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武帝

南北朝时期梁朝皇帝

梁武帝萧衍(464年-549年),叔达,小字练儿南兰陵中都里人(今江苏常州市武进区西北)。南北朝时代南梁开国皇帝,庙号高祖

梁武帝
梁武帝-萧衍
统治502年5月1日-549年9月13日
(47年135天)
出生464年
逝世549年(84-85岁)
安葬
修陵
全名
萧衍
年号
天监:502年四月-519年
普通:520年-527年三月
大通:527年三月-529年九月
中大通:529年十月-534年
大同:535年-546年四月
中大同:546年四月-547年四月
太清:547年四月-549年
谥号
武皇帝
庙号
高祖
政权南梁

萧衍是南齐宗室,亦是兰陵萧氏世家子弟,出生在秣陵(今南京),父亲萧顺之齐高帝的族弟,封临湘县侯,官至丹阳尹。母张尚柔。萧衍少年时受过良好的儒家教育,私德颇佳、亦不太注重个人享受,是文学名士竟陵八友之一。原为权臣,在其兄长萧懿被害后,逐渐有帝位之野心,南齐中兴二年(502年),齐和帝被迫禅位于萧衍,南梁建立,是为梁武帝。称帝后的萧衍改善许多前朝留下的弊政,并多次主持整理经史文书。然而晚年的他多次出家,倾力资助佛教发展直接导致国库空虚,在侯景之乱爆发后绝食而亡。梁武帝萧衍在位时间近48年,在南北朝皇帝中名列第一。

生平编辑

才能编辑

萧衍年轻时多才多艺,学识广博。他的政治、军事才能,在南朝诸帝中堪称翘楚,不在另三位开国皇帝之下。在南齐武帝永明年间,他经常在当时的文化中心、竟陵王萧子良的西邸出入,与沈约谢脁等人合称“竟陵八友”,在这期间发表了许多诗作,在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上皆有所成就。《梁书》纪载他:“六艺备闲,棋登逸品,阴阳纬候,卜筮占决,并悉称善。……草隶尺牍,骑射弓马,莫不奇妙。”[1]他很好学,从小就受到正统的儒家教育,“少时习周孔,弱冠穷六经”,即位之后,“虽万机多务,犹卷不辍手,燃烛侧光,常至午夜”。[2]

建国编辑

 
梁武帝-萧衍

齐武帝驾崩时,萧衍没有参与王融意图拥立萧子良的政变,反支持皇太孙萧昭业登基。后又助权臣萧鸾篡位,是为齐明帝。齐明帝的皇叔荆州刺史萧子隆性温和、有文才,明帝欲征之回朝,恐其不从。萧衍说:“隋王(萧子隆)虽有美名,其实能力庸劣,手下没有智谋之士,爪牙只有司马垣历生、武陵太守卞白龙,而且二人唯利是从,若以显职相诱,都会来;隋王只需要折简就能召来了。”齐明帝从之,征垣历生为太子左卫率、卞白龙为游击将军,二人果然都到任。明帝再召萧子隆为侍中、抚军将军,后杀之。

齐明帝死后,继任的东昏侯萧宝卷暴虐无道,爆发的乱事在各地将帅们的努力下皆被平息,当中最为得力的是萧衍的兄长、时任豫州刺史萧懿。永元二年(500年),萧懿被诬告谋反,遭东昏侯赐死。喜好乐府诗的萧衍上任后派人搜集当地的民歌,恢复自晋朝以来就已停止的民歌搜集工作。同时他积极招兵,暗中寻找机会推翻东昏侯。他秘密的派人在襄阳大伐竹木,沉于湖底,直到一年后举兵之时,马上派人去湖中打捞起事先砍伐好的竹木,并让早已召集好的数千工匠在最短时间内建造战船,此即后世成语“伐竹沉木”(意略同于“未雨绸缪”)的典故。

中兴元年(501年),萧衍领兵攻郢城,围攻两百余日,城破,“积尸床下而寝其上,比屋皆满。”同年十二月,萧衍发兵攻占首都建康,改立南康王萧宝融于江陵称帝,是为齐和帝;东昏侯在政变中被将军王珍国所杀。中兴二年(502年),皇太后王宝明临朝称制,之后萧衍受齐和帝禅让登基,改国号为天监,是为梁武帝。

梁武帝昔日的好友沈约范云世族后人在梁朝当上宰相,与前朝重臣萧秀等人合力推动各种改革,改正南齐时施政上的种种问题。此外,武帝登基后对乐府诗的兴趣不减当年,仍参与乐府诗的创作及编修。在他的影响和提倡下,梁朝文化的发展达到了东晋以来最繁荣的阶段。《南史》作者李延寿评价道:“自江左以来,年逾二百,文物之盛,独美于兹。”

多次出家还俗编辑

520年,梁武帝改元普通,这一年被中国历史学家视为南朝梁发展的分水岭。在这年开始,梁武帝开始笃信佛法,多次舍身出家

普通八年(527年)三月八日,梁武帝第一次前往同泰寺舍身出家,三日后还俗返宫,大赦天下,改年号大通,是为大通元年(527年)。同年,隶领军曹仲宗伐涡阳(今安徽蒙城),在关中侯陈庆之的奋斗下梁軍大败北魏军、俘斩甚众,又乘胜进击至城父。梁武帝诏下令涡阳之地设置西徐州,并以手诏嘉勉陈庆之:“本非将种,又非豪家,觖望风云,以至于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终。开朱门而待宾,扬声名于竹帛,岂非大丈夫哉!”

大通三年(529年)九月十五日,梁武帝第二次至同泰寺举行“四部无遮大会”,脱下龙袍,换上袈裟,舍身出家,九月十六日讲解《涅槃经》。当月二十五日群臣捐一亿,向“三宝”祈求赎回“皇帝菩萨”,二十七日萧衍还俗。

梁武帝的太史奏称“荧惑”,让梁武帝感到紧张,当时童谣:“荧惑南斗天子下殿走”,就赤脚下殿跑步,希望能化解灾厄,以应天意。之后传来北魏孝武帝西奔的消息,得知此事的武帝羞惭地以华夷之辨的理论说:“绑着辫子的胡虏(索虏)也配符应天象吗?”,由于天象应于北魏,意味北魏孝武帝才是得到天命法统天子。

大同十二年(546年)四月十日,萧衍第三次出家,此次群臣用两亿钱将其赎回;太清元年(547年),三月三日萧衍又第四次出家,在同泰寺住了三十七天,四月十日、朝廷出资一亿钱赎回武帝。郭祖深形容:“都下佛寺五百余所,穷极宏丽。僧尼十余万,资产丰沃。”[3]。此时国力日衰。

侯景之乱编辑

 
晚年的梁武帝

侯景原为东魏将领,由于他与东魏丞相高澄的矛盾,于太清元年(547年)正月据河南十三州叛归西魏,但西魏宇文泰对其不信任。迫于无奈,侯景致函萧衍,许愿献出河南十三州来投奔南朝梁。萧衍接纳了侯景,并任命他为大将军,封河南王。不久,东魏攻击侯景,萧衍派侄子萧渊明支援,结果战败,萧渊明被俘。侯景败退后占据寿阳。高澄假意提出和解,意在离间侯景和梁朝。司农卿傅岐认为高澄议和是离间之计。而朱异等人则极力主张与东魏和好。萧衍不听臣下劝告,与东魏使者往来,侯景感到恐慌。

此时,侯景假托东魏名义写信给萧衍,提出用萧渊明交换侯景,萧衍居然表示接受。侯景十分气愤,遂起兵叛变。他以萧正德为内应,轻易渡过了长江,并在公元549年三月围攻建康。城中久被围困,粮食断绝,饥病困扰,人多浮肿气急,横尸满路,能登城抗击者不到四千人。南梁诸王手握重兵,却彼此猜忌按兵不动,无人讨叛。十二日,侯景攻入建康,纵兵洗劫,萧家宗室世族琅琊王氏陈郡谢氏皆遭血洗,史称侯景之乱

据说梁武帝曾经在志公禅师临终时向其询问自己寿命,志公说;“我的墓塔倒了,陛下的大限就到了。”志公涅槃后,寺方造了木制的灵塔,梁武帝担心志公的木造灵塔不坚固就拆除打算重建,拆了以后不久侯景之乱就发生了。

城陷之后,侯景的武士随意进出皇宫、甚至佩带武器。萧衍见了很奇怪问左右侍从,侍从说是侯丞相的卫兵。萧衍生气地喝道:“什么丞相!不就是侯景吗!”侯景听说了非常生气,于是派人监视萧衍,萧衍的饮食也被侯景裁减。萧衍口苦干渴,索蜂蜜水,未得实现,大喊数声以后,便在饥渴交加中去世。[4][5]死时86岁,葬于修陵(今江苏丹阳市陵口)。谥号武帝,庙号高祖

 
梁武帝修陵前仅存的天禄

学术成就编辑

梁武帝除了帝王的身份,也身为学者在经、史、诗词、佛学等领域留下大量著述而出名。

  • 经学方面,他撰有《周易讲疏》、《春秋答问》、《孔子正言》等二百余卷。天监十一年(512年),又制成吉、凶、军、宾、嘉五礼,共一千余卷,八千零十九条,颁布施行。
  • 史学方面,他不满《汉书》等断代史的写法,因而主持编撰了六百卷的《通史》,并“躬制赞序”。命殷芸将无法入史的剩余材料(主要是异闻杂谈),编入小说。这些著作大都没有流传下来。
  • 文学方面,梁武帝也非常喜欢诗赋创作,现存古诗乐府诗等诗歌有80多首。萧衍和王融、谢朓、任昉、沈约、范云、萧琛、陆倕七人共称竟陵八友,在齐永明时代的文学界颇负盛名。
  • 宗教方面,今日汉传佛教素食主义即以梁武帝为首。佛教的梁皇宝忏是他编制成的,他又著有《大般涅槃经》、《大品般若经》、《净名经》、《三慧经》等诸经义记数百卷。[6]在道教学说中,他把儒家的“礼法”、道家的“无”和佛教因果报应”揉合,创立了“三教同源说”,在中国古代思想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由于梁武帝对佛教流通的贡献,寺庙时以梁武帝与其长子昭明太子合祀为护法神[7]

宗教信仰编辑

梁武帝的学问路线,是先习,再奉,后入。少年时代是习儒阶段,“少时学周孔,弱冠穷六经”[8]。二十岁以后,改奉道教,一直到即位为帝后,仍未舍道。《隋书·经籍志》载,“武帝弱年好事,先受道法,及即位,犹自上章”[9]。称帝后的萧衍和道士陶弘景的关系极善,他每当遇到国家大事,经常要派人到茅山去向陶弘景请教,以致于陶弘景有“山中宰相”之称。不过,在即位后的第二个年头,即天监三年(504),萧衍就颁布了《舍事道法诏》,宣布舍道归佛。而据其《述三教诗》,则称“晚年开释卷,犹月映众星”。到晚年才开始研读佛经。这也许说明,他虽然已经颁布了事佛诏,实际上还未真正彻底放弃道教。但总的来说,颁诏以后,他是以事佛为主的。有关《舍事道法诏》的真实性在学术界存疑,但无论其真伪,萧衍的奉佛则是事实。

梁武帝对佛教的支持,表现为两大方面:一是亲身修佛,二是从各方面扶持佛教的发展。

梁武帝本人归佛后,逐渐过上了佛教徒的生活。在武帝发表《断酒肉文》前汉传佛教“律中无有断肉法”(反而是与释迦佛作对的天启,提倡素食[10],萧衍把佛教五戒中的不杀生引申为素食,颁布了《断酒肉文》,禁止僧众吃肉,自己也行素食,开启了汉传佛教素食的传统,之后汉传佛教僧团开始遵守《梵网经》规定的菩萨戒,不再食肉[11]。对那些敢于饮酒食肉的僧侣,他以世俗的刑法治罪。他又颁布《断杀绝宗庙牺牲诏》,禁止宗庙牺牲,这是有违儒家祭祀礼仪的,但他坚持推行。他还正式受戒,据《续高僧传》卷六记载,他于天监十八年(519)“发宏誓心,受梵网经菩萨戒[12]

梁武帝晚年奉佛更甚,经常日食一餐,过午不食,所食也只是豆羹、粗饭而已。笃信佛教,由于不近女色,曾经四十年无幸后宫,最突出的奉佛行为,是多次舍身出家,先后四次舍身同泰寺,每次都是朝廷花了大量的香火钱才把他赎出来还俗。他的第四次舍身是在太清元年(547)三月,历时一个月,所花赎钱为“一亿万”,这为同泰寺带来了巨额资金。

武帝本人是可以划入“义学”一类的,他对佛经很有研究,尤重《般若经》、《涅槃经》、《法华经》等,他常常为大家讲经说法,召开各种法会,开设过千僧会、无遮大会。中大通元年(529)开设的无遮大会,参加者有道俗五万多人。他的佛教撰述,则有《摩诃般若波罗蜜经注解》(现仅存序)、《三慧经义记》(《三慧经》本是《摩诃般若经》中的《三慧品》,萧衍认为此品最重要,因而独列为《三慧经》)、《制旨大涅槃经讲疏》、《净名经义记》、《制旨大集经讲疏》、《发般若经题论义并问答》(均佚),另著有《立神明成佛义记》、《敕答臣下神灭论》、《为亮法师制涅槃经疏序》、《断酒肉文》、《述三教诗》等,均存。

武帝在哲学上对中国佛教的贡献,突出之处是把中国传统的心性论、灵魂不灭论和佛教的涅槃佛性说结合起来了,他本人是属于涅槃学派的,主张“神明成佛”,所谓“神明”,是指永恒不灭的精神实体,它是众生成佛的内在根据,“神明”也就是佛性。他又提出三教同源论,认为儒、道二教同源于佛教,老子孔子,都是释迦牟尼的弟子,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三教可以会通,同时,三教的社会作用也是相同的,都是教化人为善。[13]

除了自身奉佛,萧衍还大力扶持佛教事业的发展。他非常支持外僧的译经,僧伽婆罗被他召入五处译场从事译经,所译经典,又请宝唱等人写疏,他甚至“躬临法座,笔受其文,然后乃付译人”[14]。真谛在萧衍门下也受到礼遇,只是因为侯景之乱真谛的译事难申。萧衍和国内法师的关系也很密切,宝亮智藏法云僧旻等人,都是萧衍非常器重的。他组织僧人编撰佛教著作,编成的作品至少有十二种。他还广造伽蓝,所建有大爱敬寺、智度寺、光宅寺、同泰寺等十一座,各寺铸有佛像,大爱敬寺有金铜像,智度寺的正殿铸有金像,光宅寺有丈九无量寿佛铜像,同泰寺有十方银像。

禅宗祖师菩提达摩南北朝时期来中国弘法,与梁武帝会谈。但因理念不合,话不投机,离开梁朝而北去。

在梁武帝的支持下,梁代佛教达到了南朝佛教的最盛期,他最后在侯景之乱时,饥病交加,死于寺中。但武帝之后,梁简文帝梁元帝也都笃信佛法。

评价编辑

  • 《梁书》评价其晚年“及乎耄年,委事群幸。”
  • 萧衍登位天子,民望所归,敢革时政,颇得人心,初期国家兴旺繁盛,为一明君。后期太过信仰宗教,企图以佛治民,学者有此评价:一,太过慈悲,不力法治,导致官吏贪污搜刮,百官“缘饰奸谄,深害时政”,奸邪小人纷纷以正人君子的面目出现,官场风气败坏,民间疾苦,国力衰败,而民怨终于为眼光锐利的侯景所利用。二,外交失败,不能知人,“险躁之心,暮年愈甚”,导致侯景之乱侯景之乱彻底打击了江南的经济基础、人口基础。[来源请求]
  • 王夫之于《读通鉴论》亦云:“梁氏享国五十年,天下且小康焉。”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 父:萧顺之,临湘懿侯,追尊太祖文皇帝
  • 母:张尚柔,追尊文献皇后

兄弟编辑

 
萧憺墓石刻
  • 长兄:萧懿,字元达,袭封临湘县侯,为萧宝卷所杀,梁朝追赠长沙宣武王
  • 第二兄:萧敷,字仲达,早卒,梁朝追赠永阳昭王
  • 第四弟:萧畅,字季达,为萧宝卷所杀,梁朝追赠衡阳宣王
  • 第五弟:萧融,字幼达,为萧宝卷所杀,梁朝追赠桂阳简王
  • 第六弟:萧宏,字宣达,临川靖惠王
  • 第七弟:萧伟,字彦达,南平元襄王
  • 第八弟:萧秀,字文达,安成康王
  • 第九弟:早卒
  • 第十弟:萧恢,字弘达,鄱阳忠烈王
  • 第十一弟:萧憺,字僧达,始兴忠武王

妻妾编辑

编辑

  • 郗徽,生萧玉姚、萧玉婉、萧玉嬛

编辑

子女编辑

编辑

  • 长子:萧统,字德施,皇太子→皇帝(追尊),谥昭明太子→昭明皇帝
  • 第二子:萧综,字世谦,豫章郡王(养子,生父萧宝卷
  • 第三子:萧纲,字世赞,晋安郡王→皇太子→皇帝,谥简文皇帝
  • 第四子:萧绩,字世谨,南康郡王,谥简王
  • 第五子:萧续,字世䜣,庐陵郡王,谥威王
  • 第六子:萧纶,字世调,邵陵郡王,谥携王/忠壮王
  • 第七子:萧绎,字世诚,湘东郡王→皇帝,谥孝元皇帝
  • 第八子:萧纪,字世询,武陵郡王→皇帝,谥贞献王

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梁书》卷三《武帝本纪》下
  2. ^ 《南史·梁纪中·武帝下》:“﹝帝﹞少而笃学,能事毕究。虽万机多务,犹卷不辍手,然烛侧光,常至戊夜。”
  3. ^ 《南史·循吏-郭祖深传》
  4. ^ 《资治通鉴》记载梁武帝:“疾久口苦,索蜜不得,再曰:‘荷,荷。’遂崩。”这是说梁武帝觉得嘴巴苦,想要吃蜂蜜而不能,大喊数声而死。周安士《万善先资》卷三:“考之《通鉴》,曰口苦,则非枵腹可知;曰求蜜,则非疗饥可知;饮膳仅曰裁节,则非全无可知。焉有数百枚鸡子在旁,而可称饿死耶?”
  5. ^ 唐长孺研究认为,“荷,荷”是士兵先退后进以作交战的预前口号,而萧衍死前‘荷,荷’之声,“乃藉以表示他志在反击的忿愤,并非仅是叹恨”。见唐长孺,《魏晋南北朝史论拾遗》,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页265-266
  6. ^   维基文库中有关 梁书/卷03的文本
  7. ^ 金山寺《梁皇宝忏》水陆道场
  8. ^ 《述三教诗》,《广弘明集》卷三十一
  9. ^ 《经籍志·道经》,《隋书》卷三十五
  10. ^ 《断酒肉文》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二十三日。会其后诸僧尼或犹云律中无断肉事及忏悔食肉法。其月二十九日。又敕请义学僧一百四十一人义学尼五十七人。于华林华光殿使庄严寺法超。奉诚寺僧辩。光宅寺宝度等三律师。昇高座御席地施座。余僧尼亦尔。制旨问法超等三律师曰。古人云。止沸莫若去薪。息过莫若无言。弟子无言乃复甚易。但欲成人之美使佛种相续与诸僧尼共弘法教。兼即事中亦不得默已。故今集会于大众前。求律中意。闻诸。僧道律中无有断肉法又无忏悔食肉法
  11. ^ 圣严法师《律制生活》佛教的饮食规制:制断肉食,皆出大乘经律,小乘国家未能见到大乘经律,故未断除肉食,也是很难怪的,我们不必攻击他们。即在我们中国的佛教从东汉开始直到梁武帝时所有的僧侣弟子均未断除肉食,到了梁武帝舍道信佛,听了《涅槃经》以后,便极力主张素食,从他本人开始,并劝一切僧俗佛子,皆断肉食,他以朝廷的力量,来影响社会,所收的效果,自然很大。从此之后,中国佛教的素食主义,也就形成风尚了。
  12. ^ 《慧约传》
  13. ^ 李晓虹. 從「三教同源」看梁武帝之政治理念 (PDF). 《普门学报》. 2007年11月, (第42期): 第1–2页 [2015-08-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4-26). 
  14. ^ 《僧伽婆罗传》,《续高僧传》卷一
  15. ^ 唐故秀士张君(典,一作点)墓志:“君讳典(点),字子敬,其先范阳方城人也。轩辕锡族,司空分派,繁衍光大,自北徂南。九代祖贞,从西晋入东晋;六代祖策,去西魏自南齐。”策当为张弘策。
中国南方君主
新头衔
梁朝建立
南朝 · 梁朝皇帝
502年5月-549年6月
继任:
三子梁简文帝
萧纲
前任:
齐和帝
萧宝融
中国南方皇帝
502年5月-549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