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汉分裂

中國國民黨歷史上分裂的狀況之一

宁汉分裂是1927年国民政府北伐期间,国民党内部以南京蒋介石(蒋中正)为首的清共势力和武汉汪精卫(汪兆铭)为首的容共势力发生分裂的事件。分别指南京(旧称江宁)和武汉[1]

汪兆铭(前左)与蒋中正(前右)

经过编辑

1926年7月1日,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9月7日,北伐军攻占汉口,11月8日攻占南昌,蒋到南昌指挥进攻孙传芳。11月11日,广州国民政府决定北迁武汉

1927年1月3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议决,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移驻南昌。2月10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全体大会在武汉召开。会后以汪兆铭谭延闿孙科宋子文徐谦为国民政府常务委员。2月26日,蒋介石在南昌中央政治会议议决要求苏俄共产国际撤回鲍罗廷

1927年3月6日,国民革命军第一师中国国民党党代表倪弼手下右派军官枪杀了江西省总工会副委员长、赣州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2]。随后,蒋部陆续在九江安庆宁波和南京捣毁国民党左派领导的党部和报社、工人总工会,枪杀、逮捕共产党员与抗议游行之工人群众。

3月10日至17日,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后,其执监委暨候补委员八十名中,中国共产党员约居三分之一,亲共之左派亦居三分之一,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各部部长暨其秘书,共产党员亦占一半以上,至此,国民政府已由苏联顾问与共产党势力全权把持[3][4]

苏联与中国共产党凭借中国国民党会议增设劳工部、农政部以中国共产党员苏兆征谭平山担任部长,中国共产党员林伯渠为军事委员会秘书长。另组成武汉中华全国总工会以向忠发刘少奇李立三为首,组织武装卫队滥动私刑,杀害他们所判定的工贼斯大林也派罗易武汉协助鲍罗廷组织农工阶层展开土地革命,农民协会、土地委员会成为权力武装组织。随后鲍罗廷在武汉成立“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与国民政府委员临时联席会议”,凭借掌握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国民党左派进而取得政治主导权,决议“迎汪复职,以与蒋分权”,以所谓“提高党权”、“反对军事独裁”、“打倒新军阀”为理由,于1927年3月10日,中国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通过《统一党的领导机关决议案》,通过了“统一革命势力”、“统一党的领导机关案”等反蒋方案。同时为防止蒋独揽专权,会议缺席,选举汪兆铭出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中央党部组织部长,并决议不设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改为7人集体领导,免去原来由蒋担任上述职务,将蒋降为普通委员[5]。蒋在南昌发表《告黄埔同学书》,表明不接受该决议,说“革命责任,不容诿卸”,“誓必负责完成北伐”,并力劝同志“坚守国民革命立场,维持国家社会秩序,团结一致,解救民众痛苦”。面对亲苏势力倒蒋,蒋决计和中国共产党断绝关系,于是同刚回国的汪兆铭商讨发动清党工作,驱逐苏联顾问,同中国共产党决裂。汪兆铭提出避免过激解决办法,建议蒋亲自去武汉规劝说服中国共产党,把国民政府和中国国民党党部迁到南京。

1927年3月24日,中国共产党成功策动南京事件的排外行动[6][7][8][9],洗劫外国领事馆、教堂、学校、商社、医院,打死法人一,英人二,及多人受伤,引发国民政府与英国美国日本间的国际事件。

1927年4月1日,汪兆铭从欧洲经莫斯科回到上海与蒋会面,汪承诺阻止武汉反蒋,而蒋则支持汪主持党务。4月2日,中国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吴敬恒、李宗仁黄绍竑陈果夫等在上海开紧急会议。会议中提出检举“共产党连结容纳于国民党之共产党员,同有谋叛证据”。4月6日,汪兆铭抵武汉。同日,张作霖得到了公使团的同意,派遣中国军警突袭北京苏联大使馆、远东银行中东铁路办公处,逮捕李大钊等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员,并搜出共产国际发来的大量指示、训令、颠覆材料(与冯玉祥的合作颠覆文件、红枪会及煽动农民的纪录、中国共产党文件等,“苏联阴谋文证汇编”)和武器弹药。其中一份训令内称“必须设定一切办法,激动国民群众排斥外国人”,“不惜任何办法,甚至抢劫及多数惨杀亦可实行”[10]:189。苏联与中国共产党则强烈谴责中国国民党粗暴侵犯苏联使馆尊严,并称此事件乃“帝国主义的挑拨,中国政府已沦为帝国主义者工具”。

1927年4月9日,蒋离开上海赴南京。4月12日,蒋中正联合上海青帮洪门头目黄金荣杜月笙等组织的“上海共进会”,联同军队在上海在上海发动四·一二事件(中国共产党称为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解散上海总工会等组织,捕杀一批中国共产党员,包括汪寿华陈延年赵世炎等,是为“清党”(清除有中国共产党员身份的中国国民党员)。广西广东则亦分别在黄绍竑李济深主持下开始清共。

1927年4月17日,位于武汉的中国国民党中央宣布撤销蒋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职务,并开除党籍。在南京的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胡汉民、蒋中正、柏文蔚等及部分监察委员宣布在南京组国民政府,以胡汉民为主席。宁汉正式分裂。武汉方面即下令开除蒋中正的党籍并予以通缉,南京亦下令通缉约二百名共产党人。4月19日,苏联召回其在北京的驻华代办及大使馆职员[11]:65。4月21日,军事委员会自广东迁南京办公,蒋发表《告全体将士书》。4月22日,武汉国民政府由汪兆铭领衔,孙科、邓演达、宋庆龄、张发奎、吴玉章、毛泽东、恽代英等联名发布通电,斥责蒋之分裂行为。形成“宁汉对立”。

1927年5月中,经过李宗仁及朱培德居中斡旋,武汉及南京避免开战,决定暂时分头继续北伐。月底,共产国际决议改变中国共产党方略,准备武装工农成立新军、彻底进行土地改革;但仍然留在中国国民党内,意图使中国国民党及武汉政府成为工农革命独裁机构。

另一起因编辑

1927年4月,由于苏联领导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国民党内煽动拉拢中国国民党左派人士,此举使蒋大怒,蒋为首的中国国民党右派在上海进行“清党”,解散中国共产党组织,并逮捕中国共产党人,同时另组“南京国民政府”,与“武汉国民政府”分庭抗礼。武汉政府决定军事上继续北伐,希望与冯玉祥合作先取得北京唐生智转而支持武汉政府。4月底,何键率军北上,至河北一带与张作霖奉军作战。

与此同时,郭亮柳直荀夏曦等中国共产党员和中国国民党左派分子,于1926年中起在湖南展开土地改革,于各地成立农会组织,斗争地主及富农,并成立特别法庭审理“土豪劣绅”。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五军军官多为湖南士绅阶层出身,为数不少军官家庭于后方受中国共产党批斗。何键父亲在长沙抄家,逮捕后游街示众。

湖南军界中于是逐渐出现严重反共情绪,最终在1927年5月21日引发马日事变。三十五军驻长沙第三十三团许克祥部,在内政部暗中指示下进行清党,封锁中国共产党各机关,解除中国共产党武装、逮捕和处决中国共产党人。月中,冯玉祥先后会武汉及南京政府后决定支持南京,在其军中亦展开清党。

1927年7月,武汉的汪兆铭政府识破苏联侵华企图,知悉苏联顾问鲍罗廷欲分化国民政府,以助中国共产党夺取武汉政府权力之策略后,遂决定在武汉和平分共,取缔中国共产党言论[12]:269,又通过“取缔共产议案”,罢黜鲍罗廷及其他苏联顾问。

7月2日,武汉政府宣布解散中国共产党机关,同时调掌握之各军沿长江而下,准备东征南京。7月13日,中国共产党决定撤回参加武汉国民政府之共产党员。7月15日,武汉政府宣布分共,中国共产党称“七·一五反革命政变”。两广和湖南等省亦分别在李宗仁李济深何键朱培德等主持下开始清共。中国共产党在几次武装暴动失败后,退到农村地区发展。

8月1日,武汉政府军事主力,张发奎部下之中国共产党员在南昌发动兵变。武汉国民政府事后承认疏于防共,宣布通缉中国共产党员。8月14日,蒋中正下野。

8月19日,武汉政府宣布迁都南京。9月初,汪兆铭亲抵南京,宁汉正式复合,是为“宁汉合流”,但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正式决裂,持续十年斗争。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斯大林承认过去以共党分子分化国民党为错误之举,唯有蒋介石才能牵制日本,须先严防日本侵犯中国而逼进苏联边界。同时苏联消息报、真理报也公开支持蒋介石”见墨尔:《蒋介石的功过:德使墨尔驻华回忆录》,1994年
  2. ^ 揭秘国民党为何要“清党”
  3. ^ 郭廷以:《中华民国史事日志》,第二册
  4. ^ 李云汉:《从容共到清党》,下册
  5. ^ 王渔:《林伯渠传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6. ^ 日本外务省,日本外交文书,昭和2年,第一部第一卷,第527页
  7. ^ 郭廷以,中华民国史事日志,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85年
  8. ^ 卫藤沈吉,卫藤沈吉著作集,第3卷,东方书店
  9. ^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89
  10. ^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 John's University, 1981
  11. ^ 郭廷以 著:《俄帝侵略中国简史》,1985年6月,文海出版社
  12. ^ 李云汉著:《中国近代史》,台北三民书局,198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