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一军

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一军,简称新一军,曾有三支不同的部队。有“蓝鹰部队”、“天下第一军”之称。

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一军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国民革命军军旗

存在时期1927年—1928年
1943年—1949年
国家或地区 中华民国
部门正规军
种类
规模新三十八师、五十师、新三十师
直属中华民国国防部
驻军/总部陆军司令部
装备M1加兰德步枪
M1卡宾枪
博斯反坦克步枪
M1A1汤普森冲锋枪
M1911手枪
巴祖卡火箭筒
M3反坦克炮
M1A1榴弹炮
布洛迪钢盔
M1钢盔
M3A3轻型战车
M3A3中型战车
M4A4中型战车
参与战役
抗日战争
国共内战
指挥官
著名指挥官孙立人
卫立煌
郑洞国
戴安澜
史迪威
佩章
臂章中华民国国徽

北伐战争时期福建民军组成的新编第1军编辑

1927年1月,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到福建境内时,福建民军投靠北伐军,所属部队被国民革命军改编为新编第1军。谭曙卿任军长,赵次华任参谋长。下辖:

  • 第1师,吕渭生任师长
  • 第2师,郭凤鸣任师长
  • 独立第1师,卢兴邦任师长
  • 独立第1旅,高义任旅长
  • 独立第1、第2、第3团,分别由叶定国、陈国辉、杨汉烈任团长。

该军编成后隶属北伐军东路军,留驻福建。1927年10月,蒋光鼎、蔡廷铠率第11军入闽,将该军解散。

第一次国共内战第二次组建编辑

1932年,杨虎城部解决甘肃省“雷马事变”,把甘肃省地方军阀部队整编为新编第10旅、新编第11旅。

1933年11月,成立新编第一军:

  • 军长邓宝珊
  • 新编第10旅 旅长李贵清
  • 新编第11旅 旅长刘宝堂

1934年5月,新10旅参加了对陕甘边苏区的第一次围剿

1935年9月,新一军编入西北剿匪军第一路第四纵队,阻止红军长征。

抗战爆发后,邓宝珊升任第二十一军团长兼新一军军长,1938年率部由甘肃进驻榆林时,新编第10旅被胡宗南收编,编入暂编第15师。新编第11旅到陕北后,驻守三边,列入第22军编制。1940年5月8日,新一军番号撤销。

抗战时期第三次组建编辑

第3次启用“新编第一军”的番号是在1942年,而较为大众所知的新一军也是在形容此时的单位。原为财政部部长宋子文辖属海关查税缉私之税警总团,后来余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三十八师,师长孙立人,在仁安羌击败日军第三十三师团解英军之围(仁安羌之战)。

孙立人击退数倍于己的敌人,救出近十倍于己的友军,蒋中正颁发“四等云麾勋章”以表彰孙立人战绩。美国总统罗斯福亦授予他丰功勋章英语Legion of Merit英国国王乔治六世则授予他英帝国司令勋章

英国在缅甸兵力过少,因此在仰光之战后决定弃守缅甸,一路败退撤往印度,新编第三十八师在这种状况下只好独立硬战掩护盟军撤退。4月下旬,英军撤过曼德勒后,继续向西逃往印度。由于英军溃退,导致中国远征军陷入日军包围。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军副司令官杜聿明决定执行蒋介石令他将远征军北上撤回云南的命令,将军队撤回云南。

新编第三十八师师长孙立人则认为野人山属瘴疠之区,纵横千里,难以穿越,当机立断率新编第三十八师向西撤往印度。被军统局认为是抗命。由于日军被杜聿明率领北上大部队所吸引,新编第三十八师在撤退途中较顺利打垮日军阻击。部队装备不但没有损失,还收容数以千计难民和英印联盟落队散兵。

而杜聿明所率的第五军与第六军因遭到日军围歼,加上穿越原始丛林时装备与给养不足,因此突围部队有半数以上因病死或是缺乏医药而死亡葬送在野人山中。当中新编第二十二师因所在位置并未跟随第五军归国,亦撤往印度。

5月底,孙立人率新编第三十八师到达印度边境。英驻印边防军要求中国军队解除武装以难民身份进入印度。孙立人拒绝解除武装。

恰巧,为新编第三十八师在仁安羌解救过的英联军第一师师长正于当地医院疗伤,闻知孙立人部情况后,即前往调解。

第二天,新编第三十八师开进印度,英军仪仗队列队奏乐,鸣炮十响以表欢迎,英雄式入城。该军虽然装备简陋,犹如乞丐,但气势高昂,令人敬佩不已。

在美国的XY计划中,驻印军称为X部队,由美籍顾问进行全面性的整训。撤入印度的新编第三十八师与新编第二十二师在1942年接受重组改变番号为新编第一军,军长郑洞国,副军长孙立人

1943年5月第25补训处改编为新编第30师(辖三团),第25补充兵训练处中将处长胡素改任中将师长。

1943年底,在印度完成整训的新编第一军在军长郑洞国率领下与英国及美国游击部队反攻缅北,并从日军18师团的防线正面突破,打败日军。

1944年初,将新编第30师空运印度编入新1军序列。

1944年4月,为了加强印缅战场反攻力量,已经在滇越国境与印度支那日军对峙三年的五十四军第十四师和第五十师从云南省祥云县云南驿空运至印度莱多汀江机场

1944年8月,在原新一军的基础上扩编为新一军和新六军。五十师与十四师分别编入两军。1944年8月孙立人接任新编第一军军长,随后继续进行缅北扫荡作战。

民国卅四年(1945年)5月,孙立人率新编第一军返广西南宁,准备进军广州。同月,应欧洲盟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之邀,孙立人赴欧考察欧洲战场,是中国唯一被邀请的高级军官。新一军向雷州半岛出发,准备与那里的日军交战,结果走到广西贵县,突然听说日本投降了。9月7日,新编第一军奉命进入广州,接受日军第二十三军投降,并要求日俘建造新编第一军印缅抗日阵亡将士公墓。嗣后,新编第一军进行休整和扩充,成为国军五大主力之一,号称“蓝鹰部队”、“天下第一军”。

抗战后编辑

1946年初,国共双方在重庆召开政协会议,如果国共谈判成功,新一军会被派到日本当占领军。

第二次国共内战正式爆发前夕,1946年3月下旬,新编第一军从香港九龙乘美国海军登陆舰秦皇岛登陆,转乘火车到达锦州一带,又辗转到沈阳。同时孙立人被派往美国参加联合国军事参谋团会议,由于东北战事受阻,蒋介石急电孙立人返国指挥新编第一军。

1946年4月,新编第一军在孙立人指挥下,向四平进攻,瓦解了杜聿明五个月来与东北民主联军林彪对峙僵局。林彪执行毛泽东“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命令,退到公主岭。孙立人一路前进,亲率新五十师强渡辽河,攻击公主岭,林彪又北撤,五日内攻陷长春,随后取回农安德惠等战略要地,进展顺利。但在救援海城问题上,孙立人与长官杜聿明发生矛盾,孙立人没有听从杜聿明的命令。

6月4日,孙立人亲率第五十师渡过松花江,隔日攻取了陶赖昭堡,此时距哈尔滨仅六十公里,位在哈尔滨的中共党政军组织均已做好撤退准备。在孙立人即将攻进哈尔滨之时,中原战场在马歇尔以美国援华五亿贷款为要挟调停下,国军被迫退兵。张正隆雪白血红》一书中写道:“从当年的林彪到今天的老人,都说国民党没向江北推进是失算。否则,中国共产党日子将更难过。”

新1军驻防长春、吉林情况:副军长文小山。

  • 新编第30师:师部驻长春。师长唐守治
  • 新编第38师:师部驻吉林市。1947年8月调防长春市。
    • 第112团:驻吉林市乌拉街。1947年5月,驻守老爷岭的112团在撤回吉林市途中遭到伏击被全歼,团长张之杰(陈洁之)阵亡。
    • 第113团,驻九台县城。团长王东篱。其第1营及辎重连、工兵排驻其塔木。1947年1月8日在“一下江南”作战中被东北民主联军一纵在九台县的张麻子沟、其塔木两处全歼。
    • 第114团,驻。团长彭克立
  • 第50师:师长潘裕昆,副师长杨温、参谋长罗锡畴。师部驻德惠县城,与北满的东北民主联军隔松花江对峙的第一线。师直属部队的炮兵团、通讯营、骑兵营(即搜索营)、重机枪营、工兵营、特务连、谍报队均驻德惠县城。师野战医院设于长春市区。另德惠县地方保安部队2000人。
    • 第148团:驻农安县,1947年2月初收缩回德惠县城。
    • 第149团驻德惠县城北达家沟,其中以一个连驻松花江站,一个排驻江北桥头堡,这就是后来著名的陶赖昭桥头堡;另以一个营驻县城东部大房身。副团长张永龄。1947年2月退守德惠,战斗后149团被命名为“中正团”,郑明发连孤守松花江桥头堡,赐名“中正连”。
    • 150团驻德惠县城。团长谭荣谦,副团长周云。1947年1月8日在“一下江南”作战中团部带两个营被东北民主联军六纵在九台县上河湾镇的焦家岭全歼。1947年2月围攻德惠县城,山东屯是德惠最南端一个突出部,第二营即守在此处。

1947年,孙立人陆续瓦解林彪五度下松花江的攻势,德惠之役后,新一军扼守松花江南岸的一个连及坚守德惠的五十师一四九团,获蒋介石赐名“中正连”、“中正团”。此时,林彪部队流传“只要不打新一军,不怕中央百万兵”。东北民主联军一纵一师政治委员梁必业在1947年初写的《政治工作主要经验》中提到:[2]

我们抓紧了从农安战役到其塔木战役之间十八天的时间,自下而上的总结了农安战役四十天战斗行动转移的军事、政治、及供卫工作。表扬了范例,检讨了缺点,规定了今后工作办法。以此给了干部及战士深刻的教育,普遍学习了总政治部发的运动战教材,并将战役行动的实际检讨相结合,较好的体会了运动战的特点,运用新年佳节,宣传各解放区我军的胜利,回忆我师一年来的光辉战绩,特别宣扬了一年来从硬拼中取得胜利的战斗实例,宣传了六纵战斗英雄提出“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专打新一军”的生动口号,启发部队去打硬拼,歼灭新一军主力的战斗情绪,有的同志说:“打新三十八师死了也甘心”,二团二连战士提出“爬高山,砍大树”,三营战士提出“砍倒大树枝不断!”有的同志提出:“吃饭要吃大米饭,打仗要打歼灭战”,部队战斗情绪就逐渐发展,政治部组织了……”

但随后,杜聿明屡次发电向蒋介石批评孙立人,加上美国参、众两院提出的《美国军事援华法案》受到毛泽东等强烈反对而作罢,1947年4月蒋介石将他升为东北保安司令部副司令长官虚职,暂时解除兵权,其新编第一军军长之职与林彪同为黄埔四期同学的陈诚土木系第五十四军出身的年仅39岁的第50师师长潘裕昆接任。

1947年7月,蒋介石将孙立人调离东北,出任陆军副总司令兼陆军训练司令官,在南京成立陆军训练司令部,负责全国国防新军训练的重任。副军长贾幼慧、新30师师长唐守治皆追随孙立人离开了新一军。此消息一传到哈尔滨后,正在转战游击于重点进攻陕北的胡宗南大军夹缝中的毛泽东开庆祝会道:“我们唯一的敌人被杜聿明赶走了,东北将是我们的天下了。” 李鸿认为只有自己的新38师才是新一军的正统;潘裕昆指挥不动李鸿。孙立人离开东北时,东北局势虽已被动但尚未恶化至不可为地步,是国军在东北唯一全身而退的主要将领(以及杜聿明)。

陈诚赴东北,1947年11月7日拆散新编第一军组成新编第一军、新编第七军。此次新38师自立门户,潘裕昆表示欢欣鼓舞,李鸿要人给人,要枪给枪,大家好离好散。并把新编第一军原有主要武器移交其他黄埔系将领。并且将原本已编入地方保安,接受日本精良训练的原满军组成的保安区升级为正规部队暂编师,用黄埔系军官替换伪满军官。使许多满军因顿时失去生活来源而纷纷加入共产党军队,大大增加了共产党在东北的实力。

1947年11月,把在长春市的新1军和归新1军指挥的三个暂编师扩为两个军:以第50师、新30师、暂53师和新1军直属部队编为新1军。新38师、暂56师、暂61师编为新7军。直到1948年10月新一军全部覆灭,由东北第5保安区及所属4个保安团改编的暂编53师没有跟着新一军打过一天仗。编53师师长许赓扬,副师长徐继章,第1团团长韦人侣,第2团团长李培根。

1947年底新一军由长春调沈阳。

新六军、新一军在1948年辽沈战役的辽西会战中被包围溃灭,廖耀湘兵团的5个军的军长,只有新一军军长潘裕昆和新三军军长龙天武逃出。1948年10月30日,蒋中正发给东北剿总的最后一份电报,指明8位国民党军政要员乘指定专机离开沈阳市,包括剿总总司令卫立煌、剿总参谋长赵家骧、辽宁省政府主席王铁汉、新三军军长龙天武、新一军军长潘裕昆、剿总政务委员会副主任高惜冰、安东省府主席董彦平、沈阳市长董文琦等,从东塔机场飞往锦西杜聿明见面后,转飞北平。暂53师原驻守辽中地区的辽河东岸,1948年10月26日北卫立煌掉回到沈阳东北郊区包括浑河北岸的东塔机场、东山嘴子、山梨红屯至毛君屯沈长铁路以东地区。1948年10月30日晚8时暂编53师起义,副师长谢树辉跟随起义;10月31日林彪罗荣恒两次来电批评辽北军区先斩后奏,认为暂53师是在大兵压境下迫于形势,不能算起义,应按“反正”(投诚)对待;11月1日暂编53师集结到沈阳郊区毛君屯附近被改编为“东北人民解放军第53师”。11月7日,林罗刘致电军委:“现53师整个建制仍未动,开至开原整训,目前似乎只有承认该部起义的办法。”军委复电同意。1949年4月“东北人民解放军第53师”被解散。

培训新兵与在台重建整编编辑

 
欢迎从印度归来的新一军口号

1947年7月,蒋介石将孙立人调离东北,出任陆军副总司令兼陆军训练司令官,在南京成立陆军训练司令部,负责全国国防新军训练的重任。后转往台湾。孙立人从新一军调度几百名他在税警总团和在缅甸作战时期的干部,一同前往训练新兵。在台新培训了陆军第八十军,管辖第二○一师、二○六师、三四○师,后编为台湾南部防卫军团。1950年由陆军总司令部及第八十军选派干部编成台湾南部防守区司令部,司令部初设凤山。1954年5月1日,于高雄凤山与中部防守区司令部,合并编成陆军第二野战军团司令部,隶属陆军总司令部。1972年迁台中县新社乡。1976年1月改番号为第五军团司令部,同年8月16日,变更番号为第十军团司令部。2006年因国防组织调整,更衔为陆军第十军团指挥部迄今。

部分官兵又转回税警编辑

保安警察第三总队前身为盐务警察总队,大清帝国户部盐税水师巡营,对日抗战以前为财政部税警总团。

1937年,抗日军与税警参加“八一三”上海保卫战,而后参加剿匪与对日抗战,规模较大者列后:

  • 两淮:(江苏)上海战役、连云港战役、宿迁之役、新安镇之役等。
  • 山东:突击日军占据烟台市威海卫豹虎山之役等。

远征缅甸:1941年,税警总团因作战需要改编为暂编三十八师、青年军新编第一军,随远征军入缅抗日,与英军并肩作战。滇缅战役胜利后,部分官兵转回财政部税务缉私署。

1941年7月,财政部将部分缉私署官兵 移拨改编为场警,归盐务机关管辖指挥,专责缉私、保产、护税、警卫等,于同年10月16日盐务总局成立场警管理处,迄1945年缉私署裁撤,场警更名“盐警”。

1950年1月,台湾盐务管理局暂行划归台湾省政府管辖。同年7月1日,台湾省警察统一指挥,成立“台湾省盐务税警总队”,分驻盐场。1957年,改称“台湾省盐务警察总队”,于民国1972年7月18日奉令支援海关兼负税警缉私勤务。

改制保三总队,专任财政部机关警卫及协助海关勤务,1976年9月17日,蒋经国担任行政院长任内,在立法院宣布1977年7月起停征盐税,以减少私盐查缉人员,移充加强海关缉私工作,为了因应这项新任务,即协调有关机关研拟各措施,并奉令于1982年9月16日将盐场勤务及驻盐场一个中队员警移拨保二总队接管,本总队专负财政部税警及海关警卫,并协助查缉走私之责。

政府解严,1987年7月15日零时起,政府宣布解严,本总队奉令接掌口进货柜安全检查工作,肩承海关缉私及各港口货柜安全检查任重责。

总队改隶,精省后,1990年1月1日层奉行政院核准依“内政部警政署保安警察组织通则”规定,改隶内政部警政署为“内政部警政署保安警察第三总队”。

《新一军军歌》编辑

吾军欲发扬,精诚团结无欺罔,
矢志救国亡,猛士力能守四方。
不怕刀和枪,誓把敌人降,
亲上死长,效命疆场,才算好儿郎。
第一体要壮,筋骨锻如百炼钢,
暑雨无怨伤,寒冬不畏冰雪霜。
劳苦是寻常,饥咽秕与糠,
卧薪何妨,胆亦能尝,齐学勾践王。
道德要提倡,礼义廉耻四维张,
谁给我们饷,百姓脂膏公家粮。
步步自提防,骄纵与贪赃,
长官榜样,军国规章,时刻不可忘。
大任一身当,当仁于师亦不让,
七尺何昂昂,常将天职记心上。
爱国国必强,爱民民自康,
为民保障,为国栋梁,即为本军光。

纪念编辑

1945年抗战胜利后,新一军在广州市沙河白云山马头岗南面整幅向阳坡地,购买土地兴建“新一军印缅阵亡将士公墓”。

1947年9月6日,公墓举行落成暨公祭典礼。1949年后划归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屡受破坏,核心建筑四柱纪念塔甚至被军区改建为五层楼高的公厕。1993年方获广州市人民政府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参考文献编辑

  1. ^ 《蒋军完全处于被动》,作者王健,时任东北民主联军总政治部宣传部教育科副科长; 发表在1947年3月15日《东北日报》
  2. ^ 《解放战争长春英烈图片展资料汇编》,长春市革命烈士研究会编,吉林省内部资料性出版物第200802011号。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