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侂胄

tuō(1152年11月6日-1207年11月24日),又作仛胄节夫,祖籍河南安阳南宋政治人物,北宋名臣韩琦之曾孙,韩嘉彦孙,母亲为宋高宗吴皇后的妹妹。侂胄娶吴皇后的侄女为妻,无子。曾侄孙女是宋宁宗恭淑皇后

韩侂胄
宰相
太师平章军国事
国家中国
时代南宋
主君宋宁宗
侂胄
节夫
出生宋高宗绍兴二十二年
1152年11月6日
逝世宋宁宗开禧三年十一月三日
1207年11月24日(1207岁-11-24)(55岁)

侂胄曾与宗室赵汝愚合作,迫宋光宗禅位予其子嘉王赵扩,即宋宁宗,史称绍熙禅位,又任宁宗宰相,任内追封岳飞为鄂王,追夺秦桧官爵,力主北伐抗金,因将帅乏人而功亏一篑。后在金国示意下,被杨皇后史弥远设计杀害,函首

侂胄因禁绝朱熹理学与贬谪赵汝愚,故被理学学者视为奸臣。[1]元编《宋史》列为奸臣。[2]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韩侂胄以父亲韩诚门荫而得官,历任阁门祗候、宣赞舍人、带御器械。孝宗淳熙末年官至汝州防御使知阁门事。

绍熙内禅编辑

宋光宗绍熙五年(1194年),由于皇后李凤娘剽悍,离间光宗与其父太上皇宋孝宗,使光宗与孝宗长期不睦,于是宋光宗长期不见孝宗,群臣都极为不满,孝宗逝世,光宗不愿意服丧,也不主持丧事。宗室赵汝愚、韩侂胄、赵彦逾徐谊叶适郭杲等,打算扶立光宗之子嘉王赵扩,韩侂胄是外戚,是隆慈太皇太后外甥,因和慈福宫内侍张宗尹交好,就想通过张宗尹密报隆慈太皇太后,两次都不许可进入,遇到重华宫提举关礼,便进宫告诉了隆慈太皇太后,隆慈同意了他的看法。韩侂胄立刻奔告赵汝愚,此时已近黄昏,赵汝愚立刻命令殿帅郭杲率领他的部下夜里分别守卫南北。第二天,隆慈太皇太后就到吊丧的地方垂帘听政,宰臣传旨,宋光宗内禅,命嘉王赵扩即位,即宋宁宗。庆元六年(1200年),宋光宗忧郁而卒。

韩赵党争编辑

宁宗即位之后,由赵汝愚为右相辅政,韩侂胄自居策立之功未得封典,因此怀恨汝愚,排挤他。朱熹上书奏侂胄之奸,因而去职。庆元二年(1196年),宁宗下诏禁止道学,四年,订伪学逆党籍,赵汝愚朱熹留正在列其中,是为庆元党禁,后使人向宁宗进言宗室辅政恐不利于皇帝,宗室赵汝愚被流放衡州(今湖南),1196年死于途中,同时韩侂胄加开府仪同三司;京镗任右相;道学领袖朱熹于1200年病逝。

开禧北伐编辑

韩侂胄获得宁宗的信任,自此得以独掌权力,加封爵位,从此掌握朝廷军政十三年,由枢密都承旨步步高升。先成为正一品太师,又官昇至比一般宰相地位还高的“平章军国事”。他因为害怕朱熹在士大夫间的影响力,因此把朱熹的理学称作伪学,加以禁绝,即是所谓的庆元党禁,另一说是因为为了北伐作出准备,而理学徒众中有苟且偷安之辈,故加以禁绝。庆元五年(1199年),陆游曾为韩侂胄写《南园记》,[3]据称韩侂胄为此还命四夫人擘阮琴起舞。[4]陆游在文中则勉励韩侂胄勿忘抗金中兴。[5]

开禧元年(1205年),韩侂胄任平章军国事,独揽军政大权,志在收复山河,开始作北伐准备,并在宁宗的支持下给岳飞谥号武穆之后,追封岳飞为鄂王,并削去秦桧的王爵,谥号改为“缪丑”。当时许多主战派人士如辛弃疾陆游叶适等都曾对此怀抱希望。但他准备不周,进兵轻率;且用人不当,例如以吴曦蜀地最后叛变;此外计划过于明显,使金人早有准备。

开禧二年(1206年),宋宁宗下诏伐金,是为开禧北伐。韩侂胄命四川宣抚副使吴曦兼陕西、河东路招抚使,郭倪兼山东、京、洛招抚使,赵淳皇甫斌兼京西北路招抚使、副使,准备收复失地。宋军小胜之后逐渐失败,反而金兵南下,情况危急,侂胄想与金人谈和,但金人要求将侂胄缚送金营听候惩治。韩侂胄大怒,撤还两淮宣抚使张岩,另任赵淳为两淮置制使,镇守江、淮。自出家财二十万准备再战。

惨遭谋杀(玉津园之变)编辑

礼部侍郎史弥远,当时兼任资善堂翊善(皇子老师),透过学生赵希瓐联络到素来与韩侂胄不合的宁宗皇后杨桂枝,策划杀害韩侂胄。杨后兄杨次山以外戚身份也参与谋诛韩侂胄的计划中。[6]开禧三年(1207年)十一月三日,史弥远伪造密旨指使殿前司公事夏震埋伏于韩侂胄上朝的路上,趁韩侂胄上朝的时候发动突然袭击,挟持韩侂胄至玉津园内槌死。[7]史弥远杀害韩侂胄之后,不顾抗金形势大好,撤销各地的宣抚使并对金国议和,史弥远竟开棺砍去韩侂胄的首级送给金国,最终宋金两国签订嘉定和议,双边关系由“叔侄之国”变成“伯侄之国”。

身后编辑

韩侂胄遇害之后,其党羽苏师旦也被杀害,头颅被一同送往金国,陈自强罢相,贬往雷州

史弥远于1208年成为南宋宰相,掌权长达26年,期间除恢复秦桧王爵和赠谥,更矫诏拥立宋理宗,迫害原太子赵竑致死;史家叔侄专权,致使再无北伐,直至北方蒙古崛起,南宋联蒙灭金。

家庭编辑

妻:娶宪圣皇后吴氏侄女,韩侂胄死时无子。

养子:领取鲁𡬐子为后,起名韩㣉,韩侂胄被杀后,他被流放到了沙门岛

评价编辑

自古和戎有大权,未闻函首可安边。
生灵肝脑空涂地,祖父冤仇共戴天。
晁错已诛终叛汉,于期未遣尚存燕。
庙堂自谓万全策,却恐防胡未必然。
齐东野语》所摘录讽刺
“宋廷函首于金”的诗

韩侂胄虽然专权、排斥异己,且用兵不当致使开禧北伐失败,但其北伐的决心仍获好评。金人就颇佩服韩侂胄的气节:“韩侂胄函首才至虏界,虏之台谏文章言侂胄忠于其国,缪于其身,封为忠缪侯。”[8]而他在后代却大多获得清一色的骂名,而且在《宋史》里被列入奸臣传,这与被他禁绝的朱熹理学后来成为显学,有很大的关系。[9]罗大经的《鹤林玉露》为韩侂胄鸣不平:“开禧之举,韩侂胄无谋浪战,固有罪矣。然乃至函其首以乞和,何也……譬如人家子孙,其祖父为人所杀,其田宅为人所吞,有一狂仆佐之复仇,谋疏计浅,迄不能遂,乃归罪此仆,送之仇人,使之甘心焉,可乎哉!”

南宋朝廷将韩侂胄的首级送至金国一事,也让许多大臣认为有失国家的尊严。《四朝闻见录》中记载大臣王介为此抗议:“韩侂胄头不足惜,但国体足惜!

参考资料编辑

  1. ^ 邓之诚《中华二千年史》认为韩侂胄“操弄威福,有废立之渐,无不臣之心,其所行事,亦善恶互见,不尽如《宋史》所诋……尽以奸臣目之,不免门户道学之见。”
  2. ^ 列传第二百三十三 奸臣四
  3. ^ 《南园记》中说:“游老病谢事,居山阴(浙江绍兴)泽中,公(韩侂胄)以手书来曰:子为我作《南园记》。”
  4. ^ 叶绍翁《四朝闻见录》
  5. ^ 《鹤林玉露》云:“《南园记》唯勉以忠献之事业,无谀辞。”《齐东野语》说:“昔陆务观作《南园记》于平原极盛之时,当时勉之以仰畏退休。”《宋人轶事汇编》云:“韩平原南园成,遂以记属之陆务观,辞不获,遂以其‘归耕’、‘退休’二亭名,以警其满溢勇退之意。韩不能用其语,遂败。”
  6. ^ 周密,《齐东野语》卷3〈诛韩本末〉载:“杨次山与皇后谋,俾王子荣王曮入奏,言“侂胄再起兵端,谋危社稷”,上不答。皇后从旁力请再三,欲从罢黜,上亦不答。后惧事泄,于是令次山于朝行中择能任事者。时史弥远为礼部侍郎、资善堂翊善,遂欣然承命。钱参政象祖,尝以谏用兵贬信州,乃先以礼召之。礼部尚书卫泾,著作郎王居安,前右司郎官张镃,皆预其谋。议既定,始以告参政李壁。”
  7. ^ 《续编两朝纲目备要》卷10载:“又令殿前司遣素队五百人赴省前弹压”。
  8. ^ 《贵耳集》
  9. ^ 周密《齐东野语》:“事有一时传讹,而人竟信之者,阅古(韩侂胄)之败,众恶皆归焉。”《宋史》中,韩侂胄入《奸臣传》,而史弥远却不入《奸臣传》。钱大昕《廿二史考异》指出:“推原其故,则以侂胄禁伪学,而弥远弛其禁也。”,又称“《宋史》于南渡人物,褒贬多不公,总由胸中横一道学之私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