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越厉王苻生(335年-357年),长生略阳临渭(今甘肃秦安氐族人。十六国时期前秦景明帝苻健的第三子。史载苻生“荒耽淫虐,杀戮无道,常弯弓露刃以见朝臣,锤钳锯凿备置左右”在位两年期间杀害了多位大臣,以及做了多项残忍变态的事。最终苻生被苻坚发动政变推翻,降封越王,不久被杀。不过后世亦有人认为苻生的暴政其实是史家诬捏渲染的结果。

秦越厉王
统治355年–357年
出生335年
逝世357年(21-22岁)
全名
苻生
年号
寿光:355年六月-357年五月
谥号
厉王
政权前秦

生平编辑

独目雄将编辑

苻生天生就只有一只眼,年幼而无赖,爷爷苻洪因而十分讨厌他。一次苻洪特地戏弄他,问侍者:“我听说瞎子都只有一行眼泪,这是真的吗?”侍者回答:“是呀。”在场的苻生听后大怒,取出佩刀自残,流出一行血,说:“这也是一行眼泪呀。”苻洪见状大惊,鞭打他。苻生说:“我耐得下兵器,受不住鞭打!”苻洪骂他:“你再是这样,我就要把你送去当奴隶!”苻生竟答:“那可不就像石勒那样吗?”当时苻洪正归属后赵,而当时后赵皇帝石虎心中其实十分忌惮苻氏的势力[1],故苻洪听后震惊,光着脚就跑来遮住他的嘴巴。苻洪随后劝苻健把苻生杀掉,但苻健要动手时就被其弟苻雄制止,说:“男孩子长大后就会改过的了,为何要这样做呢!”

苻生长大后,力大无比,能徒手格击猛兽,奔跑速度飞快,而击、刺、骑射的能力亦勇冠一时。皇始元年(351年),苻健称天王,建立前秦,苻生获封为淮南公,次年苻健称帝,苻生进封淮南王。皇始四年(354年),桓温北伐前秦,苻生与太子苻苌丞相苻雄等出兵迎击,他就曾经十多次单马突击晋军,令晋军伤亡甚大。

三羊五眼编辑

太子苻苌在追击撤退的桓温军队时受了伤,不久死去,苻健以谶言“三羊五眼”应符,于皇始五年(晋永和十一年,355年)立苻生为太子。同年,苻健患病,太尉苻菁乘时想杀苻生夺位但失败被杀。随后苻健以太师鱼遵丞相雷弱儿太傅毛贵司空王堕尚书令梁楞尚书左仆射梁安尚书右仆射段纯吏部尚书辛牢八人为顾命大臣,辅助苻生。然而,苻健虑及苻生凶暴嗜酒,担心他不能保全家业,被大臣有机可乘,于是对苻生说:“六夷酋帅及掌权的大臣,若果不遵从你的命令,那就立即除去他们。”

苻生暴政编辑

同年六月乙酉日(355年7月10日),苻健死,次日苻生即位为帝,改元寿光。不过,苻生本身酗酒,在登位后就常常酒醉,群臣上朝都很少见到苻生,连群臣的上奏都因苻生长醉而被搁在一边。即使上朝,苻生每当发怒都只会杀人,即位后就多次出现杀戮大臣以至残害生命的凶残事件,苻健设的八名辅政大臣全都被苻生所杀。最终造成“宗室、勋旧、亲戚、忠良杀害殆尽,王公在位者悉以告归,人情危骇,道路以目”的状况。

杀戮大臣编辑

苻生即位后,立刻就改了年号,当时群臣上奏:“先帝死后未逾年而改元,不合礼法呀。”苻生却大怒,要找出最初提出这上奏的大臣,最终找出了顾命大臣之一的段纯,就将他杀害。后来,中书监胡文中书令王鱼向苻生报告天象:“最近有客星彗星)在大角荧惑火星)入东井。大角,是皇帝之坐;东井,表示秦地;按占卜,不出三年,国内将有大丧,大臣会被杀戮,希望陛下自脩德行以避祸。”苻生却说:“皇后和朕位置相应,可以应了国丧之劫。毛太傅、梁车骑、梁仆射受遗诏辅政,就应了大臣被戮的劫。”于是就杀了梁皇后、毛贵、梁楞及梁安四人;太师鱼遵亦于寿光三年(357年)因民谣“东海大鱼化为龙,男皆为王女为公”而被杀。又一次苻生与大臣饮宴,更在奏乐时唱起歌来,命尚书令辛牢劝酒。然而,就因为大臣们都没有全都醉倒,于是就拿起弓将辛牢射杀。更有一次在咸阳故城设宴,将迟到的大臣杀害。

另外,苻生亦宠信赵韶董荣等人,丞相雷弱儿以他们乱政,经常公开在朝堂批评他们,他们于是在苻生面前中伤雷弱儿。苻生于是诛杀雷弱儿及其家人,最终因为雷弱儿南安羌族酋长的身份,各羌族部落都有离心。司空王堕亦痛恨董荣等人,不肯亲附,在董荣的唆使下,苻生又杀王堕以应日蚀之变。

亦因苻生天生残疾,“不足、不具、少、无、缺、伤、残、毁、偏、只”等字都是要避讳的,绝不能说。但就有不少大臣和侍从因此而死。其中太医令程延在研安胎药时向苻生解释人参,就说了“虽小小不具,自可堪用”而被苻生下令凿出双眼,然后斩首。

残命自若编辑

苻生赏罚没有准则,大臣不论称颂他还是批评他稍有不当,都可能被杀,但宠臣的奸佞之言却都接纳。而苻生的姬妾只要表现得稍不合其意,都会被杀,并弃尸渭水。苻生又爱虐待动物,活活的剥下的皮毛,或者用热水烫,将三、五十只这样的动物一起放在殿上观赏。苻生甚至还将死囚的脸皮活活剥掉,命其在群臣面前跳舞。苻生更曾命宫女与男子裸体在其面前性交,甚至曾在路上看见一对同行的兄妹,就命他们乱伦,兄妹最终因不肯听从而被杀。受斩脚、刳胎、拉胁、锯颈等其他酷刑的人亦数以千计。

苻生听到有对自己的怨言,更下诏书称自己并没有不善,自己所作的根本不算滥刑暴虐。据说当时还有食人野兽横行,平民为了避开猛兽自保就聚居而且荒废农业。苻生则认为野兽吃饱了人就会走,不会长久的,且认为天降灾劫其实正是对应平民一直犯罪,协助天子以刑罚教导平民而已,只要不犯罪就不必怨天尤人。

诛除谏臣编辑

苻生曾经命三辅居民兴建渭桥,金紫光禄大夫程肱以妨碍农业为由劝谏,反触怒苻生,被杀。又一次长安突然刮起大风,极之影响人们活动,苻生舅舅左光禄大夫强平于是借天变而劝谏苻生爱护礼待公卿,致敬宗社,去如秋霜的威严而立三春般的恩泽等。但苻生则认为强平是妖言,不顾臣下以至太后的恳求,坚持杀死强平。

宗室反叛编辑

寿光三年(晋升平元年,357年),姚襄进图关中,更派人招纳因雷弱儿被诛而产生离心的关内羌胡。苻生于是派了卫大将军苻黄眉等率兵抵抗,最终大败敌军,更杀姚襄,令姚襄弟姚苌率众归降。苻黄眉立了大功,但凯旋后却没有获得苻生褒赏,反而被多次当众侮辱。苻黄眉因而愤怒,图谋杀死苻生,但风声泄露,反被杀,更株连不少王公亲戚。

而当时御史中丞梁平老等人都劝有时誉的苻生堂弟、东海王苻坚杀苻生以救国,苻坚同意但不敢发难。但六月有一晚,苻生对侍婢表示翌日就要杀苻法、苻坚两兄弟,侍婢于是立刻告诉二人,于是二人与强汪梁平老吕婆楼等都率兵冲入宫,宫中宿卫将士知道苻坚夺位都向其投降。苻生当时仍然在酒醉中,知有人攻来,就大惊,问侍从:“那是什么人?”侍从答:“是贼!”苻生就说:“为什么不下拜!”苻坚兵众听后大笑,苻生更说:“还不快快下拜,不拜的我就斩了他!”苻坚于是废苻生为越王,自己继承帝位,并降称天王。不久,苻生被苻坚杀害,享年二十三岁,谥为厉王

其子苻馗袭封越王,后降为越公、越侯。后来苻坚平定苻生弟苻廋等人叛乱时,在赐死苻廋、赦免苻廋诸子后,又安排苻廋的儿子过继苻生为后。

评论编辑

  • 苻洪:“此儿狂悖勃,宜早除之,不然,长大必破人家。”
  • 薛赞权翼:“主上猜忍暴虐,中外离心。”
  • 《晋书》史臣曰:“长生惨虐,禀自率由。睹辰象之灾,谓法星之夜饮;忍生灵之命,疑猛兽之朝饥。但肆毒于刑残,曾无心于戒惧。招乱速祸,不亦宜乎!”
  • 《晋书》赞曰:“长生昏虐,败不旋踵。”

但有些记述表示所谓苻生暴虐也可能是史臣渲染的结果。杨衒之洛阳伽蓝记》卷二记载隐士赵逸之言,云:“国灭之后,观其史书,皆非实录,莫不推过于人,引善自向”,如“苻生虽好勇嗜酒,亦仁而不杀。观其治典,未为凶暴,及详其史,天下之恶皆归焉。苻坚自是贤主,然贼君取位,妄书君恶,凡诸史官,皆是类也。”刘知几史通》曲笔篇云:“昔秦人不死,验苻生之厚诬”,即是据此。

吕思勉亦怀疑苻生的一系列残忍杀人、文词避讳、以刀刃锤斧威慑群臣等都是史官诬陷、丑化苻生的结果。诛杀梁安、雷弱儿等人亦因他们其实是有通晋的嫌疑,是不得已,却招来谤毁之声。称“他如怠荒、淫秽,自更易诬。《金史·海陵本纪》述其不德之乱,连章累牍,而篇末著论,即明言其不足信,正同一律。”[2]

后妃编辑

  • 梁皇后,顾命大臣梁安之女。永和十一年(前秦寿光元年,355年)秋初受封皇后,秋中因中书监胡文、中书令王鱼向皇帝苻生谏奏应砥砺品德以化解天相变异所带灾难,秋末遭苻生下令斩杀以应天变。

相关人物编辑

顾命八辅编辑

前秦景明帝苻健遗命的八名辅政大臣。

三大亲信编辑

注释编辑

  1. ^ 《晋书·苻健传》:“季龙(石虎字)虽外礼苻氏,心实忌之,乃阴杀其(苻健)诸兄。”
  2. ^ 吕思勉《两晋南北朝史》 上海古籍出版社·第六章,二一零页,

参考资料编辑

  • 《晋书·苻生传》
  • 《资治通鉴》卷九十九至一百
前任:
父前秦景明帝苻健
中国前秦皇帝
355年--357年
继任:
堂弟前秦宣昭帝苻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