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六事变

以陳炯明為首的武裝政變事件

六一六事变指1922年6月16日发生于中国广州一场以陈炯明为首的武装政变事件,国民党称之为孙中山广州蒙难”。由于陈炯明主张联省自治,率领部下粤军以军事行动驱赶主张北伐统一中国的孙文,期间粤军炮击总统府,宣布取消广州军政府,并收缴孙中山各部队的武装,占领炮台、兵工厂等军事要塞。孙中山则率海军炮击陈军作为反击。

六一六事变
日期1922年6月16日
地点
结果 粤军胜利,孙中山势力离开广州。
参战方
中华民国 粤军
提供支援:
吴佩孚
中华民国广州中华民国政府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华民国 陈炯明
中华民国 叶举
孙文
许崇智
蒋中正

背景编辑

1920年7月直皖战争后,段祺瑞下台,但是控制北京政府直系奉系军阀仍然没有恢复《临时约法》。陈炯明的粤军从福建返回,击败旧桂系夺回广州后,邀请孙中山、唐绍仪、伍廷芳回广东。11月,孙中山从上海回到广州,并改编军队由其直辖。

1920年12月12日,孙文召集残留广州的非常国会议员开会,但因法定人数不足无法开会,遂召开座谈会。与会者多主张在广州建立民国中央政府、另立总统。1921年1月1日,孙文在军政府发表演说称:

此次军政府回粤,其责任固在继续护法。但余观察现在大势,护法断不能解决根本问题。[1]

陈炯明主张实行“联省自治”(省民选举议员和地方长官等),建立美国式民主联邦;这与孙中山的北伐、武力统一的主张有所冲突。

1921年1月12日,由广州残留议员组织的“非常国会”在广州复会。4月7日,非常国会选举孙中山为“非常大总统”,北京政府、直系、奉系军阀及湘、桂、鄂等省均不表示承认,广东省议会亦开会反对。孙中山实施武力统一全国之策,与陈炯明的联省自治主张发生冲突。陈炯明主张先定省宪,以确立民治的基础;再议国宪,循序渐进地推进和平统一。他认为北伐系消耗广东的民力与北方争霸,他命部下向孙文提出了如下质询:

一、南方选举总统,无异自树目标。一旦北方来攻,何以御之? 二、广东现时军实是否充实,饷项是否丰饶?果有战事发生,究竟能支持几时?[1]

6月,旧桂系军阀再次进逼广东,陈炯明带兵迎敌。此战虽击败桂系,但死伤人员约有全军五分之一,士气大受打击。

10月8日,“非常国会”通过孙文递交的“北伐出师案”。孙文随即将粤军编为约3万人的“北伐军”,于15日向广西进发。12月4日,孙文抵达桂林,在此设立“北伐大本营”。陈炯明对此进行了抵制,拒不离开广州。

1922年2月13日,北伐军进抵湘南[2]

3月,在陈炯明的劝说下,滇督唐继尧表示不会支持北伐,湘督赵恒锡亦拒绝北伐军取道全州入境。[1]3月21日,粤军参谋长兼第一师师长邓铿在广州被陈炯明派人刺杀[3]

4月16日,孙中山在梧州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将北伐大本营迁至韶关,陈炯明拒绝参加会议[4]。20日,陈炯明辞去广东省长、粤军总司令之职,率部离开广州,返回惠州,布防于石龙、虎门一带,同时命令部将叶举率部火速由桂返粤,孙中山遂以伍廷芳为广东省长[5]

5、6月间,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孙中山认为广东已经稳定,便于5月6日协同胡汉民、许崇智出师北伐,与奉军张作霖一同夹击直系。但5月8日奉军战败消息传来,叶举等人见状便于当日率军抵达肇庆,5月9日,北伐军自韶关出发,兵分三路进入江西,5月10日孙中山电令广州卫戍司令魏邦平,要求各军不得擅自开进广州,要求叶举部驻扎于肇庆、罗定、阳春、高州、雷州、钦州、廉州等地,但叶举拒不从命,于5月18日开进广州,提出“清君侧、除宵小”等口号,矛头指向胡汉民、廖仲恺、许崇智[6]。20日,叶举又与粤军诸将致电孙文,要求恢复陈炯明广东省长、粤军总司令之职,遭孙文拒绝[1][7]。23日,蒋介石致函陈炯明,劝说其服从广州政府[8]

5月25日,北伐军占领南安,蒋介石向孙中山建议先巩固后方再北伐[9]。27日,孙中山任命陈炯明“以陆军总长办理两广军务,所有两广军队,悉归其调遣”,陈炯明拒不就任[10]。31日,廖仲恺致电蒋介石,促其南下制衡陈炯明[11]。6月1日,为说服陈炯明参加北伐,孙中山令胡汉民留守,带两营警卫自韶关返回被粤军控制的广州城,命令陈炯明到广州面谈,陈炯明则不做回复[12]。6月2日,孙中山派人劝说陈炯明,未果,孙中山电令蒋介石立即率军赴广州[13]。同时北洋直系曹锟等人提出方法,要求南北总统共同下野,以促进和谈。5月28日孙传芳通电全国,请求南北总统一起下野,29日齐燮元电劝徐世昌退位。直系诸将领、官僚一时间纷纷催促徐世昌下野,徐世昌本来就是1918年段祺瑞与冯国璋争斗起来推举出的中间派,无兵权也无人望,被迫于5月31日发表通电声称自己愿意下野,但要“合法办法”辞职,希望延缓一些时间。6月1日天津旧国会203名议员发表联合宣言,指责徐世昌为非法选举上位,6月2日吴佩孚部下钱少卿打电话到总统府多次,询问徐世昌何时离开北京。如此种种,导致徐世昌被迫下台。[14][6]

6月3日,叶举宣布广州戒严。同日,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暨北方知名人士二百余人致电孙中山,请孙实行与北方总统徐世昌同时下野的前言。孙后来澄清从没有与徐世昌同时下野的约定。

事实上,最早提出南北总统同时下野的是孙传芳于1922年5月28日给广州护法政府的通电。

6月6日,上海各界联合会发表声明,尊奉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唯一大总统。[16]6月8日,李烈钧、许崇智、黄大伟、汪精卫等通电,主张以孙为中华民国正式大总统。[17]

黎元洪撤销了对孙中山的通缉令,并于6月15日下令全国停战。[6]此时北伐军已占领吉安,陈炯明乘机要求南北总统同时下野[18]

陈炯明兵变编辑

6月13日,陈炯明密令部下,准备袭击广州,陈军在白云山一带宣布戒严,叶举等人纷纷前往广州[19]。同日,北伐军占领赣州,检获陈炯明与吴佩孚、陈光远图谋夹击北伐军的电函多件。主要有[20][21]

(一)吴佩孚抄示陈光远与陈炯明11日电。略谓:前与尊处所定夹攻孙军计划皆未照行,本月7日,虽击败逐退孙军于赣州城三十余里外,但敌增兵前进,志在得城。赣州一失,全局即难收拾。务于本月15日以前,照行所订计划,否则所订南北统一后北南吴佩孚、陈炯明正副总统条件,概作废纸。

(二)赣州搜出之陈炯明与陈光远电。陈炯明去电略谓:“贵军宜聚兵三南,予由惠州夹击,必操胜算,对许崇智所部及其本身,务取完全消灭主义,对黄大伟、李烈钧等军,实行缴枪解散。”陈光远回电略谓:“三南地方辽阔,赣军不敷分配,今引孙军深人,赣城险固,死亡必多,足下以后夹击,敌必首尾不顾,是为上策,望尊处照办。”

(三)许崇智军攻克赣州时,又搜获陈炯明部与赣州密函。略谓:孙定18日总攻击,“陈部决计先期与我军协同动作。敌右翼最强,宜先翦除,请我帅速令重兵出三南,陈部即由连平进兵,与我军夹攻之。南雄方面,是否应与三南同时并进,信丰方面军队若干,何日可出三南,均请先电确示,以便告陈部动员相应”。

6月15日,廖仲恺奉孙中山之命前往惠州邀请陈炯明出面,在石龙被扣留[22]。当天,叶举、洪兆麟、杨坤如等于白云山总指挥处开秘密会,晚10时,叶举指授诸将领围攻总统府、占领行政机关及派兵进驻韶关各方略。并悬赏二十万元谋害孙中山,许事成后大掠三日。由洪兆麟部首先发难。[23]

6月16日,陈炯明部占领广州,宣布取消广州政府,部下劫掠各重要机关,断绝广州与外界交通,声明服从旧国会,并炮击总统府和观音山住所粤秀楼。15日夜10时,广州政府接到了陈炯明即将叛变的密报,孙中山旋即离开总统府前往海珠[24]。孙中山刚刚到海珠,陈军就控制了广州[25][26]。孙中山各部队相继遭到缴械。总统府警卫军,被第二师军队收缴。驻于兵工厂的陈策、朱卓文所部五营,死力抵抗,坚守附近之五座炮垒,与陈军杨坤如部战斗数小时之久。后为杨部猛力攻击,卒将该军击溃,死伤甚众。海军陆战队的长堤司令部,被熊略旅长所部缴械。而广东此时最重要的要塞为虎门与长洲等炮台,当日均为黄凤纶所占领,钟景棠部也先已占领鱼珠等炮台。[27] [28]

 
1922年,孙中山与警卫营合影

6月16日晨,外交部长伍廷芳登舰谒孙,孙向伍表示:“今日我必率舰队,击破逆军,戡平叛军而后已。否则,中外人士必以为我已无戡乱之能力,且不知我之所在”[29]。17日晨,孙中山率领“永丰”、“永翔”、“楚豫”、“豫章”、“同安”、“广玉”、“宝壁”各舰出动,由黄埔经过车尾炮台,“驶至白鹅潭,乃命各舰对大沙头、白云山、沙河、观音山、五层楼等处之叛军,发炮射击。各叛军闻声落胆,皆纷纷弃械逃遁”。后各舰经中流砥柱炮台返回黄埔。[30]

午前5时,粤军钟景棠部下一千人,迫使孙军陈策部下三百人解除武装。但陈策因附近停有炮舰四舸为后援,不轻易屈服,双方因之展开战斗。正午,“永丰”舰及炮舰二舸通过珠江,在行驶中,用小口径炮向对面河之陈军宿舍轰击至数十发,陈军以小枪应之。此次变乱,因不带挑衅外国人色彩,故一般外人颇为安定。[31]午后5时许,海军又一度开炮,但不久即停。[32]

当日,海军全体官兵通电讨伐陈炯明。电谓:“我等奉命声讨,先行炮击,冀其私心一悟,改逆从顺,免受天诛。如彼仍顽抗,恤恶不悬,当合各省护法大军,协同扫荡,以免护法大业,功亏一筏,谨驰电闻。”[33]下午,孙中山驻省城军舰炮击东关及白云山陈炯明部,广九车也震毁一部,陈军抢掠甚惨。[34]海军受到还击之后,各舰即退出省河。[35]

蒋中正其时正在家乡奉化守制。18日,孙电促蒋来广东,6月29日蒋到黄埔,登上永丰舰见孙,此时,因珠江江面已基本被粤军火力封锁,“永丰”等舰已走投无路。形势持续恶化,永丰舰受到威胁,蒋介石急请孙移居下舱,而自守舵楼,冒险通过车歪炮台,直驶至白鹅潭,始脱离险境[36]:112。7月8日,舰靠近英法租界沙面,泊于白鹅潭。由于白鹅潭系广州对外通商口岸,由英法军队控制,孙文遂能在此躲避粤军火力。蒋在孙处于危难而急需时赶来,使得孙在以后对蒋有更深、更多之信任和期望[37]:164。蒋奉孙电召赴永丰舰参赞军事行动达42日,咸认蒋日后在国民党内政治地位的攀升此为重要之契机。[38]孙中山的后人回忆,陈炯明听闻蒋登上永丰舰后,面色发青,说蒋在孙身边,必定出许多鬼主意[37]:165。19日,孙中山下令北伐军从江西回师戡乱[39]。20日,陈炯明突袭占领韶关[40]

22日,黄埔附近的海军将领徐树荣、李天德、李安邦等率军前往海珠,与孙中山计划反攻广州[41]。23日,孙中山从楚豫舰前往永丰舰[42]

孙中山反击编辑

6月23日,香山县长吴铁城与顺德县长周之桢联合宣布独立,合两县民团六千人拥护孙中山。[43]陈永善带兵二千人、飞机二架,赴香山剿办,“击退孙系县长吴铁城所部,并击毙吴部民军六十余人。吴已败走,香山全归陈炯明部占领,袁带所部已返香山”。[44]

此次粤变突然,一时改变双方的力量对比。陈炯明军队乘北伐军队陆续入赣之隙,占据众多交通机关及工厂。然而,6月27日,胡汉民率领赣南北伐军准备回师广州[45]。30日,李烈钧亦率领滇军回粤[46]。此时,因北伐军大部已返韶州,孙中山遂决定与陈军决战,下令加强黄埔戒备,防止长洲炮台失守。海军司令温树德下特别戒严令,各舰长前往永丰舰,表示服从之意。[47]同日,蒋作宾缴获陈炯明与陈光远相约夹击北伐军的电报。电称:“北伐军攻下赣州,抄获陈光远、陈炯明往来电二十余通,内容系约定夹击李烈钧、许崇智者。”[48]

7月1日,北伐军各部抵达广州城外,陈炯明假意致电孙中山求和,同时试图买通海军袭击长洲,事败[49]。同日,香山民军黄明堂占领雷州,钦廉发生兵变,陈炯明、叶举等“已处于四面楚歌之中”。[50]7月2日,北伐军许崇智、李福林、朱培德、黄大伟各部进入粤境,誓言三路进攻韶关。陈炯明分兵堵截,异常忙碌。孙中山召见各舰长,要求坚守黄埔[51]。同日湘南北伐军主力抵达韶关郊外[52]。4日,280名国会议员电请孙中山令海陆军限期剿灭陈炯明[53],广东国民大会亦通电讨伐陈炯明[54]。5日,陈炯明再次向广州政府求和[55]。8日,许崇智率北伐各军集结南雄[56]

7月9日,海军陆战队队长孙祥夫部投靠陈炯明,长洲炮台失守[57]。10日,孙中山率海军各舰轰击车歪炮台,进驻白鹤潭[58]。11日,北伐军进攻韶关[59]。13日,陈炯明求援于吴佩孚、李厚基,吴已电令闽督李厚基就近出兵援粤,李乃将王献臣团改编为旅以出峰市,高全忠之第二师出韶安,又令辛桂芳月编一旅出平和,分三路入粤,以断北伐军之后路。[60]15、16日,北伐军进攻帽子山,与粤军大战。18日,许崇智部克服翁源,随后旋失旋复,两日后复失。19日,陈炯明心腹陈觉民求援于吴佩孚,请吴迅攻赣南,“务将孙中山之部众歼除,以杜后患”。[61]同日,陈炯明军试图以水雷炸永丰舰失败[62]。滇军亦驱逐柳州的陈军[63]

7月22日,海军报告陈军拟在白鹅潭谋害孙中山未逞。[64]同日,北伐军退出韶关、翁源,驻始兴之北伐军三千人被包围。陈炯明部因军费浩繁,“特开赌业以资应付军饷,将所有赌博税金既充军费”。待战局告一段落,陈炯明至广州后,再行綦止。[65]24日,许崇智中路军在河源遭受重创,陈炯明军改守为攻。由于连续作战、战线延长,形势对北伐军不利,粤军定于26日发起总攻击。陈炯明任关国雄为驻梧水陆各军总指挥,命黄志桓率部开赴韶关。[66]27日,许崇智部与陈军在英德、新丰各处激战,仅英德一县即得失凡三次,最后粤军洪兆麟、叶举、钟景棠等全力夺回。北伐军仍然屯驻于翁源、曲江一带,而与陈军相持不下。[67]29日,北伐军自韶关附近失利,被迫全线退却,直至始兴县属之江口,收容部队,重加整顿。[68]

 
1923年8月14日,孙中山重登永丰舰

8月3日,北伐军许崇智部于粤东北失利,退入福建[69][70],孙中山派人赴福建联络王永泉[71]。4日,陈炯明占领南雄[72]。7日,蒋介石以韶关未复,赣南复失,南雄不保,第一师降敌,前方军队已失重心,劝孙中山离开广州,另图发展[73]。次日,居正、程潜亦劝孙中山离粤,另谋出路,孙中山未允。9日,北伐军回师途中,在韶关遭到陈军阻击。同时,受到曹锟、吴佩孚所派北军的进攻及广西陆荣廷旧部沈鸿英在赣西的袭击,三面受敌,不得不分途向赣、湘、闽、滇等地退却。回师平叛之举,终于落空。[74]孙中山被迫于是日离开广州,前往香港[75]。10日,孙中山抵达上海[76]。8月15日,陈炯明在广州自任粤军总司令[77]

后续编辑

1922年10月,孙中山将北伐军改名讨贼军,任命许崇智为东路讨贼军总司令,蒋中正为参谋长,从闽南方向讨伐陈炯明;又派邹鲁联系驻广西的滇、桂军及驻西江的粤军,组成西路讨贼军。1923年1月,西路讨贼军进入粤境,陈炯明大败。14日,粤军纷纷倒戈,拥护孙中山回粤。陈炯明次日通电下野,率残部逃亡惠州。

1923年2月15日,孙中山回到广州,并于3月2日,在广州重建海陆军大元帅大本营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方志钦 蒋祖缘,《广东通史》现代上册,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 2010
  2.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301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3.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443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4.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443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5.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649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6. ^ 6.0 6.1 6.2 陶菊隐,《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78
  7.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654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8.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665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9.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884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10.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890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11.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917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12.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919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13.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745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14.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937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15. ^ 《俄国皇后号邮船谈话》,1922年8月13日
  16.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初稿)1922年1至6月》第982-983页
  17.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初稿)1922年1至6月》第1013页
  18.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056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19.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040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20. ^ 鲁直之、谢盛之、李睡仙《陈炯明叛国史》第105-107页
  21.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041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22.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053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23. ^ 邓泽如《中国国民党二十年史迹》第255页;鲁直之、谢盛之、李睡仙《陈炯明叛国史》第118-119页
  24.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067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25.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067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26. ^ 《广东政变之汇闻》,长沙《大公报》1922年6月23日,“中外新闻”
  27. ^ 《粤军发难时之战事详志》,《京报》1922年6月27日,“中外要闻”
  28.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068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29. ^ 《中华民国国父实录》,罗刚编著,1988年7月台北,4000页。
  30. ^ 蒋介石:《孙大总统广州蒙难记》,第5-6页
  31. ^ 《孙总统平乱之战况》,上海《民国日报》1922年6月20日,“要闻”;《烟雨低迷之粤局》,《社会日报》1922年6月22日
  32. ^ 《西报纪广州之变局》,《申报》1922年6月26日,“国内要闻二”
  33. ^ 鲁直之、谢盛之、李睡仙:《陈炯明叛国史》,第153页
  34. ^ 《广东政变之汇闻》,长沙《大公报》1922年6月23日,“中外新闻”
  35. ^ 《香港电》,《申报》1922年6月18日,“国内专电二”;《香港电》,《申报》1922年6月19日,“国内专电二”
  36. ^ 师永刚、张凡编著:《蒋介石:1887~1975.上》,北京:华文出版社,2011年3月,ISBN 9787505734474
  37. ^ 37.0 37.1 孙穗芳著,《我的祖父孙中山》下集,台北:禾马文化出版,1995年4月
  38. ^ 蒙难中的孙中山与蒋介石. [2011-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0). 
  39.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151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40.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154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41.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182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42.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193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43. ^ 《孙陈相持之粤中形势》,《中华新报》1922年7月1日,“时局要讯”
  44. ^ 《上海快信摘要》,长沙《大公报》1922年7月11日,“快信”
  45.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222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46.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一月至六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240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47. ^ 蒋介石:《孙大总统广州蒙难记》,第15-16页
  48. ^ 《孙陈之最后决战》,《中华新报》1922年7月2日,“时局要讯”
  49.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50. ^ 《孙陈相持之近势》,长沙《大公报》1922年7月7日,“中外新闻”
  51.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8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52.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9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53.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8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54.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9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55.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20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56.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29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57.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31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58.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71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59.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76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60. ^ 民醒大:《北伐军回韶与广州之形势》,《北京日报》1922年7月13日,“要闻”
  61. ^ 《粤陈向直吴商两事》,《泰东日报》1922年7月12日,“东亚时局”
  62.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25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63.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26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64. ^ 蒋介石:《孙大总统广州蒙难记》,第35页
  65. ^ 《孙陈仍奋斗》,长沙《大公报》1922年7月30日,“中外新闻”
  66. ^ 《香港电》,《申报》1922年7月28日,“国内专电”
  67. ^ 《粤中最近战讯》,《北京日报》1922年7月30日,“要闻”
  68. ^ 《香港电》,《申报》1922年8月1日,“国内专电“
  69.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126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70. ^ 陈炯明:维新立宪,辛亥与二次革命,闽南护法. [2010-12-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08). 
  71.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234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72.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236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73.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256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74. ^ 桑兵主编《孙中山史事编年》第8卷第4485页
  75.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266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76.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272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77.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一年七月至十二月. 台北: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309 [2021年7月18日] (中文(繁体)).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