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蒙古

历史地区

外蒙古蒙古语ᠭᠠᠳᠠᠭᠠᠳᠤ
ᠮᠣᠩᠭᠣᠯ
鲍培转写γadaγatu mongγol西里尔字母Гадаад Монгол)是清朝后期对漠北蒙古喀尔喀四部的称呼,由外札萨克蒙古一词衍生而来[1][2],包括土谢图汗部赛音诺颜部车臣汗部札萨克图汗部。其地大致相当于今蒙古国苏赫巴托尔省[注 1]科布多省巴彦乌列盖省乌布苏省[注 2]库苏古尔省[注 3]以外的大部分地区。土谢图汗、车臣汗二部由库伦办事大臣管辖,赛音诺颜、札萨克图汗二部由乌里雅苏台将军(定边左副将军)管辖,由理藩院统筹蒙古事务。

清代初年尚无“外蒙古”之名,称漠北为“喀尔喀”或“外喀尔喀”(蒙古语ᠠᠷᠤ
ᠬᠠᠯᠬ ᠎ᠠ
鲍培转写aru qalq -a西里尔字母Ар Халх)。清代中期以来,又有“卡外喀尔喀”[3]、“外三路喀尔喀”[4]、“外四盟蒙古”[5]等名称。嘉庆年间重修《大清一统志》,因无统一名称可用,故将乌里雅苏台将军统领的广大地域笼统地称为乌里雅苏台统部

清末,外蒙古取代“乌里雅苏台”等,渐成通称,范围有时亦含包括科布多内属唐努乌梁海

1911年清朝行政区划(红色部分为外蒙古)

宣统三年(1911年)武昌起义后,杭达多尔济车林齐密特等蒙古王公喇嘛拥立库伦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为皇帝,宣布独立,成立“大蒙古国”,是为外蒙古独立。中华民国拒不承认,仍称其为外蒙古。1912年,外蒙古军队攻陷科布多城,占领科布多全境,并乘势西进阿尔泰,后来又控制达里冈厓牧场,俄国承认其独立。1913年,中华民国与俄罗斯帝国签订声明文件及另件确定,承认外蒙古自治权,自治区域为清末库伦办事大臣、乌里雅苏台将军与科布多参赞大臣管辖区域[6]。俄罗斯承认中国对外蒙古的宗主权。1915年,外蒙古取消“独立”,改为自治。1919年,外蒙古地方撤销自治。1920年代,苏联扶植蒙古人民革命党控制外蒙古,事实脱离中国统治。1921年,君主立宪制的“大蒙古国”成立。1924年5月,苏联承认蒙古为中国一部分。同年7月,大蒙古国改国号为“蒙古人民共和国”。1928年,国民政府将外蒙古改为蒙古地方。1946年,中华民国政府承认外蒙古为独立的蒙古人民共和国。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其建交。

盟、部编辑

清代外蒙古喀尔喀四部:

1913年《中俄声明》另件第五款确定外蒙古自治区域,尚包括唐努乌梁海与科布多[注 4]

  • 唐努乌梁海领唐努乌梁海五旗及三佐领所辖地区。在清代由乌里雅苏台将军管辖。
  • 科布多领扎哈沁部、明阿特部、额鲁特部各一旗;杜尔伯特部与所附辉特二旗,组为赛音济雅哈图左右翼二盟(左翼盟会杜尔伯特部十一旗及辉特部一旗,右翼盟会杜尔伯特部三旗及辉特一旗)。在清代由科布多参赞大臣管辖。

历史编辑

清代编辑

中华民国时期编辑

 
中华民国设置,但从未实际管治的蒙古地方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出现蒙古独立运动库伦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等在帝俄的支持下,宣布脱离清朝统治,建立“大蒙古国”。1913年沙俄与北洋政府签订《中俄声明》。声明规定:外蒙古承认中国宗主权,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中国承认外蒙古自治。中国承认外蒙古对科布多的管辖,同时不得在外蒙古派驻军队,不得移民。1915年6月7日中俄蒙三方在恰克图签定《恰克图协定》,将此声明具体化。据此,同年6月9日,外蒙古宣布取消“大蒙古国”的独立。外蒙古王公向北洋政府求援,情愿撤销自治,恢复清代外蒙古旧制。1917年俄国革命爆发后,苏俄忙于内战,无暇东顾。1919年,北洋政府以皖系将领徐树铮为西北筹边使兼西北边防军总司令,派兵占据外蒙古。

徐树铮驻兵外蒙古后,无视外蒙古当地的文化宗教传统而强行改革,招致外蒙古人民的强烈民族情绪,从而引发新一轮的独立运动,其中以求助于白俄军援的哲布尊丹巴的传统宗教派和求助于苏俄军援的蒙古人民革命党的新兴共产派这两大民族独立势力,都将中国北洋政府的军队视为侵略者。1921年2月11日,恩琴指挥的俄国白军攻入库伦,驱逐中国守军;同年3月18日苏赫-巴托尔乔巴山领导的军队击败买卖城的中国守军。苏俄军队于同年5月开进外蒙古,与蒙古人民革命党军一道于7月6日进入库伦,击败恩琴的白俄军队,同年也将中国军队逐出外蒙古。此后,苏联唐努乌梁海改组为独立的唐努-图瓦人民共和国;1944年直接并入苏联,成为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的一个自治共和国。

1921年7月11日,外蒙古组建君主立宪政府。1924年哲布尊丹巴活佛逝世之后,外蒙古政府于11月26日宣布废除君主制,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国。定都库伦,改城名为乌兰巴托。外蒙古第二次独立后,中国北洋政府及接续的南京国民政府对蒙古的独立地位始终未予承认。1928年,国民政府在行政区域上将外蒙古改为蒙古地方。直至1945年8月14日在苏军入侵中国东北之后,中国国民政府签署《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有两个重要的副件:第一,“最多三个月足为完成(苏军从东北)撤退之期”;第二,作为苏军撤出东北的条件,“如外蒙古之公民投票证实此项愿望,中国政府当承认外蒙古之独立”。

1945年10月20日,外蒙古就独立问题进行全民投票。这次投票是在蒙古人民革命党和蒙古人民共和国小呼拉尔主席团领导和具体组织下进行的,虽然名义上国民政府派出全权代表、内政部次长雷法章观察。据当时蒙古人民共和国中央投票委员会公布:“全国投票拥护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国家独立的有487409票,即全部参加公民投票的人数的100%,投反对票的一个也没有。[7]1945年11月15日(日本投降三个月),苏军违约,并没有从东北撤军。

1953年,中华民国政府宣布废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撤回对外蒙古独立的承认。在台湾所出版的中华民国全国地图上,例如国民大会秘书处自民国68年(1979年)5月至民国80年(1991年)10月所编的《会议实录》所附的《中华民国全图》,仍宣称法理的中华民国疆域包括外蒙古。[8]但是1961年外蒙古加入联合国,中华民国放弃使用否决权,这使得1953年控苏案的成果毁于一旦。

1990年之后,李登辉主政下的中华民国政府默认蒙古国的客观存在;2002年民进党执政后,进一步于蒙古国设立代表处,并在外交部网站的各国介绍中加入蒙古国[9],至此完全承认外蒙古独立。而蒙方亦于2003年在台北市设立代表处

2012年5月21日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发表新闻稿,表示“民国35年我国宪法制定公布时,蒙古(俗称外蒙古)独立已为我政府所承认,因此,当时蒙古已非我国宪法第4条所称的‘固有之疆域’。”[10]正式否定外蒙古为中华民国法定领土,重申外蒙古为一个主权国家。至此中华民国在实际与法理上均已彻底扬弃对外蒙的主权声索。目前台湾市面上所发售的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均已将外蒙古排除在中国之外作为独立国家标示,教科书亦然。包含外蒙古在内的“中华民国全图”(俗称“秋海棠”)则已相当罕见或不再发行。

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编辑

1945年,中华民国和苏联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中共对此表示支持。

1949年1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前夕,毛泽东曾非正式向苏联提出外蒙古回归问题,遭到苏联的拒绝。

1949年10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蒙古人民共和国建交。

斯大林去世后,1953年周恩来非正式地向后来的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提出外蒙古回归问题,再次遭到拒绝。

196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蒙古人民共和国正式划定边界。 中苏关系紧张后,外蒙古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也随之冷却。直到1980年中期,两国关系得以缓和改善。 1990年两国元首首次实现互访。

注释编辑

  1. ^ 苏赫巴托尔省大部分地区原为清代内务府上驷院管理的达里冈厓牧场
  2. ^ 科布多省巴彦乌列盖省乌布苏省等三省大部原为科布多参赞大臣辖区。
  3. ^ 库苏古尔省大部分地区原属唐努乌梁海。
  4. ^ 原文:“外蒙古自治区域应以前清驻扎库伦办事大臣、乌里雅苏台将军及科布多参赞大臣管辖之境为限。惟现在因无详细地图,而各该处行政区域又未划清界限。是以确定外蒙古疆域及科布多、阿尔泰划界之处,应按照声明文件第五款所载日后商定。”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清史稿·地理志》:“喀尔喀四部八十四旗,统称外札萨克。”
  2. ^ 光绪《大清会典事例》卷九百六十四、九百六十五中的“外蒙古疆理包括喀尔喀四部落”。
  3. ^ 光绪《大清会典事例》卷九百八十二理藩院边务驿站
  4. ^ 光绪《大清会典事例》理藩院边务会盟
  5. ^ 清史稿》卷一百三十七 兵志
  6. ^ 李毓澍,1976,《外蒙古撤治问题》,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专刊(一),台北:商务印书馆
  7. ^ 简论1918~1945年苏俄(苏联)对外蒙古的言行。《历史教学诸问题研究》王春良著 第123页
  8. ^ 立法院国会图书馆电子藏书:国民大会历次会议实录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第一届国民大会第六次会议实录》,1979年5月;《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七次会议实录》,1985年5月;《第一届国民大会第八次会议实录》,1991年4月;《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二次临时会实录》,1991年10月 :《中华民国全图》
  9. ^ 蒙古国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华民国外交部
  10. ^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有关外蒙古是否为中华民国领土问题说明新闻参考资料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10-04.

来源编辑

书籍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