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百科:申请成为管理人员

本页面是提名自己或他人成为管理人员(包括管理员、行政员、用户查核员等等)的页面,也包括相应发起的管理员授权投票的内容。管理人员有一些额外权限,以协助维基百科的维护工作。

在申请之前,候选人须认真了解维基的基本政策及操作规范。


申请成为管理人员刷新
管理员候选人 支持 反对 中立 支持率 (%) 状态 完结时间 剩余时间 验票
Manchiu3 安全投票无法解析 尚未开始 2024年6月11日 (二) 00:00 (UTC) 22天10小时 验票
UjuiUjuMandan 安全投票无法解析 尚未开始 2024年6月11日 (二) 00:00 (UTC) 22天10小时 验票
ASid4 安全投票无法解析 尚未开始 2024年6月11日 (二) 00:00 (UTC) 22天10小时 验票
ATannedBurger2 安全投票无法解析 尚未开始 2024年6月11日 (二) 00:00 (UTC) 22天10小时 验票
监督员候选人 支持 反对 中立 支持率 (%) 状态 完结时间 剩余时间 验票
AT2 安全投票无法解析 尚未开始 2024年6月11日 (二) 00:00 (UTC) 22天10小时 验票
最近的管理人员申请 [更新]
候选人 申请类型 结果 投票截止时间 投票情况
支持 反对 中立 支持率 (%)
Coddlebean 管理员 雪球法则 2024年3月16日 0 0 0 0
Peacearth 监督员 未通过 2023年11月15日 64 17 5 79
AT1 监督员 未通过 2023年11月15日 66 18 5 79
HTinC232 管理员 未通过 2023年11月4日 39 22 11 64
Lanwi16 管理员 未通过 2023年11月4日 31 42 10 42
ATannedBurger1 管理员 未通过 2023年11月4日 42 29 3 59
S83214142 管理员 未通过 2023年11月4日 40 29 4 58
卡达2 管理员 未通过 2023年11月4日 32 33 13 49
ASid3 管理员 未通过 2023年11月4日 39 27 10 59
唐铭江 管理员 雪球法则 2023年10月29日 0 0 0 0
Shizhao 界面管理员 通过 2023年10月12日 23 0 1 100

资格

管理员

管理员是熟悉维基百科各项政策,并为维基社区信赖的维基人。目前的维基政策是管理员权限可以授予任何人,只要此人已经在维基百科活跃地贡献了一段时间,在一般情况下也是大家熟知并信任的维基社区成员。惟管理员的候选人建议具备以下条件:

  • 编辑次数至少3,000次。
  • 连续担任巡查员回退员至少3个月自首次编辑以来参与维基百科至少一年。
  • 最近一年内没有受到封禁(不合理封禁除外)。
  • 在过去三个月内平均每日的编辑次数多于一次。
  • 用户页有自己编写的内容。

如果候选人未能符合上述条件,并且提名很可能会失败,行政员可以提前终止投票。另请注意,低编辑数不一定代表不适合担任管理员

如想知道自己的编辑次数,可以在参数设置中的“用户基本资料”栏目查阅。请注意,编辑次数可能因频繁的微碎编辑而膨胀贬值。

管理员在维基百科有严格的标准要求,但并非特别权威或位阶。因为一些用户会视管理员为维基百科的“官方”面孔,管理员应当谦恭尔雅,并在与他人共事时施展正确的判断与耐心。候选人应在维基百科参与足够的时间,使他人对其有足够认识,以判断其是否具备上述的条件。事实上,管理员的权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管理员的身份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对此维基百科也制定了一些限制管理员行为的规则与方针。

对于自愿辞职或因不活跃而离任的管理员,除了循此页面所述一般程序重新申请以外,亦可考虑提出管理员复任申请

行政员、用户查核员及监督员

行政员负责在管理人员申请程序结束后,依照共识赋予当选人管理员或行政员权限。此外,行政员负责在困难的情况下决定投票共识及结论,并对做出的决定做出全面解释。用户查核员负责依照用户查核请求,查阅系统记录来判断用户是否使用傀儡。监督员负责隐藏侵权及诽谤内容。申请成为行政员、用户查核员及监督员的程序跟申请成为管理员的程序基本一致。不过,社区对这三个权限的要求比对管理员的要求更高,需要更多的支持票数、并有着更严格的筛选标准。行政员、用户查核员及监督员的候选人建议具备以下条件:

  • 连续担任管理员至少3个月;
  • 没有违反维基规则或滥用管理员权限的不良记录;
  • 积极行使管理员权限。

此外,用户查核员及监督员候选人必须年满18岁、达居住地法定成人年龄、并签署非公开信息保密协议。相关操作请至meta:Access to nonpublic personal data policy/Noticeboard页面了解并完成。

界面管理员

界面管理员是能够编辑全站CSSJavaScript页面(例如MediaWiki:Common.jsMediaWiki:Vector.css小工具)的用户。出于安全考量,界面管理员可信度不应亚于管理员。目前建议候选人具备以下条件:

  • 编辑次数至少3,000次。
  • 最近一年内没有受到封禁(不合理封禁除外)。
  • 在过去三个月内平均每日编辑次数多于一次。
  • 有理由认为熟悉JavaScript/CSS语言或需要编辑相关页面。
  • 有良好账号安全操守。

流程

通常,申请管理人员权限需要按照以下的程序进行:

  1. 预讨论:具有自动确认用户权限的用户可以于每年的3月23日或9月23日前一周内在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发起管理人员申请预讨论,此后的提名流程即在该讨论下进行。在预讨论发出后,应在公告栏发布公告,并公示7天。一般情况下,不应在其他时间内发起管理人员申请预讨论。
  2. 提名:用户可以提名自己为管理员、行政员、界面管理员、用户查核员或监督员,也可以提名其他用户为管理员、行政员或界面管理员。一般情况下不能提名另一名用户为用户查核员或监督员,但被提名人已经签署非公开信息保密协议的情况不在此限。提名期限为4月1日 00:00—4月8日 00:00或10月1日 00:00—10月8日 00:00。任何在此时间段外做出的提名均无效。若在此期间没有任何符合资格的提名候选人出现,则此次讨论结束。在此7天内,愿意接受提名的用户需要满足以下条件。符合条件者,经行政员确认,即获得正式提名资格,并将统一进行选举,且分别设置个人选举页面:
    • 管理员被提名者或自荐者须回答三个基本问题,这些问题是:
      1. 您期望帮忙怎么样的管理事务?请先阅读管理员的介绍页面。
      2. 在所有您在维基百科撰写的条目或作过的贡献中,有没有让您觉得特别喜欢的部分?有的话,为什么?
      3. 您有没有在过去遇到任何有关编辑方面的冲突,或者是您认为其他用户造成您的压力?您如何处理这件事,以及未来遇到时您会怎么处理?
    • 符合成为对应管理人员之资格。
  3. 投票过程
    • 发表意见:在被提名者经行政员确认获得正式提名之时起二周内,任何用户都可以发表意见,包含提问及讨论等。二周后,被提名者仍可以回答问题,而其他用户则不应再提出新问题或继续展开讨论。安全投票应在4月28日及10月28日前准备完成,并于4月28日 00:00或10月28日 00:00开始。
    • 投票:安全投票开启后,应至少持续二周。在提名开始时具人事任免投票资格,且在被提名者经行政员确认获得正式提名之时未被封禁或禁制编辑维基百科命名空间的用户可以投下支持票、反对票或中立票。投票期间,投票者可以随时改变自己的决定,其态度按投票截止时为准。中立票属于无效票,仅将在临界情况下被考虑。
      • 监票:若本地有两名或以上监督员在安全投票开始前表示愿意监票,则由愿意执行监票工作的监督员与其他监管员共同协助监票。若本地能够执行监票工作的监督员不足两人,则由监管员独自负责监票。
  4. 计票和评估:在投票时间结束后,由监票者计算出得票比率,并由行政员根据本页面标准判断投票是否达成共识。投票时的附加留言在打乱顺序后与计票结果一同进行展示。
    • 执行结果:若投票通过,行政员或监管员将赋予被提名者管理员权限;不通过则做出相应的操作。

从2018年3月30日起,维基媒体基金会基于保安原因,暂停本地所有查核员权限并将本地用户查核事宜交回监管员处理。如希望全域监管员们对中文维基百科用户进行用户查核,请前往此页提交申请。欲申请成为本地的用户查核员者,请参阅基金会对重新引入中文维基百科用户查核权限的说明

提名方式

提名者必须是维基百科注册用户。提名者可以提名其他用户,也可以自荐为管理人员。由于须签署非公开信息保密协议的关系,一般情况下,有意成为用户查核员或监督员的用户须自荐,已签署非公开信息保密协议者不在此限。

提名者在提名其他用户或自荐前,请审视上述资格要求。自我提名者不一定逊于由他人提名的人;然而,一些用户可能会利用对提名人的了解,作为考虑被提名人的起点。

一般而言,不建议在提名后立刻创建相关页面。当行政员确认提名后,方可创建相关页面。详细流程如下:

  1. 除自荐外,提名用户为管理人员前均必须获得该用户的明确同意,未得该用户同意的提名一律无效,当予以即时关闭。
  2. 直接在下方输入框中输入获正式提名的用户名,并点击“提名或者自荐”按钮。如果用户不是第一次参选,在用户名后输入“/第N次”(N=2,3,……)。
  3. 按提示填写页面,并保存。
  4. 编辑申请页管理员提名行政员提名用户查核员提名监督员提名界面管理员提名一节,在最近一次提名的下面,加入以下文字(请把“用户名”替换为被提名人的用户名):
    {{Wikipedia:申请成为管理员/用户名}}
    如果是行政员,则是:
    {{Wikipedia:申请成为行政员/用户名}}
    同理,用户查核员则是:
    {{Wikipedia:申请成为用户查核员/用户名}}
    监督员则是:
    {{Wikipedia:申请成为监督员/用户名}}
    界面管理员则是:
    {{Wikipedia:申请成为界面管理员/用户名}}
  5. 通过用户讨论页或其他方式通知被提名人。一项提名必须由被提名人在提名页或预讨论串下回复并同意,方为有效。
  6. 在被提名人的用户页添加{{AdminNominee|A}}(管理员)、{{AdminNominee|B}}(行政员)、{{AdminNominee|C}}(用户查核员)、{{AdminNominee|O}}(监督员)或{{AdminNominee|I}}(界面管理员)标签,以便其他编者或读者关心该项提名。
  7. 检查Template:CurrentAdminVoting中的数字是否符合当前投票的数目,若不正确请手动进行更正。
  8. 公告栏发布投票公告。

参与方式

管理人员提名需要经过14天(即两周)的投票。具人事任免投票资格的用户可以投支持票、反对票或中立票,也可以仅发表意见、向候选人提问(候选人有权决定是否作答)。

  • 谁可以投票:为了确保用户对于维基社区的运作有一定了解,仅限于在提名开始时人事任免投票资格,且在被提名者经行政员确认获得正式提名之时未被封禁或禁制编辑维基百科命名空间的用户才能参与投票。投票者请先阅读申请成为管理员的讨论中应避免的理由
  • 谁不可以投票:未登录或未注册用户,以及不符合上述规定的注册用户不可以投票,非常新的用户如果被怀疑是欺诈,如傀儡,则有可能会被视为无效票。
  • 加入你的投票:点击相关用户的“在此投票”,并按照指示进行选择,以表明你是支持反对还是中立
  • 可以投中立票:中立票将不计算在有效票数中,但当投票结果处于通过标准的临界时(如支持25票,反对6票),行政员会在评估结果时考虑中立票。
  • 为你的投票做出解释:最好给出一个简短的原因,尤其在投反对票时。这样候选人及他人可以理解你的想法。
  • 注意尊重所有人:有时对话双方可能愈来愈激动,甚至争吵起来。请记住,所有人都是有感觉、情绪和自尊的。
  • 讨论:详细的讨论请在意见区进行。任何人都可以讨论或发表意见,包括匿名用户。

点票

监票人将于投票截止后开始点票。剔除未达人事任免投票资格、使用多重账号(傀儡)投票等无效票后,监票人须于提名页上标注有效票总数,支持、反对、中立票数,剔除票数的相关证据等资料公告社区。

投票结果

行政员须按投票中有效的支持票占总有效票的比例(支持率)判定管理人员申请是否获得通过。支持率达75%者将获授予申请之权限(但根据全域用户查核监督方针,用户查核员和监督员需要25票支持才能当选);支持率达65%但不足75%者亦获授予为期六个月的“临时”管理人员权限(仅适用于管理员申请)。“临时”管理员权限与其他管理员无异,只是需在任期结束前重新申请并经过社区投票才能继续获授予权限。

非行政员终止投票

当管理人员申请提名符合以下任何一项情况,即视为其退出选举:

  • 候选人拒绝接受提名。
  • 候选人在被提名后3天内没有对是否接受提名作出明确回应。
  • 候选人在自荐或被提名后3天内没有回答三个指定的问题。
  • 候选人在投票期内明确表示中途退选。

其他用户如对非行政员终止投票的判断抱有任何异议,可于终止投票后14天内要求行政员对决定作出复核。如果该终止投票的操作违反了本指引的规定,行政员应予以重启投票。

执行结果

在投票结束后,还需要进行一些操作,以下说明建议的操作程序:

  1. 将含有投票记录之提名页的链接从本页移除(如无提名,则替换为“{{nodis|提名}}”)。
  2. 将{{AdminNominee}}标签从用户页移除。若用户当选,请将其替换为{{Admin}}、{{Bcrat}}、{{checkuser topicon}}、{{OS topicon}}或{{IA topicon}}。
  3. 检查Template:CurrentAdminVoting的数目,如不正确则手动更正。

对于通过的用户:

  1. 根据相应的管理人员申请,由行政员或监管员授权。
  2. 公告栏发布当选公告。
  3. 将提名页的链接添加到Wikipedia:管理人员任免记录相应的“╳╳员上任”章节,并填妥上任日期、所得票数等。
  4. 更新WP:管理员名单WP:行政员WP:用户查核WP:监督WP:界面管理员页面。
  5. 更新元维基的管理员名单用户查核员名单监督员名单

对于未获通过的用户请将提名页的链接添加到Wikipedia:管理人员任免记录相应的“未通过的╳╳员申请”章节。

提名

当前的管理员提名

如自动统计的票数出错,请移步此处改正。当前时间:2024年5月19日 (日) 13:39 (UTC)。

现在的日期与时间是2024年5月19日 13时39分(UTC按此更新

  投票尚未开始!
请勿作任何投票,否则会被视为废票。


Manchiu

  • 申请者:Manchiu讨论 | 贡献
  • 提问时间:2024年5月1日 (一) 00:00 (UTC)—2024年5月14日 (一) 23:59 (UTC)
  • 投票时间:2024年5月29日 (一) 00:00 (UTC)—2024年6月11日 (一) 23:59 (UTC)
意见

基金会2021年除权那么多活跃管理员是没道理的。这件事给中文维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之前Stang和Lanwi1申请成为管理员的时候,不少用户拿2021年的事攻击他们,令人痛心。在此我呼吁大家无条件地支持2021年被基金会除权的管理员复任。--116.6.234.162留言2024年5月15日 (三) 16:02 (UTC)[回复]

问题
提问时间已经结束,请勿再增加问题,唯可以继续在意见区作讨论。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 2024年5月15日 (三) 04:41 (UTC)[回复]
下列讨论已经关闭,请勿修改。如有任何意见,请在合适的讨论页提出,而非再次编辑本讨论。

三个问题的回答
  1. 您期望帮忙怎么样的管理事务?请先阅读管理员的介绍页面。
    若有幸当选会处理关于条目保护、删除、反破坏、新闻动态更新等的工作。希望分担目前站务上的短板,如很多时候快速删除数字都是双位数;有时候可能无管理员在线,导致反破坏的编者往往与破坏者拉锯,未能及时制止,浪费编者宝贵的时间及精力(有时候甚或要滥用过滤器封禁破坏者,未免令人沮丧);及修订版本删除积压较多。会尽己所能帮忙。
  2. 在所有您在维基百科撰写的条目或作过的贡献中,有没有让您觉得特别喜欢的部分?有的话,为什么?
    这么说吧,维基百科编者来自五湖四海相聚在此。编者年纪相异、见解相异。看到不同的新手能够在这里成为独当一面的编辑;看到不同的编者数十年如一日付出,如编排条目、处理站务,像前人所说把维基百科融合自己的生命中。这是我喜欢的地方。
  3. 你有没有在过去遇到任何有关编辑方面的冲突,或者是你认为其他用户造成你的压力?您如何处理这件事,以及未来遇到时您会怎么处理?
    有。我是属OA2021除权的用户。有时会感到是被标签了或像释囚一样,会感到困惑。不过幸有淡如水的朋友开解;之后因此事基金会予我回复是信任感能随时间重新累积,也就释然。自己因生活较忙在OA之后不是非常活跃,一如前文所及,故给我的感觉有如游子归家。

-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4月4日 (四) 09:46 (UTC)[回复]

HK5201314
  • 你认为有什么外维方针指引很值得中维引入?
  • 请问阁下有否留意上月于Wikipedia talk:共识的讨论争议,当中一方是管理员,另一方是回退员。如果阁下成功当选,请问如何以第三方管理员身份解决争议?

以上--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1日 (三) 12:46 (UTC)[回复]

  • 先回答第一题。本地似乎无这一篇论述,Indefinite is not infinite。比较详述了不限期封禁在纯粹破坏者和长时间参与编者中的区别。不限期封禁并非不可改变,当被封者有意提出改善之意,社区也可以给他们改正之机会。
  • 另一篇是Assume no clue,编辑来自五湖四海,有争端是正常不过。尤其是在现实社会越发两极化情况下,社区也是社会的一部分缩影。在此情况下,有些价值仍应提倡,如这篇论述阐述不应假定其他人的任何编辑动机是出于恶意,会有助百科全书及社区构建良好的环境。-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1日 (三) 16:49 (UTC)[回复]
    知悉。留意到相关争议,牵涉到是一个原先在方针讨论页的提案是否应扩大到客栈征求意见。对话的各方应当是平等的,皆是就事论事。管理员可做的是避免讨论陷于更激烈时候偏离原有讨论焦点,确保讨论限于讨论本身。
    看到这件事提报到管理员布告板,说是要处理在这阶段上也是有点过了——先不论双方是相当熟悉本站规条的了。我认为仅属两位在看法观点上的不同,并不同于条目上的编辑争议。但这类争议是常见的,布告板也有很多这种请求协助,个案更趋复杂。如处理的话,管理员要做的要阻止事情继续恶化。不外乎是提醒及指正,或是在讨论后仍无法改善情况下作出局部封禁/互动禁制,以防止双方继续持续争议。-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6日 (一) 17:03 (UTC)[回复]

第三条问题:
现时,中维没有任何方针指引单独论述交通条目,当中香港巴士及铁路条目被指“爱好者网站”,有不少IP或新用户添加车牌车次等原创研究,也有个别编辑者删除或淡化附来源而具争议的事项。试根据党铁打手全面在维基删除港铁车站历史和负面内容 - 分享自 LIHKG 讨论区的讨论,

  1. 说明中维管理员在交通条目的角色是什么。
  2. 有人认为管理员针对烫手山芋“不为”/“冷处理”,导致公众或投诉者认为维基百科偏帮个别用户,阁下对此指控有什么看法?
  3. 有人在讨论区质疑该名编辑者可能违反WP:利益冲突,作为管理员后选人,如何看待此事?
  4. #87 回复#90 回复 请问阁下对此观点有什么看法?

以上。--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3日 (五) 14:55 (UTC)[回复]

  1. 在所有条目上都应该是维护者和执行编者共识的角色。如交通条目上应按照交通关注度收录指引已通过的指引处理相关条目的存废讨论、或执行有关编辑争议处理等,留意到不时有关于道路、交通条目遭提删。处理存废复核/讨论需就此作出解释等。管理员基本上在交通条目是这样的角色。
  2. 没什么特别看法。管理员本来是会受到各方面批评的,如下回答所述,即便普通编者都会受各种指控,而况于管理员。我们普通人处事也不能讨喜所有人,管理员要处理不同类的站务,很难避免“顺得哥情失嫂意”的情况。
    不过本站有管理员60人,若认为某一管理员处理失当,也可以寻求其他管理员复核的,我相信互相监察,不会做到黑箱作业的情形。
  3. 若编者涉利益冲突,恰当做法是申报利害关系。避免在作出损害百科全书中立度的编辑,也便于他人协作监察。
    有时我会认为外界是对编者或有误解的。如认为编者都是“收钱”、“比利益”为人做事,还有同一人被称为两岸三地不同政党的网络党工,为不同政党卖命的指控甚多⋯⋯实际上编者都是,在方针指引下,一如那些字典编辑,默默在电脑、手机上做条目工作而已。
  4. 那两个是截然不同的观点:#87即所谓“删除派”,#90即所谓“保留派”?
    我是不认同这个派别区分。条目内容合符指引,即便“删除派”强行删除该内容,也是违背社区共识与一贯既有习惯的,反之亦然。大家都是按条目实际就事论事。
    此外也留意到面书是有贴文有批评过维基不收录车辆运行时间、车次等,一如上面讨论区的留言。但这些可能没有来源查证、也是不合本站不是琐碎资料收集处原则、和共识的。
    据我所知,有些公车条目爱好者内容是收录于维基学院。蓝桌图书馆也收录了不少相关内容,也是部分爱好者内容可以存放之处。谢谢。

-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4日 (六) 17:13 (UTC)[回复]

一个问题

之前的选举中有不少维基人因为OA2021的事而对部分前管理员提出质疑,但您在OA2021中被除权一事似乎与WMC或该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无关,而是因为好几年前的一些事情引起的,您能否解释一下可能引起除权的事情的来龙去脉?--🎋🎍 2024年5月2日 (四) 09:05 (UTC)[回复]

虽说是当事人,但我也是到事发时才知道除权之事,事前仍在处理站务。作为管理员没有任何其他讯息。自己是有一封朝奏⋯⋯夕贬潮州路八千之感觉。
我只能推测是和解封用户有关。即接受守望者爱孟申诉。我是作为第三方的管理员接受他的封禁申诉。此前没有和他有过任何交集。单纯是就当作一个封禁申诉去处理。
对此我在封禁申诉阐明过立场,在(Bluedeck行政员申请页)也说明过自己的看法。一个用户应能通过申诉去解除不限期封禁,不限期封禁应区分长期破坏者与普通用户。以前我很小的时候读闲书,记得巴豆不可轻用—有医生以为轻是重意思—病人死了。离题了,不过我会认为——封禁(对非破坏者用户)也不可轻用。
时节如流,没有因为OA事件发生改变看法。看到您在其他页面问及候选人,我会认为有作出艰难封禁的管理员,也应有作出棘手解封的管理人员。
OA2021中有与WMC无关系管理员被除权。WMF对我阐明被除权者可假以时日,重建信任而复任。我会希望达到社区的期许。-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3日 (五) 09:40 (UTC)[回复]
路西法人的提问

感谢自荐参选管理员。

  1. 您如何定义文明方针所列的“轻率鲁莽指控他人行为不当”?您认为目前社区当中此类不文明行为的发生频率有多高?您不必参考我所写的论述,请按自己理解回应。
  2. 我注意到社区各方面的讨论都屡屡出现缺乏实质有效论据及论证的发言;也有用户因某些规定和指示不合意,认定这些规定和指示“不需遵守”,并在讨论中拒绝正视相关规定和指示背后至今仍然存在的意义和作用。您如何看待此类型的用户发言,又能否提出该如何处理及避免此类窒碍社区进步的行为?
  3. 我一向形容本站多数管理人员是“圣母”性格,对于显然应被驱逐的长期扰乱社区秩序者抱持过度仁慈的态度,往往让这些扰乱者成功以片面之词拉拢支持者扰乱社区。您对此抱有什么看法?

以上。--西 2024年5月2日 (四) 10:23 (UTC)[回复]

  1. 该条文所说(避免)轻率鲁莽地指控他人,文意都是很清晰明白的。辅以善意推定、不要人身攻击方针理解,我认为原意即是在社区中应以正确有理有据的方式指正对方不妥之处,而非随意指责对方行为不当,该条文规范编者应力求避免以恶意揣测对方动机情事。达到使对方改过迁善之目的。也是协作社区的合作基本形式。
    不过,即便深思熟虑的批评对方,也未必为另一编者所接受。但那便不是批评方的责任了。我大概是相隔一段时间会看到,较典型是把编辑上的争议,当作成破坏行为提报。
  2. 我猜这是某些规定和指示没有很强约束力因此发生您所指出的情形?若果(指引)用词俱有标明指导意义的话也就不会有您指出争议了。不过这样也是缘自制造社区是一个较为宽松的环境,毋使用户为各种条条框框所制肘。此事牵涉到本站是依赖共识形成产生,倘大家持有不同意见,各不相让,那确实会无法令议题达到共识。不过,共识不是一成不变,会随时间流逝而转变,(如仲裁委员会一直视作老生常谈)。社区用户日新月异,昨天的异端看法,可日他日会成为大家支持的观点而获通过。
  3. 我会认为这恰恰证明了本站用户权限区分中,管理员权限与一般用户无多大分别(管理员不是很大不了)。即便显然应驱逐者也可留在社区—此见本站仍属一定社区自治具制衡之处。
    当然此会导致您所说的问题。肇始问题大概有两个:一是管理员人手不足:本站管理员有60人,在事年前大概以前是有8-90人以上。当中活跃于站务的,大概是1/3吧(参考:活跃度网址。),当中愿意处理复杂个案、经常上线去了解跟进站务的,委实不多。管理员属志工,人手不足下本身站务处理都捉襟见肘,实在难言费神处理复杂个案。
    二是避险考虑:若果要处理一个长期扰乱秩序者—即对长期编者施行封禁,则不是一件可短时间处理的普通站务,而是耗费精力,需阅读提报方理据、了解事件来龙去脉,要检查事件的历史差异,要由此写立论坚实的处理意见,旷持日久需要向社区交代,甚或会遭到解任处理风险。吃力不讨好。
    就判决者而言,即便所谓法官也有恐龙法官和钉官(判刑定量较重的法官)之分,把管理员类比作法官显然不伦不类,唯于封禁权行使,倒也较相似于法官判刑之处。我猜也切合您所说执法较松者纵容扰乱者吧?
    社会如此,社区自然难以避免。何况,本地用户组没有仲裁权。行政员职能有限,或许无法解决您所谓的扰乱社区现象—因为这是共识无法产生,乱象纷呈,各说各话。或许引入新制度,使普通用户有仲裁解决争议之可能,我会寄望社区提议的有最终裁定权的仲裁委员会或许会是个新的尝试。-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5日 (日) 01:02 (UTC)[回复]
lily135的问题
  1. 这是基金会行动后其中的一个讨论,因为在上面其他人的问题有看到您提到"只能推测是和解封用户有关"。虽然直到今日仍不清楚解封是否跟基金会行动有关,但发现在行动后,对于[Category:封禁及禁制申诉][1]有出现相当程度的积压,甚至是长达几个月才有其他出面管理员复检,您觉得原因是什么?
  2. 呈上,对于一个被长时间封禁的新手用户来说(LTA除外),虽然有注明不要试图绕过封禁,但因长时间无其他用户的复检认知其自身错误以及解决方式,可能导致编者因不耐久候而绕过封禁,进而落入"申诉没人理→绕过→被抓封禁→再次申诉没人理→..."的恶性循环,您的看法是?
  3. 呈1以及上面的问题回答,您是否还有意愿参与封禁申诉的复检?

以上!Lily135留言2024年5月7日 (二) 05:51 (UTC)[回复]

  1. 注意到您所说现象,我也很关注此前积压甚多。应是管理员人手不足所致。一如我回答前题所述,本站目管理者前仅余60人,活跃者或许仅1/3,抽空处理日常页面保护/删除也是捉襟见肘。有时破坏也要待负责管理员翌日上线才能处理——甚或要元维基帮忙。在此情况下,封禁申述积压不足为奇。而在OA2021前后,上任管理员者不逾10人,增长也比较缓慢。忆昔管理员是有80人以上的,请原谅我再次重复。2024年的当下,我想不到站务更多情况下,管理人员会比以往少。
    另外是因IP广域封禁者与账号被封者申诉处于同一分类,致使不少申请IP封禁例外的申请也因此延迟。有时我也会帮忙把因IP被封禁而申请封禁例外权者协助提请到封禁例外申请,减少申请等待时间。
    另一原因属个案复杂。不少解封申请涉编辑争议,较长时间编辑战被封禁,提请的封禁当属较复杂的个案。处理管理员亦需征询封禁管理员,两者往还,所需时间甚久。如近日解封的Bigbullfrog1996君两次申诉处理也近六个月以上。
  2. 仅因受IP段被封禁的普通用户也表达过失望之情。更明白因此等积压导致的新用户失望情绪。我会认为解决方法是对新手阐明不应绕过封禁等待申述结果。明白冗长的封禁申诉会造成新用户的极大沮丧。下笔之时,看到此用户的申诉也近七个月以上悬而未决。我认为过于漫长的申述程序不甚理想,可能应尽早予用户明确的接受申诉与否的考虑结果。若申诉程序能够处理进度可有效改善,当可给予应解封用户恰当的救济,避免延宕。
    若用户因此滥用傀儡被封,我也会请他们提出封禁申诉,以使管理员依据他的封禁申诉及其承诺考虑是否予以解封。
  3. 有幸当选,会继续处理,这是管理员的职责。-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8日 (三) 17:13 (UTC)[回复]
ATannedBurger的问题

刚看到一个还挺有意思的RFA问题,想看看Manchiu君的想法和解题思路:

以上--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7日 (二) 11:57 (UTC)[回复]

谢谢您的提问。关于相同页面合并,按照惯例应在页面加上{{MERGE}}以使用户知悉合并事宜,其后在讨论页提出合并请求通知编者,避免出现合并后争议。 不过留意到合并时未有阐明该内容:是由原条目部分撷取而成,合并时应于编辑摘要阐明。以免原有条目贡献者记录伕失。

重定向后造成的编辑历史不一致问题。已看到您们在讨论页加了标记。可以使其他用户知悉原重定向条目之编辑历史。

虽然,重定向条目一般不会显示在“所创条目”贡献记录中,然而两个条目编辑时间颇有重叠,因此合并历史可能会造成编辑上的混乱,如查阅页面差异会有前后不一致情况。因此我会保持原状。 关于条目译名问题似乎可值得商讨。虽然没有官方译名,但似乎使用“特殊作战军”不太合符中文世界语境。如平壤放送条目命名为平壤广播电台,未采用韩文条目名称。又,我检索到朝鲜中央社在一篇报道中 ,有提到“美国和大韩民国的特种部队”,日文版是“米国と大韩民国の特殊部队”,朝鲜文版是“미국과 대한민국의 특수부대들이 ”,很明显朝鲜官方通讯社中文译文将“特殊部队”按中文语境翻译为“特种部队”。此外,联大大会安全理事会文件第三页,前述的PDF链接,是2017年8月北韩驻联合国临时代办给联合国秘书长的信中文版本,内容可见朝鲜官方将该军队中文译名称为“朝鲜人民军特种作战军”部队,因此这个名称才是官方正式名称。

由此,我认为于条目名称中,可以用朝鲜官方中文译名:朝鮮人民軍特種作戰軍,并因应除中国大陆外,台湾没有可靠来源的正式译名,应跟随韩文原文采用朝鲜人民军特殊作战军。换言之可加上地区词转换,即大陆简体方面采用“朝鮮人民軍特種作戰軍」,繁体地区采用「朝鮮人民軍特殊作戰軍 ”。谢谢。-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9日 (四) 16:35 (UTC)[回复]

@Manchiu谢谢您的回答,在此追问:有人认为在讨论页添加{{Merged-from}}无法解决Belarus101版本侵权的问题,请尝试理解为什么?以及您同意吗?若您同意,又应该怎么做?——Aotfs2013 留于 2024年5月9日 (四) 20:37 (UTC)[回复]
谢谢您的指正。谢谢提醒我此理解不足有疏忽之处。首先想表达对于回答方向有误甚感抱歉。该编辑确实犯了个大多数编者容易忽略的错误,确实不应剪贴移动以免侵权。所以前述,因编辑历史交错,避免合并造成混乱。因此补救的方法该是修正为:更换提醒模板,于讨论页更换为此Copied模板

{{Copied}}以作提示部分版本从他处合并。并于编辑摘要中尝试补救加入剪贴移动而成的摘要,提示条目部分内容从另条目剪贴而成,用户可从讨论页得悉部分版本从其他条目合并以来。然后并于用户讨论页提醒他避免作出剪贴移动行径,避免重复情事发生。(申报:我就此项咨询熟悉此类操作的管理员)。谢谢您的提问。-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11日 (六) 17:00 (UTC)[回复]

gluo88的问题
  1. 关于对方针的“合理诠释”。 由于个人难以排除主观性, 对方针的解读也会不同,很难有客观的方法判断。 社区讨论时曾提到:“究竟是什么是‘合理诠释’?这正是社区过往许多争议的核心。”。 按自己对方针的解读所进行的管理操作引起社区多人异议或反对时,阁下如何处理?
  2. 关于“棘手争议”。 由于“棘手争议”的复杂性和模糊性,个人难以排除主观性,所用的判断(“合理诠释”)标准也会不同,对方针的解读也会不同,很难像形式逻辑的命题那样,有客观的方法, 通过纯粹的严密逻辑推理来做出判断和说服。比如,国家政治中,除了专制国家, 民主国家(特别是欧美), 无论是议会或选举, 各派都是无穷的道理,也都无法说服对方。 社区讨论时曾提到:“很多时候‘勇于出手’与‘专断独行’真的只是一线之隔而已”。 有时管理员的某个管理操作被一部分人看作是‘勇于出手’, 但被另一部分人看作‘专断独行’。 处理不好会引起重大争议,甚至引起管理争议/管理战等, 是否有不给管理员来太大压力的处理方法? 阁下如何处理“棘手争议”?
  3. 关于Wikipedia:共识。 常看到讨论相僵持不下,新的发言往往本质上只是对已有观点的重复,相互都无法说服对方。 由于任何个人的看法都具有主观性,所用的判断(“合理诠释”)标准也会不同,可能无法达到理想情况(一致同意的共识)。比如,1. 上月于Wikipedia talk:共识的讨论争议; 2. Bigbullfrog1996案, 已经出现非涉事管理员的处理被当管理事员回退, 产生了管理操作争议。 方针提出“共识应采纳多数人的意见,并和重要少数的意见作出适当妥协”。 尽管容易客观判断“多数人的意见”,阁下对其它类似案件如何处理中, 如何引导社区客观判断讨论足够充分否和已经和少数的意见作出适当妥协?--Gluo88留言2024年5月8日 (三) 17:11 (UTC)[回复]
  1. 关于方针解读上,一直存在争议。“我即方针”,有特定权力者解释方针者难免是项指责。有人会认为方针是从逐字逐句严格解释,所有用户理应遵循方针的一切指示及要求,不得逾越。如斯严格,恐怕本次管理员选举应判定违规——因投票页列明安全投票须在四月二十八日前 备妥。未曾列明遇上突发情况应对的解决方法,或于此一般此日期前后举行选举。这样就是严格解读方针,逐字逐句有如训诂学般解释。然但这样恐怕不是诸君乐见。一如方针所云,本站不是官僚体系,不应僵化照本宣科。
    但视方针为任意解读的文本也不可,听过一笑话:美国法官Scalia批评司法能动主义是:(法官)晚上大半夜回家,对他的妻子说,我想宪法是啥样是啥样。显然这种方式也非社区乐见的,而且社区也一直遵循最低授权原则,即便是行政员也只是仅限在困难时刻解识共识或投票结论,而无一般最终方针的仲裁权。显示本站创始时是把每个用户组的权限规限在既有范围内,不使到每个用户权限过大。是故从心所欲解释方针,显然不符本站宗旨。方针不是任意解读的文本,它应有一个固定的解释方法。我认为应沿习做法是按照过往社区习惯,在引用方针时小心谨慎地诠释,解释不应超逾过往的做法及社区的授权。如果出现多人异议的话,应该是将该项操作提请社区讨论,检查决定是否存在错误,并就该项决定阐述自己的理据。必要时咨请行政员意见。
  2. 明白这种忧虑。这种“迎难而上”、“逆水行舟”无可避免会招来争论。因我们是不同的背景及阶层出身,观点自然会带上个人成长期间的深刻烙印。难以一时三刻改变,也是您所说“公说公有理”、““各执一词”。一如我上面所说,行使权力时以过往权力行使习惯作出操作,与涉事管理员作出沟通、询问,辅以个人判断力,减少在操作上出现争议、违反社区普遍愿望及习惯的操作。如果面对无法作出决定的巨大争议,应是征取其他管理员、甚至是社区意见,避免作出违反社区惯例,引起反弹的操作,必要时修正自己的决定。而且,我会认为这种担忧“勇于出手”与“独断尊行”的想法是很好的。检讨管理权行使,对管理员提出质疑及反映是对管理员操作的良好反馈,是平衡用户权益与管理方之间的有益思考。
    我不会认为有减少“太大压力的处理方法”。做出艰难决定本来要承担一定的压力,如何对社区解释,应是抱持战战栗栗及本着负责的态度。如果不作为是减少压力的选项,我不会采取这个选项。 当然,若遇上很大压力的难题,与其他管理员共同分担压力,或是交由社区决断承担部分压力,我会认为也是应有做法。(第三题另覆。)-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11日 (六) 04:49 (UTC)[回复]
    在下认同您提到的“如果出现多人异议的话,应该是将该项操作提请社区讨论,检查决定是否存在错误,并就该项决定阐述自己的理据。”。 关于“必要时咨请行政员意见”, 如果“行政员给出了意见, 但仍然出现多人异议的话,是否应该是将该项操作提请社区讨论?
    在下也认同您提到的“当然,若遇上很大压力的难题,与其他管理员共同分担压力,或是交由社区决断承担部分压力,我会认为也是应有做法。”。 谢谢。--Gluo88留言2024年5月11日 (六) 13:50 (UTC)[回复]
    当然是的。行政员出具的意见若与社区有异议是应交付社区再讨论。因两者意见相悖,显会产生很大的危机。需要增加讨论去查看决定的合理性,或该决定是否经得住历史的检验。因行政员的决定是会日后当作援引之用。非常感谢您的问题。下面是第三题回答。--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11日 (六) 17:00 (UTC)[回复]
  3. 出于个人想法,对共识的结合程度可能越来越艰难。因为随着社区--倒不如说社会观点多元化,结合共识越来越不容易。从各种社会投票上看到,不同的政党会得到一定比例选票,往往诟病议会失灵、空转。但现实政治上必需要按人数多寡决定政事。然本站不是一个民主政制,因此以共识论事,但会导致“新的发言往往本质上只是对已有观点的重复,相互都无法说服对方。 ”的困境,即可能一些提案无法前进。如果社区无法达成共识的话,我不会强调这个共识一定要达成,反而会认为,共识会因时而变是应对这种状态的回应:“当新事物出现时,人们的看法也会随时间改变”。又以仲裁委员会为例,一个提案可能在以前无法达成,但日新月异的情况下,可能之后会获通过。以往异端看法,之后也会成为社区的沿习。过去一直没有的管理员任期制,也是老生常谈,但谁能保证日后随着变化,不会成为现实呢?若无法达成一致同意的共识,不如原地踏步,胜于“行差踏错”。
    方针所说的共识应采用多数人意见,但这看起来是矛盾的。若采这种解释,则成为“单计人数多寡”、“数人头”并无二致。我会认为,共识达成应是一个合理的意见于讨论占更高的比重,不合理的意见于讨论占较低的比重。若果少数意见是合理的,则应该于作决定时,考虑赋予这种少数较多的考量比重。确保少数人的意见也可以有效反映于实际讨论中,例如可能因为少数意见认为管理者所作行为不妥而重新考虑、查看该决定,并作出有力的合理解释。以回应社区的重要关切。谢谢。-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11日 (六) 17:00 (UTC)[回复]
    进一步探讨“方针所说的共识应采用多数人意见”可能的解读如下。 是否可以将Wikipedia:共识 的过程看成两个阶段。
    1. 共识形成阶段。 主要通过讨论,沟通,协商及协调。 尝试通过基于方针、来源和常识的理由来说服他人。目标是形成一致意见;该意见也许不能完全让所有人都满意,但所有涉事者均视之可以接受。
    2. 共识识别阶段。由于Wikipedia:共识方针的“共识不是全票通过”,这就需要有一个客观的方法识别共识形成过程是否产生了“共识” , 方针所说的共识应采用多数人意见可以解读为只是针对:经历过共识形成阶段以后的共识识别阶段。 如果经历过共识形成阶段以后,“两边只是各执己见,一点都不相信对方,也不为对方理解”,讨论好一段时间后,仍然没有一致的意见(也没有客观的方法, 通过纯粹的严密逻辑推理来做出判断和说服持相反意见的人)。是否可以有下面的考虑及解决方案,或其他方法?
    • 避免采用只有少数人支持的方案。如果一个方案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那么它可能不是最佳选择,因为它可能无法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
    • 尝试采用大多数人认可的方案(可能是51%-99%,先在比例上有讨论和共识)。在充分讨论和沟通协商后,如果一个方案得到了多数人的支持,那么它可能是一个更加公平和可行的解决方案。
    • 不急于结案,继续讨论。如果双方观点仍然存在较大分歧,可以选择暂时搁置争议,继续收集信息和意见,以便在未来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从您的回答,好像您也同意这一点。)
    --Gluo88留言2024年5月11日 (六) 17:39 (UTC)[回复]
Y. Sean的问题
  1. 您对中文维基百科最大的期许是什么?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尽可能)达成这个期许?
  2. 您认为哪些中维现行的方针条文有缺陷,又应该如何修改?
  3. 简单叙述您在中维最喜欢的工作。—Y. Sean 2024年5月10日 (五) 12:26 (UTC)[回复]
  1. 最大期许是中文维基百科能够有朝一日成为其他语言维基百科的模范。我会觉得不论在条目品质,社区参与上,英文维基都远胜中文维基。例如有时我们都会引用英文维基做法。我会真诚地希望中维能够有朝一日成为其他百科的模范,到那时候,我们能在遇上一些难题时,不需再参考英文维基的做法,我们社区有能力去解决这些问题及争议,成为其他项目的佼佼者。当然这个期许不易达成。我会认为各个编辑、站务工作者,都能一如俗谚所说:英伦期盼每个人恪尽其责,做好自己的事情,所谓苟日新,日日新,或可能达成这个期许。
  2. 临界情况的裁量。自大概2017年起,人事任免出现临界状况时,或会敦请行政员在作出决定时,考虑延长投票时间以凝聚共识。但在方针(申请成为管理员#投票结果一节)上未有提及此项权力及延长与否之判断理据该如何。我会建议修订申请成为管理人员规则,列明何种临界状况行政员应可考虑延长投票凝聚共识,在何种情况下行政员可行使延长之权力。
  3. 目前是协助处理用户的荣誉申请吧。不少用户在达到基本要求都会申请维基荣誉。协助他们更新新的荣誉,看到不同的编辑,由新人而助理编辑…精益求精而不断努力,或许会由热新编辑成为独当一面的参天大树编者,自己也会感到很高与。谢谢提问。-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12日 (日) 16:22 (UTC)[回复]
Rice King的问题

您认为“对事不对人”和“对事又对人”有哪些差别?您是否觉得某些情况下“对事又对人”是必要的?--Rice King 信箱 · 留名边缘人 2024年5月10日 (五) 15:43 (UTC)[回复]

一般而言,我会认为前者是属应对的基本态度。于每一事件中,都是单纯围绕该事件(例如争议的讨论),去提出见解与看法,而不会因为是“那个用户”提出、倡导便因此有先入为主的见解。所以我认为基本上,对事不对人都是不论在讨论、条目编辑上都属应有之义,把讨论转移到人身上我觉得会令讨论失焦,失去原有讨论意义,对编修工作抑亦社区合作上没有裨益。以比赛为喻,不论何种选手参赛,司线员、裁判都是按球例而行,不会因人而异,属对事不对人。
至于对事又对人,应该是用于一些长期扰乱者的,所以正常用户和扰乱者/破坏者的是有鲜明的区别的。在这种情况下,当然那个问题的根源是源自人,而不是单单事件本身,那时便要针对该用户来作出处理。如一名用户在本站的目的是作出破坏,即便他有做过有益的编辑,但它对本站的危害远大于益处,便不得不从对人不对事方面考虑了。-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13日 (一) 16:59 (UTC)[回复]
一位IP用户提出的一个问题

抱歉,为保护自己隐私,本人目前使用IP而非自己账号提问1题: 目前常看到你在本站的一些反破坏管理页面做出提报,而伪基百科(疑似LTA的避难所和温床?)针对你的言论帮你戴了红高帽子,做出对你的负面拉票,你内心的想法如何?此外,假如你重新当选管理员,你会有什么回应,或是假如你落选了,你会有什么想法?希望一切平安顺心!--140.112.24.206留言2024年5月13日 (一) 07:28 (UTC)[回复]

虽然我不是他,但我自己在那边也被冠上了“拥有布袋戏傀儡特权者”的名头,这难不成不是侧面说明了那边的人闲得慌吗?我倒是认为在意那边的那些不值一提的言论并不值当。Sanmosa 全方贫工之联合 2024年5月14日 (二) 10:10 (UTC)[回复]
谢谢提问和Sanmosa君补充。个人对他的言论没有太大看法。毕竟中维的用户常被指责是网军、特务是家常便饭、也承受不少隐私泄漏之苦。都习以为常了。遗憾是那边没有作出处理。
即便有幸当选那是属社区信任,不会特意去回应他的看法。若落选的话也会照样参与目前的工作。谢谢您的提问和您的祝福!-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14日 (二) 16:35 (UTC)[回复]
Sanmosa的问题

我看到你在三个问题的回答里提到你“会处理关于条目保护、删除、反破坏、新闻动态更新等的工作”,能说一下处理关于条目删除(及恢复)的工作的时间在处理站务的时间中的占比吗?会与被除权前相约吗?Sanmosa 全方贫工之联合 2024年5月14日 (二) 10:13 (UTC)[回复]

就目前观察,保护、反破坏占比例都不会很多,应该处理完前述、RRD、ITN、甚或DYK后会集中处理删除、恢复之类。近月以来,存废讨论多甚或三四十,少则数十。积压讨论目前情况还可以吧;复核申请目前不算太多,但理想应是尽早处理避免积压,有幸当选会注重于此方面的分担,毕竟删除处理及复核,都是要思索整理讨论上的合理意见为何,尤以现时状况,应会侧重于处理此方面。目前看到多数只有Shizhao同时处理两方面,所负甚重。因此会比除权前花更多时间于此。谢谢提问!-千村狐兔留言2024年5月14日 (二) 15:57 (UTC)[回复]
感谢回应。Sanmosa 全方贫工之联合 2024年5月14日 (二) 16:00 (UTC)[回复]

本讨论已关闭,请勿修改。如有任何意见,请在合适的讨论页提出,而非再次编辑本讨论。
结果

现在的日期与时间是2024年5月19日 13时39分(UTC按此更新

  投票尚未开始!
请勿作任何投票,否则会被视为废票。


UjuiUjuMandan

  • 申请者:UjuiUjuMandan讨论 | 贡献
  • 提问时间:2024年5月1日 (一) 00:00 (UTC)—2024年5月14日 (一) 23:59 (UTC)
  • 投票时间:2024年5月29日 (一) 00:00 (UTC)—2024年6月11日 (一) 23:59 (UTC)
意见
问题
提问时间已经结束,请勿再增加问题,唯可以继续在意见区作讨论。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 2024年5月15日 (三) 04:41 (UTC)[回复]
下列讨论已经关闭,请勿修改。如有任何意见,请在合适的讨论页提出,而非再次编辑本讨论。

三个问题的回答
  1. 您期望帮忙怎么样的管理事务?请先阅读管理员的介绍页面。
    一些维基人可能知道我很重视条目的评审,在我看来,条目评审是提高维基人水平的非常好的机会。类似地,如果我做站务,我最想做的是那种能够提高其他维基人能力的站务,而不是单纯地当苦力。中维已经很苦了,就不要再强调苦这件事了。如果说是具体的事务,我想大概优先地会是那些需要总结共识判断作何种操作的事务。例如存废讨论的总结和执行、以及对扰乱行为的警告和相应的封禁。
  2. 在所有您在维基百科撰写的条目或作过的贡献中,有没有让您觉得特别喜欢的部分?有的话,为什么?
    我主编过很多我自己喜欢的条目,也改善过很多条目,我很自豪。(在这里我要声明我的态度,如果你到今时今日还不知道我在维基百科的条目空间有过什么样的贡献,那说明你还不了解我,那么我建议你不要参与这个RFA投票。我希望每个RFA的每一票都是尽量有效的。不要胡乱投。)我也非常自豪于自己在评审中提过的很多意见。至于为什么,因为我早在注册维基百科用户之前就已经喜欢读维基百科了。即使是最近一年,我平均而言每天至少也会读10个条目。因为我爱读维基百科,所以我很喜欢让维基百科变得更好读的事情。
  3. 你有没有在过去遇到任何有关编辑方面的冲突,或者是你认为其他用户造成你的压力?您如何处理这件事,以及未来遇到时您会怎么处理?
    有过冲突。而且很多。关于处理方法,我尝试过好几种不同的办法。我现在的做法是,该批评什么就批评什么。如果一个人对自己写的条目或者是在讨论中的发言不负责任,浪费其他人的诚意和精力,那么我会指出他们在扰乱。如果还不改善的话,就为了阻止他们的扰乱行为进行适当的封禁。中维缺乏的东西很多,但我觉得特别缺乏的是荣誉感。人如果有荣誉感,不是被人夸赞的那种所谓荣誉,而是自己觉得自己活着值得的那种荣誉感,那么就比较可能让世界变得更好。而让世界变得更好难道不是维基百科这个左派社会运动的目的吗?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4月3日 (三) 14:37 (UTC)[回复]
落花有意12138的问题
  1. 您对于中国大陆的新用户注册困难是否有了解?如果有人称其因使用代理无法注册账号,而请求您帮忙,您会作何反应?
  2. 请问“民主”在中文维基百科的作用都有什么?
  3. 您预期可能在何时不再活跃?
  4. 您的账号保安措施都有什么?
  5. 您曾经在某些场合对某些人并不文明,请问您觉得哪些人是“该骂”的?
  6. 您提到"如果还不改善的话,就为了阻止他们的扰乱行为进行适当的封禁",请问您会考虑避嫌吗?

以上。——落花有意12138 2024年5月1日 (三) 08:51 (UTC)[回复]

  1. 我知道很多中国大陆的新用户因为必须使用“公用”的IP地址而难以注册账号。如果有人因为这种情况请求我帮忙,我不会帮忙,其他人可以出手帮忙,我当然也不会阻止。而其原因,我在很多非正式场合给过论述了,在这里就重新讲一次。
    我不鼓励在中国大陆的人编辑维基百科。因为那不是一个适合编辑维基百科的环境。我当然知道有优秀而且活跃的中国大陆维基人,我也非常尊重他们,但我仍然不希望让人遭遇无谓的风险和麻烦。
  2. 民主在中文维基百科没有作用。因为维基百科不是民主政治——维基百科连政治都不是。做维基人要能够想清楚概念所属的范畴,不然既没能力写对条目的首句定义句,也没能力给条目添加正确的分类。民主是政治学词汇,所以不适用于维基百科社区。
    当然了,如果我们把这里的“民主”看作一种比喻修辞,那么因为信息不足我很难评论,只能大体来说:维基人最需要的是“懂多少讲多少,从别人的论述里找到有用的部分”的能力,而这种能力似乎和民主没啥关系。
  3. 我估计我会坚持很久。因为读维基百科是我的爱好,而众所周知中维条目和站务问题都很多,所以只要我看了就很难不说话。
  4. 我目前还没遇到过账号安全的问题,也就是登记了邮箱信息之类吧。我想过去有很多人恨我,甚至在几种站外平台冒充我的身份去冒犯别人,以及对我进行诽谤中伤,按说也该有人尝试过一些攻击才对……如果有任何账号保安方面的建议我会采纳的。
  5. 该骂的人只有一种:参与维基百科,却并不是为了让维基百科有更好的内容的人。可能有人会说怎么会是这么个判断条件呢。我最初也不相信是这么个条件,归纳来归纳去,现在我就是这么个认知。如果任何人不信,可以举具体存在的例子或者假想的例子。讨论问题不要空对空,用具体事例,方便我们这些凡人办事。(我采纳保守主义,但我真的没兴趣在你维再写个论述讲什么是保守主义。)
  6. 如果我确实认为一个人应该封禁,我比较可能会在公开环境(例如telegram互联群)讲述我的看法,征求别人的意见。毕竟还是要慎重。如果我觉得自己动了情绪(这种事越来越少了但还是会有),我会更加慎重,但我不认为需要避嫌:即使我会因为一些主观因素犯错而不自知,总会有人告诉我吧?当然了我认为避嫌作为一个practice是很好的,但我不认为避嫌是很重要的原则。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日 (三) 12:53 (UTC)[回复]
4.建议阁下先阅读维基百科:账号安全,再看看目前阁下目前可做什么保护账号安全。--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1日 (三) 14:45 (UTC)[回复]
  • 密码应该还算安全。当然了今后会考虑提高密码的复杂度。
  • 两步认证没有在用,如果有了管理员权限,会启用。然而我目前不具备使用两步认证的权限就是了。
  • 找回账号的手段目前我觉得靠邮箱就够了。想要判断是不是我本人,我觉得没必要搞个什么密钥之类的。你维能够判断使用这个账号的人是不是我本人的人并不少。让我评审一两个条目就知道是不是我了。如果我某一天连评审条目的能力都失去了,那么管理员权限自然也没理由继续保留。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日 (三) 15:22 (UTC)[回复]
HK5201314的问题
  • 你认为有什么外维方针指引很值得中维引入?
  • 请问阁下有否留意上月于Wikipedia talk:共识的讨论争议,当中一方是管理员,另一方是回退员。如果阁下成功当选,请问如何以第三方管理员身份解决争议?

以上--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1日 (三) 12:47 (UTC)[回复]

  1. 我认为中维的问题不在于要引入哪些外维方针。我认为:
    1. 中维社区很多人并不理解为什么外维有一些方针。事实上中维有不少方针从英维翻译过来,但很明显不少人没有理解英维方针的字面意思,这种翻译过来的方针也就无从代表社区真正的共识。这种“方针理解上的积压”不解决,再引入更多的英维方针,只会食而不化,使得解决真正的问题更加困难。
    2. 中维根据中文世界的实际情况自行订立方针是更好的办法。英维的药再好,未必治得好中维的病。先搞清楚什么是病,再去找合适的药吧。当然这是很难做到的,因为中维人很缺乏讨论问题的能力。
  2. TL;DR。共识机制是中维的痼疾。我觉得中维人不缺讲自己看法的能力,缺乏理解别人看法(特别是别人的看法里的好的部分,而不是坏的部分)的能力,导致鸡同鸭讲。不管是不是管理员,如果要解决别人的争议,当然是要搞清楚这些人到底认为什么是问题,什么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为什么。这种非常routine的思考本身没什么难度,但中维人太多没有接受过在一个组织里结构化地讨论问题的训练。所以最后还是能力问题罢了。我最终还是希望能够提高中维人的能力,包括讨论问题的能力。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日 (三) 13:05 (UTC)[回复]
    1. 可以包括日维、法维或其他维。
    2. 请具体说出以第三方管理员可以做的实际行动。--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1日 (三) 14:48 (UTC)[回复]
    1. 当然可以包括,但我已经说过了,我认为那是缘木求鱼。
    2. 通过问他们问题来让他们理解各自的观点是什么。能力问题当然只能慢慢教。或者说得再明白一些:你维的共识问题要解决靠的是沟通能力上的know how的传递,即使没管理员权限,know how也可以传递(我都做了好几年了),但是有管理员权限的话传播效果会好很多。如果你还是觉得我回答得不够直接的话:那两个人都没有收束讨论、在对方论述里寻找有用的部分的能力,所以说得越多浪费越多。在他们都没有明显违规的前提下只能让他们停止,向他们提问,让他们整理自己的看法和对方的看法。如果这都不行,那就只能劝他们暂时给自己放个维基假期了。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日 (三) 14:55 (UTC)[回复]
    2.试参考路西法人及Ericliu双方的管理记录,强制他们 或 让他们自愿 放维基假期对维基百科弊大于利,你多大程度同意?--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3日 (五) 01:18 (UTC)[回复]
    如果他们都固执己见,不去了解对方的看法,那么这种争论就无从解决。如果他们很在乎这种争论,那么建议他们放维基假期我认为是好的。维基人是人,不要拿维基人的贡献当成granted。每个人都辛苦,也会不开心,会有压力。暂时离开一下维基百科,有什么不好?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3日 (五) 10:53 (UTC)[回复]

第三条问题:
现时,中维没有任何方针指引单独论述交通条目,当中香港巴士及铁路条目被指“爱好者网站”,有不少IP或新用户添加车牌车次等原创研究,也有个别编辑者删除或淡化附来源而具争议的事项。试根据党铁打手全面在维基删除港铁车站历史和负面内容 - 分享自 LIHKG 讨论区的讨论,

  1. 说明中维管理员在交通条目的角色是什么。
  2. 有人认为管理员针对烫手山芋“不为”/“冷处理”,导致公众或投诉者认为维基百科偏帮个别用户,阁下对此指控有什么看法?
  3. 有人在讨论区质疑该名编辑者可能违反WP:利益冲突,作为管理员后选人,如何看待此事?
  4. #87 回复#90 回复 请问阁下对此观点有什么看法?

以上。--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3日 (五) 14:51 (UTC)[回复]

我粤文水准不大行,所以请允许我一定程度上基于推测来理解LIHKG的内容。
  1. 和在其他领域的条目的角色一样啊。做对的事。作为普通编辑者的话当然是增加好的内容,移除不应该保留的内容。作为管理者的话要判断什么样的编辑行为是扰乱,作出处理。(从LIHKG的内容来看有些人主观上认为自己做的宣传是善意的,所以不能说是破坏。)(当然了这里有个中维黑话的问题,扰乱这个词的含义不符合直觉。)
  2. 被处理的问题总是被特定的管理员处理的,没被处理的问题是没被所有管理员处理。而稍有经验的维基人都知道,中维没有一个管理员的内部议事平台,因而不可能有任何“管理员共识认为某问题不要处理”的情况。如果我们看到一个问题没被处理,那么只能说是没有任何已经知道该问题的活跃管理员愿意处理。那么应该在站内或站外让更多管理员知道有这样的问题,比如去AIV之类的地方,或者直接去TG群找人讲。然而一些“公众”并不知道维基百科的工作方式,他们会误以为有那么一个管理员的内部议事平台,或者有什么高级管理员能够指示说如何处理一个问题。那么他们基于误解心生怨怼,我也只能说那是人之常情。由于维基百科是志愿者维护的,假使要去给那些“公众”解释维基百科的工作方式,也只能是志愿者去解释。至少我没那个能力,我连粤文都不会。
  3. 我粤文不行,不知道具体哪名编辑者。如果他做的编辑是合理的,那么就不需要考虑有利益冲突的事。反过来如果就事论事,他有一些(不是偶然的一两笔)编辑是不合理的,那么是可以质问这名维基人是否有利益冲突的。如果有,那么社区需要更多关注其编辑质量。
  4. 抱歉我粤文水平真的不行,不理解具体是什么观点。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4日 (六) 11:31 (UTC)[回复]
第89回复(不是会员是看不到的)

刚刚我很简单阅读了一次各个东铁线车站条目,有些东西我想删除的,看看大家有没有意见。

1. 会展站:微不足道的小事,没有丁点儿记录价值。还有的是不知楼主会不会怀疑这句是香港政府公关部门写下去宣传庆回归活动?
“2022年6月30日,因应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庆祝“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二十五周年”及相关活动,会展站由当日清晨起关闭,所有东铁线列车不停会展站,直到翌日(2022年7月1日)下午2时许才重开。”

2. 红磡站:不知道楼主会唔会怀疑这句是美心公关部门写下去?
大堂U3层分为南、北两部分,其中南侧部分曾于2016年5月开设美食广场“食东西”,进注食肆包括汉堡王、鸿福堂、日出茶太、烧味站、点一龙及北海道牧场餐厅等,但直到2019年1月突然宣布结业。而原址直到同年10月由麦当劳承租[21];而北侧部分则为由美心集团经营的美心food²以及星巴克。

3. 九龙塘站:只是一个在站台工作的人染病,没有迹象显示他在这个车站受到感染。如果这样都要记录,那么全香港很多不同建筑物条目是否也要记录?
月台助理染脑膜炎命危
2018年4月11日,卫生防护中心指一名在九龙塘站工作的60岁月台助理被确诊脑膜炎双球菌,而卫生署未找到感染源头;至于港铁亦在事后于九龙塘站进行紧急消毒。

4. 大学站:为什么不直接记录有“快餐店”设施?要注明是美心MX?楼主会唔会怀疑这句是美心公关部门记录的?
大学站内设有不同类型的商店,例如有便利店、面包糕饼店及美心集团旗下快餐店MX等。由于港铁的收费区是不能进食,因此大部分售卖食物的商店均不会设于付费区内。


正引用第89回复的第90回复


你的看法证明了你这个人其实只是与主张“删除派”的无良编辑者没有分别。你其实是希望配合那一群“党铁(意指为中国共产党服务的港铁)”爱好者/有偿编辑者,什么也要精简。

会展站:微不足道的小事? 外国会因为国庆会突然关闭车站?只有中国和香港才会。

红磡站:其实外国很少车站有这么多餐厅和商店,不应该删除。而且现在美食广场也消失了,变成麦当劳。

九龙塘站:只要有媒体报道这里有发生事,就应该记录。

大学站:快餐店是哪一间?美心还是大家乐,还是大快活。直接标注并无问题...


第87回复在另一个没有回答第4题的候选人页面上。--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7日 (二) 11:19 (UTC)[回复]

第89个回复看起来很正常。而第90个回复则在主张原创研究和宣传。如果第90个回复的作者在中文维基百科,我会劝他尽早退出。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7日 (二) 12:36 (UTC)[回复]
第87个回复看起来也很正常。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7日 (二) 12:39 (UTC)[回复]
注:第90回复作者已被中维管理员全面封禁了,因抄袭。--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7日 (二) 12:52 (UTC)[回复]
E2568的问题

UjuiUjuMandan张口闭口的脏话,[2][3][4],曾多次因辱骂,人身攻击其他用户被封禁[5]。这种人怎么能做管理员?你对维基百科:文明方针是怎么理解的?--E2568留言2024年5月1日 (三) 13:17 (UTC)[回复]

  • 既然您也写了问号,形式上看起来也算是在问问题,虽然问题非常蠢,那我当然也要回答。也请您改改您扰乱的恶习。
    1. 我这种人当然能做管理员。因为我有能力,人品也行。
    2. 我对文明方针的理解简言之就是一句话:要尊重自己,也要尊重别人。而您,螺钉先生,显然长年以来既不尊重读者,也不尊重其他给你认真提意见的维基人,所以您是一个非常不文明的维基人。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日 (三) 13:43 (UTC)[回复]
阿南之人的问题

本人知道阁下对条目的质量十分注重,但我想要举一个极端的例子:User:SiuMai

SiuMai在2015年因为“游戏维基规则:严重阻碍维基百科的正常运作,未与他人妥善沟通并坚持自己的看法,擅自解读方针并且游戏维基百科,违反开放性决议而被永久封禁”。此后一直使用傀儡进行编辑,在编写条目的同时做出多种不符合方针的行为。

参考Wikipedia:持续出没的破坏者/User:SiuMaiWikipedia:傀儡调查/案件/SiuMai/存档等资料,回答以下问题:

  1. 描述SiuMai近年来(臭臭猫The Streif空手而回)所创建的条目质量。
  2. 指出两个导致SiuMai被封禁的行为。
  3. “2019-2024年间,SiuMai对维基百科的影响利大于弊。”你是否同意此说法?解释你的答案。

以上。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2024年5月1日 (三) 15:29 (UTC)[回复]

这几个问题比较花时间。所以请允许我慢慢更新。我可能会删除一些旧的回答。SiuMai可能是个名人但我确实不了解他,可能是因为这人不送条目到评审吧:)
  1. 需要看看。既然你说是“创建的”条目,我会查一下这3个用户所创建的条目。
    感觉这个人新建条目常常是文字内容很少乃至欠缺的。看起来他不是一个维基百科的好读者。他的趣向可能本来适合做技术人员做一些小自动化。
    比如这种:阿拉伯裔澳大利亚人。明明英文条目是有正常结构和内容的,他却要翻译成更加无结构的(不分段)的短小条目。维基百科是给人读的,不是说里面包含一些有意义的信息,就可以把条目写得让人不好读。如果我看到这种条目我会想劝告作者沉下心来好好写条目。但看起来此人本来就不是一个维基百科的读者,所以他大概不会觉得他把条目写成那样是对不起读者的。这就非常糟糕了:他可能不在意或者不能理解为什么他写的条目让人不满。
  2. 需要看。很显然违反傀儡方针是被封禁的原因之一。
  3. 这个说法本身就很有趣。既然说是“利大于弊”,自然要评价其利和弊。我简单看了一些编辑,大致的印象是利是有的,但不大。例如:添加内链、改善格式添加分类。这些都是有益的编辑,不过更像是老读者兼新手维基人常做的事。
    看了下空手而回这个账号创建的条目。我的观感是很难把他看作一个老维基人。假定2012年是他最早参与维基百科编辑的时间,那么这十几年来他并没有多大进步,仍然是一个新手水平。当然了,他一直被封禁所以也不大可能通过正常的评审和讨论渠道获得成长。我只能重复我论述过的:开商店就总有些商品被人偷窃、毁坏。也是没办法禁绝的。发现了,该怎么处理还是怎么处理而已。(2024年5月2日 (四) 07:56 (UTC))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日 (三) 15:44 (UTC)[回复]
[6]可以参考一下😁咦?你没考过通识吗? 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2024年5月1日 (三) 16:06 (UTC)[回复]
跑题了。不过我同意这种框架对人的理解和表达能力有好处。--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2日 (四) 01:07 (UTC)[回复]
另外,SiuMai其实创建过很多不同种类的条目,最主要的是高尔夫球、重量训练、各种建筑等等。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2024年5月1日 (三) 16:09 (UTC)[回复]
@UjuiUjuMandan 啊,还有一个问题:请问真实的三反运动(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中,哪一项在维基百科最有迫切性?(当然不是要让维基人互相批斗)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2024年5月4日 (六) 04:10 (UTC)[回复]
我觉得这不是个好问题。因为维基百科社区不是现实政治,没有贪污可言。而浪费实际上也基本无从说起。我们大家都是志愿者,干了这么多活WMF也不给钱,没钱可浪费。如果说浪费服务器资源吧,维基百科又不是一个对响应性要求很高的系统,只要不是非常浪费资源,其他写条目的具体方法都OK(WP:不要担心性能)。那么剩下的只有反官僚主义咯。然而反官僚主义也不对症,不解决问题。因为官僚主义也是被逼出来的。
我虽然前几年经常骂一些维基人官僚,但大概最近两年我已经基本不这么说了。因为我觉得官僚(官僚主义、官僚气、颟顸……)并不是用来归纳或者描述中维社区问题的合适的说法。很多人做事看起来官僚主义,可能是因为具体的问题太棘手,而“坏维基人”因为惯于撒谎诡辩,很难对付,为了不惹麻烦上身,即使有正常的道德和智识,也不愿意吃力不过讨好去惹一身腥。那么问题的关键就不是人表现得官僚,而是怎样让社区跳出这个“越是不读条目就越自由,越是无耻就越逍遥的”的魔境。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4日 (六) 11:16 (UTC)[回复]
@UjuiUjuMandan 贪污指身在特定职位的人员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虽然没有钱,但贪污的确可以因为不同维基人的利益而存在(例如:如果你支持我的提议,我就投你一票),扰乱社区。
还有,浪费社区精力也是一种浪费。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2024年5月4日 (六) 11:54 (UTC)[回复]
我不太想得到中维管理员如何“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比如,Techyan利用管理员职务扩大其影响力,招募同志乃至尝试控制社区;虫虫飞利用管理员职务来确保宣传特定人物等,这些,我觉得与其说是贪污,不如说是根本用心不良。浪费社区精力确实是一种浪费,特别是考虑到维基百科的社区由志愿者组成,志愿者免费提供的“精力”或者更正确地说,effort是重要的资源。
这样考虑的话我觉得“贪污、浪费、官僚主义”中最值得反对的大概是对社区effort的浪费。包括直接浪费人的精力,以及让付出精力的人感到失望而削弱为社区工作的意愿。--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4日 (六) 12:18 (UTC)[回复]
路西法人的提问

感谢自荐参选管理员。

  1. 您如何定义文明方针所列的“轻率鲁莽指控他人行为不当”?您认为目前社区当中此类不文明行为的发生频率有多高?您不必参考我所写的论述,请按自己理解回应。
  2. 我注意到社区各方面的讨论都屡屡出现缺乏实质有效论据及论证的发言;也有用户因某些规定和指示不合意,认定这些规定和指示“不需遵守”,并在讨论中拒绝正视相关规定和指示背后至今仍然存在的意义和作用。您如何看待此类型的用户发言,又能否提出该如何处理及避免此类窒碍社区进步的行为?
  3. 我一向形容本站多数管理人员是“圣母”性格,对于显然应被驱逐的长期扰乱社区秩序者抱持过度仁慈的态度,往往让这些扰乱者成功以片面之词拉拢支持者扰乱社区。您对此抱有什么看法?

以上。--西 2024年5月2日 (四) 10:22 (UTC)[回复]

  1. 我没有权力定义文明方针的内容。我想你问的是我的理解。
    1. 关于这种基本并且显然中维人不太理解的方针,当然是要看英维方针。en:WP:ICA是这么说的:“ill-considered accusations of impropriety”。那么至少字面翻译成“轻率鲁莽指控他人行为不当”是可以的。但我仍然要依据英维的文面来理解。那么这里的轻率鲁莽显然指的不是礼貌程度,而是论述的完备性(对应considered)。
    2. 我认为此类不文明行为在中维的发生频率还是很高的。中维好多人熟悉一些站务黑话,其中就包括滥权、破坏乃至文明,但在指控时并没有认真想过到底什么是问题以及怎样解决问题。这样的话指控(罗织罪名)就很容易,但实际上致力于解决问题、对社区有益的指控就没那么多了。很容易堕落成罗织罪名乃至人身攻击。
  2. 我在其他场合也论述过。中维人需要关注问题,努力解决问题,而不是争胜负护面子。关注问题、努力解决问题并不难做到,可惜中维很多人从一开始就不想解决问题,只想维护自己的面子而已。怎么办?如果你知道怎么写条目,那么也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写条目都是有固定框架的,先介绍什么,后介绍什么。而写条目的人在准备的过程中自然是要问自己那些结构性(或者说套路性)的问题。对轻率鲁莽的指控,唯一的解决办法也只有问他们一些必要的问题。这些问题一定是有固定结构的。比如:“具体的事实是什么。造成了什么负面的影响(注意,不是违反了哪条规矩,维基百科社区不是立法或者司法机构)”
  3. 我认为中维多数管理人员不是“圣母”,而是出于一种自保的官僚态度。因为没时间,所以不想去处理那些看上去没有头绪的问题。而且如果处理得不得当,还会遭人非议,吃力不讨好。我认为他们不是对长期扰乱秩序的人仁慈,而是不想去具体调查那些人到底做了什么样的扰乱,不想自己去冒险处理,因为真的会很麻烦。如果一个人真的长期扰乱社区,那么不管是恶意的(这种一般会被打上LTA的标签),还是非恶意的(天然蠢),其本人一定不会接受指摘,不会反省。再加上长期扰乱的行为不是少数的几个人在做,而是一些人都在做,有类似行为的人也会搅浑水、维护当事的扰乱者。这不是昨天或者去年才发生的,而是中维的传统。要解决这样的问题,只能就事论事地解决。在处理具体问题的时候需要把事实确认清楚,然后说明白到底什么是不对的,如何阻止。在这里,我和很多维基人的看法有一个分歧:我认为很多中维人并不关注如何解决问题,所以把方针指南黑话背得再熟练,也一样会脱离现实,泛泛而谈,最后无法就事论事。所以我的看法是,一定要说清楚:到底什么是问题,造成了什么负面的影响。中维看上去有了一套方针指南,但其实很多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问题,所以也不知道那些方针指南到底是做什么用的,用自己的空想去解释。那么祸患自然无穷无尽了。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2日 (四) 11:05 (UTC)[回复]
鸢尾イチハツ的提问

你好。相信你也有看到很多关于你“文明”方面的提问,我本人对此也有一定看法,现就此在这里对你提出以下问题,希望你能够认真答复。

你在自己的讨论页中写道,“文明的意义在于让维基百科更好,而不是让人开门揖盗”“任何社区都不应该包容本来就不认同社区宗旨的人。而维基百科社区的宗旨不是文明,而是写维基百科”。在面对其他用户“若是对方破坏了维基百科,站内自然有相应的惩罚机制,这轮不到你在站内直接公开骂人。更何况有时候对方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和你意见不一致,你依然在骂人,而且又在这里猜测别人的动机,假设别人是在破坏维基百科”的提问时,你说“因为在中文维基百科,造谣诽谤和诡辩都是几乎不会被惩罚的”。以上都是原话,下面我凭自己的理解对这些言论进行解读,如果你认为歪曲了你的意思,请你回复时加以说明。你认为:

  1. “文明”是维基百科的原则方针之一,而它需要服务于“让维基百科更好”这个根本目的;
  2. 如果有用户没有“让维基百科更好”,那么不对他“文明”也是可以接受的;
  3. 如果目前中文维基百科中,某人认为“造谣、诽谤、诡辩”的人经常得不到惩罚,那么此人有权用自己的方式对待他们。综合语境判断,这个“自己的方式”实际上就是指不文明辱骂。

如果我的这些理解无误,我下面对这三个观点一一提出我的问题。如果你认为我歪曲你的意思,请指出。

1.基本上同意。但同时要注意到,“让维基百科更好”的“好”也包括“文明”。“文明”既是手段之一,也是目的之一。很难想象一个不文明的社区能怎么个“好”法。除此之外,“文明”不仅是维基百科的方针,更是所有地方基本的讨论原则和价值观(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文明除了有功利性的一面,固然也有原则性的一面。你是否同意这个说法?

2.完全不同意。同(1),文明本身就是“让维基百科更好”的部分之一,当有人以此为名对他人不文明时,他本身就已经违背了“让维基百科更好”的初衷。此外,除非某人是哲人王,拥有判断一个用户是否是在“让维基百科更好”的权威,否则这个人就没有权利凭借自己一人的看法,通过违反维基百科方针的方式,做自认为对维基百科好的事。你是否同意?

3.完全不同意。理由已经同(2)阐述过了。如果(3)的逻辑成立,那么,那些你认为在诽谤你的人是不是可以说“鉴于不文明行为目前在中文维基百科得不到惩罚,我有权对你造谣、诽谤”?某人认为某条方针没有得到彻底贯彻,并不是此人违反其他方针的理由。如果每个人都凭借这样的想法来行事,只会让维基百科的方针形同虚设。如果有人发现自己对他人的指控从头到尾都只有自己的背书而得不到更多人的支持,有可能是出现了“高速公路上所有车都在逆行”的情况,也有可能是这名提出指控的用户自己有问题。你认为会是哪种情况呢?

另外补充一点,我不认为“我姑且认为你是表达能力欠缺而不是故意诽谤”“看来你是中文不好而不是有意扰乱”这类表达能称得上是“假定善意”,我想使用这种表达的人多半自己也知道这实际上是借“假定善意”的名义进行人身攻击。我无意就这个问题进行争执,只是想借这个机会提醒大家(当然包括你我),一定要拒绝这种“假定善意”,并直接指出这是人身攻击,向这种用维基方针为自己的攻击行为粉饰的讼棍行为说不。

我讲完了。——被数学杀死了的鸢尾イチハツ 2024年5月3日 (五) 10:33 (UTC)[回复]

  • 您上面的解读我并不同意。以下是我的看法。
    1. “文明”是维基百科的原则方针之一,而它需要服务于“让维基百科更好”这个根本目的 < 文明不是维基百科的原则方针之一。
    2. 如果有用户没有“让维基百科更好”,那么不对他“文明”也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一个用户上维基百科的目的就不是为了让维基百科更好,那么不对他客气是可以接受的。而且这种情况下即使辱骂那样的用户也非不文明。
    3. 对于值得辱骂的人,辱骂并没有不文明。
  • 由于您的解读已经不符合我的观点了,您后面的问题就已经不大值得回答了,但我还是给出我的评论。
    1. 不知道您在说啥。
    2. 不知道您在说啥。
    3. 不知道您在说啥。
  • 如果您只是为了宣讲您的主观看法,请停止吧。您根本不是在问问题。您看起来并没有好奇心,也没兴趣了解我到底有什么样的论述。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3日 (五) 10:48 (UTC)[回复]
    • 感谢你这么认真、负责、全面的回答和评论。我大体上了解你这个人的情况了。还剩最后一个问题,你说“对于值得辱骂的人,辱骂并没有不文明”,如果有人说“对于值得诽谤的人,诽谤无伤大雅”,你是否同意?——被数学杀死了的鸢尾イチハツ 2024年5月3日 (五) 10:58 (UTC)[回复]
      当然不同意啊。诽谤是绝对错误的行为。你难道认为辱骂和诽谤竟然是同一类行为吗?诽谤本身就是出于恶意,通过谎言来误导其他人,对任何社区来说都是毒药。是必须被阻止的。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3日 (五) 11:16 (UTC)[回复]
      • 辱骂和诽谤都是社区的毒药。诽谤本身是出于恶意,难道辱骂本身是出于善意吗?不管是辱骂还是诽谤,都只能导向无效讨论或者是进一步上升事态。你正在竞选管理,讲话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意识到自己肩上更多了一份责任?面对你认为已经是无效的讨论,或者是你认为无法沟通的人,你完全可以礼貌地表达自己终止讨论、停止沟通的意愿,比如“我认为这段讨论太情绪化了,无助于理清事实,我现在停止回复”“我认为我们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还是先别谈话了”。而非不必要地使用“没有人类智识的牲口”这类词汇。这类词汇对于维基百科有任何建设性作用吗?这些词汇是必要的吗?就算你对上面这些有异议,我还是希望你能意识到,如果你要竞选管理,你在讲话的时候得考虑到更多的东西,你是否同意呢?被数学杀死了的鸢尾イチハツ 2024年5月3日 (五) 12:22 (UTC)[回复]
        这里是给您提问用的。您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想知道的了。您有judge我的自由。我讲什么都没意义,你不过是想要把你的主观想法强加给我而已。您目前的行为模式就是该问的不问,不该讲的非要讲,那么也不必装作在对话的样子。人呢,只要不想解决问题,就可以便宜地标榜自己的道德。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3日 (五) 12:37 (UTC)[回复]
Dewadipper的问题
  1. 您认为在什么情况下应该忽视所有规则?被IAR能否说明方针或指引不合理而应当废除?
  2. 目前本站有个别用户长期创建大量极其短小且可能有误的条目(不点名),您如何看待这类用户?——Aggie Dewadipper 2024年5月3日 (五) 11:06 (UTC)[回复]
  1. 在确信对维基百科有好处的情况下可以IAR。但这个对维基百科有好处本身就是需要论述的。被IAR当然不能说明方针或者指引不合理而应当废除。方针、指引都是被归纳出的,一般而言有效的规则,它们可以有例外。既然可以有例外,那么被IAR很可能只是遇到了例外情况。
  2. 要看影响。
    1. 条目短小,只要不是短小到WP:小小作品的程度,也不是有害的。如果一般而言创建的条目太短小,那么应该阻止他。
    2. 如果不是很短小,但比较经常有误,那么显然对读者来说也没有读的价值,那么也应该阻止他。
Wang31的问题

您好,我问几个浅薄的、开放性的问题,可能互相有所交叉:

  1. 您如何理解WP:文明,以及其作为五大支柱之一的意义/作用?
  2. 您如何理解WP:不要人身攻击,尤其其中的§ “落井下石”是错误的
  3. 您如何理解WP:礼仪
  4. 您如何理解WP:假定善意,尤其其中的§ 假定善意与新手,以及,什么时候可以不假定善意(假定恶意)?
  5. 您如何理解WP:不要伤害新手
  6. 您如何理解WP:游戏维基规则

值得注意的是,您完全可以不回答其中的部分或所有问题,我也可能不会就您的回复而回复。感谢。--古怪的Wang31讨论 | 贡献2024年5月3日 (五) 13:07 (UTC)[回复]

  • 有些点其实我在别的场合论述过,但显然站内还有很多人不知道中维的方针指南条文里有多少愚蠢的错误,社区有哪些传统的偏见。
    1. WP:文明在我看来nutshell就是尊重自己尊重别人。一个正常的社区当然需要互相尊重。如果不互相尊重,那么自然就不能一起做事。但请注意一个常识:有些人来维基百科本来就不是要做正事的,当然不可能和想做正事的人一起做事。
    2. WP:不要人身攻击是典型的中维的愚蠢条文之一。中维有不少方针指南在内容上和英维有区别,而这种区别常常是由于搬运、讨论的人的失误造成的。中维很多人误以为辱骂是人身攻击,但其实不是。(这一点我好几年前就在站内外论述过了,不过估计你不知道。)因为人身攻击(其实是诉诸人身)是诡辩的方法,而辱骂是拒绝继续讨论的手法。至于落井下石就更搞笑了,因为人身攻击本来就是为了诡辩的,而这里的所谓落井下石不是诡辩手段,因而不是人身攻击的直接的一部分,只是有关联。
    3. WP:礼仪存在的意义是:即使一个人已经抱持了尊重自己、尊重他人的心态,由于经验、个性等原因,还是会冒犯到其他人。所以要有一些提醒来减少,最终避免这类错误。(但请注意,很多中维人本来就没有尊重别人的心,所以WP:礼仪对他们是没帮助的,而其他人即使对他们保持WP:礼仪,也无助于阻止他们做错事。)
    4. WP:假定善意
      1. 如果说是认知层面的假定善意,,我很难想象竟然有维基人不假定善意:不假定善意意味着假设自己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一个维基百科的好读者不可能是那种认知方式。当然了,现实是,很多所谓维基人并不想读维基百科,他们缺乏好奇心和敬畏心,所以也不惮于以己度人。对这样的人是应该劝他们假定善意的。
      2. 实际上维基百科的假定善意也不是说在认知层面不要以己度人,那太低级了(可惜就是有一些维基人有那么低级)。维基百科的假定善意实际上是告诉人在沟通的时候尽量假定自己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多去问对方的看法。过去中维社区中也出现过很多实际例子,有些人误以为假定善意是指人绝不可以假设别人的动机是坏的:当然不是。在自己分析问题的时候,可以假定别人的动机是坏的,但在沟通的时候不能。
      3. 所以什么时候可以不假定善意?在自己思考问题的时候完全可以不假定善意,但要知道自己在假定,人不能脑子乱。没证据就是没证据,逻辑关系弱就是逻辑关系弱,该求证还是要求证。在沟通的时候尽量假定善意,但在明显的诡辩、谎言面前当然没有假定善意的可能,直接指责就好。
      4. 关于新手。一个正常的维基人都有新手阶段,不知道很多维基百科的黑话和规矩,但心是好的,是想做事的,所以引导就好。如果对这样的新手不假定善意,会让这样的新手感到委屈、灰心,甚至鄙视中文维基百科社区,所以当然应该对他们尽量假定善意。而糟糕的维基人(本来就不读维基百科,拿维基百科当宣传工具的人)的新手阶段反而可能会更狡猾和虚伪,因为它们会尽量让社区给他们一定的信任从而能够尽快脱离“被关注的新手”状态,随便宣传。所以这样的人反而不容易在新手阶段和人起冲突。即使在新手阶段恰好有人对他们不假定善意,他们也不大会灰心,而是会诡辩然后试图继续自己的旅程。
    5. 所以当然不要伤害新手,但我还是要再说一遍:并不是每个维基人来都是来办好事的。有些人,不论是新手阶段,还是在社区里混了十年,都是垃圾。对于用心不良的新手,不要伤害他们,但是要赶他们走。
    6. 游戏维基规则是对自己和他人的不尊重,会导致通常的工作方式和沟通失灵。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4日 (六) 11:00 (UTC)[回复]
桐生ここ的问题
  1. 您能说明一下维基百科如果实行君主制是一种什么状态吗?您为什么推荐这种制度?
  2. 在当选管理员之后,您会继续辱骂“该骂的人”吗?
  3. 您如何理解UCOC这段内容?

    3.2—滥用权力、特权或影响力

    当一个人拥有实际上或主观处境上的权力、特殊权限或影响力,却对他人有轻蔑、无情和/或暴力行为时,就构成了滥用职权。在维基媒体的大环境中,它最常以情感虐待(语言、精神、心理虐待)的形式出现,并可能伴有骚扰行为。

--桐生ここ[讨论] 2024年5月5日 (日) 18:04 (UTC)[回复]

  1. 中维君主制我在tg上非正式也并不完备地论述过几次。简单说是这样。
    1. 重申常识:维基百科社区不是政治。因此任何政治制度都不适用,不仅民主不适用,君主制也不适用。那么我说的中维君主制当然是用君主制打比方,既然是打比方,自然不能照搬君主制。
    2. 中维君主制其实和我更早(大概是2017到2019年)提过的中维活佛制大致是一回事。说白了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中维人素质不行,因陋就简。活佛制其实作为比喻更准确些,因为信徒和活佛之间的关系多少是有盲从成分的,而活佛又有很多,他们既要教化人,也是领主。不过中维很少有人具备基本的这方面的常识,说活佛制也很少有人听得懂就是了。后来说中维君主制是因为在tg群经常开玩笑说我当皇帝算了。因为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和人格的人,硬要装作有独立思考能力和人格,只会扰乱议事的过程,导致中维站务效率低下,大家也心生沮丧。所以我说对某些人来说给他们皇帝是给他们救济。然后又总有一些认知能力不够,没有好奇心,却足够狂妄的人自做聪明地骂我想当皇帝。既然这么戏剧化,那我就拿来当段子说咯。
    3. 理想的维基百科社区,每个人都能独立思考和论述,但只要对中维社区有一些了解就该知道现实非常骨感。那么何不让有能力做论述和讨论的人当维基人的代表,没能力做论述和讨论,习惯拿别人的观点当论据的人(这种人很多,而且长期以来就是这么干的,只不过装作在思考和论述而已)选择自己的代表就好。反正他们都是要盲信的,不如就正当化他们的盲信。不能独立思考的人,给他们君主,替他们做判断,是给他们的福利,也是给社区的方便。
    4. 中维君主制不是独裁制,正相反,我在tg经常说要有12个皇帝。这也是个约数,10个也行,100个也行。君主之间议政,臣民只需要说他们支持哪位君主就好。如果要投票,就堂堂正正地拼人数,但如果确实需要基于论述达成共识,那么就仅允许君主讨论,臣民闭嘴。
    5. 有百利无一害。可以杜绝拉票(因为把站队和盲从盲信表面化了),可以减少人身攻击(臣民不得攻击君主),可以方便人员能力的考核(臣民到君主的升格考核),可以大幅提高议事效率和质量。还需要我继续解释吗?哪里不清楚?
  2. 当然不会啊。骂是无可奈何的手段,因为管理员无能,连什么是尊重都搞不懂。我自己是管理员的话我就直接去处理问题就好。
  3. UCOC这段内容说得很好啊。但WMF可没让中维做一个开门社区,专事揖盗。你维连Techyan集团和虫虫飞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当年连公开谈论他们做错什么没几个人敢。即使是OA2021过后两年多的今天,你维仍然放任很多人长期诽谤和扰乱讨论,结果还不让人骂骂这样的行为?你维很多人连最基本的社区应该由什么样的人组成都没想过,就要假装有个社区,还要维护社区里每个人的面子了。
    如果我说得还不够明白:你维管理者无能,而管理者无能是因为整个社区无能,所以该说的话不说,该做的事不做,那么还不准死老百姓看了恶心骂骂了?管理员当然就不能骂管理员无能了,那不就是骂自己吗?该解决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就对了。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6日 (一) 12:14 (UTC)[回复]
gluo88的问题
  1. 关于对方针的“合理诠释”。 由于个人难以排除主观性, 对方针的解读也会不同,很难有客观的方法判断。 社区讨论时曾提到:“究竟是什么是‘合理诠释’?这正是社区过往许多争议的核心。”。 按自己对方针的解读所进行的管理操作引起社区多人异议或反对时,阁下如何处理?
  2. 关于“棘手争议”。 由于“棘手争议”的复杂性和模糊性,个人难以排除主观性,所用的判断(“合理诠释”)标准也会不同,对方针的解读也会不同,很难像形式逻辑的命题那样,有客观的方法, 通过纯粹的严密逻辑推理来做出判断和说服。比如,国家政治中,除了专制国家, 民主国家(特别是欧美), 无论是议会或选举, 各派都是无穷的道理,也都无法说服对方。 社区讨论时曾提到:“很多时候‘勇于出手’与‘专断独行’真的只是一线之隔而已”。 有时管理员的某个管理操作被一部分人看作是‘勇于出手’, 但被另一部分人看作‘专断独行’。 处理不好会引起重大争议,甚至引起管理争议/管理战等, 是否有不给管理员来太大压力的处理方法? 阁下如何处理“棘手争议”?
  3. 关于Wikipedia:共识。 常看到讨论相僵持不下,新的发言往往本质上只是对已有观点的重复,相互都无法说服对方。 由于任何个人的看法都具有主观性,所用的判断(“合理诠释”)标准也会不同,可能无法达到理想情况(一致同意的共识)。比如,1. 上月于Wikipedia talk:共识的讨论争议; 2. Bigbullfrog1996案, 已经出现非涉事管理员的处理被当管理事员回退, 产生了管理操作争议。 方针提出“共识应采纳多数人的意见,并和重要少数的意见作出适当妥协”。 尽管容易客观判断“多数人的意见”,阁下对其它类似案件如何处理中, 如何引导社区客观判断讨论足够充分否和已经和少数的意见作出适当妥协?--Gluo88留言2024年5月8日 (三) 17:15 (UTC)[回复]
  • 中维有个很严重的问题,但很多人不知是因为能力有限还是因为懒惰,竟然不知道:中维很多方针指南翻译自英文版本,但是因为翻译者能力的局限,翻译错了,结果很多人又不能或者不肯去challenge这一点,导致常年的将错就错。我在你维论中文和英文能力都比绝大部分人好,然而有趣的是很多人不知道这一点。
    1. 方针本来就来自共识,而如果对方针的理解有差异,那就只能首先看方针是否表述足够明确,然后看该方针是否真的来自共识,亦或草创期因陋就简,不能没有方针,就直接搬运而来,但其实当时的社区也没有对相关方针的清楚理解和共识。所以有可能真的是方针有问题,那么社区应该展开讨论。我相信社区里不会多数人都是那种复读机只会重复自己看法不听别人看法的,所以如果针对方针有异议/疑义,应该可以通过沟通最终达成共识。如果管理员无视其他人的有意义的反对,一意孤行,当然是应该组织他咯。在社区里发起讨论,看看其他人的看法,看看有没有其他管理员能够对其进行劝阻,如果实在不行,紧急停权也是可以考虑的。(当然了现实很骨感,中维过去无能到什么程度呢,连对虫虫飞的紧急停权都做不到。)
    2. 不要口含天宪。也不要以为方针指南里面有什么真理。没有。那些东西都离不开人的经验,都是要通过归纳去制定,通过实际案例验证的。逻辑推理固然重要,轻视实际问题,硬要把实际问题抽象化,用方针指南去套,本来就是错误的行为。而且很多中维人都有这种错误习惯。所以关于你的这个问题我认为本来就是伪问题。如果你觉得有什么具体的例子可以拿来谈谈,我可以给出意见。
    3. 能不能达成共识,首先要看人想不想达成共识。而达成共识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关起门来搞神学。中维有些人在讨论方针指南的时候在我看来就像是在搞神学一样,但维基百科不需要神学,具体事务不需要那么高深的理论才能解决。维基百科社区里使用的方法应该是很普通的方法,只不过中文世界比较落后贫乏,所以才误以为需要重新发明那么多轮子。不需要,好好地跟人学就好。
      1. WP:共识并不是说“共识应采纳多数人的意见,并和重要少数的意见作出适当妥协”。从这里讲就已经是断章取义了。中维老毛病:中文方针写得差,中维人读得差。我们来看看中文版怎么说的:
        共识应当考虑到所有正当合理的意见。所有编者都应作出善意的努力,以形成符合维基百科原则的共识。
        共识不强求一致同意。理想情况下,共识不会存在任何反对意见;但假如无法实现这点,共识应采纳多数人的意见,并和重要少数的意见作出适当妥协。重大修改更应获得绝大多数的同意。
      2. 我不知道是历史版本的英维方针写得就这么差,还是怎样。但很显然这不是共识的产生方式。因为共识从来不是少数服从多数,哪怕是所谓的为少数意见做妥协,仍然是一种基于“少数服从多数”的错误想法。那么我们来看看英文的方针现在的原文吧:
        A consensus decision takes into account all of the proper concerns raised. Ideally, it arrives with an absence of objections, but often we must settle for as wide an agreement as can be reached. When there is no wide agreement, consensus-building involves adapting the proposal to bring in dissenters without losing those who accepted the initial proposal.
      3. 英维是怎么说的?首先共识要考虑所有concern,concern与其说是意见,不如说是对特定提案所带来的问题/风险的担忧,因此不是说六个意见之间的所谓平衡,而是仅仅针对一个意见,社区要不要采纳,在做决定之前需要提出各种concern,如果concern没有得到合适的回答,就不能采纳意见,不能去做改变。如果没有广泛的支持,那么共识的创建需要修改原有的提案,使得新提案既不失去原提案的支持者,也能够让反对者接受。这里提到愚蠢的少数服从多数吗?没有。连少和多都没提。
      4. 所以说你这个问题又是基于愚蠢的方针文本的伪问题。所以我说如果你拿中维的低质量的条文当圣旨的话,中维永远都是个粪坑。共识根本和“多数”“少数”无关,只和“反对意见有没有被考虑、有没有向反对意见妥协”有关
      5. 那么应该怎么做?当然是“如果没有广泛的一致意见,那么共识的创建需要修改原有的提案,使得新提案既不失去原提案的支持者,也能够让反对者接受。”那么如果真的有那种死也不同意的人怎么办?也许真的他说的就是有道理,那么提案的人就该退让,也许他就是在胡搅蛮缠,那么把他踢出社区就好。怎么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在胡搅蛮缠?……使用常识啊。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9日 (四) 02:33 (UTC)[回复]
  • 看来有可能我们"使用常识"(‘合理诠释’)解读WP:共识可能有些不同, 以及对应该如何合理诠释方针以及遵守方针的理解可能有些不同,或许只是进一步沟通可能会相互了解对方的观点。有不同观点是正常的,可以各自保留自己的观点。
  • 在个人"使用常识"(‘合理诠释’)有不同的解读时, 没有共识, 应该怎么做好? “究竟是什么是‘合理诠释’?这正是社区过往许多争议的核心。”。 按自己对方针的解读所进行的管理操作引起社区多人异议或反对时,阁下如何处理?--Gluo88留言2024年5月9日 (四) 12:32 (UTC)[回复]
    请允许我强调:共识基于意见(论述)而不是人数。社区里一个人反对和一百个人反对也许是一样的:他们只有一套论述,一犬吠形,百犬吠声而已。当然一个人论述一百个人附和是夸张的说法,现实中我见过那种十个人用一套论述,还讲不清楚的,就像是考试前背了答案但是没背明白一样。
    如果是自己的意见遇到了异议:有异议当然要看具体的论述是什么。如果论述得清楚,那么当然应该回应,在对方的论述里找到有用的部分,然后修正、改善自己的看法。
    如果是其他人之间的争执,我只能劝他们学会从别人的论述里找到有用的部分,而不是在别人的论述里找到最错误的部分去攻击。维基百科社区不应该有这种愚蠢的争胜负的辩论。如果他们坚持,那我只能劝他们给自己放个维基假期,不要浪费别人精力了。--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0日 (五) 03:12 (UTC)[回复]
    在下的观点如下。 社区讨论中见到,“两边只是各执己见,一点都不相信对方,也不为对方理解”,讨论好一段时间后,仍然没有一致的意见(也没有客观的方法, 通过纯粹的严密逻辑推理来做出判断和说服持相反意见的人)。可能可以有下面的考虑及解决方案:
    • 避免采用只有少数人支持的方案。如果一个方案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那么它可能不是最佳选择,因为它可能无法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
    • 尝试采用多数人认可的方案(可能是51%-99%,先在比例上有讨论和共识)。在充分讨论和沟通协商后,如果一个方案得到了多数人的支持,那么它可能是一个更加公平和可行的解决方案。
    • 不急于结案,继续讨论。如果双方观点仍然存在较大分歧,可以选择暂时搁置争议,继续收集信息和意见,以便在未来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Gluo88留言2024年5月11日 (六) 14:36 (UTC)[回复]
Lemonaka的问题

Morning, UUM. Thanks for trying for an RFA. As lots of other users has already discussed with you about civil policy, my questions will focus on other points.

  1. You accused a lot of user as disruptive editing, however, WP:DE is not a policy till now on this project, is there anything to improve it and make it a policy?
  2. Currently, there are lots of reports become stale on WP:ANM, if you become a sysop, can you do something about that? And what will you do?
  3. Being a sysop maybe accused by lots of common users, how to communicate with them when you do something, especially something may be controversial?
  4. I'm fighting against Machine translation for a while, trying to keep this project away from machine translation. You've tagged some users since they are heavily engaged in machine translation. Can you share some experience for finding such articles created by machine translation or copy-paste?

Good luck for your RFA, have a good time.

早上好,UUM。 感谢您尝试 RFA。 由于许多其他用户已经与您讨论了文明方针,因此我的问题将集中在其他问题上。

  1. 你指责很多用户扰乱,但是,WP:DE到目前为止还不是这个项目的方针,有什么可以改进它并使其成为方针吗?
  2. 目前,WP:ANM 上有很多报告已经过时,如果你成为一名管理员,你能对此做点什么吗? 你会做什么?
  3. 作为一名管理员,可能会受到很多普通用户的指责,当你做某事,尤其是可能有争议的事情时,如何与他们沟通?
  4. 我有一段时间反对机器翻译,试图让这个项目远离机器翻译。 您已经标记了一些用户,因为他们大量从事机器翻译。 您能分享一些寻找机器翻译或复制粘贴创建的文章的经验吗?

祝您的 RFA 好运,玩得开心。---Lemonaka 2024年5月9日 (四) 01:05 (UTC)[回复]

    1. 那不是我能决定的,因为社区共识来自社区里的人的认识,不是说我觉得好,我做了非正式和正式的论述,就能让一个东西变成方针或者修改一个方针。我能做的当然就是说我该说的,等待社区的进步。不是因为方针条文不够好所以没被采纳,而是因为中维人水平差所以还没想明白啊。
      哪怕是我可以尝试去翻译英文方针,指出中文方针的问题,提案去更新中文方针,又如何呢?就不会有胡搅蛮缠的了?当然还是会有胡搅蛮缠的。那么最后还是要回到中维该怎么议事的问题上。管理员能不能忽略那些胡搅蛮缠的言论。目前看还是很难,那么就算有人提案改善方针条文,其改善条文讨论也未必不会被扰乱。甚至就算方针条文改善了,具体问题的讨论中想要胡搅蛮缠的人仍然会胡搅蛮缠。不还是一样吗?
    2. ANM报告过时未必是坏事,这要看你和什么比较。不处理总比错误处理好。理想情况当然是有充分的人手,去给每个报告一个负责任的、正确的结论,并且处理。现实是怎样呢?很多问题都需要调查,而调查需要精力,给出结论还有风险,所以管理员未必愿意每个ANM报告都处理。如果我成为管理员,我会优先处理影响较大的ANM,但是对于什么是影响,我认为关键是是否会让错误的意见被当作共识或者实质上的共识。这样做会很消耗精力,因此我也不可能一直这么做,但我期望的就是通过解决一些比较恶心的争议,给其他人提供一些判例供参考。这样其他人做事也会更容易。
    3. 沟通的目的是让对方理解自己的要求,希望对方做出改变。在可以预期对方理解并合作的前提下,当然是应该解释自己的主张的理由,询问对方的主张和理由。中维很多人不喜欢问别人的意见,只想宣传自己的意见,那么当然不会有好的沟通效果。但有些人即使你好好和他沟通,问他的想法,他也只会一意孤行,不会关心别人的看法,这种情况下,就该直接采取手段,比如编辑禁制或者封禁了。
    4. 我没有什么判断机器翻译或者复制粘贴的好办法。我所做的不过是作为一个读者读条目而已。是不是人话,是很容易判断的。我反而很难理解,难道你们平时又要当维基人又不肯读条目吗?非要说标记机翻、复制粘贴用户的话,其实最有效的办法是和他们对话。如果你怀疑一个人机翻或者复制粘贴,直接问他关于条目的具体问题,他们九成九会诡辩,说一些不相关的话或者反复宣传自己的主观理由而不考虑条目读起来怎么样,是不是有问题。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9日 (四) 03:06 (UTC)[回复]
春卷柯南路过
  1. 最近你在Wikipedia:新条目推荐/候选#金日成著作中表示反对原创翻译。然而,WP:NOR指出:“如果非中文的材料没有公开的中文译本,维基百科编者可以提供他们自己翻译的版本。但如果自行翻译的版本受到了质疑,众编者就应协力改善,以达成众人都能接受的版本。在遵守著作权限制的前提下,由可靠来源发表的中文译本应比维基百科编者自行翻译的版本优先使用。”那么——
    a. 如果该译名确实是原创,其他中文可靠来源都没有介绍过有关人、事、物,但可以用《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等工具书类推其译名,那又能不能接受呢?
    b. 如果该译名并非原创,但是不是很对劲(女性外国人名用上男性人名常用字,用基督新教或伊斯兰教的译名翻译天主教徒的姓名等,反之亦然),那又如何呢?
  2. 如果有一天,很不幸,其他管理员认定你“违反行为守则”,对你实施封禁或编辑禁制,那你会不会觉得自己不适任管理员,引咎辞职呢?--春卷柯南-发前人所未知 ( ) 2024年5月10日 (五) 01:01 (UTC)[回复]
    1. 我大概是昨天刚在TG群里说过,中维的方针不仅大都从英维抄,而且大都抄错了。你所引述这这句方针的内文也是错误的。不仅和英维的意思不符,也违反常识。我们还是先看看英维说的是什么吧。“Faithfully translating sourced material into English, or transcribing spoken words from audio or video sources, is not considered original research.”——忠实地翻译来源到引文,或者记录音频、视频来源里的语言,不是原创研究。这里可没有说什么大家都接受这种蠢话。而且更重要的是,不论中文还是英文,这里可没有说可以通过翻译来发明专有名词。当年靖天子在这问题上也花了不少功夫才算是在条目名称上普及了正确的共识,结果现在还要在其他的专有名词上打转吗?
      a. 即使用专家所使用的参考资料,自信与专家的译名相同,仍然是原创译名。这里的原创问题不是说发挥了多少个人的才智,而是维基百科这个述而不作的东西竟然要首开先河了,当然不可。不要被原创两字迷惑就忘了维基百科是什么。具体操作上,中文条目不能把原创的专有名写在正文里,但是可以写在注释里方便读者理解,要声明这是“原文的含义”而不是名称
      b. 如果不是原创译名,那么就是有可靠来源支持咯。作为维基人,阅读来源,认为来源的内容不合理,如果有其他来源提供批判的意见,可以引用其他来源,在条目里反映这种批判的意见,比如“某某是……。关于其译名,有观点认为该译名不合理,因为如何如何……}}”。如果没有其他来源提供批判意见,但维基人认为以常识论译名有问题,仍然可以在注释里提出这种意见。
    2. 我当然不会因为有其他管理员封禁我就觉得我不适任管理员啦。你维过去有活跃的混蛋管理员,将来为什么就一定不会有呢?为什么不是封禁我的人混蛋呢?我是否适任,要看事实到底如何,要看关于我是否适任的论述。维基百科社区共识既不是拼人数的,也不是看权限的。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0日 (五) 02:13 (UTC)[回复]
      • 至于Lanwi1的那段论述,我只能说,他实在是太不关注正事,太爱以己度人了。该问的不问,不该讲的乱讲,仗着幻觉重就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中维有这种行为模式的人并不少:不肯承认自己不知道,觉得自己能够不去调查,不去询问,就什么都知道。我的看法是,一个好的维基人必须是一个维基百科的好读者。维基百科的好读者是具有好奇心和敬畏心的。但中维很多人看起来很缺乏好奇心和敬畏心。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0日 (五) 02:59 (UTC)[回复]
    其实我引用的方针倒也不是“抄错”——15年前菲菇兄把这条条文引入中文版的时候,英文版的NOR确实有这句话,不过人家在2011年修改了,我们没跟着更新罢了。当初英文版修改方针的人也没有明确说要禁止原创翻译,只是要忠实且遵从“标准法则”。另外我问1a的原意是就音译(而非意译)的条目标题(如人名、地名)而言,更何况,中文和英文的情况很不一样,英文的使用范围更广,使用拉丁字母,而且没有一个英语国家一个译名标准这回事,照道理需要原创翻译的情况会比中文少很多。也许像你所说,废除汉字就不会有这问题了。--春卷柯南-发前人所未知 ( ) 2024年5月10日 (五) 03:35 (UTC)[回复]
    我理解很多现在看起来和英维不符的方针条文是英维改善了而我们没有。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有争议时积极地参考英维条文,考虑改善中维条文是有意义的。而且译名问题确实也是中文环境比较特别:非字母文字,哪怕是有约定俗成的用字,也常常有多种选择,难以断言最终通行的中文写法是什么。在尚无通行的中文写法时如果维基百科率先进行翻译,则可能导致维基百科给出的中文译名传播开来,成为常用名称,而这是违背维基百科宗旨的。
    关于译名,尚未有共识的问题还有其他的,比如一个日本人,或者日本裔人士,其原文名字是没有汉字的(以假名书写,或者干脆是其他拼音文字),那么中文世界很多人习惯给其安上汉字。在维基百科上我们也要避免率先给安上汉字写法(这也是原创译名),比如牧岛花莲,我就反对贸然安上汉字写法,不过后来经过讨论发现有可以接受的汉字。另一个例子是中本聪。这三个汉字不是中文维基百科发明的,然而它确实是中文世界发明出来的。这两个具体例子都是可以接受现在中文写法的,但我相信有一些其他的条目仍然是有问题的,需要解决。--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0日 (五) 04:54 (UTC)[回复]
Rice King的问题

您认为“对事不对人”和“对事又对人”有哪些差别?您是否觉得某些情况下“对事又对人”是必要的?--Rice King 信箱 · 留名边缘人 2024年5月10日 (五) 08:21 (UTC)[回复]

  • 如果事情的主要原因就是人,不是别的,自然对事也要包括对人。我们对事不对人是为了分析一件事本身的对错,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误把人当成问题。然而有一种情况就是人本身确实是问题的来源,比如一个人就是要当LTA,那么把这个人封禁掉当然是对的。类似地,比如虫虫飞,这个账号本来就是一个为了宣传条目魏鹏展而造出来的傀儡账号,当然这个账号或者说使用这个账号的人本身就是问题。
  • 人是会改变的,但只有他自己想改变才会改变,不是说我们有一个期望,要求他改变就会改变。特别是关于“一个人到维基百科来是做什么的”这件事,人是不会改变的。比如一个人到维基百科就是要做宣传,那么你不可能让他转以读条目为主要目的。那么既然你无法改变这个人,你能做的只有让他离开咯。--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0日 (五) 09:50 (UTC)[回复]
    感谢您的回答,祝您一切顺利!--Rice King 信箱 · 留名边缘人 2024年5月11日 (六) 08:35 (UTC)[回复]
Y. Sean的问题
  1. 您对中文维基百科最大的期许是什么?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尽可能)达成这个期许?
  2. 您认为哪些中维现行的方针条文有缺陷,又应该如何修改?
  3. 简单叙述您在中维最喜欢的工作。—Y. Sean 2024年5月10日 (五) 12:27 (UTC)[回复]
    1. 我对中文维基百科的期许不多,希望它能够自理。我希望中维社区能够为自己负责,社区能够自己解决问题,创建有效的秩序,而不是遇到几个居心不良的人就被搞得道路以目,最后还需要靠WMF来救。而想要让中维社区能够自理就需要提高中维社区认识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要让社区能够识别各种“不是为了建设维基百科”的干扰。怎么能够提高这个能力?只能在解决问题中提高,所以就慢慢解决问题吧。
    2. 我相信很多现行条文都有缺陷,我以前以为是从英维搬运的时候搬运错了,不过最近看到也有不少是因循英维早期版本的方针指南,结果英维改善了,中维没跟上;也有原本条文和英维相符后来社区基于自己的错误理解而改错了的。这里举个例子的话就还是WP:N吧。你可以参考我的这个论述:WP:既非关注,也非度
    3. 我最喜欢的工作是评审条目,评审条目时遇到好条目真的会为作者的努力赞叹。当然了遇到烂条目和烂人的时候也是很不高兴就是了。因为评审条目的基础是作为读者读条目,而因为自己也写条目,所以会在读的时候想如果是自己写会写成什么样,有什么差异,所以读好条目不仅能够了解条目本身的内容,也能够参考别人的思路。而烂条目就不说了,作为一个读者感到被蔑视。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0日 (五) 14:48 (UTC)[回复]
A1Cafel之小提问

有人认为强硬的手段往往能收获不错的效果。您对使用强硬手段打击破坏者有什么看法?如果您未来成为管理员,您会使用强硬手段吗?--A1Cafel留言2024年5月11日 (六) 03:11 (UTC)[回复]

我不认为有什么手段是强硬的。如果一个操作是符合共识的,那么就无所谓强硬,而如果不符合共识,则不是强硬的而是有争议的。破坏者存在,如何应对破坏者,我觉得无非是该做的做就是了,该封禁的封禁,该保护的保护,不要拿破坏者太当一回事,只要选择最有效的做法减少破坏带来的问题就可以。--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2日 (日) 12:48 (UTC)[回复]
IP的提问

您好,数个关于最近结束的傀儡调查的提问:

  1. 这位永封用户新的调查里[7],,仍旧有复数IP行动并且由IP提起并主导了调查。就您所知这样的情形常见吗?
  2. 监管员提出的结果留言对应调查助理的留言,想知道您的解读。
  3. 被认定为新傀儡的账号,在调查里几乎所有人一致地以发言行为非常相似作为提请调查诉求,对比此账号最后两笔留言看似脱离先前行为模式。您认为任务型账号的可能性?
  4. 存废复核里,同样有IP。一年没有编辑记录的用户也出现表示关心。额外想请您注意此用户的讨论页与另一用户互动[8],此外这些账号目前均暂停止活动。同样想知道您的意见。
  5. [9],这个WP:TPG非关条目讨论的讨论页留言,您会怎么处理,或不处理,或除非管理员解除破坏者的页面保护。此行为属于您说的不干正事吗?
  6. 若您当选后,假设看到此永封用户申请解封信件,您会尝试处理吗?或是您愿意处理任何一位的封禁申诉吗?

从风向来看以及按图索骥的结果,我的发言可能会被认为是此傀儡调查的相关IP,因此请问您觉得相似度?将我的IP提至新的傀儡调查的可能性有多高,或是认为我就是他,提报破坏呢?另一可能性或我是某位用户的未登录留言?

不想回答也谢谢,浪费您的时间见谅。

预祝您顺利当选。—220.138.31.42留言2024年5月11日 (六) 08:07 (UTC)[回复]

    1. 我并没有观察或者参与过很多傀儡调查案件,所以不知道是否复数IP用户参与行动是否常见。
    2. 先不考虑真人傀儡的因素,那么两者大概是同一人。
    3. 我认为首先Tofugamay可能是Mafalda4144的傀儡,不管是不是同一人。因而我个人的判断是,应该永久封禁Tofugamay,并且让Tofumagay自己说明为什么会有那些显然不是单纯新人的行为。注意,这不是让他自证清白,但除非有更好的解释,否则只能认为Tofugamay是傀儡。而现实是Tofugamay被封禁,竟然没有申诉。至于发言行为非常相似在我看来倒是次要的。
    4. 不是很清楚你的意思,我想你是说一些IP用户实际上也是隐瞒了身份的其他用户吧?
    5. 没有理解你说的WP:TPG是什么。
    6. 我会尝试处理,但需要被永封者说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我很在乎当事人的自我论述,如果确实言之成理,那么自然可以考虑解封。当然了现实是很多人根本没有正当理由。
  • 我目前没看到你的发言有什么害处,所以没有兴趣考虑傀儡调查。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2日 (日) 13:11 (UTC)[回复]
另一位IP用户的提问

不好意思,介于隐私问题,可能要隐藏用户名用IP方式提问几点问题:

  1. 关于条目评级问题,请问你觉得能够(有资格)能评级条目的人有哪些?能对自己的条目评级吗(避嫌问题)?
  2. 有一些条目创立后有章节缺漏内容,我称之为“烂尾条目”,请问你觉得烂尾条目生成的原因是什么,可以怎么避免其生成和解决这类条目?
  3. 在伪基百科(似乎变成LTA的温床和恶俗维基2.0?)上有这样的条目和讨论页暴露一些维基百科用户的个资,似乎你是很遗憾在上表之中的苦主,假如你成为管理员,你会怎么解决这样的蓄意个资外泄问题(和伪基百科方沟通)?

以上是我的问题,可选择不回答,祝一切平安顺心!--36.224.205.195留言2024年5月13日 (一) 03:59 (UTC)[回复]

    1. 条目评级我认为大致和DYKC评审需要的能力类似。(这不是显然的,但不详述。)可以对自己的条目评级。
    2. 原创条目的话可能是因为主编有构思但是没时间写完。如果是翻译条目的话,应该是主编就是没时间,或者觉得自己能力不足(减量翻译)。我觉得不需要避免生成这类条目。如果条目不完整但是已经可读了,那么有条目比没有好。我自己有一个烂尾条目安东神社,在草稿空间挂了半年被提删只好送到条目空间。我当时的考量就是虽然还不完整,但是已经可读。至于如何解决,我觉得不需要专门解决,除非条目不完整到不可读的程度:如果不可读,那就删除或者删减到小作品程度。而这个靠已有的新条目巡查就可以了。
    3. 那个列表我看倒也没什么个资泄露的问题吧?基本都是诽谤而已。如果我成为管理员我懒得管这件事。维基百科社区内对我的诽谤我必须追究,因为那是我所在的社区。而伪基百科条目上对我这种程度的诽谤我不在乎啦。我不是说诽谤有理,诽谤当然无理,但我也懒得去跟他们的社区沟通。难道伪基百科社区不知道他们自己在做什么吗?还需要我去告诉他们?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3日 (一) 05:02 (UTC)[回复]
      问一下“维基百科社区内对我的诽谤我必须追究,因为那是我所在的社区。”
      • 此处追究指的是提报ANM,还是直接封禁。
      • 若看到别人对别人的诽谤行为,你会提报或处理吗?
      --桐生ここ[讨论] 2024年5月14日 (二) 00:29 (UTC)[回复]
      • 针对诽谤行为,直接封禁在理论上是可能的,但实际上的操作至少要先要求做诽谤的人进行澄清并且认错。认错是很重要的,因为如果不承认自己诽谤并且承认诽谤是错误的,自然没法期待这个人今后不积极诽谤。也就是说必要的沟通是前提。在必要的沟通已经完成并且无效的情况下,作为管理员当然可以直接做封禁操作。
        • 这里有个问题,会不会出现WP:管理战(话说这个方针你维以前误译为车轮战来着)?如果有管理战的风险,那么还是先讨论一下,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至于提ANM其实倒不必要。
      • 看到别人对别人的诽谤行为,我会提报或者处理。中维长期以来社区风气和常识都有病,有些人有诽谤的恶习,当然不可能是只针对我的诽谤。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4日 (二) 01:48 (UTC)[回复]
Zheng Zhou的问题
  1. 阁下若当选管理员,是否在处理站务之余,仍会继续写条目以及参与评审?注:不是说专注于站务的管理员不好或者说管理员只做站务就不行,只是想了解下阁下对自己时间的安排
  2. 如果一个条目被挂了维护性模板、或者被提交存废讨论,时常有维基人指出别的条目也有类似或者一模一样的问题(但却没有被挂模板、被提删),这时便会有维基人说WP:闯红灯(当然,搞不好接下来又会有人说WP:红绿灯),假设此时并没有简单的办法解决单个条目存在的问题,而将有同样问题的条目全部挂维护性模板/提删又会被认为显然不是在建设维基百科,阁下若作为管理员有没有办法可以帮助该条目摆脱僵局?
  3. 我很赞同“很多人来维基百科是为了宣传自己的观点”,近十年前我就曾发现维基百科许多条目被当成了宣传阵地,可以在没有可靠来源的情况下用不符合百科全书的语气宣布一个司法判决是冤假错案(可见陈良宇条目的历史版本),再就是显而易见的地域中心、极强的站外动员能力让人印象深刻,在WMC成立前,恐怕要算上海维基人社区站外动员能力最强,我就曾因为改写看不过眼的内容而被警告过“劝阁下好好在国外呆着,我们会好好维护上海人这个条目的,关阁下什么闲事”,请问结合Fayhoo执意要将该条目回退到的版本、以及所写的编辑摘要,若按今时今日本站的标准,是否足以导致其被封禁?--Zheng Zhou留言2024年5月13日 (一) 07:11 (UTC)[回复]
    1. 我对自己的预期是读条目的时间不会减少(每天都读),评审的话不会减少,但现在也不是每天都在做,可能平均下来每周一两个DYKC。(但作为一个负责的读者发现问题之后会讨论和修改,我喜欢把这个叫做旧条目巡查。)写条目的话肯定不会比现在多,不过这个主要不是因为做不做管理员,而是自然的减少:在中维像DC、主题月、DYK、GA/FA之类的对我已经毫无吸引力了,所以我现在写条目完全是真的因为学到了点新东西顺手写。而做站务所花的时间并不会固定,会因具体问题变化:我的目标不是像虫虫飞那样去做苦力,而是做一些我认为社区至今为止做得不够好的事。
    2. WP:闯红灯的正确用法是排除谬误或者破除诡辩(“你看这个条目也是这样,所以没问题”),而不是靠类比来论证一个条目足够坏。我不认为挂模板是坏事。挂模板本身当然是好事啦,挂了清理模板之后没人动手改善条目,也比不挂清理模板好吧?挂模板是指出问题,至于什么时候修,怎么修,是另一件事。为什么要觉挂了模板没人修是坏事呢?所以说,如果一个条目真的有问题,清理模板挂对了,那就是在建设维基百科(至少读者能知道社区不是混蛋,社区知道这个条目烂)。除非是大量挂清理模板还挂错了,那不就是单纯的在胡来吗?该警告的警告,该封禁的封禁就是了。
    3. “劝阁下好好在国外呆着,我们会好好维护上海人这个条目的,关阁下什么闲事”这种编辑摘要显然是错的(宣称条目所有权),值得阻止的。如果这样做的人不反省,当然应当警告,如果再犯应该短期封禁。因为显然那样不是在建设维基百科。(因为显然不可能上海人就一定写得就比外地人更对。)然而,社区也不应当主要看编辑摘要做判断,更要看实际的编辑质量到底如何。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3日 (一) 08:32 (UTC)[回复]
  • 另外我还是建议谈条目就把自己当读者谈条目的具体问题。比如陈良宇条目问题很多啊,比如下面这些。我很不建议在编辑条目时“和人杠”。确实看到有些人很明显地用条目做宣传时,比较可能感到厌烦,但作为维基人应该避免在看到别人做宣传时针锋相对去抓那些最明显的宣传性表述,而是把条目当成一个整体,去指出问题,然后改善。简言之,不要急着和维基人针锋相对,要做一个读者,读者永远比写条目的人大
    1. “少年时期”一节,从1946年出生写到他三十多岁,违反了常识。总不能说老百姓少年是十几岁,高官三十多岁还是少年吧。又不是能活好几百年的精灵
    2. “仕途晋升”一章至少前半特别官本位。陈良宇条目写出来总不是只给上海人看的吧?你找个台湾人来人家也看不懂啊。说的不是他有什么政绩,而是说他怎么确保了晋升。都什么年代了写条目还跟大清似的。对比后面“主政上海”一节确实写了他的政绩,这就让读者觉得仿佛陈良宇这个人前半生在当上海市长以前都是在准备,具体做了什么没啥意义一样。市长以下的官员没有政绩是吧。(如果真的没有,那就写出来没有啊。)
    3. 剩下的是真的懒得看。你维不知道为什么中共高官条目有不少都写出了一股报告文学味儿,这就是文体错误。也不知道那些维基人是没学过写说明文,还是为了宣传什么都不顾了。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3日 (一) 08:48 (UTC)[回复]
    感谢您的回答,我觉得 WP:闯红灯的正确用法是排除谬误或者破除诡辩(“你看这个条目也是这样,所以没问题”),而不是靠类比来论证一个条目足够坏不要急着和维基人针锋相对,要做一个读者,读者永远比写条目的人大 这两句话说得非常好。--Zheng Zhou留言2024年5月13日 (一) 16:02 (UTC)[回复]
Sanmosa的问题

请问你如何看待以下这两种不同的态度?

  • “写条目的前提是理解来源内容。在来源内容有误的时候,编者应当认识到来源有误,如果该来源还是有一定影响的来源,在注释中说明来源有误是可以的。不算原创研究,而是必要学习。”(对,这是你的原话
  • “您就是把三组已发表的参考文献,自行进行分析、综合或总结,并挑出自己觉得正确的版本,再来排列说谁对谁错。方针已经讲明:‘切勿汇集、综合多个来源的信息或单个来源中的不同部分,以得出或暗示并未由来源明确提及的结论。’也特别提醒借由字词创造来源不存在论点的危险性。而依照规定,您的做为直接违背‘非原创研究’的说明,即便您的分析可能是正确的,但是这个判断本身并非三个来源既有内容。”(对,我这里节录了另一个人的原话,他说的是这个注释的事情)

以上。我这个问题虽然是在问编纂条目的态度,但也可以反映出看待、执行方针指引的态度。Sanmosa 全方贫工之联合 2024年5月14日 (二) 07:01 (UTC)[回复]

我们在做讨论的时候是为了在不同的观点里找到有用的部分,而不是为了争胜负。(谁以争胜负为优先谁就该被封禁。)对你列出来的主张,我是这样看的。
  • 你引述的这段话我觉得没什么问题,非要说的话就是编者如果能力不足发现不了来源的错误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编者不想去理解来源,那就是编者的问题。问题在于什么是维基人可以做的判断:当然是基于其他的来源的内容做的判断,或者基于显而易见的常识。
  • ‘切勿汇集、综合多个来源的信息或单个来源中的不同部分,以得出或暗示并未由来源明确提及的结论。’这是当然的。你也可以参考这篇论述:WP:白天作为饮器,晚上作为溺器
所以总体而言我不觉得两者有所矛盾。
当然了我想你说的应该是可不可以在几个来源矛盾的时候自己研判孰正孰误,我认为当然可以,前提是这种研判必须是简单的,不需要专门研究也能做到的。你要知道这世上就是有劣质文献存在,而发现一篇文献劣质可能只需要通过阅读文献就能做到。再具体而言,如果对特定的编辑内容的批判是这样的“您就是把三组已发表的参考文献,自行进行分析、综合或总结,并挑出自己觉得正确的版本,再来排列说谁对谁错。”那么被批评者需要说明自己做的研判是非常显而易见的,否则就是原创研究了。--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4日 (二) 07:56 (UTC)[回复]
我其实并不要求你必须把我列出的两种态度当成对立的,因此你的这个答案我倒是不意外,如果你真给出了谁对谁错的答案的话,那这就不是我认识的你了。你的补充解说也确实有让我看出你看待、执行方针指引的态度,那我再补充说明一下那个注释的具体情况吧:我找到一个来源写了“天照大臣”这四个字,而且从上文下理可以推断出那个来源想要说的是天照大神,这应该能算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笔误了,因此按道理应该是能满足你所说的“这种研判必须是简单的,不需要专门研究也能做到的”,于是我就写了那个注释。我有跟对方表明你说的这点,然而对方不认可这种说法,而且他至今还在拿这回事在其他不相关的讨论里指控我“原创研究”。Sanmosa 全方贫工之联合 2024年5月14日 (二) 08:38 (UTC)[回复]
WP:不要人云亦云#重复别人的话没有意义。哪怕是已经写好了放在那里的论述,也只能是建议别人去阅读然后看是否改变看法,不能够让别人的论述为自己代辩,更不用提引用别人的意见了,在讨论中是比较没效果的。你要阐述自己的观点。
关于笔误为天照大臣的我觉得完全可以不必在条目里提及。(不要拿奉天神社里专门引用垃圾来源说废话来类比,那个是我当时懒得和那些扰乱者争执而让步的而已。)--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4日 (二) 08:44 (UTC)[回复]
考虑到郑宝鸿在香港历史学上的地位,容许我暂时不动那个注释,但我会再慎重考虑是否移除那句话的。(行,那句话我移除了)我说的“我有跟对方表明你说的这点”倒也不是引用你或别人的意见或论述,我也只是跟他强调这应该能算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笔误而已,但他坚持认为既然我引用了那个来源写的“天照大臣”,那在没有其他来源说“天照大臣”的写法是错误的时候,我不能把“天照大臣”算成笔误。(奉天神社这条目我之前没看过,但我看了以后也着实感觉那条目的写法是不合适的。)Sanmosa 全方贫工之联合 2024年5月14日 (二) 08:50 (UTC)[回复]
天照大臣显然是笔误。如果连这个都不能判断,我觉得就是该做的没做的了。--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4日 (二) 09:39 (UTC)[回复]
(话说香港神社这个我竟然没参与DYKC。大概当时比较忙吧。)--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4年5月14日 (二) 08:40 (UTC)[回复]

本讨论已关闭,请勿修改。如有任何意见,请在合适的讨论页提出,而非再次编辑本讨论。
结果

现在的日期与时间是2024年5月19日 13时39分(UTC按此更新

  投票尚未开始!
请勿作任何投票,否则会被视为废票。


ASid

  • 申请者:ASid讨论 | 贡献
  • 提问时间:2024年5月1日 (一) 00:00 (UTC)—2024年5月14日 (一) 23:59 (UTC)
  • 投票时间:2024年5月29日 (一) 00:00 (UTC)—2024年6月11日 (一) 23:59 (UTC)
意见
问题
提问时间已经结束,请勿再增加问题,唯可以继续在意见区作讨论。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 2024年5月15日 (三) 04:42 (UTC)[回复]
下列讨论已经关闭,请勿修改。如有任何意见,请在合适的讨论页提出,而非再次编辑本讨论。

三个问题的回答
  1. 您期望帮忙怎么样的管理事务?请先阅读管理员的介绍页面。
    • 除了协助ipbe-zh及大量讯息发送的申请,我还会执行修订版本删除、保护跟封禁等操作,尽管我的活跃度已不如以往活跃,但我仍会关注社区,在时间上允许且还有余力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帮忙,谢谢。
  2. 在所有您在维基百科撰写的条目或作过的贡献中,有没有让您觉得特别喜欢的部分?有的话,为什么?
    • 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部分,喜欢的部分是做些小杂事,在社区讨论的时候给予一些意见或提醒。
  3. 你有没有在过去遇到任何有关编辑方面的冲突,或者是你认为其他用户造成你的压力?您如何处理这件事,以及未来遇到时您会怎么处理?
    • 目前仍没有发生过编辑冲突或者有用户造成压力。当冲突发生时,双方首先要相互信任且愿意听对方说话,两边都要尝试理解对方表达的意思,并不断修正,不要轻易猜测揣测。~~Sid~~ 2024年4月5日 (五) 12:18 (UTC)[回复]
落花有意12138的问题
  1. 请问“民主”在中文维基百科的作用都有什么?
  2. 您预期可能在何时不再活跃?
  3. 您的账号保安措施都有什么?

以上。——落花有意12138 2024年5月1日 (三) 09:27 (UTC)[回复]

1.民主是假定所有人一定的认知能力,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然而现实却不是如此,比如说这种情况,社区应该有一套机制制止这种行为,或者是根据他的意见降低该票的比重。
2.看现实生活的安排及我的心力是否足以应付社区的事情,除此之外由于我有着拿权不做事,会觉得自己很不负责任的情况,所以只要有人需要帮忙去讨论页找我,我通常都会帮忙处理。
3.我有着对于资安的观念,除此之外维基账号我都有特制一套密码,至于2FA的话由于我觉得太麻烦目前我没有开。--~~Sid~~ 2024年5月2日 (四) 06:45 (UTC)[回复]
希望这些答案会让您满意,谢谢。--~~Sid~~ 2024年5月2日 (四) 06:50 (UTC)[回复]
此为补充第二项回答的这段话“除此之外由于我有着拿权不做事,会觉得自己很不负责任的情况”,所以我每隔要求自己一定要处理一些请求。~~Sid~~ 2024年5月2日 (四) 07:00 (UTC)[回复]
HK5201314的问题
  • 你认为有什么外维方针指引很值得中维引入?
  • 请问阁下有否留意上月于Wikipedia talk:共识的讨论争议,当中一方是管理员,另一方是回退员。如果阁下成功当选,请问如何以第三方管理员身份解决争议?

以上--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1日 (三) 12:50 (UTC)[回复]

1.没有特地观察外维方针,所以不是很清楚。
2.假设我选上了碍于管理员头衔,我通常不会介入,顶多当双方的桥梁,协助两方理解对方的意思仅此而已。--~~Sid~~ 2024年5月2日 (四) 06:28 (UTC)[回复]
看了您问其他候选人的问题,我先跟您打一个预防针,由于我前面几次已经被RFA弄到我身心俱疲,现实生活也无法让我在这样弄,我回的答案会很简单,不会做过多解释,希望您见谅,谢谢。
也希望其他要问我问题的人,可以的话不要问太多,我头会很痛,谢谢大家的见谅。--~~Sid~~ 2024年5月2日 (四) 06:50 (UTC)[回复]

第三条问题:
现时,中维没有任何方针指引单独论述交通条目,当中香港巴士及铁路条目被指“爱好者网站”,有不少IP或新用户添加车牌车次等原创研究,也有个别编辑者删除或淡化附来源而具争议的事项。试根据党铁打手全面在维基删除港铁车站历史和负面内容 - 分享自 LIHKG 讨论区的讨论,

  1. 说明中维管理员在交通条目的角色是什么。
  2. 有人认为管理员针对烫手山芋“不为”/“冷处理”,导致公众或投诉者认为维基百科偏帮个别用户,阁下对此指控有什么看法?
  3. 有人在讨论区质疑该名编辑者可能违反WP:利益冲突,作为管理员后选人,如何看待此事?
  4. #87 回复#90 回复 请问阁下对此观点有什么看法?

以上。--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3日 (五) 14:53 (UTC)[回复]

恕我吐槽,你维是中文维基百科不是粤语维基百科,您拿粤语的要中文站的人发表观点也太为难人了...--SunAfterRain 2024年5月3日 (五) 15:24 (UTC)[回复]
1.我认为没有管理员在交通条目的角色是什么,这种概念,所有的管理员在所有的条目当中,除掉回退明显破坏及对条目种种管理操作外,他们的编辑仍可以被视为普通编辑者之一,没有什么特殊的待遇,尽管他们具备管理员的头衔及权限,但如果他们做的管理操作不被社区的共识支持,或者根据方针指引操作后有出现妥当的意见反映说此操作不当,管理员们就应当停止。
唯有一点须注意,管理员在编辑时就应当多加注意不要让自己的编辑去引起争议,或者牵扯进其他争议中,当然管理员执行管理操作时也理应如此。
2.关于这一点还是那句话,社区没有足够的共识与支持,这才是促使管理员时常选择不处理的原因,一旦轻易处理就很容易会被冠上滥权独裁的头衔,管理员要花好几天的时间与精力去应付,还要担心被除权,加上志愿者性质,管理员现实生活也不是闲闲没事做,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没有理由去责怪管理员不处理。
3及4题由于我并不完全理解粤语,为了避免错误理解导致回答变成牛头不对马嘴,我就不回答了,还希望您见谅,谢谢。--~~Sid~~ 2024年5月3日 (五) 15:43 (UTC)[回复]
修正一下错字及语句怪怪的地方。~~Sid~~ 2024年5月3日 (五) 15:54 (UTC)[回复]
更改第一题的部分回答,以确保有明确表达我的意思。~~Sid~~ 2024年5月3日 (五) 16:03 (UTC)[回复]
以下附上書面語翻譯: 第87條回覆

想问一下删除下列报道是否由港铁PR发出?
安全问题:删除了太阳报和香港01就东铁月台的问题报道,2023年立法会议员田北辰批评3年全线安装幕门的进度太慢的报道等。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9D%B1%E9%90%B5%E7%B6%AB&diff=prev&oldid=79849910
完全删除班次问题的内容,如港铁称由大围站前往金钟站只须约17分钟。而有线新闻的记者进行实测后,发现往返上述两站需时约21分钟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9D%B1%E9%90%B5%E7%B6%AB&diff=prev&oldid=79849866
删除东铁因迁就居民而慢驶的报道和受影响乘客的人次,报道来源全部为《苹果日报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9D%B1%E9%90%B5%E7%B6%AB&diff=prev&oldid=79849806
———-
回复在这里:
1. 不需要列出这么多宗案件,这么多宗案件会导致条目会过长,没有人想看这么长的条目。
由于全线未有设置月台幕门或闸门,乘客意外堕轨或跳轨自杀事件不绝于耳。而在2016年10月31日,一名83岁老妇在罗湖站月台步出车厢时不慎由月台空隙踏空堕下路轨,右手受伤,幸伤势无碍。有关相片在网上广传,引起市民对港铁月台安全的关注。2017年3月24日,一名60多岁老翁在上水站堕轨并被列车辗过,身体断成三截不治;同年6月11日一名任职中学教学助理的24岁女子疑不堪工作压力在大围站跳轨自杀死亡,公众担忧本线沦为“自杀天堂”。部分月台又由于设计问题造成月台边缘与车厢之间的空隙特别阔,而在2011年与2016年亦分别有一名20多岁少女、一名3岁男童以及一名老妇不慎从车厢与月台之间的空隙堕下路轨。
2. 至于安装幕门嘅进度缓慢,前面已经有几句句子说明。多年来有很好多人也曾批评站台安装幕门的进度缓慢,不需要每一句也写下去。
不过由于过海段工程及转用新列车的进度缓慢而多次推迟。直到2022年5月,网媒香港01引述消息指过海段通车后,工程团队最快在2022/-23年于个别车站加设约1.8米高的月台闸门,不过全线安装工程仍需等候数年才完成。直到2023年5月,马场站1号月台率先开始安装月台闸门,较原先项目延迟约10年。”
3. 这句正在做什么东西(注:原句是以粗俗语言表达,经本人和谐化了)? 一:不是百科全书语调,二:这句是什么意思?是否暗示东铁线落成后开始居住的人没有资格批评东铁线噪音问题。
“虽然东铁线于1910年已通车,毫无疑问早于沿线所有现存的民居建筑落成,即沿线居民在迁入前都已清楚知道东铁线的存在会产生噪音。”
4. 下列数句找不找到资料来源供其他人核实真假?会不会有人写了假信息连你也不知道?还是有一大篇文字就要无条件相信?
大围至九龙塘近名城段:原定车速每小时90公里,被降低至每小时70公里,由2012年6月13日起生效, 2020年1月8日起被降低至每小时60公里,已于2020年3月中旬放寛至每小时70公里,再于2021年10月中旬放寛至正常车速(日间)/ 每小时80公里(夜间)。(在新信号系统的控制下每班列车的行车速度也不同)
旺角东站至九龙塘段,原定车速每小时80公里,被降低至每小时50公里(南行)/ 每小时40公里(北行),由2013年11月15日起生效,已于2021年10月中旬放寛至每小时70公里(日间南行)/ 每小时60公里(夜间南行、日间北行)/ 每小时50公里(夜间北行)。(在新信号系统的控制下每班列车的行车速度也不同)
旺角东站至红磡近旺角东站:原定车速每小时120公里,被降低至每小时50公里(北行)/ 每小时40公里(南行),由2012年10月17日起生效,已于2021年10月中旬放寛至每小时70公里(日间北行)/ 每小时60公里(夜间北行、日间南行)/ 每小时50公里(夜间南行)。(在新信号系统的控制下每班列车的行车速度也不同)
———-
以上是87回覆,90回覆將寫在其他沒有回覆第4題的候選人頁面上。另外,第三題即使是粵語也應能按照涉事編輯者於中維編輯貢獻回答,不回答也沒有關係。--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7日 (二) 10:48 (UTC)[回复]
@ASid--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10日 (五) 10:01 (UTC)[回复]
@HK5201314我的身心状况原本就因为RFA导致我的压力很大,大家的提问又让我的压力又更上一层楼(此处没有任何责怪之意),所以我可能暂时无法回答您的问题,对此我感到很抱歉,希望您可以见谅。~~Sid~~ 2024年5月12日 (日) 03:07 (UTC)[回复]
两个问题
  • 您认为您之前几次管理员选举失利的原因是什么?
  • 您认为社区是否应该尽力平等以待每一个维基人?

以上。--🎋🎍 2024年5月2日 (四) 09:00 (UTC)[回复]

1.无法顾及所有人的所期望的方向吧,满足A的期望或者做法,B就会不满意,两方都满足了还有可能跳出C,我以往会这么做,现在不会了,要做到顾及所有人的期望还不能出现冲突只会让我变成精神病。
2.理论上是要这么做,实际上没法这么做,太多太多因素影响着每个人,您总会遇到那种讲了不听,说了三四次不能那样做还是不停止的人,每个人包括社区需要适当的衡量自己的时间精力,不要去做超出自己所能承受的事情。--~~Sid~~ 2024年5月2日 (四) 13:38 (UTC)[回复]
修正错字。~~Sid~~ 2024年5月3日 (五) 15:45 (UTC)[回复]
路西法人的提问

感谢自荐参选管理员。

  1. 您如何定义文明方针所列的“轻率鲁莽指控他人行为不当”?您认为目前社区当中此类不文明行为的发生频率有多高?您不必参考我所写的论述,请按自己理解回应。
  2. 我注意到社区各方面的讨论都屡屡出现缺乏实质有效论据及论证的发言;也有用户因某些规定和指示不合意,认定这些规定和指示“不需遵守”,并在讨论中拒绝正视相关规定和指示背后至今仍然存在的意义和作用。您如何看待此类型的用户发言,又能否提出该如何处理及避免此类窒碍社区进步的行为?
  3. 我一向形容本站多数管理人员是“圣母”性格,对于显然应被驱逐的长期扰乱社区秩序者抱持过度仁慈的态度,往往让这些扰乱者成功以片面之词拉拢支持者扰乱社区。您对此抱有什么看法?

以上。--西 2024年5月2日 (四) 10:23 (UTC)[回复]

1-1.我一直以来都觉得这种东西要由社区来定义,Wikipedia:轻率指控这个论述我认为其实写的很清楚了。我看到会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往往是双方标准及考虑的点不同,这才导致这类指控的出现。
1-2.就我注意到的,以一个月来讲平均1-3次。
2.社区要用很明确详细的叙述告诉社区什么不能做什么可以做,并且要有案例提供,不要有模棱两可的地方,这是我的想法。举个例子WP:NOTAD,维基百科不是宣传工具,那要有案例告诉别人什么是宣传,这对社区新手老手都有好处,就比较不会出现说“什么叫做宣传”这种问题。
3.事实上这是因为社区没有足够的共识与支持,没有足够的共识与支持,管理员就不敢贸然下去处理,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冠上滥权独裁的头衔,这是我的看法。--~~Sid~~ 2024年5月2日 (四) 14:28 (UTC)[回复]
A1Cafel之问题

连同这次,阁下已经是三年内第四次参选管理员,之前三次均以失败告终,目支持率距离当选门槛(当时仍为八成)仍有一定距离。

  1. 在审视当中的反对意见后,你有作出什么改变以面对这次参选?
  2. 对于社区在较早前下调管理人员当选门槛,你是否有较大信心当选(或取得临时管理员权限)?
  3. 如果这次参选仍然落选,你会否在之后第五次参选管理员?

以上。--A1Cafel留言2024年5月5日 (日) 03:42 (UTC)[回复]

1.改变太过在意别人的想法,改变试图取得所有人认同的想法,不求事事尽如人意,只求问心无愧。
2.临时管理员可能取得机会,永久就不指望了,至于信心的部分,事实上我从选举开始就给自己败选的心理准备,防止期待太高最后败选时产生的极大失落感等等的负面情绪。前次看到大家的反对票这么多让我很惊讶,尤其地球君跟AT君的反对票让我很震惊,所以其实这次我没报多大的期望。
3.看我当时的行程安排。--~~Sid~~ 2024年5月5日 (日) 12:25 (UTC)[回复]
Aotfs2013的练习题

请在本页面指出并“实际解决”以下两项操作的问题,并详述您评估采取的解决方案的具体理由:

  1. Special:diff/82231976
  2. Special:diff/82231997

期待您的回答。——Aotfs2013 留于 2024年5月5日 (日) 16:17 (UTC)[回复]

1.Belarus101的移动操作,就我的解读他是根据WP:命名常规的名从主人原则“如果一个条目所述的主体——人、物或可谓有“拥有者”之事,其拥有者或代表者的官方中文资料出现此主体的中文名称,可优先考虑使用该中文名称。”,这里我是假定Belarus101他编辑摘要说的是真的。
2.重复条目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条目名不适合做为重定向,一种是可以做为重定向,前者需要提AFD,后者直接重定向即可。
-
以下说明Belarus101少做的部分,我来合并条目我会多做的部分,移动条目我会更谨慎的部分。
1.我通常会在编辑摘要里直接放入官网的资料,确保移动标题为常用名称,我的选择是不移动。
2.使用{{Merged-to}}标记被合并条目的讨论页,{{Merged-from}}标记合并条目的讨论页,编辑摘要顺便说明相关情况,可以的话通知被合并条目的创建者,可以的话与之讨论怎么合并。除此之外加入我所知晓的地区用词转换。
-
以下说明我为什么会这么处理的原因具体理由
1.方便大家直接查阅,确保之后不会出现争议。“确保移动标题为常用名称”,因为WP:命名常规#先到先得名从主人所使用的标题在中文任何地区都不是常用名称的话,将不适用名从主人。不移动的原因是我有不确定性,我找不到官方的资料,这是为什么我前面会说直接放入编辑摘要的原因。
2.标记讨论页确保及在编辑摘要说明,确保符合Wikipedia:CC_BY-SA_4.0协议文本当中的“署名”。通知被合并条目的页面创建者与讨论合并内容,是让创建者知晓,不会有种莫名其妙辛辛苦苦写好的条目被合并的感觉。确保用词不要差异太大,这部分无法全部兼顾到,所以需要社区相关经验丰富的人来处理。
希望我的回答让Aotfs2013满意,如果有没注意到的地方,希望Aotfs2013可以提点,谢谢。--~~Sid~~ 2024年5月6日 (一) 16:31 (UTC)[回复]
@ASid谢谢您的回答,在此追问:
  1. 有人认为您在讨论页添加{{Merged-from}}无法解决Belarus101版本侵权的问题,请尝试理解为什么?以及您同意吗?若您同意,又应该怎么做?
  2. 您同意另外两名用户对此一问题的回答与您的出入吗?
——Aotfs2013 留于 2024年5月9日 (四) 20:37 (UTC)[回复]
@Aotfs2013我的身心状况原本就因为RFA导致我的压力很大,大家的提问又让我的压力又更上一层楼(此处没有任何责怪之意),所以我可能暂时无法回答您的问题,对此我感到很抱歉,希望您可以见谅。~~Sid~~ 2024年5月12日 (日) 03:07 (UTC)[回复]
丝糖的问题
  1. 作为一名IPBE授予者,您在实际处理请求的时候体验如何?统计数据显示目前队列中仍有大量积压请求,您认为引起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2. 作为一名有 info-zh 队列访问权限的agent,您在实际处理请求的时候体验如何?
  3. 您提到您会处理修订版本删除请求。
    1. RD2中提到“考虑是否在执行普通删除后,该单一历史版本仍能造成恶劣影响”,您认为在什么情况下,对某一历史版本单纯进行回退并不是足够的,换句话说,它依然可以造成恶劣影响?(转自白磷的问题)
    2. RD4和监督请求1均是对于非公开私人信息的处理。您认为在什么情况下,应当使用RD4对某版本进行隐藏?是否存在某种情况,可以只执行RD4而不“联系监督员执行监督隐藏”?

感谢~ Stang 2024年5月8日 (三) 02:50 (UTC)[回复]

1-1.申请太多很容易审核疲乏。
1-2.社区有一方认为IPBE授权标准太低,一方认为IPBE申请处理速度太慢,站内没有一个固定的授权标准,导致不是很敢贸然处理,我们没有什么直接的数据去判断对方是否需要,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客栈提议说以有限制CU,请求社区尽快加紧恢复本站CU,我前面提到的审核疲劳也是原因。
2.整体处理情况感觉是不错的,只是偶尔会碰到一些较难以处理的信件。
3-1.我认为在严重污辱的情况下,例如:当在其他人看到该严重污辱的版本时,可能会导致被污辱者上新闻、被误解或产生其他负面影响,维基百科影响力不可小觑,这是要慎重处理的。
3-2.用户意外编辑退出时即可使用。我想是有的,但这理论上来说会非常少见。--~~Sid~~ 2024年5月10日 (五) 08:27 (UTC)[回复]
gluo88的问题
  1. 关于对方针的“合理诠释”。 由于个人难以排除主观性, 对方针的解读也会不同,很难有客观的方法判断。 社区讨论时曾提到:“究竟是什么是‘合理诠释’?这正是社区过往许多争议的核心。”。 按自己对方针的解读所进行的管理操作引起社区多人异议或反对时,阁下如何处理?
  2. 关于“棘手争议”。 由于“棘手争议”的复杂性和模糊性,个人难以排除主观性,所用的判断(“合理诠释”)标准也会不同,对方针的解读也会不同,很难像形式逻辑的命题那样,有客观的方法, 通过纯粹的严密逻辑推理来做出判断和说服。比如,国家政治中,除了专制国家, 民主国家(特别是欧美), 无论是议会或选举, 各派都是无穷的道理,也都无法说服对方。 社区讨论时曾提到:“很多时候‘勇于出手’与‘专断独行’真的只是一线之隔而已”。 有时管理员的某个管理操作被一部分人看作是‘勇于出手’, 但被另一部分人看作‘专断独行’。 处理不好会引起重大争议,甚至引起管理争议/管理战等, 是否有不给管理员来太大压力的处理方法? 阁下如何处理“棘手争议”?
  3. 关于Wikipedia:共识。 常看到讨论相僵持不下,新的发言往往本质上只是对已有观点的重复,相互都无法说服对方。 由于任何个人的看法都具有主观性,所用的判断(“合理诠释”)标准也会不同,可能无法达到理想情况(一致同意的共识)。比如,1. 上月于Wikipedia talk:共识的讨论争议; 2. Bigbullfrog1996案, 已经出现非涉事管理员的处理被当管理事员回退, 产生了管理操作争议。 方针提出“共识应采纳多数人的意见,并和重要少数的意见作出适当妥协”。 尽管容易客观判断“多数人的意见”,阁下对其它类似案件如何处理中, 如何引导社区客观判断讨论足够充分否和已经和少数的意见作出适当妥协?--Gluo88留言2024年5月8日 (三) 17:16 (UTC)[回复]
    1.遇到这种情况我会撤回自己的操作,并解释自己为何这么操作,让社区讨论出结果再处理。
    2.没有,没有那种ABCDE的期望希望都满足,勇于处理争议,都不会出现冲突,还不会压力太大的处理方法。我通常不会主动处理或介入“棘手争议”,要处理或介入我也只会当双边沟通的桥梁,至于争议问题是要靠双方相互信任、相互理解并试图取得共识才能解决。
    3.我只会当双边沟通的桥梁引导,讨论是否足够充分要看情况。讨论需要双方相互信任、相互理解并试图取得共识,而不是坚持己见,如果两边只是各执己见,一点都不相信对方,也不为对方理解,那没有什么讨论会是有结果的。--~~Sid~~ 2024年5月10日 (五) 08:54 (UTC)[回复]
    在下也认同您的处理方法:“遇到这种情况我会撤回自己的操作,并解释自己为何这么操作,让社区讨论出结果再处理。” 也认同您的引导社区讨论并试图取得共识的总的思路。
    社区讨论中见到,“两边只是各执己见,一点都不相信对方,也不为对方理解”,讨论好一段时间后,仍然没有一致的意见(也没有客观的方法, 通过纯粹的严密逻辑推理来做出判断和说服持相反意见的人)。是否可以有下面的考虑及解决方案,或其他方法?
    • 避免采用只有少数人支持的方案。如果一个方案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那么它可能不是最佳选择,因为它可能无法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
    • 尝试采用多数人认可的方案(可能是51%-99%,先在比例上有讨论和共识)。在充分讨论和沟通协商后,如果一个方案得到了多数人的支持,那么它可能是一个更加公平和可行的解决方案。
    • 不急于结案,继续讨论。如果双方观点仍然存在较大分歧,可以选择暂时搁置争议,继续收集信息和意见,以便在未来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Gluo88留言2024年5月11日 (六) 14:24 (UTC)[回复]
@Gluo88我的身心状况原本就因为RFA导致我的压力很大,大家的提问又让我的压力又更上一层楼(此处没有任何责怪之意),所以我可能暂时无法回答您的问题,对此我感到很抱歉,希望您可以见谅。~~Sid~~ 2024年5月12日 (日) 03:07 (UTC)[回复]
Lemonaka的问题

It's the fourth time that you are trying to run an RFA. What have you learned about previous three failed nominations? What changes had happened to you since those ones?

这是您第四次尝试进行 RFA。 您从之前三项失败的提名中了解到了什么? 自从那次之后你发生了哪些变化?---Lemonaka 2024年5月9日 (四) 01:09 (UTC)[回复]

我和竹生君好像都问过类似的问题。--A1Cafel留言2024年5月11日 (六) 03:05 (UTC)[回复]
1.我从前面三次我发现社区大多数人对RFA候选人支持或反对早已决定好,不会因为你问题答的好,有没有答而改票,问题没答或者是回答了,反对者仍会有理由投反对。我过往太过在意他人的眼光,每次回答问题都把让自己压力很大,最后仍不会有好结果。
2.如我前一题所提到的,我现在回答问题是从简,有表达到我的意思就好,不会过多解释,对RFA不会放的太在意,让自己压力山大,因为过没过其实早已决定好。--~~Sid~~ 2024年5月11日 (六) 14:02 (UTC)[回复]
这种的选举态势让我伤心。主保佑。 -Lemonaka 2024年5月11日 (六) 23:37 (UTC)[回复]
不知哪个部分让你伤心,RFA已经让我压力很大了,希望不是因为我的自我调节让你伤心...--~~Sid~~ 2024年5月12日 (日) 02:50 (UTC)[回复]
Y. Sean的问题
  1. 您对中文维基百科最大的期许是什么?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尽可能)达成这个期许?
  2. 您认为哪些中维现行的方针条文有缺陷,又应该如何修改?
  3. 简单叙述您在中维最喜欢的工作。—Y. Sean 2024年5月10日 (五) 12:28 (UTC)[回复]
    1-1.期许这部分满多的,我说其中一个,我期许社区讨论时可以相互信任、相互理解并且双边试图取得共识。
    1-2.有空多参于一些大型讨论,当桥梁让冲突缓和并促进讨论。
    2.方针没有提供案例,很容易会有模糊地带,或者因个人解读不同,因而产生冲突或不同的处理方式。修改方式即是增加处理过的案例,让人很轻松就可以抓到标准在哪。
    3.帮助新手。--~~Sid~~ 2024年5月11日 (六) 14:22 (UTC)[回复]
Rice King的问题

您认为“对事不对人”和“对事又对人”有哪些差别?您是否觉得某些情况下“对事又对人”是必要的?--Rice King 信箱 · 留名边缘人 2024年5月10日 (五) 15:42 (UTC)[回复]

差别是“对事又对人”会因为人过往所做的事情产生不同的处理方式。
“对事又对人”应该要尽量避免,但事实上却很难完全做到,人往往会因为某个人的贡献巨大,不小心会淡化或忽视这个人原本违规的事实。--~~Sid~~ 2024年5月11日 (六) 15:57 (UTC)[回复]



我是此次的候选人ASid,很抱歉告诉大家一件事,原本RFA就让我压力很大,大家的提问又让我的压力又更上一层楼(此处没有任何责怪之意),后续各位的提问我不保证我一定可以回答(大家仍可以继续提问题,我没有要拦著大家提问题的意思,即便我无法回答我还是会看),希望大家见谅,谢谢。~~Sid~~ 2024年5月12日 (日) 03:07 (UTC)[回复]


本讨论已关闭,请勿修改。如有任何意见,请在合适的讨论页提出,而非再次编辑本讨论。
结果

现在的日期与时间是2024年5月19日 13时39分(UTC按此更新

  投票尚未开始!
请勿作任何投票,否则会被视为废票。


ATannedBurger

  • 申请者:ATannedBurger讨论 | 贡献
  • 提问时间:2024年5月1日 (一) 00:00 (UTC)—2024年5月14日 (一) 23:59 (UTC)
  • 投票时间:2024年5月29日 (一) 00:00 (UTC)—2024年6月11日 (一) 23:59 (UTC)
意见
问题
提问时间已经结束,请勿再增加问题,唯可以继续在意见区作讨论。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 2024年5月15日 (三) 04:44 (UTC)[回复]
下列讨论已经关闭,请勿修改。如有任何意见,请在合适的讨论页提出,而非再次编辑本讨论。

三个问题的回答
  1. 您期望帮忙怎么样的管理事务?请先阅读管理员的介绍页面。
    • 上次选后看到的评语(特别是“需要更多经验”的常见理由)其实有让我想过我自己有什么需要进步的:当时我有写了几篇条目(包括一条GA)、通过创建条目专题和评选时常帮助其他维基人完善他们的条目并担任中维调查助理处理傀儡问题。我当时有在想或许社区不是只想要乖乖打扫却默默无闻、毫无存在感的管理员,而是也要能够在需要管理员的时刻出面并协助维护社区的完整性和5P。不过也因为我近期在现实中亦参与了不少模联活动,使我对与他人沟通和化解矛盾方面亦增添了不少兴趣。若这次有幸选上管理员,我希望处理一些比较多基于沟通的事务,包括封禁申诉和ANM,当然,一些长期积压如修订版本删除也是时候该清了(貌似和上次选管理时相比又增加了不少)。
  2. 在所有您在维基百科撰写的条目或作过的贡献中,有没有让您觉得特别喜欢的部分?有的话,为什么?
    • 帮助新手是一部分,不过近期我倒是比较喜欢尝试推行长年提案。在与LuciferianThomas合作推行ARBCOM的过程中,我亦意识到这些提案本身对中维社区是有偌大好处。在与他人沟通和协调具体细节的时候,提出一个可被大多数(我自己是八二法则的信徒,当然可能有些人会认为80%对提案的认同可能有些过于苛刻)接受的提案能够在让社区意识到ARBCOM需求的同时解决一些可能的隐患。的确,最后虽然因为一些分歧使我并没有继续参与ARBCOM的创建讨论,不过我还是要特别感谢当时与我有分歧的@0xDeadbeef君愿意对我的参选表示支持。尽管之后或许会有用户告诉我中维不能和模联相提并论,但我仍认为讨论出一个对现实有益的结果还是比大家困在一间会议室内写几张对现实世界没什么影响的纸还要有趣许多。
  3. 你有没有在过去遇到任何有关编辑方面的冲突,或者是你认为其他用户造成你的压力?您如何处理这件事,以及未来遇到时您会怎么处理?
    • 冲突倒是没有,我自认为是相对还比较好说话的人,能用沟通解决的事情就没必要冲突。有时候确实是会遇到沟通困难的情况,不过只要双方有足够的时间和意愿,我相信最后还是会有一个大家(包括社区)都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 )dt 2024年4月8日 (一) 05:19 (UTC)[回复]
落花有意12138的问题
  1. 请问“民主”在中文维基百科的作用都有什么?
  2. 您预期可能在何时不再活跃?
  3. 您的账号保安措施都有什么?
  4. 如果有人的发言对您采用了比较重的措辞,比如因编辑争议称某笔编辑是破坏,您可能如何反应?如果有人用词比较粗鲁,您可能如何反应?

以上——落花有意12138 2024年5月1日 (三) 09:19 (UTC)[回复]

  1. 这里可以分成两个方向:
    1. 投票本身就是民主的一种表现方式。尽管中维不是民主的试验场,我们不还是在管理员选举中准备投票吗?
    2. 民主本身的价值吧,比如说少数服从多数,这点在很多依靠共识的讨论中亦有体现。
  2. 可能等到哪天中维没有破坏的时候吧。我相信这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笑
  3. 个人刚刚发现自己对2FA其实还蛮情有独钟:注册的电邮用了2FA、VRT也用了2FA。个人用的是验证应用(CISCO家的),安全性需求方面应该足够。
  4. 第一种情况的话我会解释自己做出那笔编辑的思路,遇到比较粗鲁的人也是。保持住自己的心态也是很重要的。--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1日 (三) 21:37 (UTC)[回复]
HK5201314的问题
  • 你认为有什么外维方针指引很值得中维引入?
  • 请问阁下有否留意上月于Wikipedia talk:共识的讨论争议,当中一方是管理员,另一方是回退员。如果阁下成功当选,请问如何以第三方管理员身份解决争议?

以上--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1日 (三) 12:51 (UTC)[回复]

抱歉回复的有点迟,昨天实在没什么时间答完,回应见下:
  • 虽然不是方针,不过我认为en:Wikipedia:Don't spite your face是个蛮有参考价值的论述。即使是一份能帮助中维进步的提案,若在推行时遭受很大的阻力,倒不如不要强求社区接受。尽管立竿见影很容易让社区觉得中维正在变得更好,但把脚步放慢也不一定是坏事。与其追求效率,倒不如追求最合理的作法。
  • 同理,上个月的讨论也有出现类似的情况。有用户(我不是很喜欢特别提及用户的身份,比如是否为管理员)对一个提案提出了质疑,然后后续亦有不少多方讨论,结果最后变成“我没力气跟你吵下去”这种情况。与其设立高标准强求社区,倒不如换个角度、换个更有逻辑的方式处理当前遇到的问题。
  • 一点个人想法:其实我觉得那篇讨论本身不太算得上争议,争议的焦点主要是在参与讨论的用户上而非提案本身。重翻一次讨论后亦发现了不少翻旧账的行为,与其说在这个讨论中会需要用到管理员身份处理争议,倒不如说管理员应该在一开始就做出处理。--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2日 (四) 21:30 (UTC)[回复]

第三条问题:
现时,中维没有任何方针指引单独论述交通条目,当中香港巴士及铁路条目被指“爱好者网站”,有不少IP或新用户添加车牌车次等原创研究,也有个别编辑者删除或淡化附来源而具争议的事项。试根据党铁打手全面在维基删除港铁车站历史和负面内容 - 分享自 LIHKG 讨论区的讨论,

  1. 说明中维管理员在交通条目的角色是什么。
  2. 有人认为管理员针对烫手山芋“不为”/“冷处理”,导致公众或投诉者认为维基百科偏帮个别用户,阁下对此指控有什么看法?
  3. 有人在讨论区质疑该名编辑者可能违反WP:利益冲突,作为管理员后选人,如何看待此事?
  4. #87 回复#90 回复 请问阁下对此观点有什么看法?

以上。--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3日 (五) 14:53 (UTC)[回复]

  1. 总的来说,我认为管理员在讨论中的角色应偏向群聊管理员,即维护讨论的品质(如注意有没有人身攻击、不文明行为等),而非以管理员的身份给出建议。这不是说管理员不能在讨论中发表意见,而是管理员不应该在条目讨论中主导整个讨论的走向。交通条目方面的话,由于有不少LTA涉及交通主题,管理员亦需要注意编辑历史以辨别LTA并回退不具建设性的编辑。在发生编辑战的时候,管理员应当保护和回退到编辑战尚未发生前的版本并要求参与编辑战的编辑进行讨论。若有编辑不愿意参与讨论,那应当以扰乱论处。
  2. 绝大多数的“不为”/“冷处理”很多时候都是心有余力而不足(一天只有24小时,管理员一天的时间并不会比一般用户多)。我也承认的确因为这样而间接纵容了个别用户,进而导致公众或投诉者会有这种指控。个人认为这方面确实是当前整个社区需要努力的地方,不仅是给当前管理员们的一个反思,也是让社区意识到自己不足的机会。
    当然,我这边也想引用前美国总统肯尼迪的一段话:“不要问国家可以为你做什么,你应该要问自己可以为国家做什么”,"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如果有人对维基百科有不满,我们应当邀请他们加入社区来尝试改变,而不要在别的地方怨维基百科哪里不好,结果什么都没有变。
  3. 这其实蛮呼应下面Thomas君的“轻率鲁莽指控他人行为不当”。“能解释为愚蠢的,就不要解释为恶意”。我想若是公众或投诉者有兴趣加入维基百科来改变的话,这会是很好的第一课。当然假定善意也很重要,不过在那种情绪下,个人觉得后者在实践上会有些困难。
最后一题稍后回复。--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6日 (一) 07:21 (UTC)[回复]
4. 这两个回复其实都夹杂着主观评价和实际上客观存在的问题。列出的问题是存在的,但衍伸出的主观评价也有恶意推定的问题。我个人觉得#87比#90较具建设性:与其空泛的提出问题,#87提供了细节使编辑能更快找出可能有问题的段落。嘛,当然,这两段回复也有展现出外人对维基百科运作的不熟悉(比如“只要有媒体报道发生事,就应该写”)。尽管我对于他们提出的一些建议也非常认同(想法很好),但如果真全权让他们来维护和改善那些条目,出于他们对维基百科的不完全理解,我其实会感到有些担忧。--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6日 (一) 22:53 (UTC)[回复]
两个问题
  • 请谈谈您对棘手封禁的看法,以及您若当选是否会是愿意做出棘手封禁的管理员?
  • 当您和其他维基人因为不和(编辑争议以外的)而发生最糟糕的冲突时,您会如何处理?

以上。--🎋🎍 2024年5月2日 (四) 08:50 (UTC)[回复]

  1. 个人认为“棘手封禁”的绝大多数成因皆为没有经过有效的讨论,若能让用户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理论上就不会有“棘手封禁”的问题。在有必要的状况下个人并不会回避棘手封禁,但我还是会提倡先厘清问题在哪,认知到这个问题对维基社区是否有害,再来讨论封禁。
  2. 我自己其实用过不少方式:从冷处理(见三个问题的回答)到用文明的方式骂人(也算是在同个讨论吧)。效果吧,后者除了感觉为了自己出了口气之外,没什么好处(前者当然对讨论本身也没什么用)。我希望之后能尽量走在这两个路线的中间,即用假定善意的方式分析整件事并认知到自己的立场,但也明白自己的立场未必是这个问题的最优解,然后在这个前提之上和他人进行沟通。
--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2日 (四) 22:14 (UTC)[回复]
路西法人的提问

感谢自荐参选管理员。

  1. 您如何定义文明方针所列的“轻率鲁莽指控他人行为不当”?您认为目前社区当中此类不文明行为的发生频率有多高?您不必参考我所写的论述,请按自己理解回应。
  2. 我注意到社区各方面的讨论都屡屡出现缺乏实质有效论据及论证的发言;也有用户因某些规定和指示不合意,认定这些规定和指示“不需遵守”,并在讨论中拒绝正视相关规定和指示背后至今仍然存在的意义和作用。您如何看待此类型的用户发言,又能否提出该如何处理及避免此类窒碍社区进步的行为?
  3. 我一向形容本站多数管理人员是“圣母”性格,对于显然应被驱逐的长期扰乱社区秩序者抱持过度仁慈的态度,往往让这些扰乱者成功以片面之词拉拢支持者扰乱社区。您对此抱有什么看法?

以上。--西 2024年5月2日 (四) 10:23 (UTC)[回复]

关于这点,个人的解读其实较为严格。我在站外曾和一位编辑讨论过这件事,以下是我的看法:
只要是超出了“陈述对方的观点”,那就要开始去看推导出来的言论是否有任何逻辑上的问题。个人认为只要是涉及到主观评价的言词就必然会是轻率的指控,这不是说应该禁止所有编辑使用主观言词,而是希望所有用户在对某件事做出评价的时候应当慎重自己的言论(换句话说,对自己写的东西负责)。事件重大的频率大概一个月一到三次吧,比较小的个人认为每天都在发生。
(剩余2题稍后回复)--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2日 (四) 21:49 (UTC)[回复]
第二题我想了挺久,也观摩了一下其他候选人怎么回这个问题。个人认为比较难的部分不是如何看待,而是如何处理的问题。虽然我在维基百科上鲜少遇到过不讲道理的人(真正不讲道理的超过大半都是LTA),但我对这类用户的发言必然会用另一套标准去查看他们的想法。论“如何处理”的话,尽管我意识到可能有些用户会依靠短短几句话就评断一个用户是否在讲理,我还是会选择以对话为优先,指出问题,然后再看他们对自己逻辑谬误的反应为如何。若他们意识到自己的谬误并承认错误,那并不是代表他们选择不讲理,只是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没有在讲理。WP:不要伤害新手,我相信多点耐心总是好的。不过这边也得补充:多点耐心并不是多点机会,对方的态度也是评量是否还能“被教化”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准(态度好不好不适用于傀儡问题,因为即使作为管理员也没办法接触第一手CU资料。
过去几个月来,我看到过太多因为缺乏耐心而导致社区分裂的情况,而我还不希望在我有生之年里看到繁简分家(嘛,或任何形式的分家),所以在如何处理长期扰乱社区秩序者这点上我是和其他候选人抱持着较为不同的立场。多对话,少骂人;少点分歧,多点common ground(原本要写成共识,但共识在维基百科有另一层的意思,而我是想避免通过这层滤镜来看待这个回答)总是好的。
第三题比较好答些:不要期待破坏和扰乱的人会自发性的改变,这点我认为是在很多处理长期扰乱社区秩序者时没有想到的。
以上--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5日 (日) 03:40 (UTC)[回复]
稍微更正一下为何用了英文的注解--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6日 (一) 09:22 (UTC)[回复]
August0422的问题

1.您认为当用户产生争议时,应如何通过非封禁的方式处理?

2.您对于两岸高风险页面的核心方针为何?August0422留言2024年5月5日 (日) 09:09 (UTC)[回复]

  1. 对话。通过对话才能搞清楚争议发生的来龙去脉,并在厘清事实后开始做逻辑分析以确认双方是否有哪里隐藏了不应该成立的逻辑谬误或前提。
(第二题稍后回答)--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8日 (三) 03:03 (UTC)[回复]
Aotfs2013的问题

请详细评价Sid的回答,如果有,请列出正面或负面的地方并详述理由。并请您分享您是否会采取一样的方法,如果不一样,请详述您的方法及理由。此外,您可以依照您的作法实际尝试处理它。期待您的回答。——Aotfs2013 留于 2024年5月7日 (二) 18:19 (UTC)[回复]

按照正常程序应当在条目讨论页先发起合并讨论并通知有大幅参与的编辑,但这点Belarus101似乎并没有做到。
单就命名的问题,我认为Belarus101的操作没有任何问题。翻看其他类似条目如朝鲜人民军战略军朝鲜人民军陆军皆是直接使用韩文汉字,符合命名一致性
如果用名从主人的方式去解释其实有个问题:我自己在搜索引擎上是没有找到完整的"朝鲜人民军特殊作战军"翻译(除了不可靠来源外)。如果要用那段方针进行论述的话必然会需要举证和提供来源。
在实践上我认为Sid提到的使用{{Merged-to}}标记被合并条目的讨论页,{{Merged-from}}标记合并条目的讨论页,编辑摘要顺便说明相关情况,可以的话通知被合并条目的创建者,可以的话与之讨论怎么合并。除此之外加入我所知晓的地区用词转换是一个很好的建议。如果是我的话我大概也会采取这个方法。除此之外,我还会按照Wikipedia:合并页面中的详细版进行对应的操作。个人认为详细版中已经列出了如何处理这个页面的SOP。
实际处理的话,我刚刚已加入{{合併重新導向}}至被合并的朝鲜人民军特种作战军一重定向中。
合并页面历史的话,因编辑历史中有不少时间上的重叠之处,所以我并不会考虑。--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8日 (三) 03:01 (UTC)[回复]
@ATannedBurger谢谢您的回答,在此追问:
  1. 有人认为您在讨论页添加{{Merged-from}}无法解决Belarus101版本侵权的问题,请尝试理解为什么?以及您同意吗?若您同意,又应该怎么做?
  2. 您同意另外千村对此一问题的回答与您的出入吗?
——Aotfs2013 留于 2024年5月9日 (四) 20:37 (UTC)[回复]
我先回第二题,因为我看到了千村用了朝鲜中央社的来源所以又去多做了点研究:
我对他的回答大致上认同。我自己是偏向用方针去理解和解决问题(当然,这必须要做很多的讨论考古以避免违背方针本意),但我也能理解并认同千村用常识试图去解决这个问题。尽管在这个问题上朝鲜通讯社对国内的特种部队确实是使用了“特殊作战军方队”一词,但我觉得解题思路是不错的。我自己作为一名司法克制者(用户页有提到)并不是很喜欢基于常识或直觉去推导出问题的答案,但我同时也承认这两项工具对维基百科的进步至关重要。
(第一题稍后回复)--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10日 (五) 00:51 (UTC)[回复]
(第一题回复)首先,先澄清一点:我在上述的实际操作中并没有在对应讨论页添加{{Merged-from}}。诚然使用{{Merged-from}}合并条目非常重要,但我在实际操作中并不是加入那个模板的编辑
这题里房间中的大象想必就是WP:剪贴移动。由于Belarus101君没有在编辑摘要中提及“所有编辑该页的用户”进而衍伸出侵权问题,而这点我亦认同(嘛,管理员怎么能在未经讨论的情况下反对社区先前的共识呢,笑)。目前个人能想到的最佳补救措施为使用RRD删除前面的侵权版本,并重新合并和在编辑摘要中加入“所有编辑该页的用户”。
另外补充一下第二题的回复:我认为使用地区转换词是没有必要的。翻看Manchiu君提到的安理会文件第一页右上方亦有提到朝鲜方提交的原文为英文,可假定中文版是后续翻译出来的。与其使用被翻译过的文件,个人更倾向使用朝鲜中央社提到的“特殊作战军”。诚然在中文语境中使用特种部队一词较为常见,个人认为倒是可以在条目内文中阐述“特殊作战军”为何较佳。--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10日 (五) 04:15 (UTC)[回复]
gluo88的问题
  1. 关于对方针的“合理诠释”。 由于个人难以排除主观性, 对方针的解读也会不同,很难有客观的方法判断。 社区讨论时曾提到:“究竟是什么是‘合理诠释’?这正是社区过往许多争议的核心。”。 按自己对方针的解读所进行的管理操作引起社区多人异议或反对时,阁下如何处理?
  2. 关于“棘手争议”。 由于“棘手争议”的复杂性和模糊性,个人难以排除主观性,所用的判断(“合理诠释”)标准也会不同,对方针的解读也会不同,很难像形式逻辑的命题那样,有客观的方法, 通过纯粹的严密逻辑推理来做出判断和说服。比如,国家政治中,除了专制国家, 民主国家(特别是欧美), 无论是议会或选举, 各派都是无穷的道理,也都无法说服对方。 社区讨论时曾提到:“很多时候‘勇于出手’与‘专断独行’真的只是一线之隔而已”。 有时管理员的某个管理操作被一部分人看作是‘勇于出手’, 但被另一部分人看作‘专断独行’。 处理不好会引起重大争议,甚至引起管理争议/管理战等, 是否有不给管理员来太大压力的处理方法? 阁下如何处理“棘手争议”?
  3. 关于Wikipedia:共识。 常看到讨论相僵持不下,新的发言往往本质上只是对已有观点的重复,相互都无法说服对方。 由于任何个人的看法都具有主观性,所用的判断(“合理诠释”)标准也会不同,可能无法达到理想情况(一致同意的共识)。比如,1. 上月于Wikipedia talk:共识的讨论争议; 2. Bigbullfrog1996案, 已经出现非涉事管理员的处理被当管理事员回退, 产生了管理操作争议。 方针提出“共识应采纳多数人的意见,并和重要少数的意见作出适当妥协”。 尽管容易客观判断“多数人的意见”,阁下对其它类似案件如何处理中, 如何引导社区客观判断讨论足够充分否和已经和少数的意见作出适当妥协?--Gluo88留言2024年5月8日 (三) 17:10 (UTC)[回复]
    1. 正是因为很有可能会有方针解读的不同,所以在进行诠释的时候则更应该去做一些方针考古:当初设立的目的为何?是否有考虑过这种情况?若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那有没有类似的例子是曾被考虑到的?管理员的职责是执行(enforcement)方针,而非按照自己的自由意志去强加原方针没有阐述的内容。既然对方针的诠释符合当初设立方针者/社区的初衷,那我想就不会有不合理诠释的问题。
      当然,正是因为方针不会涵盖到所有情况,所以当社区意识到这点并开始修订方针的时候,管理员也必然需要重新去审视该方针的意涵。
    2. 首先,既然各方都已经认定是“棘手争议”了,那处理该案的管理员必然压力会十分巨大。我自己认为不论有什么措施能减轻管理员处理的压力,其结果大概也收效甚微。
      沟通和说明在处理这些争议中至关重要:这包括对当事方和其他管理员进行充足的沟通,确保自己接下来可能会采取的行动得到充足的理解和共识。总结:先沟通(要注意沟通和讨论有本质上的不同),再行动。
    (最后一题稍后回复)--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11日 (六) 00:17 (UTC)[回复]
    谢谢回答。--Gluo88留言2024年5月13日 (一) 13:06 (UTC)[回复]
    抱歉最后一题的回复有点迟,见下。
    我自己不是很喜欢“引导社区客观判断”这样的想法,稍不注意就很容易联想到绑架社区。应该这么说吧,虽然我自己是一直提倡“各退一步,海阔天空”,但在实际层面上确实会遇到您提到的这个问题。这个时候冻结提案,甚至以无共识结案都是很好的办法,但前提是双方没因为对方的“扰乱”态度而被负面情绪冲昏了头。若是直接用强硬的方式结案,我只认为会埋下日后仇视的种子。
    我认为最实际的作法是当一名“劝架者”(而这并不需要成为管理员),即试着让讨论回到事上,而非人,并厘清各方的顾虑,然后再重新出发。上方您提到的两个讨论都有一些共通点:讨论最后都不是对事,而变成了互相的人格贬低。这种情况必须避免。我是建议也不需要去提醒管理员或任何长期参与讨论的用户保持文明或不要人身攻击,因为(嘛...)他们通常都知道他们自己在做什么,而去做这种提醒无非只是在情绪方面火上浇油。或许他们会开始注意到并尝试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更多的反而会是像这样的回答。--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13日 (一) 19:45 (UTC)[回复]
    在下也认同您提到:"这个时候冻结提案,甚至以无共识结案都是很好的办法", "若是直接用强硬的方式结案,我只认为会埋下日后仇视的种子。"
    您是否同意至少“避免采用只有少数人支持的方案。如果一个方案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那么它可能不是最佳选择,因为它可能无法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 当然, 可以不急于结案,继续讨论。如果双方观点仍然存在较大分歧,可以选择暂时搁置争议,继续收集信息和意见,以便在未来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Gluo88留言2024年5月13日 (一) 22:01 (UTC)[回复]
    大致上是认同的,避免不等同于禁止。与其说“可能不是最佳选择”,倒不如说这一或多个提案当前还不适合社区采用
    个人其实挺喜欢您不执著于通过提案,而是把提案本身当作一个“收集信息和意见”过程。尽管我认为支持这项观点的用户可能较为小众,但确实是一个发人深省的论述。--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13日 (一) 22:35 (UTC)[回复]
    谢谢回答。--Gluo88留言2024年5月13日 (一) 23:41 (UTC)[回复]
Y. Sean的问题
  1. 您对中文维基百科最大的期许是什么?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尽可能)达成这个期许?
  2. 您认为哪些中维现行的方针条文有缺陷,又应该如何修改?
  3. 简单叙述您在中维最喜欢的工作。—Y. Sean 2024年5月10日 (五) 12:29 (UTC)[回复]
    1. 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通过对话、包容、理解、尊重来维持社区的完整性和多元性。一些比较practical(实际)的方式比如提升和完善导师功能和创建条目专题,对BITE、文明和人身攻击零容忍来达成这个期许。
    2. 会严重影响站务的缺陷是没有,倒是很多细节的部分如量化GNG。英维当前使用的定义为“Significant coverage is more than a trivial mention, but it does not need to be the main topic of the source material”,即有效介绍比顺带提及深入,但并不需要作为来源的主题。个人认为比起当前“专门阐述”的用词,界定何谓“专门阐述”(量化)是一个可以改进的地方以减少模糊空间。
    3. 讨论和进步。不论是在AFC与新手讨论和改进条目,或是在客栈讨论来帮助社区/中维进步都是我有兴趣的工作。以前的我可能会形容自己为一位想多了解各种不同想法和思维的人,所以才会喜欢讨论,但过去了这些年,我发觉其实我在中维做的一些事并不是只是出于自己“喜欢”,而是我认为帮助中维能变得更好和让世界变得更好是等价的(另见三个问题的回答)。或许是因为这种。。。使命感吗(笑),所以我才在中维继续做着我“喜欢”的事。尽管经常要面对一些压力很大的讨论和质疑(包括因现实生活里的琐事造成的影响),但我还是坚持下去了。
    --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14日 (二) 16:47 (UTC)[回复]
Rice King的问题

您认为“对事不对人”和“对事又对人”有哪些差别?您是否觉得某些情况下“对事又对人”是必要的?--Rice King 信箱 · 留名边缘人 2024年5月10日 (五) 15:44 (UTC)[回复]

对事不对人应基于以下要点:
  1. 翻旧账。这不是说在已经决定执行封禁操作时不得去查看该用户的封禁历史以决定封禁时长,而是说不应该因为某用户的封禁历史而去决定该用户是否被封禁。
  2. 应因反对某位用户对某事的意见进而对该用户本身进行批判或贬损,不论是通过直说或暗示的方式。这也多少有保持文明的成分,当然后者(暗示)很容易就会触发诉诸动机和假定恶意的问题就是了。
  3. 骚扰反对自己某份或多份提案的用户。个人觉得近期这类事件意外的多。
对事又对人基本上就是违反了以上某一或多个要点。在以管理员身份行事时,“对事又对人”在任何情况下是不能被允许的,因这很容易就导致管理员自己对某一或一些用户产生偏见,进而影响判断能力。若是作为一名普通用户,确实在某些情况下“对事又对人”可以。。。把“试图扰乱讨论”的用户“骂走”,而在这种情况下的话我觉得是见仁见智。若社区自己心里已有结论,就不会导致上方有被问到“社区各方面的讨论都屡屡出现缺乏实质有效论据及论证的发言”的问题了。--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12日 (日) 00:06 (UTC)[回复]
Sanmosa的问题

这里我就著上面路西法人的提问中提到的“缺乏实质有效论据及论证的发言”来问问题,毕竟社群讨论的争端实在是太多了,而这越发显得“事实胜于雄辩”的重要性。我想知道的是你会如何判定一个留言是否具备“实质有效论据及论证”?这点很重要,因为WP:共识#什么是共识有说明“共识应当考虑到所有正当合理的意见”。Sanmosa 全方贫工之联合 2024年5月14日 (二) 10:02 (UTC)[回复]

论证基本上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1. 前提
  2. 推理
  3. 结论
前提都应是事实,比如“共识是维基百科编者作出决议的第一途径”(WP:共识第一句话)。厘清事实是在查看一个留言是否具备“实质有效论据及论证”的必须步骤,不然很有可能会在之后的过程误把事实当作逻辑谬误来看待。
查看推理就是要注意有没有逻辑谬误,常见的谬误有“共识是维基百科编者作出决议的一途径”。当然,很明显我们都知道这是错的。
推理的部分是我不论以前或之后会重点关照的地方。可能有时候会被觉得头脑转的不够快吧,不过问问题绝对是在查看推理是否有出现纰漏的重要方法。
结论,即基于前提和有效论证(推理)而得出的结果。
如果在以上三个步骤都没有问题的话,那我会称该留言为“实质有效论据及论证”。--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14日 (二) 13:34 (UTC)[回复]
行,感谢回应。这答案我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我能确定大家要选的人是有能力判断“实质有效论据及论证”是什么的。Sanmosa 全方贫工之联合 2024年5月14日 (二) 15:06 (UTC)[回复]
Kenny023的问题
  1. 阁下您好,作为来自中国大陆的用户会关心IPBE。而您目前是IPBE授予员。个人注意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申请IPBE仍有大量积压请求,您认为引起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为何无法有效解决积压的问题?
  2. 接上题。您对因应积压情况严重,有建议提出创建新的IPBE授予员类型的特殊IPBEG用户组看法是?谢谢您的宝贵时间。--Kenny023留言2024年5月14日 (二) 22:44 (UTC)[回复]
    @ATannedBurger 候选人仍需要完成回答此题。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 2024年5月15日 (三) 04:45 (UTC)[回复]
    我自己遇到的绝大多数问题其实是申请者没有按照Wikipedia:通过电子邮件申请IP封禁豁免指南#第二步:撰写邮件中提到的排版来撰写邮件,这导致在处理的时候必须再去请求更多信息进而延长处理时间。当然,授予员本身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尽管我能在离峰期间(UTC+8早上和深夜)帮忙处理请求,但终究在平均只有四、五位活跃审核员的情况下,想追上诸多用户提交申请的速度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路。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想法,大致上是认同的。当然,细节肯定是会需要更多讨论的地方(如“授权者应该检查新账号的编辑,直到用户做出足够多多笔有贡献性的编辑,期间如有破坏则提报”,这种长期的追踪而导致的压力使个人倒是不太看好),个人觉得不妨也可以考虑让有NDA的用户负责核查是否需要IPBE,确认需要后再交由IPBE助理创建账号和授权。IPBE助理授权完成后通知授予员回复邮件(或自行回复,虽然不清楚后者会不会有NDA的问题)。简单来说就是把原本要IPBE授予员做的沟通、判断、行动三个步骤分拆出来。由授予员负责沟通和判断,而IPBE助理负责创建账户、授予IPBE和存档。
另外带点私货:我觉得当前如果能把IPBE的邮件请求做分类会是一个挺好的想法(比如分类成“等候申请人回复”、“等待授权和创建账户”、“需要创建本地账号”等),这样也方便做分流,之后若能导入类似上面提到的助理机制也能较好的与有签NDA的IPBE授予员衔接。当然,前提是技术上可行且社区有兴趣设立IPBE助理。一些如因不符合格式(第一题回复中提到的问题)而自动通知申请人的自动回复,或可供授予员使用的标准化制式回复也可以帮助授予员提高效率。--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15日 (三) 05:37 (UTC)[回复]
@Kenny023--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15日 (三) 05:40 (UTC)[回复]
后面两点(“一些如因不符合格式(第一题回复中提到的问题)而自动通知申请人的自动回复,或可供授予员使用的标准化制式回复也可以帮助授予员提高效率”)也通知@Xiplus君看看在现有的框架下可不可行。-- )dt 管理员竞选中 2024年5月15日 (三) 05:43 (UTC)[回复]
感谢您的回应。--Kenny023留言2024年5月15日 (三) 14:06 (UTC)[回复]

本讨论已关闭,请勿修改。如有任何意见,请在合适的讨论页提出,而非再次编辑本讨论。
结果

当前的行政员提名

如自动统计的票数出错,请移步此处改正。当前时间:2024年5月19日 (日) 13:39 (UTC)。

当前的用户查核员提名

如自动统计的票数出错,请移步此处改正。当前时间:2024年5月19日 (日) 13:39 (UTC)。

当前的监督员提名

如自动统计的票数出错,请移步此处改正。当前时间:2024年5月19日 (日) 13:39 (UTC)。

现在的日期与时间是2024年5月19日 13时39分(UTC按此更新

  投票尚未开始!
请勿作任何投票,否则会被视为废票。


AT

  • 申请者:AT讨论 | 贡献
  • 提问时间:2024年5月1日 (一) 00:00 (UTC)—2024年5月14日 (一) 23:59 (UTC)
  • 投票时间:2024年5月29日 (一) 00:00 (UTC)—2024年6月11日 (一) 23:59 (UTC)
意见
问题
提问时间已经结束,请勿再增加问题,唯可以继续在意见区作讨论。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 2024年5月15日 (三) 04:42 (UTC)[回复]
下列讨论已经关闭,请勿修改。如有任何意见,请在合适的讨论页提出,而非再次编辑本讨论。

SunAfterRain的问题

看到这里空空就想塞点问题呢(笑)。(后两题只是询问您对选举的看法,如果不方便回答的话可以跳过)

  1. 对于当前由于本地没有CU,安全投票都必须在votewiki完成,有人认为实际上在本地由监督员监票也是合理的(反正都是看同样的东西),不需要CU员的参与所以不需要强求CU员存在,以您的知识来看这种说法合理吗?WMF为什么坚持一定要CU员才能在本地执行安全投票?
  2. 鉴于您上次和Peacearth老师一样支持率都卡在79%不幸落选,在门槛降到75%后这次选举是否有更高的机会当选?
  3. 是否应该有“临时”监督员?

以上--SunAfterRain 2024年5月3日 (五) 15:53 (UTC)[回复]

趁我维基假期前回应一下。
  1. 我没有这方面的相关知识,因此无法判断是否合理,不过我相信基金会的判断。
  2. 门槛降低理论上当然有更高机会当选,不过也不能排除用户在投票时变得更加慎重,我也只能静待社区的结论。
  3. 可以有,我认为这算是一种变相的任期制,有其好处。
--AT 2024年5月3日 (五) 17:23 (UTC)[回复]
HK5201314的问题
  1. 你认为谁最有资格投票监督员一职?
  2. 在没有共识下,以冷处理方式作管理决定是正确吗?
  3. 当选监督员后,你会花多少时间在维基作管理决定?
  4. 请指出最近三个月中文维基有什么讨论争议,当中出现争议的成因是什么?针对该些事,有什么可行而具体的解决方案可以缓解相关讨论争议。

以上!--唔好阻住我爱国留言2024年5月5日 (日) 15:42 (UTC)[回复]

这个和监督员关系不大吧?--桐生ここ[讨论] 2024年5月5日 (日) 17:22 (UTC)[回复]
上述问题基本不涉及监督员职权,建议重新思考提出。—— Eric Liu 創造は生命(留言留名学生会 2024年5月5日 (日) 17:25 (UTC)[回复]
桐生ここ的问题
  1. 您认为您会比较活跃的处理监督请求吗?
  2. 您愿意使用Email和邮件列表方式接收监督请求吗?
  3. 您认为对于隐私信息,应该尽量使用RRD还是OS?

--桐生ここ[讨论] 2024年5月5日 (日) 18:15 (UTC)[回复]

  1. 监督请求我估计本身应该就不多,谈不上活跃与否,如有紧急情况的话可以随时找我。
  2. Email可以,邮件列表不行。因为邮件列表实在太过难用。
  3. RRD。程度过于严重才考虑采用OS。
    AT 2024年5月11日 (六) 13:45 (UTC)[回复]
Lemonaka的问题
  1. What did you change since last failed RFA? Can you discuss with us something about that? 你自从上次申请有什么变化?---Lemonaka 2024年5月8日 (三) 01:32 (UTC)[回复]
我本人没有什么变化。—AT 2024年5月11日 (六) 13:46 (UTC)[回复]
丝糖的问题
  1. (这个问题前面似乎问过了,单纯放在这里吧)RD4和OS1有什么区别?在何种情况下使用某一种更加合适?
  2. Wikipedia:监督请求中提到:“……过去,就曾隐藏未成年者自揭年龄或出生日期,或某人之医疗纪录。不过,最终决定权仍归予监督员”。您认为什么情况下,监管员应当隐藏“未成年人”自己进行的,可能包含有助于识别的编辑(留言,用户页编辑等等)?相应的,什么情况下不应当进行隐藏操作呢?
  3. 您的安全习惯如何?包括但不限于,您有无定期修改密码的操作,是否启用了两步认证,对于私人、公共电脑的使用习惯等等。

感谢~ Stang 2024年5月8日 (三) 02:03 (UTC)[回复]

  1. 见上。
  2. 我认为绝大多数的情况均无需动用OS,如果该未成年人是名人的话,那么OS可能才有意义,但凡RDD可以解决的均不必要。
  3. 没有定期修改密码,也没有启用两步认证,不过我也未曾被盗用过任何账号。公共电脑通常只会使用公司电脑,编辑完成后均会退出。
    AT 2024年5月11日 (六) 13:53 (UTC)[回复]
    第二点我是觉得对于出生日期,可以参考COPPA,13岁以下的OS,13岁以上的视情况而定。而意外泄露的医疗记录是隐私资料,除非本人公开或媒体已经报道,应OS。--桐生ここ[讨论] 2024年5月11日 (六) 15:33 (UTC)[回复]
Steven Sun的问题
  1. 您在上述回答中提到倾向于使用RRD而不是OS,请问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呢?
  2. 管理员可以查看RRD内容,而目前临时管理员的当选只需要65%的支持率。您是否认为将部分个人隐私仅作RRD处理仍有泄露的风险?

多谢--Steven Sun留言2024年5月12日 (日) 07:09 (UTC)[回复]

这两个问题我一并回答。我认为管理员是值得信任的,就算是临时管理员也是如此,65%的支持率本身也不低,安全投票实施后能满足这个支持率的参选人也不多。实际上管理员团队也没有过泄露的问题,OS与否仍然是基于程度问题。--AT 2024年5月12日 (日) 07:30 (UTC)[回复]

本讨论已关闭,请勿修改。如有任何意见,请在合适的讨论页提出,而非再次编辑本讨论。
结果

当前的界面管理员提名

如自动统计的票数出错,请移步此处改正。当前时间:2024年5月19日 (日) 13:39 (UTC)。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