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裒(303年-350年1月1日),季野河南阳翟(今河南禹县)人。东晋外戚,官至征北大将军、徐兖二州刺史。曾经领导北伐,但失败而回,不久忧愤得病而死。

褚裒
出生303年
西晋
逝世350年1月1日
东晋侨置徐兖二州京口
职业东晋征北大将军、徐兖二州刺史

生平编辑

盛名致姻编辑

少年时代有简傲高贵的风范,与杜乂皆享有盛名。褚裒初任西阳王司马羕掾和吴王司马岳文学咸和三年(328年),历阳内史苏峻率叛军攻陷建康,车骑大将军郗鉴起兵勤王,以褚裒为参军。次年苏峻之乱被平定,褚裒因功封都乡亭侯。后历任司徒从事中郎和给事黄门侍郎。后琅邪王司马岳娶妃,因着家族名望及褚裒女儿褚蒜子的聪明、器量和识见[1],褚蒜子就获选娉为琅邪王妃,褚裒亦转任豫章太守

屡避嫌位编辑

咸康八年(342年),晋成帝死,遗诏以弟司马岳继位,司马岳于是即位,是为晋康帝,并立了褚蒜子为皇后,又征褚裒入朝任侍中、尚书。但褚裒却一直苦求外镇地方,晋康帝于是迁褚裒为建威将军、江州刺史,镇守半洲。褚裒在江州时清廉简约,虽然身居一州长官要职但仍常命家僮去砍柴,不因权位而取利。

次年(343年),安西将军庾翼图谋北伐,中书监庾冰出镇江州以作庾翼后援,褚裒于是入朝任卫将军、领中书令。然而,褚裒又以中书主掌皇帝诏命,不宜以外戚担任为由辞让,于是康帝又下诏改命褚裒为左将军、兖州刺史、都督兖州徐州琅邪诸军事,假节镇金城,兼领琅邪内史。

建元二年(344年),晋康帝去世,年仅两岁的司马聃继位,是为晋穆帝。当时侍中何充录尚书事辅政,认为身为太后父亲的褚裒应当总理朝政,于是上荐褚裒录尚书。但当朝廷下诏加授褚裒侍中及录尚书事后,褚裒又以避嫌为由上请继续外镇藩镇而不掌朝廷。朝廷最终改授都亮徐、兖、三州及扬州晋陵吴国诸军事、卫将军、徐兖二州刺史,假节镇京口

永和元年(345年),因为同受命辅政的庾冰于上一年年末去世,独自辅政的何充于是再征召褚裒,将要以他为扬州刺史、录尚书事。但当时吏部尚书刘遐和褚裒长史王胡之则劝褚裒让位给会稽王司马昱。褚裒于是辞让,司马昱则以抚军大将军、录尚书六条事的身份辅政[2]。而褚裒这个行动亦令朝野感叹和佩服他,进号征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然褚裒辞让开府。褚裒又推荐人材为国效力,包括前光禄大夫顾和和前侍中殷浩

致力北伐编辑

永和五年(349年),后赵皇帝石虎逝世,褚裒乘机上表北伐,即日下令戒严并领兵直指泗口。但当时朝内认为褚裒尊贵而责重,不应深入敌境,建议先遣偏师北伐。褚裒其实已经命督护王颐之彭城示以威信,后又派督护麋嶷下邳。当时后赵守军都崩溃,下邳轻易拿下,褚裒于是以此上奏请求从速北进,以成声势。不久,朝廷加褚裒征讨大都督,督徐、兖、青、扬、五州诸军事。褚裒并领兵三万直入彭城。当时每日都有数以千计的北方士民来归降,而褚裒亦安抚招纳他们,很得他们欢心。褚裒又派部将王龛进攻沛国,掳后赵沛相支重并收降郡中二千多人。

及后鲁郡五百多家人起兵归附东晋,并向褚裒求援,褚裒于是派王龛及李迈率三千精兵迎接他们,但却在代陂大败于后赵南讨大都督李农,王龛更战死。褚裒在此败后引咎请求自贬,并退屯广陵请求留镇。但朝廷以王龛违反节度而不责褚裒,命他南镇京口,并解任征讨都督。

惭恨而卒编辑

然而,褚裒南撤后西中郎将陈逵亦弃屯寿春,原本因为后赵国内大乱而南奔褚裒的大批人民因为褚裒南退而威势不继,不能自立,更遭慕容皝苻健等人攻掠,几乎全部因而死亡。褚裒在北伐失败后,本已因忧愤而发病,到京口后看见因代陂之败而死去的大批将士遗属悲哭后更加感到惭愧和愤恨,就于当年十二月己酉日(350年1月1日)[3]去世,享年四十七岁,当时举国对他的死去都嗟叹哀悼。朝廷追赠侍中、太傅,谥号为元穆

评论编辑

  • 《晋书》曰:“季野神鉴内融……皆擅名江表,见重当时,岂惟后族之英华,抑亦搢绅之令望者也。”
  • 桓彝:“季野有皮里春秋。”
  • 谢安:“裒虽不言,而四时之气亦备矣。”

家庭编辑

父亲编辑

编辑

  • 荀氏,先亡
  • 卞氏,先亡
  • 谢真石谢鲲女,生献皇后褚蒜子。后封寻阳乡君。

子女编辑

编辑

曾孙编辑

参考书目编辑

  1. ^ 《晋书·康献褚皇后传》
  2. ^ 此处按《资治通鉴》。《世说新语·言语篇》“何骠骑亡后”条载褚裒被召为扬州刺史为何充死后之事。而何充死于永和二年,而司马昱在《穆帝纪》已载于永和元年以录尚书六条事辅政。二说皆见合理。
  3. ^ 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2011-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