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之

陈庆之(484年-539年),子云义兴郡国山(今江苏省宜兴市)人,中国南北朝南朝梁武将。

生平编辑

幼随从梁武帝。从梁武帝东下平建邺,稍为主书。期间散尽钱财,招集将士,常想有一天能为朝廷效力。除奉朝请

普通中,北魏徐州刺史元法僧彭城求入内附,以陈庆之为武威将军,与胡龙牙成景儁率诸军应接。还除宣猛将军、文德主帅,仍率军二千,送豫章王萧综入镇徐州。北魏遣安丰王元延明、临淮王元彧率众二万来拒,屯据陟□。延明先遣其别将丘大千筑垒浔梁,观兵近境。陈庆之进逼其垒,魏军一鼓便溃。后豫章王萧综弃军奔魏,众皆溃散,诸将莫能制止,陈庆之乃斩关夜退,军士得全。

普通七年(526年),安西将军元树出征寿春,陈庆之为假节、总知军事。北魏豫州刺史李宪遣其子李长钧筑两城以拒之,陈庆之攻拔两城。李宪力屈而降,陈庆之入据其城。转东宫直阁,赐爵关中侯

大通元年(527年),隶领军曹仲宗涡阳(今安徽蒙城)。北魏遣征南将军常山王元昭等率马步十五万来援,前军至驼涧,去涡阳四十里。陈庆之欲前往迎战,但韦放认为:“敌人的前锋部队必然是精锐部队,如果和他们战斗中胜利,也不足以成为功绩,相反,如果战斗失利的话必然给我军士气造成不利影响,这就是兵法上所说的以逸待劳,不如别去攻击”。陈庆之却说:“魏人从远方而来。现在已经疲惫不堪。他们离我军那么远,必定对我军不会有疑心,趁他们队伍还未整齐,人员还没聚集,应当挫其锐气,出其不意,没有不胜利的理由,况且我听说敌人的营寨附近,树林非常的茂盛,所以他们一定不会夜出,各位如果存在顾虑,那就让我独自领兵攻打他们吧。”于是与麾下二百骑[1]奔击,破其前军,魏人震恐。陈庆之乃还与诸将连营西进,据涡阳城,与魏军相持。自春至冬,交战上百次,师老气衰。北魏援兵又想要筑垒于梁军后面。曹仲宗等恐腹背受敌,欲撤军。陈庆之立节仗于军门[2]说:“我们来到这里,已经过了一年了。耗费的军粮兵器巨大。士兵们没有战意,都想着退兵,怎么是为了功名?只是为了聚集在一起抢劫而已。我听说过置之死地而后生,需要等到敌人聚集到一起然后与之战斗。你们想要班师,我另有密诏,你们想要班师违反密诏的话,便依据密诏处罚。”曹仲宗听从。魏人掎角[3]作十三城,陈庆之衔枚[4]夜出,陷其四垒,涡阳城主王纬乞降。其余九城,兵甲犹盛。乃排列俘馘,[5]鼓噪而攻,遂大奔溃,梁军乘势追击,大败魏军,俘斩甚众,涡水为之断流,又降城中男女三万余口。梁武帝诏令以涡阳之地设置西徐州。梁军又乘胜进至城父。梁武帝嘉勉,赐陈庆之手诏说:“本非将种,又非豪家,觖望风云,以至于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终。开朱门而待宾,扬声名于竹帛,岂非大丈夫哉!”

护送元颢还北编辑

大通初,北魏北海王元颢以本朝大乱投降南朝梁,求立为魏主。梁武帝接纳,以陈庆之为假节、飚勇将军,送元颢还北。元颢于涣水即皇帝位,授陈庆之使持节、镇北将军、护军、前军大都督,发自铚县,进拔荥城,遂至睢阳。魏将丘大千有众七万,分筑九城以相拒。陈庆之攻击,自旦至申,陷其三垒,丘大千投降。时魏征东将军济阴王元晖业羽林庶子二万人来救梁、宋,进屯考城(今河南民权东北),城四面环水,守备严固。陈庆之命在水面筑垒,攻陷其城,生擒元晖业,获租车七千八百辆。梁军直趋大梁,所过之处,魏军望风而降。元颢进陈庆之卫将军、徐州刺史、武都公。仍率众而西。

北魏左仆射杨昱、西河王元悰、抚军将军元显恭率御仗羽林宗子庶子众凡七万,据荥阳(今属河南)拒元颢。魏兵精强,城又险固,陈庆之未能攻下。时魏将元天穆大军将至,先遣其骠骑将军尔朱吐没儿领胡骑五千,骑将鲁安领夏州步骑九千,援杨昱;又遣右仆射尔朱世隆西荆州刺史王罴骑一万,据虎牢(今荥阳西北汜水镇)。元天穆、尔朱吐没儿前后继至,旗鼓相望。这时荥阳还没攻下,梁军将士都感到恐慌,陈庆之解下马鞍喂马,对将士们说:“我们到这里以来,屠城略地,实在不少;你们杀了无数的平民。元天穆的士兵与我们都是仇敌。我们只有七千人,敌人有三十余万,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理当不会让我们生存。我们不能和敌人的骑兵在平原上交锋,应该攻破他们的城垒,各位别自相猜疑,免得死在战场。”一次击鼓,梁军便全部都登上城墙。壮士东阳宋景休义兴鱼天湣首先登上城墙,于是攻占荣阳。不久,魏军围城,陈庆之率骑兵三千背城而战击破,鲁安在阵前投降,元天穆、尔朱吐没儿都单骑逃跑。陈庆之收缴荥阳的储备,牛马谷帛不可胜计。进赴虎牢,尔朱世隆弃城走。北魏孝庄帝元子攸恐惧,奔并州。北魏临淮王元彧、安丰王元延明率百僚备法驾迎元颢入洛阳宫。元颢改元大赦,以陈庆之为侍中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增邑万户。

北魏大将军上党王元天穆、王老生李叔仁又率众四万,攻陷大梁,分遣王老生、费穆兵二万,据虎牢,刁宣刁双入梁、宋,陈庆之率军掩袭,魏军皆降。元天穆与十余骑北渡黄河。梁武帝复赐手诏嘉勉。陈庆之麾下悉着白袍,所向披靡。所以洛阳童谣说:“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自发铚县至于洛阳十四个月,平三十二城,四十七战,所向无敌。

北魏将尔朱荣、尔朱世隆、元天穆、尔朱兆等众号百万,挟孝庄帝来攻元颢。元颢据洛阳六十五日,凡所得城一时归魏,陈庆之渡黄河守北中郎城。三日十一战,伤杀甚众。尔朱荣将撤退,时有善天文人刘灵助跟尔朱荣说:“不出十日,河南大定。”尔朱荣与元颢战于河桥。元颢大败,走至临颍被擒,洛阳复入北魏。陈庆之马步数千结阵东反,尔朱荣亲自来追,军人死散。陈庆之化妆为僧人行至豫州,州人程道雍等潜送出汝阴。南朝梁仍以功除右卫将军,封永兴县侯,邑一千五百户。

之后的军事活动编辑

陈庆之为持节、都督缘淮诸军事、奋武将军、北兖州刺史。时有僧强自称为帝,土豪蔡伯龙起兵响应。众至三万,攻陷北徐州,济阴太守杨起文弃城走,锺离太守单希宝被杀,陈庆之讨平。斩蔡伯龙、僧强,传其首。

中大通二年,除都督南北司西豫豫四州诸军事、南北司二州刺史,余并如故。陈庆之至镇,遂围悬瓠。破魏颍州刺史娄起扬州刺史是云宝于溱水,又破行台孙腾大都督侯进豫州刺史尧雄梁州刺史司马恭楚城。罢义阳镇兵,停水陆转运,江湖诸州并得休息。开田六千顷,二年之后,仓廪充实。梁武帝经常嘉奖。同时又表请精简南司州安陆郡,置上明郡

大同二年(536年),东魏遣将侯景率众七万寇楚州,刺史桓和陷没,侯景乘胜进军淮上,并写了信劝陈庆之投降。梁武帝遣湘潭侯萧退、右卫将军夏侯夔等前去增援,军至黎浆,陈庆之已击破侯景。时值大寒雪,侯景弃辎重而逃,陈庆之则收其辎重而还,进号仁威将军。同年,豫州闹饥荒,陈庆之开仓放粮济灾民,使大部分灾民得以度过饥荒。州民李昇等八百人表请树碑颂德,梁武帝下诏批准。

死亡编辑

大同五年(539年)十月,卒,时年五十六。赠散骑常侍、左卫将军,鼓吹一部。。诏令义兴郡发五百丁会丧。

家庭编辑

性格特征编辑

陈庆之性格祗慎,每次奉诏,都要洗沐拜受;生活俭朴,只穿素衣,而且不好丝竹;射不穿札[6]、不善骑马,而善抚军士,能得其死力。

陈庆之自幼跟随梁武帝。梁武帝酷爱围棋,经常通宵达旦地和人对弈,其他人都会筋疲力竭,唯独陈庆之特别旺盛,只要梁武帝想下棋,随叫随到,甚得梁武帝欢心。

评价编辑

毛泽东对《南史·陈庆之传》一读再读,对传内许多处又圈又点,划满重线,并批注:“再读此传,为之神往”[7][8]

《梁书》:“陈庆之有将略,战胜攻取,盖之亚欤。庆之警悟,早侍高祖,既预旧恩,加之谨肃,蝉冕组佩,亦一世之荣矣。”

《南史》:“陈庆之初同燕雀之游,终怀鸿鹄之志,及乎一见任委,长驱伊、洛。前无强阵,攻靡坚城,虽南风不竞,晚致倾覆,其所克捷,亦足称之。”

有学者认为:《梁书》和《南史》有夸大成分。关于陈庆之的事迹应当和《魏书》对照看。[9]

注释编辑

  1. ^ 梁书作二百骑,南史作五百骑,今据梁书。
  2. ^ 军门:军营外的大门。
  3. ^ 掎角:兵分两面,以牵制或夹攻敌人。
  4. ^ 衔枚:古代行军袭敌时,令军士把箸横衔在口中,以防喧哗。
  5. ^ 俘馘:获敌而割下左耳。
  6. ^ 札:武士胄甲上由皮革或金属制成的甲叶。
  7. ^ 《毛澤東的讀史品人》. 新华网. [2011年1月2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1月18日) (中文(简体)). 
  8. ^ 张贻玖《毛泽东读史》
  9. ^ 毛泽东神往的战神是水货? 学者揭陈庆之"真面目". 中国新闻网. [2012年11月2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12月28日) (中文(简体)). 

参考书目编辑

  • 《梁书·陈庆之列传》卷三十二 列传第二十六
  • 《南史·陈庆之列传》卷六十一 列传第五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