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奉战争

反奉战争,又称国奉战争浙奉战争、或第三次直奉战争,是一场发生于中华民国的内战。1925年10月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失败的直系军阀吴佩孚武汉就任十四省讨贼联军总司令,发动反奉战争,图谋东山再起。

背景编辑

1924年秋,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奉系一面以二百万日元重赂,争取冯玉祥对直系“倒戈”,发动“北京政变”(10月23日),幽禁曹锟,摧毁其“赂选政府”,由国务总理黄郛摄行大总统职”过渡[1]:351。同时奉军在少帅张学良指挥下,突破直军防线,在山海关、秦皇岛一带包围吴佩孚主力,缴械纳降3万余人[1]:351。吴率残卒数千,浮海遁走,使奉系于“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全胜[1]:351

至此,奉系大举入关[1]:352。编制是自“东北陆军”中编出6个“”,由姜登选李景林、张学良、张作相吴俊陞许兰洲分任第一至第六军军长[1]:358。每军下辖3至4个“”及若干“独立团”,如炮兵工兵辎重兵[1]:358。另加空军海军由少帅张学良直接指挥[1]:358。6个军总共20余万人[1]:358。第一军、第三军合组“一三联军司令部”,第三军军长张学良为司令,第三军副军长兼第六混成旅旅长郭松龄为副司令[1]:358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奉军再次扩编,改旅为师,改军为军团[1]:358。1925年春,“一三联军司令部”改为“京榆驻军司令部”,驻天津[1]:358。直辖步兵6师12旅,骑兵1师2旅,炮兵2旅,工兵1团[1]:358。张学良任第三军团军团长兼司令,郭松龄任副司令[1]:358。共有步骑炮工辎各兵种7万5千人[1]:358

11月初,奉系主帅、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抵达天津,会晤冯玉祥商讨善后,决定公推闲居天津之前“皖系军阀段祺瑞暂时担任“中华民国临时执政”,以后另作安排[1]:352。11月24日,段在北京就职[1]:352。张作霖率千人入北京观礼[1]:352。就职后,段要“废督裁兵”,解除各省兵权[1]:352。张作霖乃自请撤销“镇威将军府”,并解除“东三省巡阅使”名位,改任“东北边防屯垦督办”,仍“节制东三省军务”[1]:353。冯于曹锟政府内阁原任“陆军检阅使”,屯驻重兵于京畿南苑[1]:353。段也裁撤其名位,促冯去兰州就任“西北边防屯垦督办”[1]:353

冯和张作霖主张电请孙中山北上[1]:354。段乃附和,联名电请孙文大元帅北上,为和平统一,共商国是[1]:354。张作霖、孙中山原为老友[1]:354。二人儿子张学良、孙科乃“民国四大公子”,交情不恶[1]:354。12月31日,孙中山抵达北京,至1925年3月12日病殁[1]:357

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奉军第五军副军长阚朝玺出任热河特别区都统,率2个奉军混成旅及若干地方部队进驻承德[1]:359。第二军军长、满族直隶李景林奉命出任直隶军务善后督办,驻节天津,辖奉军及改编地方部队6万余人[1]:359。1925年初,张作霖以张宗昌在长江有作战经验,给予“苏鲁皖剿匪司令”名义,挟前“淞沪护军使”、战败投奉之卢永祥挥军南下,击破直系齐燮元军进占南京[1]:360。卢永祥于南京一带网罗一些淞沪旧部增组“宣抚军”,仍以张宗昌为总司令,率军循沪宁铁路东进[1]:360。1月底,占领上海[1]:360。4月,第二军副军长、山东人张宗昌出任山东军务善后督办[1]:359。总参议杨宇霆任“江苏督办”,第一军军长姜登选为“安徽督办”,统率长江下游奉军[1]:360。此时奉系拥有陆海空军37万人[1]:361。6月13日,张学良奉张作霖命,率奉军2千余人进驻上海[1]:361上海公共租界英法当局见奉军开入上海,联衔向张学良要求派军入驻租界加以“保护”[1]:361

开战编辑

1925年11月,直系浙江军务善后督办孙传芳响应起兵,在南京宣布成立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自任联军总司令兼江苏总司令,驱逐苏皖等地奉系势力[1]:360

11月中,奉系将领郭松龄在日本观操奉召归来,便与冯订七条攻守同盟密约[1]:365。11月22日,郭松龄发出通电[1]:365,突然叛奉自立,号称“国民四军”或“东北国民军”[1]:363。历时不过一月零一天[1]:363。在冯玉祥支持下,在直隶滦州倒戈,迅速回师[1]:366。郭松龄攻克山海关、取锦州新民等,直逼沈阳[1]:366。日本人终于决定不让郭松龄军穿过南满铁路,并将日本“驻屯军司令部”移入沈阳[1]:365。奉天稳固,张作霖就定率部反攻[1]:365-366。12月24日,郭松龄兵败巨流河,于新民县被捕,次日被杀害[1]:366

奉军入关编辑

 
张学良和韩麟春等在南口阵地视察

1925年12月初,冯玉祥挥戈东向,向已宣布“脱离奉系”之直隶督办李景林大举进攻,抢夺直隶省,霸占天津;也突然夺取阚朝玺热河省[1]:367。在北京,冯玉祥驱策段祺瑞[1]:367。1926年春初,张作霖父子乃整编残部,率师再度入关[1]:368。守关原“叛将”魏益三不支,率其“国民四军”逃往保定[1]:368。张学良精锐乃占领滦州,直指天津[1]:368

1926年,张作霖檄调败退山东之李景林和张宗昌“直鲁军”攻其南;张作霖更遗专使与吴佩孚释嫌修好,约他自武汉北攻冯军于信阳,并诱引阎锡山娘子关取保定,使冯之“国民军”四面受敌[1]:368。吴佩孚于1926年春应张作霖释嫌修好,共除冯玉祥的密约[2]:82。直奉再度联合,共组“讨赤联军”合围冯玉祥国民军。2月初旬,当奉军舰艇在大沽口外出现时,冯军乃在大沽口海设防,并以俄制水雷封锁大沽口,并一度与故意穿过封锁线日舰炮战[1]:369。日本人首先对冯军布雷,提出抗议[1]:369。3月16日,英、美、法、意、荷、比、西、日八大帝国主义国家,联合援引《辛丑和约》海口不得设防之条款,向北洋政府外交部,提出44小时限期“最后通牒”[1]:370。段祺瑞乃劝冯部停止布雷[1]:370。3月18日,数千北京学生和市民乃集合于天安门前开“国民大会”,声言反抗“八国通谍”[1]:370。要求把八国公使赶出中国,并撕毁《辛丑和约》[1]:370。奉军在日军掩护下占领天津,引发北京三一八惨案。张吴联合讨冯,冯自知不敌,乃分饬所部自直隶与河南向北京撤退[1]:371。北京如再不保,便北撤南口,准备走向西北[1]:371。3月20日,冯应鲍罗廷之约自平地泉赶去库伦[1]:371。未几鲍罗廷亦偕大批中国国民党要人顾孟余陈友仁谭平山邵力子于右任等抵库伦[1]:371。在诸人劝说之下,冯也就同意加入中国国民党[1]:371

结果编辑

4月9日,冯军将领、北京警卫司令鹿锺麟派兵包围执政府、缴卫队械,将段祺瑞赶入“东交民巷[1]:373。鹿锺麟为自保乃释放前总统曹锟,声言愿重隶麾下;并通过曹锟与吴佩孚释嫌修好,希望图谋共拒奉系张作霖父子,然而吴佩孚与奉系张作霖另有密约,拒不接纳[1]:373。鹿锺麟自知难以独力扺抗奉军,便于4月15日全师撤出北京,退守南口[1]:373。冯军既然撤退,那由张宗昌、张学良、李景林所率奉军及直鲁联军乃长驱而入,占领北京,段祺瑞“临时执政”也就此结束[1]:373。一时中枢无主,由颜惠庆等暂时“摄行大总统职”,勉强维持政府[1]:373

5月至6月,张作霖、吴佩孚代表再磋商,决定暂时维持颜惠庆内阁;双方则合力解决冯之“国民军”[1]:373。6月26日,张作霖亲自莅临北京会晤吴佩孚[1]:377。三日后,张作霖离开北京,吴佩孚主动北上亲自指挥南口之战讨冯[1]:377。其后张作霖往返于天津、奉天之间[1]:377

在奉直两军东南两方夹击之下,冯残部向西北转移以求自保[1]:374。5月下旬,冯部国民军石友三韩复榘等部,侵入大同[1]:374阎锡山连电张作霖、吴佩孚告急[1]:374。吴佩孚攻南口逾月无功,张作霖始令少帅张学良接手,以奉军重炮轰毙国民军万余人,于1926年8月14日攻克南口[1]:377。冯军西往绥远[1]:377李宗仁认为:直系讨冯战争在华北吸收精锐部队,湖北全境空虚,如果利用唐生智为前驱,乘机北伐,击吴佩孚于立足未稳之时,可以一鼓而下武汉[3]:266

1926年4月,陕豫地方军阀刘镇华加入直奉集团,开始围困西安,长达8个月,致使数万人饿死。后被冯玉祥反攻击败。反奉战争以失败告终。

影响编辑

1926年,张作霖占领北京后不久,立刻杀害记者邵飘萍。11月下旬,孙传芳单车北上,在天津向张作霖请罪求援[1]:378。同时向张作霖劝进,公推张作霖出任“安国军总司令”[1]:378。11月30日,张作霖在天津通电就职[1]:378。12月27日,移节北京[1]:378。1927年4月6日,张作霖父子取得“公使团”支持,一举包围苏联驻华大使馆[1]:381。搜查之后,逮捕国共两党地下领袖60余人[1]:381。略经审判,李大钊中国共产党员20余人判处“绞刑”,并公布搜得中俄文资料编纂成《苏联侵华阴谋文证汇编》,赢得苏联以外各帝国主义驻华公使一致喝采[1]:381。6月18日,张作霖公布《军政府组织令》,成立“中华民国军政府”,并出任军政府海陆军大元帅[1]:381。原摄政内阁总理顾维钧呈请辞职,由潘复继组“军政府内阁”[1]:381。1928年5月,张作霖、张学良父子决定全师出关[1]:386。6月4日清晨5时30分,日本“关东驻屯军”在皇姑屯炸死张作霖[1]:387

1926年7月1日,广州国民政府颁布动员令,7月9日“誓师北伐[1]:377。时任中国国民党中央代理宣传部长毛泽东曾写有《中国国民党之反奉战争宣传大纲》一文。

1927年初,张作霖发重兵南下[1]:379。东路由张宗昌指挥“直鲁军”循津浦线前进,3月间进占南京,入驻上海[1]:379。孙传芳撤往江北[1]:379。2月至3月,西路由张学良指挥奉军主力,循京汉铁路南下,进占郑州[1]:379。吴佩孚两面受敌,西入四川,依附杨森[1]:379

1926年4月中,冯玉祥与第三国际和中国国民党洽谈妥当,4月底他就接受苏联邀请,偕徐偕等一行到莫斯科[1]:372。9月,冯玉祥自苏联返国后,整饬国民军为“国民联军”,自任总司令[1]:384。9月17日,冯五原誓师,宣言接受三民主义,效忠中国国民党;旋即率部入陕西[1]:384。1927年夏天,奉军战败撤出河南,冯军重入河南[1]:384。6月10日,冯与汪精卫唐生智等开“郑州会议”,接防郑州[1]:384。6月19日,冯旋即奉蒋介石电召,东去徐州与蒋介石、李宗仁等举行“徐州会议”[1]:384陇海铁路西段重入冯军掌握[1]:384。1928年初,蒋总司令复职,冯拥众40万,“国民联军”受命改称“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遵命北上讨伐奉军[1]:384

1926年底,安国军副司令遣密使赵戴文南昌见蒋,愿意加入国民革命军[1]:384。1927年,张学良败于郾城,撤出郑州,阎锡山自称“国民革命军北方总司令”,遗商震北入绥远,进据张家口[1]:384。1月15日,傅作义东进直隶,占领涿州[1]:384。张学良乃回师围傅作义于涿州;于察哈尔、绥远之间邀击打败商震[1]:384-385。奉军尾追入晋[1]:385。傅作义坚守涿州不降[1]:385。张学良调集重炮,誓拔涿州;奉军积愤动用毒气瓦斯炮弹,亦不奏效[1]:385。至1928年1月6日,傅作义弹尽援绝,接受奉军和平条件[1]:385。不久,阎锡山受命为“国民革命军第三集团军总司令”[1]:385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00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006 1.007 1.008 1.009 1.010 1.011 1.012 1.013 1.014 1.015 1.016 1.017 1.018 1.019 1.020 1.021 1.022 1.023 1.024 1.025 1.026 1.027 1.028 1.029 1.030 1.031 1.032 1.033 1.034 1.035 1.036 1.037 1.038 1.039 1.040 1.041 1.042 1.043 1.044 1.045 1.046 1.047 1.048 1.049 1.050 1.051 1.052 1.053 1.054 1.055 1.056 1.057 1.058 1.059 1.060 1.061 1.062 1.063 1.064 1.065 1.066 1.067 1.068 1.069 1.070 1.071 1.072 1.073 1.074 1.075 1.076 1.077 1.078 1.079 1.080 1.081 1.082 1.083 1.084 1.085 1.086 1.087 1.088 1.089 1.090 1.091 1.092 1.093 1.094 1.095 1.096 1.097 1.098 1.099 1.100 1.101 1.102 1.103 1.104 1.105 1.106 1.107 1.108 1.109 1.110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 唐德剛:〈從北京政變到皇姑屯期間的奉張父子〉,1991年7月29日,原載於《傳記文學》第五十九卷第三期,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 《張學良口述歷史》 初版. 台北: 远流出版. 2009-03-01. 
  2. ^ 苏锡麟自述. 〈我在張、吳合作中的親身經歷〉. (编) 全国政协. 《文史資料選輯》第五十一輯. 文史资料出版社. 
  3. ^ 李宗仁口述、唐德刚撰写. 《李宗仁回憶錄》(上) 初版. 台北: 远流出版. 2010-02-01. “顺流而东,便可师的故智,直捣,统一长江流域,则全国不难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