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尔

(重定向自推罗

苏尔(阿拉伯语:صورṢūr腓利基语𐤑𐤅𐤓Ṣur希伯来语צורTzor提比里安希伯来语צרṢōr, 阿卡德语Ṣurru, 希腊语Τύρος),又译泰尔蒂罗尔提尔,位于地中海东部沿岸,为古代海洋贸易的中心,今属黎巴嫩。基督教的和合本圣经》译本翻译为“推罗”。

苏尔
صور
城市
苏尔港
苏尔港
苏尔在黎巴嫩的位置
苏尔
苏尔
苏尔的位置
坐标:33°16′N 35°12′E / 33.27°N 35.2°E / 33.27; 35.2
国家 黎巴嫩
南部省
地区Tyre District
建立前2750年
人口(2005年)
 • 总计135,204人
时区欧洲东部时间UTC+2

苏尔城延伸突出于地中海上,在以色列阿卡北方二十三英里(约37公里),西顿城南二十英里(约32公里)处,现有居民117,100人。“苏尔”本意为岩石[1]

该城是古代腓尼基人的要邑,现在则位列黎巴嫩的第四大城,也是该国主要的港口之一。由于拥有许多遗迹,也是热门的观光景点;其中的罗马竞技场已在1979年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2]

神话编辑

根据希腊神话,苏尔国王的女儿欧罗巴长得非常漂亮。一天,当公主和侍女在海边采集花朵时,被众神之父宙斯所见,宙斯惊为天人,于是决定诱奸欧罗巴。宙斯于是化身为一只雪白的公牛出现在海边,好奇的欧罗巴看到这样温驯的巨兽,便骑上了公牛的背。没想到公牛急速地冲向大海,惊慌的欧罗巴只能紧紧地抓住公牛的角。公牛把欧罗巴带到克里特岛后,才在欧罗巴面前显出它真实的身份。

欧罗巴失踪后,苏尔国王叫儿子们出去寻找欧罗巴,并且下令:若没有找到公主就不要回来。因此,他的儿子们都滞留他乡,其中的卡德摩斯(Cadmus)据说因此把腓尼基字母带到了希腊。

欧罗巴和宙斯生了三个儿子:米诺斯(后来成为克里特岛的统治者)、拉达曼迪斯萨耳珀冬

历史上,希腊人把爱琴海以西的大陆称为“欧罗巴”。这也成为欧洲名称的起源。孕育文明的欧罗巴、和传播腓尼基字母的卡德谬斯都来自苏尔,象征着在早期文明西传到爱琴海(以及后来欧洲)的过程中,苏尔所扮演的枢纽地位。

历史编辑

 
在阿尔明纳发掘现场残留的圆柱,可能是体育学校

根据现在位于同一地点且被称为苏尔的事实看来,该城无疑是古称的苏尔城。在亚历山大大帝为了围城而连通外岛之前,此城原来有两个分处岛上跟近岸的市中心。外岛孤悬海中,是个有高达150英尺城墙加强防御的城市;陆上的城市称为乌修,比较像是沿岸的市郊而非独立城市,主要用来供应岛上木料跟饮水。双方通常是互相合作,因为岛上有海上贸易所得的财富,而陆上可提供饮水、木材和墓地[3];不过史学家约瑟夫斯曾经记录到两者间曾经彼此互相争战。[4]

发迹编辑

有关苏尔最早的纪录可回溯到公元前1300年,但是希罗多德在《历史》中提到:建城时间远在约公元前2700年。拜比罗司菲罗在提到最初定居在该地的人叫海普苏拉尼乌司时,引述了古物权威桑邱尼亚松的著作。 他的著作据传是献给贝力图斯之王阿比巴鲁斯,后者可能就是苏尔的国王。[5]

早期编辑

 
在阿尔明纳发掘现场的长方形戏院

苏尔因极佳的地理位置,集中了古代欧亚非的商业贸易活动。苏尔商旅是第一批为了导航而在地中海冒险的人。他们所建立的殖民地散播在爱琴海沿岸和邻岛、希腊、北非沿岸、迦太基西西里岛科西嘉岛西班牙的塔提索司——甚至海克利斯之柱以外的加的斯

苏尔城因为生产一种稀有的紫染称为苏尔紫而特别着名。在远古许多文明中,这种颜色专供皇室或是贵族们所独享。

公元前1000年,以色列的大卫王当政时,苏尔在国王的领导下与希伯来人订立盟约,并提供丰富的物资。

该城曾多次遭到埃及人攻击;曾受居于陆地的腓尼基人所协助的亚述国王萨尔玛那萨尔一世围城五年;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则在围城十三年后无功折返。不过苏尔人在双方妥协的合约中,同意缴付岁贡。苏尔一度纳入波斯的版图。

公元前332年,亚历山大大帝在长达七个月的包围后,铺设一条跨海提道,并攻占了苏尔,但是苏尔仍是贸易重镇,直至基督教时代来临。

公元前315年,亚历山大大帝驾崩,他的将军安提柯一世在包围一年后,重新掌握该城。

公元前126年,从塞琉西王朝获得独立;直到公元前64年附近,成为罗马行省后,苏尔依然享有自由城市的地位。

晚期编辑

 
凯旋拱门

圣司提反过世后,当地设立了一个基督教会。保罗在第三次传教之旅的归途中,停留在苏尔一周,与当地的门徒们会谈。里昂的圣伊里奈乌斯在《反驳异端》这部著作中,提到了西门·马古斯的同行女伴来自该城。

苏尔在公元1124年被十字军占领,成为耶路撒冷王国中最重要的城市之一,并成为皇室直属封地。耶路撒冷拉丁大主教的司佐苏尔大主教也驻守于此。该地的大主教常常承继前者的头衔。最有名的拉丁大主教当推史学家苏尔的威廉

撒拉丁于公元1187年夺取耶路撒冷后,耶国中枢移至阿卡,不过加冕典礼改在苏尔举办。十三世纪时,苏尔从皇家领地中分离,成为一个十字军的贵族头衔兼封邑。1291年,为马木鲁克占领后,相继又被奥斯曼帝国治理直至1920年黎巴嫩独立为止。

黎巴嫩建国后编辑

苏尔在1978年黎南冲突跟1982年以巴对立的第五次中东战争中,严重受创。这里被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当作基地,几乎被以军的炮火完全夷平。[6]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南时,在该地建立军事基地。以军在苏尔当作指挥中心的建筑分别在1982年末跟1983年十一月被炸弹摧毁,两次都造成数十人死亡,在以色列被称为第一及第二次苏尔惨难。第二次苏尔惨难的自杀汽车炸弹攻击和手法相似的贝鲁特美法军事基地攻击相隔仅仅十天。美以归咎伊朗真主党,但是双方都否认涉案。

2006年以黎冲突中,数枚攻击以色列的火箭发现从该城附近的乡村发射。[7]至少有一座村庄遭到以军轰炸,数人死亡,也使苏尔城中的粮食短缺恶化。[8]以色列海军突击队同时袭击城内一些真主党的目标。[9]

文化影响编辑

苏尔在十九世纪的英国有时被比喻为强权兴衰的典范:比如约翰·拉斯金的剧作《威尼斯之石》跟吉普林的《退席圣诗》。

鲍勃·迪伦在1966年的民歌《眼带哀愁的低地姑娘》里,提到了苏尔国王。

哈特·克兰在《亚特兰提斯》一诗中,把苏尔和其他古城跟心中虚构的城市相类比。

辛普森一家里的尼德·弗兰德斯,在《我的妹妹,我的模特儿》一集中,把苏尔跟西顿称作双城圣地。

苏尔在诗人提布鲁斯的三本诗集《提布鲁斯:挽歌》中,出现多次。

参考资料编辑

  1. ^ Bikai, P., "The Land of Tyre," in Joukowsky, M., The Heritage of Tyre, 1992, chapter 2, p. 13
  2. ^ [1]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3-16.
  3. ^ 存档副本. [2007-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10-24). 
  4. ^ 存档副本. [2007-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8-18). 
  5. ^ Vance, Donald R.(March 1994)"Literary Sources for the History of Palestine and Syria: The Phœnician Inscriptions" The Biblical Archaeologist 57(1), pp. 2-19
  6. ^ The toll of three cities, The Economist June 19, 1982. p.26.
  7. ^ Butcher, Tim. Rebels were ready for attack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Sydney Morning Herald 27 July 2006.
  8. ^ Engel, Richard. Desperation descends on Tyre, Leban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MSNBC 25 July 2006.
  9. ^ Israeli commandos stage Tyre raid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BBC 5 August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