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添丁

臺灣日治時期知名罪犯、臺灣民間傳奇人物

廖添丁白话字:Liāu Thiam-teng,1883年5月21日-1909年11月19日),是出身大肚上堡秀水庄(今台中市清水区秀水里)的台湾日治时期知名罪犯及台湾民间传奇人物。

廖添丁
Liāu Thiam-teng
廖添丁照片.jpg
他在台湾总督府官方文件中的档案照,该档案建立于1909年。
出生1883年5月21日
 大清台湾道台湾府大肚上堡秀水庄
逝世1909年11月19日(1909岁-11-19)(26岁)
日治台湾台北厅八里坌堡小八里坌庄
国籍 大日本帝国
民族汉族
语言台湾话
职业苦力
父母廖江水(父)、王足(母)

在1909年(明治四十二年)8月,他先因偷窃属于警察的随身配戴武器等,引起有关当局高度关注。后来,他又在三个月内连续犯下数起重大社会案件,如抢劫板桥林家、于基隆枪杀(据传为日本有关当局从事于侦查事务等之)陈良久、抢劫八里坌堡五股坑保正李红家等。犯下多起重大案件后,他遭台北地方法院依杀人罪名判处死刑;同时,他藏身于八里坌堡小八里坌庄荖阡坑(今新北市八里区荖阡里)一山洞内。但是,他的所在地随即被揭露给警方,他在当地被(当地人)杨林杀害。[1][2]

在他死后不久,他的事迹随即被改编为戏剧;此后,他的事迹开始被改编为各种戏剧、念歌讲古作品等;同时,有关他的民间传说耆老口述也旺盛流传,他因而被台湾大众视为一位义贼与对抗日本殖民统治等的英雄人物;同时,在台湾民间信仰传统习惯下,他也在台湾多个地区被奉为神灵等,加以膜拜。[3]

生平概略编辑

 
台湾总督府对廖添丁的搜查始末等报告
 
台湾总督府警务局廖添丁缉捕令

1883年,廖添丁出生于台湾道台湾府大肚上堡秀水庄(今台中市清水区秀水里);在日本时代官方户籍文件记载中,他的生日是“明治拾六年四月拾五日”,出生地是“台中厅大肚上堡秀水庄土名秀水百九拾壱番地”[4]。研究者翁慧雯曾于1999年于《历史月刊》发表文章,表示前述“四月拾五日”可能是他生日的农历日期。[5]

约八岁时,他的父亲廖江水过世(于前述日本时代官方户籍文件中记载作“明治二十四年七月二十日前户主死亡”);其后,他的母亲王氏足改嫁,他改由姑母抚养。后来,他与堂妹廖氏妪、祖母陈氏品同住,并以务农维持生计。[6]

后来,他前往北台湾谋生,并以打零工维生;据传,他曾担任过铁道工人、王爷庙建筑工人、炭矿工人等。

1902年(明治三十五年),他因窃盗等被交付台中地方法院,并遭禁锢长达约10月又15日。1906年至1909年(明治三十九年至四十二年),他多次行窃并因而遭逮捕,但随即被释放出狱。

1904年8月21日,与枋桥人张富共谋,夺取茶商江眄旺三千余元,警方围捕时,廖添丁持菜刀拒捕,过程中误伤张富,之后廖添丁独自脱逃,并携大稻埕歌妓阿乖到台中藏匿,之后又藏匿在北投一带。1905年3月24日,在大龙峒王阿和家中被逮。[7]

1909年(明治四十二年)8月,他犯下偷窃警枪弹药佩剑案,开始引起警方高度关注。其后,他又抢劫板桥林家,于基隆枪杀(据传为日本有关当局从事于侦查事务等之)陈良久,抢劫八里坌堡五股坑保正李红家等。同年11月10日,台北地方法院作成“明治42年刑公字1064号”判决,在其中依杀人罪名将他判处死刑[8]。同时,曾与他同居的谢姓茶女将他藏匿于八里坌堡小八里坌庄荖阡坑(今新北市八里区荖阡里)一山区洞穴内;谢姓茶女同时委托她的小叔杨林送饭给他,但杨林随即向警方通报他的所在地。11月19日,他(在警方围捕过程中反抗,)遭杨林杀害。[1]

廖添丁年表
西元年份 纪年 大事与事迹
1883 光绪9年 农历四月十五,廖添丁出生。据日治时期纪录,其登记住址为台中厅大肚上堡秀水庄191番地,即今台中市清水区秀水里海滨路旁一带。
1891 光绪17年 他的父亲过世,母亲随后改嫁;改由姑母抚养。
1895 明治28年 甲午战争失利,清廷与明治政府签订“马关条约”,导致台湾被割让予大日本帝国。明治政府任命其海军军令部长桦山资纪为首任台湾总督
1896 明治29年 6月2日,大日本帝国陆军中将桂太郎接任为第二任台湾总督,四个月后辞职。后由大日本帝国陆军中将乃木希典接任第三任总督职务。
1898 明治31年 2月26日,大日本帝国陆军大将儿玉源太郎接任第四任总督职务。
1902 明治35年 他因窃盗等,被执法当局交付台中地方法院,后遭禁锢长达10月又15日。
1904 明治37年 他伙同枋桥地区(今台北板桥)人士张富抢劫茶叶贸易商,后于警方围捕时持菜刀拒捕却误伤张富;独自脱逃后,他携带大稻埕歌妓“阿乖”,前往台中厅藏匿。
1905 明治38年 他因抢劫富商而遭逮捕入狱。
1906 明治39年 大日本帝国陆军大将佐久间左马太接任第五任台湾总督职务。
该段期间他留下多次窃盗、入狱之官方记录。
1909 明治42年 3月8日:他最后一次被释放出狱。

7月21日:他抢劫士林街茶叶贸易商王文长的金库

8月19日:他偷窃台北厅大稻埕屠兽场警察厅宿舍及日新街派出所警枪弹药与佩刀等。

8月20日:他参与于抢劫林本源家族资产(仅预谋但未执行[来源请求])。

9月5日:他于基隆厅枪杀“密探”陈良久。

11月4日:他抢劫八里坌堡五股坑庄保正李红。

11月19日:他被杨林(以锄头攻击),死于八里坌堡小八里坌庄老阡坑一猴洞内。

注:以上内容出自翁慧雯(1999)、黄昭堂(1994)、张瑞桢(2003)及王麒铭(2010)等文献。

关于他的死亡日期与过程的记载编辑

在日本时代官方户籍文件(户口除户簿,今称户口名簿)中,他的死亡日期被记载为明治42年(1909年)11月18日。

台湾总督府的官方档案中,时任案发地最高行政首长台北厅井村大吉写给总督府内务局局长(当时台湾最高警政单位首长)川村竹治的报告(发布于同年11月30日)中,则显示为11月19日。该报告显示,11月中旬时,警方已掌握其行踪,并于该月18日一面命令保正、壮丁团长及杨林等协助搜捕,一面制造有关当局放弃相关行动之假象,但同时加以派员包围其所在地区。该报告又表示,18日当晚,他离开山洞与杨林会面时,杨林依照当局计划行动,并因而使他开始松懈。该报告接续显示,由于他欲趁黑夜潜返台中,故19日上午便于藏身处睡眠,杨林于是赶紧将该情况告知有关保正及壮丁团长等,有关保正又随即通报海墘厝派出所,警方随即在杨林带路下前往围捕;当时约为上午10时。该报告接续显示,他发现情况危急,并急欲开枪射击,但子弹因卡在枪支内而无法射出,杨林于是拿起锄头向他头部重击,导致他当场死亡。事后,杨林虽获当局发给奖金2千元,但因杀人罪被关在监狱多年。[1]

当时台湾最主要的报纸之一《台湾日日新报》,也对此作出多则相关报导。在该报报社于11月21日发行之日文版报纸中,有报导以“稀代の凶贼廖添丁の最期”(或可译作“绝代凶贼廖添丁之末日”)为标题,报导他于19日身亡之相关资讯[9];同日汉文版则以“积恶身亡”为标题,报导与日文版类似之内容[10]

民间传说与耆老口述编辑

当时新闻报导编辑

台湾日日新报》曾于1909年11月底报导有关他未死的传言:“稻江市间忽生浮言,谓廖添丁勇力过人,武艺迈众,数十名警察,不能近身。杨林一锹,更送残命,谈何易易”。[11] 同年12月底,该报又报导官方对类似传言的辟谣:“大稻埕出现大批民防警力不是因为廖添丁未死”。[12] 隔年1月中旬,该报报导当地人士前往他的墓地祈求保佑:“又嘘雄鬼廖添丁之墓,该地之人多有持香祷求者……凡感冒及诸时病等,皆往该墓前乞庇……远近相传,信以为真,一时膜拜者,络绎不绝。数日间,而墓前已无插香地矣”。[13]

耆老口述编辑

根据八里地区耆老口述,廖添丁年少时常与身怀功夫武术高手为伴,因此习得一身武艺。一次因当地保正藉势敛财,廖添丁不畏恶势,出面指摘,因而得罪保正,保正决定除掉廖添丁。于是计诱廖添丁,并向日本官署罗织其罪行,指控廖添丁为乱党,导致廖添丁成为台湾总督府追缉对象,而廖添丁的母亲亦因此遭有关当局搜捕而过世。由于家破人亡,加上四处躲避日本人追缉,在日方多次追缉中逢凶化吉,但最后仍在二十七岁时,遭友人杨林击毙于八里一处猴洞内。[14]

鹿港台湾话俗谚称“你毋是辜显荣,我也毋是廖添丁”;该俗谚之典故为廖添丁潜入当地富商辜显荣家中勒索钜款之传闻,其意或可被解释为“提醒人不要随便向他人敲竹杠”。[15]

民间传说之衍生创作编辑

日治时期的创作编辑

1911年8月17日,高松丰次郎经营之“朝日座”剧院(位于大稻埕西门町间地区)演出“改良戏”《廖添丁》,共二十余幕。1913年7月及8月,又分别完整演出该出戏剧作品。该些演出引起当地舆论热烈反应。

讲古名人的创作编辑

知名讲古创作及演出者吴乐天以相关传说为基础,创造长篇且内容丰富之传奇故事,于广播电视节目中讲述,且撰写成书,大受欢迎。该些作品所描绘之廖添丁形象,并非江湖流氓无赖,而是一名具抗日思想的知识分子。在其中,廖添丁被描写为自小无母,在十七岁时寻得其父,但四个月后父亲又因病逝世,自此成为孤儿。另一名主要角色红龟则是来自香港扒手,因缘际会下与廖添丁相识并结拜兄弟,在整个故事中皆与廖添丁同进共出。

吴乐天的刻画下,廖添丁的传奇故事经常与其他同时期台湾地方传说、史实穿凿,例如故事廖添丁曾帮助余清芳护送西来庵事件用的火枪;保护台湾米酒配方所有人徐祥教授,至台北会见美国领事;也与麻豆文旦埔里绍兴酒等地方传说有牵连;且公然向台湾总督下战帖,盗取总督官印;仗义资助吴郭鱼培育者吴郭清;甚至西螺七嵌故事中的武术阿善师,也与廖添丁有着亦师亦友的关系。

纪念编辑

 
1909年廖添丁死亡时,日本警察巡查部长松本建之为廖所立之墓碑,其上刻有“神出鬼没廖添丁之坟墓”字样。
 
八里区廖添丁庙旁之廖添丁(形象化)纪念铜像

在廖添丁死亡隔日,他的遗体被埋葬于位在讯塘埔之坟地;该坟地附近当时有一关公庙。下葬后,时任巡查部长的松本建之以义子的名义与礼仪,为他于当地设置墓碑[1],但该墓碑不久后即在有关当局要求下被撤离原址。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投降后,该墓碑才再度被寻得。

1958年,时任八里乡民代表会主席林清圳等,发起成立廖添丁墓园管理委员会,并于廖添丁坟前兴建一祠堂,此即廖添丁庙之前身。由于信徒众多,该庙之管理者于1972年新建大殿将原祠堂建筑包围,因台湾当时宗教相关法规要求须有历史根据与文化史迹才能建庙,廖添丁之身份无法符合该规定,因此只好向关公“借牌”。1975年4月,廖添丁庙被改名为“汉民祠”,并于政府机关登记为关帝庙。日后,因大众惯称该庙为“廖添丁庙”,该庙于是以该名为人所知。

此外,台中市清水区亦有一廖添丁庙,云林县斗六市也设有斗六行义宫汉民祠廖添丁庙(他在该庙之形象为“台岛尊驾义安尊王廖府千岁”)[16]

流行文化编辑

电影编辑

  • 《游侠胡剑明 续集》(1963年)
  • 《游侠胡剑明 第三集》(1964年)
  • 《游侠胡剑明 完结篇》(1964年)
  • 《传奇人物廖添丁》(1979年):凌云饰廖添丁、许不了饰红龟
  • 《台湾英雄廖添丁》(1987年):吴乐天自导自演
  • 《台湾镖局》(1988年):台湾英雄廖添丁之续集
  • 侠盗正传》(1998年):林志颖饰成年廖添丁、释小龙饰少年廖添丁、罗时丰饰红龟

书籍编辑

  • 《台湾民间故事2:义侠廖添丁》(2017年)

电视作品编辑

录音带编辑

漫画作品编辑

电子游戏编辑

  • 《神影无踪廖添丁》:由林秉舒于2004年制作之2D横轴平台动作游戏,为其硕士学位论文之组成部分。[18]
  • 廖添丁 - 稀代凶贼の最期》:《神影无踪廖添丁》之重制版,由创游游戏经林秉舒授权后制作。

注解编辑

  1. ^ 1.0 1.1 1.2 1.3 中时电子报. 兩岸史話-混淆的福爾摩沙真相. 中时电子报. [2018-12-14] (中文(台湾)). 
  2. ^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電子報內容. www.th.gov.tw. [2021-12-06]. 
  3. ^ 陈慧匀. 舞台上的兇賊與義賊 ―評述日治至戰後的新劇《廖添丁》 (PDF). 台湾学研究 (国立中央图书馆台湾分馆). 2010, (9): 43-62. 
  4. ^ 臺灣傳奇人物:義俠廖添丁. 台中市清水户政事务所. [2018-12-14] (中文(繁体)). 
  5. ^ skyfire (skyfire). 八里藏俠骨,萬年有義風─初探廖添丁洞 @ 無不痴 有所思 :: 痞客邦 ::. 无不痴 有所思. [2018-12-14] (中文(台湾)). 
  6. ^ 清水廖添丁廟. www.facebook.com. [2018-12-08] (英语). 
  7. ^ 捕獲兇犯. 台湾日日新报. 1905-03-28. 
  8. ^ 阿Ken. 義賊或殺人犯?台北地院首度公開廖添丁判決書. The News Lens 关键评论网. 2015-07-06 [2021-12-06] (中文(台湾)). 
  9. ^ 稀代の兇賊廖添丁の最期. 台湾日日新报. 1909-11-21. 
  10. ^ 積惡身亡. 台湾日日新报. 1909-11-21. 
  11. ^ 台湾日日新报. 1909-11-25.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12. ^ 台湾日日新报. 1909-12-26.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13. ^ 台湾日日新报.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14. ^ 八里漢民祠. 台北: 汉民祠管理委员会. 2005. 
  15. ^ 鹿港文化篇[失效链接]
  16. ^ 斗六行義宮漢民祠廖添丁廟. www.facebook.com. [2021-12-06] (中文(简体)). 
  17. ^ 遊俠胡劍明. 国家电影及视听文化中心. [2021-12-09] (中文(台湾)). 
  18. ^ 《神影無蹤-廖添丁》網路遊戲創作. 台湾博硕士论文知识加值系统. [2021-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8) (中文(台湾)). 

参考文献编辑

  • 吴乐天(1989年)。台湾英雄廖添丁。台北:时报文化出版。
  • 吴乐天(2005年)。台湾英雄廖添丁讲古CD<第一部廖添丁闯总督府>。台北:台语传播公司出版(02-2369-5252)。
  • 黄昭堂著,黄英哲译(1994年)。台湾总督府。台北:前卫出版。
  • 翁慧雯(1999年)。<廖添丁的人格与神格>。《历史月刊》1999年8月号。
  • 张瑞桢(2003年)。侠盗廖添丁 传奇说不尽 真伪渐分明。自由时报2003年3月25日。
  • 林秉舒(2004年)。《神影无踪-廖添丁》网络游戏创作作者。国立台湾艺术大学多媒体动画艺术研究所硕士毕业论文
  • 特色主题馆--廖添丁。《台湾民间传说主题数据库》。国家图书馆台湾研究主题数据库。
  • 蔡锦堂(2010年)。〈义侠?或盗匪?——以台湾‧廖添丁与日本‧鼠小僧为例〉,《台湾学研究》,第9期,*[1]
  • 王麒铭(2010年)。〈日治档案中的廖添丁及其共犯〉,《台湾学研究》,第9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