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州民主化运动

1980年韓國的民主運動

五一八光州民主化运动朝鲜语:5·18 광주 민주화 운동5·18光州民主化運動),又名光州事件光州事变五一八光州事件光州民主化抗争朝鲜语:광주 민주화 항쟁光州民主化抗爭),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光州人民蜂起朝鲜语:광주인민봉기光州人民蜂起),是于1980年5月18日至27日期间发生在大韩民国西南部的光州全罗南道地区,由当地市民自发组织的一次民主运动。当时掌握军权的陆军中将全斗焕下令以武力镇压这次运动,造成大量平民和学生的死伤。此事件透过德国记者于尔根·辛兹彼得的影像拍摄得以广传于世。[3]在全斗焕总统任期内,当局将这一事件定义为共产党同情者和暴徒煽动的叛乱[4]。但随着韩国政治的发展,在20世纪90年代此事件终获平反[5][6][7]

五一八光州民主化运动
冷战的一部分
May 18th Memorial Monument.jpg
光州民主化运动牺牲者的纪念塔
日期1980年5月18日—5月27日
地点
目标民主化
结果政府全面镇压,事件流血收场
冲突方
大韩民国 光州市民军
领导人物
民主斗争委员会 代辩人尹祥源 
市民军状况室长朴南善朝鲜语박남선

中央情报部长 兼 保安司令官全斗焕中将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Korea Armed Forces.svg 国防部长周永福朝鲜语주영복
陆军本部.png 陆军参谋总长朝鲜语대한민국의_육군참모총장李熺性朝鲜语이희성_(1924년)大将
陆军本部.png 陆军参谋次长朝鲜语대한민국의_육군참모차장黄永时朝鲜语황영시中将
육군교육사령부.png 战斗教育司令部朝鲜语육군교육사령부司令官 兼 全罗道戒严分所长尹兴祯朝鲜语윤흥정中将
육군교육사령부.png 陆军综合行政学校朝鲜语육군종합행정학교校长 兼 全罗道戒严分所长苏俊烈朝鲜语소준열少将
육군교육사령부.png 战斗教育司令部副司令官金基锡少将
31사단 구 로고.jpg 全罗南道戒严分所长 兼 第31师团长郑雄少将
제20기계화보병사단.jpg 第20师团长朴俊炳朝鲜语박준병_(1933년)少将
육군특수전사령부.png 特战司令官郑镐溶少将

内务部长金锺焕朝鲜语김종환_(1923년)
Emblem of South Jeolla Province.svg 全罗南道知事张炯泰
Emblem of Gwangju.svg 光州市长具龙相

Emblem of the Korean National Police Agency.svg 全罗南道警察局长安炳夏朝鲜语안병하
涉及单位
光州示威者
31사단 구 로고.jpg 第31师团
제20기계화보병사단.jpg 第20师团
제3공수특전여단.png 第3空输特战旅团
제7공수특전여단.png 第7空输特战旅团
제11공수특전여단.png 第11空输特战旅团
伤亡
死亡:165人[1]
因伤死亡:376人
失踪:76人[2]
受伤:3,139人
死亡:9名军人
4名警察

背景编辑

1979年10月26日,大韩民国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暗杀长期实行独裁统治多年的总统朴正熙朴正熙遇刺案);4个多小时后,金载圭被逮捕。对于这件事,人们议论纷纷:有人说此案的成因,是因为釜马民主抗争时,金载圭反对总统侍卫长车智澈主张的强力镇压,从而对听信车智澈的朴正熙感到不满;亦有人说朴正熙是美国策划谋杀的,原因是他们认为朴正熙是反美主义者、并不认同美国的民主价值,而且金载圭亦没有杀死上司的动机。按照大韩民国宪法程序,崔圭夏出任代总统,并宣布从10月27日凌晨4时起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实施戒严,以免朝鲜人民军趁机南侵。戒严期间对各政府机关、重要团体和新闻机构进行军管,禁止国会以外的任何政治活动,严禁各种罢工集会游行示威,学校停课,实行宵禁等。大韩民国陆军参谋总长郑昇和上将兼任戒严司令。但另一方面,一浪接一浪的民主抗争行动、工人及学生的游行示威活动亦开始席卷全国。

12月12日,身兼国军保安司令部司令、戒严司令部联合搜查本部长的陆军少将全斗焕趁着这个混乱时期发动双十二政变,逮捕郑昇和,取得最高的军权。工人、学生发起示威游行,要求撤销戒严令及恢复国家的民主制度。

1980年5月17日,升为中将的全斗焕宣布全国扩大戒严。再次扩大戒严令下,禁止了所有的政治活动、国会活动、对国家元首的批判,拘捕了金大中金泳三等反对党政治人物,大学勒令停课。当时,光州仍然有大规模的示威行动,全斗焕派军队以暴力镇压,造成数百人死亡、几千人受伤。此时光州突出的背景是被拘捕的金大中出身于全罗南道,代表全罗地方的政治人士。同年12月,全斗焕在严格控制的选举下当选,并就任总统,开始七年单一任期。

在韩国历史上,光州及所在的全罗南道是一处被摒除在富裕地区之外、并一直受到轻视、歧视的贫困地区,但同时亦是民主、思想开放进步人士的孕育地。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当地人民积极投入民主抗争活动,即使面对无情的镇压及混乱的政局,也坚决继续示威,成为历史性的抗争地。

经过编辑

 
事件发生地:全罗南道厅旧址朝鲜语광주 전라남도청 구 본관及前方的锦南路

1980年5月上旬,示威浪潮扩大,民众要求撤销戒严令和全斗焕下台。

5月15日,首都汉城有5万名群众示威。16日,光州有3万名群众示威。17日,全斗焕禁止一切政治活动,查封大学,禁止召开国会,禁止批评国家元首,并拘捕金大中金泳三等民主人士和学生。

5月18日在光州,韩国陆军第7空降旅的第33营、35营于该日乘卡车进驻学生作为基地的全南大学朝鲜大学,1500名学生在校门口与空降部队发生冲突,400余名学生被拘捕并有80多人轻重伤。

19日封锁光州,陆军第11空降旅紧急调往光州增援,市民使用铁棍和燃烧弹对抗空降部队。

20日凌晨,第3空降旅所属的3个营从汉城出发,南下光州。白天,20万以上市民参加抗争,几百辆公共汽车、计程车带头冲破军队的防线。与此同时,电台一直没有报导“光州事件”,市民对此十分愤怒,到光州MBC纵火。

21日,光州市民掠夺军工厂及后备军的军械库,缴获了装甲车的武器及TNT等,并占领了全罗南道厅,武装对抗军警。光州市和外部的铁路、公路和通信线路被切断。全斗焕在这天决定真正准许用实弹武力镇压。

5月22日,金大中被控以煽动罪名,遭起诉,万名军人包围光州。在光州,“市民收拾对策委员会”组成,开始与政府谈判。委员会提出缴还武器,但遭抗争队领导部反对。同一天,主张撤兵的全罗南北道戒严分所所长尹兴祯中将遭到撤换,由苏俊烈中将接替其职位,继续镇压方针。

5月23日,开始确认死者身份。继续讨论武器收回问题。15万名市民召开大会,商讨日后的策略。

5月24日,10万名市民在雨中召开第二次大会。

5月25日,5万名市民召开第三次大会。很多人捐钱、捐血。经讨论,“光州民主民众抗争领导部”组成,决心抗争到最后一刻。

5月26日,市民躺在路上阻挡坦克,但坦克不顾人群依旧进城。抗争队预料国军将要入城扫荡,决定疏散其他人,只让“抗争领导部”的人留下。在200多名留下来的人中,有10多名女孩子及60多名高中学生,因为亲友被杀害而坚决留下。韩国以军队镇压光州的抗争者,陆续数千名军人开着坦克进入,大部分抗争者最终放弃抵抗。

28日,搜索全城,几千名市民被逮捕、扣押,民主派领袖金大中被判死刑(后来改判无期徒刑)。

韩军镇压行动体系编辑

以下是韩国军方镇压光州事件期间的相关单位及人物[8]

后续编辑

 
埋葬光州民主化运动牺牲者的墓园

受害者团体编辑

全斗焕在镇压“光州事件”后成为总统,一直企图掩饰“光州事件”的真相,事件被定性为“金大中等亲共主义者主导的内乱阴谋事件”,政府禁止一切对“光州事件”的舆论及出版物。每当总统或官僚从首尔到光州访问时,死难者家属都被监视及软禁在家中,而每次示威及抗议行动中,均有民主人士被殴打镇压。

死伤者家属和受伤者组成了几个不同团体,包括“拘留者家族会”(1980年组成)、“5·18光州义举遗族会”(1980年组成)、“5·18负伤者同志会”(1982年组成)等。这些团体于每年5月18日,都在政府的干预及镇压下,试图举行悼念会,渐渐形成一起要求“查明真相”、“处罚负责人”、“赔偿受害者”的共识。他们在“光州事件”的平反过程中,一直扮演重要的角色。以下是其中一些抗议行动:

  • 1981年2月18日全斗焕到光州时,受难者家属抗议示威。虽然政府不容许人民公开谈论“光州事件”及举行追悼会,但受难者团体却无惧当局压迫,如常在5月18日举行悼念会及示威,50人被捕。
  • 1984年悼念会后示威,80人被逮捕。
  • 1985年“5.18受难者纪念碑建立及纪念活动筹备委员会”成立,举行5.18悼念会及悼念弥撒,500人参加。
  • 1986年1千多名受难者家属和大学生,举行悼念会及示威。
  • 1987年新任总统卢泰愚致公开信给受害者家属,认同“光州事件应被视为民主化过程的一部分”。

学生、宗教团体、社会运动人士编辑

大学生在揭露政府企图掩饰“光州事件”及查明真相的过程中,一直担当重要的角色。

1982年,居住于光州的作家黄皙暎全南大学的数名大学生一同创作了《献给你的进行曲》以纪念牺牲者,这首歌此后成为“光州事件”的象征。

一些宗教团体每年举办悼念会,特别是“光州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在镇压行动发生后,曾试图呼吁当局停止屠杀人民。为了突破对光州的讯息封锁,更分别派神父到首尔讲述“光州事件”,以及到罗马促请教廷呼吁韩国停止屠杀人民。该会在1987年第一次发行了“光州事件”资料集、相册,并举行7周年纪念活动等。天主教正义具现神父团更发表反政府声明,并放映从德国、日本带回来的“光州事件”录像带。

1987年,很多市民和社会运动人士连续几个月不断的示威及游行,要求直选总统。在此民主气氛下,政府人员也开始打破禁忌,提出“光州抗争”的问题,而有关书刊亦开始出版(虽然仍非法)。

1980年及1985年,两名工人为要求查明“光州事件”镇压真相而自焚

文在寅政府编辑

2017年5月18日,大韩民国总统文在寅出席光州事件37周年纪念仪式活动致词时表示,大韩民国政府允诺将该事件重新调查,他表示:“37年前在光州发生的事,是韩国近代最伤感的时刻……这些死难者曾是某人的亲人、邻居,他们是普通的市民和学生……但他们仍以生命争取人权、及自由不受侵犯的生活。作为总统,在此对牺牲者的灵魂致意。”、“新政府将尽更大努力,揭开屠杀的完整真相……,确定下令开枪射杀示威群众的人。”[9]

全斗焕编辑

2016年5月,大韩民国前总统全斗焕表示,自己已经完成《全斗焕回忆录》,要将自己认知历史内幕付梓出版。然而该回忆录第一册,在2017年春末问世出版后,其中争议内容,特别是对1980年光州事件陈述,他宣称:“在光州,除了生命受到威胁之外,戒严军绝对没有把枪口指向平民过”、“我觉得事件有朝鲜特种部队渗透起事的迹象”、“受到朝鲜煽动暴民无法沟通,为了保护民众的军队才会自卫反击。”等争议性字眼,显示全斗焕本人从头到尾始终完全不承认自己下令军队镇压示威群众,该回忆录出版后,也很快地引起受难者团体与遗族强烈怒吼不满,很快地搜集资料,并在2017年6月12日,向大韩民国光州地方法院提出民事诉讼,以“侵害光州受难者名誉权利”为由,要禁止该书出版,直到出版社撤除33处争议文字。2017年8月4日,大韩民国光州地方法院作出裁定,该回忆录相关争议叙述,已扭曲历史事实,该争议相关内容,也恐将影响平反调查与求偿诉讼,进而侵犯光州事件受害者与遗族团体权利。因此裁定全面禁止该回忆录出版、发行、复制广告贩售等,若有出现违规,否则将以每次检举,都将罚以500万韩元赔偿金[10]

平反编辑

1987年,全斗焕的七年总统任期即将结束,他试图继续长期执政。1月14日,首尔大学学生朴锺哲在警员的酷刑下死亡,6月9日,延世大学学生李韩烈在示威中被催泪弹弹壳击中并于7月5日伤重不治,引起全国的反政府示威,提出全面民主化的呼声,六月民主运动展开,最终韩国逐渐走向民主化,全斗焕交出权力。在这气氛下,要求查明“光州事件”真相的舆论愈来愈强烈,而政府亦开始打破禁忌,公开谈论“光州事件”,受难者可以在国会听证会上讲述所受到的迫害。“光州事件”开始摆脱从前“共产主义者的内乱阴谋事件”的定性而被视为“国家民主化运动的部分”,但是对“查明真相”、“处罚负责人”方面的问题,则仍未解决。

赔偿编辑

1993年,总统金泳三第一次把全斗焕的政变和“光州事件”定调为“内乱的事件”,即承认全斗焕企图执政而引起“光州事件”。

1994年“5·18纪念财团”创立,是把“5·18”赔偿金发还给社会而设立的有关合法团体。同时,抗争受害者们起诉全斗焕和当时的主要军人等共35名,展开法律诉讼行动。

1995年7月经调查后,政府决定不起诉有关加害者,理由是“成功的平定内乱不能被处罚”,引起广泛舆论批评。“5·18”有关团体长期静坐。10月前总统卢泰愚(曾协助全斗焕镇压“光州事件”)以权谋私得来的金钱被揭露,人民开始质疑前总统们的操守问题。11月卢泰愚被扣留、监禁。11月24日总统金泳三指令制订“5·18特别法”。11月30日检察成立特别侦察本部,再开始侦查。12月3日全斗焕也被扣留、监禁。

1996年2月28日全斗焕卢泰愚总统等16人被起诉。8月26日法庭承认他们的“军队叛乱和内乱罪”及“内乱目的杀人罪”。全斗焕因“叛乱、内乱首恶罪”被判死刑,卢泰愚则因“叛乱、内乱主要任务从事罪”被判监禁22年6个月。至此,“光州事件”在法律上获得了平反。

12月16日全斗焕及卢泰愚向高等法院上诉,最后全斗焕被判无期徒刑,卢泰愚被判入狱17年。1997年4月17日终审法院判全斗焕无期徒刑和罚款2628亿韩元。5月18日首次被指定为“国家纪念日”,首次在政府带领下,在新墓地举办纪念仪式。12月22日金大中当选总统,与总统金泳三协定,为了国民大统合,特赦、复权和释放全斗焕及卢泰愚。1998年“光州事件”有关团体大统合,5月18日成为“文化节日”。

1999年促使在“光州事件”中被害人,封为“国家有功者”,给予有关抗争者医疗保险。“东亚细亚国家暴力受害者联合会”组成“5月光州事件精神”继承运动。“光州事件”成为人权、和平的摇篮,市民自治共同体运动。倡建“5·18纪念馆”和“5·18纪念广场”,建议设立受害者治疗中心。2000年第一次有现职总统参加“光州事件”纪念仪式,总统金大中并承诺制定有功者特别法。“5·18纪念财团”制定“光州人权赏”,给予国内人权团体或人权运动人士。抗争期间被解雇的教师(约200多名)和教授(约10多名)向国家提出索偿诉讼,结果胜诉。

死伤情况编辑

当初政府发表的死者是191人。5.18纪念财团发表补偿金的支给明细[11]

分类
申请者数 撤销者 弃却数 认定数 支给额

(百万韩圆)

备注(重复人员)
合计
7,716 130 2,526 5,060 229,732 (698)
死者 240 16 70 154 17,042
失踪 409 18 317 70 9,048
负伤 5,019 50 1,761 3,028 172,775 (12)
其之外 2,052 48 378 1,628 30,867 (686)

※ 重复支给者是698人。实际认定人数是4,362人。

影响编辑

光州事件是韩国人民数十年来对民主、自由呼声的抑压下爆发出来的。政府把争取民主的呼声血腥镇压下去,并继续掌权,显示当时韩国政府的独裁统治,民主发展的情况恶劣。

光州事件的最大意义,是全民团结成一个“和平共同体”。抗争初期,学生们以和平的方式争取民主,但当老人家看到手无寸铁的学生被残酷打死,或中学生看到自己的兄姊被枪杀,都陆续参加示威要求民主和自由。

光州事件的平反,意味政府承认人民的要求是正当的,从而促进韩国的民主化,特别是当时因“内乱阴谋罪”而被宣判死刑的民主运动领袖金大中,后来终当上总统。

1997年,韩国政府将5月18日制定为5·18民主化运动纪念日朝鲜语5·18민주화운동 기념일[12],而光州亦已经成为人权和自由的“圣地”,每年5月18日,光州都举行对人权、民主、自由的国际学术会议和有关的美术展览会、音乐会、圣地巡礼(墓地参拜)等等之抗争纪念仪式[13],而光州事件亦成为被纪念的历史事件[14]。 但是,在镇压过程中,下令开枪的及开枪的人等问题仍有待解决,有关团体会继续要求彻底查明事实及公开真相。

美国的态度编辑

美国政府在事件发生后的态度使局势出现了剧变,光州民众认为,全斗焕光是调兵到光州就等于变相得到了美国政府的支持。因为,根据1950年代签订的韩美同盟,大韩民国国军的指挥权在驻韩美军手中。而美军驻韩司令威克姆上将、和美国驻韩大使来天惠在事发当时的角色也成为争议所在。最后,数千名军人开着坦克进入市区,尽管有市民卧路阻挡,但坦克仍然肆无忌惮地碾压过他们而入城。韩国国军占领了道厅,并枪杀了最后一批不肯撤出道厅主楼的20多名学生和市民。光州民主运动以残酷镇压而告终。

然而美国政府官方报告中已写明美国政府实际上并不预先知道这次事件[15]。实际上韩军在平时是由自身的各司令部担当指挥,在战时才与驻韩美军并肩作战,交由“韩美联合军司令部”负责指挥。对美方而言,他们最多只能了解韩国内部兵力调动的讯息而已,不代表美方支持镇压。

相关媒体作品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손상원. 5월단체, "5.18 관련 사망자 606명" [5月组织:"5.18关连死亡者600名"]. 연합뉴스. 2005-05-13 [2018-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6) (韩语). 
  2. ^ 도재기. [어제의 오늘]1980년 광주민주화운동 발발 [[昨日的今日]1980年 光州民主化运动 爆发]. 경향신문. 2009-05-17 [2018-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5) (韩语). 
  3. ^ 임영호. 5·18 참상 전세계 알린 위르겐 힌츠페터 기자 별세 [将5·18惨状告知全世界的记者于尔根·辛兹彼得离世]. 노컷뉴스. 2016-02-02 [2018-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30) (韩语). 
  4. ^ Kim Hee-jin, Lee Seung-ho. TV shows tarnish Gwangju history. [2020-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09) (英语). 
  5. ^ 5.18민주화운동 희생자 국가유공자 지정키로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매일경제. 1997년 5월 12일.
  6. ^ 北,5.18민주화운동 보고회. 연합뉴스. 2010-05-17 [2020-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2). 
  7. ^ . ISBN 9788965236504.  已忽略未知参数|제목= (帮助); 已忽略未知参数|확인날짜= (帮助); 已忽略未知参数|저자= (帮助); 已忽略未知参数|쪽= (帮助); 已忽略未知参数|출판사= (帮助); 已忽略未知参数|날짜= (帮助);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8. ^ 5·18민주화운동, 五一八纪念文化中心朝鲜语광주광역시5·18기념문화센터: 125, 2012-05 
  9. ^ 悼念光州事件 文在寅誓重啟調查究責 發稿時間:2017/05/18 18:04最新更新:2017/05/18 18:12 中央通訊社. [2017-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8). 
  10. ^ 扭曲光州事件真相,大韓民國法院禁發行《全斗煥回憶錄》2017/08/07 轉角24小時 聯合新聞網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2017-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8). 
  11. ^ 관련현황(存档副本). [2018-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02). 
  12. ^ 5.18민주화운동 희생자 국가유공자 지정키로 [5.18民主化运动 牺牲者 国家有功者 决定指定]. 매일경제. 1997-05-12 [2018-12-30] (韩语). 
  13. ^ 전원. '오월광주, 정의를 세우다'…제38주년 5·18 기념식 ['五月光州, 树立正义'…第38周年 5·18 纪念仪式]. 뉴스1. 2018-05-18 [2019-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1) (韩语). 
  14. ^ Human Rights Documentary Heritage 1980 Archives for the May 18th Democratic Uprising against Military Regime, in Gwangju, Republic of Korea. UNESCO. [2019-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1). 
  15. ^ South Korea Current Issues(存档副本). [2013-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