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生

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被称作中国的拉夫连季·贝利亚

康生(1898年-1975年12月16日),原名张宗可少卿乳名张旺,曾化名赵容张溶笔名鲁赤水,男,山东诸城人,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曾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他也是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关键人物,生前任中央文革小组顾问,死后被列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

康生
Kang Seng in Yan'an.jpg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中央书记处书记
(排位第八→第六→第四
任期
1962年9月24日-1975年12月16日
中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
任期
1965年1月8日-1975年12月16日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
任期
1973年8月30日-1975年12月16日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中央革命小组总顾问
任期
1966年5月28日-1975年12月16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 山东省人民政府主席
任期
1946年4月1日-1949年10月1日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1898年冬
 大清山东省诸城县(今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珠海街道大台村)
逝世1975年12月16日(77岁)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
政党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1925年-1980年10月25日被开除)
配偶曹轶欧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康生1898年冬[1]生于山东省诸城县大台庄[2](今属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一个富裕的家庭。其家族为名门望族,先祖张若獬,崇祯七年进士,南京户部主事,明亡不仕。[3]祖父张鸿仪曾为贡生。由于其出生于书香世家,由幼年时代便开始接触文艺作品,因此擅长书法绘画,其艺术造诣曾被指为是众多中共领导中最为优秀。[4]于13岁时因与群党在村里殴斗,遭父亲软禁。后来在友人协助下到青岛礼贤中学学习。1914-1916年,康生在青岛礼贤中学上学。1915年,在父亲的安排下,康生(17岁)和近邻陈家庄的地主陈玉桢之女陈宜结婚。这是他的第一次婚姻。生一女一男,女儿张玉瑛,儿子张玉珉(张子石)。1917年,家中遭受土匪抢劫,其兄遇害,后举家迁往诸城。1920年,到诸城教师讲习所学习,后赴诸城县立高等小学讲授。[5]

1924年,张宗可(康生)赴上海大学学习,并改名张溶。康生自称于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但却找不到确切的入党介绍人。[6]此间结识了后来的妻子曹轶欧。在大学学习时,担任上海总工会干事、上海大学特支书记。后担任区委书记、江苏省委组织部长。

由于发生四一二事件国民党开始清党,共产党被迫转入地下。张溶(康生)化名赵容开始从事地下情报工作。1930年赵容曾被捕,由于同国民党要员丁惟汾的亲属一同被捕,在丁惟汾疏通下赵容获释。据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的卢福坦1932年所称,赵溶在被捕期间曾叛变,此事有陈赓佐证,但中共党史对此没有定论。[7]1931年起赵容与周恩来陈云等人负责中共中央特科的情报与保卫工作,下属有潘汉年。在顾顺章叛变等案件中,他协助周恩来处理了中共有关文件和人员的转移工作及处决顾顺章家属十余人的制裁行动。当情势更为恶化后,赵容赴莫斯科共产国际工作。

1933年7月,赵容被派驻莫斯科,是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副团长,与团长王明关系密切,并在苏联取了俄文名字康斯坦丁(俄语:Константи́н罗马化Konstantin),中文音译就是康生[8]1934年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上康生被缺席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在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基洛夫被暗杀后,苏共总书记斯大林发动肃反后,在王明等人的指示下,成立了肃反办公室,负责处理旅苏党员干部。王明为办公室主任,康生为副主任,在此时,康生将一些中共留苏人员打成托派分子,使得他们受到残酷迫害。

回国后,康生负责中国共产党的情报机关。一般认为,原籍诸城的江青与康生旧时相识,后来江青到延安毛泽东相恋,之中得到康生帮助,康生基于各种原因,坚决支持毛泽东与江青结婚,从而获取毛泽东信任。此时他已再次看准政治风向,笼络毛泽东,从而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

延安时期编辑

1937年到延安,受到毛泽东的信任,成为毛的忠实跟随者。此后,他洞察毛的真实想法,无论是公开的还是不便于公开的想法他都能予以洞察,并替领导分忧。出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党校校长、中央职工运动委员会主任、并领导新成立的中共中央社会部(即中共中央情报部、中共中央敌区工作委员会),主抓党内的情报保卫工作。1942年,帮助毛泽东发动了延安整风,大搞逼供信,将大批党员打成特务、叛徒和内奸,制造红色恐怖[9]遭到各方指责。[10]但由于他得到毛泽东的信任,未受影响。但由于积怨甚多,康生在中共七大之后开始失势,逐步转向做基层的土地改革调研工作。又因为他在延安时期骑快马摔伤脑神经久病不愈,建国以后长期休养。

1943年,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央党务委员会、民运工作委员会、中央统战部、海外工作委员会、中央研究局合并为中共中央组织委员会,康生出任副书记。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1946至1949年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康生担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副书记,中共山东省委书记、山东省人民政府主席。在山东等解放区土改,并推行极“左”路线。由于在土改中违反中央政策,导致多名地主死亡,被毛泽东批评,但未受实质性处罚。[11]

1948年,康生对其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只出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副书记兼山东省委书记的安排不满意,原因是他不愿当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饶漱石副手,开始于青岛养病,后中共中央电要求其到杭州休养,康生曾发电报表示已康复不需要,但后期又表示赴杭州养病。7月23日赴北京医院休养,此时医生判断其有神经衰弱症。但在八大召开后,他曾对人表示自己不懂搞经济、建设,但只懂搞阶级斗争,一搞阶级斗争,病就好了。[12][来源请求]

1956年,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康生得知八大为权力再一次分配时机,决定复出。在八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委员。1957年任中央文教小组副组长、教育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可能从八大起在政治局内负责指导、领导对中国情报、审干工作,对外不公开。康生复出之后,开始负责党内的意识形态工作。1959年,中共中央成立《毛泽东选集》编辑委员会,康生任命为编委会副主任,主持编辑《毛泽东选集》第四卷。在此期间,中央文教小组设立理论小组,由康生任组长,1959年中期,受中央委托,康生负责领导中共中央党校的工作,至此,康生掌握了党内的理论工作领导权。并且在中苏关系破裂之后,主持了《九评苏共》的起草工作。

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康生大力批评彭德怀,导致彭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反党集团”,并指责彭德怀原名“彭得华”是“野心好大,要得中华!还起个号叫‘石穿’,水滴石穿,搞阴谋嘛!”[13]

1960年2月4日,作为观察员率领中国代表团参加华沙条约缔约国政治协商会议,与赫鲁晓夫唱反调,一直深得毛泽东的信任。[14]

1962年,康生指责小说《刘志丹》是作为高岗翻案,指责刘志丹小说是“利用小说搞反党活动”,炮制了现代文字狱反党小说刘志丹案,以致小说作者李建彤、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习仲勋被关押审查,令牵连在内的共有60,000多人,被迫害至死的有6,000多人,被认为是文化大革命的先声。[15]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被增补为中央书记处书记。

文革时期编辑

 
1966年康生出席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党代会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5月28日,中央文革小组成立,康生出任小组顾问,他对文革小组的决策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在同年8月举行的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康生出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进入最高领导层。当时康生在党内排行第七,在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陶铸陈伯达邓小平之后。1968年获得了中共首要情报机关中共中央调查部的领导权,制造了大量的冤案,成为在党内斗争中令人畏惧的刽子手。1967年初,先把贺龙打倒为国民党、军阀。后期并制造了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导致大批老干部被关进监狱。后以此指责刘少奇[来源请求]

1968年,无故称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为特务,制造了“赵健民特务案”,关押了赵达九年之久。由此牵连被杀的干部达14,000人。3月,制造了内人党事件勒令内蒙古人民党党员在三天内到各革命委员会登记,不登记者按敌我矛盾处理。由此迫供受迫害者达八万七千一百八十余人,导致一万七千人死亡。受牵连者三十四万六千人。[来源请求]

4月,联同公安部部长谢富治,制造了“罗瑞卿为首的地下黑公安部案”,将近225名干部、工人诬指为叛徒、反革命,连公安部副部长亦不能幸免,数名副部长仅有一人幸免,大量干部被拘捕甚至迫害至死。

7月,康生给予江青一份亲笔信,信中写道“送上你要的名单。”名单内,第八届中央委员、候补委员有88名被打成是“特务”、“叛徒”、“反党分子”。几乎绝大多数人受到康生、江青等人逼害,占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中央委员共一百九十三名中的70%。

9月16日,刘少奇被康生等人定罪为“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大卖国贼、大汉奸”。并曾对江青说“我觉得他这样干,这样久的做潜伏的内奸活动,似乎很早就受到帝国主义的特务训练的。”[来源请求]

10月,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十二次全体会议召开前,康生下令对全体中共中央委员、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的所有名单逐一进行审查,并把大量委员打成为叛徒特务[来源请求]

1969年4月,中共九届一中全会上,康生连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且由于陶铸邓小平被打倒,康生的党内排名由第七上升为第五,仅次于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陈伯达。11月,派人到上海市公安局,下令公安局军管代表秘密枪决被长年关押的卢福坦,被人怀疑是因卢在1968年初交代了康生1930年代被捕叛变的经过。[16]

1970年起,毛泽东对当时唯一的中共中央副主席林彪起疑心,康生敏锐地感到政治气候不利,再次以养病为由,常闭门不出。[来源请求]

1973年,在中共十大上,康生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且在政治局常委的排名上升为第四,在毛泽东周恩来王洪文之后。

1974年起,康生患上癌症,长期在医院休养。据说在休养期间,患上“恐惧症”,其房需全日有人守候,并以医生嘱咐为由,多次拒绝其他领导人来探望,但却经常与中央文革小组的人会面,以及不停播放电影。而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部长凌云曾指出,康生死前曾经常强调自己在1930年代没有叛变,被认为是欲盖弥彰。12月,在周恩来亲赴长沙向毛泽东汇报四届人大工作之前,病重的康生让人用担架把他抬到周恩来处,揭发江青、张春桥的叛变问题。[17]

1975年1月,第四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4月,康生又找王海容和唐闻生给毛泽东带话揭发江青张春桥历史上有问题,并说王观澜吴仲超两人可以证明他们是叛徒。[18]10月,康生在政治上已难以为继,但仍抱病最后一次面见毛泽东,指毛让邓小平复出后,邓会在毛泽东死后全面否定文革,要求毛泽东再次打倒邓小平,这动摇了毛泽东让邓小平工作的决心,导致邓小平在1976年四五运动后再次下台。[来源请求]

1975年12月16日,康生因前列腺癌在北京逝世,死前为中共党内排名第四的领导人(仅次于毛泽东周恩来王洪文)。

死后编辑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中共中央发布的讣告称他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是中国人民的伟大的革命战士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是党和国家卓越的领导人之一、中国人民的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光荣的反修战士。”

1980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根据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中共中央转发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康生、谢富治问题的两个审查报告的批语》,把他开除党籍,并撤销悼词。后中央组织部决定,将其骨灰迁出八宝山革命公墓。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认定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位于山东省青岛市的康生出生地——康生故居在1977年12月23日被列入山东省文物保护单位,1980年10月21日撤销。11月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将康生列为林彪、江青集团,因已死不再追究刑事责任。

现在,主流舆论把康生比作中国的捷尔任斯基贝利亚。但由于康生在共产党内一直担任颇具神秘色彩的保卫部门、情报部门和其他秘密机关的领导工作,出于保密或其他原因,对康生的研究一直比较薄弱,近年也未有新成果出世。

家庭编辑

  • 首任妻子:陈宜,1915年,在康生17岁时,在父亲安排下,康生与诸城地主陈玉桢之女陈宜结婚,并诞下女儿张玉瑛及儿子张子石。
  • 二任妻子:曹轶欧,曾任康生办公室主任,第四、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共九、十、十一届中央委员,“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被撤职,但未被开除党籍,1989年去世。
  • 儿子:张子石,曾任中共杭州市委书记,“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被隔离审查,后被开除党籍,已去世[19]

个人爱好编辑

康生本人尤其擅长书法、绘画和戏曲,与学界、艺术界人士如冯友兰俞平伯陈垣容庚也有往来。他与郭沫若就互称“郭老”、“康老”。起画名“鲁赤水”,以与齐白石对立。宋云彬在日记中提及:“陈叔通客厅中悬有康生篆书联一副,画一幅,皆精极,余初不知康生书画造诣如是之深也。”(《红尘冷眼———一个文化名人笔下的中国三十年》)康生有收藏文物的嗜好,喜欢收集砚台善本书。“文化大革命”抄家盛行期间,康生收获甚丰,掠夺的图书达34000多册、文物5500多件,从而变相地保护了一些文物,并且加盖了私章。文革结束后,康生收藏的文物曾在景山公开展览。而王力回忆录则并不认可“康生窃取文物”。

曾任康生秘书的匡亚明回忆说,康生曾送他“故人不相见,相见依如故。威武不能屈,挥之不能去。”的诗。(王春南:《听匡亚明校长忆往》)

康生精版本、校勘之学,通《聊斋志异》。曾以“叶余”的名义在《文学遗产》第204期发表过论文《略谈<聊斋志异>的几种本子》,以笔名“杜荇”在1963年第四期《文史哲》期刊上发表了《新发现的二十四卷抄本〈聊斋志异〉初校后记》一文。[20][21]钱伯城言,他对《聊斋》的考证成为了后来三会本《聊斋》的整理基础。[20]

参考文献编辑

  1. ^ 康生原名张宗可
  2. ^ 约翰·拜伦、罗伯特·帕克. 龍爪-毛澤東背後的邪惡天才“康生”.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92. 
  3. ^ 宫岩. 张氏属于清代胶州“四大家族” 出过13个进士. 2016-09-27. 
  4. ^ 王力《反思录》说:“康生是我们党内最大的书法家,是当代中国最大的书法家之一。”
  5. ^ 《康生秘闻》
  6. ^ 根据《毛泽东的翻译师哲眼中的高层人物》第357-358页介绍,康生于1942年告诉师哲,他的入党介绍人是当时的同学王友直,而王后来写信告诉师哲,1925年他在上海大学只是团员,故当时不可能介绍别人入党,而他回忆1925年至1926年康生在上海大学也是团员,并未入党;而延安时康生还提出另一同学李予超可佐证,而李于1943年声明:他于1927年前还是团员,对康生何时入党,毫无所知。
  7. ^ 康生签署的一份秘密处决令,《党史纵横》2008年第10期 王学亮文
  8. ^ 苏联档案中的康生:从延安到北京
  9. ^ 师哲《我所知道的康生》:“1943年4月,传出敌人可能进攻边区的风声,康生又利用这个机会进一步迫害干部。一天,康生把周兴(边区保安处处长)和我(保安处一局局长)叫了去,给我们布置抓人。抓人的理由,他说一方面是蒋介石企图发兵进攻延安;另一方面是胡宗南的秘书胡宗冕要来延安,以防有问题的人与胡“联络”。康生手里拿着名单,一边同我们谈话,一边在名单上作记号,打圈点,嘴里念叨、“这个是‘复兴’,这个是‘CC’、‘汉奸’、‘叛徒’、‘日特’……”。画完之后,要我们把打了“Ο”的都抓起来,打了“.”的,都送进边区行政学院接受审查。我接过名单逐一看下去,打了“Ο”的有个名字是“师树德”,我脱口而出说“这是我的弟弟”。康生一把抢过名单,说“你弟弟?”接着把这个“Ο”划去。我说:“该抓就抓,不能因为是我弟弟……”,康生嘴一咧,头一摆,“嗯嗯”两声,也不作解释,把“Ο”换成了“.”。两天以后,从晚上到天亮,共抓了200多人。”
  10. ^ 1945年2月15日,毛泽东在中央党校演讲时,对“抢救运动”的错误主动承担了责任,说:“前年、去年我们进行了审查干部的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也犯了许多错误。这些错误,谁负责?我负责,因为发号施令的是我。我赔个不是。审干应该采取严肃、谨慎的态度,严肃的态度是反对右倾,谨慎的态度是反对‘左’倾,这是两条战线的斗争。”
  11. ^ 山东土改期间,康生过分强调“贫雇农当家”,对一些坚持正确主张的干部实行打击,称之为“搬石头”。中共中央华东局副书记、华东军区副政委黎玉,渤海区党委书记、渤海军区政委景晓村,渤海行政公署主任李人凤,公安局长李震,胶东区党委书记、胶东军区政委林浩,胶东行政公署主任曹漫之等干部被撤职、降职。为此,毛岸英对康生心有不满,“说康生整胶东区党委书记林浩太狠,太过分,缺少政治家风度”。(曾彦修《康生在土改中把马克思主义烧了》,《炎黄春秋》2003年第7期)
  12. ^ 《康生传》
  13. ^ 苏晓康、罗时叙、陈政《“乌托邦”祭―一九五九年庐山之夏》,第287页。
  14. ^ 康生在会上宣读了中国政府的声明,称:“中国一贯主张普遍裁军,但是,由于美帝国主义一贯在国际关系中排斥中国,任何没有中国参加和正式签字的裁军协议,都不能对中国有约束力”。据说,赫鲁晓夫曾在两国代表团的会谈中,向中国方面明确表示不同意中国的立场和观点,并希望中国不要公开发表康生在会上的讲话。然而,毛泽东并没有理睬赫氏的要求。2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康生在大会中的演词。后来,赫鲁晓夫再次指责中国公开发表康生在华沙条约国首脑会议上的讲话,是“泄露了军事机密”。
  15. ^ 1962年9月召开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严厉指责“翻案风”、“黑暗风”和“单干风”。这时,康生提出了小说《刘志丹》的问题,他递了一张条子给毛,上面写道:“利用小说搞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毛在会上念了这张条子,然后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在文化大革命中,小说《刘志丹》案进一步升级为“彭(德怀)高(岗)习(仲勋)反党集团”、“西北反党集团”。1979年6月,在为《刘志丹》案平反的报告里,该案被称为“一起株连甚广的现代文字狱”。
  16. ^ 1974年出版的理查德·狄青著《中国秘密机构的历史》一书第六章《斗篷与匕首》提及:“康生1930年被捕,他本来会坐牢或被处决,可是很快便成功地通过国民党头子丁惟汾的斡旋而获释了。但奇怪的是,他并不离开上海,这使人感到他得到国民党方面的某种保护。”坊间盛传,卢福坦在投靠国民党期间,曾经交待了康生在1930年被捕后叛变的秘密。1950年5月卢福坦被捕,被秘密关押在上海某处,但康生竟一无所知。早看到卢福坦这份报告的是饶漱石。饶漱石曾向毛泽东作汇报,但毛听完并没有答复,这件事就被搁置下来。1968年,台湾情报当局抛出康生被捕叛变的资料,北京的蒯大富等人获悉,随后报告给了江青和康生,对此康生说:“如果我被捕了,我就成为烈士了,也活不到今天。”1969年,康生和谢富治先后签署了立即处决卢福坦的命令。(《党史纵横》2008年第10期王学亮文)
  17. ^ 梁红伍:康生死前为何揭发江青和张春桥?
  18. ^ 康生也来个“反戈一击”
  19. ^ 他是毛主席早年器重的人. 
  20. ^ 20.0 20.1 徐庆全. 康生与《文史哲》. 2019-06-07. 
  21. ^ 叶余(康生). 略谈“聊斋志异”的几种本子. 文学遗产. 1958.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