, 段祺瑞, 胡惟德颜惠庆杜锡珪顾维钧,张作霖
  22. ^ 北洋内阁变更37次 顾维钧为何总是“吃得开”. [2017-0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5). 
  23. ^ 张明金、刘立勤《国民党历史上的158个军》.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
  24. ^ 國民政府與青海馬家關係研究 (PDF). [2015-10-1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4). 
  25. ^ 甘、寧、青三馬家族世系簡表 (PDF). [2015-10-1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3). 
  26. ^ 新闻数字博物馆-癸丑报灾. [2017-0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2). 
  27. ^ 桑兵. “北洋军阀”词语再检讨与民国北京政府. 

延伸阅读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