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作义

中国军事人物、政治人物
(重定向自傅作義

傅作义(1895年6月27日-1974年4月19日),宜生山西荣河人,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人物与军事人物。他在加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前曾是中华民国陆军二级上将。1949年,他协助解放军和平进入北京城,并于后来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水利部部长,晚年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中华民国陆军二级上将
傅作义
Fu Zuoyi3.jpg
性别
出生1895年6月27日
 大清山西省荣河县
逝世1974年4月19日(1974-04-19)(78岁)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东城区卫生部北京医院
国籍 大清 (1895-1912)
中华民国 (1912-1928)
中华民国 (1928-1949)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1974)
教育程度中华民国 保定军官学校五期步兵科
政党中国国民党 中国国民党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配偶刘芸生
亲属傅冬、傅恒

生平编辑

晋军中的活动编辑

 
傅作义赠给河野悦次郎的照片

傅作义出生在一个富农家庭。1910年(宣统二年),进入太原陆军小学学习。1911年太原响应辛亥革命爆发起义之际,傅作义加入学生军参加革命[1]

1912年(民国元年),傅作义转入北京清河镇的第一陆军中学学习。1915年,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5期步兵科。傅作义的学习成绩列校内第1名。1918年毕业,回到山西。此后他加入阎锡山领导的晋军。1926年,升任第四旅旅长。1927年,升任第四师师长[1]

1927年6月,阎锡山转投国民政府方面。同年10月,傅作义率第4师进攻涿州,击退奉军。不久,奉军的2个师加2个旅的大部队企图夺回涿州,傅作义指挥部队坚守3个月。1928年1月,傅作义见部队抵抗能力已达到极限,便暂时投降奉军。不久,傅作义秘密逃走,回到山西,被阎锡山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三集团军第五军团总指挥兼天津警备司令[1]

1930年8月14日发生济南战斗,地点则是在中国鲁西一带,是国民革命军内部所发生的内战战斗之一,也是中原大战的主要战役。济南战斗的交战双方,一方为蒋中正辖下的国军中央军,另一方为傅作义部队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五军。

抗日作战编辑

 
1938年《支那事变写真帖》中的傅作义照片
 
1941年《最新支那要人传》中的傅作义照片

1930年5月,阎锡山发动反蒋介石中原大战,傅作义担任第四路军指挥官。阎锡山败北之后,张学良接收傅作义等部。1931年5月,傅作义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五军军长。同年8月,他被任命为绥远省政府主席。此后傅作义在绥远省发挥内政手腕,在治安维持、农村基层组织改革、金融整理、城乡建设、教育事业等方面都取得好成绩[1][2]。当时他赞赏梁漱溟等人的乡村建设学说,所以在绥远省推行教育、生产、武装三位一体的农村制度,即教、养、卫制度[3]

1931年9月,九一八事变发生,他和徐永昌宋哲元联名发表抗日声明。1933年1月,日军进攻山海关长城抗战爆发。同年2月,傅作义出任第七军团总指挥。同年4月末,傅作义亲自率领国民革命军第五十九军张家口急赴昌平。5月23日,傅作义开始同日军第8师团交战,双方伤亡都较为惨重。6月末,傅作义率部返回绥远省[1]

1935年4月,傅作义获晋升陆军二级上将。1936年11月,李守信率领的蒙古军王英率领的大汉义军共同进攻绥远省,遭到傅作义击退。11月24日,傅作义在百灵庙击败蒙古军,12月4日完全收复百灵庙,史称百灵庙大捷。这就是著名的绥远抗战[1]

1937年3月9日,行政院决议,嘉奖绥远抗战将领,阎锡山、傅作义叙一等宝鼎勋章,骑兵司令赵承绶二等宝鼎勋章[4]:5381。5月12日,傅作义至百灵庙视察,5月14日至钖拉穆㮙召(大庙)视察[4]:5424抗日战争爆发后,傅作义历任第二战区第七集团军总司令、第二战区北路军总司令(第二战区司令长官为阎锡山),先后参加忻口战役太原保卫战

1938年初,傅作义仿照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的建军经验,成立第二战区北路军政治工作委员会,自兼主任,总部设政治指导室,派周北峰任委员兼秘书,军内各级分别设政治工作机构,不少负责人由延安派来的干部担任[1][2]。傅作义在部队中设立奋斗室,军官家属组成眷属团,军人子弟上奋斗小学、奋斗中学。中国共产党开展减租减息,傅作义也开展整理土地,将地主的土地清丈以后,限制地租,另外又将领主、地商开垦土地未交地价者收归国有,永远租给佃农[5]。傅作义还制定《北路军政治工作守则》,又参照八路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制定《十项纪律》。阎锡山讥称傅作义“把部队带赤化了”、“三十五军已成为七路半了”[1][2]。这种情况引起蒋介石的警觉,蒋介石特派中统特务来傅作义部队任政治部主任,并且驱逐中国共产党党员[5]。1938年12月,国民政府任命傅作义为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二战区北路军总司令,傅作义自此摆脱阎锡山控制,回到绥远。他先后参加包头战役绥西战役五原战役等等。由于战绩良好,1939年傅作义获国民政府授予青天白日勋章[1][2]

受降长官编辑

抗日战争胜利前夕的1945年7月,傅作义任第十二战区司令长官。抗日战争胜利后,第十二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负责热河省察哈尔省绥远省的日军受降事宜[1][2]

日军投降后,大片日本占领区等待接收,当时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双方对受降权争夺激烈。蒋介石命令各地国军迅速抢占地盘,恰好符合傅作义作为中国国民党地方派系的利益。时任第十二战区司令长官的傅作义率6万余人迅速进军包头归绥。在此之前,中共方面的陕甘宁晋绥五省联防军司令贺龙已率军包围包头、归绥,准备进城接收。傅作义部队突然抵达,强占了这两座城市。傅作义部还远程出击,企图攻占解放区第二大城市张家口八路军贺龙部会攻包头、归绥,企图从傅作义部手中夺回两城,但战斗多日后,由于缺乏弹药棉衣,被迫撤出战斗[5]

国共内战爆发编辑

1946年1月1日,国民政府令:傅作义、徐堪给一等景星勋章董其武、何文鼎、楚溪春马占山各给予青天白日勋章李汉魂宋希濂陶希圣、陈行、叶恭绰等党、政、军、文化、学术界967人给予胜利勋章[4]:7943第二次国共内战爆发后,傅作义奉命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在华北展开激战,取得大同集宁战役的胜利,并攻占张家口等重镇,使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在该时期处于劣势[1][2]

1946年内战爆发后,贺龙晋绥军区聂荣臻晋察冀军区会攻大同,并提出 “进大同吃月饼”的口号。驻守大同的阎锡山部即将溃败,蒋介石随即决定将大同转而划归傅作义的第十二战区。此后,傅作义一方面派周北峰赴解放区进行假和谈,一方面派部队奇袭集宁,以支援大同方向的战斗。经过激战,傅作义部攻克集宁,中国共产党方面的部队不得不从大同撤围[5]

1946年9月,傅作义在他手下的《奋斗日报》上发表《致毛泽东的公开电》,公开“谴责中共发起内战”。1946年9月21日,南京中央日报》以《傅作义电劝毛泽东结束战乱参加政府 人民希望在和平中生活违反民意是绝难获成功》为题,全文转载了该电:

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全文转载了此电。朱德总司令指示西北解放军向连级以上干部宣读此电,当作反面教材。傅作义并不知道,为自己起草此电的第十二战区长官部新闻处少将副处长、奋斗日报社社长阎又文,其实是一位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阎又文被委派为傅作义起草该公开电后,曾请示中共组织,周恩来指示他:“公开电要骂得狠些,要能够激起解放区军民义愤,要能够导致傅作义部队狂妄自大。”阎又文便按照周恩来的指示起草了这一公开电[5]

1946年10月,傅作义声东击西,巧妙迫使华北野战军弃守张家口。傅作义部开入张家口的次日,蒋介石便在南京宣布召开中国共产党拒绝参加的制宪国民大会。傅作义赶到南京,受到国大代表热烈欢迎,将傅作义视为中国国民党的党国中兴功臣,并因此获颁发国光勋章以示嘉奖[5]

1947年1月,傅作义转任察哈尔省政府主席(其部下董其武继任绥远省政府主席)[1][2]。3月1日,第二战区第十一战区第十二战区撤销,成立太原、保定、张垣绥靖公署,阎锡山、孙仲连、傅作义任主任[4]:8299。7月19日,国民政府派傅作义为察哈尔选举事务所主任委员;国民政府同时派定其为国民大会代表立法院立法委员[4]:8385-8386。1947年,他在原籍山西省荣河县当选为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

北平、绥远失守编辑

1947年12月,蒋介石统一华北军事机构,任命傅作义为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五省军队悉数归其指挥[6]:52。傅作义在张家口就任[4]:8466。他以北平天津保定三城为犄角防守阵势,组成津浦、平汉、平绥兵团,实行以主力对主力机动防御,同时以地方武装固守据点[4]:8466。12月10日,傅作义自张家口到北平[4]:8467。华北剿匪总司令部即将自张家口移至丰台[4]:8467。12月22日,楚溪春到张垣会晤傅作义,当日又返沈阳[4]:8473

1948年1月11日,蒋偕刘斐范汉杰俞济时等人由沈阳同机飞返南京;傅作义飞返北平[4]:8488。新编三十二师在傅作义指挥下,于涞水战役中遭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歼灭,战况没有起色。4月14日,河北国军攻占河间[4]:8571。4月15日,河北国军攻占任丘[4]:8572。4月17日,河北国军再占易县;察哈尔国军攻占龙关[4]:8574。4月19日,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傅作义、河北省政府主席楚溪春飞抵山西太原,晤见阎锡山,会商华北军事[4]:8576。6月26日,冀东国军进占石门[4]:8626。7月4日,察南国军再占延庆[4]:8634;冀东国军进占遵化[4]:8635。7月5日,傅作义在河北省参议会讲演,称要贯彻总动员,爱民保政,实施精神动员,造成军政民整体作风[4]:8635。7月6日,傅作义为北平惨案发表明,称对东北流亡学生生活寄以同情,希望事态勿再扩大,防止暴乱行动[4]:8636。9月5日,华北野战军进攻傅作义的基地绥远,迫使傅作义从北平、张家口分出10个师兵力救援绥远。9月12日,东北野战军发动辽沈战役,傅作义随即面临两线作战的被动局面。11月,蒋接见傅作义,指示华北军政措施[6]:56。在1948年底至1949年1月的平津战役中,傅作义的部队接连遭受失败。1948年12月下旬,先后丧失新保安、张家口[1][2][5]

1948年末,中国共产党、傅作义及社会各方面都开展了和平工作[7]:8758。12月23日,解放军占领张家口及察哈尔省全境[4]:8758-8759。12月26日,傅作义谈判代表崔载之等从蓟县八里庄返回北平[4]:8761。12月30日,傅作义由北平抵达南京,向蒋报告华北军事情况[4]:8763

傅作义在北平和绥远失守前后,一直游走于国共双方之间,两面示好,为今后自身的发展留下较大回旋空间。1949年1月1日,中共中央电覆平津前线林彪,指示争取傅作义走和平道路工作要点,通过中共北平市委告诉傅作义:一、傅作义“目前不要发通电”,此电一发,他即没有合法地位了,他本人和他的部属,都可能受到蒋系的压迫,甚至被解决;二、将傅列为战犯宣布,“傅在蒋介石及蒋系军面前的地位立即加强了。傅可借此做文章,表示只要有坚持决打下去,除此以外再无出路;但在实际上,则和我们谈好,里应内合,和平地解放北平,或经过不很激烈的战斗解放北平。傅氏立此一大功劳,我们就有理由赦免其战犯罪,并保存其部属”;三、傅可派一有地位代表及张东荪出城密谈[4]:8766。1月8日,傅作义代表周北峰张东荪与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领导人林彪、聂荣臻、罗荣桓举行会谈。傅方提出北平、天津塘沽、绥远一起解决;军队不用投降或在城内缴械方式,而采用以团为单位出城整编。次日,双方草签《会谈纪要》,并附记:傅方务必于1月14日午夜前答复[4]:8772

1月15日,天津陷入解放军之手[6]:57。1月21日,傅作义在北平中南海宣布与中国共产党方面达成《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决定北平和平解放。是日,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宣布引退。同日,徐永昌奉蒋中正之命飞抵北平东单机场,随后到中南海居仁堂与傅作义、邓宝珊会晤,传达蒋中正意旨,傅作义答复很不明确,而且未向徐永昌透露自己已经和中共达成和平协议。1月22日,傅作义部按照和平协议开始撤离北平。当日傍晚,傅作义通过中央社发布文告,抢在中共之前公布《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部分条款,但仅公布了全部协议正文加附件22条中的13条,回避了战败问题,以造成北平和平以傅作义为主的舆论,以求在今后与中共的合作中谈条件[3]

1月23日,傅作义投降于中国共产党,扬言“北平局部和平”,中国共产党遂入据北平故宫[6]:58。1月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平开入北平[1][2][5]

此后,在军事上,傅作义提出华北剿匪总司令部取消,兵团、军、师一律不动的整编方案,最终未被中共接受,中共对傅作义部实行了打散合编的整编方案[3]。在政治上,傅作义抓住《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中“双方派员成立联合办事机构,处理有关军政事宜”以及企业、银行、学校等听候“联合办事机构处理”的条款,力求将这一所谓“联合办事机构”变成自己与中共分享权力的政权。在该协议签订前,毛泽东已于1月15日致电林彪等人指出:“北平城内成立联合机构一点,似乎仍有和我分享政权之意。”1月29日,北平联合办事处召开筹备会议,中共代表叶剑英径直对傅作义方面代表郭宗汾说:“此机构是在前线司令部指挥下的工作机关,不是政权机关。”为此,在叶剑英建议下,该机构名称确定为“北平联合接交办事处”。加上“接交”二字,最终从形式及性质上否定了傅作义的任何分权企图[3][8]。傅作义在军事及政治上的谋划均迅速遭到挫折[3]。1月31日,不愿与中共合作的北平国军将领李文石觉等人离开北平,到达青岛[9]

2月22日至2月24日,傅作义、邓宝珊与颜惠庆邵力子章士钊等人赴西柏坡,受到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接见,邵力子发现傅作义“甚苦闷”,傅作义、邓宝珊此行与中共方面商谈了绥远问题。当时绥远尚在傅作义部下董其武手中,名义上仍受中华民国政府节制。傅作义企图在3月26日从北平西苑机场乘飞机赴绥远,不料当天恰逢中共中央机关自西柏坡迁至北平,并且在北平西苑机场阅兵,傅作义飞赴绥远的计划遂告吹。4月1日,傅作义向全国发表通电,靠拢中共[3]

此后,广州的中华民国政府积极拉拢绥远方面。绥远一直处于政治上在国共之间不明朗的状态。7月14日,傅作义在呈毛泽东的上书中,称蒋中正、阎锡山卖国,幻想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滥炸人民、封锁海口,没有希望。8月28日,傅作义、邓宝珊等人从北平返回绥远,以完成绥远易帜起义。但傅作义也邀请徐永昌来绥远会面。9月17日,徐永昌、马鸿宾一行飞抵包头,傅作义、邓宝珊、董其武、孙兰峰等人到机场迎接。9月18日,绥远起义通电的签字仪式举行,宣布“绥远和平解放”,与此同时,傅作义会见徐永昌,徐永昌企图策反傅作义,但傅作义因为美国援助无望而不愿在美苏战争(即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前贸然投向蒋中正。

9月19日,即徐永昌在绥远最后一日,傅作义再度会见徐永昌,对徐痛哭,且为自己预留后路,向徐永昌递交了一份上蒋中正的呈文,在呈文以及和徐永昌的系列谈话中,傅作义称中共卖国,美苏战争的爆发不会远,建议轰炸电厂,认为中共不可能成功,还准备利用合作农场,将自己手下的干部放入农村,以寓兵于农,保存实力,待中共遇到困难时再打出去[3]。同日,徐永昌带上张庆恩等大小特务于下午二时飞离绥远。下午四时许,傅作义召集干部开会,宣布发出通电,“祝贺起义胜利”[10]:537,“绥远和平解放”。同日,马鸿宾得到傅作义鼓励,自绥远飞回银川,即电令其子马惇靖率领国军第八十一军在中卫地区与解放军签定和平解放协定[4]:9012

9月27日,北平更名为北京

12月9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绥远傅作义部的国军第九兵团(孙兰峰任司令)等部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6军(刘万春任军长(后来王建业代理军长),康健民任政治委员)、第37军(张世珍任军长,帅荣任政治委员),归华北军区建制,由绥远军区指挥。

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鲜开始抗美援朝战争。1950年11月上旬,傅作义向毛泽东建议,调原绥远起义部队赴抗美援朝战争前线参战,认为这能使这批部队受新锻炼、新考验,进一步实现其解放军化,也对绥远地方实现解放区化更有利。这一建议获得中共中央、毛泽东采纳。1950年12月12日,根据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第36军、第37军与骑兵第4师等部组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3兵团(董其武任兵团司令员,高克林任兵团政治委员),归华北军区建制,1951年9月3日开赴朝鲜,进行了修建机场的工作,同年11月底归国。1952年2月,第36军、第37军番号撤销,第23兵团直辖第107师、第109师。1952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3兵团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9军(董其武任军长,裴周玉任政治委员),归华北军区(后改为北京军区)建制,1985年6月撤销。[11][12]

人民共和国初期编辑

1949年9月22日,傅作义从绥远回到北平。9月23日,他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并在大会发言,声称自己坚决拒绝了蒋中正的“亲切的”电报。[3]在1949年9月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傅作义当选为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1]

据中共方面当时主管绥远工作的薄一波记载,傅作义从绥远回到北平后随即向薄一波建议:后套地区“可耕地为10万顷,而现耕种面积只4万顷,如果政策允许的话,他愿意在此修水利搞合作农场。”薄一波记载:“我把他的意愿报告党中央,不久,毛主席就在傅的意愿的基础上提名他为中央人民政府水利部部长。”这就把傅作义留在了北平。[3]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政治秘书室主任的师哲晚年回忆称:“中央人民政府成立,让傅作义担任了水利部部长。

1950年韩战爆发,中国参战后将联合国军逼退到三八线附近,并一度占领汉城。傅作义找到毛泽东,给毛泽东说,他还有多少电台,多少枝枪,存在什么什么地方。”毛泽东回答说:“你留着用吧。”[3][13]:268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傅作义历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央人民政府水利部(1954年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后又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电力部)部长、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第四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特别是水利部长一职,他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一直担任至逝世,连任25年。[1]在水利部长任上,他每年拿出1/4以上时间出北京视察各地,走遍长江黄河淮河珠江黑龙江松花江的水利工地。外出视察时,他总是轻车简从,有时还自带行李。[5]

争取台湾编辑

 
1962年春节前夕,周恩来邀请傅作义、张治中屈武商谈对台湾工作问题。这是会后合影。自左至右:张治中、周恩来、傅作义、屈武

1962年春节前夕,周恩来邀请张治中、傅作义、屈武共同商谈台湾问题,并合影留念。[14]台湾学者、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研究员郭岱君披露,1963年8月9日蒋中正日记记载:“傅逆作义特以专人带来其亲笔书‘悉贡所能’四字密告于余,但其并未具名,其字确是真笔。可知匪共内部已至崩溃在即,有不可想象之势,否则此种投机分子,绝不敢出此也。”此后8月、9月、10月、11月,蒋介石日记均曾提到傅作义之事,但后来此事无疾而终[15][16]

文化大革命爆发之初,傅作义便被周恩来列入《一份应予保护的干部名单》,点名保护起来。1974年初,傅作义因患癌症住院。当时周恩来也已住院动手术,但得知傅作义病危,便坚持到北京医院探望,周恩来握住躺在病床上的傅作义的手说:“宜生先生,毛主席叫我看望你来了,毛主席说你为北平的和平解放立了大功!”1974年纪念台湾“二二八”起义座谈会,住院的傅作义无法出席,特别委托董其武代其宣读书面发言:“我是1895年出生的人,正是台湾被日本侵占的那一年。现居台湾的许多老年人,都是在那前后出生的。这些人以及晚出生一二十年的人,都受过外人的欺侮凌辱。你们骂我是降将,表示对我的话你们是不屑于听的。但我当时就认为,我做了一件正确的事。二十五年的历史充分证明了,我做的确实是一件最正确的事。我现在仍然要劝说你们……”[5]

1974年4月19日,傅作义在北京病逝,享寿78岁[1]

逸事编辑

在军队带兵时,傅作义总是十分俭朴,穿着和普通士兵一样的棉布军服,腰扎细皮带,所以人称布衣将军。[5]

家庭编辑

  • 曾祖父:傅贵德
  • 祖父:傅文鼎,生二子(傅庆泰、傅庆雨)
  • 父:傅庆泰。傅庆泰、傅庆雨共生十子,按照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顺序排列。其中傅作智、傅作让早夭,傅庆泰生傅作仁、傅作义、傅作良,傅庆雨生傅作礼、傅作信、傅作温、傅作恭、傅作俭。
  • 母:孙氏
  • 继母:张氏
  • 叔父:傅庆雨
  • 兄:傅作仁,字静斋,为母亲孙氏所生
  • 弟:傅作良,为继母张氏所生
  • 妹:傅京子
  • 堂弟:傅作恭,傅庆雨之子。1957年在反右中被打成极右分子,开除公职,送到甘肃省酒泉夹边沟农场劳动教养。1960年死于三年大饥荒[17][18]
  • 大夫人:张金强(?—1994年),1909年结婚,育有一子二女。
    • 长女:傅冬(1924年-2007年)原名傅东菊
      • 女婿:周毅之(?—1997年),傅冬的丈夫 (外孙女周小宣, 上世纪80年代初赴美)
    • 次女:傅西菊
    • 长子:傅瑞元,原名傅印
  • 二夫人:刘芸生(1910年—2016年)[19],1929年在天津结婚,育有二子六女。
    • 长女:傅克庄(1928年—)[19]
    • 长子:傅亨(1929年—1997年)[19]又名傅恒,化学家
    • 次女:傅克坚(1933年—)[19]
    • 三女:傅克诚(1935年—)[19],建筑师
    • 四女:傅克谨(1936年—)[19]
    • 六女:傅克利(1942年—)[19]
    • 次子:傅立(1946年—)

纪念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李仲明. 傅作義. (编)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民国人物传 第12卷. 中华书局. 2005. ISBN 7-101-02993-0.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刘寿林等编. 《民国職官年表》. 中华书局. 1995. ISBN 7-101-01320-1.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邓野,傅作义政治转型过程中的双重性,历史研究2005年05期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4.19 4.20 4.21 4.22 4.23 4.24 4.25 李新总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韩信夫、姜克夫主编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 ISBN 9787101079982.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布衣将军傅作义,同舟共进2008年第9期. [2014-05-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04). 
  6. ^ 6.0 6.1 6.2 6.3 陈布雷等编著. 《蔣介石先生年表》. 台北: 传记文学出版社. 1978-06-01. 
  7. ^ 李新总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编,韩信夫、姜克夫主编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 12月23日,傅作义致电毛泽东,说:“为求人民迅即得救,拟即通电全国,停止战斗,促成全面和平统一”,“细节问题请指派人员在平商谈解决”。 
  8. ^ 1月22日,“今日北平方面传来不利的消息:“傅作义与共匪已成立休战条件,准在城内与共匪成立联合办事处,所有我方军队,除极少数之维持秩序者外,皆开出郊外整编。”见蒋经国:〈危急存亡之秋〉,刊《风雨中的宁静》,台北正中书局,1988年,第138页
  9. ^ 1月31日,“北平将领李文、石觉等,直至本日,始得离开北平,到达青岛。傅逆总部亦迁西郊,匪军已入驻北平城内,并与博部成立十三项协定;傅本人则飞返绥远,而其覆父亲之信,则尚称“为大局打算”也。前拟空运部队离平计划,至此已成泡影。”见蒋经国:〈危急存亡之秋〉,刊《风雨中的宁静》,台北:正中书局,1988年,第147页。文中说傅作义飞返绥远是不对的,当时傅作义一直在北平,直到8月28日才返回绥远。“十三项协定”是误记,《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协议正文加附件共22条,13条是傅作义1月22日通过中央社发布文告时选择性公布的其中13条,南京方面误以为这是全部条款。
  10. ^ 王成斌等主编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2)》.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1998. 
  11. ^ 绥远起义部队抗美援朝,内蒙古日报,2011年7月13日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年10月20日,.
  12. ^ 北方新报与内蒙古党委党史研究室影视中心共同寻找23兵团老战士,正北方网,2012年05月30日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年1月13日,.
  13. ^ 师哲:《我的一生——师哲自述》,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年
  14. ^ 周恩来、张治中、傅作义、屈武,人民网,2002-03-05
  15. ^ 杜林; 萧雨; 诗乔. 解密時刻:日記中的蔣介石—宋慶齡和傅作義的反毛隱秘(完整版). 美国之音. 2012-07-08. 
  16. ^ 朱宗震,傅作义接受北平和平解决的政治性质初探,载 近代中国(第7辑),立信会计出版社,1997年8月
  17. ^ 刘巍. 长篇纪实小说《傅作义》作者崔正来再次发声:严正驳斥有关傅作义与八弟傅作恭的网络谣言. 山西晚报. [2018-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1). 
  18. ^ 和凤鸣,经历:我的一九五七年,敦煌文艺出版社,2006年,ISBN:7805875685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北京胡同轶事:凌叔华接待泰戈尔论画. 大公网. 2012-1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6). 
  20. ^ 傅作义故居全面修复迎接游客,新华网,2012年06月26日
  21. ^ 巴彦淖尔市重点景区情况,巴彦淖尔市新闻门户网站,2009-11-18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12-27.
  22. ^ 李遥,红门内外: 史家胡同51号章士钊旧居的故事,文史参考2010年第3期
  23. ^ 23.0 23.1 顾育豹,毛泽东与首任党外部长傅作义,中国共产党新闻网,2010年12月29日

外部链接编辑

  中华民国南京国民政府 中华民国政府
前任:
李培基
绥远省政府主席
1931年8月—1946年10月
(1931年12月前为代理)
继任:
董其武
前任:
冯钦哉
察哈尔省政府主席
1946年10月—1949年1月
继任:
(废止)
  中华人民共和国
前任:
(创设)
中央人民政府水利部部长
(1954年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部长
1958年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电力部部长)
1949年—1974年
继任:
钱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