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球岭炮台

坐标25°07′08″N 121°44′07″E / 25.118825°N 121.735167°E / 25.118825; 121.735167 狮球岭炮台 (Shiqiuling Fort) ,始建于台湾清领时期,是位于台湾基隆市仁爱区狮球岭的一处炮台遗址,目前属基隆市市定古迹

狮球岭炮台
 中华民国台湾)文化资产
狮球岭炮台2017.jpg
弹药库现貌
登录名称狮球岭炮台
登录等级市定古迹
登录类别关塞
位置 台湾基隆市仁爱区狮球路
建成年代 大清光绪10年(1884年)
开放时间全日
详细登录资料

历史编辑

 
狮球岭炮台之炮座

狮球岭炮台位居台湾东北角,亦是日本菲律宾航线的中点,往来船只必须于此运补。因此,自十七世纪以来,西班牙荷兰殖民者、明郑王朝清朝日本和中华民国都意识到狮球岭炮台的重要,并对之进行防御建设。

清代编辑

光绪时代之前,基隆的炮台建筑是为了应付敌人的袭击而赶工,光绪元年(1875年)随洋务推行的风潮,以及中国受到日本入侵刺激,对台军事规划改为“广建洋式炮台”,狮球岭炮台则始建于清光绪十年(1884年),据传为清朝巡抚刘铭传为巩固海防,抵御法军入侵,聘英国技师所建,也是清代据守基隆通往台北盆地的最后一道防线。

光绪十年(1884年),中国与法国越南统治问题,而爆发中法战争。法国为避免战线过长,后方补给不易,改以福建海域为主要战场。福州、基隆遂沦为主要战场。是时中国以刘铭传亲自前往督师,于狮球岭指挥,以大砂湾炮台为基地,对法展开攻击。法军李埤斯(Lespes)以侧击方式,猛轰基隆达二日,刘铭传命大军撤至水返脚(今汐止区),基隆港不久后即沦陷,狮球岭炮台也因守军撤离而失守,转为法军的防线要地,同年十二月底开始,清军向狮球岭发起多次反攻,但均未能成功夺回狮球岭[1],直到法军在久战后感到不支,与清朝签约讲和,乃退出基隆港[2]

光绪十九年(1893年),狮球岭炮台加装火力配备为5吋英国前膛炮一尊。清光緖二十年(1894年)的火力配置为12吋前膛加农炮及6吋加农炮各一门[1],成为扼守基隆港口、屏障台北盆地的重要军事设施。

日治时期编辑

 
狮球岭炮台之石造指挥所

中日甲午战争后,光绪二十一年3月23日(1895年4月17日),中国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把台湾割让给日本。由于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协议事前并未征得台湾军民共识,因此在4月29日(1895年5月23日)台湾官绅发表了〈台湾民主国自主宣言〉,成立台湾民主国军队,发起了乙未抗日战争。中国之前在基隆港建立的要冲自然成为守军抗日的主要凭借。但日军选择在贡寮登陆,避开了守军在基隆港的主力,使得当时大多的炮台要冲无法发挥预期战力。只有狮球岭炮台,恰好对着日军登陆的地点轰击日军,使日军进攻失利[1]:139-140

据日军记载,1895年6月3日,日军趁著守军内部意见不合之际,攻克该据点。至此乙未抗日战役终于落幕[1]:139-140。日治初期,基隆港被规划为足以取代淡水的商港,也计划若战事爆发,可以其优异的条件做为军事的支援港。基隆施工最早的纪录为明治33年(1900年)3月兴建木山炮台。然而狮球岭不在整建计划之列。直到明治42年(1909年),才在施工的计划中,比起其他基隆炮台要晚。1934年到1945年,狮球岭的火力有所变动,分别布署2门加农炮及一门加农炮一门野炮。辅仁大学历史学系许毓良推测是日军利用前清阵地规划的阵地,配有牵引式的大炮而没有固定建筑。这时代配置的火力已较先前强大,可以合乎海防的需求[1]

战后时期编辑

战后,狮球岭炮台则被荒废,渐失军事功能,目前仅存石造指挥所、炮座与弹药库等多处遗迹,1985年08月19日,狮球岭炮台被指定为第二级古迹,而后则改为市定古迹,由于视野辽阔,近年狮球岭炮台附近也开发为公园,已成为民众游憩景点之一。

地理位置编辑

狮球岭炮台标高150米,位于基隆港南方,中山高速公路大业隧道上,因其地势高且位居内陆,成为基隆港的重要防线,在此可俯瞰整个基隆市区,最远时可见基隆屿,能有效掌握整个港区船只进出及移动状况,前往炮台可开车由中山高速公路北上,出基隆交流道后,右转忠四路直行,再右转成功路,过成功路桥后右转可以抵达。

设施编辑

狮球岭炮台格局为西、中、东三处区域。今日古迹保存范围以中炮台为主,西炮台和东炮台则淹没在荒烟蔓草中,基隆市政府过去曾有整修计划,希望能早日使炮台恢复全貌[2],周围地区则有战后时期所建造,目前已经废弃的防空壕和碉堡。

中炮台编辑

中炮台现仅存一座炮座、弹药库与石造指挥所,主材质皆是砂岩,配置方式是一字排开,营舍位于后方,墙角下设有尖拱形的贮弹孔。炮盘遗迹则呈扇状平面,低处为大炮位置,稍高处原铺设弧型轨道,其前方的胸墙内存有十个弹孔以供紧急发炮之用。至于放射型的凹槽则为排水沟,可见设计之精良。弹药库为回字型的双重墙体,前有两道拱门,开口朝南[3]

石造指挥所墙体以山岩及三合土筑成,屋顶则为坚硬无比的钢铁水泥构造,内部设有房间及回廊,墙厚约一米。

西炮台编辑

西炮台位于中炮台距其2公里的炮台山的山顶上,有残遗水泥碉堡、弹药库、小型营舍、和一处炮盘遗迹,目前部分区域被杂草遮蔽。在邻近平安宫附近则有湘军之墓,及西炮台略异的炮盘与库房遗迹。

东炮台编辑

东炮台位于狮球岭山东侧,在文献中法军称之为鹰巢炮台,营舍形式与大小,跟中炮台营舍非常接近,目前仅存留石砌库房大门、炮盘、弹药库和观测碉堡,当前全被杂草遮蔽,保存程度较差。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许毓良. 基隆獅球嶺砲台考. 台北文献 (台北市: 台北市文献委员会). 2002年12月, 直字 (142): 123–149 (中文(台湾)). 
  2. ^ 2.0 2.1 戴震宇. 台灣的城門與砲台. 台湾地理百科. 新北市: 远足文化. 2003年2月: 34-43. ISBN 9573049333 (中文(台湾)). 
  3. ^ 獅球嶺砲臺. 文化部文化资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