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中战役

第二次国共内战战役

苏中战役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中共的新四军(当时尚未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名称)之战略防御阶段初期,利用国军注意力集中在围堵中原突围华中野战军江苏中部地区反击国军进攻而连续进行的七次作战的总称,因而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又称其为苏中“七战七捷”。

苏中战役
国共内战的一部分
日期1946年7月13日 - 1946年8月31日
地点
结果 华中野战军胜利
参战方

中华民国政府 中华民国政府

中华民国国军 第一绥靖区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中国人民解放军 华中野战军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华民国国军 李默庵 第一绥靖区司令长官 中国共产党 粟裕 华中野战军司令员
兵力
12万人 3.3万人 [注 1]
伤亡与损失

解放军统计歼敌51,000人并俘虏少将8名[注 2]
李默庵统计,损失5个旅,4万人;[注 3]

《徐州绥靖概要》:国军损失8,731人。
16,000人

双方参战兵力编辑

国军参加苏中战役战斗序列如下:第一绥靖区整编第21、第25、第49、第65、第83师及整编第69师第99旅(2个团)之5个整编师15个旅约12万人。[注 4]

新四军(当时尚未有解放军名称)华中野战军参加苏中战役战斗序列如下:华中野战军第1师、第6师(各6个主力团),第7纵队(4个团),第10纵队(3个团)共计正规军19个团3.3万人;8月10日增加新四军华中军区下属的淮南军区第5旅(3个团)和华中军区特务团[注 5],8月23日另以皮定均旅3个团作为预备队[注 6]

国军军事进攻计划和部署编辑

国军该战役欲达成的目的是,攻占中共实际控制的苏皖边解放区,夺取边区首府淮阴。因而调集第一绥靖区李默庵部整编第21、第25、第49、第65、第83师和第69师1个旅,共计15个旅,12万人,准备首先进占苏中之如皋海安地区,以巩固长江以北沿岸阵地,其后,以主力沿通(南通)榆(赣榆)公路,一部沿运河右岸向北作战,策应徐(徐州)蚌(蚌埠)线东进之国军合力夺取淮阴。其具体作战部署为:

以整编第49师进攻如皋;以整编第83师、整编25师第148旅和整编第69师第99旅,首先进攻黄桥姜堰,尔后会同整编第49师进攻海安;以整编第25师主力北攻邵伯;以整编第65师、第21师为第二梯队。预定7月15日各路同时动作。

华中野战军的战役计划和部署编辑

 
在苏中战役前线指挥的粟裕

华中野战军认为该战役国军除整编第83师为蒋介石之嫡系部队(中央军)外,其余均为中央化的杂牌军(前地方割据部队),而且是分路进攻,各部间间隙过大;而新四军可以依托解放区内作战的敌情、道路较为熟悉和群众基础较好的有利条件。据此,华中野战军指挥部依据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后皆简称“中共中央军委”)关于“在内线打几个胜仗”的指示,决心集中第1、第6师,第7,第10纵队共计19个团的兵力,在军区炮兵团及地方武装的配合下各个歼灭进犯之敌。其中,以第10纵队位于运河线上的邵伯、乔墅构筑阵地,阻击可能由扬州北犯之敌;集中第1、第6师和第7纵队共15个团的兵力,在海安、如皋、黄桥、泰兴地区寻机歼敌。在判明国军预定发动攻击时间后,决定争取先机,于7月13日首先攻歼分散守备宣家堡、泰兴之国军;同时歼灭由泰兴来援之敌于运动中。其具体作战部署为:

以第1师的1个团,攻歼宣家堡守军(1个营),师主力隐蔽于宣家堡以西地区,准备消灭由口岸来援之国军第19旅主力;以第6师的1个旅,攻歼泰兴守军第19旅第57团(欠一营);师主力位于泰兴西北地区,监视国军靖江守军,并伺机协同第1师主力歼击口岸支援部队;第7纵队位于宣家堡,准备歼灭由泰州方向来援之国军。

战役经过编辑

该战役自1946年7月13日起,至8月31日结束。即首战宣泰战斗起,至如黄路战斗之结束,共计历时50天。战役中先后经历宣泰战斗、如南战斗、海安战斗(海安防御战)、李堡战斗、丁林战斗(丁林攻坚战)、邵伯战斗(邵伯保卫战)、如黄路战斗(如黄路遭遇战)七次战斗。

宣泰战斗编辑

战役第一阶段宣(宣家堡)、泰(泰兴)战斗时间为7月13日至15日。

7月13日夜,华中野战军以5倍于敌之优势兵力向宣家堡、泰兴发起攻击,当晚歼敌一部。攻击中发现整编第83师第19旅第56团和旅属山炮营已于13日进驻宣家堡,原驻宣家堡的1个营已调往泰兴,因此,宣家堡、泰兴之守军均已增至1团建制。华中野战军将第1师攻击宣家堡增至3个团。14日夜一举突破,将国军第19旅第56团及旅属山炮营全部歼灭。同时,第6师也增加了1个团继续攻击泰兴,到16日晨,除泰兴核心阵地庆云寺由国军第57团团部率少数部队固守待援外,该团大部及旅属山炮营全部被歼。57团少将团长钟雄飞被俘。

此战中,国军被歼灭3000余人,其进攻部署被打乱。

如南战斗编辑

战役第二阶段如(如皋)南战斗时间为7月18日至21日。

国军第一绥靖区司令李默庵发现华中野战军主力在宣泰地区,急令整编第65师整编第69师第99旅增援宣、泰;以整编第49师于15日沿通榆公路由南通、白蒲向北进攻,企图直接占领如皋;同时,调江南的整编第49师(2个旅)火速渡江,会同靖江之第99旅增兵泰兴,进攻黄桥;并以整编第83,第25师各一部由泰州东进,企图3路夹击华中野战军。整编第49师在新四军华中军区阻击下,至7月17日,其整编师部率第26旅进至如皋以南之鬼头街田肚里地区,第79旅进至宋家桥扬花桥地区,企图合击如皋。

同时,华中野战军决定以主力迅速秘密东移,腰击北进国军于如皋以南地区。7月15日晚,华中野战军第1、第6师等部远距奔袭,强行军至如皋以南。18日晚,以4倍于敌之兵力将整编第49师的两个旅分别包围于如皋东南的田肚里和宋家桥、扬花桥地区,并发起攻击。第1师迅速攻占了林梓丁堰,截断了国军北进部的撤退路线,并乘势向第26旅发起攻击,在第7纵队一部自北向南的配合下,至19日下午歼灭了国军整编第49师师部及第26旅,第49师师长王铁汉率部突围,共计百余人撤往宋家桥;第6师主力在第1师一部配合下,于20日将国军第79旅大部歼灭。21日撤出战斗。

此战,国军整编第49师师部及所属26旅全部和79旅大部计一个半旅共计10000余人被歼灭,整编第49师第26旅少将旅长胡琨被俘。华中野战军缴获长短枪4000余支,轻重机枪500余挺。

(注:如南战斗结束后,由靖江经黄桥东援的国民党整编第65师等部,已经逼近如皋,华中野战军主力乃于23日主动放弃如皋,转至海安地区休整待机。国军整编第49师105旅占领如皋并与之汇合。)

海安战斗编辑

战役第三阶段海安战斗(海安防御战)时间为7月30日至8月3日。

国军整编第65师等部占领如皋后,李默庵又将整编第21师由江南调至如皋地区,企图在海安与华中野战军决战,并企图在获胜后进而配合由徐州、蚌埠间东进的第7军等部进攻淮阴。7月30日,国军以整编第65师之第160、第187旅自如皋北进,以整编第25师148旅、整编第83师第63旅由姜堰东进,合击海安。

中共中央军委于7月30日电示华中野战军:反击敌人,总以打胜仗为原则,宁可丧失一些地方,不可举行勉强的无把握作战。据此,华中野战军决定将主力转移至海安东北地区继续休整待机,以第7纵队结合地方武装共4个团在海安以南进行运动防御,迟滞国军进攻。该阻击部与国军进击部经过4昼夜激战。

此战华中野战军伤亡200余人,进攻之国军被伤亡3000余人。8月3日,华中野战军主动放弃海安。

李堡战斗编辑

战役第四阶段李堡战斗时间为8月10日至11日。

国军占领海安后,李默庵错误认为“苏北共军大势已去”,无力再战。遂决定重新调整部署,分兵对泰州、海安以南地区及海安以东的李堡、角斜地区展开“清剿”,以巩固占领区,尔后再继续向北进攻。

据此,华中野战军指挥部决定以已经休整了两周的野战军主力乘国军分兵“清剿”之机,首先突击动作攻歼其薄弱而暴露的右翼李堡地区之国军整编第49师的第105旅,尔后伺机扩大攻势。同时,将淮南军区之第五旅东调,与华中军区特务团作为预备队,准备参战。

8月10日,国军整编第49师的第105旅与整编21师驻海安新编第7旅开始换防,新7旅旅部率第19团已抵达李堡,第105旅旅部率第314团暂留杨家庄(李堡以东1公里)交防,准备第二天返回海安,另一个团已经西移海安。

华中野战军获悉后,令第1师乘机向李堡、杨家庄攻击,至8月11日晨,全歼李堡之新7旅旅部及第19团,下午,于杨家庄歼灭第105旅旅部及第314团,该部除105旅旅长金亚安率部百余人突围外(后仍被俘),悉数被歼。

8月11日17时,新7旅旅长率第21团仍按原计划前往李堡接防,遂进入华中野战军第6师第18旅和第7纵队于洋蛮河附近预设的伏击区,伏击部半小时内歼灭接防部,新7旅旅长率部300人突围逃脱,少将副旅长田从云被俘。

此战前后仅20个小时,华中野战军共歼国军一个半旅8000余人。

丁林战斗编辑

战役第五阶段丁(丁堰)、林(林梓)战斗(丁林攻坚战)时间为8月21日至23日。

李堡战斗后,国军被迫调整部署,加强点线守备,将整编第49师残部及第65师主力置于海安、如皋地区,整编第83师位于泰州、曲塘地区,以全部美式装备的交通警察部队第7、第11总队总计7个大队置于丁堰、林梓地区。同时,准备以整编第25师由扬州、仙女庙地区乘隙再进攻邵伯高邮,威胁两淮。

华中野战军根据8月13日中共中央军委“苏中各分散之敌利于我各个击破,望再布置几次作战”及毛泽东关于“即如交通总队凡能歼灭者一概歼灭之”的指示,为救邵伯之危,乘国军力分散、侧后空虚之机,避开其正面进攻,以第1、第9军分区部队佯攻黄桥,进逼南通,迷惑国军;主力第1、第6师和淮南军区第5旅自海安、如皋东侧隐蔽南下,于8月21日夜间向丁堰、林梓之国民党各交通警察各部发起突然攻击,激战至22日,除丁堰地区1个大队逃往东陈镇,其余各部均被歼灭,交通警察第七总队少将总队长熊剑东被俘(后伤重死亡)。22日,第5旅乘胜进攻东陈镇的两个交警大队(原驻守1个大队),但包围不严,被其突围逃往如皋。

此战华中野战军共歼灭国军交警第7、第11总队所属五个大队和国军第256旅残部一个营,毙伤敌1500余人,俘敌2000余人,缴获长短枪1000余支,轻重机枪130余挺。打开了华中野战军主力西进泰州、扬州作战的通道。

邵伯保卫战编辑

战役第六阶段邵伯保卫战时间为8月23日至26日。

23日以后,为配合宿县东进已占领睢宁的国军向淮阴进攻,李默庵决定以驻扬州的整编第25师沿运河向邵伯、高邮进攻;将整编第69师之黄桥守军第99旅东调如皋,准备会同如皋、海安部队北攻东台

华中野战军为解邵伯之危,采取攻其必救的战法,除以华中野战军第10纵队、皮定均旅和第2军分区部队配合下坚守邵伯外,决心以第1、第6师及第5旅等进行丁、林战斗,并于其结束后通过通榆公路西进,进逼泰州、黄桥,调动国军整编第25师回援,并伺机予以运动歼灭。同时,以第7纵队钳制海安、姜堰地区之国军。第10纵队于邵伯东西一线采取阵地防御,进行阻击。并连续进行白刃战和实施反冲击,击退了第25师的多次进攻,除乔墅第一线阵地被突破外,其余各阵地未被突破。26日,由于华中野战军以遭遇战形式在分界围歼如(皋)黄(桥)路上之敌(如黄路遭遇战),严重威胁进攻国军整编第25师侧后,该师被迫退返,邵伯保卫战结束。

此战国军被歼2000余人,华中野战军各部伤亡1000余人。

如黄路战斗编辑

战役第七阶段如(如皋)黄(黄桥)战斗(如黄路遭遇战)时间为8月25日至31日。

8月25日,在进攻邵伯过程中,整编第69师由黄桥调往如皋之第99旅在整编第65师之驻如皋的第187旅和整编第49师之第79旅的1个团西出接应下开始东进。当日,与华中野战军主力在如皋、黄桥间的加力分界地区遭遇,经过短促激战,华中野战军主力将国军187旅包围于加力,将第99旅包围于分界。

华中野战军先集中第6师和从包围加力的部队中抽出的一个旅,以3个旅包打第99旅,两小时后歼灭其大部,第99旅残部千余人在南逃途中被华中野战军第1师第1旅包围全歼。99旅旅长朱志席(黄埔四期)、副旅长刘光国、参谋长梁凤德、政训处主任王镜堂全部被俘。随后,第1、第18旅和华中军区特务团会同包围加力的部队共计15个团总攻第187旅和第79旅1个团。27日晨,国军分路突围,大部分被歼灭,残部千余人逃回如皋。187旅少将旅长梁彩林被俘。

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致电蒋中正:

发报地点铜山,姓名或机关:薛岳

电尾日韵

第九十九旅于未有由黄桥如皋方向搜索前进,至分界镇以西地区遇匪新六师及机枪团等共五个团,激战至宥辰伤亡惨重于宥突围至分界镇南五里地区,复遭匪拦击各部队遂失联络,顷据该旅留守江阴之副旅长刘鼎汉报称朱旅长自杀参谋长梁凤德阵亡副旅长刘光国被俘,现该旅抵达江阴计官一百五十余员,士兵二千二百余已编成两营,申哿日开始训练等,特仅电察职薛岳申○整印。

三十五年九月三十日十八点

如黄路遭遇战后,华中野战军第5旅向西逼近黄桥,31日,黄桥国军整编第65师第160旅计5个连投降。至此,如黄路战斗结束。

此战国军共被毙伤5000余人,被俘12000人,被缴获长短枪3400枝,轻重机枪500余挺,各种炮40余门。华中野战军伤亡3500余人。

战后之战:海安城攻坚战编辑

1946年8月底,陈毅统帅的山东野战军因敌人前进慎重,队形密集,不宜分割,加上雨水影响,未能找到战机。陈毅决定留下部分武装坚持淮北敌后,山东野战军主力转移到泗阳以东地区休整。8月31日,粟谭致电中央并陈(毅)宋(时轮)、张(鼎臣)邓(子恢):我们现正包围海安,加强政治攻势迫广东军(共5个营及师旅2个直属队)起义,否则拟于军事准备充分而有把握时攻占之。但在此期间,如敌21师(2个旅已到南通)及25师(1个旅已到泰州、口岸线)来援,决舍海安而歼灭其援敌。海安得手后,部队必须休整20天到1个月,再行相机攻占泰州、仙女庙一线。但必须于25师以歼灭打击,经扫除杨泰线以巩固邵伯外围,而后转移主力于淮南,恢复3分区,并设法截断蚌埠路,以配合淮北作战。

9月2日,中央复电粟谭并告陈:世午电悉,甚慰。各事照你们计划办理。十纵及皮旅仍在原地加紧整训,不要东调,该两部速补充一批俘虏,提高战力。准备在主力他调后仍有得力部队留苏中作战,保卫苏中不失,须令七纵、十纵、皮旅及其他地方部队参加打几次大仗,打出经验,提高战力。9月2日,粟谭致电中央、陈宋并张邓:黄桥已占领,海安外围均已攻占,经过三五天之准备攻势后,在五六号即可开始总攻击,是不成问题的。顽对苏中似乎尚无援兵,估计最大可能是集中第四军2个师或全部来南通,以4至5个团的兵力依托白蒲逐步伸向如皋后,再图新的进攻,但必须有新的力量。否则,只增3个师是不敢大胆前进的,能否调到新的力量尚未判明。我们拟定攻海安后,以七纵3个团、五旅3个团、军特务团共7个团攻如皋,十纵3个团(积极要求参战得到补充)作预备队,一、六师继续休整补充。如顽在5号前不能增援,我将攻占海安;如顽在5号后出来增援,我决以20个团歼其2-3个师后进攻如皋。似此,苏中战场第一期作战在9月份即可西进,顽如援兵不来,可以提前15天西进。我们西进是按中央指示必夺扬泰,恢复三分区,估计需时2月。但泰州、仙女庙作战,需时10天,战后休整5天,才能起身。如何望复。

9月4日,军委复电:计划甚好。希望能于9月上半月完成东面作战任务,下半月休整。10月上旬攻取扬泰线,中旬休整,下旬进入淮南作战。

9月3日,华东局及中央同意批准赖传珠去东北工作,其第一纵队政委职务由叶飞兼任(8月8日和10日,张云逸接到赖传珠函,要求调动工作。12日,张在临沂新四军军部接见赖传珠,告刘少奇已同意赖赴东北,但仍希望赖能留在华东工作。后赖又在华东局会议上提出要求)。

9月4日,淮北地区国军积极部署进攻淮阴,同时以一部向东佯动,国整74师与整69师进至宿迁睢宁一线,第7军2个师进至泗阳以北的洋河凌河一带。同日,陈宋致电中央并张(云逸)黎(玉)、张邓,提出山野行动的三个方案:第一案,北移沭阳,迎击东进之74师、69师,可保持鲁南的联系,但只能留九纵守泗阳众兴,力量是不够的;第二案,就地出击攻洋河,估计要打桂系两个师,必拼消耗,不合算;第三案,留现地待机。

9月5日,邓子恢致电陈宋并报中央,山野以留现地待机为上策。5日,粟致电张邓:敌占宿迁、洋河之线,有进犯两淮之极大可能,来直捣我华中心脏与截断华中与山东之联系...以山野目前之布置,似乎让敌过黄河(即废黄河)以东再与敌决战。如决战顺利两淮当无问题,否则华中局势将受极大影响...不知军长(即陈毅)整个作战步骤与决心如何...华中野战军须视山野行动决定下一步作战方向,如山野不打进犯两淮之敌,则华野主力西进截断扬泰线;如山野于泗阳歼敌,华野主力则在攻占海安后南攻如皋

9月6日,邓子恢将粟裕电文转报陈毅并中央,并将陈、宋点4日方案转告粟裕。6日,邓张致电陈宋、张黎并中央、粟谭:蒋军南北夹击两淮,势必影响整个华中、苏中前线及未来战场。陈宋所提三个方案,只能采取第三方案,并请陈宋考虑调叶飞纵队南下,或调粟谭主力北上,集中力量解决蒋军主力。6日,中央致电陈宋并告张黎、张邓:请你考虑调第8师即回鲁南,暂时受叶飞指挥,协同1纵及2个地方旅组成鲁南前线,我们准备派徐向前来鲁负鲁南前线指挥之责。你率2、7师及9纵组成淮海前线,准备敌截断陇海时,亦有一个时期留在淮海区域。如此则胶济、鲁南、淮海、苏中四个前线均有适当兵力与指挥人员,而你则副统筹各个前线之责,并直接指挥淮海。这样是否妥当,或有其他方案,望考虑见复。6日,华中野战军1师开始总攻海安。

9月7日辰时,粟谭联名发出致陈、宋并军委、张、邓电:“我们请求山野必须在淮泗地区打几个仗,以挫敌锐。否则,两淮不保。”同日陈毅到淮安,与张、邓商谈淮北战局和作战部署,并于当天向中共中央报告会商结果,“认为集中兵力在淮北大有开展的机会”,“,“经与张邓共同考虑,九、十两月在淮北集中兵力正好作战,可望改变战局”。

9月8日军委致陈张邓并告张黎:“我刘邓军已大胜,对你们必有帮助。同意八师暂不北调,俟秋高水落,集中兵力在淮海歼敌,”同日粟谭联名发出致陈、宋并中共中央:“我们认为军长将主力转至沭(阳)宿(迁)间阻顽东进之方案,在实质上,将使敌人迅速占领两淮及运河线,。。。。”同日未时,粟谭致中央并陈宋张邓,判断国民党军将集中兵力南北夹击邵伯高邮和淮安、淮阴。“如两淮一失,高邵不保,整个运河线丧失。顽从两淮窥盐阜,从高宝进窥兴化,将我苏中主力迫至东台一蠡之地,此为华中最坏前途。因此,我苏中主力决心放弃围攻海安,求得十天左右之休整,逐渐转回泗阳地区,求得给桂顽以打击,稳定华中局势”。

中共中央军委于9月9日复电指示:“同意放弃[攻取]海安,休整十天,准备向北机动。”9月9日子时,陈、宋致张、黎、粟、谭、张邓并中央,认为淮北敌情正在变化中,决定再看数日,“保证可以改变战局”。指示:“粟谭部队仍以打下海安。。为最好。”

军委10日复电同意:陈毅所率主力在确有歼敌良机时出击,“借以改变战局,甚好甚慰”。。”“惟现时桂系集中四个团于洋河,距两淮甚近,我们在泗阳方面之防御力量如何?  如洋河之敌向泗阳前进,你们如何对付?”9月10日陈宋联名发出致军委并华中、山东、华野:“执行此办法,泗阳可能失守,估计敌未到淮阴之前,我军西攻奏效,则淮北局势改观,两淮仍能保持”。同日张鼎丞、邓子恢致山野电:“请军长在淮北敌行动未明以前,山野仍集中原地不动,确保众兴、陈道口一线,以保两淮安全。否则,九纵很难挡住桂顽进攻”。

相关争议编辑

学者何新声称苏中战役夸大战果,其理由是两淮最终失陷于国军。事实上,进攻两淮作战是徐州绥靖公署下辖的第5军(欠第200旅)、第7军、整编第69师(欠第99旅)、整编第28师(欠第80旅)、整编第57师、整编第58师、整编第74师,上述部队并不属于第一绥靖区(可参照“双方参战兵力”一节,与一绥区参战部队完全不同);共产党方面,两淮防守方为陈毅指挥的山东野战军;因此,两淮作战与本次战役并无直接联系。《徐州绥靖概要》声称国军方面取得了此次战役胜利,然国防部战役总结则明确指出此役“招致重大损失”。

战役总结编辑

共产党军队方面总结:苏中战役,是第二次国共内战全面爆发后,中国共产党的人民军队在主要战场上与国民党政府军间较大规模的初战,对前者带有战略侦查性质。此役,国军参战部集中15个旅计12万兵力,华中野战军参战部19个团,计3.3万人(8月中旬增加至23个团)。在约4:1(后为3:1)的兵力对比下,华中野战军坚持了集中优势兵力逐个消灭敌人的原则,利用解放区内线作战的有利条件(苏中地区所处的苏皖边解放区作为老根据地,参战民工达到14万人,在后方支前服务的达到50万人,仅海安一县就动员30万人次),战法相对灵活,在连续作战中得到了及时休整、补充,不断增加了战斗能力,因而获得了胜利。

毛泽东认为华中野战军取胜原因在于“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打敌一部”,专电要求各战区解放军领导人亦当“仿照办理”。[1]

国军方面总结苏中战役教训认为:一、进剿时使用兵力不充分,未能将匪主力击破,嗣后分散防守贻匪各个击破,招致重大损失。二、苏北匪化甚深,故匪之情报灵活,行动自如,我军则每日有盲目作战之感,常贻匪集中兵力袭击我一点之机会。[2]

参考编辑

  • 《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解放战争战略防御:综述、大事记、表册、图片、重要战役简介、参考资料》,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中国人民解放军出版社,2001年12月第1版
  •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编写组,中国人民解放军出版社
  • 《粟裕回忆录》,粟裕,解放军出版社
  • 《徐州绥靖概要》,谢声溢,徐州绥靖公署
  1. ^ 7月13日战役发起时:19个团约3万余;
    8月中旬增至22个团;
    8月23日增加2个团地方武装协助10纵防御邵伯,另以皮定均旅3个团列入预备队
  2. ^ 按被俘次序,57团团长,26旅旅长,105旅旅长,新7旅副旅长,交警第七总队总队长(后因伤重去世),99旅旅长、副旅长,187旅旅长
  3. ^ 《李默庵回忆录》:“我部上报损失,在五个旅左右,约有四万人”,但“由于我指挥的部队较多,损失一些,也算正常,南京政府从来没有怪罪我什么”
  4. ^ 另,交警第7、第11总队作为非正规军,归军统直辖,不属于第一绥靖区作战序列。该部队参与了“七战”中的第五战丁林战斗。
  5. ^ 8月20日丁林战斗共军参战部队有第一师、第六师,第5旅,华中军区特务团,共“十六个团三万多人”,见《粟裕战争回忆录》第164页),此外据《海安史志》和《中国青年报》等官方文章,华中军区炮兵团也参加此战,华中野战军第13旅(即“皮定均旅”五千人)参与邵伯防御。仅据《盐城革命斗争大事记》(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90年):“在苏中战役中,东台县组织纠察队7000人,……民工37000人”。解放军非正规军亦参与了“七战”中的两场战斗,即7月16日苏中第1军分区在如南战斗前防守如皋,和8月22日苏中第2军分区以2个团直接参与邵伯防御战。
  6. ^ 后因整25师8月26日主动撤退,皮旅未参战。——《粟裕战争回忆录》第165页,“我第十纵队和第二军分区的部队虽然训练不多,弹药不足,但指挥员顽强灵活…(以下略)…敌二十六日黄昏狼狈撤回扬州。”
  1. ^ 《毛泽东军事文集》第3卷,第348页, 《华中野战军的作战经验》,1946.8.28
  2. ^ 中华民国国防部史政局《国军资料选编》第2册, 《如皋海安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