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人民军

朝鲜的武装力量
(重定向自朝鮮人民軍

朝鲜人民军朝鲜语:조선인민군朝鮮人民軍)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家武装部队,采用了典型的政令和军令一体化的指挥体制,遵从“党指挥枪”原则。军事指挥方面由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负责,中央军委委员长担任武装力量最高司令官统帅全军,现任最高统帅是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正恩元帅。整个朝鲜人民军下辖有五大军种,分别包括:陆军海军空军战略军朝鲜人民军特种作战军特种部队。这些部队由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的人民武力省(相当于国防部)管辖,其下再有常设领导机关总参谋部总政治局。2018年朝鲜全球军力排名第18名[1]

朝鲜人民军
조선인민군
The flag of the Korean People's Army
朝鲜人民军军旗(使用至1993年;其后有时会以陆军军旗作代表)
Emblem of the Korean People's Army.svg
朝鲜人民军军徽
建立1948年2月8日(实际日期;建军节)
1932年4月25日(官方宣称;人民革命军成立日)
军事部门朝鲜人民军陆军军旗 陆军

朝鲜人民军海军军旗 海军
朝鲜人民军空军与防空军军旗 空军
朝鲜人民军战略军军旗 战略军

朝鲜人民军特种作战军军旗 特种作战军
总司令部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朝鲜)平壤市
领导
军委委员长
最高司令官
Marshal of the DPRK rank insignia.svg 金正恩 元帅
人民武力相General of the Army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努光铁 大将
总参谋长Marshal of the KPA rank insignia.svg 朴正天 元帅
军委副委员长Marshal of the KPA rank insignia.svg 李炳哲 元帅
总政治局长General of the Army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金秀吉 大将
护卫司令官General of the Army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尹正麟 大将
军力
服役年龄17岁以上
可用人数6,515,279名男性,17-49(2010年估计),
6,418,693名女性,17-49(2010年估计)
适合服役人数4,836,567名男性,17-49(2010年估计),
5,230,137名女性,17-49(2010年估计)
每年可征兵数207,737名男性(2010年估计),
204,553名女性(2010年估计)
现役人数1,280,000(2019年)
备役人数600,000人(2019年)
军费
预算16亿美元(2018年)
占GDP百分比4.9%(2018年)
工业
本国供应商柳京守坦克厂
胜利车厂
南新浦造船厂
外国供应商 俄罗斯
 乌克兰
 中华人民共和国
 伊朗
 古巴
 叙利亚
 委内瑞拉
历史上:
 苏联
 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
东德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年出口1亿美元
相关
军衔朝鲜人民军军衔
朝鲜人民军
Korean People's Army.svg
“朝鲜人民军”的朝鲜汉字(上)和朝鲜谚文(下)
谚文조선인민군
汉字朝鮮人民軍
文观部式Joseon Inmingun
马-赖式Chosŏn Inmingun

1978年,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兼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指示将“朝鲜人民军创建日”由原本的2月8日改为4月25日,将朝鲜人民军改定调为是自1932年组织的抗日部队所发展而来。2018年1月22日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发布决定,将2月8日定为朝鲜人民军建军节。报道称,1948年2月8日是宣布朝鲜人民军诞生的日子。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为发扬光大朝鲜人民军创建者、建设者金日成的革命业绩,作出上述决定。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还决定,将金日成创建第一支革命武装力量的1932年4月25日定为朝鲜人民革命军成立日[2]

有评论认为,朝鲜是当今世界中最具军事色彩背景的国家[3],拥有全世界人数排名第四的军队(不分男女25人中1人是军人),约110万名武装人员的庞大规模,其中约有20%的17到54岁的男性是属于正规军的行列[4]。此外,后备军事动员能力也十分惊人,学者估计如果战事发生后,将会再有800万人投入战场的行列,战争潜力巨大。在整个北朝鲜国土上,众多的军事设施连成了一密集的网络。在国内,朝鲜拥有许多大型武器的生产线,以及密集的防空系统。而朝鲜在军事排名上也占了许多名次,如在全球拥有数量排名第三的化学武器,储存有大约2500吨至5000吨,种类涉及芥子气光气沙林等多种致命毒气或毒剂。这些武器可装载于火炮、导弹、飞机或军舰上[5]。具有世界上人数最多的特种作战部队(估计有180,000人左右)[6]

自1953年7月27日联合国军支持的韩国,同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支持的朝鲜板门店签署了《朝鲜停战协定》后,朝鲜的庞大军力便持续与大韩民国国军驻韩美军朝韩非军事区两侧对峙著。不过朝鲜因为其在经济上的困境,导致许多军事设备无法按时汰换而大多都已结构老化严重,这也常被视为朝鲜的军事能力一大缺陷之一[7]。但朝鲜人民军仍然是被美国、韩国以及日本等邻国视为一个重大的威胁,因为它仍然具有能力摧毁附近的都市城镇,但2010年后其核武计划有显著进展,2015年更疑似列装了发射小型弹道导弹的新浦级潜艇,若有水下核打击能力理论上朝鲜将有极高成功率毁灭或重创首尔东京,许多国家并不能再以和朝鲜开战只会是有限局部战争的角度来看待。

历史编辑

创建初期编辑

 
朝鲜人民军成立典礼

朝鲜人民军的前身为1939年成立于中国延安朝鲜义勇军,并由金日成所领导著。他们在延安附近建立学校来培养军事和政治人才,以将来朝鲜独立时可以立即投入为社会服务。到了1945年时,朝鲜义勇军已增长到近1000人的规模,这些人的来源主要是从大日本帝国陆军的朝籍逃兵。在当时,朝鲜义勇军时常与中国共产党并肩作战,也自中共的手中接收不少武器和弹药。随着日本战败后,朝鲜义勇军跟随着中共进入了中国东北地区 ,并决定先在此处招募新兵,然后回到朝鲜建设祖国。到了1945年9月时,朝鲜义勇军已增长至近2500多人的规模。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根据雅尔塔会议的安排朝鲜半岛由美苏英中四国共同托管。但实际上于1945年8月9日日本战败投降的前夕,美国先行提出以朝鲜38度线(即三八线)为界,美国和苏联分别占领朝鲜半岛南北的提议,并得到了苏联的认可。[8][9]8月24日,苏军占领朝鲜北部后在三八度线停止了进军,并实际占领了朝鲜北纬38度线的北部城镇。[9]1945年10月12日,总部设在平壤的苏联第25集团军群发表声明,下令所有武装抵抗组织在朝鲜半岛北部自行解散。10月21日时,2000多名朝鲜军人跟随着苏联军队,前往各地招募组织了警备部队,并在苏联的军事总部许可下创建一支军事部队。1946年1月11日,苏联总部认为需要设立一个独立的单位来维护北部地区铁路的安全,协助朝鲜组织一支铁路军。同年8月15日,又将原本的警备部队改组成为国家武装部队。

1945年10月,朝鲜第一间政治军事学校 ─ 平壤军事学院(1949年1月时改名为第二人民军军官学校)在金策金日成的联手下成立,目的是通过苏联的军事指导来培训警备或公安机关的人员,学校的毕业生则会直接成为一般警察或加入警备部队。同时,由金日成所领导的武装部队也自中国归来,并与中央警察学院(1948年12月时改为朝鲜人民军军事科学院)所教育出来的政治和军事人才成为武装部队的新一代成员。之后,以金日成为核心的朝鲜成立了朝鲜劳动党(由朝鲜共产党朝鲜新民党合并而成),并在1946年2月8日成立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管理了当时朝鲜半岛北部事务。[10]

1947年11月14日,美国决定将朝鲜半岛问题提交给联合国处理,在苏联因为中国代表问题抵制联合国的情况下,联合国通过大会决议决定于联合国朝鲜临时委员会(后改称联合国韩国问题委员会)监督下,在美苏各自的管辖区域内同时举行选举,在选出政府后美苏军队各自撤出朝鲜半岛,由当地人民自己管理自己的国家。但苏联政府不承认这一联合国的决议,拒绝委员会进入其管辖的朝鲜半岛北部地区。[10]

同时为了抵制选举,1948年2月4日时北朝鲜劳动党在苏联的协助下,其初期组织成员结构成形;四天后的2月8日,朝鲜人民军也先行宣布创建。但5月时,美军仍继续以联合国的名义坐镇在朝鲜半岛南部,开始于朝鲜半岛南部进行选举。1948年8月15日,亲西方的李承晚当选了第一任大韩民国总统,接替了自1945年以来在朝鲜半岛南部执政的左派政府,同时大韩民国也在投票后宣布成立。而北部则在苏联的支持下,于9月9日选举了金日成作为内阁首相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也于当日宣告成立,苏联及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立即予以承认。就在此时,朝鲜人民军下辖有中央边防营、两个师和一个独立混合旅。1949年至1950年前后,中国人民解放军中三个朝鲜人先后前往朝鲜加入朝鲜人民军[注 1][11][12][13][14]

朝鲜战争时期编辑

 
朝鲜战争时元山市被轰炸
 
被破坏的桥梁以及其上方无法行驶的朝鲜人民军T-34坦克,在击毁前该车正试图通过韩国水原市,但遭到美国空军的袭击失败。

分界线南北各自建立政权后,都拒绝承认对方的合法性。双方互相以小分队的方式袭击对方的边境,分界线附近也因此经常爆发小规模的战斗。然而由于韩国总统李承晚声称要北上统一朝鲜半岛,为此美国严格限制对韩军的装备援助种类。韩国军方当时仅有轻武器和轻型火炮可用,没有飞机和坦克等重型装备。美国希望韩国军队能够防御朝鲜部队的进攻,但无法自己主动攻击朝鲜。相对的,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则积极援助并装备朝鲜军队。斯大林甚至从枪支、火炮,到军用卡车以及坦克全都提供给朝鲜人民军使用,到了战争前夕的1950年春季,朝鲜人民军的规模已达135000人,并装备有苏制的T34坦克和重型火炮等;而韩国军队此时无论是在设备的数量和性能上,完全无法与之匹敌[15]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朝鲜称为“祖国解放战争”)爆发,朝鲜人民军越过了分隔朝韩的北纬38度线,向韩国发动进攻。战争爆发后,朝鲜人民军很快地击溃韩国军队的主力;6月28日,朝鲜人民军占领了韩国首都汉城,并继续向南进攻,将韩国军队压缩至釜山环形防御圈内。1950年9月15日,依据联合国安理会所通过的第84号决议[16]美国军队为首的70000到100000人规模联合国军在当时战线后方的仁川登陆,扭转了战争的局势,迫使朝鲜人民军北撤。

 
平壤祖国解放战争胜利博物馆朝鲜人民军空军纪念像,雕刻有飞行员、地勤人员以及一架米格战斗机。

在9月28日联合国军重返汉城并跨越三八线后,10月19日时已经占领了朝鲜首都平壤。部分联合国军部队甚至已推进到鸭绿江畔。朝鲜人民军开始大量向人民征召士兵,甚至有许多娃娃兵的出现。同时,由于这已过度逼近中朝边境,中共中央政治局作出派遣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朝鲜半岛参战的决定,两军联合成功迫使联合国军撤退至北纬38度线以南,双方进入了消耗战的状况。最后,双方于1953年7月27日在板门店签署了《朝鲜停战协定》,决定设立朝鲜半岛非军事区将朝韩分隔南北两侧(但并没签署任何和平条约)。

随后,联合国军事停战委员会设立以监督双方在停战协定的执行概况,并由下辖的中立国监察委员会执行监督一事。这些国家分别有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监督朝鲜人民军以及中国人民志愿军瑞典瑞士则监督联合国各国军队。朝鲜人民军在经历朝鲜战争后,经统计有近215000多人阵亡,101000多人失踪或被俘。[17]

近代状况编辑

 
朝鲜人民军士兵在军事分界线一旁的高塔上监视着。
 
朝鲜以59式坦克改装的170毫米谷山M-1978自行火炮

1967年10月朝鲜政府决定,派遣朝鲜人民军约200位飞行员以及两个营的高射炮前往越南参与1967年和1968年间的越南战争[18][19] 之所以提供援助给越南民主共和国,主要是因为其也是属于社会主义国家之一。而除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苏联中国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东德古巴等社会主义阵营皆提供了后勤支援。而在1973年赎罪日战争时,朝鲜亦派遣数名飞行员参加阿拉伯国家军队的行列。

到了1970年代,朝鲜领导人仍参考1920年代到1930年的苏联军事领导人的战绩,如有“红军拿破仑”之称号的米哈伊尔·尼古拉耶维奇·图哈切夫斯基其军事作战及游击战等战术就常被提出。随着苏联在军中“深度经营”,朝鲜在武器、技术、训练以及战术上都与苏联有些许相似。而这种让苏联协助训练朝鲜军官,再由朝鲜人民军发展他们版本战术的做法,被称为“两线作战”。[20] 其中,朝鲜特别注重苏联红军于1920年代与1930年代之间发展出来的“纵深作战”。当时朝鲜人民军试图以强大的常规武力,透过火炮、装甲部队以及机械化部队,在韩国军队无法预测的情况下快速突破38度线、包围住韩国试图反击的武力,迅速占领整个朝鲜半岛。

 
韩国国防部提供的非军事区地图,上面显示了朝鲜人民军部队在线后军力部署。

在1970年代以后,朝鲜人民军的高级官员在官方刊物撰写许多改良过去苏联军事思想特点的文章。在这些人心中,认为现代战争的性质是三维的,并没有前方和后方的区别且流动性很大。这些文章预告著朝鲜人民军将急剧地增加机械化部队、卡车机动步兵营和自行火炮营地数量。更甚者,这种理论会大幅的使用于各军种,也意味着朝鲜人民军将可能会重组并重新部署其地面部队。

自朝鲜战争结束签订《朝鲜停战协定》后,朝鲜人民军军队越来越重视38度线朝韩非军事区,并部署大量军队与这附近。尽管朝鲜半岛南北方已无如朝鲜战争般大规模作战,但到了今日仍会发生致命的冲突,这包括有海上的小型炮战,以及朝鲜对韩国进行情报活动时的交战。

军事费用编辑

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估计,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花费近20%到25%的国内生产总值在军事上,这与世界大多数国家比较都是相当少见的极高比率,仅有如叙利亚以色列这类高冲突威胁国家才勉强能相比。朝鲜之所以花费这么高的费用比率于军事设备上,是因为期望能与大韩民国国军以及驻韩美军保持军事平衡。时至今日,朝鲜国防工业英语Defense Industry of North Korea已拥有能够制造如芦洞弹道导弹等长程导弹的程度。根据美国研究机构ISIS的报告,朝鲜已有制造核武的技术与材料,甚至还可能秘密拥有了约2到9枚核武器,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家称约有20枚左右。由于朝鲜采“军事第一”的先军政治,因此人民军的地位甚至还高于政府以及社会,甚至其年度预算有将近60亿美元之巨。

相比之下,韩国的军费开支则要小得多,仅仅占GDP的2.5%左右。根据国际政策中心在亚洲主任、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研究员塞利格·哈里森指出:“美国的存在使韩国减少军事经费的牺牲,否则韩国得花费远高于目前水平的国防开支才能维持两国的军事平衡。同样的,美军是否撤出汉城这议题将会在是否与美军进驻时,拥有相同安全等级的情况下增加国防开支下;还是要相反的,要在与朝鲜在以统一朝韩作为目标妥协下,透过谈判与提供不错条件使得双方相互裁减各自的部队。”[21]先军政治的情况下,金正日又以陆军为重,正如他所说的:“陆军第一”。

指挥及控制编辑

朝鲜人民军的主要指挥和控制,皆是透过由金正恩领导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管辖;其中,又以人民武力省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进行更详细的指挥工作。除了对主要的军事部队行使指挥权外,基本上这些军事指挥单位也可要求各局和业务单位配合其军事政策。而为了要确保政治控制,以避免军事叛变等可能。

1990年开始,在朝鲜人民军指挥高层中出现了许多戏剧性的转变,众多过去的将领皆退役并改由新世代来接替,成为今日朝鲜人民军的指挥及控制层级的一员。在这其中,大部分的细节和变化并未由官方正式公布,令外人难以知晓。较为人知的将领变化则多为自然会发生的结果,也就是因老化导致领导的年老将领相继逝世,这包括有最高领导人金日成(1994年7月8日)、人民武装力量部部长吴振宇(1995年2月25日)和人民武装力量部部长崔光(1997年2月21日)等将领。

绝大多数的权力变化皆因金日成儿子金正日确保权力和地位而实施。在1990年5月23日第6届最高人民会议第18次会议中,国防委员会确定其为独立委员会,并提升其地位到与中央人民委员会对等的位阶。自此国防委员会不再像过去由中央人民委员会管辖,同时金正日被任命为国防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的高职。1991年12月24日,金正日被任命为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1992年4月20日,他被授予了元帅军衔;一年后,他已经成为了国防委员会委员长

1991年12月到1995年12月这段期间,朝鲜人民军有近800位高级官员的职务向上晋升。而在金正日成为元帅后的三天内,有8位大将晋升到次帅这一军衔。1997年4月金日成的85周年纪念生日当日,金正日又提拔127名一般职务人员往上晋升。 之后的四个月内,他又陆陆续续让另外22位将军在朝鲜劳动党中任职在各部门具高影响力的职位上。这些晋升的行动持续多年,主要配合着金日成的生日庆祝以及每年四月的朝鲜人民军周年庆典中进行。

中央军事委员会编辑

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朝鲜劳动党的最高军事机关,根据《朝鲜劳动党章程》的规定统帅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所有武装力量。[22] 在功能和特点上,都近似于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同时,朝鲜国防委员会的委员也有兼任该委员会成员者。

最早,由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金日成当选了第一任的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随着他的逝世,其长子金正日接任党总书记时兼任军委委员长职务。金正恩曾经被任命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确认为金正日的接班人,金正恩掌权以后中央军委的权力大幅扩张,甚至成为劳动党的权力核心。目前该委员会委员长由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兼任,他在父亲金正日逝世后接任。而副委员长一职为黄炳誓次帅、李永吉大将。

国务委员会编辑

朝鲜国务委员会(前称国防委员会)在1998年修订的宪法中,指定其为“军事机关管理以及军事问题指挥的最高机关”,并于1998年9月第10届朝鲜最高人民会议第1次全体会议任命相关人士。但他同时也是实际上的中央最高权力机构,除了负责国防外,它也对经济、政治、党务等工作也有很大控制权。2009年4月时,第12届最高人民会议第1次全体会议决定将国防委员会成员定为13人。2010年5月金一哲因高龄为理由被解任;2010年6月张成泽晋升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2010年11月,国防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赵明禄逝世。至此国防委员会总计11人,包括有委员长1人、副委员长4人,以及其他委员共6人。

在朝鲜第12届最高人民会议第1次全体会议中,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正日连任当选国防委员会委员长;而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张成泽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李用茂、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金永春以及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吴克烈等4人,则担任副委员长一职。

2016年6月,国防委员会被国务委员会取代,新机构不再只集中在军事管理工作上。

人民武力省编辑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民武力省是朝鲜人民军的主要实质领导机关,原来属于国防委员会下辖部门之一,该部门前称“人民武力部”,相当于其他国家的国防部。在名义上,人民武力省同时领导着人民军总参谋部、人民军总政治局、人民军后方总局、人民军侦察总局、保卫司令部和护卫司令部;但在实际上,这些部门则属于人民军最高司令部管辖。

2014年6月,朝鲜人民武装力量部部长由玄永哲大将担任。第一副部长则由徐洪灿上将担任,其他副部长分别有尹东铉上将姜杓英上将以及金佑镐上将等。

朝鲜人民军陆军编辑

组织概况编辑

朝鲜人民军陆军的地面部队是目前朝鲜军队中最大的组成要员,甚至朝鲜人民军的军旗便是直接沿用其陆军军旗。截至2001年为止,朝鲜人民军陆军预计有约1,003,000成员规模,可编成20个集团军、176个。陆军军队有近70%的现役部队以及全国大多数的火炮和装甲战斗车辆 ,进驻边境附近与韩国对峙著。除了正规军外,朝鲜人民军陆军也有一个规模超过90,000人的特种部队[23] 直到1986年以前,大多数的来源都声称朝鲜仅拥有两个装甲师。[24]

但到了近代,透过战斗序列的改组装甲集团军和装甲旅开始加倍增加。到了1980年代中期,大多数的大口径自行火炮合并至第一炮兵团里。 与此同时,重组后的部队重新部署向前移动,越趋接近朝韩的非军事区域。这导致担任前锋的队伍在其业务管辖区域遭到压缩,不过其内部组织仍与过去保持相同。不同于1980年以前,新组建的机械化部队纷纷往前部属,使得装甲和炮兵部队能迅速组成第一梯队,从后方直接为一般常规部队提供强大的掩护火力。

截至1992年为止,陆军军队由19个兵团组成,另外还有两个独立的特种作战部队,这些武装力量在九个军区(或地区)下被指挥管制着。

朝鲜人民军的陆军军官和士兵是最常见到其身穿橄榄绿或棕褐色的制服。然而,在一些描绘朝鲜军队的宣传画面或在正式场合,则会统一穿着一种从中山装延伸出的军服,男性士兵会穿着裤子而女性士兵则会穿上裙子。在春季和夏季时头上会戴有制式帽子,而在冬天则会套上苏联毛帽。而在极少的照片上,有些朝鲜军官会穿着一种变种M81内林地英语M81 Woodland迷彩的军服出现。[25]

朝鲜人民军海军编辑

 
朝鲜罗津级导弹巡防舰。舷号531,系1973年建造。建造期间曾经得到上海江南造船厂技术援助,性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期建造的江湖级相当。
 
21号鱼雷艇于于位在平壤的祖国解放战争胜利博物馆展出。

朝鲜人民军海军是一个重视沿岸火力的的海军部队,其主要任务范围仅朝韩禁区周围50公里左右。在朝鲜,朝鲜人民军海军在兵役以及资源上是最后分配到的,同时它的大部分设备也早已经过时了。尽管朝鲜海军的装备落后,但在朝韩禁区周围50公里这种有限的范围内也足以应付其他船只,这意味着即使在和平时期他们也不可能任由其他船只前往靠近朝鲜海岸。

成立于1946年6月5日的朝鲜人民军海军,在1960年时其海军实力在约为40,000至60,000兵员左右;截至2008年为止,朝鲜人民军海军则约有46,000多人的规模,以及708艘的各式船只,其中这些船只大多是负责登陆作业以及渗透作战时使用。[26] 这些船只包括有3艘巡防舰和70艘潜艇,潜艇方面分别有约20艘的R级潜艇(1,800吨)、40艘的鲨鱼级潜艇(300吨)、10艘如鲑鱼级潜艇(130吨)的小型潜艇[27] 除了船舰外,朝鲜海军的海防单位还拥有大量老式火炮以及反舰导弹 。[28]

朝鲜人民军海军又可分成两支舰队 ─ 东海舰队(主要于日本海执勤)和西海舰队(主要于黄海执勤),但两舰队并不能在与大韩民国作战时相互掩护支援。除了在沿海港口的作战基地外,在平壤还有训练、造船维修单位以及海军司令部。[29] 朝鲜人民军大部分是将海军舰艇分配于东海舰队上,以应付那里可能爆发的外来冲突,而两支舰队并不曾有过联合行动,也没有相互调动船只支援的状况发生过。[30]

朝鲜人民军航空与反航空军编辑

组织概况编辑

朝鲜人民军航空与反航空军其主要任务是保卫朝鲜领空,拥有朝鲜人民军主要的防空火力以及有限的攻击能力。[31] 截至2007年时,朝鲜人民军空军拥有约110,000人员,这包括机组人员、维修后勤人员以及管理指挥人员,为朝鲜人民军第二大的兵种。[32] 它并拥有1,600到1,700架地各式飞行器,这些主要由过去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提供。朝鲜人民军空军还架设一个非常庞大的防空雷达网,以及许多的高射炮及导弹基地。

朝鲜人民军空军士兵选择的标准远远高于陆军或者是海军,这些标准往往要求甚高,如高于全国平均的教育水平、飞行技术熟练、政治服从上可靠以及思想信念上并无反抗意识。然而尽管朝鲜人民军空军具有比海军和陆军更高的优先选择权,甚至在某些方面可说是备受关照,但实际状况为朝鲜空军仍缺乏足够的现代化装备,大多数的飞机和面对空导弹皆已过时。这主要是因为飞机飞行的配件缺乏、动力和燃料供应商缺乏,加上专业知识和设备的不足以及不断的投奔状况。同时,朝鲜空军部队的飞行员进行飞行训练时间极少(有些朝鲜人民军空军的飞行员只有7个小时的飞行时间,相比之下北约成员国受训生至少需要进行150小时的飞行训练,才能正式成为新手飞行员,中国飞行员更要进行180小时的飞行训练,才能单独飞行,更不用说同样都要进行超过200小时飞行训练的美国、俄罗斯飞行员。),这些问题引起了许多老练朝鲜飞行员对新人的不信任感。[33]

朝鲜人民军空军分为六个航空兵师,其中有四个负责防空任务,另外两个则提供空中运输:

  • 第一、第二和第三航空兵师负责驾驶作战飞机,分别保卫着朝鲜人民共和国的东北北侧、东侧和南部地区。
  • 第五和第六航空兵师负责驾驶运输飞机执行任务。
  • 第八届飞机空运部操作培训,并负责保卫东北东侧的领空。

除此之外,在朝鲜国内的航空公司高丽航空亦由朝鲜人民军空军下辖的民航局管制,必要时亦能投入战场进行空中管制。[34] 目前朝鲜人民军空军部署于共89个小型基地,其中包括有18条机场跑道和20个直升机停机坪。大多数的空军基地许多处为巨大的地下结构,能直接承受敌方的攻击;一些主要的空军基地甚至有地下飞机跑道,战斗机从中可以直接起跑准备起飞。[35]

任务概况编辑

 
朝鲜已宣布拥有弹道导弹潜艇、洲际弹道导弹、氢弹三大战略武器。

由于朝鲜人民军在过去朝鲜战争中,受到美国大规模轰炸的影响,朝鲜人民军空军其主要的目的便直接定义为捍卫朝鲜的领空。同时,大规模的加入各式战斗机、地对空导弹高射炮也反映了这一点。然而,由于朝鲜所拥有的来自苏联和中国的飞机存货,大多快速老化接近退休年限,或者是多已是过时的飞机设计。因此,朝鲜空军对其主要目标可能已经发生变化,在过去几年逐渐倾向为地面部队提供火力支援,并试图制造大规模空袭来威胁位在韩国的人口中心与军事目标。

这样一来,朝鲜可能试图透过其空军武力,作为一种威慑来维持与韩国的军事平等;就像朝鲜本身的弹道导弹一般的吓阻攻能,而不是试图保持在飞机缠斗时那些许的优势。随着朝鲜空军将120架过时的战斗机、轰炸机和运输机调至非军事区附近,这也似乎证实了这种假设。朝鲜空军同时拥有种类广泛的各式战斗机和攻击机。朝鲜是少数仍在采用过时的米格-17战斗机米格-19战斗机的国家,而在军队现代化的需求,但在朝鲜对其进行现代化的改良后,这些战斗机与米格-23战斗机有相似的缠斗能力,甚至和米格-29战斗机也不会相差很远。目前朝鲜人民军空军最多数量的战斗机为米格-21战斗机,尽管这款飞机仍有些过时,但如果该机并无保养不当且由经验丰富的飞行员驾驶时,在空中与对敌人战机空战时仍有一定的胜率。美国分析业界GlobalSecurity.org对朝鲜空军评估后报告说:“朝鲜人民空军有能力捍卫朝鲜边际的领空,以及对大韩民国进行有限的空中作战能力。”[31]

然而朝鲜土地上仍设有多种防空措施,从近程的便携式防空系统和ZPU英语ZPU机枪,到远距离的S-200导弹地对空导弹系统以及大口径地高射火炮,朝鲜拥有世界上最密集的防空网。此外,有很多的地面攻击机被保存在戒备森严的机库,其中一些甚至有能力承受核武器于附近爆炸。为了因应韩国与美国的威胁,朝鲜空军也试图研发雷达吸波涂料来隐藏各重大设施。[36]

朝鲜人民军战略军编辑

 
朝鲜各式弹道导弹的估计攻击范围。(2013年)
 
导弹射程

朝鲜人民军战略军即是指朝鲜人民军所管辖的战略导弹部队,配备有各式由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或自行设计的远程洲际弹道导弹,同时也控制核武器和常规战略导弹。[37] 其中由朝鲜自行研发的导弹主要是由飞毛腿导弹所延伸发展而成,同时具有不同的攻击射程范围、有效载荷和准确性。其中有些导弹如飞毛腿国产化的火星5号火星6号便是可移动导弹,而如同大浦洞1号导弹则是需固定发射台才能发射。

朝鲜目前正在开发一种新的火星14弹道导弹,其射程甚至最远可能达到9,000公里,这已经与波音LGM-30义勇兵洲际导弹相当。[38]

尽管确切的各式导弹数量部署仍未被世人知悉,但人们普遍接受朝鲜炮兵指导局拥有大约600枚的火星6(飞毛腿C)和320枚的芦洞-1,以及其他各型短程导弹。目前朝鲜最重要军事发射基地为是位于东部海岸舞水端里的花坮县洲际导弹发射场,同时全国各地也都有小型导弹发射基地的存在。朝鲜研制的一次性运载火箭银河2号于2009年4月5日首次发射[39]银河3号于2012年4月13日首次发射均告失败。直到2012年12月12日银河3号二次发射才成功,该次发射突破了韩国和日本的导弹监控网,日本曾扬言发射就击落,然而最后还是射入轨道,证明朝鲜也有两弹一星能力。

2017年7月4日火星14弹道导弹的试射,发射地于平安北道龟城市郊外的发射场,金正恩表示这是送给美国国庆礼物,最终高度2,802公里、水平距离933公里,飞行长达39分钟,各种国际分析计算按照动能与位能换算公式,若以攻击角度发射可达到6,700公里甚至8,200公里以上,已经跨入洲际导弹领域可以打到夏威夷和阿拉斯加等美国边缘领土。 [40]

澳大利亚新闻网认为金正恩可能已完成心愿,发展出该国第一枚洲际导弹。[41]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朝鲜问题研究网站“北纬38度”上工程专家席林(John Schilling)专文发表分析,认为火星14的设计已经可运作,只要再优化程序软件和校正工程参数,射程将达到9,700公里,而且能搭载一枚500公斤的弹头打到加州圣地亚哥市。[42]

朝鲜人民军的军衔编辑

  • 大元帅
金日成在1992年4月晩年时被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元帅的称号。
金正日在2012年2月15日死后被追赠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元帅称号。
  • 共和国元帅
金日成——1953年2月7日至1992年4月的军衔
金正日——1992年4月20日至2012年2月14日的军衔。
金正恩——2012年7月17日授共和国元帅军衔。
  • 人民军元帅
现有玄哲海在世元帅。
  • 次帅
现有黄炳瑞崔龙海金正阁李用茂4名在世次帅[43]
朝鲜语 汉语 肩章
元帅
원수급(元帥級)
대원수(大元帥) 大元帅
 
공화국원수(共和國元帥) 共和国元帅
 
인민군원수(人民軍元帥) 人民军元帅
 
차수(次帥) 次帅
 
朝鲜语 汉语 陆军肩章 海军肩章 空军肩章
将官
장령급(將軍級)
대장(大將) 大将      
상장(上將) 上将      
중장(中將) 中将      
소장(少將) 少将      
校官
좌관급(佐官級)
대좌(大佐) 大校      
상좌(上佐) 上校      
중좌(中佐) 中校      
소좌(少佐) 少校      
尉官
위관급(尉官級)
대위(大尉) 大尉      
상위(上尉) 上尉      
중위(中尉) 中尉      
소위(少尉) 少尉      
士官
하사관급(下士官級)
특무상사(特務上士) 特务上士      
상사(上士) 上士      
중사(中士) 中士      
하사(下士) 下士      
士兵
전사급(戰士級)
상급병사(上級兵士) 上等兵      
중급병사(中級兵士) 中等兵(一等兵)      
초급병사(初級兵士) 下等兵(二等兵)      
전사(戰士) 战士      

准军事部队编辑

工农赤卫军编辑

 
位在平壤人民军工农赤卫军士兵。
 
记者会上的朝鲜人民军解说员

工农赤卫军是朝鲜最大的民防力量,总计有约350万人被列为其中一员。而工农赤卫军是由46岁以上的工人、农民、转业军人、国家干部中优秀男女青壮年组成(女性17—30岁),以单位和行政区编组和配备武装,按规定时间进行军事训练。[44]这些民兵拥有如同一般步兵的枪械武器,甚至拥有少量迫击炮和高射炮这种火炮武器,不过也有些单位并没有得到任何武装。[45]这种民兵制度早在1959年便已经成立,且由国防委员会教育处与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所指挥掌控,不过在朝鲜劳动党内也设有民防部来督促这些组织,而工农赤卫军的使命是: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各个岗位上,加速经济建设,保卫革命成果,保卫大后方。

青年赤卫军编辑

青年赤卫军皆是由人民军青年集团军中学的学生组成,他们的使命是:一手拿书,一手拿枪,他们每逢周六都会进行四小时的军事训练演习以及干部培训活动。他们要求在校内及校外接受军事训练,以随时能在必要时投入战场进行于后方的低危险任务任务是:在平时一手拿书,一手拿枪,学习科学知识和现代军事技术,使自己成为文武兼备的革命保卫者;在战时,肩负起保卫工厂、企业、电站、桥梁等重要设施和布防海岸线、加强空防、防奸防特等,目的在于使青年学生在完成学习任务的同时进行军事训练,一旦需要,能担负起保卫祖国的神圣任务,同时也为了提高他们的政治和军事素质,为正规部队培养可靠的后备力量。

外交部署和出口编辑

朝鲜出售导弹和各式军事装备给全世界许多国家,借此来赚取外汇。2009年4月联合国安理会发现命名为朝鲜矿业开发贸易总公司的企业,其实是暗地里担任朝鲜的主要武器交易商,并出口过大量的弹道导弹相关设备和其他常规武器。据联合国的报告资料声,朝鲜矿业开发贸易总公司称总部位于平壤市中心,在北京和世界其它地方设有想购买朝鲜制武器的顾客推销武器装备的办公室。该公司曾将弹道导弹的零件构造卖给伊朗,并透过台湾龙笙科技公司成功为朝鲜人民军购入杂质过滤器及二手电脑等高战略性的科技产品。其他还有像代表朝鲜政府参加了叙利亚大量生产反坦克导弹的交易计划,以及包括导弹技术、火炮炮艇等将近1亿多美元的各式武器,出售给非洲南美洲中东各处赚取外汇。

相关事件编辑

战争罪行编辑

现在的学界一致认为此类事件并非朝鲜人民军高层批准,而基本都是由“有犯罪冲动的,不受控制的小单位或个人犯下的”。如历史学家T. R. Fehrenbach英语T. R. Fehrenbach认为,朝军中发生的这种事件是出于二战期间在压抑感很强的日军中熏陶的结果。

评价编辑

虽然朝鲜人民军一度与韩国国军相比有令人惊讶的优势,但在相对孤立的外交和经济困境下自1980年代开始,韩国国军凭借着手中更好的装备已经逆转了朝鲜过去所拥有的优势,并打破了朝鲜半岛的军事实力平衡。面对这一困境,朝鲜开始依赖不对称战争和非正规武器,企图以技术来对抗高科技的敌军以实现双方相互平等的姿态。据称,朝鲜开发出了广泛的各种技术来实现这一目标,如针对全球定位系统的干扰器、能掩盖地面目标的隐身涂料、小型潜艇载人鱼雷英语Human torpedo[36][46][47],以及更多的化学和生物武器[5]。此外,尽管在联合国激光致盲武器议定书上严加禁止,朝鲜人民军还是研发出了类似ZM-87英语ZM-87的激光杀伤武器[48]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
  2. ^ 朝鲜将2月8日定为建军节
  3. ^ Joseph S. Bermudez. Shield of the Great Leader. 悉尼: Allen & Unwin. 2000年7月: P.1. ISBN 1864485825 (英语). 
  4. ^ Background Note: North Korea. 美国国务院.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5. ^ 5.0 5.1 New Threat from N.Korea's 'Asymmetrical' Warfare. 《朝鲜日报》. 2010年4月29日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6. ^ Blaine Harden. N. Korea Swiftly Expanding Its Special Forces. 《华盛顿邮报》. 2009年10月9日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7. ^ Tim Lister. North Korea's military aging but sizeable. 有线电视新闻网. 2010年11月24日 [2011年1月3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4月29日) (英语). 
  8. ^ 李奇微. 《韓戰》(The Korean War). 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 l983年10月: 第一章. 
  9. ^ 9.0 9.1 王树增. 《韓戰》. : 第一章. 
  10. ^ 10.0 10.1 解力夫. 《戰後四大戰爭-韓戰》. 1993年: 第二章. 
  11. ^ 徐龙男. 中国朝鲜族人编入朝鲜人民军概况及朝鲜战争爆发前后朝鲜人民军编制体系. 冷战国际史研究. 2010, 0 (2): 137–157 [2019-1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3). 
  12. ^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朝鲜人部队返回朝鲜始末-中国社会科学网. www.cssn.cn. [2019-12-14]. 
  13. ^ 金东吉.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朝鲜师回朝鲜问题新探. 原载《历史研究》2006年第6期p103~114. 香港中文大学. 中国研究服务中心. 2006年8月. [永久失效链接]
  14. ^ 罗伊·E·阿普尔曼. 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第三卷)南至洛东江北至鸭绿江(原文1961年). 战争研究. 转载自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出版社1994年翻译版《美国兵在朝鲜(全三册)》ISBN: 9787562605072. [2019-12-03]. 
  15. ^ Maurice Isserman著,陈昱澍译. 《美國人眼中的韓戰》. 中国北京: 当代中国出版社. 2006年: P.26. 
  16. ^ 八十四(一九五○年).一九五○年七月七日決議案 (PDF). 联合国. [2011年1月30日].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年2月5日). (繁体中文)
  17. ^ Michael Hickey. The Korean War: An Overview. 英国广播公司. 2010年10月15日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18. ^ Les Coréens du Vietnam. Association d'amitié franco-coréenne - Comité Bourgogne. 2008年11月30日 [2011年1月30日]. (法文)
  19. ^ North Korea fought in Vietnam War. 英国广播公司. 2000年3月31日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20. ^ Homer T. Hodge. North Korea’s Military Strategy (PDF). 《Parameters》. 2003年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21. ^ Selig S. Harrison. Le nouveau visage de l’alliance américano-sud-coréenne et la question nord-coréenne. Korea is one!. [2011年1月3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年6月19日). (法文)
  22. ^ 朝鲜劳动党. 朝鲜劳动党章程. 乌有之乡. 2009年8月16日 [2011年1月3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10月6日). (简体中文)
  23. ^ Joseph S. Bermudez. Shield of the Great Leader. 澳洲雪梨: Allen & Unwin. 2000年7月: P.3–5. ISBN 1864485825 (英语). 
  24. ^ Korean People's Army. 美国科学家联盟.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25. ^ TORA. Korean People's Army Special Operation Force. 2010年2月3日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26. ^ DEFENSE OF JAPAN 2008. 防卫省.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27. ^ Investigation Result on the Sinking of ROKS "Cheonan". GlobalSecurity.org. 2010年5月20日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28. ^ Stephen Saunders. Jane's Fighting Ships Vol. 英国克罗伊登伦敦自治市: 詹氏资讯集团. 2007年: P.434 (英语). 
  29. ^ Joseph S. Bermudez. Shield of the Great Leader. 澳洲雪梨: Allen & Unwin. 2000年7月: P.93–95. ISBN 1864485825 (英语). 
  30. ^ Joseph S. Bermudez. Shield of the Great Leader. 澳洲雪梨: Allen & Unwin. 2000年7月: P.101. ISBN 1864485825 (英语). 
  31. ^ 31.0 31.1 Korean People's Army Air Force. GlobalSecurity.org.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32. ^ COUNTRY PROFILE: NORTH KOREA (PDF). 2007年7月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33. ^ Jane's World Air Forces Issue 25, 2007. 英国克罗伊登伦敦自治市: 詹氏资讯集团. 2007年: P.304 (英语). 
  34. ^ Jane's World Air Forces Issue 25, 2007. 英国克罗伊登伦敦自治市: 詹氏资讯集团. 2007年: P.304–305 (英语). 
  35. ^ Jane's World Air Forces Issue 25, 2007. 英国克罗伊登伦敦自治市: 詹氏资讯集团. 2007年: P.307–308 (英语). 
  36. ^ 36.0 36.1 Steve Herman. North Korea 'develops stealth paint to camouflage fighter jets'. 《每日电讯报》. 2010年8月23日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37. ^ Artillery Guidance Bureau. FAS.org.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38. ^ Charles P. Vick. Taep’o-Dong-2 (TD-2)Design Evolution, Shahab-5, A,B, C/6. GlobalSecurity.org. 2005年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39. ^ 背景资料:朝鲜火箭风波大事记
  40. ^ 米国が北のICBM発射を认める 国务长官“责任を取らせる”と非难声明
  41. ^ 朝鲜洲际导弹飞行约40分
  42. ^ 朝鲜导弹已经迈入新门槛
  43. ^ 28歳の最高司令官・金正恩、次帅を飞び越え元帅に(1) 中央日报 2012年7月19日
  44. ^ 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 The Military Balance 2007. 英国牛津县: Routledge Journals. 2007年2月6日: P.359. ISBN 9781857434378 (英语). 
  45. ^ Joseph S. Bermudez. Shield of the Great Leader. 澳洲雪梨: Allen & Unwin. 2000年7月: P.4–5. ISBN 1864485825 (英语). 
  46. ^ Steve Herman. North Korea Appears Capable of Jamming GPS Receivers. GlobalSecurity.org英语GlobalSecurity.org. 2010年10月7日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47. ^ Jin Hyuk Su. North Korea's Human Torpedoes. 《Daily NK》. 2010年6月25日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48. ^ Tim Lister. North Korea's military aging but sizable. 有线电视新闻网. 2010年11月25日 [2011年1月30日] (英语). 

来源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引用错误:页面中存在<ref group="註">标签,但没有找到相应的<references group="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