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森堡

国家
(重定向自盧森堡

卢森堡大公国卢森堡语Groussherzogtum Lëtzebuerg[注 1];法语:Grand-Duché de Luxembourg;德语:Großherzogtum Luxemburg[注 2]),通称卢森堡卢森堡语Lëtzebuerg;法语:Luxembourg;德语:Luxemburg),是一个位于欧洲内陆国家,也是现今欧洲大陆仅存的大公国,被邻国法国德国比利时包围,首都卢森堡市。卢森堡是欧盟成员国,因境内有欧洲法院欧洲审计院欧洲投资银行等多个欧盟机构被称为继布鲁塞尔斯特拉斯堡之后的欧盟“第三首都”。

卢森堡大公国
Lëtzebuerg卢森堡语
Luxembourg法语
Luxemburg德语
格言:"Mir wëlle bleiwe wat mir sinn"卢森堡语
"Nous voulons rester ce que nous sommes"法语
"Wir wollen bleiben, was wir sind"德语
(中文翻译:我们想一如既往)
国歌:我们的祖国》(Ons Hémécht
皇室颂歌威廉颂英语De Wilhelmus
卢森堡的位置
首都
及最大城市
卢森堡城
官方语言卢森堡语
德语
法语
政府单一制
君主立宪制
自由民主制
议会民主制
• 大公
亨利
• 首相
札维耶·贝特尔
立法机构众议院
面积
• 总计
2,586.3平方公里(第176名
人口
• 2019年普查
613,894[1]第173名
• 密度
233.7/平方公里(第67名
GDPPPP2016年估计
• 总计
582.34亿美元[2]第102名
• 人均
100,991美元[2]第2名
GDP(国际汇率)2016年估计
• 总计
601.76亿美元[2]第74名
• 人均
104,359美元[2]第1名
基尼系数0.272[3](2011年)
 · 第6名
人类发展指数 0.909[4](2018年)
极高 · 第21名
货币欧元EUR
时区UTC+1
UTC+2
电话区号+352
ISO 3166码LT
互联网顶级域.lu

历史编辑

卢森堡历史由在中世纪时卢森堡城堡的修建开始。城堡建成之后,附近开始逐渐发展,成为城镇。卢森堡位于战略地点,法国德国荷兰都非常重视,卢森堡经常转手不同国家。19世纪,卢森堡开始成为独立自主的国家并由荷兰联合王国保护,直到比利时独立,卢森堡才脱离荷兰管治。

虽然卢森堡声明中立原则,但在20世纪,卢森堡被德国数次入侵。第一次世界大战时1914年8月2日,德意志帝国执行施里芬计划迅速占领了卢森堡并入侵比利时和法国,打开了西线战线,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拥有数十个步骑兵的卢森堡遭到纳粹德国因入侵比利时和法国而侵略,被迫作为同盟国参战,并且在德国的进攻下瞬间投降,成为二战中唯一一个零伤亡的参战国。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卢森堡不再维持中立,成为北约欧盟的创始会员国之一。

政治编辑

 
众议院卢森堡商会

卢森堡实行君主立宪制。国家元首为卢森堡大公,也是目前欧洲唯一的一个大公国。而行政权则由内阁行使。众议院共有60个席位,议员任期为5年。

行政区划编辑

 
首都卢森堡城

卢森堡分为12个(法语:canton;德语:Kanton;卢森堡语:Kanton),向下再分为102个市镇(法语:commune;德语:Gemeinde;卢森堡语:Gemeng)。[5]卢森堡有12个市镇具城市地位,而卢森堡城是最大的城市。

(法语:district;德语:Distrikt;卢森堡语:Distrikt)曾是卢森堡的第一级行政区划,已于2015年10月3日废除。

卢森堡曾经的分区与当前的县
1659年至1839年间,卢森堡被划出了三个分区,其后成为了现在比利时法国德国的一部分,而卢森堡的领土从10,700平方公里减少到如今的2,586平方公里。


地理编辑

 
1937年油画的卢森堡

卢森堡位于西欧内陆,地势北高南低,东邻德国,南接法国,北部和西部同比利时接壤。北部为阿登高原,森林茂密,南部为丘陵。气候温和,属温带海洋性气候,风景优美。首都卢森堡城有“花都”之称。铁矿丰富。这里也是中世纪的要塞。最高点为克内夫山,海拔约560米。它比布格普拉茨山高1米,而布格普拉茨山通常被错误地认为是卢森堡的最高点。

经济编辑

卢森堡拥有全球最高的人均GDP。自1999年以来,卢森堡一直是欧元区的一部分。卢森堡的经济过去以工业为主,现在卢森堡则是全球最大的金融中心之一。卢森堡是欧元区内最重要的私人银行中心及全球第二大的投资信托中心(仅次于美国)。

社会编辑

民族编辑

卢森堡人约占全国人口的50.9%。卢森堡人属于欧罗巴人和大西洋-波罗的海类型。

语言编辑

 
美居购物中心
 
博蒙购物街
 
卢森堡的小瑞士景色

卢森堡的官方语言法语德语卢森堡语

 
美利亚酒店集团分部

“十字路口国家”的多语言现象都是由于不同民族杂居,而卢森堡却不然,传统上这个国家的主体民族只有一个———卢森堡族,这个民族血缘上和法国相近[来源请求],但历史上却长期是德语系的“神圣罗马帝国”一部分,而欧洲宫廷上层又普遍有用法语交流的传统习惯,这就造成德法两种语言都成为书面语言的现象,而长期未曾书面化的卢森堡语,则作为口语长期沿用。

卢森堡语是法兰克语的一支,使用人口主要分布在摩泽尔河地区以及接壤的德、法城市。卢森堡语虽属于高地德语的中西语族,但有超过5000个法语语源词汇。作为母语,卢语亦卢森堡人看做是“心之语言”,用于日常口语而非书面语。

教育体制中卢、德、法三语循序渐进,并行不悖。小学低年级用卢森堡语授课,高年级开始用德语讲习,中学开始再转化成法语。熟练掌握这三门语言是当地中学毕业的必要条件,这就导致了半数的中学生都拿不到毕业文凭。在这种体制之下,移民(尤其是非欧洲移民)子女尤其吃亏。

卢森堡的外国侨民特别多,占全国人口的三成以上,最大的移民团体是葡萄牙人意大利人。他们也同时带来了自己的语言。不过,葡萄牙语和意大利语基本只限于移民团体内部交流,在大范围内运用并不广泛。

宗教编辑

多数信奉天主教,亦有部分信奉其他宗教(包含基督新教犹太教)。

文化编辑

卢森堡城的老城区及其防御工事为世界文化遗产。卢森堡的许多菜肴都受到德国、法国、比利时和其他邻近的国家的影响。其中kach keis是一种涂抹奶酪,Gromper keeschelche是一种油炸马铃薯饼。

教育编辑

教育制度编辑

在卢森堡,国民义务教育是11年:由2年幼儿园、6年基础教育和3年进阶教育组成。卢森堡因此有一个三层的教育制度(幼稚园、小学、高中)。学生就学率达到100%[来源请求]卢森堡的教育制度有许多问题,例如花费许多时间在德语、法语和英语的语言课程上,以及特别是从德语课程不成功、讲罗曼语族语言的国家来的外国学生占了相当高的比例[原创研究?]

自从1999年以后,在2年的幼儿园之前设有1年的学龄前儿童预备班;这使得学童在例如语言、社会、学校方面,有可能获得一个较好较完整的社会化。在6年的基础教育之后学生可以在两种中级的教育路途之间选择:

  1. 科技高级中学(67%的学生),为期至少3年并且到毕业(CATP)或能进大学之前总共至少6至7年。
  2. 普通高级中学(33%的学生)。7年后毕业拿到证书可以进大学就读。

这个教育体制包含占国家经费第二高的社会预算的11.3%。但其15岁学生在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中的成绩一般。[来源请求]

高等教育编辑

自从2003年以后卢森堡有一间独立的大学,其从2001开始建造。在医学领域、自然科学、科技、法律、经济、社会学和教育学,学生在这分类成7个的学院里接受教育。然而卢森堡并未具备完整的学年,在外国修业更多学期的课程是必要的。对此比利时、法国和德国的大学特别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卢森堡的学生目前大部分仍然是在外国获得学术的毕业文凭,其在外国就读的学生超过6000人。大约19.6%的学生在德国大学注册(特别是在科技的专门领域或自然科学),而22.6%的学生是在比利时和法国的大学就读。

建造了卢森堡大学之后,卢森堡应该加强学术研究地位,并且稳固卢森堡的经济基础。此外应该扩大招收外国学生来卢森堡就读。然而同时卢森堡在承认外国学校的毕业文凭又有困难,特别是对于德国的专科大学毕业生,例如在德国EG建筑准则要求4年的工作实习经验,在卢森堡却得不到证明。对此卢森堡有一间自己的专科大学Institut Supérieur de Technologie。

职业教育编辑

科技进阶教育由三年额外的、特别的学年组成,下列是三种教育方式:

  1. 3年工艺的或是工商业的职业训练,不仅在企业和法国公立科技中学(Lycée Technique)之间的二元系统下进行,也实现在一个纯粹的学校基础上。毕业时有科技的和职业的能力认证考试CATP。这种职业教育的方式在缺乏学徒的许多职业中是显著的。
  2. 4年的科技教育,获得科技文凭。
  3. 在科技中心4年的教育,可获得一个科技进阶教育的毕业证书。

军事编辑

卢森堡有卢森堡陆军和卢森堡空军,由于卢森堡是一个内陆国家,卢森堡不拥有海军。

注释编辑

  1. ^ 发音:ˈgʀəʊ̯sˌhɛχt͡soːktuːm ˈlət͡səbuɐ̯ɕ
  2. ^ 发音:[ˈgʁoːsˌhɛʁt͡soːktuːm ˈlʊksəmˌbʊʁk]

参考文献编辑

  1. ^ Statistiques // Luxembourg. statistiques.public.lu. [19 December 2019]. 
  2. ^ 2.0 2.1 2.2 2.3 Luxembourg.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 April 2016 [2016-06-07]. 
  3. ^ Gini coefficient of equivalised disposable income (source: SILC). Eurostat Data Explorer. [13 August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3). 
  4. ^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19 (PDF).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2019-12-2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8-10-24). 
  5. ^ Carte des communes – Luxembourg.lu – Cartes du Luxembourg. Luxembourg.public.lu. 21 September 2011 [1 February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3).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