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高会战

上高会战为1941年初日军为巩固南昌外围阵地,保证占领区安全,决定对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第9战区部队实施的军事打击。日方将此次战事的名称称为锦江作战,日军将此作战视为短期战术攻势,但最后在国民革命军优势的防御作战中遭到击退,且遭受预期以上的战损。

上高会战
中国抗日战争的一部分
Shanggao bridge.jpg
国民革命军重夺一座桥据点
日期1941年3月14日-4月9日
地点
结果 中国胜利
参战方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华民国 Flag of Japan.svg 日本帝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罗卓英 Flag of Japan.svg 园部和一郎
兵力
100,000人(11个师) 65,000人(2个师团,1个独立混成旅团
伤亡与损失
20,533人 22,000人

背景及计划编辑

1941年初,中国派遣军为加强华北治安战,决定将驻江西安义地区的第33师团调往华北,由于在江西区域已久未进行大规模作战,中日双方皆有蓄存一定战力;日军作战方针是计划在轮调前发动一次攻势性防御,顿挫当地国军,巩固华中战略要地南昌外围。而选择的战斗区域则是上高,该地为第9战区所辖的19集团军本部,如可成功摧毁将会让该地国军的作为转入消极。

1941年3月14日,日军调集第33第34师团及第20混成旅团,分北、中、南三路秘密集结。在第11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指挥下,企图对上高实行分进合击,打击和削弱国军。由第9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指挥,集结了第49、第70、第72、第74军约11个师的兵力参加作战。

双方战斗序列[1]编辑

国民革命军 日本帝国陆军

第九战区,司令官薛岳,参战兵力约66000人。

第十一军司令园部和一郎日语園部和一郎,总兵力65000人,进犯兵力42000人,阵地守备后方勤务23000人。

  • 第33师团日语第33師団_(日本軍):师团长桜井省三日语桜井省三中将,总兵力24000人,进犯兵力13000人
    • 直属部队
      • 第33步兵团:荒木正二少将
        • 步兵第213联队:河村大佐
        • 步兵第214联队:滨田中佐
        • 步兵第215联队:古田大佐
      • 搜索第33联队:中田中佐
      • 山炮兵第33联队:古田大佐
      • 工兵第33联队:井上中佐
      • 辎重兵第33联队:陈田中佐
      • 师团通讯队
      • 师团卫生队
    • 配属部队
      • 独立工兵第3联队一部
      • 迫击炮大队
      • 第九师团第五兵站辎重兵中队
      • 第106师团卫生队
  • 第34师团:师团长大贺茂中将,总兵力27000人,进犯兵力20000人
    • 直属部队
      • 第34步兵团:岩永汪日语岩永汪少将
        • 步兵第216联队:小川大佐
        • 步兵第217联队:落合大佐
        • 步兵第218联队:佐藤大佐
      • 搜索第34联队:田川中佐
      • 野炮兵第34联队:长林大佐
      • 工兵第34联队:门胁中佐
      • 辎重兵第34联队:知览中佐
      • 师团通讯队
      • 师团卫生队
    • 配属部队
      • 独立山炮兵第2联队第2大队
      • 独立山炮兵第51大队
      • 独立山炮兵第52大队
      • 迫击炮第1大队第1中队
      • 迫击炮第3大队第3中队
      • 独立工兵第2联队:小坂中佐
      • 独立轻装甲车第9中队
  • 独立混成第20旅团:池田直三少将,归大贺茂师团长指挥,兵力8000人
    • 独立步兵第102大队:坂本俊马中佐
    • 独立步兵第103大队:小野中佐
    • 独立步兵第104大队:野村中佐
    • 独立步兵第105大队:森重中佐
    • 骑兵队
    • 炮兵队:小金井少佐
    • 工兵队:笹良
    • 通信队:下白石
    • 辎重队
  • 第三飞行团,飞机约100架,人员700人
  • 海军航空队,飞机约50架,人员300人
  • 后勤部队,人员约5000人
    • 铁道联队
    • 千田兵站部
    • 第十兵站自动车队
    • 兵站病院

战况编辑

1941年3月15日,北路日军第33师团由安义向奉新上高方向进犯,国军第70军在奉新城东西设防,凭借潦河两侧高地抵抗,在日军飞机和炮兵的猛烈轰击下,被迫撤守奉新。日军攻陷奉新后,强渡锦江,续向上高进击。南路日军第20混成旅团,由赣江北岸发起攻击,于夜间两次强渡锦江,遂由独城以北地区沿锦江南岸西犯,受到国民革命军第70军第107师和第74军第51师的阻击重创。

3月16日,中路日军第34师团沿锦江北岸向高安方向进犯,企图协同北、南两路击破守军第70军,再以3路围攻第74军。第70军第107师在日军强烈攻势面前丢城弃地,仓皇突围。3月18日,第34师团侵占高安又西进龙团圩。第33师团进至上富若竹坳附近,3月19日,遭到第70军一部伏击,经苦战突围撤至奉新。

日军第34师团突破第70军右翼部队阵地后,向西突进,在棠浦、泗溪之线受到第74军的阻击。日军第20混成旅团由灰埠附近北渡锦江与第34师团会合。3月21日,国民革命军第74军英勇抗击日军的进攻,固守上高外围阵地。第49军与第74军之第51师将日军第20混成旅团击退至锦江以北;遂渡江向北,协同江北第70军主力攻击日军第34师侧背。3月22日至24日,日军在数十架飞机掩护下,向上高以东第74军阵地发动猛攻。国军奋勇抗击,主阵地失而复得3次,为实施两翼对日军包围争取了时间。国军第70军、第72军和第49军适时赶到主战场,由南北两面包围日军,形成了南北5公里、东西15公里的包围圈。

在此情况下,日军第34师团长大贺茂中将一面向汉口日军第11军司令部急电求援,一面命令所部突围撤退。第11军司令部急令第33师团驰援解围,并同第20混成旅团掩护第34师团撤退。

3月25日,退至奉新之北路日军第33师团一部向官桥街、棠浦急进,被围第34师团亦向东方向突围,两路日军得以会合。3月26日夜,第74军攻克泗溪,并协同第72军等部将日军压迫于官桥街、南茶罗一带。3月27日,日军向奉新、南昌方面突围、狼狈溃逃。第49军、第70军分两路对日军实施侧后追击,予以重创。3月28日,国军主力进攻官桥街,与日军激战至下午,将日守军600余人全部歼灭,并毙日军第34师团少将指挥官岩永,收复官桥街。3月31日克复高安,截断了日军东逃归路。

4月1日,日军以15架飞机掩护突围,向斜桥方面逃窜。国军乘胜追击,收复了沿途城镇。4月2日,国军克复子西山、万寿宫、奉新等地,4月8日和9日又克安义外围的长埠、宋埠、平洲、弓尖各要点。日军受到重大伤亡后撤回原驻地。双方恢复战前态势,会战结束。

结果编辑

此役中华民国方面宣称日军共投入兵力6.5万余人,国民革命军则投入11个师、10万兵力。国军宣称让日军伤亡15,792人,日军宣称造成国军损失死伤17,119人、失踪2,814人;缴获装备有山炮6门、迫撃炮1门、24挺轻机枪、掷弹桶24具、408把步枪、各式弹药11万1717发。而日军对于己方损失已未存任何战报。日本战后著作则称日军伤亡约5,500人。[2]

由于国军投入的七十军有补充师、保安纵队等亦非满编单位,中方11个师的10万兵力也只是账面编装,日方概算总投入约为7万人。姑且不论中方投入兵力和伤亡,可以确信的是中国方面声称的日军规模被严重高估。所谓6.5万人是以全师满编2.5万人的甲种师团计算[来源请求],但在国防部史政编译局出版的抗日战史丛书中,前线对日军实际估计是4.1万人(33师13,000人、34师20,000人、混成第20旅8,000人);日军战后编篡战史则承认上高会战投入的两个正规师皆有一个步兵联队未参战,且参战部队是战争后才扩编的三团制特设师团,用4团制规格在评估敌军实际上是错误前提[来源请求];加上兵力主体为4个营增配1个工兵团的混成第20旅,日军总兵力即便算上增编部队,无论如何高估皆不会超过6个团,因此日本方面认为本次会战仅投入2万人,按照编装来看至多不会超过2.5万人。1.5万人的伤亡显然为灌水数据。

虽说战报灌水,但这不代表国军在此役徒劳无功。日军山炮属联队(团级)编制武装,一联队4门,缴获6门代表至少有2个步兵团遭击溃,对会战最多是6个步兵团的日军来说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单位受创严重,这在大部分日军作战中并不多见;此役后日军11军军长园部和一郎在同年4月调任军事参议官,6月转预备役,相较于同样任11军长的前后任:冈村宁次阿南惟几日后的官运亨通,显然他必然犯下某些大错才会让他仕途受挫,而他的调任很明显与会战结果有关,间接证明了上高会战国军表现应成功打击日军。

纪念编辑

宜春市上高县新余市渝水区上高会战遗址分布,列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0年4月3日,参访大陆的台湾国民党主席连战曾到上高会战英雄纪念碑祭奠。

注释编辑

  1. ^ 赵曾俦等编. 抗戰紀實第三冊. 商务印书馆. 1947. 
  2. ^ 児岛襄:‘日中戦争(5)’(文春文库)。文艺春秋。1988年。311–312页。ISBN 9784167141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