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朝鲜美国陆军司令部军政厅

历史上机构

驻朝鲜美国陆军司令部军政厅(英语:United States Army Military Government in Korea朝鲜语:재조선미육군사령부군정청在朝鮮美陸軍司令部軍政廳[1]),是1945年9月8日至1948年8月15日之间(史称“盟军托管时期”),美国陆军朝鲜半岛三八线以南地区设立的军政府,也是日本殖民朝鲜结束至大韩民国成立间3年内统治朝鲜半岛南部占领军政权。军政厅设在汉城(今首尔特别市),一般简称美军政厅(英语:USAMGIK朝鲜语:미군정청美軍政廳),统治期间则一般称作美军政期朝鲜语:미군정기美軍政期)。

驻朝鲜美国陆军司令部军政厅
United States Army Military
Government in Korea

재조선미육군사령부군정청
1945年-1948年
南朝鲜国旗
Flag of South Korea (1945-1948).svg
上:美国国旗
下:太极旗
南朝鲜美军政厅章
美军政厅章
美军政厅统治范围
美军政厅统治范围
地位占领军政权
过渡政府
首都汉城(今首尔
常用语言英语朝鲜语
政府军事占领
朝鲜军政长官德语Militärgouverneur[1] 
• 1945年9月11日-12月17日
阿契博德·文森·阿诺德英语Archibald Vincent Arnold少将
• 1945年12月18日-1947年9月11日
亚彻·L·勒奇英语Archer L. Lerch少将
• 1947年10月30-1948年8月15日
威廉·弗里希·迪安少将
• 1948年8月15日-1949年6月
查尔斯·G·赫米克英语Charles G.Helmick少将
历史时期冷战
1945年8月15日
• 美军进驻朝鲜南半部
1945年9月9日
1946年10月
1948年5月10日
• 大韩民国成立
1948年8月15日
货币英语South Korean won (1945–1953), 美元
前身
继承
朝鲜日治时期
朝鲜人民共和国
第一共和国 (大韩民国)
今属于 朝鲜
 韩国

尽管许多奠定现代韩国发展的社会制度及基础建设是在美军政厅统治期间设立的,但是韩国在此期间也为各种因素导致的频繁政治经济动乱所苦,日本殖民时代的后遗症依然同时在美军政厅托管的南部、及苏联民政厅托管的北部存在着[1],美军政厅推行的许多政策也引发韩国民众的不满,包含继续任用前日本殖民政府内的官僚作为顾问,排挤、审查甚至强行解散大韩民国临时政府(临时政府获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支持及承认),及最后因冷战导致美苏占领区分别独立为大韩民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导致了朝鲜半岛的南北分裂[2]

此外,托管朝鲜半岛南部的美国占领军政府,对于统治、管理一个远东国家时面临的挑战并无充分准备,进驻半岛南部之后,对于其语言、政治环境亦毫无知悉[2],再加上美军政厅的许多政策也都意外地促成了不稳定的效应。大量的南下脱北者(估计40万人[3])、难民及归国海外韩侨涌入,均加剧了朝鲜半岛南部地区的动荡不安[4]

背景编辑

 
1945年9月8日进驻朝鲜的美军部队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与苏联双方根据同盟国最高司令官总司令部GHQ)发表的《一般命令第一号》,以北纬38度线为界,分头进行朝鲜半岛日军受降事宜,美军负责南半部,苏联红军负责北半部。这种形式为朝鲜半岛的分裂局面埋下了伏笔。

朝鲜人多数不赞成盟军分裂接管半岛政务的方案。1945年9月6日,吕运亨等人于美军进驻之前,先在汉城建立朝鲜人民共和国(与北朝鲜无关)临时政府,以接管日本投降后无人管理的朝鲜、及反对联合国军的进入。1945年9月9日之后,美国陆军扎营汉城,朝鲜人民共和国立即遭到美军政厅取缔[5],吕运亨被迫下台,之后组织了朝鲜人民党朝鲜语조선인민당[6]。而成立于上海、由金九领导,位于中国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也不被美军政厅承认,金九被迫以一般平民身份归国[7]

关键事件编辑

 
1945年在京城(今首尔大日本帝国朝鲜总督府前美、日举行的接管仪式
 
1945年反对信托统治(托管统治)的抗议活动

1945年9月4日,美军先遣部队飞抵金浦机场。9月8日,美国第十军团第24军英语XXIV Corps[8]的主力部队从仁川进入韩国,之后便建立了美军政厅[9],由24军军长,中将约翰·R·霍奇出任驻韩国美军司令[10],第7师师长阿契博德·文森·阿诺德英语Archibald Vincent Arnold担任朝鲜军政长官[3]。在抵达韩国的4天前,霍奇告诉部下,韩国是“美国的敌人之一”[4]

在9月9日一场受降典礼后,霍奇宣布将完整保留朝鲜总督府的职员及其总督阿部信行,尽管阿部的身份为敌对国战俘,仍遭到留用;而几天后这一决定就招致强烈反弹而取消[3],将日本人总督由美国人军政长官替代,并裁撤殖民政府各部官员,之后再招募其中一些日本人官僚成为美军政厅的顾问[5]。同时为了应对朝鲜民众的抗议及不平,在1945年10月成立了朝鲜咨议会(Korean Advisory Council),大部分席位给了美国支持成立的韩国民主党党员,多为地主富有商人,以及一些曾在总督府任职的朝鲜人。虽然朝鲜人民共和国的一些成员也被提议加入,但他们拒绝、并抨击咨议会议员与日本旧势力勾结[6]

同在1945年,一份提案建议由美苏两国长期托管统治朝鲜。到了12月,美国苏联英国莫斯科召开三国外长会议并达成协议,美国和苏联同意在联合委员会(Joint Commission)之下共同托管朝鲜4年,托管结束之后独立。然而,两国批准在各自占领区内建立的朝鲜人政权分别拥护占领国——美国和苏联的意识形态,因此这种协议并不被大部分朝鲜民众接受。在南部,虽然由李承晚领导的临时政府和金九领导的临时民意代表机关举办了选举,但是反对托管统治的活动旋即演变为大规模示威,1946年爆发了大邱10月事件[7][8],南朝鲜各有数百万人上街反对美国军政厅统治[3]

为了控制朝鲜南部的示威武装反抗活动,美军政厅于10月8日禁止罢工,10月12日宣布革命政府及人民委员会违法。然而事态已经急遽扩大,逐渐失控。9月23日在釜山爆发了8千名铁路工人发起的罢工即快速散播至南朝鲜其他城市;10月1日大邱当地警方朝鲜语대구광역시지방경찰청镇压暴动的过程中造成3名示威学生死亡,多人受伤,38名警员随即在之后的报复攻击中遇害。10月3日,永川约1万多人攻击警察署,40名警员及郡长遇害。另一场暴动中则有20名地主及亲日官员遭到杀害。美军政厅还以颜色,宣布戒严,朝群众射击,死伤者不计其数[9]

政治编辑

尽管美国军政厅初期的立场是基本上反对左派共产主义政党,在统治期间依然容许了朝鲜共产党等团体的活动,并试图在极左团体和极右团体之间寻求平衡,鼓励温和稳健的路线。然而这种作法激怒了一些较激进的有力人士,例如右派反共领导人李承晚

同时,美军政厅也剥夺、削弱其占领区内其他政治团体的影响力及权利,例如镇压反对美国军事占领的示威。

经济编辑

在南北朝鲜分裂的这段期间里,朝鲜半岛的工业绝大部分是集中于北部,而南部则分布了大部分的农地。尽管电力供应网海运贸易线仍持续存在,但是经常遭到苏联控制下的北部切断,此时的北部有能力借由中止电力肥料的供应,使南部陷入混乱。

总之,尽管韩国经济在美军政厅统治期间成功展开了迈向复原的第一阶段,但总体状况并不太好。

教育编辑

美军政厅接管韩国之后,最早颁布的法令之一,便是1945年11月发布的全体学校复课令,然而教育体制大致而言与日治时代相去不远,没有立即的变化。在托管期间的美军政厅仍试图维持日本教育系统的形式。

尽管美军政时期没有实施广泛性的教育改革,但美军政厅确实为大韩民国建国后,第一共和早期进行的教育改革立下了基础。[来源请求]1946年,100名左右的韩国民间教育学家组成了会议,勾勒出未来韩国教育的蓝图。

架构编辑

(1947年时)

朝鲜军政长官德语Militärgouverneur[1]

美国陆军将领出任

民政长官
安在鸿韩国独立运动家、政界人士)出任
  • 文教部
    编修局、普通教育局、高等教育局、教化局、观象局
  • 司法部
    总务局、行政局、律师局、监察局、法律调查局、法律起草局
  • 警务部
    总务局、公安局、捜查局、教育局、通信局
    第1~3警务总监府 - 各管区警察厅 - 各监察署 - 各警察署
  • 农务部
    农林经济局、农产局、山林局、水产局
  • 商务部
    总务局、特许局、矿务局、商务局、贸易局、工艺局
  • 财务部
    理财局、司经局、国库局、专卖局、会计局
  • 卫生部
    总务局、医务局、预防医学局、兽医局、药务局、救护局、牙医局、调查训练局、看护事业局、妇女局
  • 外务处
    外务署
  • 管财处
司法府
大法院
  • 高等审理院
    • 地方审理院
 





  • 国内警备部朝鲜语국내경비부(又称统卫部,韩国国防部前身)
    国防警备队韩国陆军前身)、海岸警备队(韩国海军前身)
  • 递信部
    总务局、邮务局、电务局、储蓄保险局、财政局、资材局
  • 运输部
    铁道运输局、海上运输局、公路运输局、飞行运输局
  • 土木部
    中央消防委员会、大田国道事务所、大邱国道事务所、釜山国道事务所
  • 劳动部
    劳动局
  • 人事行政处
    总务署、职制署、补任署、考试署、训练署、调查署
  • 物价行政处
    总务署、行政署、监察署
  • 庶务处
    总务署、调查研究署、财产会计署、建筑署、统计署
  • 食粮行政处
  • 筹划庶务署、食粮分配署、食粮资料署

相关条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Allan R. Millet, The War for Korea: 1945-1950 (2005) P. 59
  2. ^ Lee (1984, p. 374); Cumings (1997, p. 189).
  3. ^ Cumings, 1997, p. 189. Nahm (1996, p. 340) gives "Eighth Army", reflecting the Corps' later affiliation.
  4. ^ Nahm, Cumings, loc. cit.
  5. ^ Nahm (1996, p. 351); Lee (1984, p. 375).
  6. ^ Nahm (1996, p. 340).
  7. ^ Lee (1984, p. 375).
  8. ^ Nahm (1996, pp. 330–332); Lee (1984, p. 374).
  9. ^ Nahm (1996, p. 340).
  10. ^ Nahm (1996, p. 340).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美国在朝鲜军政厅 法令第2号
  2. ^ Hart-Landsberg, Martin. Korea: Division, Reunification, & U.S. Foreign Policy. Monthly Review Press. 1998: 63–67,70–77. 
  3. ^ 3.0 3.1 3.2 黄力民:战后朝鲜半岛的三年政治混沌. 共识网. 2012-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04). (简体中文)
  4. ^ Cumings, Bruce. The Origins of the Korean War, Liberation and the Emergence of Separate Regimes, 1945-1947. 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 1981: 126. 
  5. ^ Hart-Landsberg, Martin. Korea: Division, Reunification, & U.S. Foreign Policy. Monthly Review Press. 1998: 71–72. 
  6. ^ Hart-Landsberg, Martin. Korea: Division, Reunification, & U.S. Foreign Policy. Monthly Review Press. 1998: 72–73. 
  7. ^ Hart-Landsberg, Martin. Korea: Division, Reunification, & U.S. Foreign Policy. Monthly Review Press. 1998: 75–77. 
  8. ^ Cumings, Bruce. The Autumn Uprising. The Origins of the Korean War, Liberation and the Emergence of Separate Regimes, 1945-1947. 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 1981. 
  9. ^ Green Left - Features: HISTORICAL FEATURE: The Korean War - a war of counter-revolution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11-11.
  • Kim Bong-jin. (2003). Paramilitary politics under the USAMGIK and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ROK. Korea Journal 43(2), 289-322. PDF version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