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国语

中華民國官方標準的現代漢語

中华民国国语分广义和狭义,对外语来说,国内各民族的一切语言和文字,可统称广义的国语;在国内,对方言来说,指以“北平现代音系”为标准音的标准国语,为狭义的国语。[1][2]平时所说多指后者。

国语
发音/ku̯ɔ˧˥ y˨˩˦/
母语国家和地区
区域 中华民国台澎金马
以及部分海外华人使用
语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中华民国
管理机构教育部终身教育司第四科
(原教育部国语推行委员会
语言代码
ISO 639-1zh
ISO 639-2chi (B)
zho (T)
ISO 639-3cmn
ISO 639-6goyu
Taiwanese Mandarin Usage Map.svg
2010年台澎金马各六岁以上在家中有使用该语言(可复选语言)者,于所在的乡镇市区人口中所占之比例。

1913年,教育部读音统一会议定了老国音,标音用注音符号。1932年后,以教育部出版之《国音常用字汇》为标准音,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55年制定的普通话标准有一些差异。1945年中华民国政府接收台湾时,台湾人并不熟悉国音。[3]在国语推行委员会努力下,国语逐渐普及。[4][5]民众的口语,学术界多称台湾华语

历史编辑

中国各地语言生活
方言电影史
方言童谣/民歌

方、语言电视广播史
各地读音字典

WikiProject:中国传统声音

国文和国语的由来编辑

清代原本称满语为国语。[6]

1902年,清政府公布〈钦定学堂章程〉,其中包含读经、作文、习字、词章等课程,不过最后未付实施。直至1907年国文才独立设科。

1909年,国语编审委员会成立,将汉语官话命名为国语[7]

1912年,蔡元培当选临时教育总长后,规定清代教科书作废,全国中学开设国文科。1913年2月,北京召开的读音统一会议定了史称“老国音”的国音系统,共6,500字。[8]老国音以“京音为主,兼顾南北”,具有入声。同期并制定了注音字母第一式

1918年,中华民国教育部令第75号明确推行国语。[9]之后国文科也改成了国语科。

由兼顾南北转为纯北京音编辑

国语推广不到两年,就爆发关于京音(北京语音)和国音(京音为主,兼顾南北)的大辩论。国语统一筹备会主张国音应以实际存在的语音为准。1923年,增修国音字典委员会决定以北平读法为标准音,即“新国音”,在全国学校推广[10]。1933年,中央广播电台首次招考国语播音员[11],北平人刘俊英是其中之一,被称为“南京之莺”。1936年,学校国语科加入三民主义等内容,1948年删除。国语科占小学教学科目总时数的平均百分比为30%,其中读书最多[12]。1937年全国有收音机约二十万架[13]。1949年以后的国语系统,即源于这个时期。[14]

1945年后的台湾编辑

 
2010年六岁以上台湾人口在家使用语言(依年龄层分配)
 
2010年台澎金马六岁以上人口最大宗家用语言分布图

日本统治下的台湾,国语是日语[15],自皇民化运动后,禁止教习汉语。1945年,全台兴起一股学习北京话的热潮,以台北太平国民学校为例,半天时间,报名人数就逾四千人。当时学校缺乏国语课本,林忠将在重庆编写的《国语广播教本》带到台湾,印刷了几十万本,市面上甚至出现盗版[16]国民政府任命陈仪台湾省行政长官。从中国大陆来台湾的国民政府官员由于语言障碍,几乎无法与百姓沟通[17]

1946年,陈仪成立台湾省国语推行委员会,隶属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教育处,由魏建功任主任委员、何容任副主任委员,综理全台湾的国语推行业务,以取代日本统治时期的官方语言日语。台湾省国语推行委员会启播《国语读音示范》电台节目,主持是北平人齐铁恨,不过收效不彰[18][19][8][20][21]。同年10月,陈仪下令停止报纸杂志的日文版本,禁止用日文写作。有评论说,禁止用日文写作,对台湾本地人有相当大冲击[22],然而连日本人也承认,“农村的老百姓大多不解日文”,战争时的广播几乎全用汉语。[23]

1949年之后,几百万外省人迁入台湾,同本省人各操自己的方言,交流十分不便,因此,国民政府继续推行国语政策,积极推广国语运动[24][25][26]以学校教育为主轴,兼及社教管道[22][27]。这也导致了台湾民众的反感,特别是浊水溪以南。[28]

李登辉执政后,1989年,《法院组织法》规定“法院为审判时应用国语”[29]。 中华民国政府将母语教育纳入1996年实施的国民小学课程标准中:“国小一至六年级学生必须就台语、客家语、原住民语等三种乡土语言任选一种修习”。[30][31]相对于北京官话为主的官话白话文台语白话文兴起[32]。 根据主计总处于2010年的人口及住宅普查,年轻人在家庭有少用地方语言,倾向用国语的趋势。而在族群杂居的地区,也更倾向使用国语,因此在北中南都会区、花东纵谷原住民地区等地,国语是最常用的家用语言。[33]

原住民语明列国语编辑

2017年6月14日《原住民族语言发展法》明定台湾原住民族语为国家语言,[34][35] 2018年1月31日《客家基本法》明定客语为国家语言[36][35],而2019年1月9日《国家语言发展法》指出“台湾各固有族群使用之自然语言及台湾手语”均成为国家语言。

大众运输工具播音时,国语、台语客语法定地位并列[37],监狱人员工作时原则应用国语[38]

语言地区差异编辑

在台湾,国语/国文名称范围因时地有所别称,以学习过程言,例如:国小课程称国语、国中高中称国文[39]。另外,国语文也兼指国语与国文[40]

国语与台湾国语差异编辑

台湾国语,是指带有明显闽南腔调、用词的国语。讨论“台湾国语”的相关文献有蔡美慧(1993年)、曹逢甫(2000年)、李正芬(2006年)以及曹铭宗(1993年)等,讨论“台湾华语”的则有余伯泉等(1999年)、张月琴石磊(2000年)、以及郑良伟(1997年)等;英译“Taiwan Mandarin”这个语汇可以在Cheng(1985年)以及Kubler(1979年)的著作中找到。

亦有主张认为普通话与国语应统称为“北京语”(不是北京方言)[41]。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提及的“台湾国语”别称,于台湾当地一般对话语境中,多指的是带有浓厚台湾本土台语腔调及用法的国语口音[42]

国语与普通话差异编辑

王翠华著的《普通话vs.国语—两岸对话一本就通》为中华民国读者列出5600条中国大陆语词,以避免在词汇语调沟通障碍[43]在国语中发音偏半开后圆唇元音/ɔ/,在普通话中偏半闭后圆唇元音/o/,+时ㄥ在国语中发音偏//,在普通话中偏/ɤŋ/,国语卷舌音普通话不明显,儿化音较少,声调也较平缓。

字音编辑

1992年,李青梅的硕士论文《海峡两岸字音比较》,比较中国大陆的《新华字典》(1990年版)和中华民国教育部颁布的《国语辞典》(1981年版)中3,500个常用字的注音,而发现到注音相同的2,711个,注音不同或不完全相同的789个;这种差异可分三类:在北京音系范围内的不同选字、词典编撰上的问题、繁简字不同造成的:“……统计出注音相同的字有2711个;注音不同的或不完全相同的 (音项数目不等的) 字有789个,约占23%。”[44]

2002年10月,李祥用电脑辅助比较《现代汉语词典》(2002年7月第1版)和台湾的《国语一字多音审订表》(1999年3月版)之中3500常用字的字音,发现注音不同的或不完全相同的(音项数目不等的)字有452个,有约13%不同。[44]

词汇编辑

在词汇差异中,有些是因为台湾的标准化北京官话保留了1949年以前在中国大陆所使用的一些语汇,而这些语汇在中国大陆则由于种种因素而不再常用。比如说,“里长”、“邮差”、“佣人”、“次长”、“级任教师”、“学艺股长”等,这些词语都是1949年以前的常用词,也继续在台湾的国语中使用,而现今中国大陆则是使用反映社会关系的一些词语来替代它们。“先生”、“小姐”、“太太”、“老板”、“男士”、“女士”等1949年以前的常用称谓词语,中国大陆在1979年改革开放以前,一般也不常使用[a][45]

融合眷村用语词汇编辑

由于政府迁台后,在各地建设许多眷村,各省或帮派间词汇亦有少部分成为台湾的国语文词源,例如条子(警察)、马子(女性,女友),此亦影响到台湾的传媒用语[46]

融合台港用语词汇编辑

由于中华民国政府迁台之后,台湾长期处于与中国大陆分治隔绝状态,因为台湾跟香港均仍使用正体字,而两地的出版物流通较多也较为方便,造成了有些用语并不是特有的,而是跟香港同时使用的。以学科而言,在1949年之前就已有或者稳定的学科,台港中的用语就是一致的,例如数学上的Matrix,三地都称为“矩阵”。但是在1949年之后才出现的学科,例如电脑,用语就有差别,例如电脑上的类似数学矩阵的Array,中国大陆称为(或者说译为)“数组”,而台湾称为(译为)“阵列”。或者像化学元素的“矽”,中国大陆规范作“硅”[47],而且1949年以后确定的元素周期表许多较重放射性元素的名称也都存在差异[48][49]

拼音系统编辑

 
注音方案建基在章太炎的记音字母之上,1918年由北洋政府发布

1912年,中华民国教育部召开临时教育会议,通过“采用注音字母案”;1913年教育部召开读音统一会,正式制定“注音字母”,并在1918年由北洋政府教育部发布。经过多年演变,现有37个(声母21个,韵母16个)[50]

早期的注音按照章太炎记音字母为基础,从该方案中选取15个字母:“ㄇㄈㄅㄌㄏㄕㄊㄙㄧㄩㄛㄟㄠㄥㄢ”,再改造部分汉字得出23个字母,另外造一字母“ㄦ”,共计39个。1920年,增字母“ㄜ”,共计达40个。1930年,注音字母改称“注音符号”[50]。1932年5月7日,教育部正式以新国音取代老国音,中文以北京音为标准,本来的三个注音符号“ㄪ”(v)、“ㄬ”(gn)及“ㄫ”(ng)不再使用,后标注为只作拼写方言之用[51][52][53][54]

1932年教育部在“编定《国音常用字汇》特组会议”时决定,为了便利说明,添补一个注音符号“ㄭ”( ),作为“ㄓㄔㄕㄖㄗㄘㄙ”七个声母单独成音节时的省略韵母。另外有三个注音符号ㆭ(-ng)、ㆬ(-m)、 (-n),用作解释声随韵母(ㄢ、ㄣ、ㄤ、ㄥ)时使用, 的字形是ㄋ多加一笔直竖,ㄤ解作ㄚ+ㆭ、ㄥ解成ㄜ+ㆭ、ㄢ为ㄚ+ 、ㄣ为ㄜ+ ;同理,复韵母ㄞ解为ㄚ+ㄧ、ㄠ为ㄚ+ㄨ。ㆭ、ㆬ、 绝少单独使用,“嗯”常念作“˙ㄣ”,也有人念成“˙ [51]

1986年,教育部公布罗马字拼写的“注音符号第二式”,注音符号因此称为“第一式”。在台湾,小学生学习汉字前,必须上十周的注音符号教学课,但不少幼稚园亦已教授。在台湾日常生活中,注音符号既用来标注生辟字,亦是常用的汉字输入法,其推广相当普遍,多数幼童均熟练使用。在台语客家话的教学上,台湾省国语推行委员会另外增添新符号以能拼读这些“乡土语言”(方言),称之为“台湾方言音符号”,比如台语音节的ㆭ、ㆬ,被正式订为台湾方言音符号,载入Unicode注音符号扩展区用字[55]

中华民国的中文罗马拼音系统为国际上较流通的汉语拼音(2008年起),与这些官方系统并行的,是大体上已使用数十年的威妥玛拼音(韦式拼音)[56][57]。目前教育部规范地名、街道名、人名均以汉语拼音翻译,仅县市或经内政部核定的乡镇市区以国际通行为由维持威妥玛拼音,惟民间部分仍习惯以威妥玛拼音拼写。民进党执政时期的2002年曾推行通用拼音,因而在部分地方、人名仍出现通用拼音。中文罗马拼音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一直有许多非学术性的争论,使台湾的国语罗马拼音一直处在多版本并存的状态,造成许多外国观光客、外籍居民与当地人沟通上的困难[58]

书写系统编辑

“正体中文”是中华民国的官方文字,另一方面,发音发声亦受影响。民间会使用繁体中文来发布讯息,少部分民众手写讲求快速则可能使用少数简体中文(如写成“”),也有少数谙日语的民众使用日本汉字(如写成“”、写成“”、写成“”、写成“”等)。中华民国教育部颁布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次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和《罕用字体表》。标准写法和香港教育参考字形及中国大陆的繁体写法有些地方不同,“(田出头)”,台湾为“(田字不出头)”;香港为“(下为两横)”,台湾为“(下为“点提”)”,大陆为“(上方框内为向左横折)”;香港为“衞”、“衛”,台湾为“衛”为两不同字等等。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关于台湾海峡两岸在某些用词上的差异,可以参考一个外国人在两岸各居住过一段时间以后所写的一篇散文,见看中国报导(2003)。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国立编译馆 (编). 部編大專用書《國語》. 正中书局. ISBN 9570903406. 
  2. ^ 中國大百科智慧藏. 140.128.103.128. [2020-0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20). 
  3. ^ 林育辰. 第四章第二節 戰後初期臺灣的國語運動(西元1945-1949年). 臺灣推行國語運動對英語教育政策的啟示之研究 (PDF). 国立台东大学硕士论文. 201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1-05-02). 
  4. ^ 杨真宜. 台灣本土語言流失之文獻回顧與探討. 第16次语言·地理·历史跨领域研究工作坊 (台中: 国立台中教育大学). 2017年4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2). 
  5. ^ 古国顺. 臺灣客語概論.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5: 7– [2014-01-13]. ISBN 978-957-11-4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5). 
  6. ^ “清代东北满族“国语骑射”的保存与衰微”梁志忠 ,满语消失的最后一瞬《南方周末》2007年7月25日
  7. ^ 郑惠芳. 舌尖上的粵語 (PDF). 联合早报. 2013-06-02 [2015-08-1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8-13) (中文(新加坡)). 
  8. ^ 8.0 8.1 林育辰. 第三章第二節 中華民國在大陸的國語運動. 臺灣推行國語運動對英語教育政策的啟示之研究 (PDF). 国立台东大学硕士论文. 201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1-05-02). 
  9. ^ 國音學新修訂第八版. 正中书局.流传文化.墨文堂文化. 2020-02-07 [2020-0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4) –通过Google Books. 
  10. ^ 中华民国声韵学学会. 聲韻論叢. 台湾学生书局. 1994 [2014-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5). 
  11. ^ 韩泽; 林兴仁 (编). 第十章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 第四节 播音、主持. 《江苏省志·广播电视志》. 江苏古籍出版社. 2000年12月. ISBN 7-80643-3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2). 
  12. ^ 我国小学国语科课程标准之演变及其内涵分析(1902-1993)
  13. ^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 (编). 抗日战争时期的中国新闻界. 重庆: 重庆出版社. 1987: 188. ISBN 7-5366-0008-9. 当时估计全国有收音机约二十万架左右。 
  14. ^ 财团法人中华民国中山学术文化基金会. 中山先生建國宏規與實踐. 财团法人中华民国中山学术文化基金会. 1 October 2011: 564 [2014-01-13]. ISBN 978-986-8753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5). 
  15. ^ 远流台湾馆/编著. 臺灣史小事典. 远流出版. 2000: 98– [2014-01-13]. ISBN 978-957-32-416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5). 
  16. ^ 许陈品. 注音符號成手遊「精靈語」 兩岸共享的文化符碼. 香港01. 
  17. ^ 遠見雜誌. Y"uan jian za zhi she. 1992 [2014-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5). 
  18. ^ 杨乔伍. 戰後台灣省國語推行委員會之研究(1946~1959) (PDF).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2012: 116-1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1-05-02). 
  19. ^ 蔡盛琦. 戰後初期學國語熱潮與國語讀本 (PDF). 《国家图书馆馆刊》. 2011年12月, (2): 68-7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1-05-02). 
  20. ^ 许慧如. 後國語運動的語言態度――台灣年輕人對五種華語口音的態度調查 (PDF). 台湾语文研究. 2019, 14 (2): 218-22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0-09-09). 
  21. ^ 何万顺. 語言與族群認同:從台灣外省族群的母語與台灣華語談起 (PDF). 语言暨语. 言学》. 2009, 10 (2): 377-378, 386-39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02-22). 
  22. ^ 22.0 22.1 黄宣范,1993,国语运动与日语运动:比较的研究,见黄宣范,语言、社会与族群意识:台湾语言社会学的研究,页88-126。台北:文鹤出版有限公司。(页107)
  23. ^ 郭晔旻. 光复70周年︱台湾民众是如何抵制“皇民化”的. 澎湃新闻. 
  24. ^ 政府施政措施落实多元族群主流化之研究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行政院研究发展考核委员会, 2012/12
  25. ^ 刘阿荣, 我们共同的命运—族群、记忆与国家认同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国立中央大学
  26. ^ 语言教育政策促进族群融合之可能性探讨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教育研究与发展期刊》, 2008/9, 国家教育研究院
  27. ^ 曹逢甫,2000,台式日语与台湾国语:百年来在台湾发生的两个语言接触实例。汉学研究:273-97。(页280-1)
  28. ^ 思想. 联经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 2008 [2014-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5). 但是一般民众对于国民政府的反感,只停留于素朴而模糊的族群语言文化情感,如对北京话作为国语的反感、对母语受到压抑的不满等
  29. ^ 法院组织法第九十七条
  30. ^ 台灣的多元文化.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5: 242– [2014-01-29]. ISBN 978-957-11-39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27). 
  31. ^ 蓝顺德. 教科書政策與制度.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6: 127– [2014-01-13]. ISBN 978-957-11-4108-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9). 
  32. ^ 陈正茂. 世紀交錯雜感錄:陳正茂隨思筆記. 秀威出版. 1 February 2011: 221– [2014-01-13]. ISBN 978-986-221-624-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1). 
  33. ^ 99年人口及住宅普查中文網頁. ebas.gov.tw. [2015-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05). 
  34. ^ 原住民族委员会. 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 法务部全国法规数据库. 2017-06-14 [2020-1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1). 原住民族语言为国家语言,为实现历史正义,促进原住民族语言之保存与发展,保障原住民族语言之使用及传承,依[...] 
  35. ^ 35.0 35.1 王保键. 客家基本法之制定與發展:兼論 2018 年修法重點 (PDF). 文官制度季刊. 2018, 10 (3): 89, 92-96 [2020-11-0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1-05). 
  36. ^ 客家委员会. 客家基本法. 法务部全国法规数据库. 2018-01-31 [2020-1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3). 客语为国家语言之一,与各族群语言平等。人民以客语作为学习语言、接近使用公共服务及传播资源等权利,应予保障。 
  37. ^ 大眾運輸工具播音語言平等保障法第六條. [2019-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38. ^ 监狱行刑法施行细则第七条
  39. ^ 中华民国教育部:《我国中小学国语文基本学力指标系统规划研究》[永久失效链接]
  40. ^ 台灣教育部:國語文. moe.edu.tw. [2009-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22). 
  41. ^ 凌華苓:稽古以開新──吳守禮先生《國臺對照活用辭典》問世. [2009-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21). 
  42. ^ 語言標準與否,無關文化素養. npf.org.tw. [2009-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2-15). 
  43. ^ 王翠华,《普通话vs.国语--两岸对话一本就通》,五南出版社
  44. ^ 44.0 44.1 李祥,2010,海峡两岸字音存在百分之十三的差异 --香港人走出学普通话的误区--之一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45. ^ 看中国报导,2003年,老外侃中国:台湾与大陆的异同 [online]。np:看中国。11月5日 [引用于2005年1月13日]。万维网网址:存档副本. [2006-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28). 
  46. ^ [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47. ^ Chinese Terms for Chemical Elements. Chemistry International -- Newsmagazine for IUPAC. IUPAC. [2005-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4-04). 
  48. ^ 教育部两岸化学元素用字对照表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异体字字典》(繁体中文)
  49. ^ 黄福坤化学元素周期表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国立台湾师范大学(繁体中文)
  50. ^ 50.0 50.1 於锦恩,《民国注音字母政策史论[失效链接]》,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1月。ISBN 978-7-101-05395-1
  51. ^ 51.0 51.1 中华民国教育部国语推行委员会,《国语注音符号手册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华民国教育部,2000年11月。ISBN 978-957-02-7324-3
  52. ^ 何秋堇. 注音符號的文化演現. 秀威出版. 1 May 2012: 49– [2014-01-13]. ISBN 978-986-221-915-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1). 
  53. ^ 当代中國的文字改革. 当代中国出版社. 1995 [2014-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5). 
  54. ^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 國音學新修訂第八版. 正中书局.流传文化.墨文堂文化. 2008: 614– [2014-01-13]. ISBN 978-957-09-1808-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5). 
  55. ^ 朱網頁:注音符號區塊字表. tripod.com. [2013-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18). 
  56. ^ Hanyu Pinyin to be standard system in 2009 (新闻稿). Taipei Times. 2008年9月18日 [2010年11月2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8月23日). 
  57. ^ 中文譯音採漢語 不補助通用 (新闻稿). 联合报. 2008年9月17日 [2010年11月2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9月15日). 
  58. ^ “高雄市政府双语标示英译除错活动—‘Say it right:诚征除错达人’”除错结果公告[失效链接],高雄市研考会。

来源编辑

国语运动历史
  • Liu, F. (1925). Les mouvements de la langue nationale en Chine (Société d'Edition ed.). Paris: Les Belles Lettres.
  • 方师铎(1965)。五十年来中国国语运动史。台北:国语日报。
  • 方师铎(1975)。中华新韵“庚”“东”两韵中“ㄨㄥ”“—ㄨㄥ”两韵母的纠葛。台北:国语日报社。
  • 方祖燊(1996)。方祖燊全集(第六卷:国语运动史)。台北:文史哲。
  • 王炬(1951)。国语运动的理论与实际。台北:台湾省国语推行委员会。
  • 史颖君(1985)。我国国语运动之研究(一九一二~一九八一年)。国立政治大学教育研究所硕士论文。
  • 何容、齐铁恨、王炬(编)(1948)。台湾之国语运动。台北:台湾书店。
  • 志村雅久(1993)。中华民国台湾地区推行国语运动之研究。国立台湾大学三民主义研究所硕士论文。
  • 卓文义(1972)。民国初期的国语运动。文化大学史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柳明奎(1961)。中国国语运动发展史。台湾省立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 夏金英(1994)。台湾光复后之国语运动(1945-1987)。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历史学系硕士论文。
  • 张博宇(1974)。台湾地区国语运动史料。台北:商务印书馆。
  • 张博宇(编)(1987)。庆祝台湾光复四十周年台湾地区国语推行资料汇编。台中县:台湾省教育厅。
  • 詹玮(1992)。吴稚晖与国语运动。台北:文史哲。
  • 黎锦熙(1934)。国语运动史纲。上海:商务印书馆。
  • 钱玄同(1999)。钱玄同文集(第三卷:汉字改革与国语运动)。北京:中国人民大学。
发音
  • Chu, M.-N. (1998). The tonal system of Taipei Mandarin: Cross-dialect comparison and dialect-internal variation (China, Taiwan). Unpublished master's thesis,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rlington.
  • Kubler, C. C. (1985). The development of Mandarin in Taiwan: A case study of language contact. Taipei: Student Book.
  • Kuo, Y.-H. (2005). New dialect formation: The case of Taiwanese Mandarin. Unpublished doctoral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Essex, UK.
  • Tai, J. H.-Y. (1978). Phonological changes in modern standard Chinese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since 1949 (Report). Washington, D.C.: Office of Research, United States Information Agency.
  • Torgerson, R. C. (2005). A comparison of Beijing and Taiwan Mandarin tone register: An acoustic analysis of three native speech styles. Unpublished master's thesis, 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Provo, Utah. [2][永久失效链接]
  • 佐藤圭司(1996)。《普通话》与《台湾国语》的对照研究。东吴大学日本语文学系硕士论文。
  • 林怡君(2002)。台湾华语介音归属的实验研究。国立清华大学语言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张之玲(2000)。台湾华语介音的归属。国立清华大学语言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许书瑜(2006)。台湾地区国语二声的声调变异之语音学研究:闽南语/国语双语语者和国语单语语者之比较。国立政治大学语言研究所博士论文。
  • 许慧如(2005)。台湾华语的几个等化现象。国立台湾师范大学英语学系博士论文。
  • 陈春美(2001)。2000年台湾总统大选三位候选人语音的声学与感知听辨分析。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华语文教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冯怡蓁(1996)。台湾地区国语四声的声学特质。国立台湾大学语言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熊慎敬(2002)。台湾华语语句焦点之声学表现。国立新竹师范学院台湾语言与语文教育研究所硕士论文。
  • 乐丽琪(1991)。国语软颚鼻音在台湾的音变状况。辅仁大学语言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郑良伟(1997)。台、华语的接触与同义语的互动。台北:远流。
  • 郑齐儿(2004)。从声学语音学角度分析在台湾的国语中声调之连并。国立政治大学语言研究所硕士论文。
  • 萧菁惠(2006)。台湾地区华语语音调查研究—以闽南语区、客语区高中生个案为例。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华语文教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戴凯峰(1996)。从语言学的观点探讨台湾与北京国语间之差异。政治作战学校外国语文学系硕士论文。
  • 简清国(1971)。台语国语音韵系统对比研究。辅仁大学语言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魏岫明(1984)。国语演变之研究。台北:国立台湾大学文学院。
  • 罗勤正(2003)。上升调的下降:闽南人说国语时的二声变调。国立高雄师范大学英语学系硕士论文。
词汇
  • Tai, J. H.-Y. (1976). Lexical changes in modern standard Chinese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since 1949 (Report). Washington, D.C.: Office of Research, United States Information Agency.
  • 沈芸生(编)(1992)。台湾国语。台北:号角。
  • 曹铭宗(1993)。台湾国语。台北:联经。
  • 许斐绚(2000)。台湾当代国语新词探微。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华语文教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汤志祥(2001)。当代汉语词语的共时状况及其嬗变:90年代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汉语词语现状研究。上海:复旦大学。
  • 魏岫明(1984)。国语演变之研究。台北:国立台湾大学文学院。
语法
  • Kubler, C. C. (1985). The development of Mandarin in Taiwan: A case study of language contact. Taipei: Student Book.
  • Tai, J. H.-Y. (1977). Syntactic and stylistic changes in modern standard Chinese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since 1949 (Report). Washington, D.C.: Office of Research, United States Information Agency.
  • 吴佩怡(2006)。当代台湾国语语气词之研究:从核心语义和语用功能的角度探讨。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华语文教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曾心怡(2003)。当代台湾国语的句法结构。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华语文教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黄鸿盛(2004)。台湾华语形状量词的真实性。国立清华大学语言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杨蕙慈(2000)。台湾华语“啊”、“呼”、“说”在言谈上的使用及其性别差异。国立新竹师范学院台湾语言与语文教育研究所硕士论文。
  • 蔡美慧(1993)。台湾国语的肯定与否定首位答词。辅仁大学语言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郑良伟(1997)。台、华语的接触与同义语的互动。台北:远流。
  • 魏岫明(1984)。国语演变之研究。台北:国立台湾大学文学院。
社会语言
  • Brubaker, B. L. (2003). Language Attitudes and Identity in Taiwan. Unpublished master's thesis,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3]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Chan, H.-C. (1994). Language shift in Taiwan: Social and political determinants. Unpublished doctoral dissertation, Georgetown University, Washington, D.C.
  • Feifel, K.-E. (1994). Language attitude in Taiwan: A social evaluation of language in social change. Taipei: Crane.
  • Yang, R. Y.-S. (1988). Language maintenance and language shift among the Chinese on Taiwan. Taipei: Crane.
  • 任承英(2000)。语言腔调感知及其主观评价之研究。国立新竹师范学院台湾语言与语文教育研究所硕士论文。
  • 吴淑娟(2002)。台湾南投县埔里镇国语第四声社会语言变异之研究。静宜大学外国语文学系硕士论文。
  • 吕丽蓉(1987)。台湾地区语言使用及族类认同之调查研究。辅仁大学语言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李明洁(1994)。国语卷舌声母“ㄓ”,“ㄔ”,“ㄕ”之社会变异研究。静宜大学外国语文学系硕士论文。
  • 林忆秋(1987)。大台北地区民众对国语与台语及其使用之态度调查。国立台湾师范大学英语研究所硕士论文。
  • 曹逢甫(1997)。族群语言政策:海峡两岸的比较。台北:文鹤。
  • 傅若玮(1998)。中文声调变异与社会网络:台中县潭子国中个案研究。静宜大学英国语文学系硕士论文。
  • 曾国盛(2004)。北埔地区客家人使用国语ㄐ、ㄑ、ㄒ之社会变异研究。静宜大学英国语文学系硕士论文。
  • 黄宣范(1995)。语言、社会与族群意识—台湾社会语言学的研究。台北:文鹤。
  • 詹惠珍(1984)。国语/z/在台湾的发展状况—社会语言学研究。辅仁大学语言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蔡淑仪(1997)。竞争中的语言-以台语和国语为个案研究。辅仁大学语言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延伸阅读编辑

  • 蔡美慧,1993,台湾国语的肯定与否定首位答词(Initial Affirmative and Negative Responses in Taiwan Mandarin)(英文)。辅仁大学语言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曹铭宗,1993,台湾国语。台北:联经。
  • Cheng, Robert L. 1985. A Comparison of Taiwanese, Taiwan Mandarin, and Peking Mandarin. Language 61, no. 2: 352-77.
  • 董忠司,1995,台湾汉语方言影响下的若干“国语”声母变体初稿。语文学报 2:1-28。
  • Kubler, Cornelius C. 1979. Some Differences between Taiwan Mandarin and Textbook Mandarin. Journal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Teachers Association 14, no. 3: 27-39.
  • 苏金智,2000,海峡两岸语文说略 [online]。np:大陆台商经贸网。10月27日 [引用于2005年2月2日]。万维网网址:[4]
  • 谢国平,1998,台湾地区年轻人ㄓㄔㄕ与ㄗㄘㄙ真的不分吗?。华文世界(90):1-7。
  • 魏岫明,1984,国语演变之研究。台北:国立台湾大学文学院。
  • 余伯泉、江永进、许极炖、杨青矗、林央敏、黄元兴、董峰政,1999,跨越福佬台语(乙式)与台湾华语的拼音障碍。大叶学报 8:11-22。
  • 张月琴、石磊,2000,台湾华语声调范畴感知。清华学报 30:51-65。
  • 郑良伟,1997,台、华语的接触与同义语的互动。台北:远流。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