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型关战役

平型关战役,或称平型关战斗,是国民政府于1937年9月11日大同战斗失利后,于雁门关至平型关一线依托山脉与旧长城组织的一次对日抗战战役,失守后导致太原会战(1937年9月11日至11月8日)并再次失利。平型关战役国民政府第二战区司令官阎锡山所领导,历时一个月(从当年9月3日制定作战计划到10月2日全线撤退),战场范围达数百里,中国方面投入兵力11个共计十余万,对付日军方面2个兵团约2万,历经大小战斗数十次,属中等规模战役。

平型关战役
中国抗日战争的一部分
115D in the Battle of Pingxing Pass.jpg
平型关115师三十节式重机枪阵地(战后摆拍系列照)[1][2]
日期1937年9月20日-9月30日
地点
结果 菇越口、铁角岭被日军突破,中华民国宣称获得胜利。
参战方
 中华民国
 大日本帝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 阎锡山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 孙楚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 杨爱源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 傅作义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 林彪
大日本帝国 板垣征四郎
大日本帝国 东条英机(1937年9月20日离任,笠原幸雄少将接任)
参战单位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第二战区

  • 第六集团军
  • 第七集团军
配合作战: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八路军第115师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华北方面军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关东军

兵力

国民革命军:
150000人

八路军第115师:
15000人
约20000人
伤亡与损失

国民革命军:
39042人[3]

八路军第115师:
约500人
2952人[3]+

中国大陆所称平型关大捷平型关伏击战,指该战役的第18集团军第115师林彪部在山西灵丘县西的平型关一带配合国军作战,是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以来的首战及抗战以来中国的首胜,为平型关战役中的一部分[4]。中国共产党方面的战史称“九月二十五日……以劣势装备获得“歼灭”日军精锐部队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1000余人,击毁汽车百余辆、马车200辆、缴获步兵炮1门、轻重机枪20余挺、掷弹筒20余具、步枪1000余支、军马53匹及其他大批军械的战果……”

1937年9月11日大同失守,第二战区司令官阎锡山将中国军队撤至雁门关平型关一线,因关内一带地势较平坦,关外却是山区,试图利用地形和旧长城固守,抵挡日军攻势。因此作战指导思想是以逸待劳“守土抗战”。9月20日日军第5师团占领灵丘,22日占领东跑池,兵临平型关下;阎锡山得知日军西路援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正试图沿平行的山脉绕过平型关突破防线,遂作出一次较大的主动出击计划,策划25日以3个师的兵力,出长城合围平型关下的日军,歼灭日军于关外,希望在日军援军抵达前,促使平型关下同样面临补给问题和重武器山区运输不便的日军第5师团溃败而扭转战局,缓解平型关正面防御的紧张局势,以巩固内长城的基本防线。计划由晋绥军71师、新编第2师以8个团兵力西北出击,八路军第115师以4个团东南出击。关内守军诱引日军第5师团主力从当面来攻,出关的3个师从两翼合围日军。

1937年9月23日,阎锡山以第6集团军名义下达“25日平型关出击计划”[5],当日仅115师执行了该计划。因日间日军以空中侦察跟踪中国军队动向,遂于夜间出击,出关袭击计划出敌不意,25日晨115师于乔沟伏击了相向而行的,于数小时内先后抵达的日军武装押运汽车队和辎重队两部,并击毙两部中佐指挥官,日军辎重队除7人幸存外悉数被打死。由于另8个团并未执行计划未出关及扩大战果,日军第5师团未受大的影响,仅暂缓攻势并派出部分兵力回防。随着29日平型关西北方菇越口被日军察哈尔派遣兵团辖下混成第15旅团攻陷,国军整条防线迅速瓦解,第二战区不得不下令全线撤退,并重新集结组织太原会战。对乔沟发生的战斗,中国共产党史称平型关大捷,因打破此前“日军不可战胜”神话及日军第5师团最终未能从平型关正面突破而是国军于此自行退却;国民政府当时亦加以宣扬,以淡化整场平型关战役战略上的失利。

多场防御战结束后,国民政府在华北、西北的治权宣告结束,日军成功占领并取得山西大同一带的煤炭资源。

背景编辑

 
抗日战争时期的平型关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大举攻入中国内陆,进展神速。7月15日,日本人宣布坚决要求第二十九军撤离平津地区;南京中央政府宣布不再授权冀察政务委员会作出任何让步,并派军队沿平汉铁路北上,集结在北平以南100英里[6]:31。正面战场的国军虽然全力抵御,但不敌作风彪悍的日军,屡屡后撤,士气受到严重打击。日本政府对外国记者宣布:他们不能容忍中国政府对华北“地方”事务之“干涉”[6]:32。日军士气高涨,扬言“三月亡华”。然而此时,中日谈判表面趋向缓和,日军却暗自向北平增援朝鲜军和关东军[7]:188-189

8月,日军从发兵三路,日军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沿平绥线(北京至包头)、日军华北方面军第5师团沿平汉线(北京至汉口)和津浦线天津浦口)铁路线展开进攻。8月底,“第一人民抗日联军(冀察晋边区第五军前身[6]:49)”拥有1,500人,全河北省至少有2万名游击队[6]:63

9月中旬,察哈尔派遣兵团攻占山西省大同后,主力沿同蒲铁路(大同至风陵渡)南下,攻向雁门关

平型关古称瓶形寨,周围地形如瓶,在山西繁峙县东北与灵丘县相交界的平型岭下,雁门关之东。明朝时是内长城重要关隘。平型关城楼据平型岭之入口,城周长1公里余,今残高6米。平型关北的恒山高峙如屏,关南矗立五台山,两山都是陡峻的断块山,海拔在1500米以上,是晋北的交通障碍。两山之间是一条不太宽的地堑式低地,是河北北部平原与山西之间的最便捷通道。平型岭位于这条带状低地中部隆起,形势险要。这条古道穿平型关城而过,东接北京西的紫荆关,西接著名的雁门关,构成一条坚固的防线,自古就是北京西的重要藩屏。

参战部队编辑

日本军队作战序列编辑

日军参加战斗的部队包括华北方面军板垣征四郎率领的第5师团关东军东条英机率领的察哈尔派遣兵团[8]:428

日军作战序列:

  • 华北方面军第5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中将,参谋长西村利温大佐)
    • 第9旅团(旅团长国崎登,后转往保定,未参加平型关作战)
    • 第21旅团(旅团长三浦敏事)[注 1]
  • 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司令官东条英机)(9月20日后由笠原幸雄少将接任)
    • 混成第1旅团(酒井镐次)
    • 混成第2旅团(本多政材)
      • 十川支队(十川次郎大佐)[9]
        • 步兵第一联队
        • 大泉支队(步兵第四联队第一大队为基干)
        • 第四野炮联队第一大队
      • 旅团主力[注 2][9]
        • 步兵第三联队(汤浅政雄大佐)
        • 步兵第五十七联队第三大队(朝生平四郎少佐)
        • 独立山炮兵第十二联队第二中队
        • 野战重炮兵西村中队
    • 混成第15旅团(篠原诚一郎)
  • 北支方面军第六兵站自动车队[10]
    • 兵站自动车第二中队
    • 兵站自动车第八十七中队

中国军队作战序列编辑

中国军队参加平型关作战的是第二战区部队,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9月15日,阎锡山将部队分成左、右两个地区,左地区部队为第61、34、19、35军,司令官傅作义;右地区部队为第33、17、15军,总司令杨爱源、副总司令孙楚;第18集团军、第71、72师为预备军。[8]:411

左翼编辑

雁门关一线:第七集团军(总司令傅作义,副总司令曾延毅

右翼编辑

平型关一线:第六集团军(总司令杨爱源,副总司令孙楚

预备队编辑

守平型关编辑

  • 独立第8旅:孟宪吉
    • 第84师:高桂滋(自兼)(该师25日凌晨2时丢失团城口阵地未上报,致71师、新编第2师,2个师辖8个团出击计划失败

配合作战编辑

红军改编国军第十八集团军1937年9月编制

战役经过编辑

“平型关战役”是“太原会战”一部分,前期总指挥是国军第六集团军杨爱源,后期总指挥为第七集团军傅作义,主力作战为国军第六集团军、第三十三军、第十五军刘茂恩和第十七军等,总共15万人;八路军协助防守左翼雁门关一带[11]:121

广灵、灵丘间的战斗编辑

第5师团攻占河北省阳原蔚县、山西省大同后,攻向山西浑源灵丘,企图突破平型关茹越口,与察哈尔派遣兵团进行战役协同,歼灭中国第二战区主力,打通晋北,从右翼迂回,与华北方面军主力协同,击败平汉铁路沿线的中国第一战区主力。日军在平汉线北段的进展,是与平绥线互相策应的。目的是想取石家庄攻娘子关,冀希与同蒲路南下的日军会合,再攻山西的心脏太原。山西是华北的军事生命线,山西一旦到手,华北就安处一隅,所以平汉和晋北的战争,在时间上互相呼应。中国国民革命军全力抵抗,但是兵员损失惨重。

9月中旬,日军第5师团被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十七军截留在蔚县和平型关间,仅有一部分日军经过涞源向保定迂回。第十七军在蔚县、广灵、灵邱一带抵抗日军后,就和从石家庄调来的第十三军团第十五军会合,退守平型关和团城口。日军逼近晋北内长城,中国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在山西平型关雁门关一线组织防御,决心与东线平型关当面日军决战。

9月下旬,同蒲铁路吃紧,日军察知雁门关国军工事坚强,于是集中力量专攻平型关。日军主力由涞源,另一部由广灵攻向灵邱之时,国军向平型关、雁门关、神池一线集结,目的与日军决战。中国第二战区第六集团军、第七集团军退守内长城的雁门关、茹越口、平型关一线,保卫山西腹地(参见太原会战),除此,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第一一五师编入阎锡山所属第二战区急行军至晋北协同防守内长城一线。

9月20日,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攻占灵丘。22日,攻占平型关西北的“东跑池”制高点。坂垣第五师团21旅在团城口与第十七军高桂滋84师部展开持续血战。至9月24日晚,第84师浴血奋战3天,伤亡2700余人。

日军第21旅团除正面进攻部队外,另派出由21联队长粟饭原秀大佐带领联队第1、第2大队,21日从浑原南下,翻过大尖山后,22日进至中庄铺地区,与高桂滋军警戒部队接触。日军并不恋战,绕过高桂滋部队继续向南穿插,23日进至西河口及以南地区,危险的是,国军只知道正面进攻的第21旅团主力,并不知道日军粟饭原支队这支奇兵。

9月23日下午5时,国军经过连日血战,已经精疲力尽,只能向司令部求援。孙、杨回复,援军24日上午10时到达。84师在援军即将到达消息的支撑下勉力苦战,然而10点仍未见援军。下午3时,郭宗汾第71师428团到达团城口,高桂滋立即把428团团长王荣爵叫到指挥所,命令其接替84师防务,但王团长当即拒绝服从,称“我团是奉命出击,没有增援你师的任务”。高以第一线最高指挥的身份命令,当王以要请示师长为由率部离开。高桂滋回到军部,拿起电话痛哭流涕的对杨爱源说:“杨总司令,再无援军,本部只有冒犯军令撤退一途。最后哀鸣,伏维矜鉴!” 杨爱源回答:“已决定郭宗汾第71师出击,请高军长坚持,没有命令,不准撤退!”当夜,84师251旅旅长高建白直接求见71师202旅旅长陈光斗,请其派兵增援团城口,陈同样理由拒绝。24日夜,84师官兵冒雨在水深齐腰的战壕据守,各方面都已濒临极限。25日凌晨,84师没等到援军,却等到粟饭原支队的突袭。25日凌晨2时,84师全线溃退,日军占领团城口。

更严重的是,84师撤退并没有报告,准备出击的郭宗汾第71师,以及准备伏击的林彪第115师全都不知道团城口已经失守。

日军运输辎重部队的调动及部署编辑

攻占团城口后,日军第21旅团长三浦敏事少将立即向板垣发电报告,板垣于4时回电祝贺,并为其增派1个步兵大队,同时要求21旅团立即攻占平型关后的大营镇。

此前9月19日晋西北下雪,23、24日降雨,气温骤降,三浦给师团发电,要求前送各种补给和大衣等御寒衣物。24日傍晚,第六兵站汽车队本部及兵站汽车第90、91中队运送弹药粮秣抵达平型关前线。具体兵力是:

本部,指挥官新庄淳中佐等官兵22人,汽车1辆;

兵站汽车第90中队,中队长矢岛俊彦大尉,官兵187名,汽车50辆;

兵站汽车第91中队,中队长中西次八少佐,官兵183名,汽车50辆。

以上共计官兵392名,汽车101辆,士兵中战斗人员为步兵168名,工兵13名,通讯兵21名,辎重兵78名,合计280名。配备武器为三八式步枪171支,三八式骑枪78支,一四式手枪31支,战刀5把;非战斗员为辎重特务兵84名,卫生兵10名,配备刺刀84把,另有18名军官,武器为手枪及战刀。

三浦旅团长鉴于卫生队所在的关沟和野战仓库所在的辛庄距离前沿阵地(在东跑池一带)较远,为了快速抢救伤员及运送补给,并以其车队战斗人员替换部分野战部队担任警戒任务,以便21旅团全部野战部队得以投入第一线,在征得新庄淳队长同意后,留下了兵站汽车第90中队5辆汽车、官兵11名;兵站汽车第91中队20辆汽车、官兵128名(包括中队长中西次八少佐及该中队自卫小队)担任关沟、辛庄警戒。

于是,准备25日天明从平型关向东经灵丘返回蔚县的第6兵站汽车队就剩下汽车76辆,官兵253名。其中本部有新庄淳中佐等22人,汽车1辆;兵站汽车第90中队有汽车45辆,人员176名;兵站汽车第91中队有汽车30辆,人员55名。此外,汽车队还载运了部分日军回送伤员,但伤员数量不详。

原本以上253名日军官兵将会是林彪115师9月25日全部可能的战果,然而第5师团部再接到三浦旅团长“天气变冷,急需补给”的电报后,又命令辎重兵第5连队第2中队将师团库存的军大衣和粮食、弹药交付给留在留在灵丘的21旅团后勤部队,由其补给21旅团。同时命令师团情报参谋桥本顺正中佐去平型关前线执行联络任务,并从师团司令部护卫中队(第21联队第12步兵中队,中队长神代庄吉大尉)中抽出1个小队(第3小队,小队长高桥义夫少尉)担任桥本的护送部队。这支混成部队到达灵丘后向21旅团后勤部队交付物资后,辎重兵第5联队第2中队随即返回蔚县,而桥本顺正中佐则率领护卫小队和留在灵丘的21旅团后勤部队,准备于25日晨由灵丘向西前往平型关。

桥本部队具体兵力是:

步兵第21联队大行李,计官兵97名,马65匹;

步兵第11联队第1大队的大小行李,计官兵76名,马54匹;

步兵第21联队第2大队的大小行李,计官兵70名,马50匹;

担任护卫的步兵第21联队第12中队第3小队,计官兵49名。

桥本中佐本人,司机1人,随员1人,共3人。

以上共计官兵301名,骑兵乘马15匹,拖大车的挽马154匹,装载物资的大车149辆,另有桥本中佐乘坐的木炭车1辆。

桥本部队的战斗人员为辎重兵15名(全为骑兵,编制在行李队内),步兵52名(含第3小队的48名士兵和第21联队4名伤愈归队士兵),有三八式步枪40支,三八式骑枪15支,掷弹筒2具,轻机枪2挺。指挥官桥本顺正中佐和小队长高桥义夫少尉各有手枪1支,战刀1把;非战斗人员为辎重特务兵228名,有刺刀228把。

以上两部日军官兵总计554名,另新庄部队所载回送伤员数目不详。

这样,9月25日晨,在平型关和灵丘之间的乔沟设伏的林彪第115师就意外的发现相向而行的两支日军后勤辎重部队,分由一名中佐率领,竟然从东西两个不同方向先后进入了伏击圈。

八路军在平型关的战斗编辑

战斗前夕编辑

9月14日,八路军115师师长林彪从平型关前线致电八路军总部彭德怀等,提出在平型关袭击日军。毛泽东接到八路军总部转电后,16日致电林彪,重申洛川会议的战略决策,要求分散部队发动群众,用开展游击战的方式配合友军。18日,林彪直接致电毛泽东,力主利用平型关的有利形势集中两个旅作战歼敌,暂时不做群众工作。9月下旬, 中国共产党中央毛泽东命令朱德、彭德怀[12]:54[13]:338[12]:26林彪配合国军抗日[14]:143。9月21日,毛泽东做出让步,发电彭德怀,同意林彪以1个旅暂时集中打正规战,但仍要求适时转向群众工作。获得毛泽东批准后,八路军总部9月23日向林彪下达了侧击平型关日军的作战命令[15][16][17]林彪第一一五师、贺龙第一二〇师遂支援第二战区作战。八路军采用游击战术,在战斗前夕,政工人员召集当地数千农民,向他们分发枪支,参加战斗帮助取得胜利[6]:89

9月23日,115师骑兵营在五台县东营村接到师部命令,限于明(24)日八时前,攻占倒马关,以阻日军东援之敌,确保平型关伏击战侧翼安全。其时(9月23日下午3时)骑兵营距离倒马关120华里,经过半天一夜急行军,24日上午七时接近倒马关,发现已有日军驻守。骑兵营立即发动攻击,半小时后占领倒马关,日军向涞源撤退。此战实为八路军抗日第一次战斗(比平型关伏击战早一日)。

9月24日10时,115师独立团先头连在白羊堡遭遇一支日军小队,先头连展开攻击,日军阵亡2人,余部退去。以上两次小型战斗使涞源日军第9旅团提高了警觉,抢在115师独立团之前于25日拂晓占领驿马岭隘口,给当日独立团的阻击战造成了不小困难。

9月24日,国军第6集团军给第115师送来“25日平型关出击计划”:以12个团出关逆袭,其中晋绥军8个团(71师,暂编第2师)兵力西北方出击,第115师4个团兵力东南方出击,并诱引日军第5师团主力从平型关当面来攻,出关军团从两翼包围的任务。由于国军司令部亦不知晓84师高桂滋部已于25日晨2时擅自撤退,25日拂晓担任出击任务的郭宗汾71师突然遭到来自团城口方向的机枪火炮猛烈射击,部队一阵混乱,郭军以为与高桂滋部联络欠当发生误会,并未知晓高部已自行撤走,团城口,鹞子涧和东、西跑池一代阵地,均被日军占领。慌乱之下,郭宗汾只得仓促放弃出击计划,转而在平型关内奋力堵塞因高桂滋部擅自撤退而被日军撕开的缺口。至9月25日晨7点,林彪、聂荣臻从乔沟望向平型关方向,颇为疑惑国军71师和暂编第2师为何不按约出击时,位于蔡家峪设伏的687团报告林聂,灵丘方向有日军马车和骑兵向伏击地域开来。

 
老爷庙

9月25日作战对象规模争议编辑

平型关大捷 其实发生在乔沟,因当时地图标示不详,以平行关大捷上报。 根据朱德、彭德怀致蒋中正寝寅密电(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六日)限三小时到。南京。大元帅蒋钧鉴:谨密。一一五师有(廿五)日八时进行战斗,至廿四时止尚在激战中,将平型关以北东跑池、辛庄、关沟及一八八六点标地完全攻占,俘虏敌官兵三百余名。另有敌一部约四、五百人、马数十匹被我军完全包围,死不缴械,故全部打死。

对于日军规模的讨论:

  • 一种说法为:
    • 9月25日晨,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新庄中佐带领的“新庄自动车队”,至少2个中队乘约80辆卡车沿平型关至灵丘。这是第5师团作为日本少数的且当时外长城关内唯一的甲种机械化师团的绝大部分机动车辆,自动车中队本身既是运输兵员补给的组织,同时又是拥有步枪,机枪等火力的百数十人的战斗团体。[18]随车载有伤兵和护士。在遭115师685团攻击,在队列前端的本部指挥官新庄淳中佐开战不久被打死后,抵抗了约4小时,见被三面合围后弃卡车和伤兵逃脱。而115师在清缴日军卡车时,有日军伤兵先假意投降,后反杀施以援手的八路官兵,最后这些伤兵在卡车中自杀或被随车一同烧死。
    • 据矢岛中队的士兵森山伊之助在数日后的家信中载“我自动车部队一个中队约百五十名......我部坚守了约四小时,终于中队濒临溃灭边缘,不得不撤退。战死者共五十名,自动车也全部报废。此后我们退入山里......直至30日才被友军营救下山”。
    • 同时步兵第21联队“辎重行李”队约400人驱百余辆三九式挽车(每辆三九式辎重车需1匹挽马和1名车夫,最大全重370公斤可载210公斤货物,在崎岖地段还需1-2名副手)沿灵丘至平型关相向而行。辎重行李队编成有:辎重车和以朝蒙籍日本兵为主的人力。护卫大车队的高桥义夫步兵小队52人在队列前端,另大行李队的骑兵15人也归高桥指挥在队列尾端断后。第21联队“大行李”即联队级部队所属的后勤单位约100人;第5师团参谋桥本中佐携少数司令部成员乘1辆燃碳(人工煤气)“运兵车”(按桥本级别本可单独乘小汽车)在队列前端引领辎重行李队。
    • 据朱、彭载,这“一部约四、五百人、马数十匹被我军完全包围,死不缴械,故全部打死。”
  • 另一种说法则认为:
    • 9月25日午前10时、在小寨村附近遭到伏击的行李部队为第21联队第一、第二大队及联队本部的一部分大,小混装行李队[注 3],由“辎重特务兵”70名(八路军的平型关大捷的报告,回顾中经常出现的所谓“骑兵部队”,实际就是行李队中几位乘马的伍长、班长)和高桥护卫小队[注 4]的15名步兵。此外还有5名病伤后归队的士兵、和师团参谋桥本顺正中佐一行7名,合计为97名。装备有三九式辎重车42辆,駄马、挽马合计70匹[注 5]、外有下士官、班长骑乘、传令用的军马数匹。[19]
    • 西段战场在关沟村东约两公里前后的乔沟西侧地段,日军兵力为两个自动车中队(新庄自动车部队的正式名称为“北支方面军第六兵站自动车队”,其本部配置于北支方面军管区兵站(后勤)部之下。[18])的约350余名司机,助手。从关沟村出发驶向灵丘(从前线向后方),目的是运输援军。曾得到前线回援的一步兵小队的援助。[19]
    • 否定有朝鲜兵、女护士之说。[20]

新庄自动车部队的正式名称为“北支方面军第六兵站(当时派驻张家口)自动车队”,由本部和七个下属中队组成。自动车中队由中队本部(定员15人,含行李队)和下属的三个小队,1个修理班(定员16名)组成;定员183名;配有有9辆乘用车、1辆三轮摩托、65辆九四式六轮自动货车日语九四式六輪自動貨車;配备步枪114条,軽机枪2挺。小寨村伏击战中,本部长新庄淳中佐和中西学大尉中队长、矢岛俊彦中队长指挥两个动车中队与八路军115师李天佑686团激战4个多小时。新庄本部长于9月24晚随同矢岛中队从蔚县前往平型关口前线而陷入战斗。矢岛中队参战兵力为中队全员176名、输卒(辎重特务兵)15名、新庄自动车本部7名。另外还有从关沟村来援的第21联队第3大队第12中队的1个小队的歩兵。

9月25日战斗过程编辑

115师得知日军辎重行李队进至蔡家峪,于是在乔沟设伏,该地区道路狭窄,雨后路面泥泞,日军机动性大减。晨7时许,该部日军全部进入115师主力预伏地域。林彪得知日军有辎重队400多人,在蔡家峪落后,“多数徒手,少数步枪”,于是袭击辎重部队[11]:121。林彪采取“避强击弱”的战法,先放过日军先导部队(高桥步兵小队和桥本的座车)[21],然后以枪械突击辎重行李队本队。日军派出一部企图抢占公路西北侧制高点“老爷庙”,掩护突围。115师本在战场东南,一部越过公路,大部占领公路东侧,伏击部队两面攻击日军,将日军压制于“老爷庙”至“小寨村”的狭谷之中。此时新庄自动车队抵达,听到枪声但与辎重队未碰面,也从西面向老爷庙所在高地反复“猛烈冲击”,遭击退。[21]。此役或有认为毙伤日军500至1000人,又有认为日军伤亡200余人[22]。桥本和新庄两名中佐都在战斗中被击毙。其中日军自动车队并未遭到全部歼灭[18],在受到严重打击后,弃卡车与辎重车突围。日军辎重行李队伤亡占较大比重,可考脱逃人数为7人[注 6][10][23][24]:355。日军退败后,卡车尽毁,大车连同辎重被115师缴获。 同为中佐,桥本顺正的陆士学年虽然比新庄淳低两级,但因为毕业于陆军大学校,又是师团的作战参谋,所以比新庄更前途有望。若不死亡,1945年前会晋升为陆军中将。[22]

 
115师缴获的军需物资

战斗后115师分出一部建立根据地,主力转入广阳地区进行广阳战斗[21]。10月17日,林彪在《平型关战斗的经验》中总结了12条与日军作战的经验,10月27日发表在《解放》周刊[25]

在乔沟伏击后,115师杨得志团和李天佑团还顺势继续向西袭击了平型关日军后方关沟和辛庄的卫生所和野战仓库,在不见友军配合的情况下没有固守,随即撤退。

9月25日阻击援军编辑

得知受袭后,板垣征四郎立即令在平型关第5师团第21旅团第21联队第3大队所属4个中队(非满员,欠4个小队)约1000人,驻扎在蔚县、涞源的42联队的2个大队和第9旅团1个联队共约6000人,分别从西,东两个方向增援受伏日军。两方援军又受115师阻击,至28日才再度进入乔沟。

关于西面援军,日本1973年出版的《浜田联队史》记载:“(25日)汽车一过关沟村即与敌遭遇,当即火速下车,令吉川中队向北边高地,内藤中队向南边高地,橘机枪中队协助龙泽中队从中间平地进行攻击。然后敌人以迫击炮、重机枪猛烈射击,兵力看来也比我方多十几倍(115师关沟阻击部队实为685团2营第5、6连和3营第9、10连,共计仅4个连)。尤其吉川中队正面之敌举起军旗、吹起军号,士兵各自扔出手榴弹,反扑过来。我方寡不敌众而毫无办法。”——“9月28日龙泽中队得到友军的支援后,勇气百倍再次继续前进,此时遇到意外情景,刹那间,所有人员吓得停步不前。冷静下来看时,才知道行进中的汽车联队已遭到突袭全部被歼灭,100余辆汽车惨遭烧毁,每隔约20米,就倒着一辆汽车残骸。公路上有新庄中佐等无数阵亡者,及被烧焦躺在驾驶室里的尸体,一片惨状,目不忍睹。”日军第3大队战报说,9月25日奉命救援乔沟的4个中队,第九中队(龙泽,欠一个小队)6死21伤、第十中队(吉川,欠一个小队)4死5伤、第十一中队(内藤,欠两个小队)3死31伤,和第十二中队(橘机枪中队)25死3伤,放弃救援原地固守,直至115师打扫完战场并撤走两天后,该部日军援军才敢进入乔沟,收葬阵亡日军尸体。有大陆学者对日军第三大队上报伤亡数字存有质疑,主要集中于两点,“机枪中队何以战死人数多于步兵中队”以及“如若伤亡如此之小,何以该部援军当天即原地固守不敢继续前进救援受困汽车队”,尤其吉川中队,仅阵亡4人伤5人即“毫无办法”,于常理不合。

关于东面援军,被由杨成武率领的115师独立团分别在灵丘以北的白龙须沟,灵丘以东的驿马岭所阻击。根据杨成武本人回忆,在驿马岭“遗弃着各种姿势的敌尸(日军)三百多具”,在白龙须沟则根据当地人回忆“打死日本兵40多人”!9月25日下午4时林彪电告杨成武“你团已胜利完成打援任务”,因当时独立团尚有5个连作为预备队未用,杨成武即命全部出击,日军因无法判断当面敌军多少,当即脱离战斗撤回涞源县城。此战日军称其阵亡仅2人,旅日学者姜克实对此完全采信,但基于同样理由,有大陆学者亦质疑第9旅团何以仅遭受如此之小的伤亡即放弃救援被困日军。

东跑池、鹞子涧战斗编辑

日本第五师团的一部兵力进攻平型关失败后,关东军从察哈尔派来的兵团就在九月二十九日突破菇越口,威胁平型关的华军后方。三十日,平型关的中国军队向五台山、代县之线撤退。

战况中期,日军司令官板垣征四郎急令蔚县、涞源的日军向平型关增援,遭国军115师独立团阻击于灵丘以北、以东。两军在此战斗互有伤亡,其中,日军阵亡三百余人。随后,国军集团军随后攻击东跑池的日军,但防守此线的第2战区国军作战失利,且因突入太深而被日军包围,国军团长程继贤等千余名官兵阵亡。东跑池的日军于黄昏由团城口突围。

日军攻占繁峙编辑

27日,日军混成第15旅团攻占繁峙县北、雁门关以东的茹越口长城阵地。28日,中国守军第203旅反冲击失败,旅长梁鉴堂阵亡。29日,日军向二线阵地铁甲岭进攻,守军经惨烈战斗至11时被突破,第34军撤向繁峙,日军随即展开追击。中国独立第2旅受命抢占茹越口侧翼的五斗山,被日军击垮后西撤代县。29日夜,日军混成第15旅团追击部队占领繁峙县城,并袭击了正经过繁峙东进的中国第35军一部,城内的中国第34军军部退至峨口。至此,日军遮断平型关正面中国军队退路,将平型关附近阎锡山等部阻隔在繁峙以东。当日深夜,阎锡山得知五斗山反击失败,深恐日军切断其经峨口至五台山的退路,遂命令内长城防线各部向南转移至忻县、忻口间组织防线保卫太原。30日,占领繁峙的日军混成第15旅团进占代县。中国守军从内长城防线撤退后,东面的日军第21旅团进入大营镇[8]:423-426[26]:53

日军相继攻下重镇包头平绥铁路作战结束,日军完全控制内蒙,并解除其华北主力进攻河北、山西侧翼威胁[27]:12。至此日本军已经向中国战场投入26个师,共约50万人[6]:117

伤亡人数编辑

  • 平型关战役(平型关战斗):
    • 根据国民政府资料,在平型关战役中,国军毙伤日军2,952人,中国军队伤亡39,042人[3]
    • 而日本的姜克实教授根据日方资料得出结论为:日军死伤1,506名[28]
  • 平型关(乔沟)大捷:
    • 中国大陆目前官方版本为:平型关大捷用时仅一日,115师共毙伤日军1,000余人[11]:121。缴获步枪1000余支,机枪20余挺,击毁汽车100余、马车200余辆[21]。担任钳制、阻击任务的第115师独立团,截断涞源、灵丘之间的交通线,在腰站地区打退日军增援部队的多次冲击,歼敌300余人[29]中国共产党共有四种说法:500余人[30]、1000余人[21]、3千余人[31]、万余人[32],115师伤亡500余人[21]。彭德怀在42年的一份报告里说缴获的完好步枪仅一百支。[33]
    • 根据朱德、彭德怀致蒋中正寝寅密电(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六日)限三小时到。南京。大元帅蒋钧鉴:谨密。一一五师有(廿五)日八时进行战斗,至廿四时止尚在激战中,将平型关以北东跑池、辛庄、关沟及一八八六点标地完全攻占,俘虏敌官兵三百余名。另有敌一部约四、五百人、马数十匹被我军完全包围,死不缴械,故全部打死。
    • 而日军的战报称,在蔡家峪,日军167人死亡,94人受伤[11]:121。蔡家峪39°23′29″N 113°59′53″E / 39.391347°N 113.998170°E / 39.391347; 113.998170位于115师伏击圈的东侧尽头,是桥本部队进入伏击圈的入口,距离平型关39°19′19″N 113°55′25″E / 39.321971°N 113.923506°E / 39.321971; 113.9235069.48公里。某些文章称蔡家峪距离平型关60公里的说法不正确,应当是混淆了115师独立团阻击涞源日军援军的驿马岭(有的文献称为腰站39°24′47″N 114°28′41″E / 39.413057°N 114.477923°E / 39.413057; 114.477923
  • 个人研究者对平型关大捷的见解有:
    • 中国大陆的杨奎松则认为,115师歼敌数百人[34]
    • 领受日本外务省特别津贴的日本冈山大学近代史教授姜克实根据日本方面的战报和新闻报道统计出日军在乔沟伏击战中死伤约240人(死165人)[9][22],在腰站阻击战中死2人伤9人[35]。腰站阻击战即驿马岭阻击战,115师独立团与第9旅团援兵9月25日在此地激战竟日,死2人伤9人殊不可信,然姜克实教授对此予以采信。
日本冈山大学教授姜克实统计的平型关战役日军死伤详情[9][28]
部队番号 死亡 负伤 失踪 合计 备注
步21联队主力 86 112 3 战斗详报
步21联队3平岩大队 94 226 21联队史丰田军医统计
步42联队 85 131 2 战斗详报
步11联队1尾家大队 98 139 13 报刊、战斗详报等(负伤为概数)
兵站自动车部队 61 72 战斗详报(负伤上升浮动+22)
师团炮兵、其他 20 60 死伤均为类推概数
师团本部、其他 10 0 21联队史(司令部6归队兵4)
关东军混成15B(筱原) 58 196 筱原部队阵中日志
关东军混成2B(本多) 15 25 推测数
合计 527 961 18 1506
平型关大捷日军死伤人数表 (1937年9月25日,乔沟,小寨村)[9][10][22]
部队别 死亡、失踪 负伤 备考、根据
新庄本部 4 不明 死亡报导
中西中队 15 不明 死亡报导
矢岛中队 42 50 战斗详报数,报导数为死41,伤37
桥本一行 6 0 樱田武报告
辎重行李队 68 0 死亡报导数,战斗详报数为67名
第12中队 26 3 丰田军医记录+1,包括高桥小队和自动车支援小队的总数
归队兵 4 0 大贺春一证言 1名生还
浮动 22 中西中队负伤+可能遗漏数
死伤总计 165 75 合计240名

武器缴获编辑

  • 平型关战役(平型关战斗):

1938年9月30日,聂荣臻致“毛朱彭”的电报: 截至当时缴获如下:

甲、廿五日汽车76、摩托车3、廿九日获汽车三辆,共82辆
乙、七生(70MM)的山炮弹2788发、七生五(75MM)的炮弹52发、引火4、92小型野炮一门
丙、步枪弹3595发、机枪弹6700发,内有400发不通用
丁、步枪172支、短枪13支、轻机枪共4挺
戊、洋马15头、骡驴3匹
已、防毒面具共百余付
庚、我三个团吃两天的给养及其他行李文件物品颇多
辛、工作器具十八个
即送胜利品炮及弹共百余牲口准备运衣服之牲口运送石咀请派人接受

六八五团作战对象为新庄自动车队(含兵站汽车90中队自卫小队)和21联队步兵第3大队援军,枪械装备相对较好,缴获也最丰,上报师部“缴获步马枪111枝,手枪1支,卜壳枪1支,轻机枪10 挺,刺刀4把,马刀1把,步马弹4200发,其他弹1500发。”并附报该团部分营连“缴获的胜利品不登记,打埋伏”,故“此次缴获“(统计)很慢”。

而伏击桥本辎重队的六八六团则缴获武器不多,因辎重部队“多数徒手”,因此击毙数量虽多但缴获武器较少,六八六团主要缴获报告为“200辆大车,数十匹马及大量军用品”。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军用品中的日军黄呢子大衣,115师战后各首长基本人手一件。1938年2月林彪奉命率115师师部和343旅由晋东北南下到吕梁地区开辟根据地,3月2日带师直属队途经隰县以北千家庄时,因身穿缴获来的日军大衣并骑着洋马,当地驻军阎锡山部第19军警戒部队的哨兵观察后立即报告班长,班长判断其为日军军官无疑,下令开枪,林彪中枪落马,子弹从右腋经左侧背穿出,伤及肺和脊椎骨,从此留下终生未愈的植物神经紊乱症,并逐渐形成了怕水、怕风、怕光、一紧张就出汗的毛病。林彪在平型关战役中被流弹击中,伤势不轻,所以前赴苏联治疗和养伤,但医治不理想,自此一生很容易患感冒,神经方面病征又多[11]:121

六八七团作为预备队仅在25日下午13时到15时间投入扫尾战斗,因此未有单独缴获报告。

六八八团因24日夜突发山洪未能抵达战场,故无缴获。

独立团附师骑兵营在平型关以东60公里处的驿马岭一带阻击东路援兵,缴获上报不详。

总体而言,115师上报国军总部的武器缴获战报有不准确之处,以上只提供一个大致情况。

  • 115师缴获九二式步兵炮1门,因有记者照片为证属实。
  • 聂荣臻报缴获九二式0.2吨70mm步兵炮用炮弹2788发,和四一式0.5吨75mm山炮用炮弹炮弹52发,共约3000枚;有称缴获的九二式无炮弹,辎重中却另有大量73mm炮弹,而日军火炮中无73mm口径品种,盖当时士兵未能将70mm炮弹成功装入九二式火炮,故误认为两者不配套。
  • 另有称“缴获步枪千余支,以及大量军用物资”,而朱德曾说“只缴获了100余支完好的步枪”,主要在于步枪(上报千余支,实际约200余支)。
  • 另聂荣臻报中未提及日军黄呢子大衣,后照片和林彪被枪击事件证明有一批军大衣。牲畜数量也远小于辎重队维持运行的数量。只是30日的一个不完全统计。
  • 另上报缴获机枪20余支,掷弹筒20余只,有称掷弹筒可能没有。

影响编辑

1937年9月26日,115师参谋处发出告捷电:九月二十五日,我八路军在晋北平型关与敌万余人激战,反复冲锋,我军奋勉无前,将进攻之敌全部击溃……敌军被击毙者尸横山野……[36]中国共产党领袖毛泽东在大捷次日致电朱德彭德怀:“庆祝我军的第一个胜利”,“平型关的意义正是一场最好的政治动员”。国民政府领袖蒋中正致电祝贺嘉勉,称“二十五日一战,歼寇如麻,足证官兵用命,深堪嘉慰。尚希益励所部,继续努力。”[37],国内各党派团体纷纷致电祝贺,欧美东南亚媒体也报导了第18集团军115师胜利的消息[36]何应钦蒋中正忻口会战期间八路军雁门关战斗和夜袭阳明堡战斗中取得的战果予以肯定和表彰[38]。10月27日,在五台山建立晋察冀边区军区司令部,由聂荣臻任司令员[6]:191。由于上海战事扩大,日本大本营命令华北方面军迅速完成平汉、津浦线北段作战任务并占领太原,以抽调兵力增援上海。10月21日,日军第二十师团从河北石家庄沿正太铁路分两路进攻山西。日军右纵队强攻河北井陉娘子关,中国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路军依工事顽强抵抗。

平型关大捷是八路军第一次与日军作战,战斗结束后,毛泽东和林彪对八路军作战方针的观点都有所变化。日本和中国之失败主义者没有考虑到中国疆土辽阔,4.5亿人口力量巨大,国民政府可以利用政治上统一来全民抗战[6]:118。战前,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洛川会议上提出八路军的作战方针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应分散部队发动群众,进行游击战争,林彪在会议上则认为应集中部队打运动战为主的正规战。人民满怀新信心来支持国民政府长期抗战之决心,大军要求政府领导抗战[6]:118-119。平型关与日军一战后,林彪认识到日军是远远强于内战对手的敌人,不再坚持正规战,他认为以八路军的条件,“经常集中大的兵力与敌作运动战,是不适宜的”。 毛泽东在平型关大捷的第二天即对八路军作战方针作了新的表述:“根本方针是争取群众,组织群众的游击战。在这个总方针下,实行有条件的集中作战。”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将八路军的作战原则修改为“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15][25]

平型关的胜利对于敌后根据地的建立,起到了非常直接的支持作用。时任686团组织处股长的欧阳文(1955年授中将衔)说:“平型关一战我们八路军、115师一下就打出名气了,战后我们到晋南招兵。我们团的招兵处和国民党的紧挨着,他们那边根本没人去,我们用了一个星期就招了3,000多人。”

相关评价编辑

  • 中国国民党认为:林彪在平型关一役仅战半日[39],未依中央指挥切断日军运输线,并未确实达成支援、配合国军一线作战的辅助角色,使敌人援军(日军驻蔚县42联队二个大队)随后又加入战场(115师26日撤离)[40]。115师仅袭击小股辎重队,对于正与国军血战中的日方主力视而不见,未依国府中央指挥脱离战场[41],之后又违反国民政府军委会规定:“战况之报导不得公布国军番号”。

民国26年8月24日中华民国战时军律:
第一条 不奉命令无故放弃应守之要地,致陷军事上重大损失者。死刑。
第二条 不奉命令临阵退却者。死刑。
……
第八条 敌前反抗命令,不听指挥者。死刑。

1937年10月25日: 共产党之投机取巧,应切实注意。此辈不顾信义之徒,不足为虑,吾当一本以正制邪以拙制巧之道以应之。

  • 中国共产党认为并没有得到国军的有效配合,“他们(国军)自定的出击计划,他们自己却未能遵守……。他们时常吹牛说要决战,但却决而不战……。且,他们的指挥真笨极了……。”[43],根据战场形势判断,不得不撤离,并因此导致敌人援军随后加入战场。[44]。事实上林彪并不知晓25日晨2时国军第84师擅自撤退放弃团城口之事,因此见到被685团击退的日军第21联队第3大队残部退回团城口,误以其“冲坍了”国军攻占了团城口。
  • 冯治军认为,毛泽东已在洛川会议上制定了抗日战略,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而林彪的伏击战与毛泽东的指导原则相违背。[45]
  • 领受日本外务省特别津贴的旅日学者日本冈山大学日本近代史教授姜克实称:“对比60,000名国军在一周间毙伤日军1266名(内死亡,失踪380名),和6,000名八路军在一天内毙伤敌240(内死亡165名)的战果,相对来说,不管是在毙伤敌总数面,还是歼敌(死亡)比率面,八路军比起国军来说,的确出色。特别是歼敌比率(165/6000:380/60000)和局部战斗的结果--初战获胜,部分歼灭战--比较之下一目了然。称之为"平型关大捷"当然无可非议。” 问题是在战后,当"宣传"的政治意义(鼓舞民心,提高共产党第八路军的威信)消失后,应实事求是,根据历史记录还原历史事实,除去宣传中的水分。更不要只提"平型关大捷"抹煞"平型关战役",忽视,贬低担任全部正面战场作战,在平型关口附近血战一周之久的国军(晋绥军)部队的抗日事迹。虽然,晋绥军部队没能取得最终的胜利,但其在日军眼中永远是平型关战役(内长城线附近会战)的主角,是令人敬畏缅忆的强敌。[9]

注释编辑

  1. ^ 日军步炮联合,由第5师团步兵第21旅团长三浦敏事少将率领的第42联队第2大队、第11联队第1大队、第21联队第3大队附一个野炮大队的兵力进攻。同时第21联队队长粟饭原秀大佐率两个步兵大队附炮兵两个中队,从浑源出发南下向平型关侧后进攻。
  2. ^ 配属给筱原兵团统一指挥。
  3. ^ “大行李”指的是、粮秣、衣服、日用品、战死者的遗物、遗骨等非战斗用物资,“小行李”则是指作战用弾薬、武器等。可以参看姜克实:旧日军档案中出现的“平型关大捷”(三)
  4. ^ 关于日军缺员情况的讨论,可以参看姜克实:《平型关大捷日军死伤数考证》《文化共生学研究》冈山大学大学院社会文化科学研究科、第16号、2017年3月、P61-85。姜克实以第五师团第三中队战斗详报为例,定员192人的中队,战前9月23日的现状为114名,认为“缺员状况是一个普遍的事实”
  5. ^ 21联队第一大队32匹,第二大队24匹、联队本部14匹,参看姜克实:“再考“平型関大捷”――日本军史料からの検讨”‘军事史学’51巻1、2015年6月/P.16
  6. ^ 七人为辎重兵特务兵大贺春一、永井忠士、奥村芳正,大野鹿夫、藤井昌秋五人,归队兵中尾贞义及司令部日高翻译。此役日军亡多伤少,属歼灭战性质。可以参看姜克实:《“平型关大捷”中的“辎重兵特务兵”考》《平型关大捷日军死伤数考证》

参考文献编辑

  1. ^ 叶青松:“导弹元勋”王秉璋首任人民解放军第十七军军长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04-15.
  2. ^ 日本冈山大学教授姜克实:《一场尴尬的历史剧——代表“平型关大捷”的一张历史照片》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该文认为此照片或取自伊文思所拍摄的台儿庄战役的影像;之后又再度修改结论,认为确是八路军战后摆拍姜克实:平型关大捷是怎样记录下来的?——一场历史剧的来龙去脉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3. ^ 3.0 3.1 3.2 美军顾问团史政处编. 《中國現代軍事史主要戰役表》. 台北市. 1967年. OCLC 818614080. 
  4. ^ “....如果从长城线的阵地攻防战(杨爱源部)来看,那(共军)只是一个极小的局部战斗....”《中国抗日战争史稿》日军丛书.湖北人民出版社.1983年.135页.龚古今等著
  5. ^ 《阎锡山致五台朱总司令漾申行一电》:“我决歼灭平型关之敌,增加八团兵力,明拂晓可到。希电师夹击敌之侧背。” 1937年9月23日,台北国史馆藏阎锡山档案,微卷号97,1724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伊斯雷尔·爱泼斯坦. 《人民之戰》. 香港: 和平图书. 2016. 
  7. ^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何應欽致宋哲元等密電》(1937年7月17日). 《抗日战争正面战场》. 南京: 凤凰出版社. 2005. ISBN 9787806439692. 
  8. ^ 8.0 8.1 8.2 郭汝瑰,黄玉章.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2. ISBN 978-7-214-03034-4ISBN 978-7-214-03034-4.
  9. ^ 9.0 9.1 9.2 9.3 9.4 9.5 姜克实. 姜克实:平型关战役日军兵员数与死伤数考证 ——1937年9月22日-10月1日. 爱思想. 2016-09-07 [2017-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10). 
  10. ^ 10.0 10.1 10.2 姜克实. 平型关大捷日军死伤数考证 (PDF). 文化共生学研究. 2017: 61-8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04-29).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萧若元说、刘文慧统筹、Jo Cheung撰稿及编辑、于非资料搜集. 《中國近代被消失的八十年終極版》(中). 香港: Hong Kong New Media. 2015. ISBN 978-988-14176-7-1. 
  12. ^ 12.0 12.1 毛泽东. 《毛澤東軍事文集》第2冊. 北京. 
  13. ^ 毛泽东:〈关于我军应坚持以游击配合友军作战方针的指示〉,北京: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1册
  14. ^ 马仲廉. 《太原保衛戰》. 沈阳: 沈阳出版社. 1994. 
  15. ^ 15.0 15.1 彭红英,余世诚. 毛泽东与林彪的九次分歧和争论. 党史博览. 2000, (9). 
  16. ^ 毛泽东. 关于我军应坚持以游击战配合友军作战方针的指示(一九三七年九月十六日毛泽东致林彪等)
  17. ^ 毛泽东. 坚持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原则(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一日毛泽东致彭德怀)
  18. ^ 18.0 18.1 18.2 姜克实. 旧日军档案中出现的“平型关大捷”(二) ——伏击战场1――“新庄自动车队”的溃退. 爱思想. [2017-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1). 
  19. ^ 19.0 19.1 姜克实. 旧日军档案中出现的“平型关大捷”(三) ——伏击战场2――行李队的遭难. 爱思想. 2015-07-22 [2017-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1). 
  20. ^ 日本冈山大学教授姜克实. 平型关战场可曾有“二鬼子”存在?. 爱思想. [2017-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15). 
  21. ^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军事历史研究部等 编,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年,ISBN 978-7-80137-315-1。“抗日战争时期”卷36-40页、“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役战斗总览”卷179页。
  22. ^ 22.0 22.1 22.2 22.3 日本冈山大学日本近代史教授姜克实. 平型关大捷日军死伤数考证(二)——第21联队混合行李队的损失. 2016-06-19 [2016-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1). 
  23. ^ 姜克实. “平型关大捷”中的“辎重兵特务兵”考. 爱思想. [2016-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1). 
  24. ^ 聂荣臻. 《聶榮臻回憶錄》.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1985. “有小部分突围逃跑” 
  25. ^ 25.0 25.1 林彪. 平型关战斗的经验. 《解放》周刊. 1937-11-27.
  26. ^ 日本防卫厅研究所战史室(著),齐福霖(译).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征求意见稿),第一卷第二分册.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译稿,第5辑.中华书局. 1981年5月.
  27. ^ 何应钦. 《八年抗战之经过》. 文海出版社. 1946. 
  28. ^ 28.0 28.1 姜克实. 平型关战役日军死伤统计. 2016-06-26 [2016-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9). 
  29. ^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共产党历史》 第一卷(1921-1949)下册,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481页
  30. ^ 毛泽东、朱德:八路军的战略和战术.1938年.上海生活出版社.36页
  31. ^ 《抗日战争时期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人民出版社.1953年.11页
  32. ^ 王健民.中国共产党史稿,第一编.1965年.
  33. ^ 彭德怀“关于华北根据地工作的报告”‘共匪祸国史料汇编 第三册’中华民国开国五十年文献编纂委员会,1971年,P350
  34. ^ 杨奎松. 平型關戰役究竟殲滅了多少日軍?. 《开卷有疑:中国现代史读史札记》 (凤凰网). 2009年5月7日 [2014年11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1月2日). 
  35. ^ 日本·冈山大学教授姜克实. 关于腰站阻击的日军文献记录. 爱思想. 2016-09-07 [2017-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11). 
  36. ^ 36.0 36.1 王健民.《中国共产党史稿》,第一编.1965年.
  37. ^ 黄修荣. 抗日战争时期国共关系纪事. 北京市: 中共党史出版社. 1995年: 282. ISBN 7-80023-898-9. 蒋介石在10月17日,一天连发出两次电报,表示嘉奖。……第二封电报是发给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的,电报说:‘贵部林师及张旅屡建奇功,强寇迭遭重创,深堪嘉慰。仍希继续努力,以竞全功为要。’ 
  38. ^ 《何应钦.日军侵华八年抗战史》何应钦对忻口会战的评价:“我朱德部在敌后方袭击,迭次子敌重创。”此外,蒋介石在1937年10月17日也致电朱德、彭德怀:“贵部林师及张旅,屡建奇功,强寇迭遭重创,深堪嘉慰。”
  39. ^ 9月25日凌晨埋伏,十一时于山间隘路袭击补给队,次日敌军主力赶赴战场,343旅已撤退……。陈存恭.《纪念七七抗战六十周年专号》.第三期.上册.1997年12月.106页
  40. ^ 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中国国民党史委员会,1980年
  41. ^ 民国26年8月24日,国民政府公布“中华民国战时军律施行条例”、“中华民国战时军律”.文海出版社.中国全面抗战大事纪.第一辑8月份第39页.沈云龙主编
  42. ^ 黄仁宇,从大历史的角度读蒋介石日记,时报文化,1994年,第211页,ISBN 957-13-0962-1
  43. ^ 吉林市档案信息网. jlsdaj.gov.cn. 2012 [last update] [6 January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04). 六、友军在战斗中的配合,实在太差了。他们自定的出击计划,他们自己却未能遵守。你打,他旁观,他们时常吹牛说要决战,但却决而不战;或向敌人打而又不坚决打,……连被我们打败了而退下的敌人他们碰着了,竟不但不能消灭之,反而被这些突围的敌人冲坍了,他们的指挥真笨极了……。 
  44. ^ 平型关战役的主要过程_新浪军事_新浪网. mil.news.sina.com.cn. 2005 [last update] [6 January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5). 
  45. ^ 冯治军.《林彪与毛泽东》.皇福图书公司(香港).1996年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