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五十军

(重定向自國民革命軍第六十軍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五十军由1948年辽沈战役期间,倒戈投向中共的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军改编成军。至1985年百万大裁军裁撤。

部队历史最早可追溯至大清云南都督唐继尧滇军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接受改编参加抗战,经历了徐州会战、台儿庄大捷、武汉会战、南昌会战、长沙会战等,在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后,又奉命进入越南受降,在抗日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初期编辑

宣统三年(1911年),以同盟会会员为核心的一批滇军将领,响应辛亥革命,推翻满清在云南之统治。 民国4年(1915年),滇军参加护国战争,在中国近代史上留名。

民国26年(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军对中国发起总进攻,使中国进入全面抗战阶段,国民政府在南京召开最高军事会议,要求各地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保卫南京,共挽危局。9月,当时云南王龙云将原有的6个步兵旅编组为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军,卢汉任军长。第六十军下辖的第一八二、第一八三、第一八四共3个师。主要装备法械,作为滇系主力部队,装备十分精良和齐全。同年10月5日,第六十军在云南昆明东南郊的巫家坝操场举行誓师出征大会,随后开赴对日本作战前线,在台儿庄大捷中作出重大贡献,伤亡13000多人。民国27年(1938年)3月下旬,日本军进犯徐州,第六十军奉命前往增援,负责防守禹王山一线,经过27昼夜血战,伤亡巨大,但阵地巍然不动。

1938年4月,第184师师长张冲在汉口秘密会见叶剑英,申请加入中共,并请中共派人到第184师工作。八路军武汉办事处遂派出周时英等一批骨干到第184师开展工作,组建地下党支部。1938年冬,蒋介石解除张冲职务,第184师中的地下党员大都撤离,只有少数有社会关系基础、隐蔽较好的继续留下。

民国28年(1939年)2月,第六十军隶属第1集团军开赴江西铜鼓县调整编制,整编过后赶赴南昌前线,至1939年底先后参加了南昌会战、第1次长沙会战和1939年冬季攻势作战等。

民囯29年(1940年)9月,日军占领越南,第一八二师、第一八四师转调云南防守红河州一带,组建新编第三军,军长张冲。民囯30年(1941年)5月,第六十军第一八三师奉命与新编第三军第一八二师对调建制关系,该军的第一八三师调往新编第三军,新编第三军第一八二师则改隶该军。此时,该军下辖第一八二师和第一八四师两个师,参加了第二次长沙会战。民囯32年(1943年)秋,日军由印支半岛进攻滇缅边境,第六十军由中南战场回防云南。民囯34年(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卢汉率第六十军同第九十三军开进越南北部南定接受日军投降。11月,蒋中正又重新整编滇军,将8个步兵师缩编为2个军,即第九十三军、第六十军。同月,曾泽生被任命为第六十军军长。

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编辑

民国35年(1946年)4月,第六十军奉命从越南海运至中国东北地区增援剿匪作战,隶属于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第六十军下辖第一八二师、第一八四师和暂编第二十一师。第一八二师驻防沈阳铁岭昌图孙立人指挥。第一八四师驻防鞍山海城等地归廖耀湘指挥,暂编第二十一师驻防抚顺等地归东北行营直接指挥,由于分散使用,驻防鞍山、海城的第一八四师被包围,1946年5月30日阵前倒戈。重建后的第一八四师在梅河口被全歼。

1946年5月,刘浩入滇军第60军,传达党中央对滇军地下党组织的八项决定。1947年5月,蒋介石获悉张冲到哈尔滨的消息,下令洗刷镇压滇军中张冲旧部。第60军地下党撤走一批,由孙公达负责。

民国36年(1947年)11月,暂编第五十二师列入第六十军建制,但“人事、经理自成一系”。该师由原东北第四保安区改编为暂编第五十二师,师长刘伯中。后并编入东北交警总局吉林警务处,中央嫡系李嵩任师长。民国37年(1948年)3月,第六十军放弃吉林市,撤守长春城东,下辖暂编第二十一师、暂编第五十二师、第一八二师。再次重建后的第一八四师驻辽西,与第六十军分开使用,在10月锦州之战中被歼灭。同年10月14日,曾泽生和其麾下暂编第二十一师师长陇耀、第一八二师师长白肇学等商定投降事宜。最终于10月17日,第六十军倒戈(共产党称为“起义”,国军称为“叛变”,均认为与“投降”不同),一同的新编第七军也被迫投降[注 1]。国军第六十军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五十军,辖第148、第149、第150师,曾泽生任军长至1970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编辑

1950年,列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五十军名义入朝作战,参加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战役。1955年后撤出朝鲜,隶属于成都军区。1967年,50军第149师(1948年由国军暂21师改编)使用18军52师番号,后改编为西藏军区第52旅;其余所属部队及军部番号在1985年百万大裁军中被撤销。

参考资料编辑

  1. ^ 长春国军最高指挥官郑洞国10月21日凌晨致电卫立煌蒋中正:“,弹尽粮绝,退出中央银行大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