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奥多拉皇后 (查士丁尼一世)

狄奥多拉希腊语Θεοδώρα拉丁化Theodṓra,或译提奥多拉塞奥多拉等,500年-548年6月28日),拜占庭帝国(即东罗马帝国查士丁尼王朝皇帝查士丁尼一世大帝)的皇后。和丈夫查士丁尼大帝一样,她也被东正教教会封为圣人纪念日为11月14日。

狄奥多拉皇后
狄奥多拉皇后(查士丁尼一世)
Meister von San Vitale in Ravenna 008.jpg
配偶查士丁尼一世
子嗣约翰、狄奥多拉
朝代查士丁尼王朝
父亲阿卡修斯

她有天生过人的智慧,与查士丁尼共同为保守古旧的政权加上新动力。532年的尼卡暴动中,城堡大火,乱军逼近皇宫之际,查士丁尼差点要弃皇宫逃命,狄奥多拉令他恢复勇气。她拒绝逃命——宣布准备殉身与皇宫共存亡。因为她的坚定,暴乱终结,而查士丁尼的政权得以保存。

548年狄奥多拉死后,查士丁尼失去贤内助,变得意气全失、优柔寡断。而查士丁尼晚年的政策转变也颇有可能跟狄奥多拉之死有关。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狄奥多拉的名字在希腊语中的意思是“上帝的赠礼”,她出生于拜占庭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的一个具有塞浦路斯血统的希腊家庭[1][2][3][4][5][6][7],处于拜占庭社会最低的阶层,她的父亲阿卡修斯是塞浦路斯本地人[8][9][10][11][12],是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竞技场内的驯师;她的母亲舞女兼女演员,名字没有记载。[13]她早年生活的大部分信息来源于普罗科匹厄斯死后出版的《秘史》。普罗科庇乌斯的批评者(指为皇帝效忠的人)刻薄地嘲笑他的作品是色情小说,但无法推翻他写的事实。例如,书中无可争辩地指出狄奥多拉曾在滑稽戏院当过滑稽剧演员,而且她的才华可能都表现在低级的身体喜剧表演中了。当她在拜占庭社会浮沉之际,她可以利用任何机会。她被嫖客们所仰慕。普罗科庇乌斯在书中写道,她是一个专门与帝国高级官员往来的情妇(其他资料显示她最初是个妓女),曾短暂地成为潘塔波利斯总督赫赛伯鲁斯的情妇,而且和他生出了她唯一的儿子,后来她早年与总督的私生子曾来找过她,试图获得某些不可见人的利益,皇后则果断地让唯一的儿子从此神秘消失。同时,她的演艺事业出现了一个低潮期。普罗科庇乌斯反复指出她不知羞耻,而且引用了许多的材料证明他的观点。她也很少得到上流社会人士的尊敬。

成为皇后编辑

 
拉文纳圣维他教堂保存的镶嵌画《狄奥多拉与宫女》

一些学者相信,在狄奥多拉遇见查士丁尼之前,她已经成为基督教非迦克敦派的信徒。所谓“非迦克敦派”即强调基督单一位格的一个基督教派,这一派的思想影响了狄奥多拉的一生。而其他不同意见则认为后来查士丁尼让她与卡尔西顿派联合审判非迦克敦派使得一性论派对她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为在审判结束后,仅管她还是一位非迦克敦派,但非卡尔西顿派也对她感恩戴德。

523年,狄奥多拉与当时的帝国禁军统帅查士丁尼在首都君士坦丁堡结婚。527年查士丁尼登上皇位,是为查士丁尼一世,同时立狄奥多拉为帝国的共治者,而且似乎已经将她作为一个维护他统治的完美的伙伴。这被证明是一个明智的决定。狄奥多拉是一个意志坚强的女子,她在统治过程中显示出了她的才干。在532年的尼卡暴乱中,她坚强、富有领导能力且好战,向查士丁尼提出正确的建议和忠告,使暴动被镇压,也拯救了查士丁尼的帝国。一位同时代的官员约安内斯·劳伦提乌斯·刘度斯称赞她“比任何男人都出众”[14]

临危不惧编辑

532年1月14日,首都示威群众包围皇宫。皇宫被围困三天之后,皇帝决定在1月17日上午11点去赛车竞技场向民众发表演说,但是情绪激昂的民众高声骂皇帝是“蠢驴、伪君子、下流胚”,并向皇帝和皇后投掷石块。紧急时刻,皇帝见大势不好,在哥特人卫队的掩护下,从皇族看台下面的秘密地道逃回皇宫。正午时分,民众推举阿纳斯塔修斯一世皇帝的侄子伊帕迪奥斯为帝,在皇宫里,查士丁尼命令太监把御库的财宝运到御码头的一艘船上,准备逃离首都。狄奥多拉皇后见状火冒三丈,以断然的口气向其丈夫说出一段被各种编年史纷纷录载的话:“如果只有在逃跑中才能寻求安全、而没有其他办法的话,我不选择逃跑的道路。头戴皇冠的人不应该在失败时苟且偷生。我不再被尊为皇后的那一天是永远不会到来的。如果您想逃,陛下,那就祝您走运。您有钱,您的船只已经准备停当,大海正张开怀抱。至于我,我要留下来。我欣赏那句古老的格言:紫袍[15]是最美丽的裹尸布。”根据拜占廷史料记载,皇后说完这番话后,查士丁尼的脸羞愧得通红,决定留在首都。皇后派太监总管纳尔塞斯带着现金离开皇宫,潜入蓝党[16]住宅区,收买该党领导人支持皇帝。名将贝利萨留将军带着一支刚从波斯返回的部队离开沙尔克宫,穿过正在冒烟的废墟,从蓝党门廊抵达竞技场。他的副手带着一支蛮族部队绕竞技场转了一圈,便从“死门”冲进去。两支部队在竞技场的两端同时出现,对场内的民众发动血腥屠杀,弓箭兵则从暗梯登上观众席后面的通道,向人群放箭。大约有3.5万人被杀死在赛车竞技场中,结束震撼帝国的“尼卡暴动”。

在随后的清算中,查士丁尼对异己势力展开报复,许多支持起义或态度犹豫不决的贵族被处死,在皇后的要求下,伊帕迪奥斯及其家族也被诛杀殆尽。

狄奥多拉在事后正式被提升为皇帝的共治者,全面参与帝国事务,尽管狄奥多拉在政治上对她的丈夫帮助非常巨大,但是却有一个令她抱憾终生的事实,她非但没有为丈夫留下合法的继承人,就连二人唯一的女儿也不幸早夭。

皇帝佳伴编辑

 
《狄奥多拉皇后与宫女》全图(6世纪)

一些学者相信,狄奥多拉是查士丁尼恢复罗马帝国和建立拜占庭国家梦想的第一个坚定的支持者。根据普罗科庇乌斯的说法,她鼓动查士丁尼修改法律,允许妇女堕胎,允许贵族们迎娶像她一样的低级阶层的妇女。狄奥多拉鼓吹已婚妇女有通奸和社交服务的权利,提高对妇女的保护,还广泛听取妓女和其他被压迫的女性的声音,使她们都非常高兴,获得她们的尊敬和爱戴,因此她也被看作女权运动的领袖。她也帮助查士丁尼弥合基督教各教派日益扩大的裂痕,在查士丁尼调停卡尔西顿派和非卡尔西顿派冲突的努力中,她很可能起很大作用。

而包括尊她为圣人的另外一些学者则认为狄奥多拉的对于妇女的功绩不在于作为一个“妇女解放者”允许她们堕胎和通奸,而在于为她们争取获得和男性同样的法定权利,达成真正的男女平等。比如,她建立妓女之家,通过法律禁止强迫卖淫,承认妇女在离婚问题上有更多的权利,允许妇女拥有和继承财产,判处强奸死刑等等,所有的这些都使拜占庭统治下的东部帝国的妇女地位远远高于蛮族统治下的西部帝国(比如日尔曼民族统治下的查理曼帝国)的妇女。

但她也有不仁慈的举动。传言说在她的住所有私人地牢,和她政见不同的人被关在里面,而且永远消失,当然几乎任何皇室成员都会有类似相关的谣言而不止她一个有。更符合她性格的故事是她保护一位被免职的总主教12年,而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狄奥多拉死于一种不知名的癌症,还不满50岁,查士丁尼比她多活大约20年。应该注意的是,没有证据显示她像一些学者猜测的那样是死于乳癌。她的遗体被埋葬在圣使徒大教堂——君士坦丁堡最壮丽的教堂之一。意大利北部拉文纳圣维塔尔教堂有描绘查士丁尼和狄奥多拉夫妇的美丽的马赛克镶嵌画,至今犹存,这些画是她逝世前一年完成的。

家庭和婚姻编辑

  • 父亲:阿卡修斯
  • 母亲:佚名
  • 丈夫:查士丁尼一世大帝
  • 亲生子女:约翰、狄奥多拉(儿子同赫赛伯鲁斯所生、女儿同查士丁尼一世所生)
  • 亲外孙女:狄奥多拉(狄奥多拉之女)
  • 养子:查士丁二世(后继承查士丁尼一世的皇位)

电影编辑

注释编辑

  1. ^ 《从罗马到拜占庭:公元5世纪》,迈克尔·格兰特,Routledge出版社,第132页。
  2. ^ 《男人掌控的未来会如何》,R. A. BowlandXlibris公司,第77页。
  3. ^ 《圣使徒生活、行为和殉难全史》,威廉·卡夫,1810年所罗门·维阿特出版,第131页。
  4. ^ 《真正的使徒》,克莱门、波利卡普、伊格内修斯、赫尔密斯、威廉·威克、威廉·亚当斯、威廉·卡夫,1834年帕森斯和希尔斯出版,第214页。
  5. ^ 《欧洲:一部历史》,诺曼·戴维斯,1996年牛津大学出版社,第242页。
  6. ^ 《晚期罗马帝国史》第2卷,J.R.马丁内尔,1992年剑桥大学出版社,第1240页。
  7. ^ 《基督徒传记、文献、宗派和学说辞典》,《圣经辞典》续集,亨利·威斯、威廉·史密斯,1882年斯坦福大学J.默里出版,第539页。
  8. ^ 《罗马帝国衰亡史·二》,爱德华·吉本、潘格温·克拉西克斯,第563页 ISBN 0-14-043394-5
  9. ^ 《情妇:在古典和现代文学和生活中扮演的角色》,C.海沃德,1926年斯坦福大学科萨诺瓦·索赛厄蒂出版,第429页。
  10. ^ 《史学家的世界史》,亨利·史密斯·威廉姆斯,1904年远景公司出版,第66页。
  11. ^ 《妇女史》,斯蒂芬·沃森·法洛姆第217页。
  12. ^ 《全球通史,古代和现代》,威廉·福蒂斯·玛沃尔,艾萨克·柯林斯和儿子们,第131页。
  13. ^ 《晚期罗马帝国史》第2卷,J.R.马丁内尔,1992年剑桥大学出版社,第1240页。
  14. ^ 林恩·亨特《西部的发展:人民和文化》,波士顿·贝德福德,2001年,第263页。
  15. ^ 紫色在古代中国和西方均象征着皇室、皇权。
  16. ^ 参加暴动的主要有蓝党和绿党两派,蓝党是支持皇帝的一派,由于一名党徒被皇帝下令处死,便与绿党联合起来攻击皇帝,但仍有极大的动摇性。

参考资料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