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史》(又译为《未发表的记事》或《轶闻》,希腊文Ἀνέκδοτα拉丁文Anecdota),拜占庭帝国史书,作者普洛科皮乌斯是6世纪时的史家,本书以希腊文书写,于550年(一说写于559至560年期间)写成,全书有“前言”一篇及内容三十章,书中对皇帝查士丁尼、皇后塞奥多拉、大将贝利撒留等名人丑事及宫廷黑暗加以揭露,猛力抨击当时的专制统治,跟作者在《战争史意大利语Storia delle guerre》和《建筑史意大利语De aedificiis》里恭维查士丁尼君臣的态度截然不同。该书写成后曾秘密传阅,后被带到罗马教廷书库,到17世纪初才被公开出版。书中具有相当高的史料价值,已被译成多国文字,受到学界深入研究及关注。

普洛科皮乌斯秘史》的拉丁文译本封面,1623年出版

本书的编撰编辑

普洛科皮乌斯与《秘史》编辑

普洛科皮乌斯 (又译普罗柯比,生卒:约500─565年),东罗马帝国凯撒利亚人,贵族出身,擅长写作,因结识了大将贝利撒留而受朝廷重用。527年,贝利撒留出征东边的波斯边境,通晓西亚多种语言的普洛科皮乌斯亦在军中任职,随军见证了对波斯、北非汪达尔王国意大利东哥特王国等的征战。540年,东罗马朝廷里出现了对贝利撒留不利的传言,他因此被召回国都君士坦丁堡,普洛科皮乌斯亦一同返都。此后,贝利撒留失势,而普洛科皮乌斯与他的属僚关系亦使他仕途不顺,只在法庭中担任辩护律师。普洛科皮乌斯看到皇帝查士丁尼的法制改革对律师职业有不利影响,而且他本人是贵族出身,多年以来对朝野有所了解,对查士丁尼的观感亦变得负面。但到晚年,普洛科皮乌斯又受朝廷器重,获得“显贵者”的称号,还可能担任过君士坦丁堡市长。[1]

秘史》的编写时间,学界主要认为是在550年(另有认为是559至560年)。[注 1][2]撰写此书的动机,据普洛科皮乌斯的自述,是由于他之前写《战争史意大利语Storia delle guerre》是“为当时情势所迫”,现在要写另写一书以“揭露整个罗马帝国真正发生的事件,作为对以前完成的呆板的正史编年史的补充”,并希望透过书中的历史教训,能使后世“少一些犯罪的冲动”。[3]因此,他在写成歌颂查士丁尼战绩《战争史》后,又写成这部《秘史》,以揭露查士丁尼朝廷名人的丑闻轶事。

《秘史》作者的争议编辑

由于普洛科皮乌斯的《秘史》与他先前写的《战争史意大利语Storia delle guerre》观点倾向反差太大,在后世曾有学者对《秘史》的真正作者有所怀疑,甚至认为是伪作,但经学者们考证,结果证明并非伪作。学者王以铸将这些考证结果,归纳为四大点:

  1. 书中有四处明确说明写作年代是查士丁尼统治的第三十二年。
  2. 书中有不少地方提到《战争史》的内容,说明它们是同一作者之手。
  3. 在记事方面,《战争史》、《秘史》和《建筑史意大利语De aedificiis》并无任何矛盾。
  4. 书中的文字风格与《战争史》是一致的。[4]

篇幅编辑

 
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普洛科皮乌斯在《秘史》中,对他有“披着人皮的魔鬼”、“暴君”、“说谎者”、“伪君子”等贬称
 
查士丁尼的皇后塞奥多拉。《秘史》里指出塞奥多拉曾是妓女

《秘史》全书的篇幅如下:[5]

  • 前言
  • 第一章 伟大的贝利撒留将军是如何被妻子蒙蔽的
  • 第二章 迟来的嫉妒如何影响了贝利撒留的军事判断
  • 第三章 阻止女人耍阴谋的危险
  • 第四章 塞奥多拉如何使非洲和意大利的征服者蒙羞
  • 第五章 塞奥多拉如何哄骗将军的女儿
  • 第六章 皇帝查士丁的无知,以及他的外甥查士丁尼如何成为帝国的实际统治者
  • 第七章 蓝党的暴行
  • 第八章 查士丁尼的性格与外貌
  • 第九章 最邪恶的妓女塞奥多拉如何赢得了查士丁尼的爱情
  • 第十章 查士丁尼如何制订新法以允许他娶那个妓女
  • 第十一章 信仰的捍卫者如何毁灭了他的子民
  • 第十二章 论查士丁尼塞奥多拉是披着人皮的魔鬼
  • 第十三章 暴君的虚伪、和蔼与虔诚
  • 第十四章 贱卖的正义
  • 第十五章 罗马公民们是如何全都变成奴隶的
  • 第十六章 失宠于塞奥多拉的人的遭遇
  • 第十七章 她如何从罪恶的生涯中拯救了五百个妓女
  • 第十八章 查士丁尼如何屠杀大批民众
  • 第十九章 查士丁尼如何夺取和挥霍罗马人的财富
  • 第二十章 败坏司法大臣的职能
  • 第二十一章 天税及边境上的军队如何被禁止惩罚入侵的蛮族
  • 第二十二章 高级公职中更多的腐败
  • 第二十三章 土地所有者们如何破产
  • 第二十四章 对士兵的不公正的待遇
  • 第二十五章 查士丁尼如何盘剥自己的官员
  • 第二十六章 查士丁尼如何破坏城市的面貌和劫掠穷苦人
  • 第二十七章 信仰的辩护人如何保护基督教徒
  • 第二十八章 查士丁尼对罗马人法律的违背和犹太人如何因为吃羊肉而受到罚款
  • 第二十九章 揭示查士丁尼是一个说谎者和伪君子的其他事件
  • 第三十章 查士丁尼塞奥多拉的其他创新

流传概况编辑

 
秘史》中文译本

普洛科皮乌斯写成《秘史》后,担心它的内容会对自己不利,在书里说过“我甚至无法相信我最亲近的人”,害怕“他们(指书中政要人物)的间谍就会发现,并且置我于最悲惨的境地”[6],所以本书问世后并无公开发表。后世文献里最早提到《秘史》的是10世纪时的《苏伊达斯词典》,里面称《秘史》为《未发表的记事》,并把它归入普洛科皮乌斯的《战争史意大利语Storia delle guerre》的第九卷。[7]该书后来被带到罗马教廷,并在1623年被教廷书库的管理员阿勒曼尼发现及删译为拉丁文出版,从此公诸于世。此后数百年间,《秘史》被译成多种语言版本。[8]

在中文翻译方面,有中国学者吴舒屏吕丽蓉的译本,由上海三联书店以独立成书的方式出版[9],以及有王以铸崔妙因的译本,列入《战争史》第九卷,由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10]

主要人物编辑

评价编辑

《秘史》揭露了不少宫廷和政要轶闻,在后世引起学者们的重视和评论。

18世纪的英国学者爱德华·吉本在《罗马帝国衰亡史》中指出,普洛科皮乌斯在他的几部作品里态度反复,难免会玷污、毁坏其声誉和信誉。但吉本也承认透过《秘史》等几部材料,使他对查士丁尼的统治史可作充足的描述。[11]现代西方学者J·W·汤普森则指出:“这是一位常常对其政敌和上司怀有极度妒忌的朝臣所做种种揭露,但有时堕落到诽谤和猥亵。因此,阅读时必须谨慎。他的书是对查士丁尼政府的强烈控诉,必然有许多说法和坏话无法以有力证据说明其真伪。”[12]

中国学者王以铸对《秘史》,作出了甚高评价:“《秘史》作为有根有据的实录绝非都是夸大其词。公正地说,《秘史》的绝大部分是真实可信的,而且应当说是对《战史》的绝对有价值的补充。没有《秘史》里当局压榨老百姓的血淋淋的实录,对皇帝优斯提尼安(即查士丁尼)的统治的认识就是不全面的。”[13]学者陈志强、吕丽蓉分析认为,《秘史》的编撰,本身就带有一种时代意义:“《秘史》的作者普罗柯比(即普罗科皮乌斯)是罗马旧贵族的代表人物,他生活在拜占廷国家由古罗马帝国中世纪拜占廷帝国转变的重要时期。在查士丁尼加强中央集权的皇权统治,实现‘一个帝国、一个教会和一部法律’的过程中,普罗柯比所代表的传统贵族势力作为罗马帝国传统势力的残余遭到致命打击,那些对皇帝专制统治心怀不满的元老和贵族精英分子被封杀压制。普罗柯比的《秘史》以抨击时政的形式出现,实际上反映的是这个‘罗马最后贵族’对局势发展做出的无可奈何的哀叹。”[14]

注释编辑

  1. ^ 普洛科皮乌斯在《秘史》里曾提到此书写于查士丁尼统治的第三十二年,后世据此得出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从527年查士丁尼即皇帝位算起的三十二年,便是559至560年,这段时期普洛科皮乌斯为皇帝撰写《建筑史》,需要违心地赞扬皇帝,因而使他更感不满,乃编撰《秘史》以宣泄情绪。第二种观点认为查士丁尼统治第三十二年,应从518年查士丁皇帝(查士丁尼之舅)登基算起,这时查士丁尼已成实际统治者,到550年时,普洛科皮乌斯对刚去世的皇后塞奥多拉极为憎恨,且对贝利撒留已不再感尊敬,而且到559年,贝利撒留击退“匈人”,为东罗马解除重大威胁有功,因此普洛科皮乌斯应不会在此时撰《秘史》抨击贝利撒留夫妇,而以550年一说较为合理。

引用来源编辑

  1. ^ 《秘史》,陈志强、吕丽蓉“普罗柯比及其《秘史》”,上海三联书店,7─10页。
  2. ^ 《秘史》,陈志强、吕丽蓉“普罗柯比及其《秘史》”,上海三联书店,25─26页。
  3. ^ 普罗科皮乌斯(又译普罗柯比)《秘史·前言》,吴舒屏、吕丽蓉译,上海三联书店,1─2页。
  4. ^ 《普洛科皮乌斯战争史》,王以铸“关于普洛科皮乌斯──人和作品”,北京商务印书馆,39─40页。
  5. ^ 以下各项,散见于普洛科皮乌斯《秘史》全书,上海三联书店版。
  6. ^ 普罗科皮乌斯(又译普罗柯比)《秘史·前言》,吴舒屏、吕丽蓉译,上海三联书店,1页。
  7. ^ 《普洛科皮乌斯战争史》,王以铸“关于普洛科皮乌斯──人和作品”,北京商务印书馆,49页。
  8. ^ 《秘史》,陈志强、吕丽蓉“普罗柯比及其《秘史》”,上海三联书店,28页。
  9. ^ 普罗科皮乌斯(又译普罗柯比)《秘史》,陈志强、吕丽蓉译,上海三联书店。
  10. ^ 《普洛科皮乌斯战争史》,王以铸、崔妙因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11. ^ Edward Gibbon: The History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The Fourth Volume, Chap. XL., Volume II, p. 563. Penguin Books.
  12. ^ J·W·汤普森《历史著作史》上卷第一分册,谢德风译,北京商务印书馆,432页。
  13. ^ 《普洛科皮乌斯战争史》,王以铸“关于普洛科皮乌斯──人和作品”,北京商务印书馆,41页。
  14. ^ 《秘史》,陈志强、吕丽蓉“普罗柯比及其《秘史》”,上海三联书店,19页。

参考书目及网络资源编辑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