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抗日战争

中華民國與大日本帝國的戰爭,為二戰亞洲戰場重要部分
(重定向自抗日戰爭

中国抗日战争,或称日本侵华战争;国际称第二次中日战争[注 6](英语:Second Sino-Japanese War);史称八年抗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2017年改称十四年抗战[9][注 7]。指20世纪初期日本中国之间发生的战争,也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东亚战事的主要部分。中日战场主要位于中国境内,同时也包括缅甸北部等邻接地区[11]。战争时间若从1941年12月9日中华民国对日正式宣战算起仅有四年,是为二战期间东亚陆上战斗的部分;自1937年7月7日日本展开全面侵华的七七事变算起则有八年,且宣战文告中亦有“之前四年余神圣抗战”一句,故有“八年抗战”之称,是为中日全面战争;而若从1931年9月18日的九一八事变算起,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这场冲突则是历时十四年,由不同时期大大小小的战事组成。

中国抗日战争
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区的一部分
Second Sino-Japanese War collection.png
由左上顺时钟而下,分别取自:戴上防毒面具的日军上海海军特别陆战队装备大正十一年式轻机枪士兵、一号作战中的日军九二式重机枪机枪手、南京大屠杀期间堆积于秦淮河旁的中国平民遗体、武汉会战中的国军三十节式重机枪机枪巢、重庆大轰炸日军九七式轰炸机中国远征军装备美械
日期1931年9月18日-1937年7月7日
(局部战争)(5年9个月又19天)
1937年7月7日-1945年9月9日
(全面战争)(8年2个月又2天)
地点
结果 中国胜利(为同盟国太平洋战争胜利的一部分),日本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
参战方
 中华民国[注 1]
 美国
 大英帝国
 苏联[注 2]
 大日本帝国
 泰国[注 3]
日本傀儡政权:
 满洲国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 华北临时政府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 冀东防共自治政府
 蒙疆联合自治政府
中华民国维新政府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Nanjing (Peace, Anti-Communism, National Construction).svg 汪精卫政权
 缅甸国
印度 自由印度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蒋中正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何应钦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阎锡山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李宗仁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冯玉祥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陈诚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顾祝同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薛岳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白崇禧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张发奎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程潜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杜聿明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朱绍良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李品仙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Flag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Pre-1996).svg 毛泽东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Flag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Pre-1996).svg 朱德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Flag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Pre-1996).svg 彭德怀
美国 约瑟夫·史迪威
美国 陈纳德
苏联 亚历山大·华西列夫斯基
其他……
大日本帝国 裕仁
大日本帝国 东条英机
大日本帝国 冈村宁次
大日本帝国 阿南惟几
大日本帝国 横山勇
大日本帝国 畑俊六
大日本帝国 板垣征四郎
大日本帝国 闲院宫载仁亲王
大日本帝国 近卫文麿
大日本帝国 杉山元
大日本帝国 寺内寿一
大日本帝国 西尾寿造
大日本帝国 梅津美治郎
大日本帝国 河边正三
Flag of the Emperor of Manchukuo.svg 爱新觉罗溥仪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 殷汝耕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Nanjing (Peace, Anti-Communism, National Construction).svg 汪兆铭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Nanjing (Peace, Anti-Communism, National Construction).svg 陈公博
其他……
兵力
国民党军
1,700,000人(1937年)[2]
2,600,000人(1939年)[3]
5,700,000人(1945年)[4]
共产党军[存在争议][注 4][5]:312
92,000人(1937年)
440,000人(1941年)
1,318,294人(1945年)
日军:[5]:313
500,000人(1937年)
610,000人(1941年)
1,088,500人(1945年)
伪军:[5]:314
1,006,086人(1945年)
伤亡与损失

国民革命军:
中华民国官方数据:[注 5]
1,328,501人阵亡
1,769,232人受伤
130,126人失踪
总伤亡:3,227,926人

中国平民:
17,000,000-22,000,000[7]
日本军队:
日本医疗数据:[8]
455,700人死亡
中方宣称:300万-500万人伤亡、俘虏(包括伪军)

1931年9月18日,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在100天内占领整个中国东北地区[12]:608。次年3月1日,日本帝国参谋本部及关东军在中国东北地区建立一新政权,定名为“满洲国[12]:612。后令大清末代皇帝溥仪登基为满洲国皇帝。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军从卢沟桥进攻平津地区,不久华北沦陷,中日全面开战。8月13日,中日双方在上海及周边地区展开大规模会战,淞沪会战爆发。12月13日,南京保卫战南京失守,侵华日军主导下发生南京大屠杀,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统计20万至30万人遇难;中国首都迁至重庆,重庆成为中国的战时首都。

1941年12月8日,日本舰队突袭太平洋美海军基地珍珠港太平洋其他地区日军亦四出攻击美国英国与日本互相宣战,中国亦正式对日本宣战并及德国意大利[12]:689。1943年11月,中、美、英三国元首发表《开罗宣言》,要求日本应将窃取自中国之所有领土(如满洲、台湾及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1945年7月26日,美、英与中国对日本发出《波茨坦公告》,重申开罗宣言,命日本无条件投降[12]:712-713。同年8月14日,日本天皇敕令,保证实行波茨坦公告规定之条件;9月9日,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向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投降,中日战争告终[12]:715

中国抗日战争于二次世界大战中有显著影响,使日军约百万的主力部队被牵制于中国战场[13][14],而无法向北进攻苏联配合纳粹德国的要求牵制苏联兵力,使得苏联远东部队调往欧洲得以保卫莫斯科,并调派精锐兵力支援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战事,减轻其他同盟国在各个战场的作战压力;虽然日军占领东南亚及印尼等地,但日本海军无法登陆澳大利亚阻断同盟国印度洋石油供应链的计划以失败告终[15]。抗日战争间接帮助盟军在太平洋战场反攻[16],令日本无法和德国配合共同进攻苏联,亦间接改变苏德战场双方的兵力对比,因日本必先通过中国才能完全配合在日军进而入侵英属印度及其它地区,甚而打破当时日本和德国战略合作的构想及打通欧亚大陆的目标[17]

名称编辑

这场战争在汉语社会常称为“抗日战争”、“八年抗战”,简称“抗战”[18],另外亦有“第二次中日战争”、“抗日卫国战争”之称。现中国大陆方面将其称作中国人民抗日战争[19],并于2017年将“八年抗战”改称“十四年抗战”[20]。当描述的主语为日本时,则称其为“侵华战争”、“日本侵华战争”或“日军侵华”。

日本方面,纷争爆发之初称为北支事变,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时,9月日本首届日语第1次近衛内閣近卫文麿会议将这场战争的官方称呼定为“支那事变”(日语:支那事変しなじへん Shina jihen ?[21][22][23]

中方认为此举用以规避“战争”字眼,构成“中日双方从未正式宣战”的理由,并在1941年偷袭珍珠港成功以前,成功以此避免作为重工业物资主要进口国的美国执行美国中立法“禁止出口战争原材料(war materials)至任何交战国”的措施,以免日本国内军备工业断炊[23]。而日方表示之所以没有被称为战争,是因为没有宣布国际法要求对国家发动战争的意图[24]

1941年,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之后,东条英机内阁将其纳入为“大东亚战争”的一部分,更名为“日支战争”(日语:日支戦争にっしせんそう Nisshi sensō ?[25]。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1946年6月,在中华民国的抗议下,以外交部总务局长的名义提出“关于中华民国的称呼”,要求避免使用“支那”,次官通报《关于避免支那称呼的事》传达给各省次官等,日本禁止继续使用“支那”这个词称呼中国[26],日本陆军省军事科长田中新一上校在8月14日的内阁会议上称:

北支事変は日華事変と改称すべきだ。相手が拡大主義だから我が不拡大は成立たない。
翻译:北支事变应该改称为日华事变。因为由于对方是扩张主义者,所以我的不扩大是不可能的”

[24][27],遂改名为“日华事变”,而“支那事变”一词仅作为一个历史名词在历史书中出现[28]

日本高等学校学习指导要领日语高等学校学習指導要領从1951年(昭和26年)修订开始,中学学习指导要领社会课编日语中学校学習指導要領从1955年(昭和30年)修订开始,从1957年(昭和32年)开始全社会的中学历史教科书中使用日华事变。从1975年(昭和50年)开始,教科书中出现“日中战争”(日语:日中戦争にっちゅうせんそう Nicchyū sensō ?[注 8],但学习指导要领仍然是“日华事变”。随着强调日本对华“侵略”的倾向与使用“日中战争”的称呼成比例增加,历史的认可也对该称呼产生重大影响,且随着中日联合声明,1970年代“日中战争”普及,“日华事变”不再使用。[26]

在国际上,出于中立性考虑,“第一次中日战争”指中日甲午战争;而将“抗日战争”称作“第二次中日战争”(Second Sino-Japanese War)[11]

战争背景编辑

战争背景
日期 事件 后果
1880年代 大陆政策 日本确立向东亚大陆扩张之国策,以夺取东亚大陆的丰富资源和发展空间[29]
1874年 牡丹社事件 大清与日本签订《北京专约》,使日本据此认定琉球并非中国之藩属国,日后通过琉球处分事实吞并琉球国
1894年 甲午战争 大清与日本签署《马关条约》,大清承认朝鲜独立并放弃其宗主国地位,赔款二亿两白银,割让台湾全岛澎湖列岛辽东半岛予日本。
1900年 八国联军之役 大清与十一国签署《辛丑条约》,赔款重多,割让山东半岛部分地区予德国使之建立租借地
1905年 日俄战争 日本同俄国签订《朴次茅斯和约》,俄国所占之旅顺大连转让与日本。大清与日本通过不平等条约之《中日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承认日本所获得的利益。
1911年 辛亥革命 中华民国宣布建立。12月,以袁世凯为首的清政府和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展开南北议和。次年2月,溥仪宣布退位清朝灭亡。中华民国继承清朝法统
1914年6月 第一次世界大战 日本第一步即以参战国姿态出兵山东半岛,夺取德国租借地长春旅顺间之铁路及其支线,及附属利益让与日本。
1915年1月7日 北洋政府要求日本撤兵 日本拒绝撤兵,并对北洋政府提出《二十一条》要求。
1915年5月8日 二十一条 袁世凯政府承认日本《二十一条》大部分要求,并于5月25日签订《中日民四条约》。
1928年5月 济南惨案 日军借口革命军对济南城内的日本侨民进行抢劫屠杀12人,而出动军队展开报复,杀害中国军人与民众六千余人,其中,国民党战地政务委员会派遣济南的外交处处长兼国民政府外交部特派山东交涉员蔡公时及署内职员17人被日军杀害。
1928年6月 皇姑屯事件 1946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理日本战犯时,因事件中被暗杀者张作霖的身份,将此事视为日本侵华的起点。时张作霖为中华民国安国陆海军大元帅,行使大总统职权,为中华民国国家元首
1874-1928 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全岛澎湖列岛予日本、日本与俄国签订《朴茨茅斯条约》由俄国手中转移辽东半岛旅顺大连长春旅顺间之铁路及其支线,及附属利益;《凡尔赛条约》将德国租借地转移给日本;日本获得朝鲜宗主权并最终通过《日韩合并条约》兼并朝鲜半岛。

工业革命后,中国和日本作为东亚传统农业国家,在政治、军事上皆面对西方列强的威胁。日本在1868年开始的明治维新,推动日本国家的现代化工业化。而主政中国的清政府在同一时期开始推行的洋务运动并未完全成功。至抗日战争结束,中国亦未能完成国家的工业化

明治维新后,日本国力日渐强大,在各种因素之下,日本对外扩张,确立“大陆政策”。此后,日本亦进入瓜分中国的列强行列。1874年,日本入侵台湾制造牡丹社事件,事后与清政府签订《北京专约[30]:77-79。1878年,日本设立直属于天皇的参谋本部[30]:76-77。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1895年,清政府求和,订立《马关条约》,依照条约:中国承认朝鲜独立,赔款二亿两白银,割据台湾全岛澎湖列岛辽东半岛,并开四处商埠与日通商;随后,俄国立即联合德国法国等,要日本把辽东半岛归还满清政府,增加赔款3千万两,此为三国干涉还辽事件,因此种下日俄之间仇恨,而引起1904年之日俄战争[31]:8

 
甲午战争中登陆澎湖列岛的日军士兵

1900年,中国发生庚子拳乱,引起八国联军事件[31]:9。中国纷争不断,积弱不振,成为日、俄两国觊觎侵夺目标[32]:1

1905年,在日俄战争中,俄国战败,与日本订立《朴次茅斯和约》,俄国承认日本在朝鲜有各种优越利益,及监督保护之权;俄国将旅顺大连让与日本;俄国筑长春、旅顺间之铁路及其支线,及附属利益让与日本[31]:10,日本为保护南满铁路权益,在辽东半岛部署军队,1919年更设立关东都督府,在旅顺口设关东军司令部。

1911年辛亥革命中华民国成立后,中国进入北洋时期,但没有结束中国国内的混乱。中国国家的现代化、工业化则在缓慢地推进。此后,中国经济未走出清末以来的困境,以致政府的财力、军力匮乏,无法与日本以及西方列强抗衡。主政中国的袁世凯在1913年向日本等列强进行善后大借款时,中央政府财政既已接近破产

1914年7月,七月危机,随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8月,日本因与英国同盟关系,对德国宣战;中国则宣布中立[31]:10。日本第一步即以参战国姿态出兵山东半岛,夺取德国租借地;进而兵临济南,占领胶济铁路全线[31]:10。日本随后在龙口登陆,竟完全越出租借地区,以及中国政府所划之日德交战区域,进占潍县,兵临济南,其间日军征收物资,役使人民,把中国视同敌人一般,直到德国在青岛守军完全降服后[31]:10

1915年1月7日,中国北洋政府认为战事已告一段落,照会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要求日本撤兵[31]:10。日本大隈重信内阁训令驻华公使答复中国日本拒绝撤兵,另外再令其向袁世凯直接提出分为五号之《二十一条》要求[31]:11。1月18日,五号《二十一条》条约由日本驻华公使亲手交到袁世凯手里,打破国际惯例[31]:11。5月7日,袁世凯政府承认日本二十一条要求[31]:16

1916年袁世凯称帝失败,他逝世后,各地军阀割据南方各省逐渐脱离北洋政府国民政府最先成立于广州,日后随着第一次国共合作北伐的推进而迁移至不同的城市,最终定都于南京。

 
1929年中国与苏联的战争中,东北军一败涂地,致使此后张学良对日军采取彻底的退让路线

1928年5月,日本以保护侨民为名,试图阻止国民革命军北伐,炮轰济南城,与中国北伐军发生交战,造成济南惨案,杀害国民政府外交部山东交涉员蔡公时等17人[33]

1928年6月,日本关东军暗杀北洋政府末代领袖、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是为皇姑屯事件。因张作霖的国家元首身份,此事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视为日本侵华的起点。同年12月,东北易帜,国民政府名义上完成中国统一。此后,一直被视为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国民党清党后,发动南昌起义,走上武装反抗之路。1928年,中国共产党朱毛会师后不断发展壮大,在湘赣粤闽等地建立起多个“苏区”[34]:50,依靠自身武装与国民政府分庭抗礼。

此外,自协约国武装干涉俄国内战后,苏联为防范日本,一面与中方签订《孙文越飞宣言》、《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声称尊重中国对外蒙的主权,一面积极帮助外蒙古独立张学良则愤怒声讨两大帝国主义疯狂渗透东北,致北患无休无止。1928年,中央政府为取缔不平等条约而开展革命外交,获张学良支持。蒋与张均持反共立场,决定对苏强硬、武力接管中国东省铁路、防止共产主义渗透,遂对苏联宣战,但以惨败告终。东北军面对苏联红军一败涂地,毫无反抗能力,致使张学良其后对日军采取彻底的退让路线。

1931年-1937年编辑

九一八事变编辑

 
1931年9月18日,由于张学良未料日军大举进攻[35],令王以哲不加抵抗,故日军轻取沈阳。事后,蒋为“安内”而忍耐,并寄希望于国联

1931年6月19日,日本参谋本部制定《满蒙问题解决方策大纲》,决定在一年内侵占中国东北,旋命令关东军执行[36]:296。关东军、陆军省和参谋本部在东京策划入侵中国东北的军事行动[37]:247。6月25日,为进犯中国东北寻找借口,日本制造“中村上尉事件[36]:296。1931年7月1日,日本警察万宝山地区屠杀中国农民,制造“万宝山事件”,并煽动朝鲜排华[36]:296蒋介石亲任总司令,动用30万兵力对中央苏区进行第三次围剿[36]:296。7月6日,张学良密电东北政务委员会[38]:24:“此时如与日本开战,我方必败,败则日方将我要求割地款,东北将万劫不复,亟宜避免冲突,以公理为周旋。”[39]:3875。传“8月16日,蒋介石以“铣电”密电张学良:‘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不予抵抗,力避冲突,吾兄万勿逞一时之愤,置国家民族于不顾,希转饬遵照执行。’”[36]:296,但为张本人一贯否认,“瞎说,瞎说,根本没有这种事情”,至今也未发现蒋有所谓的“不抵抗指令”[40]:195-220。1931年9月6日,张学良从北平发“鱼”电给东北边防长官公署军事厅长荣臻[41],与东三省政务委员会代主席臧式毅[42]:488:“查现在日方对外交渐趋吃紧,应付一切,亟宜力求稳健,对于日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当万方容忍,不可与之反抗,免滋事端。希迅即密电各属切实注意为要。”[43]:125[44]9月6日,张学良电令驻沈阳北大营旅长王以哲称:“中日关系现甚严重,我军与日军相处须格外谨慎。无论受如何挑衅,俱应忍耐,不准冲突,以免事端。”,同日张学良电臧式毅、荣臻称:“对于日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须万万容忍,不可与之反抗,致酿事端。”[39]:3915同日,日本在东北召开领事会议,准备发动事变[31]:27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制造“柳条湖事变”,攻打沈阳北大营中国驻军,“九一八”事变爆发[36]:296。当夜11时15分,日本关东军自动将南满铁路柳条沟段铁桥炸毁,诬指为东北军所为,开始攻进沈阳北大营[45]:97。时张学良方滞留北平,严令驻军王以哲不作抵抗,日本军遂于9月19日晨6时占领沈阳[45]:97。东北军在“少帅”张学良指示之下,不予抵抗[46]:12。齐齐哈尔发生小规模抵抗战斗东北三省遂全部失陷[31]:28

一二八事变编辑

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国民革命军十九路军第五军在上海奋勇抗敌阻击日军

1932年,蒋重返南京主持政府后,就开始秘密准备抗日[46]:19。1月2日,蒋发表演讲,指陈宣战之弊害[47]。第一次淞沪会战,发生于1932年1月28日,又称“一二八事变”,日方称“第一次上海事变”[48]。“九一八事变”后,日方为转移国际视线,并压迫国民政府屈服,在上海不断挑起事端[48]。1932年1月28日晚11时半,日本海军司令官盐泽以发动事宜准备就绪,乃命日军向上海闸北区虬江路、青云路、天通菴等地进犯,中国驻军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以守土有责,遂奋起抵抗[45]:99淞沪抗战开始[36]:296。2月1日,日本军舰炮轰南京;2月4日,国民政府召集各界领袖,在洛阳举行国难会议,惟军政负责人仍留南京,至12月政府正式迁还[12]:611。2月3日,蒋抵洛阳,会商对日抗战计划,2月5日由洛阳往郑州,行经黑石关以东至汜水之间,观察地形[49]:126。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国工农红军由彭德怀率红三军团和红四军分别由会昌和石城向赣州进军,2月4日抵达赣州城东外五里亭和城西南郊,赣州战役爆发(赣州战役是1932年2月4日至3月7日,一二八上海抗战是1932年1月28日至3月3日),国民革命军第十八军等兵力被中国工农红军牵制在江西无法调往上海支援抗战。2月8日,以最精锐之第八十七、八十八两师编成国民革命军第五军,驰沪增援,仍以第十九路军名义加入战斗[45]:99。2月14日,张治中奉命率第五军到上海增援[36]:296陈铭枢第十九路军在军长蔡廷锴、总指挥蒋光鼐率领下奋起抵抗[48]。日军三度增兵,四易主帅,前后出兵10万人,战线延及吴淞、太仓嘉定一带,日机并轰炸苏州杭州,军舰亦逼近南京威胁[48]。3月2日,第十九路军因后援不继,蒋光鼐、蔡廷锴、戴戟发表撤退通电[36]:296

战役历时33天,3月2日,日军在太仓浏河登陆,第十九路军腹背受敌,被迫全线撤退;其后日军占领真如南翔,宣布停战[48]。3月19日,中国在上海英国领事馆与日方举行会议,5月5日签订《淞沪停战协定》五款[45]:100。主要内容如下:划上海为非武装区,规定中国在上海至苏州、昆山地区无驻兵权,只能保留保安队,日本在该地区则可以驻兵[36]:297。日军返回战前原驻地,国军暂留现驻地位[12]:611。5月19日,蒋下令调十九路军开往福建剿共[36]:297。是役参战日军约6万人,国军约7万人,武器虽远逊于日本,仍能力战月余,士气民心之旺,博得各界赞佩与同情[12]:611。11月,蒋在参谋本部下设立“国防设计委员会”,悄悄展开与德国军事和经济合作[46]:19-20

满洲国编辑

1932年1月16日,郑孝胥、臧式毅等在沈阳举行“满洲善后大会”,筹备组织日本傀儡国满洲国[45]:101。3月9日,傀儡组织举行建国典礼,以清朝逊帝溥仪为“执政”,定年号为“大同”,定都于长春(改名为“新京”),重要机关或由日本人任顾问,或由日本人充要职[45]:101。郑孝胥任国务总理[36]:296。由驹井任“国务院”总务厅厅长,总揽大权,日本人分任次长及司长把握主权,各机关均有日本人[31]:28。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于是时对外国干涉提出威吓[31]:29。6月14日,日本政府对“满洲国”予以承认[31]:29。8月8日,日本派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为驻“满洲国”特派全权大使及关东长官,其权力等于总督[31]:29。9月13日,日本武藤信义为大使,于9月15日与其总理郑孝胥签订“日满协定书”,许日军驻扎东北,确认日本人在东北之权利与利益[45]:102。于是攫取东北盐税、邮权,及关税,东北同胞遂沦入日本人铁蹄之下[45]:102

由于国际社会对日本在中国东北侵略态度放任,日本扶植“满洲国”傀儡政权得以出笼[48]。1934年3月1日,满州国发布日人代拟之“满洲国组织法”[45]:101。溥仪在长春由“执政”改称“皇帝”,改年号为“康德[36]:297

长城战役编辑

 
1933年长城抗战中,手持大刀的中华民国士兵

1933年1月1日,日军进攻山海关,中国守军何柱国所部安德馨营英勇抵抗,经两昼夜激战,全部殉国[36]:297。日本关东军在山海关炮击榆县城,中国守军奋力还击,与日军巷战[50]。1月3日,日军攻陷山海关[45]:100。随后日军加紧西进,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部署3路进犯热河,东北军守凌源腹背受敌,退守长城要塞喜峰口[50]。3月1日,热河省政府主席汤玉麟扣留军用汽车偷运鸦片输送天津,3月3日夜竟率所部满载私物潜逃[45]:101,不战弃守承德[36]:297。3月4日,日军以120名骑兵先头部队占领承德[36]:297,热河各地随之陷落[45]:101,日本将热河并入满洲国[51]:8。3月6日,蒋由汉口乘车北上,3月7日到郑州;3月8日抵达石家庄;3月9日到保定;3月25日,蒋才乘机离开[52]:357。3月8日,政府通缉汤玉麟,命军政部何应钦驻节北平,驰调国军北上增援[45]:101。3月9日,日军抢占喜峰口,傍晚,奉军长宋哲元令,第一〇九旅旅长赵登禹率兵跑步驰援抵达战场;考虑到日军日间火力优势,宋哲元派赵登禹带队夜袭,并将第三十八师董升堂团也交赵登禹指挥[50]。3月10日,第二十九军赵登禹在喜峰口与日军激战[36]:297。3月11日深夜,赵登禹亲自带“大刀队”500人只带大刀和手榴弹分两路雪夜行军,于3月12日凌晨夜袭日军,砍死砍伤逾千人,缴获坦克11辆、装甲车6辆、大炮18门、机枪36挺、飞机1架,500名大刀队员仅23人生还[50]。此后,日军继续进攻,突破中国守军的长城防线[51]:8。中日两军在长城爆发军事冲突,虽然中国军队在几次战斗中占上风,但在日军迂回包抄下,北平、天津受到威胁,因而签订《塘沽协定》,中国军队撤到长城以南[46]:12。5月31日,黄郛遣代表熊斌与日方代表冈村宁次签订《塘沽协定[45]:101

1933年5月,日本关东军派遣伪军刘桂堂部、张海鹏部、李守信部,共约1万6千多人向察哈尔进攻[53]:126。5月26日,冯玉祥方振武吉鸿昌等在张家口组织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冯玉祥任总司令[36]:297。6月22日,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收复康保[36]:297。一个月后,伪军反攻重占多伦[53]:131-135

华北事变编辑

 
“华北五省自治”示意图。日方以排除反满抗日势力为由,对各省威逼利诱,策动华北独立,被阎锡山以公开信揭穿图谋。最后,中方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河北、察哈尔部分自治。

1934年11月7日,蒋在绥远会见荣王、德王、潘王等蒙人与党政人员,并对各主席和边外将领指导一切[52]:366

1935年与1936年,中国为保卫华北,两度不惜一战[12]:659。1935年4月起,日军开始积极策动“华北自治运动”[54]。日本军方以动武威胁,迫使中央政府党、政、军人员和机关撤出河北省察哈尔省,并要求中方取缔军民排日行为[46]:12。6月27日,察哈尔省政府代主席秦德纯接受关东军特务长土肥原贤二之条件,撤退张家口驻军及中国国民党党部,解散排日机关,协助日本人在内蒙活动,允许不向察哈尔省移民,是为“秦土协定[12]:634。7月6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与日本中国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达成《何梅协定[51]:11。从此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继驻平政务委员会之后,同归终了,国民政府失去对河北省之统驭力[12]:634。国民政府在北平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由第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出任委员长,第二十九军各师师长分任北平、天津等市市长[46]:13土肥原贤二催宋哲元与商震宣布自治[12]:637。冀察政务委员会是受南京国民政府节制之地方行政机关;但对日本军部,宋哲元等人就是下一个溥仪[46]:14

1935年11月9日,上海公共租界发生日本海军中山水兵射杀事件日语中山水兵射殺事件。11月,土肥原贤二操纵多个汉奸组织联名致电北平宋哲元河北商震、山东韩复榘山西徐永昌绥远傅作义、察哈尔张自忠等,要求开放政权,允许“自治[55]。11月24日,河北省蓟州密云区兼滦州榆关区行政督察专员殷汝耕在日军唆使下[12]:637,在通县通电全国,宣布脱离国民政府独立,“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12]:637宣告成立,殷汝耕担任“委员长”[54]。12月25日,殷汝耕又宣布将“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改组为“冀东防共自治政府”,辖25县[12]:637,自任“政务长官”[54]。1935年12月18日,国民政府设立冀察政务委员会,对抗殷汝耕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使日本军方所期盼之“自治”政府完全失去设立之根据,土肥原扰攘数月之分离华北阴谋只得暂时搁置[56]:378。1937年7月,日军相继攻陷北平、天津,在日军指令下,冀察政务委员会经济委员会主席王克敏等人在北平成立“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也被并入[54]

绥远战役编辑

 
1936年11月,傅作义部在绥远战斗

1936年5月12日,成吉思汗第三十世孙、察哈尔省原政府委员德穆楚栋鲁普亲王(即德王)在日军支持下,宣布成立“蒙古军政府”并自任“总裁”[54]。11月,德王自组织内蒙古军政府,“西北蒙汉防共自治军”改称大汉义军,并一再侵攻绥远[57]:51-66。1936年11月26日,绥远省政府主席傅作义部克复蒙军盘踞之百灵庙,是五年来中国首次攻势[12]:639。战争最终以晋绥军大获全胜而告终,大汉义军在此次战争中几乎全军覆没,并最终被撤销编制,日本方面因为此次严重失利而减少了在总攻中使用日伪军的次数[58]陈诚率军赴援,称:“人所待我者为不战而屈,今后我决战而不屈。”[12]:639

攘外必先安内编辑

1934年,中共依苏联指示长征,冀取得物资;蒋中正则藉“剿共”控制西南
国民政府铁道部修建的粤汉铁路,1936年完工
德国帮助整编的中央军
开战时中国仅有305架战机

蒋提倡的“先安内,后攘外”国策,即先剿平中共和地方割据势力,再凝聚力量抗日,与国内激昂的民族主义浪潮背道而驰[46]:20

1931年起,留俄国际派掌控中国共产党大权,观念和目标并不切合中国实际状况,仍然高谈无产阶级革命,企图占领都市,继而使各省独立[59]。1931年11月7日,中国共产党于苏联国庆日在中央苏区创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定都江西瑞金[60]。1932年4月15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对日宣战[61]

一二八事变后,蒋中正遣十九路军剿共,十九路军多有伤亡,陈铭枢李济深蒋光鼐等私下与中共停火,并联合两广倒蒋。1933年11月20日,在福州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成立“中华共和国”,李济深任主席,废除中国国民党[12]:615-616。11月21日,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及工农红军曾与福建省政府第十九路军订立同盟协定,双方停止军事行动;第十九路军允尽力消灭福建与苏区间一切障碍势力,双方恢复商品贸易,并采互助合作原则;福建省政府及第十九路军赞同福建境内革命之一切组织之活动[12]:624。但一个多月后被国民政府击溃。

中国军队拥有庞大陆军系统,从1933年起陆军装备、编制整顿[36]:53。1933年10月,国民政府动员近100万国民革命军围剿中国共产党控制之农村根据地,迫使红军陕北长征

1934年,苏联扶持的盛世才政权,与国民政府支持的马家军在新疆发生冲突,苏联直接派兵入侵新疆

1935年,蒋加快备战,首先在全国各地推行“新生活运动”,灌输民众“军国民教育”;接着,国防设计委员会改为资源委员会;借着追剿“长征”红军,中央军政进入西南各省;统一货币,实施“兵役法”[46]:20。新生活运动教导人民“明礼义、知廉耻、负责任、守纪律”;资源委员会勘探、储备物资,兴建工业。8月1日,中国共产党和苏维埃政府发表《为抗日救国告全国同胞书》,是关于建立抗日民主统一战线之崭新纲领,又称《八一宣言》;宣言果断放弃中共自九一八事变以来一直执行之左倾关门主义的“反帝下层统一战线”策略,首次提出建立第二次国共合作之主张[62]:93。12月9日,中共北平临时市委彭涛等人通过“北平学联”发动反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要求“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一二·九学生运动[63]。学生1,000余人出动示威,反对自治运动,要求停止一切内战,与军警冲突,数人被捕[12]:641。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陕北召开瓦窑堡会议,正式将“反帝下层统一战线”策略发展为反日反蒋、上层与下层双管齐下之统一战线策略[62]:93

1936年,蒋暗中和中共谈判,积极和各个地方军系谈和,完成中央军30个师整编[46]:20。5月,日本破坏海关缉私,并增兵华北,中国一再提出抗议[64]:33。6月,广东陈济棠、广西李宗仁组织国民革命抗日救国军,反对国民政府“不作为”,称兵入湖南,即“两广事变”。7月,广东军队抗命拥蒋,蒋中正最终得以实控两广。日本总想待中国内变,但是不若其所希望,两广问题不但未引起内战,反使团结加强[12]:659。9月,基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大局,中共中央发布《关于逼蒋抗日问题的指示》,毅然放弃反蒋方针,确立“逼蒋抗日”[62]:93。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蒋中正亲自到西安指挥剿共之机,发动西安事变,对蒋“兵谏”,震惊中外[65]斯大林闻讯后下令限十日内释放蒋介石,毛泽东对于苏联不杀蒋介石的命令感到愤怒[66][67]:238。最后,中共派周恩来到西安与中国国民党商解决问题,在宋子文宋美龄斡旋下,蒋放弃“攘外必先安内”的基本国策而获释,国共两党表面上联合抗日,成为日后影响中国抗日战争与国共内战关键因素之一[68]。12月23日,日本首相广田弘毅枢密院报告,如果国民政府以容共为条件,与张学良妥协,日本即断然排击[12]:659。国内各股势力都愿意服从蒋指挥,共同对抗日本;促使蒋必须一改从前暗中准备抗日之态度,采取更强硬立场回应日本挑衅[46]:20。中共在西安事变后乐观认为:“目前只要三方面团结,真正的硬一下,使中央军不敢猛进,有可能释放张学良,完成西北半独立之局面。”[69]:37最终在苏联强力介入下,国共暂缓敌对活动并展开合作。

1937年-1938年编辑

1937年初,天津日本驻屯军司令田代皖一郎再与冀察政务委员长宋哲元谈判华北经济问题,以南京不同意日方要求,仍无结果[12]:659。日本有“甲等师团”17个陆军常备师团,加上各特种部队,兵力约40万人;有后备军人动员体系,完全编组后备师团,兵力可达400万人[46]:21-22。4月,日本再增兵平、津;外务相、大藏相、陆军大臣、海军大臣会议,决使华北成为防共、亲日、亲满地区;报纸声言扩大塘沽协定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不令华北“中央集权化”,甚至有驱逐第二十九军之说[12]:659

明治维新开始,日本就模仿普鲁士参谋本部建立参谋作业;战术灵活,战场部署不苟,单兵战斗基本动作完全按照教典展开;炮兵测量与步兵、装甲部队协同作战熟练,空中火力到位[46]:21-22。战争开始时,日本在军事和经济方面都占有强大优势,计划采用速战速决之作战方针,甚至提出“三个月灭亡中国”;面对日军强大攻势,在中国形成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制订全国抗日军事方针,建立全民族抗战之政治、军事体制[70]:164。中国在抗战爆发前夕,陆军共138个师,180多万人,部队编制、器械和训练落伍,战力低落,没有后勤动员能力;部队有三分之二以上是原来地方势力之武力,靠主官个人关系维系士气,没有国家观念;政府国军德械师只有8万人;军队现代后勤、医疗和训练体系建立不久,个别省区部队装备是民初单发枪械,停留在清末水平[46]:22。战争初期,日军凭借军事装备,相继占领北平、上海、南京等城市,控制主要交通点线;中国军队武器装备落后,利用广阔国土空间,采取逐渐消耗乃至消灭日军之防御作战方针,挫败日军速战速决之计划[70]:164。日本舰艇有285艘,排水量1,400万吨,空军飞机2,500架;中国舰艇有50多舰,排水量5万7千吨,空军飞机500架[46]:22-23

面对日本侵略,在中国抵抗日本侵略之战争中,正面战场之中国军队顽强抵抗日军之进攻,在淞沪抗战、武汉保卫战、长沙保卫战等多次大规模战役中显示中国军民之决心[70]:164。可见,倘若不是中国百般忍让,全面战争早就发生;倘若不是日本要在华北制造另一满洲国,全面战争或将再延迟相当时日[12]:659

七七事变编辑

七七事变前形势图
手持大刀和步枪的二十九军战士
蒋中正发表庐山声明

1937年5月,关东军司令植田谦吉热河承德田代皖一郎在天津分别召开会议,加紧压迫绥远、华北[12]:659。6月初,近卫文麿组阁,广田改任外相,一意将就军人;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扬言,为对俄作战,应先予南京政府以武力打击[12]:659。6月以来,驻丰台日军演习渐增至三至五日一次,初为虚弹射击、昼间演习,后竟实弹射击、实行夜间演习,且有数次演习部队竟要求穿宛平城而过[39]:5457-5458

1937年上半年以前,国军在华北前线驻防只有第二十九军1个军兵力,分散于张家口、北平、天津及平绥铁路、北宁铁路沿线,兵力十分单薄[36]:53宋哲元的第二十九军,辖4个步兵师、1个骑兵师、1个特务旅、2个保安旅,总兵力约10万人[36]:56

7月6日,驻丰台日军不顾大雨、道路泥泞,在芦沟桥铁路桥东北龙王庙演习场地,以芦沟桥为攻击目标,进行攻击演习,至宛平城东门外要求通过宛平城到长辛店地区演习,遭国军拒绝,双方交涉至晚间,日军退回丰台[39]:5463。在日本的寺平副官依然坚持下,日军包围卢沟桥,开始从东西两门外炮击城内,中国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吉星文奉命率团反击,是为卢沟桥事件或七七事变[30]:307-308

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晚7时30分,驻丰台日军河边正三旅团第一联队第三大队第八中队,由队长清水节郎率领至芦沟桥西北龙王庙附近演习,晚10时40分宛平国军突然听到城东北日军演习响起枪声,数名日军到宛平城声称丢失一士兵,国军拒绝其进城搜查要求,日军立即包围宛平城,并开枪示威;北平东交民巷日本华北驻屯第一联队长牟田口廉也大佐据清水节郎报告,即令丰台一木清直大队长带领第三大队前往卢沟桥指挥战斗,夜12时,日本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久太郎电话通知冀察政务委员会外交委员会,第二十九副军长兼北平市长秦德纯当即答复,“卢沟桥是中国领土,日本军队事前未得我方同意在该地演习,已违背国际公法,妨害我国主权,丢失士兵我方不能负责;日方更不得进城检查,引起误会”[39]:5463-5464。日本则称为“北支事变”[30]:317。7月8日凌晨2时,冀察政务委员会派宛平县长王冷斋与松井久太郎交涉,当时失落之日军已归队,4时日方代表要求宛平城内国军从东门撤至西门,由日军占据东门再行调查被拒;谈判期间,4时50分日军向宛平城开炮轰击,国军第二十九军吉星文第二一九团金振中营开枪还击,中国抗日战争揭幕[39]:5464。“七七事变”在日方看来,仍然算是许多大小冲突之一;日军在宛平县郊演习,姿态耀武扬威,还要求进城搜索,全是在制造借口,压迫中方让步;实际上,日本并不将中国放在眼里,军部设定假想敌是苏联;东京根本没有打算在中国扩大战事,只打算巩固华北势力范围,扩大日本利益;但华北、东北日本少壮军官却嫌打打停停太缓慢,主张再给中国“一击”,令中国就范;七七事变后,日本内部“扩大”与“不扩大”两派相持不下;扩大派占上风,东京下令增兵华北[46]:12-13

7月8日,蒋在当日写下:“倭寇在芦沟桥挑衅:一、彼将乘机我准备未完之时,使我屈服乎;二、与宋哲元为难乎,使华北独立化乎;三、决心应战,此其时乎;四、此时倭无与我开战之利。”[46]:19中共中央发表通电,向中国人民呼吁:“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全中国同胞,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扺抗日寇的侵掠!国共两党亲密合作抵抗日寇的新进攻!”[62]:94

事变发生时,宋哲元在山东老家,几天后才赶回天津坐镇;宋为保存实力,不愿拿地盘和部队与日本硬碰,想透过与日方交涉保持局面,尽量委曲求全;于是宋搁置部下之备战计划,不顾南京电报,和日军私下洽谈停战协议;宋为“表示谈判诚意”,下令撤除北平沙包和拒马[46]:18

7月17日,蒋写道:“倭寇使用不战而屈之惯技暴露无余,我必以战而不屈之决心待之,或可制彼凶暴,消弥战祸乎。”[46]:21蒋发表《对于卢沟桥事件之严正表示》(第二次庐山讲话),正式表明准备全面抗战的方针[30]:328-329

7月14日,毛泽东等致叶剑英电,向南京政府表示:“愿在蒋指挥下努力抗敌,红军主力准备随时出动抗日,已令各军十天内准备完毕,待令出动,同意担任平缓线国防。”[62]:94中国共产党毛泽东及红军将领,请蒋严令第二十九军保卫平、津、华北,动员全国海陆空军,驱逐日寇出中国,红军愿在其领导之下为国效命[12]:662。中国共产党首要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联名电呈蒋,愿在领导之下,为国效命[45]:120-121。蒋之严正表示得到中国各地势力支持,陕北中国共产党及红军四川川系广西桂系山西晋系西北马家军云南滇系等军政将领一致表态拥护南京国民政府,要求共同抗日[30]:330-332

平津作战编辑

 
日军使用化学和生物武器。图为1940年731部队在吉林省农安县进行人身活体实验

日军于7月25日攻占廊坊车站[30]:334。7月26日,日本总攻北平、天津,第二十九军缺乏战备,奋力抵抗[46]:27。月底,日军进占天津、北平,第二十九军主力退守保定一线,余部由张自忠率领接受日军条件而困居北平,平津作战结束[30]:335-344

7月27日开始,日本军根据参谋总长之命令组建派往中国战场之化学部队;此后,又培训各部队中从事化学战之人员,并在中国战场上使用化学武器[70]:134-135。据统计,日军使用化学武器超过2,000次,有9万余中国军民受害,其中国军士兵受伤4.7万,死亡6,000;八路军士兵受伤3.7万,死亡1,500;平民与战俘伤亡1万余人[70]:135

7月31日,蒋发表《告抗战全体将士书[12]:662-663,只有抗战到底,与倭寇死并[12]:662-663。8月初,蒋复宣示抗战方针,随时随地抵抗,使日本人战而不取;各地重要军事将领,如广西白崇禧、山西阎锡山、四川刘湘、云南龙云、中共朱德等,不论以往与蒋有何意见,均会集南京[12]:663。8月7日,蒋召开国防党政联席会议,各地方军事领袖都出席参加,蒋在会上宣示,战事一起,“各省与中央须完全一致,各无异心,各无异言。”[46]:33与会人员全体起立,一致赞成[46]:33

战争动员编辑

 
战争之初划分5个战区,以第三战区为重心,保卫京沪杭,至1945年增至12个战区

1937年8月8日,日本曾拟有《停战条件》及《国交调整案纲要》,准备谈判[12]:663。8月12日,中国中央政府决设置国防最高会议,推蒋为陆海空军总司令,以军事委员会为统帅部[12]:663。国民政府设立国防最高委员会[45]:111。推蒋为陆海空军大元帅,统率全局,领导对日抗战[45]:112。8月15日,日本正式下动员令,编组上海及华北派遗军[12]:664。8月16日,改以蒋为大元帅,组织大本营;南京失守后,大本营撤销,仍由军事委员会总揽军事[12]:663。8月20日,中国划分南北各战区[12]:664。8月20日至25日,中共召开洛川会议,确立抗战方针[71]:32:“创造根据地,牵制消灭敌人,配合国民党军作战,保存和扩大红军,争取共产党对“民族革命”战争的领导权。”[72]同日,毛泽东则命令八路军跨越山西至河北,支持傅作义部队作战,却事后透过无线电告知前线指挥官,早先命令纯粹为宣传,事实上八路军应尽量放慢移动速度,“每天移动五十里(徒步25公里),每行军三天,休息一天。”[73]:40-41

8月2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宣布将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8月25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布改编令,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及陕北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改编为八路军总指挥部,朱德任总指挥,彭德怀任副总指挥,叶剑英任参谋长、左权任副参谋长,任弼时任政治部主任、邓小平任副主任[62]:96。八路军辖3个师(第115、120、129师),计3万人,师长为林彪、贺龙、刘伯承,副师长为聂荣臻、萧克、徐向前,政治委员聂荣臻(兼)、关向应、邓小平[12]:665。全军共4.6万人[62]:97。8月25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从第115、第120、第129师各抽一部共9,000余人,组成直隶中央军委的八路军后方总留守处,萧劲光任主任[62]:97。9月11日,按全国统一战斗序列,八路军改番号为第十八集团军,朱德、彭德怀由正副总指挥改称正副总司令,但八路军称呼仍被指战员和群众习惯沿用[62]:97

10月1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将南方八省红军和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任命北伐名将叶挺为军长;尔后,由中共中央提名经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核定,又任命项英为副军长,张云逸为参谋长、周子昆为副参谋长,袁国平为政治部主任、邓子恢为副主任[62]:97。新四军辖4个支队,计1万余人,支队长为陈毅、张云逸等[12]:665。全军共1.03万余人[62]:98

8月28日,日本宣布封锁中国港口,对沿海一带,中国苦无海军,仅由陆军固守[31]:75。日军曾炮轰厦门[31]:75。9月6日,日军攻赤湾,威胁香港,日舰巡行于伶仃洋面,港粤航行陷于停顿[31]:75

9月22日,中共中央发表《共赴国难宣言[45]:121。宣示服从国民政府领导,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并且派遣朱德周恩来叶剑英等到南京[46]:33。9月23日,蒋为中共共赴国难宣言发表谈话:“……余以为吾人革命所争者,不在个人之意气与私见。……中国共产党人既捐弃成见,确认国家独立与民族利益之重要,吾人惟望其真诚一致,实践其宣言所举之诸点,更望其在御侮救亡统一指挥之下,人人贡献能力于国家,与全国同胞一致奋斗,以完成国民革命之使命。……”[46]:34-35中国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74]:323第二次国共合作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成立[30]:355-357[74]:323[75]

淞沪会战编辑

遭轰炸的上海南火车站
空战英雄高志航(前中)
日军设置的步兵炮阵地
国军在战斗中救护伤兵
日军闸北三义里匍匐前进

1937年北平芦沟桥事变后,蒋为长期作战,将日军入侵方向由北向南改为由东向西,同时也为引起国际社会注意日本侵华,在上海主动攻击日军;中日两国不宣而战,由地区冲突真正升级为全面战争[48]。蒋对麾下称:“上海这一仗,要打给外国人看看。”[46]:337、8月之交,中国部分军队已开抵上海附近,并计划封锁江阴要塞,使长江日本船舰无法逃脱;行政院秘书黄濬受日本收买,泄露消息,汉口一带日舰、日侨先期退出[12]:663-664。7月中旬,日本驻上海舰队司令长谷川清建议东京,不宜将战场局限于华北,应同时攻取上海、南京,分散中国兵力,制其死命[12]:664。7月下旬,长谷川清借口陆战队1名失踪,布防上海闸北[12]:664。8月9日,中、日士兵在上海机场冲突[12]:664。8月11日,京沪警备司令张治中接南京电话:“进军上海”[46]:39;8月12日,国军德械师第八十七师、第八十八师分别出现在江湾、闸北[46]:37

1937年8月13日上午9时15分,淞沪会战揭幕[12]:664。国军第八十八师先头部队在八字桥遭遇日军,双方互指对方先开火[46]:39。淞沪会战是中国抗日战争中首场大型会战,是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之战役[76]。中方称“八一三战役”,日方称“第二次上海事变”[48]。中日双方约有100万军队投入战斗,战役持续3个月,日军宣布死伤4万多人,国军统计死伤30万人[48](日军死伤实则近10万人[77])。上海日军初仅陆战队1万人,中国陆军4万人,空军轰炸日本军舰;此后双方陆续增兵,国军虽不惜牺牲,终不抵日本炮火[12]:664。据学者李君山统计,30个国军德械师,有21个师先后派到淞沪战场[46]:42

日军机13架轰炸杭州[12]:664。日本军机分批袭杭州及广德机场,时国军第四大队各机甫自周家口抵笕桥机场,即紧急升空作战,由大队长高志航率机27架,分途拦截,结果击落日军九四式轰炸机3架,后世称八一四空战[78]:283-286。中国空军取得九比零战绩,1940年国民政府明令订8月14日为空军节[46]:40

1937年8月14日,国民政府宣布自卫抗战[12]:664。中国可供作战飞机仅220余架[12]:664。中华民国空军分批出击上海敌军事据点及船舰,并以驱主力防卫首都南京[78]:283-286。8月23日,日军松井石根率两个师团登长江南岸,上海战事从市区攻防转为大规模阵地战[46]:40。第一阶段,日军刚登陆,国军在长江沿岸强攻图打击日军;第二阶段,9月11日起,国军因伤亡过大改采守势,将主力撤到浏河-罗店-蕴藻滨-江湾一线,日军转守为攻,主攻罗店,国军死战不退;第三阶段,日军在北线进展,南面防线突出,一部向南回转,欲包抄国军后路,鏖战苏州河[46]:42。9月中旬,国军退守第一预备阵地;日军约10万人,国军约30余万,制空权则在日本之手[12]:664。日本启动后备动员体系,共12个师团抵上海[46]:42。战役后期,国军败退,上海将失守[76]。由于国军抗敌死伤极为惨烈,战史学家喻之为“血肉磨坊战争”,甚至被喻为“中国版凡尔登战役”[48]。9月28日,国际联盟谴责日本暴行[46]:54。9月下旬,国军退守第二预备阵地;10月26日,主要阵地失陷,退向上海西部[12]:664。10月,国府决议迁都重庆[48]。10月下旬,日军迂回包抄后方,国军主力开始撤向苏州河南岸[46]:45。10月21日,国军以广西军队为主力兵分三路总攻顿挫,日军立刻跟纵逆袭;10月26日,蒋亲自下达“固守”命令,第八十八师师长孙元良手令:“著第五二四团中校团附谢晋元,率该团第一营(加强)杨瑞符部,于本晚先在北火车站附近,占领阵地,掩护师主力转进后,迅速进入四行仓库固守待命。”[46]:49谢晋元率领由约430人组成一个加强营,固守四行仓库;他们从此成为上海“孤军”[76]。10月27日,最多三万民众在苏州河畔四行仓库观战;10月29日,由女童军杨惠敏冒险送入之中国国旗在四行仓库顶楼升起[46]:50

11月7日,日军组成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同日日军在金山卫登陆[46]:55。日军2个师(第10军)登陆杭州湾,国军全线西撤[12]:664。11月9日,国民政府发表自上海撤退之声明:“各地战士,闻义赴难,朝命夕至,其在前线以血肉之躯,筑成壕堑,有死无退。……阵地化为灰烬,军心仍坚如金石,陷阵之勇、死事之烈,实足昭示民族独立之精神,奠定中华复兴之基础。”[12]:64111月11日,国军撤出上海[46]:55。11月12日夜,上海沦陷,淞沪会战结束[48]。11月17日,蒋于陵园官邸召开第三次会议,独排众防守南京,陆军训练总监唐生智表示愿意防守首都[46]:63。11月20日,国民政府宣言,决不为城下之盟[12]:664,“国民政府兹为适应战况,统筹全局,长期抗战起见,本日移驻重庆。此后将以更广大之规模,从事更持久之战斗。以中华人民之众、土地之广,人人本必死之决心,以其热血与土地凝结为一。吾人外得国际之同情、内有民众之团结,继续抗战,必能达到维护国家民族生存独立之目的,特此宣告,惟共勉之。”[46]:59由于苦战之后,实力丧失十之六七,无法遏止日军前进,预设之长江至苏州、嘉兴及江阴至无锡国防线不守[12]:664-665。除军队耗损,淞沪会战后期毫无章法之撤退令战线完全崩溃,令日军得以长驱直入,间接导致南京保卫战提早开战[48]。东京大本营主张不进攻南京,设下追击“统制线”,限制日军在苏州、嘉兴以东之线;日军前线将领则主张“暴支膺惩(惩罚暴戾的支那)”,认为只要逼迫中国,占领北平、天津、上海、南京,就能屈服中方求和,逐渐成为日本舆论主流;12月1日,木东京大本营颁布《大陆命第八号》,正式下达“敌国首都南京攻略”之命令[46]:62-63

南京攻守编辑

日军攻占中国首都南京
日军活埋中国人

1937年11月下旬,松井石根5万部队兵分6路,进兵南京[46]:63。12月3日,数十架日机飞临南京上空,中国空军只剩下两架零件完整能起飞之战机,乐以琴董明德驾驶美国造“霍克III型”双翼驱逐机迎战,乐以琴殉国,年仅23岁[46]:63-64。12月8日晚,日军全线突破中国军队的外围防线,直逼南京城[79]:99。 12月12日,中国首都南京陷落,12月24日,杭州继之[12]:665。攻陷南京后,日军入城大肆搜捕中国士兵,第6师团奉命“不论妇孺,一概格杀”,又以“未和中国宣战”为由,中国士兵不具俘虏资格,默许集体杀戮、施暴[46]:66。12月13日南京失守后,日军遂进行震惊世界之“南京大屠杀[48]。当时南京各国记者(包括日本随军记者)报导:民众被迫自掘坟坑,然后日军以机枪集体射杀;中国人遗体堆叠山高,成堆抛入长江[46]:66。日军进入南京后,大肆劫掠、奸淫、屠杀,被掳官兵、平民妇孺,或遭集体扫射或被砍死,为时一周[12]:665。国军第七十三军七十七师排长徐朝禄少尉见到“沿街满是尸体,还有好多赤裸的女人及女孩,被日本人用刺刀从下体挑得肚破肠流,躺在那里。”[46]:66日军用绳索,将数百名徒手士兵或民众捆绑在一起,用机枪扫射,或用汽油焚烧[80]:31-32。由1937年12月13日至1938年1月底,日军在6个星期内,屠杀至少20多万人[46]:68。在张纯如被遗忘的大屠杀:1937南京浩劫》里,列出不少机构和学者对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之研究数据:根据当时南京之埋葬纪录,最少也有20万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录得死亡人数为26万;南京军事法庭提出遇难者总数在30万人以上,在中国被普遍接受[81]:169。12月15日,蒋发表《为我军退出南京告国民书》:“中国持久抗战,其最后决胜之中心不但不在南京,抑且不在各大都市,而实寄于全国之乡村与广大强固之民心。”[46]:6512月17日,中支那方面军举行南京入城式[79]:103。而根据日本陆军内部资料,自1937年11月8日至12月13日止,日本华中方面军总共死伤两万六千多人[82]

华北作战编辑

华北日军占领北平后[12]:665,计划进一步占领华北、山西北部和绥远。一方面以主力沿平汉铁路进攻河北保定沧州石家庄德县一线。另以一部在主力右翼,沿平绥铁路北攻南口[12]:665。1937年8月初,日军编成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联合中国驻屯军一部沿平绥铁路东段进攻察哈尔,以“解除对中国驻屯军后侧及满洲国境的威胁”。中国任命傅作义为国民革命军第七集团军总司令,加强防御华北,负责平绥铁路东段。8月7日,国民革命军第十三军进入南口阵地。日军在关东军参谋长坂垣策划下,以相当大兵力主攻南口,中方由汤恩伯部之王仲廉师苦守,8月9日,日军开始正式攻击[31]:94。察哈尔境内日军南攻张家口,激战16天,8月下旬,南口失守,张家口亦陷[12]:665。日军并攻陷怀来延庆。8月29日,日军两支部队在宣化会合,防御平绥铁路西段的中国军队面临夹击危险,遂分头撤退。日军察哈尔派遣兵团随即在伪蒙骑兵协同下沿平绥铁路向西继续进攻。8月31日,日军中国驻屯军与到达的国内援军编组为华北方面军、第1军和第2军[79]:82,连同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在内,日军用于华北作战部队合计约37万人。9月,日军为确保华北主力侧翼安全,以第5师团察哈尔派遣兵团分东、西两路从北面进攻山西。日军进陷山西大同[12]:665。9月13日,李服膺部在天镇阳高一线守护不力,大同弃守[31]:95。9月中旬,日军逼近内长城,企图突破平型关、茹越口,与察哈尔派遣兵团进行协同,欲歼灭中国第二战区主力。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平型关雁门关一线组织防御[79]:83

太原会战编辑

平型关战役中,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第115师缴获的军需物资
1937年10月,国军第179旅开赴前线,太原市民夹道送行

1937年9月24日,日军攻占重镇平地泉。第八路军朱德部奉命增援,与山西王靖国部配合两方夹击[31]:96。9月25日,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被八路军第115师在平型关以东设伏,经过激战,该部日军1,000余人被全歼,并缴获大批军用物资[74]:323;击毁汽车100辆、大车200辆,缴获步枪1,000多支、轻重机枪20多挺、战马53匹[83]。甫经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之红军林彪师会同晋军、陕军重创4,000日军于晋北平型关,为中国在北战场之首次胜利[12]:665。9月26日,中国军队歼敌一个联队,日军向蔡峪口溃退,中国军队继伏重兵于平型关之土沟,待其增援之两联队经过,尽予以歼灭,遂成平型关大捷[31]:96。蒋致电嘉奖[74]:323。9月26日起,日军于连云港与中国军队发生炮战,图在墟沟登陆[31]:75。9月27日,中国军队乘胜攻灵丘,两败日军[31]:96。10月2日,日军占领连云港外东西岛[31]:75

10月初,卫立煌率国民革命军第十四集团军从河北石家庄转赴晋北增援,并负责指挥忻口会战[79]:87。忻口正面中国守军与处于日军后方第十八集团军密切配合,多次重创日军,使日军在晋北苦战[30]:434-452。10月26日,日军左纵队进抵娘子关侧后,中国守军主力仓促后撤,日军当日攻破娘子关,并追击溃退的中国守军[79]:91。中央军及晋军破之于忻口,军长、师长战殁,而战地不为之动[12]:665

10月,日军一支西陷绥远省城归绥,一支南犯太原[12]:665。11月2日,晋东方向日军占领昔阳,形成与晋北日军会攻太原之势,忻口中国守军当夜南撤保卫太原[30]:470-475第二战区前敌总指挥卫立煌命令主力撤至太原以南,以傅作义率领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五军守太原。日军改自河北攻晋东;11月9日,日军占领太原[12]:665

8月8日,蒋分析国军作战态势时认为:“全部战略之弱点,乃在山东,应设法补救。”[46]:82南口之战告一段落后,日军循平汉铁路南下:9月,攻陷河北保定;10月,攻陷石家庄;11月,攻陷河南安阳;另一路由津浦铁路南下,攻陷德州[12]:665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不战而走,12月27日放弃济南。青岛以陷于海陆夹攻,守军于炸毁纱厂后西撤[12]:665。1938年1月11日,蒋由武昌飞开封,召集第一战区第五战区团长以上军官会议,演讲“抗战检讨与必胜要诀”,要求各将领要铲除保存实力、拥兵自重之亡国思想,演讲完毕,当场下令逮捕韩复榘[46]:83。1月14日,经国民政府法院将韩复榘判处死刑,之后枪决[84]

华东作战编辑

徐州会战形势图
台儿庄大战逐屋争夺
黄河花园口决堤,中断下游局地交通,迟滞了日军,也致数百万民众受灾

1938年2月,津浦铁路北段日军(华北方面军)深入鲁南,南段日军(华中派遣军)越过淮河,企图合犯徐州[12]:665。面对徐州北面门户洞开,李宗仁调整部署,同白崇禧商定改为节节抵抗、诱敌深入,吸引日军孤军南下,相机将敌围歼[46]:85。3月,南来日军进攻临沂,为时8日,伤亡颇大[12]:665;在津浦铁路南段,张自忠第五十九军(30,000人)强行军不到24小时到临沂近郊沂河西岸,3月12日分两路强渡沂河,同时庞炳勋第三军团(第四十师5个团,13,000余人)从临沂杀出,坂本支队(第5师团第21旅团为主力)向北溃退[46]:86-88。3月17日,国军第二十二集团军第一二二师师长王铭章3,000多人殉国;3月18日,濑谷支队(第10师团第33旅团为主力,配属炮兵、工兵、装甲车之“战斗群”,约万余人)攻下滕县[46]:85-86。徐州东北台儿庄攻守尤为激烈,为时4周[12]:665。濑谷支队以第63联队组成“台儿庄派遣队”,3月24日开始进攻台儿庄;同日蒋带白崇禧到徐州,隔日白崇禧向蒋建请调来有德式反战车炮之中央炮兵第十团;孙连仲第二集团军第三十一师池峰城部守台儿庄,至3月31日全师伤亡超过七成,孙连仲挂电话给池峰城:“士兵填完了,你就填上去,你填进了,我就来填进去!”[46]:88-89。中国以4倍兵力,截断日军补给,歼其16,000人,日军于4月7日后撤,证明其并非无敌[12]:665。4月7日,汤恩伯第二十军团(10个师,72,000人)大败坂本支队;同日李宗仁、白崇禧下令全线反攻,汤恩伯军团、孙连仲集团军反攻大破濑谷支队,重创坂垣师团[46]:91-92。3月16日至4月15日之“台儿庄会战”,中国军队约29万人和日军约5万人在徐州台儿庄激战一个月,中方伤亡5万余人,毙伤日军2万多人;中国最高统帅蒋介石曾3次赴徐州视察督战[83]。捷报传到武汉,10万人上街游行庆祝[46]:95。南京失守后之士气为之重振,人心尤为兴奋[12]:665。日军两个师团伤亡近2万人,中方死伤3万余人[46]:95。日军改向山东、河南之交与安徽北部进攻[12]:665。5月17日,李宗仁主动放弃徐州,国军主力撤出[46]:95;月底,河南兰封、归德相继失陷,日军攻打襄阳、樊城[46]:106。5月,国军放弃徐州,战场移于豫东[12]:665历史学家黄仁宇称:“不是先有国军才有抗战,而是因为抗战才造就出国军”;4月25日,李宗仁呈蒋四月敬电:“前次台儿庄作战,孙总司令连仲指挥所部,固守台儿庄各村落,虽敌屡以主力,集中炮火,猛烈攻击,皆能不恤伤亡,沈着应战,并时反击,予敌以重创,使汤军团及张轸师,达成包围,把握胜利。汤军团长恩伯,指挥主力,迂回枣、峄,行动敏捷,侧击敌军,果敢攻击,获取胜利之基础。该总司令、军团长,忠勇奋发,指挥洽当,寔已开国军胜利之途径,树袍泽奋斗之楷模,恳予特别褒奖,以励有功,至所部各级官长作战功绩,已令查明呈报,以资分别奖叙。谨电呈鉴核”[46]:96

1938年6月5日,国军不守开封[12]:665。国军掘毁郑州以东花园口黄河堤防,洪水向南泛滥,人民损失惨重[12]:665-666;6月9日决口成功,开始放水[46]:109。总计淹没40余县,河南民宅冲毁140余万家,陆沉800余万亩,安徽、江苏耕地陆沉1,100余万亩,倾家荡产者480余万人[12]:666;夺去89万民众性命[46]:109。日军进攻郑州、南窥武汉之企图为之滞延[12]:666

华中华南作战编辑

薛岳指挥第九战区激战13昼夜,歼敌1万4千余

武汉为南京撤退后最高统帅部所在地,亦为日本次一攻击目标[12]:666。1938年2月以来,日本空军不断轰炸,遭到坚强抵抗:2月8日,中国空军及苏俄义勇军击落日机14架,中国大队长李桂丹战殁;4月29日,击落日机21架,中国损失9架,苏俄损失2架[12]:666。6月15日,日本海军溯长江西上攻陷安庆,会同陆军突破江西马当要塞[12]:666。7月25日,九江失守,武汉外围会战开始,日军分3路前进[12]:666

9月底,日军主力第106师团孤军深入到江西九江德安县万家岭地区,国军第九战区部队由薛岳指挥下属10万将士,在南浔铁路战场与日军约28,200人激战13昼夜,歼敌1.4万,日军前所未遇重挫[83]。国军取得万家岭大捷,使日军第106师团几近覆灭,是武汉会战中取得的最大胜利。

10月,国民革命军12集团63军、153师、93师在广东省广州湾地区与日本第21军进行攻防。仅十余日,广州、佛山及增城等地即告沦陷,粤汉铁路失守,间接迫使国军退出武汉。国军伤亡1万人,日军伤亡约2500人。10月12日,日军4万人登陆大亚湾,10月21日占领广州[12]:666。10月24日,国军主动退出武汉,武汉会战结束;11月11日,日军占领岳阳;11月12日长沙大火,20万人无家可归[46]:114-115。《中国大百科全书》认为:“由于蒋介石实行片面抗战和单纯防御之战略方针,致使中国大片土地相继沦陷”[85]:472。蒋致孔祥熙十一月皓电:“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用人失察,防范疏忽,致长沙大火人民受殃,着即革职留任,责成善后,以观后效。”[46]:117尤其是武汉失守以后,抗日力量严重削弱[85]:472

1938年-1941年编辑

1940年日军占领区

中国敌后军民展开“地雷战”、“地道战”、“麻雀战”(即散兵作战)等广泛之游击战争,牵制与消耗日军,并在1940年进行“百团大战”;正面战场与敌后战场相互配合抗日持久战,使战线延长[70]:164。日军虽然占领大片中国国土,但无力全面进攻中国,无法实现征服中国之目的;于是,日军在正面战场采取局部军事打击以迫使国民政府投降之策略,把军事进攻之重点转向后方,对敌后抗日根据地发动大规模“扫荡”作战;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美英等盟国成立中国战区,在中国建立空军基地,中国则出兵缅甸联合盟军对日作战[70]:164-165

分而治之编辑

日本建立的傀儡政权
蒙疆联合自治政府”主席德王和日本占领军
1943年,日本召集汪精卫(左三)、张景惠(左二)等参加大东亚会议
组建76号特务组织,被戴笠称为“抗战以来罪大恶极之巨奸”的李士群

1937年,“蒙古联盟自治政府”成立[54]。1937年12月14日,冀察政务委员会经济委员会主席王克敏等人在北平成立“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并并入“冀东防共自治政府”[54]。1938年3月28日,北洋军阀段祺瑞心腹梁鸿志任“行政院长”之“中华民国南京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54],并与日本订立条约[86]:21。1939年9月1日,日本人将蒙古联盟自治政府、晋北自治政府察南自治政府合并,在张家口成立“蒙古联合自治政府”(1941年改称“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德王任“主席”[54]。1940年3月29日,汪精卫政权成立于南京,汪精卫自任“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代主席兼行政院长,主席之位为林森预留[51]:15陈公博周佛海等分据要津,“维新政府”取消,北平“临时政府”改名“华北政务委员会”,由日本直接控制,非汪之权力所及[12]:679

日本侵略中国时,曾打着“反对共产主义”旗号,多次与国民政府接触,希望同蒋合作,分化中国士气与国际影响力,但是蒋中正与国民政府没有屈服。日本作战方针最早为“三月亡华”。日本于1937年12月22日向中国提出更苛刻“和谈”条件,并声称“蒋介石须在规定的时期内派遣和平谈判代表至日本所指定的地点”[87],蒋乃中止与日本谈判[88]:1473

1938年1月11日,日本御前会议通过〈处理中国事变的根本方针〉,决定:“如中国现中央政府不来求和,则今后帝国不以此政府为解决事变的对手,将扶助建立新的中国政权,与此政权签订调整两国邦交关系的协定,协助新生的中国的建设。对于中国现中央政府,帝国采取的政策是设法使其崩溃,或使它归并于新的中央政权。”[89]:385-386。1月16日[51]:13近卫文麿发表由大本营和政府联席会议通过之〈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的政府声明〉,公然宣布“今后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而期望真能与帝国合作的中国新政权的建立与发展,并将与此新政权调整两国邦交,协助建设复兴的新中国”[90]:386,而与各省政府主席签订和约[12]:676。1月18日,国民政府发表〈维护领土主权及行政完整的声明〉,严正表示“必竭全力以维持中国领土主权与行政之完整。任何恢复和平办法,如不以此原则为基础,决非中国所能忍受”[91]。11月第二次近卫声明表示“东亚新秩序应由中日共同主导”、“共同防共”、“经济提携”等,声称只要答应和解,就从华中、华南撤军,华北在名义上属于中国。同年底,第三次近卫声明发表[51]:14

1938年1月,孔祥熙继蒋为行政院长,3月,蒋任中国国民党总裁,汪精卫任副总裁,汪难免有不快之处[12]:677。12月19日,汪夫妇与追随者从重庆出走,先到昆明,然后转往河内[46]:149。12月29日,汪致电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请依近卫之善邻友好、共同防共、经济提携3点,与日本恢复和平[12]:678。1939年1月1日,中国国民党召开临时紧急会议,永远开除汪精卫党籍;撤革所有职务,国民政府下令严缉民族叛徒[12]:677。3月,汪在河内遇刺,未中,再宣布和平是中国独立生存之要道,急于自立政府[12]:678。汪一行人在日方协助下,5月抵达上海,6月转赴东京[46]:153。12月30日,日、汪签订《日支新关系调整要纲》,参与其事之高宗武及陶希圣竟逃往香港,将全文披露,证明汪之卖国证据,日、汪大感狼狈[12]:678。1939年9月12日,日本成立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西尾寿造任司令官,板垣征四郎任总参谋长[51]:15。1940年3月26日,汪精卫伪组织在南京成立[64]:41。1940年,汪精卫在日本的保护下来到南京,以“还都”的名义于3月29日成立“中华民国国民政府[86]:132。蒋严正驳斥,明令通缉[64]:41

中共代表潘汉年在袁殊引荐下与日本驻上海领事馆岩井英一会面,岩井要求中共与日本、东南局双方情报相互交流,潘汉年答应会帮“岩井公馆”(专门搜集重庆、英美情报的单位)在香港搜集关于英美、国军的资料[92]:96-113,于是开始定期向日方汇报重庆、国军、英美情报。1941年12月,日军攻占香港,潘汉年控制下的香港地下党在日军协助下安然无恙的前往上海获得特别通行证并撤离。随后岩井英一协助潘与汪政府的影佐祯昭会面,双方达成了互不侵犯的基本共识[93]。1940年在经过饶漱石同意之下潘汉年与李士群取得联系,开始与新四军展开交流合作[94]。1941年潘汉年住进李士群的私人寓所[95],同年李士群成功捕杀国民政府最大地下抗日组织(上海区书记齐庆斌),戴笠:“李士群阻挠国府在沦陷区实施各种政策,凡足以献媚日敌者,无所不用其极。另在杭州设无线电台,专侦察我军事行动,实为抗战以来罪大恶极之巨奸。”[96]陈恭澍对李士群与中共联手感到痛心:“七十六号(汪政府下以李士群为首的组织)”是杀人不眨眼的,他们是一伙汉奸、强盗、流氓及共党份字组成的罪恶集团,以往人们以为“七十六号”只是一个罪恶的渊薮而已,但很少人了解,它还在暗中掩护共产党地下活动,并协助共党份子直接、间接打击国民政府抗日工作人员[97]。岩井英一的回忆录《回想的上海》中说,“事实完全相反,是中共特务把通过国共合作得到的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军队的情报提供给日方,目的存在弱化国民党的意图”[98][99]。1943年6月25日,陈布雷呈给国民政府中央的电报指出:“共党潘汉年现充新四军代表,由李士群之拉拢,在京沪江淮一带公开活动与敌伪交往频繁,延安代表冯延寿(实际上其为饶漱石的人)(化名)在南京与日军及汪精卫洽商政治停止摩擦、军事停止冲突、物资相互交换等。”[100]1943年9月5日,毛庆祥呈给国府中央的电报:“敌方(日本)极力献媚苏俄,企图完成联俄联共政策,尤其希望在中国联络共产军牵制国民革命军作战之兵力,现奉日军命令汪逆精卫会见八路军毛泽东代表进行谈判,而潘汉年早与汪伪正式谈判妥协,且由汪伪介绍潘汉年与日军领袖见面,东条认为此举是与东军联俄互相配合之行动,但驻南京之日军总司令长官畑俊六大将则坚持反对联合。”[101][102][103]

深入内陆编辑

1938至1944年,日军轰炸重庆达数百次之多
1939年,第一次长沙会战中的日本士兵
1941年6月5日的轰炸致多达4000位民众死亡

为动摇国民政府抗战决心,迫使其屈服投降,从1938年到1943年,日军出动大量飞机,对成为中国抗战政治中心之重庆持续数年“战略轰炸”,使许多民众遭轰炸而牺牲[70]:132。1939年后,日本空军对中国后方轰炸远及于西北兰州、西安、西南之昆明,而以重庆为主要目标[12]:686-687。总计日军对西南大后方,投弹60,174枚;重庆受创最烈,尤其是5月3日至5月4日,落弹上万枚,伤亡惨重[104]:32。特别是1941年6月5日,日军出动24架飞机分三批轮番轰炸重庆,空袭时间长达5个小时;十八梯大隧道内由于避难民众人数过多,通风不畅,致使1,200名左右之避难市民被活活闷死;这就是“六五大隧道惨案”[70]:132。此一年之内,总计各地被空袭2,600余次,人民死者28,000余,伤31,000余,房屋被毁138,000余间[12]:687。除少数边远省份外,中国各省均曾遭到日机轰炸;这种不区分军队与平民目标之无差别狂轰滥炸,给民众生活带来深重灾难,人们长期生活在恐怖之中[70]:132

日本为巩固已有据点,维护水陆运输线,扩大占领区,严密封锁中国对外交通,1939年至1941年,一再发动攻势[12]:686。日军仍以长江一线逐步朝内陆攻击,希望借由歼灭四川省周边省分的战区兵力,逼使重庆国民政府投降。重要战役,一为两次赣北之役:第一次在1939年3月,日军约50,000人,进犯南昌,国军约20万迎击,一周后南昌陷落;第二次在1941年3月,日军约4万,国军倍之,激战于南昌以西地区,为时2周,日军颇有损失[12]:686。二为两次鄂北豫南之役:1939年4月,国军在各战区反攻,5月,武汉日军5万分路进攻,为10余万国军所遏阻,成相持之势[12]:686历史学家吕芳上称,1940年枣宜会战中,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与敌激战九画夜,命令部队死守阵地,没子弹用刺刀、用大刀、用石头、用石齿与敌缠斗、拼个死活,以原始身驱对付现代武器[46]:5。1940年5月,日军再度进犯,兵力约增加一倍,中国国军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阵亡,6月日军占领宜昌,截断四川、湖南间水运[12]:686。三为两次湘北之役:1938年11月,日军自湖北侵入岳州,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下令纵火,长沙全市几化为灰烬,1939年9月日军10万来攻,10天后为国军20余万拒退,为第一次长沙大捷[12]:686。长沙会战结东后,白崇禧在衡山军事会议上分析,日军有“快”、“硬”、“锐”、“密”4项优点;国军在反击时,应以稳定对快速、坚韧对强硬、伏兵对锐利、严明对机密[46]:162

1939年2月10日,日军占领海南岛[64]:39;6月发动潮汕战斗占领潮安汕头;11月,登陆钦州湾;兵力约5万人,西趋广西,袭陷省城南宁,完全断绝中国与法属印度支那间之交通[12]:686。11月15日,日军70艘登陆艇在北海湾龙门港登陆,很快占领南宁;12月4日,占领昆仑关;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要收复昆仑关,向蒋申请调用中央军第五军任主攻[46]:155。12月,国军16万于南宁东北昆仑关大举反攻,历时两月[12]:686。12月18日,国军反攻,血战近两周夺回昆仑关[46]:157。而在1939年10月下旬时,时任陆军次官的阿南惟几在省部联合会议上发言表示,已经有数十万名日军阵亡于中国战场(病死与意外身亡者应不含在内)[105]:46

日本对外扩张政策,分南进与北进[12]:684。1939年5月起诺门罕战役苏军朱可夫统领下以寡离众,击溃日本关东军两个师团[46]:155。7月,日本决定南进,为处理“中国事变”,更须解决南方问题,断绝越南缅甸与中国交通[12]:684

1940年,日军出兵侵入越南,威胁英荷南洋帝国[31]:257。6月,乘法国在欧洲战败,迫令停止滇越铁路为中国运输物资,中国通海口之交通线全断[12]:684。7月,英国政府为讨好日本,竟封锁中国唯一国际边道滇缅公路,使中国作战物资之出口完全断绝[31]:257。后因美国对日态度趋于强硬,3个月后,始行重开[12]:684。自此中国深感财政困难,通货膨胀不已,军民生活日益艰苦,直到1944年秋间,实为中国抗战最艰苦阶段[31]:257。9月,六万日军登陆安南北部进攻滇桂[64]:41。而日军同样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如东条英机在1941年10月14日的发言当中,就承认日军已经有数十万人在华作战阵亡(应不含病死与意外身亡人数)[106][105]:611。另根据日本战后研究,在华日军作战阵亡或因重伤残废无法再度返回战场:1937年至少5.1万人,1938年至少8.9万人,1939年至少8.2万人,1940年至少4.2万人,1941年至少4.1万[107]:204-205

敌后战场编辑

敌后区游击司令刘震东
敌后特务烈士郑苹如

中国抗日游击挺进军纵队,是国民政府正规军游击兵,由每个中国战区的游击总指挥部所管辖,与忠义救国军、义勇军及其他地方抗日武装相互合作协助抗战,并非只有共产党组织敌后战场。国民政府1938年11月划分的十二个作战区域,分别为第一战区第二战区第三战区第四战区第五战区第六战区第七战区第八战区第九战区第十战区鲁苏战区冀察战区[108]:409-410,其中前十个既包括正面战场,也包括敌后战场,而鲁苏战区冀察战区是单纯的敌后游击区,主要作战部队为24集团军、39集团军、河北民军等。鲁苏战区位于山东省南部、江苏省北部,日后卷入黄桥战役的韩德勤,即负责苏北游击;冀察战区负责察哈尔、河北、太行山一带的游击,日后与八路军发生摩擦的朱怀冰张荫梧鹿钟麟,即负责河北游击。

为孤立抗日力量,日军强迫大批老百姓迁徙到其划定之变相集中营,建立“集团部落”,使许多地方成为“无人区”,以此割断民众与抗日军队之联系[70]:133。日本严格禁止老百姓在“无人区”居住和耕作;而在“集团部落”内部,则实行“米谷统制”政策,农民自己加工粮食之工具也被没收;日军规定农民生产之一切粮食果品统归大仓,严禁私留或者买卖,否则受到严厉惩罚;生活在“集体部落”之老百姓已经失去一切人身自由[70]:133

日本军制造“满洲国”后,万里长城成为它与华北地区之所谓“交界”地带;从1941年秋到1942年秋,中国共产党领导之八路军沿长城一线建立带状之抗日根据地;日本军感到威胁,在“满洲国”军配合下,把居民强行迁移到集团部落,将原来之村庄烧毁,不愿意迁移之居民则被屠杀,结果在沿长城一线建立500公里以上之无人区;因此,大量农民失去家园,因饥饿与疾病而死亡[70]:133。1940年10月2日至11月30日间,日军在扫荡八路军晋冀鲁豫边区的太行区与太岳区时,下令:“这次作战,与过去完全相异,乃是在于求得完全歼灭八路军及八路军根据地。凡是敌人地域内的人,不问男女老幼,应全部杀死;所有房屋,应一律烧毁,所有粮秣,其不能搬运的,亦一律烧毁,锅碗要一律打碎,井要一律埋死或下毒。”[109]

1940年7月22日,朱德、彭德怀、左权联名签署“正太铁道战役”的战役预备命令,毛泽东审阅了此命令。最初预定22个团参战,但8月20日战役打响后,众多未被命令参战的团陆续加入,其中不少团是1937年后中国共产党在日占区和华北根据地当地扩编的,自备粮服军火,尤其是枪支、军服五花八门,训练和组织程度也不齐,其对日军袭扰压抑已久,彭德怀和左权始料未及,最终形成105个团的规模,更名为“百团大战”。战争期间日军发动反击战剿灭周边一带的共军根据地,受损的平汉铁路、同蒲路、石太路、井陉煤矿区迅速恢复运作,随后日军以国军为主要目标发动战役。

抗战开始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以特务处为基础,整合国民党党务调查处,成立国民政府调查统计局,由戴笠负责,在敌后区先后设置别动队忠义救国军。1938年8月情报机构改组为中统局军统局。1939年5月汪精卫政权成立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后,二者展开激烈斗争。1940年,因军统局计划使用“美人计”暗杀亲日者丁默邨失手,年仅22岁的郑苹如被杀害,后来郑被中华民国国防部军事情报局列为情报典范人物。

国共争夺敌后战场编辑

1940年,第89军在黄桥战役中被歼;三个月后,新四军在皖南事变中被歼。国共互相指责

1939年11月26日冬季攻势晋系阎锡山爆发十二月事变,11月28日薄一波领导的山西新军宣布起义脱离晋系编入八路军120师、129师编制,促使冬季攻势担任主力的第二战区处于混乱[12]:682[79]:389。12月冬季攻势,国军动员80个师,55万兵力,各战区分别收复包头、信阳、沁阳等城市;隔年更攻入开封、新野、襄阳、福州等地;日军反攻回复原来战线,日本军部检讨时认为:“……我军未依期望进展,掌握主动,致使中国军队能发动此一顽强之攻势,直可视为事变以来陆军最为黯淡之时期。”[46]:162

1940年3月,国军山西南部经太行山河北日军发动攻势,八路军在距离日军50英里外的情况下发动抗击朱怀冰石友三的6万国军,八路军取得上风[79]:390[110]。在华中地区,国共双方则发生竹沟惨案、平江惨案等事件,中共处于不利地位[79]:388。1940年10月,新四军与苏鲁战区之国军游击队在江苏泰州黄桥镇冲突,消灭苏北国军[46]:171。苏北地区的中国共产党新四军与当地驻扎的国民革命军发生黄桥战役,一举击溃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所属国民革命军第八十九军[79]:391。军事委员会命令新四军一律开赴黄河以北作战;命令期限一再展延;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指挥第三十二集团军上官云相部包围新四军主力10,000多人[46]:171-172。1941年1月4日至12日,新四军在皖南泾县遭国军包围(皖南事变),军长叶挺以下5,000人被俘,副军长项英被杀,番号撤销;中国共产党称为第二次反共高潮,自行任命陈毅为新四军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并要求恢复该军番号,惩办与事变有关人员,撤退华中国军,平毁陕甘宁边区封锁线,废除一党专政,再要求承认中国共产党之抗日政权,维持华北、华中及西北防地现状,八路军、新四军编为6个军,成立各党派联合委员会,国、共代表分任主席副主席[12]:682。最后中共统一整编陇海铁路以南的八路军、新四军部队为7个师[79]:400

1941年-1945年编辑

1941年,苏联与日本签订《中立条约》,不仅使中国孤立无援,更公然分裂中国东北与外蒙古国土

1941年4月,苏联与日本签署《日苏中立条约》、《共同宣言》,其宣言内有:“……苏联誓当尊重‘满洲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日本誓当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111]:4681-4682。中国共产党出于此条约有利于打破德日包围苏联的局势,为国际局势考虑,表态全力支持。但其态度难以为民众所接受[112]:8-9。4月15日,《新华日报》发表社论声援两国条约,并重申日苏两国条约并未变更中国领土权,反而确保了两地的安全[113]国民政府外交部王宠惠部长发表声明,强调东北四省外蒙均为中华民国之领土,《苏日共同宣言》对中国绝对无效[79]:757-758

1941年7月,美国总统罗斯福禁止对日本输出石油等战略物资,冻结日本在美财产,并要求日军撤出越南[46]:178。12月7日,日本偷袭美国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12月8日,美国对日本宣战,并呼吁世界各国对日本实施贸易制裁。12月9日,中国正式向德国、意大利和日本宣战[114],12月11日,纳粹德国意大利王国对美国宣战,接下来几天,德国和意大利的宣战行为令其他轴心国成员匈牙利王国罗马尼亚王国保加利亚王国克罗地亚独立国也对美国宣战,欧洲轴心国此举激怒了美国人民,使美国加入欧洲战场。不久之后,除了先前与日本签立互不侵犯条约的苏联以外,英国等同盟国也对日本宣战。从此中国不再独立对日作战,抗日战争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部分,日本的战略重心也从中国转变为美国。因此中国与英国签订了友好同盟条约,并与英美等国签订废除部分不平等条约,令重庆国民政府的国际地位上升[115]。英、美放弃在华领事裁判权与内河航行权,与中国另立《中英平等新约》、《中美平等新约》,此举带动了欧美国家废除不平等条约的风潮,是中国司法走向独立的标志。

1944年春季,中国军队在华北、华中、华南敌后战场发动攻势作战;至1945年夏季,共歼灭日伪军47万余人,攻克城市70余座,收复大片国土[70]:165

中国内陆战区编辑

1941年9月,第二次长沙会战期间的日军阵地
1942年1月第三次长沙会战,国军第十军阵地
1943年夏,第六战区中国军队在三峡地区行军

1939年9月至1944年8月期间,中国军队与日军在第九战区有过4次大规模会战,日军先后出动66万人次、共伤亡10.7万人,国军出动100多万人次、共伤亡13万人,在中国抗日战争中规模最大、历时最长;直到1944年5月第四次长沙会战,激战月余,日军才攻陷长沙[83]。1941年1月16日,日本陆军中央部制定了《对华长期作战计划》,企图在年内在不减少现有兵力,对重庆国民政府采取高压的军事态势,利用国际形势变化尽早解决中国作战[79]:338。1941年4月,阿南惟几制定了长沙作战计划,力图在现有兵力的情况下,最大可能的摧毁重庆政府战力。1941年9月,日军第二次来攻,4天后退却,此为第二次长沙之捷[12]:686。日军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几目的在消灭第九战区作战主力,在9月28日攻入长沙,10月1日日军主动撤退;国军由西、北、南三面增援,损失严重[46]:177第二次长沙会战于1941年9月6日爆发,历时33天,日军攻占长沙,之后迅速撤离,国军趁机收复失地,双方恢复战前状态[79]:345第三次长沙会战发生在1941年12月24日至1942年1月16日。阿南惟几为策应日军夺取香港作战,再次进兵长沙,薛岳领导国军节节抵抗,削弱日军攻势后往两翼撤退,诱使日军抵达长沙城下,两侧国军切断日军补给线;1942年1日日军不支后撤,遭国军拦截袭击,损失惨重[46]:177。第三次长沙会战是太平洋战争开战以来,同盟国取得的首次胜利,极大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影响力[116]:99

1940年起,有说法表明中共根据地开始从事特货鸦片种植销售,1942年鸦片收入成为中共边区经济最重要收入来源,1944年更达到总财政收入30%的规模,透过此类贸易赚得许多金子、法币[117]:461-483[118]。美国驻华代办艾哲逊于9月4日在重庆以呈国务卿1541号函,述瑞典人加斯塔夫·苏得邦谈话:“在山西共产党地区种植鸦片所得之金钱,用以垫支共产党的岁收,维持共产党发行的货币,和购日本占领区的商品……大部分鸦片似乎是在敌人控制的区域内出售或易货”[119]。中共以晋北及陕北鸦片栽种区域最广,并以武装部队护送[120][121]:41-117[122]:263-298,将鸦片统一收购运至耀县柳林销售[123]:79-80,国民政府曾于1943年4月欲派内政部陕豫甘宁绥区烟毒检查团赴陕北调查,遭萧劲光拒绝[124]:1452-1455

1942年5月,日军发动浙赣会战,在打通浙赣铁路,摧毁沿线机场后撤退[116]:99-111

1943年5月9日至12日,日军在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畑俊六的率领下,在湖南益阳南县厂窖镇屠杀平民3万余,强奸妇女两千多人,烧毁房屋、船只无数,史称厂窖惨案[125][126]

中缅印战区编辑

1942年,正在组装M1榴弹炮的中国远征军
1943年6月,中国远征军于怒江畔作战

日本方面不满足于控制东南亚的油气资源,同时注意到滇缅公路对中国战场的意义[51]:362,并防止中国对东南亚战事的介入,转而出兵缅甸,意图切断滇缅公路孤立中国。日军进入泰国,泰国政府随即宣布与日本同盟,但拒绝签署三国同盟条约,成为和欧洲的芬兰一样的半轴心国成员,并同日军进攻马来亚和缅甸。此时英国在远东的军队已无力抵抗日本的进攻,转而向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求援。于是罗斯福与蒋中正磋商组建盟军中缅战区,由蒋中正兼任司令,中国派代理司令长官杜聿明率10万名集合中国精锐力量的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与日本作战。原本中英两国军队预定在曼德勒筹划与日军会战[116]:45,但是日军先夺取了英军控制的仁安羌,使得英军开始向印度方向退兵,于是日军迂回至中国军队背后,令中国远征军右翼暴露,结果联合作战破局成为各自溃退惨剧,远征军国民革命军第五军残部被迫自野人山回国或撤往印度,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六军撤退回国[116]:46-49

这次战斗中,国军第二百师师长戴安澜战死。最终缅甸被日本占领,滇缅公路中断,10万远征军经血战只有4万余人安全撤离,杜聿明被召回。美军兼任中缅战区参谋长的约瑟夫·史迪威将军和新三十八师师长孙立人廖耀湘则留下继续负责在印度编练军队。史迪威重一隅而忽略全局,与中国全面抗战之战略观念不同[45]:131。遂公开反抗蒋之命令[45]:131。1943年6月24日,史氏因要求撤换杜聿明军长不获中国政府同意,乃不经预告,于二日后将中国战区作战之美国第十队轰炸机,全部调埃及助英军作战[45]:131。其后史氏曾拒绝将租借法案下拨给中美商业组织之中国航空公司两架运输机转交中国空军,不肯向华盛顿代转中国前线500架飞机之作战计划,反对美军1000桶飞机汽油之借用[45]:131。史氏甚至要求担任中国三军统帅,美援武器直接援助中共,大为中国朝野所不满[45]:131

战事逆转编辑

1943年冬常德会战
1944年夏,国军第十军在衡阳保卫战中奋战47日,7600位将士身亡
1945年春,湘西会战日军重挫,中国转入反攻。图为雪峰山

1943年11月,中、美、英三国元首在埃及开罗发表新闻公报《开罗宣言》,要求战后日本归还自1895年占领中国的所有领土[116]:488。1943年11月,日军进攻常德,战斗一直持续至12月20日,日军一度攻占常德,但在中国军队反击下最后撤退[116]:120-130

1944年1月4日,支那派遣军向东京大本营提交作战计划,准备大规模进攻,打通平汉铁路粤汉铁路,破坏美国在中国空军基地;1月24日,东京大本营批准作战计划,正式名称是“大陆打通作战”,行动代号为“一号作战”,动员兵力51万,轰炸机200架配合作战,调集2年用空军弹药,军用马匹67,000头[46]:223-225。为了取得东南亚地区的物资,日本于1944年4月发起豫中会战,击溃汤恩伯河南省的大军,打通了平汉线之河南至武汉段[51]:841。4月23日、5月1日、5月25日,先后攻陷郑州、许昌、洛阳[46]:225。6月19日,日军攻破长沙[46]:235。6月2日,第十军进驻衡阳[46]:241。第十军军长方先觉率部顽强抵抗47天,最终城破[51]:848。第十军堀壕灌水,作背水一战之决死阵势,能夜战,常逆袭,日方称为“勇敢之重庆军”[46]:243。华中日军与华南日军又联手发起桂柳战役,一路占领广西,打通湘桂铁路,最后打到贵州省独山,震动重庆[51]:1032-1033。11月11日,桂林和柳州同时失守;12月5日,日军攻陷独山;12月10日,第二十九军军长孙元良率900余人,跑步抵达独山,挡住日军攻势[46]:272-274

正面战场之中国军队在1944年缅北滇西反攻作战中也取得胜利,并在6月收复柳州后,制订反攻计划;日军被迫开始收缩战线[70]:165。1944年5月,由卫立煌指挥的中华民国远征军强渡怒江,发起滇西反攻,先后攻克日军坚固防守的松山腾冲龙陵,抢通中印公路[116]:551-555。1945年1月,中缅国军会师南坎[64]:46。中印公路首次通车,蒋决定命名为“史迪威公路”,自兹由印度运入作战物资,得以畅通,印度输油管亦接通至昆明[64]:46

1945年2月以后,盟军正逐步逼近日本本土,于是为了消灭美军在中国的飞机场以维持大陆交通线的通畅并早日结束中日战争以集中全力于本土防卫,1945年3月起日军先后发动豫西鄂北会战湘西会战[51]:1034。在河南,日本军于3月下旬从豫中会战之后的防线以东向西发动攻击,其前锋一直冲到西峡口。在湖北,3月日本军向西北部发动攻击,于4月8日攻陷老河口[116]:559;不过之后国民政府军随即发动反攻,收复了除老河口之外所有被日军占领的地区。“湘西会战”从1945年4月9日起,止于6月7日,是中国抗日战争中最后一场会战;日军为争夺芷江空军基地,共投入5个师团10万兵力,国军由何应钦亲自指挥9个军26个师18万兵力,战线长达200余公里[83]。战场位置在湖南省中西部,此战又称“芷江攻略战”[127]。日军攻入湖南西部,但是在中国军队抵抗之下,日军遭受挫败而退回原阵地[51]:1035。双方参战总兵力28万人,战线长达200公里[127]。国军在会战主力王耀武指挥下,取得雪峰山大捷,会战以日军战败而结束,歼敌3万余人[83]。在湖南战场上中国军民一寸山河一寸血之浴血奋战,激起中华民族战胜日军之信心和勇气,日军自此逐步收缩战线[127]。湘西会战之胜利,标志中国抗日正面战场由防御转入反攻阶段[83]

1945年4月,中国军队乘胜追击,反攻广西桂林、柳州,于5月27日收复南宁,6月29日收复柳州。7月27日,国军反攻,收复桂林[64]:46。策定反攻广州计划,完成一切部署,陆军总司令部推进桂林[64]:46。8月,美国第十航空队调增中国[64]:46

疆独崛起编辑

 
1944年,苏联和中共帮助东突厥斯坦建国

1944年9月,苏联伊宁县领事公开支持肯定“伊宁解放组织”,随后该组织在迪化市阿山塔城县阿克苏等地建立分支机构,为之后的三区革命创造了有利的基础[128]。9月2日,盛世才任命预备第7师杜德孚指挥权。

11月7日,东突解放组织特别选在苏联十月革命纪念日发动大暴动“伊宁起义”[129]。11月8日,穿着哈萨克共和国军服的士兵乘坐十多辆马车,车上架有机枪封锁伊宁城北司令部桥头,阻止国民革命军增援[130]。11月12日,暴动者在封锁伊宁市区后,开始针对汉族屠杀[131]。11月12日,爆发伊宁事变(中共誉之为三区革命,中华民国称为“叛乱”),在伊犁、塔城、阿尔泰三个地区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临时政府主席伊力汗·吐烈乌兹别克人)说:

1944年11月13日,国军预备第七师参谋长自伊宁向外发电报求援,国军支援往伊宁方向进攻到达二台,国民政府专案公署刘秉德遭杀害。15日,抗日战争第八战区司令朱绍良任命李禹祥率第7预备师、新编第45师,展开进攻果子沟的战役。国军残留在伊宁最后据点艾林巴克飞机场、鬼王庙、北大营遭受苏联动用大炮猛轰两三个月,国军发生饿死的情况。11月22日,国军杜德孚赶往伊宁,并调集精河一带部队增援。12月朱绍良向伊犁河谷增援第二十九集团军李铁军、第45师谢义锋均遭敌军合围全军覆没。

1945年,国军在伊宁守军受到暴民猛攻,单1月1日早晨即遭到四千发炮弹、万余枚12公分迫击炮攻击。1月5日,“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宣布脱离中华民国而独立,和国临时政府主席艾力汗·吐烈,副主席阿奇木伯克·霍加,总司令阿列克山德洛夫[133]。1月31日,伊宁艾林巴克国军残部与汉族居民约四千人企图突围,在路途中遭全数消灭(杜德孚自戕),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占领伊犁全境。4月,曹达诺夫·扎义尔成为“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民族军政治部部长,在事后肯定苏联动员部队参与伊宁起义的贡献[134]。7月,东突厥斯坦共和国进入全面反攻阶段,势如破竹占领托里县额敏县塔城县。8月15日,中苏签定《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以苏联承认国民政府对东北和新疆的主权,不支持中国共产党新疆内部事务交换承认外蒙古独立。斯大林表面上同意此条件,将东突厥斯坦的领导人,从苏联潜回的艾力汗·吐列秘密解回苏联,但是对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和中国共产党的援助依然源源不断。8、9月,在苏联协助下攻占哈巴河县布尔津县承化县拜城阿克苏旧城、库尔干均纳入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版图。共击溃国军12个团2个营,俘虏前线最高指挥官郭岐、师长宛凌云在内的国军6000多名政府官兵,确立伊犁、塔城、阿山全境为统治区。9月,国军新编第46师徐汝诚到达迪化前线,第八战区副司令郭寄峤进入新疆[135]。9月13日,国府吴忠信、朱绍良、郭寄峤分析情势:“三区叛乱军已推进到玛纳斯河,距迪化仅两日路程,目前屯兵玛纳斯西,有向迪化进攻之势。现守迪化之军队仅六营,援军由青海兰州最快八到十日才能到达[136]。”

暴动期间中国的《新华日报》、《解放日报》、《东北日报》、《边疆服务》等报刊则对国民政府压迫新疆少数民族、残酷剥削政策进行报导,并联合中共中央共同声援伊宁事变的民族起义[137]。新疆暴乱的革命者(如阿合买提江·哈斯木伊斯哈克拜克·木农阿吉)自称“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政府”、“民族军”或“11月革命”[138]中共1950年以前称新疆暴动者为“伊犁当局”、“伊塔阿三区”,在伊宁事变领导者“空难死亡”后改称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部分-三区革命[139][140]

日本投降编辑

8月,苏军越过黑龙江,迅速击溃关东军
日本签订降伏文书翌日(9月3日),蒋中正走出官邸,参加抗战胜利大游行
9月9日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在南京受降
9月16日,香港重光

1945年7月26日,中国委员长(未被邀请与会)、美国总统杜鲁门与英国首相丘吉尔,在波茨坦发表声明,对日本提出最后通谍,促其宣布无条件投降,否则将使用三国巨大之陆海军全部力量,使日本武力及其本土完全毁灭[31]:225。三国予以日本“最后之打击”[141]。此时美国的原子弹已试验成功,美国新总统哈利·S·杜鲁门对于苏联的参战并不抱太大兴趣,未邀请苏联协商或署名,造成苏联颇为不满。日本始终认为如果无条件投降,等于毁灭日本;公告中虽有将来可依日本人民的意志,成立一个倾向于和平及负责之政府之字句,然而未提及日本最关心之是否保存天皇,因之不肯接受[142]:715

1945年8月6日,为避免采取大量伤亡的登陆战以及在先苏联一步拿下日本本土,美军在日本广岛市投下第一枚原子弹,8月9日又在长崎市投下第二枚原子弹[51]:1245、1250

1945年8月8日,苏联根据雅尔塔秘密协议宣布对日作战,随后出兵中国东北,相继占领朝鲜北部[70]:165。占领东北后苏联大肆烧杀抢掠。据《陈诚回忆录•受降》一文载,“苏俄掠夺我东北物资,尤堪使人发指。自九一八日本据有东北后,刻意经营各种轻重工业,十余年来投下资金,在一百亿美元以上。俄军侵入后,竟以此项工业设备,视为战利品,建议由中、苏双方共同经营”,在“我方提出对案,指定南满铁路及其附属事业、水电工厂、抚顺煤矿、鞍山钢铁厂、东北航空及松花江航运,均不在共同经营之列”后,苏联竟“不以此项对案为准,公然拒绝我方接收,并将我政府所派之东北矿区特派员张莘夫一行八人,加以杀害”。据估计,苏联在东北地区共掠夺战利品损失为1946年币值的53亿4千万日元,折合当时美元13亿6千万。尚不含没有折价的白金32401.55克、白银1866549.69克和钻石741.0662克。

1945年8月9日,中国各个敌后根据地军民开始大规模反攻作战,取得重大战绩[70]:165

1945年8月10日下午7时,日本政府正式向中、美、英、苏四国发出《日本请降照会》[143][51]:1256。下午7时50分,日本政府请降书,已请由瑞士瑞典转达盟方,日本愿意接受盟方《波茨坦宣言》之各项规定,无条件投降,但仅要求保留天皇,仍为日本元首[31]:227。晚上8时许,日本无条件投降消息经中央通讯社收获,发布号外,“顷刻震动全市,街头人山人海,遍处欢呼呐喊……超过十万以上之男女老少市民……奔赴国民政府暨中央党部前欢呼,向蒋主席致敬……”[144]:668-669同日,在延安总部,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发布大反攻第一号命令[145],令山西、河北、山东、绥远军队进向察哈尔、热河、辽宁,配合苏联及外蒙军作战,亦即抢先进入东北[12]:720。同时,由于美国原子弹攻击与苏联军队参与,中国内部开始有人感到中国抗日战争即将终结。在美军空运、海运帮助下,中国国民党迅速占领各大城市,接受日本投降。8月13日,毛泽东对干部演说[12]:720。中国共产党则接收经营多时的中小城市、乡村地区,在苏军协助下,也收复一个省会城市张家口。八路军、新四军于敌后长期控制大量铁路干线,增加在西南正方对敌的之国民革命军接收日占区之困难。8月14日,朱德、彭德怀电陈蒋,公开表示抗拒统帅部8月10日给予该军驻防待命之命令,8月15日朱德又自称“中国解放区抗日军总司令”致电冈村宁次饬其命令所属日军投降,受降地点及代表指定:一、华北在阜平地区,由聂荣臻负责;二、华东在天长地区,由陈毅负责;三、鄂豫两省,在大别山地区,由李先念负责;四、广东在东莞地区,由曾生负责[146]:404

在中国军民和苏美盟国打击下,日本已无力继续战争,于1945年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70]:165。1945年8月15日晨,同盟国由瑞士政府之通知,获悉日本天皇已颁敕令,接受《波茨坦宣言》之各项规定,宣告投降后,遂同时公布日本无条件投降[31]:230。是日正午,日本昭和天皇通过广播发表《终战诏书》,宣布接受无条件投降[64]:46-47[51]:1280。8月15日15时,中国解放区抗日军总司令朱德致电冈村宁次,饬其命令所属向中国共产党投降[45]:147。朱德另电冈村宁次,命令日军分别向华北、华东、华中、华南(广东)中共将领投降[12]:721。最终日军拒绝朱德的要求,同盟国则完全不予理会。8月16日,日本大本营向全体陆海军发布命令,停止战斗行动[116]:681。于1944年接替汪精卫担伪国民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长之陈公博,宣布解散伪国民政府,汪精卫政权宣告灭亡[54]。 日本既已宣布无条件投降,盟国遂委任麦克阿瑟将军为盟军最高统帅,接受所有日本皇军投降(all Japanese armed forces by the Emperor)[注 9],并负责主持占领日本本土,日投降代表团由首席代表河边虎四郎日语河辺虎四郎参谋总长率领,于8月19日乘飞机至马尼拉,签订投降条件[31]:234。国军按照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于《一般命令第一号》所划分之受降范围,中国战区受降范围应为中国(东北除外,归苏军受降)、台湾以及越南北纬16度以北地区,由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上将代表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委员长接受日本全面投降[31]:234。8月16日,蒋中正致电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做出相关指示。8月17日下午5时32分,冈村宁次覆电表示服从指示[31]:234-235

雅尔塔会议中,苏联获得同盟国主要国家允诺具有旅顺大连等港阜之控制权,因此日军宣布投降并不代表苏联攻势划下中止。苏军总参谋长安东诺夫大将发表声明:“八月十四日日皇所发表的投降声明,仅仅是无条件投降的一般宣言,给武装部队关于停止敌对行动的命令尚未布,而且日本军队还在继续进行抵抗,因此,日本实际投降尚未发生。我们只有在日皇命令其军队停止敌对和放下武器,而且这个命令被实际执行的时候,才承认日本军队投降了。鉴于以上各点,远东苏军将继续对日攻势作战。”[147]8月9日,苏军占领德王府,8月23日,八路军攻克张家口,“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宣告结束[54]。直到1945年8月23日,苏军开入旅顺港完成攻势目标后,中国战场的组织性大规模战争甫真正结束。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9月2日,日本外相重光葵、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代表日本政府向盟军统帅麦克阿瑟投降[12]:715,中国派徐永昌参加签字见证[64]:47。9月8日,何应钦由芷江飞南京,9月9日上午9时,代表最高统帅,主持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典礼[31]:237。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向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投降,八年中日战争告终[12]:715。对中华民国来讲,抗日战争及第二次世界大战至此正式结束。按盟军指令,中国战场上的日军必须立即向国民政府投降,但中共中央则不这么认为,除热河、察哈尔之张家口、山海关等6都市由苏联军所占据转交给中共外,其余重要都市多未进入和平状态,战事仍然持续[148]:218-222

8月,设置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以陈仪为长官[64]:47。10月,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奉麦帅下达之命令接受在台日军的投降并接管台湾[149][150]。10月25日,驻台日军在台北公会堂完成受降仪式[151],随后陈仪发表广播宣告恢复对台湾、澎湖列岛之主权[152]。12月25日,美国国务院照会国民政府,希望中华民国能尽快派兵赴日参加占领。后因国共内战,中国最终未能派占领军进驻日本,其中也导致形成钓鱼台列屿主权问题争议。

参战方编辑

国民革命军编辑

 
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张自忠,屡建功勋,在枣宜会战中力战殉国

国民政府对中国共产党进行第一次国共内战,同时避免对日冲突扩大。1937年,中国抗日战争爆发后,国军大幅扩编。至1945年,国军共有120个军、354个师,此外尚有独立旅、独立团等。据统计,八年抗战中,国军中陆军伤亡将士三百万人以上,当中将级军官阵亡已超过200名,中下级军官更大幅伤亡。此外,抗战期间国军亦首次离开中国,组成中国远征军,到缅甸与印度的英军共同作战,且亦屡有胜果。重庆国民政府中国西南地区大后方抵抗,利用本身广大的中国疆域减抵日军的攻势,也取得同盟国部分支援,直至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常州以东到上海一带是“忠义救国军”控制,名义上司令官是戴笠,在上海郊区和黄浦江对岸一带游击,由青帮洪门组成,暗杀间谍和汉奸,牺牲100多人;1938年8月13日“忠义救国军”潜入日军虹桥机场升起一面中国国旗[153]:268-269

冈村宁次于1939年时曾表示:“看来敌军抗日力量的中心不在于四亿中国民众,也不是以各类杂牌军混合而成的二百万军队,乃是以蒋介石为核心、以黄埔军校青年军官阶层为主体的中央军。在历次会战中,它不仅是主要的战斗原动力,同时还严厉督著逐渐丧失战斗力意志而徘徊犹豫的地方杂牌军,使之不致离去而步调一致,因此不可忽视其威力。黄埔军校教育之彻底,由此可见……有此军队存在,要想和平解决事变,无异是缘木求鱼。”[46]:163

东北抗日武装编辑

 
东北抗联第一路军总司令杨靖宇,粮绝十日,以棉果腹,宁死不降

东北抗日义勇军是九一八事变以后东北沦陷初期以旧军队为基础的自发抗日武装力量,人数最多时曾达五十万人,但在日军强大兵力的进攻下,缺乏统一领导而又成分复杂的义勇军,于1933年即大部陷于瓦解。一部退入关内,一部分由中共领导组成东北抗日联军,继续坚持斗争。

八路军、新四军编辑

抗日战争爆发后,迎来了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1937年8月25日,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红一方面军改编为第115师,红二方面军为第120师,红四方面军为第129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留守南方的红军部队和南方八省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154]。1938年5月,毛泽东写出《论持久战》,提出抗日战争应分为战略防御阶段、战略相持阶段和战略反攻阶段[155]:59-61

新四军完成训练后,分成4个师,分别命名为:团结师、前进师、勇敢师和抵抗师,于1938年4月27日离开皖西颖水根据地,开赴前线,5月10日抵达南陵,5月16日分成小股力量沿南京-芜湖铁路潜越敌人防线,首次同日军交战[153]:240

华侨编辑

华人华侨在中国抗日战争中做出了很大贡献。抗战期间,世界各地华人华侨为中国抗战捐款超过13亿元。许多华侨回国参加抗战,当时全国战斗机飞行员中华侨占了四分之三。著名的南洋华侨机工队活跃在滇缅公路上,保证了抗战物资的运输畅通[156][157]:339

美国援华编辑

中美士兵互插国旗
美国国内的宣传海报
国民政府发给“飞虎队”飞行员的“血幅”和徽章

美国大量援助中国抗日战争。抗战初期,美国不愿卷入中日战争;1937年9月14日,美国总统罗斯福宣布禁向中日两国运送军火[158]。美国奉行中立政策,对中日双方都提供原材料。因为日本工业基础强于中国,此举实际上有利于日本。直到战争进行17个月,即1938年12月,中国方行到美国1,500万美元借款,以桐油抵偿[12]:669。还有2,000万美元贷款。外交人员几经努力,1942之前美国对华提供1.7亿美元贷款[158]

美国在外交上支持中国,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美国对日本提出抗议并力促中国和日本的和谈。1941年,由于中日和议始终难于达成和日本入侵中南半岛,美国对日本实行石油和钢铁禁运。日本石油和钢铁来源断绝,冒险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开始全力援华,1942年向中国提供5亿美元无偿援助,并根据《租借法案》向对华租借大量军事物资,包括“驼峰空运”[158]。美国以租借法案名义通过滇缅公路和“驼峰航线”从缅甸、印度向中国运送作战物资支持中华民国继续抗战。世界各国介入主要是因为英美希望中国拖住日本陆军主力。

美国派员到中国参战,包括“飞虎队”、美军第14航空队和第20轰炸机队,以及“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158]。飞虎队正式名称为中华民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American Volunteer Group,缩写AVG),因为飞机头部画上鲨鱼头,而未见过鲨鱼之昆明市民称作“飞老虎”而得名[159]。1937年初,美国陆军航空队退役飞行员陈纳德获聘为中国空军顾问;1941年4月,苏联撤走航空志愿队,陈纳德遂成立以美国机师组成之美国志愿航空队,从租借法案争取到约100架战机,并在美国招募约100名后备役军机机师及200名地勤人员[159]。志愿队员月薪750美元,击落日机1架,给奖金500美元[12]:685

1942年6月,根据《中美租借协定》规定,国府分别派遣中国空军机师赴印度和美国受训;1943年10月,中美混合联队(Chinese-American Composite Wing)成立,隶属于美国第14航空队指挥[160]

1942年1月,日军大举进攻缅甸,5月切断中国最后一条对外交通线滇缅公路;6月,中美两国代表在华盛顿签署《中美抵抗侵略互助协定》,中国正式成为“租借协定”受援国[161]。4月,中美决定开辟“驼峰航线”,为中国抗日战争及美国在亚洲战场补给油桶、弹药、药品、食品和黄金等物资;美国空军第10航空队和中国航空公司共同承担“驼峰”空运任务,其中以美国空运为主[161]。1942年末,日军占领缅甸,为防止日军入侵西南地区,国民政府炸断惠通桥并沿江布防,滇缅公路封闭。驼峰航线上600多架运输机几乎全天候运转[161]。为保证中国物资供应,美军开始空前的大规模空运。自1942年起,驼峰航线开辟,从喜马拉雅山脉东侧(横断山脉等高寒山区)由印度飞往中国,至二战结束,中美两国至少642架飞机失事或失踪,1,382名机组人员牺牲;向中国运送物资65万吨,占外援物资总量八成[161]。驼峰航线不仅地形险峻复杂,气候堪称世界上最恶劣,天气制约著空运数量;经常有暴风雨、湍流猛烈、横风每小时160至240公里,结冰严重[161]。有时气候急变影响飞行,使货物甩出飞;结冰把机翼压变形,令飞急降数千英尺[162]。数据显示,在1941年到1945年之间,援助中国物资81%是透过“驼峰”空运,西起印度阿萨姆邦,向东横跨喜玛拉雅山脉、高黎贡山横断山萨尔温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丽江白沙机场,进入中国云南和四川,总航程约800公里[161]。航线经过高山海拔4,500至5,500米左右,最高海拔7,000米以上;由于当年飞机设备落后,机上没有加压装置,机员需要极大耐力[161]

美国开辟中印空运之初,仅供给美国14航空队之需要,直到1944年春季之后,方始运作战物资,至于美国对中国之援助,空军方面获得数百架飞机及配件和燃油,陆军则获得29个师轻装备,其价值约为5亿美元,若按美方援助盟邦之物资2,800亿美元计算,或相等于装备588个装甲师或2,000步兵师,中国所占者实在微乎其微[31]:257。所有上述援助合计,中国在抗战中所获美援总额达16.02亿美元,是所有国家中对华援助最多[158]

苏联援华编辑

抗战期间来华助战的苏联航空志愿队I-16战斗机
武汉市(汉口)解放公园里的苏联空军志愿队烈士墓
军医、加拿大共产党党员白求恩共产国际号召,为中共救治伤员,感染而死

随着纳粹德国崛起,苏联希望将战略中心转移到东欧而不是远东。因此,苏联希望援助中华民国抗日战争来牵制日军,从而减轻苏联在远东地区的军事压力。1937年4月,国共和解已成,苏联表示愿给中国以军火借款,中国反应冷淡[12]:669。8月21日,苏联同中华民国签订《中苏互不侵犯条约[158],第二条规定:“倘两缔约国之一方受一个或数个第三国侵略时,彼缔约国协定,在冲突全部期间内,对该第三国不得直接或间接予以任何协助,并不得为任何行动或签订任何协定,致该侵略国得以施行。”另有口头声明,在中日关系未恢复前,苏联不与日本订立互不侵犯协定,中国不与第三国订立防共协定,苏联允3个至6个月内,实行参战[12]:669

苏联对华出售重型武器曾超德国,并先后分别对华贷款3笔,共计2.5亿美元[158],实际到位1.7亿美元。苏联允许中国使用这些贷款从苏联购买武器装备,成为抗战初期中国军事装备主要来源。据统计,抗战开始至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前,中国利用苏联信用借款购买飞机904架(包括轻重轰炸机318架)、坦克82辆、汽车1,516辆、自动牵引车602辆、各种火炮1,140门、机枪9,720挺、步枪6万枝、步枪子弹16,700多万发、机枪子弹1,700多万发、炸弹31,100颗、炮弹187万多发[163]:486-491

1937年9月初,中国代表到莫斯科,开始进入谈判阶段。不久,朱可夫率苏联顾问团到中国[12]:669。10月,第一批苏联航空部队与500名苏军专家、大批苏联飞机一同到达汉口空军基地,他们开始向中国飞行员教授驾机技术。苏联协助培养了部分飞行员、领航员及地勤人员[164]。在苏联境内的萨雷—奥捷克至兰州的公路上,向中国运送军事物资的汽车累计5260辆,运行总里程1850万公里,苏联运输人员先后达4000多人。为确保抗日军火物资的西北大通道的安全,国民革命军中央军嫡系部队进驻了河西走廊,设置了“河西警备总司令部”,驱逐了盘踞河西走廊的青海省地方军阀马步芳的军政势力。

1937年11月,苏联给予中国以5,000万美金借款,用以购买飞机,苏联空军志愿队“正义之剑”继至[12]:669。1937年11月援华陆军装备开始发货,其中坦克82辆。在1937年的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中,国民革命军损失了大量装备,根据苏联援华军事顾问回忆,国民革命军抗战开始的一年半时间里损失了六十个师的装备。1937年11月蒋介石嘱咐对苏谈判代表杨杰将军向苏联提出采购20个师装备。其中每师装备8门115mm榴弹炮、16门三七战防炮、16门步兵炮等。经过中苏两国反复协商,定为由苏联提供20个师的装备,其中,每个师装备76.2毫米M1902/30野战炮英语76 mm divisional gun M1902/308门,4门115毫米榴弹炮(一战时英国援助沙俄QF 4.5吋榴弹炮英语QF 4.5-inch howitzer)。这些装备分别通过香港、九广铁路、粤汉铁路运抵衡阳,以及滇越铁路运抵昆明。

1937年12月1日,苏联航空志愿队首次参战。

1938年1月,中国派孙科赴莫斯科,商谈中苏同盟不成,苏联反向日本提议解决两国悬案,日本未加理睬[12]:669。1938年冬,第二批志愿队来华,其中有当时被授予苏联英雄的雷恰戈夫,先后在武汉和台北给予日军重创[164]。苏联空军志愿人员先后来华共700多人,其中200多人在华牺牲;从1937年8月至1941年,苏联空军志愿队与中国空军共击毁日机1,049架[158]。1938年7月9日至8月14日,苏日在张鼓峰(今中朝俄边境)发生冲突,1939年6月27日至9月16日,苏日在中国领土诺门坎发生冲突,两次冲突都以苏军重创日军结束。

1940年为使用苏联第三笔贷款,国民政府向苏联提出需求清单展开谈判,确定了的购买清单里没有山炮,变成了200门76.2野炮,200辆装甲拖车,1941年交货后装备炮兵七个团。

苏联继1939年与纳粹德国签订《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之后,1941年4月13日苏联和日本签定《苏日中立条约》,背叛了1937年的《中苏互不侵犯条约》。1941年《苏日中立条约》签订,苏联对中国援助全面停止[158]。条约宣称“苏联政府和日本政府庄严声明,苏联保证尊重满洲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日本政府保证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苏日中立条约》也违背了1924年5月31日在北京签订的《中苏协定》,该《协定》第四条规定:“两缔约国政府声明,嗣后无论何方政府不订立有损害对方缔约国主权及利益之和约及协定。”。苏日签约后,斯大林亲往火车站送日本外相松冈洋右,并破例与日外相共同坐一段火车送行。4月25日,苏联和日本政府代表在东京交换条约批准书,宣布《苏日中立条约》正式生效。条约的有效期为5年。国民政府对于苏日中立条约表达了严厉的批评,中国共产党则发动舆论,全面支持苏联与日本的中立合约,并认为双方相互尊重对华领土主权的主张(满洲国),是有利于中国人民的[165]

然而日苏双方都把对方作为潜在敌人。日本把几十万关东军守在东北,准备大量化学武器一旦和苏联发生战争时用,直到2000年之后,还有中国人因为地下化学武器泄露而伤亡[166]。日本支持白俄反苏,而苏联则支持东北抗日联军的游击活动。

1945年2月,美英苏1945年2月在雅尔塔会议中划分战后在华利益,中国政府并不知情。1945年4月5日,苏联在《苏日中立条约》到期前单方面宣布《苏日中立条约》失效。而中国方面在1945年6月由继任杜鲁门总统于接获贺浦金斯报告后,于6月9日在白宫会同代理国务卿约瑟夫·格鲁约晤宋子文举行商谈方才得知,而方则对中国以‘维护世界和平’为由施压,要求对谈判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1945年8月9日苏联军队在没有条约的情况下向满洲东、西及北三个方向,发动八月风暴攻势,一个星期以后,从日本手中夺取了中国东北地区(当时满洲国)与内蒙古。由于此时的中国新疆与外蒙古早已被苏联军队入侵占领,并干涉其内政(补充说明:1930年代和1940年代,苏联多次试图吞并新疆地区,将其改为“东突厥斯坦苏维埃社会主义加盟共和国”,为此扶植了很多新疆民族主义共产主义团体,并积极寻找在新疆的代理人;1921年5月苏俄军队开进外蒙古,与蒙古人民革命党军一道于7月6日进入库伦,击败了恩琴的白俄军队,同年也将中国军队逐出外蒙古。此后,苏联将唐努乌梁海改组为独立的唐努-图瓦人民共和国;1944年直接并入苏联,成为俄罗斯联邦的一个自治共和国。)迫使1945年8月14日的中华民国政府代表王世杰只好勉强和苏联政府代表莫洛托夫在莫斯科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直到1945年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后,苏联才出兵中国东北;但中国却因此同意外蒙古公投独立、允许苏联在东北和新疆享有特殊权益,整个东北工业设备被苏军洗劫一空,损失20亿美元惨重代价[158]

中德军事合作(1928年-1941年)编辑

中德军事合作早在1928年11月就展开,中国国民政府聘用德国顾问团;“九一八”事变后,中日关系日趋紧张,1934年起,德国顾问团协助国军创建3个“示范师”,组建10个炮兵营,并组建工兵、汽车、高射炮、海岸要塞、电信、炮兵航空观测队等专业化部队[167]。1937年中国全面抗战开始时,中央军是由德国军事顾问训练,其中最精锐部清一色是德式装备;国军从武器到兵工厂几乎全部来自德国,甚至连防御计划也是德军顾问制定[167]

全面抗战爆发前后,德国协助中国整训30万精锐部队,并出售大量军火物资;与此同时,中国还从德国购买大量军火物资,特别是1937年底中日激战期间,德国不但未像其他国家一样限制对华出口武器,反而加紧对华军火运输[167]。从1936年起,德国和中国签订了2.82亿德国马克军火销售协议。阿道夫·希特勒曾经希望将中华民国拉入反对苏联的联盟当中,并积极调停中日战争。但日本步步进逼,始终未能成功[168]。截至1938年8月,至少有1.44亿马克(约5,816万美元)之德国军火物资运抵中国[167]。1938年2月希特勒宣布德将正式承认“满洲国”;4月德国禁止对华军售,并召回全部在华军事顾问,随后更召回驻华大使[167]。但德国军火在中国抗战初期依然有重大影响。中德合作令国民政府军装备大大改进。“八一三淞沪会战”时有大约70名德军顾问直接参与指挥国军各级部队;在上海到南京之淞沪战场上,尽管蒋介石将所有德式训练之中央军精锐全部投入战斗,却仍遭惨败[167]。外国舆论对于中国军队英勇智谋,亦再三赞誉;虽训练犹未充足,装备犹未齐备,外人以为不能支持一周之阵地,竟能抵抗十周[12]:664

英国援华(1941年-1945年)编辑

英国在19世纪时在中国拥有庞大利益;但是1930年代在东亚已是鞭长莫及,而且要与北非和西欧的德军作战。抗战初期中国多次向英国求助都被拒,蒋甚至亲自向英国大使卡尔表示,中国政府可以提供20万人替英国保卫香港,依旧被英国拒绝[158]

1938年10月,中国华南、华中相继失守,英国在华势力范围基本为日本控制,英国开始援华;直至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英国对华提供财政援助货款共1,550万英镑,其中三分之二是1940年后提供[158]。英国对中国抗战支援基本上只限于道义,对中国的帮助包括开通滇缅公路和为驼峰航线提供基地。英国对华军援微乎其微[158]

日军编辑

中国抗日战争期间参与侵略中国的日本军部队包括中国驻屯军、关东军、华北方面军(北支那方面军)、上海派遣军华中方面军(中支那方面军)、驻蒙军华南方面军(南支那方面军)、中国派遣军(支那派遣军)、参加攻击中国东南沿海和长江沿岸的大日本帝国海军部分军队[169]:87。日本占领中国本土大片精华地带,并继续施行“以华制华”的策略,建立汪精卫国民政府

皇协军编辑

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为为解决前线作战兵力不足的现象,招募当地人民来负责占领区治安。根据日本占领区的傀儡政权的管辖范围,设立如“南京和平建国军”、“华北治安军”等,各占领区政权没有干预其他政权辖下伪军活动的权利,但日本军官有权随时任意调遣地区的伪军。 1938年时,皇协军在中国的数量约为7万8千人,随着1940年汪精卫叛离国民政府建立新的政府后,在华皇协军数量急剧上升至14万5千人。其中,又以1943年5月14日,庞炳勋孙殿英两人联名通电投日,所率领的军队数量为庞大。对于东北方面,1940年时的满洲国军人数正规军约10万余人(30个旅);武装较好的警察队约5万名以上,‘兴安军’约1万名以上[170]

1945年初,仅汪精卫政权统治区就有皇协军40万余人[171]

战争结束编辑

战后影响编辑

战后统计编辑

经过14年之冲突,中国士兵至少伤亡300万人,可能另有一百万人因病及营养不良而亡故;阵亡士兵有九成以上是蒋的部队;炸死、烧死、饿死、淹死、被枪打死之中国人民还有900万人;不同时期,前后有数千万人成为难民,很多人颠沛流离死在路途中,不少人则在难民营过世[172]:23-24。在中国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共伤亡3,500万人,财产损失6,000亿美元,中国人民为民族之独立解放付出重大代价;中国战场牵制日军陆军兵力之60%以上和大量海空军力量,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卓越贡献;中国国际地位也因此而提高[70]:165。中国在战争中所承受的损失极大[173]:32,按1945年货币折算,约为6,500亿美元。中国平民约有900万死于战火,另有800万平民死于其他因素,9,500万人成为难民。另外有统计,中国抗日战争直接伤亡合计可能达2,062万人,合可累计之战争直接伤残人口,军民伤亡3,480万人[174]。1947年2月15日,联合国提出报告草案,详述中国八年所遭战争破坏:据估计战争死亡人数逾900万,由于战争死于疾病及受伤人数达数百万,劫后余生者亦陷于穷困和流亡;交通遭巨大破坏,教育受严重损害,工矿业十损其九,灾荒和瘟疫波及广西500万人、湖南1000万人[39]:8287。日本的入侵导致中国年均人口增长数由1927-1937年间大约350-360万降至1937-1945年期间的约310多万。 附:中国政府历年来公布的抗战军民受伤及死亡数据: (1)1946年底,国民政府公布军人伤亡331万多人,人民伤亡842万多人,共计1,173万人。 (2)1947年5月20日,国民政府对1946公布的抗战伤亡人员总数进行了修订,军人作战伤亡3,227,926人,军人因病死亡422,479人,平民伤亡9,134,569人,总计人口伤亡12,784,974人。 (3)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就日本侵华给中国造成的损失作了初步估计1,000万人和500亿美元以上的财产损失。 (4)1985年公布战争中的伤亡人数为2,100万人以上。 (5)1995年,公布战争中中国军民伤亡3,500多万人。

国方统计编辑

中国抗日战争时任国军参谋总长之何应钦在《开战之前敌我兵力比较》中,对比“七七事变”中日军力,开战之初,日本兵员总数为448.1万人,其中现役兵、后备役兵、预备役兵为战斗兵,数量199.7万人,补充兵人数248.2万[175]。协助日军的中国“伪军”最多时超过100万(抗战期间“伪军”总人数约210万)。[来源请求]陆军常备师团17个,海军舰艇190万吨位,空军飞机2,700多架[175]。据日本厚生省1964年调查后统计,日军在侵华战争中死亡的人数约为455,700~700,000人[176]。(不包括印缅战场上中国远征军和驻印军和美英协同歼灭的约16万日军,及苏军在东北消灭的日军。)

中国抗日战争中开始之初,国军陆军现役兵170多万,补充兵约50万;海军舰艇11万吨位,不足日本十分之一;空军仅有战机305架,各式飞机加起来共600架[175];75毫米以上之火炮只有800多门,其中重炮只有48门[177]。中国国军兵力最高时达500万人。1937年,中国飞机、大口径火炮、坦克、汽车年产量为零;而日本年产飞机1,580架、大口径火炮744门、坦克330辆、汽车9,500辆(设备能力为年产3万辆)[177]。据台北中央日报社出版《蒋总统秘录》第十一册第122页载:中国国民政府领导下的国军与日本军共有22次大型会战、1,117次大型战斗、38,931次小型战斗[178]:64。据中华民国国防部1946年统计,国军作战伤亡322万7926人、病亡42万2479人,总计损失365万0465人[179]:243[180]。军令部统计自七七事变以来陆军阵亡131万9958人、负伤176万1135人、失踪13万0126人,空军阵亡4321人、负伤347人,海军舰艇全部损失,损失战机2468架[181]:36-37[31]:253[180]。据日本统计,“太平洋战争”爆发时,日本陆军总兵力212万人,中国派遣军有62万人;到日本投降,日军总兵力约700万人,中国派遣军有105万人[182]:222。日军八年在中国战场之伤亡,负伤131万8670人,阵亡177万9774人[31]:253。根据日本统计,日本军在整个二战死亡约185万至186万人,其中中国战场死亡约40万4千6百人,其中中共武装打死3万多人;苏军打死关东军约8万多人,太平洋战争南方军约死亡125万人[182]:221-222。至于1983年读卖新闻社所出版的《战争:中国侵略》所给出的数据是自1937年7月7日至战争结束为止,总共有七十多万日军死于中国战场[183]

中国先后征发兵员1,400万人,伤亡官兵320万人,人民生命牺牲以千万计,财产损失约4,880亿美元[12]:715。国民政府兵役部门实征壮丁总数为13,922,859人[184]:114。据蒋纬国《抗日御侮》一书记载:“抗战八年,国民政府兵役部门征兵近1,400万,至于游击区、沦陷区、壮丁,则由战区司令长官自己设法招募”。此外“凡属军事所需之工事、道路、机场,均由民工以义务劳动方式,参加土工作业。八年抗战各战区工事之构筑,军用道路之开辟,被炸桥梁之抢修,以及敌军可能利用之道路的破坏,先后所发动之民工,当在10,000,000人以上。”[185]:120 据1943年7月中华民国驻英大使顾维钧转述,英国方面认为“我国抗战公报多夸大不足信,尤以报告敌人伤亡数目为最,此次湘鄂一役所称敌方伤亡三万,超过不啻十余倍云云。”[186]:118何成濬日记记录,薛岳第三次长沙会战后由于虚报战绩过于夸大,被同侪将领“笑斥”[187]:59。军令部长徐永昌对国军将领普遍虚报战绩的现象感慨:“由谎报一点看我国军人无耻,可谓达于极点。”[188]:242日军和中共军队一般会将内部报告和对外宣传区别对待,内部报告较为真实,不过日军官方战报同样往往也偏离事实极远,其"大本营发表"的内容都是经过军部言论统制机关加工的,此词语在日本现在已成为"说谎"的代名词[189]。例如枣宜会战日军资料声称仅伤亡一万一千多人,然而根据日军内部极机密档案统计,1940年5月与6月的中国派遣军死伤多达四万以上,其中大部分应该伤亡于枣宜会战[190]。又如在日本陆军高层的报告当中,日本第21军在1939年4月所发动的四月作战仅阵亡14名,受伤39名[191]。然第21军所送交的战时旬报当中,就自承仅参战的第104师团至4月20日就阵亡105人,受伤253人。而另一参战的第18师团则仅在4月15~20日就阵亡36人,受伤142人[192]。然四月作战在4月28日才告终止[191],由此可见日军实际伤亡远远超出陆军高层之报告。除此之外,华北方面军于战果报告中提出该方面军于1941年仅阵亡2,352人,受伤5,001人[193],然根据华北方面军战时月报,该方面军于1940年11月至1941年10月间可确认之作战伤亡共计为阵亡4,599人,伤重不治264人,受伤10,338人[194],可见华北方面军战果报告将其伤亡数字缩水不下于一半。

共方统计编辑

 
在长城处作战的八路军士兵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部队包括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日联军、华南抗日游击队以及其他抗日组织,主要在日军后方及日占区进行游击战。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记载: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游击队共作战125,165次,毙伤日军52万463人、伪军49万130人,俘虏日军6,213人、伪军51万2933人,日军投诚746人、伪军反正18万3632人。缴获长短枪68万2831支、轻重机枪1万1895挺、各种炮1,852门[195]。缴获和摧毁的辎重统计为:击毁飞机57架、坦克69辆、装甲车164辆、火车头301辆、汽车和摩托车6,080辆;缴获汽车、摩托车347辆,马30,448匹[196][197]

根据解放军出版社《中共抗日部队发展史略》之〈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抗日游击队人员损失统计〉,中共军队八年损失统计为:伤290,467人,亡160,603人,被俘45,989人,失踪87,208人,共计584,267人[198]。2015年7月14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吹风会,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李忠杰对“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查研究成果作介绍[198]。李忠杰称,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以上,其中军队伤亡380余万,占各国伤亡人数总和三分之一;按照1937年比价,中国官方财产损失和战争消耗达1,000多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达5,000亿美元[198]

战后审判编辑

 
正在进行审判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现场

战后,盟国在东京成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但由于日本跟美国的政治协商成功,所以只对东条英机为首的28名日本甲级战犯宣判有罪,而对已经逮捕的其他数十名重要战争嫌疑犯陆续予以释放[199](当时日本天皇不需要上庭作供或辩护)。对于裕仁天皇的处置,在1943年开罗会议上,西方代表曾有在战后废除天皇一设想,罗斯福对此咨询蒋中正意见,蒋中正则表示“应让日本人民自己决定”[200]:147。战后美日同盟的形成,最终使裕仁逃过一劫[201]。1947年2月24日,香港法庭判处第一名日本战犯野间贤之助死刑[39]:8295。1948年4月20日,中国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首席检察官向哲濬对法庭表示:中国政府要求对凡在对华战争中发生重要作用之日本战犯,予以“严厉与公正”之处罚,这种处罚并非在报复,而实在为杜防日本侵略之重演[39]:8578。12月23日,日本战犯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板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松井石根、武藤章7人,在东京巢鸭监狱执行绞刑[39]:8759

中国战区则在1945年12月成立战争罪犯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汉奸进行审判。日军中将酒井隆,战后由第十一战区缉获,押解战犯军事法庭证据确凿判处极刑正法。1945年10月3日,南京军事法庭陈公博由日本引渡回中国。1946年4月12日,江苏高等法院以叛国罪宣判陈公博死刑确定。6月3日,发由苏州狮子口执行枪决[202]。1947年3月10日,中国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判决侵华日军第六师团长谷寿夫(南京大屠杀主谋、华南派遣军司令官,中将军衔)死刑;判决书宣布:“查屠杀最惨厉之时期,厥为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二日至同年二十一日,亦即谷寿夫部驻京之期间。计于中华门外花神庙、宝塔桥、石观音、下关草鞋峡等处,我被俘军民遭日军用机枪集体射杀及焚尸灭迹者,有单耀亭等十九万余人。此外零星屠杀,其尸体经慈善机关收埋者十五万余具。被害总数达三十万人以上。”[39]:8308,4月26日押赴雨花台执行枪决。1947年5月19日,南京大屠杀日本主犯之一田中军吉由日本押解到上海[39]:8357。6月11日,松本洁(嘉山之虎)经战犯法庭判处两个死刑,立即核准执行。6月17日,日本战犯米村春喜下田次郎行刑[203]。1948年1月28日,百人斩南京大屠杀)之中的田中军吉、野田岩向井敏明押赴南京雨花台刑场执行枪决。国府成立战犯法庭,由石美瑜任审判长[31]:258。12月22日,经过多方求证之后,松井石根因参与南京大屠杀,被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绞死。1949年1月26日,原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在上海被国府国防部军事法庭宣布无罪,引起全国人民的激愤[204]。中国共产党对此向南京国府提出强烈抗议,得到国内舆论的广泛赞同[205]。1月31日,南京政府遵从东京麦克阿瑟命令,将日本侵华战犯260名连同冈村宁次等九人一起送往日本;2月4日抵东京[39]:8798

1950年,苏联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移交武部六藏等日本战犯969人、溥仪等伪满战犯约300人。这批日本战犯和此前在国共内战中俘获的140名日本战犯,分别被集中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和太原战犯管理所集中关押改造。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1956年4月宣布,对在押的日本战犯从宽处理。6月至7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审判无一人被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同年,其他1017名被认为罪行较轻、表现较好的日本战犯被免予起诉释放回国[206][207]。1964年3月,在中国服刑的最后一批日本战犯共3人被特赦释放。

和平条约编辑

1951年,美国主导并邀请52个国家召开旧金山和会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因中国的代表权问题未参加此会。和会的结果是48个战胜国与战败国日本于1951年9月8日签订对日《旧金山和约》,但与会的越南朝鲜蒙古宣布不承认该条约。周恩来也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声明,不承认《旧金山和约》的合法性[208]

1952年4月28日,中华民国政府在台北与日本单独签订《中华民国与日本国间和平条约》(中日和约)。在中日《台北和约》及旧金山和约中,日本声明放弃台湾澎湖群岛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主权[209]。最早从美国政府内部提出台湾地位未定论后,美国在冷战期间希望国民政府放弃外岛[210]:153。支持台湾地位未定论的学者认为中日和约并没有指明台湾主权归属于任何特定国家(参见台海现状台湾问题)。另外一派学者则认为中日和约是与中华民国签定的,主权当然是归还给中华民国政府,而且约文第三条指出日本有关台澎包括债权之内的财产之处置对象为“在台湾及澎湖之中华民国当局及居民”[211]。然而在《旧金山和约》和《中日和约》中,日本只声明“放弃”台湾、澎湖,没有声明将台湾、澎湖的主权转移给中华民国或中华人民共和国。1972年以前日本承认的中国政府是台北的中华民国政府。中华民国政府与日本政府签订的《中日和平条约》中,于第一条第二款宣布“出于对日本国民的宽厚和善意”,自动放弃向日本索讨“战争赔偿”的“要求”,但并不包含“民事损害赔偿”。

197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日本建交时,日本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并废止中日和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则放弃要求日本国家赔偿的权利,但没有放弃民间要求赔偿的权利。日本以“作为邻国互相协助”、“反省过去的过错”等理由来援助中国发展。197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日本两国代表签署《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从1979年开始,日本对华ODA贷款总额超过3万亿日圆[212],2008年日本停止了对华ODA贷款项目。

领土变更编辑

七七事变前相比,中国收回了被日本占领的东北地区,并接管在马关条约中割让给日本的台湾澎湖,二战同盟国为首的美国在战后为维持在台湾的战略利益而提出台湾地位未定论。美、英为尽速结束亚洲战事而与苏签订雅尔塔密约,以苏出兵东北而出卖中国利益,后苏联以战后不支持中国共产党、不支持新疆独立为条件,换取了中华民国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答应外蒙古以公民投票决定其独立,并占领中国领土唐努乌梁海。此外,苏联还在中国东北获得中东铁路旅顺港使用权,后归还中国,后因苏方的违反条约内容为由,国民政府片面取消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国际关系编辑

抗日战争是自1842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第一次全面胜利战争,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人以上,拖住60至80万可能派遣到太平洋之日本部队,减少美国太平洋战区之压力,[213]使苏联避免东西两线同时作战之不利,[214]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很重要。中国抗日的贡献也使中国成为五个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之一[215][216]

中国方面编辑

抗日战争对中国影响很大[217][218]。随着中国领土被日本占领,中国金融、军事、教育、工业、人口等都有很大改变[219]。1936年前,中国经济处于高速发展的黄金十年,各项经济指标在1937年达到顶点。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这一成果被打断。中国国家的工业化现代化,以及城市化进程亦因战争停滞、后退。

经济损失编辑

1947年6月4日,国民政府发表抗战损失统计,中国抗战直接损失达310亿美元[39]:8367。中国在战争中所承受的损失极大,按1945年货币折算,约为6500亿美元

人口及难民编辑

抗战八年,国民政府兵役部门实征壮丁总数1392万2859人[220]:114。中国平民约有900万死于战火,另有800万平民死于其他因素,9500万人成为难民。其中有的随国民政府迁都而调整与移动[221],也有的不愿转移而被日本占领[222]。据蒋梦麟回忆录称有1,400万壮丁被国军拉夫后死于饥饿疾病[223]

国共军事编辑

经历八年抗战后,国共两党军事实力对比大变,中国共产党军队由战前约9.2万人[224]:12猛增至约127万人[225],另有268万民兵[226]。“解放区”面积达104.8万平方公里,拥有1.255亿“解放区”人民[227]。国军则由抗战初期的170万[228]:89增加到524万陆军[229],海空军另计。抗战结束后,国军改编150万日、“伪”军,中华民国军队控制中国大部分地区,大多数工业城市、铁路和四分之三人民,在内战初期武器装备也优于中国共产党军队但是战后则情势大变。因此抗日战争对国共内战结果有关键影响[230]。国军把整个运输力量集中到长江沿岸,从而影响后来到国军败于中国共产党[231]:169-170

 
一号作战中的日军装甲部队

抗日战争中最具转折点的是日军一号作战,该次作战可以看做日军集结了大陆上所有残存力量进行一次数千公里大冲锋,取得战术胜利。但由于日军兵力较少、战线拉长,导致华北日军兵力空虚。共军在即早获知情报[232]的同时也发动全方面反攻,八路军各军区共作战11000多次,歼灭日、伪军近20万人,俘日、伪军6万多人,争取伪军反正3万多人。共军晋察冀军区部队解放村庄9900多个,扩大了北岳区,收复了冀中区。晋冀鲁豫军区军民收复县城11座,解放人口500多万,改变了中共占领区被分割的局面。晋绥解放区军民解放村庄3100多个,绥西、绥南恢复到1942年前的局面。而山东军区共军则攻克县城八座解放人口500余万,形成了渤海、胶东、鲁中、鲁南、滨海五个巩固的根据地,铺陈了后续山东军区1945年对日大反攻。此外,华中解放区和华南解放区亦收复大片国土[233]。八路军第120师359旅更是在1945年8月抵达广东省北部地区,开辟了“湘鄂赣边抗日根据地”[234]这些巨大战果使得中共获得巨大无形战略利益,并与国军同一时期的大举败象丑态和军阀争相搜刮逃命的景象形成鲜明对比,导致广大南方富裕区的人民眼中,国民党形象尽毁,其持有美式装备天下无敌的概念开始在群众心中破灭,甚至美国都开始有态度转变。与此同时,由于中共广泛占据了华北地区,导致国共在日后对东北的争夺中,共军占尽优势,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此后国共内战的战局。

国共内战后的两岸武力对峙时期,随着中国共产党击败中国国民党的中华民国政府而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为了维护政权的合法性,较少提及国军在正面战场的贡献,而多强调中共在敌后作战的战绩,并将共军的地位形容为“中流砥柱”,并在各个宣传途径上斥责中国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双方的抗战主力之争绵延至今。

抗日国军后人、谢晋元之子谢继民认为,中国国民党在八年抗战中,坚持抗日是主流,过分强调支流,不符合历史事实,“对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大业没有好处。”[235]随着两岸关系的回暖,中国大陆对于抗战的历史认知也有很大改变,官方也开始提及和赞赏国军在正面战场的贡献。


中华民国方面,对抗战研究有戒严时期的一党制的单一研究发展到戒严后及民主化呈现多样性,对抗日战争观点亦是多样化。谢晋元之子谢继民与台湾学生交流中,听到“我们台湾,你们中国”之说法[237]

蒋介石于1950年6月11日在圆山军官团演讲时提到,

中华民国政府也在2008年《中华民国年鉴》中评论抗日战争:

史学研究编辑

西方现代史历史研究曾因冷战意识形态,加上中共建政美国为首的西方反共国家采取围堵中国的政策,忽视抗日战争对世界战场之作用。随着冷战结束和东西方文化不断交流,西方学者开始重视中国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作用,研究工作也逐渐增加。美国历史学者兼政治传记作家、《蒋介石传》作者布赖恩·克罗泽英语Brian Crozier曾经和日本军事作家末至磨争论过,他认蒋以大撤退争取时间之战略是正确也是成功,但政治后果却对蒋长远不利,使大片土地由中国共产党游击队渗透,并表现出抗日英雄主义气概[238]:6

日本方面编辑

陆军总部确定计划后,即下令各战区、各方面军、及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遵照实施,国军遂依计划空运、车运、水运及徒步各种方法,由各方面向各要点推进,日军则于国军到达后即遂次集中,并同时解除武装[31]:244

从1945年9月11日起,到10月中旬止,日军大部业已集中缴械完毕,经过情形十分顺利,只有苏北、山东及华北方面,因受阻碍及交通关系,致未能完全按照预定之日期完成,直到1946年2月初,这些地方始缴械完毕[31]:244-245

当时受降之后,日军及日侨共为2,039,974人,另外还有韩籍俘虏及韩侨与台胞10万余人,分别集中于中国大陆,及台湾、海南岛越北各地,由塘沽、青岛、连云港、上海、厦门、汕头、广州、海口、三亚、海防、基隆、高雄等12个港口出港归国[31]:245。并由美方使用85艘登陆艇自由轮100艘,及部分日本船只担任输送;此一遣俘工作,由1945年10月底开始,直到次年6月底始遣送完毕[31]:245。中国为遗返日军及日侨,曾调配船舶30万吨[239]:169。中国政府紧缩一般交通,为日军及日侨动员火车轮船[240]:202-203。自1946年5月7日至12月31日,由葫芦岛遣返日侨合共158批,计1,017,549人;1947年6月25日至10月25日,又遣返12批,计29,627人;1948年6月4日至9月20日,再遣返3,871人[241]

 
从葫芦岛被遣返的日本人

尽管日军没有带武器,仍然维持原有军队系统,而且归还一度被接收,但在指挥上必需器材、飞机、汽车、脚踏车,致使日军顺利获得遗返[242]:201。日军及日侨从中国回日本所持行李太多,阻碍日本铁路运输[243]:169。中国也曾给日军及日侨增配火车[244]:169

1947年1月7日,盟军驻日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宣布:留中国各地约300万日本侨民、日本战俘已遗送完毕[39]:8260。2月4日,中国向日本追还善本古籍首批10箱运返,尚有108箱待运[39]:8280

2月24日,远东委员会决定授权麦克阿瑟将已指定之日本工业设备,先行分配30%与中国及菲律宾,作为初步赔偿,由日本负担所有拆卸、搬运费用;中国及菲律宾则负担运输船只及其他费用。2月25日,中国、美国、苏联等国商讨日本赔偿问题[39]:8295

3月7日,日本赔偿物资约达1000万吨,中国可获得30%[39]:8305。4月3日,美国政府发言人宣称:美国政府已训令麦克阿瑟于短期内依照临时计划,提前将30%日本赔偿品给中国、菲律宾、荷属东印度、缅甸与马来联邦各国,中国可得15%[39]:8327-8328

4月5日,据《大公报》南京电:美国政府授权麦克阿瑟以日本赔偿物资之30%提前分配,其中中国应得之5%,将达130余万吨;驻日盟军总部已将65家机器厂及12家火力发电厂之名单公布,为先行拆迁之赔偿物资之一部分,供中国、美国、荷兰、菲律宾之选择。中国之运输计划已拟就,第一批赔偿物资将分两次运回,所需费用将达8,000余亿元;须俟远东赔委员会之通知到达,即可派员前往拆运[39]:8329。4月7日,中国海军总部副参谋长高如峰谈称:关于日艘六十四艘平均分配中、美、英、苏四国一事,海军总部已接获通知,刻正遴选官佐士兵,候令赴日接收[39]:8330。4月11日,美国国务院宣布:日本驱逐舰级军舰140艘,将立即平均分配与中国、美国、英国、苏联;是为根据1943年四国宣言,对239艘军舰之首次分配[39]:8332。4月18日,远东委员会决定:“日本应保留足以使其维持1930年至1934年间生活水准之工业动力。”[39]:83374月19日,国民政府特派商震为盟国对日委员会中国代表兼中国驻日代表团团长[39]:8337。4月22日,中华民国海军总司令部派马德建、姚玙赴日接收日本赔偿中国之军舰[39]:8338。6月27日,首批日舰抽签分配:中、美、英、苏各得8艘,下月将由日本分驶各国[39]:8375。根据美、英、苏、中四国协议,解散日本海军所得战舰92艘,四国平分,中国获23艘;7月3日,日本赔偿中国首批军舰8艘抵达上海[39]:8378。7月17日,日本赔偿舰只第二次抽签,中国共得8艘8,000余吨;7月26日自日本启碇,7月28日到达上海[39]:8384

4月,因中、美、英、苏、法、荷、澳、加、印、新西兰对日要求赔款数目超过日本资产之总额,麦克阿瑟宣称,必须坚持二原则:一、充许日本留存维持最低国民生活水准之产业;二、水准以上之资产,由各国分配[39]:8345

5月1日,国民政府派秦汾为赔偿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决定将日本赔偿物资分上海、南京、塘沽、汉口、广州、青岛、广州湾、葫芦岛、马尾、厦门、营口、石灰窑、基隆、高雄14地起卸;赔偿物资包括机床、造船器材、钢铁、化工原料、电力以及轻金属等[39]:8346。5月5日,中国驻日本代表团赔偿组长吴半农与其他7国赔偿代表赴日本南部视察掠夺物品[39]:8349。5月12日,中国赔偿及归还代表团组成,吴半农为团长,负责处理日本赔偿事宜,和盟军总部赔偿执行处及民间物资保管组联系,执行赔偿事宜[39]:8353

6月2日,上海各报在《日本野心未戢》之标题下刊载法国通讯社东京消息,日本希望获得“跟美国共同托管琉球群岛,在千岛群岛库页岛外有捕鱼权及在台湾有特别移民权”等项权利[39]:8367。6月7日,台湾省议员、国大代表联席会议,电请蒋妥筹对策,坚决反对日、美共管琉球群岛及台湾特别移民权等无理要求;同日,台湾旅沪同乡会代表旅沪同胞发表通电,请政府采取有效措置,防止日本帝国主义之野心复活[39]:8368。6月21日,中国财政部、经济部、外交部及中央信托局、资源委员会、侨务委员会等,共同组成赴日商务考察团,潘序伦任团长[39]:8373

1948年9月27日,日本政府外务省报告流落东北日军近况,称在东北中共军中之原日军官兵总数约6万人[39]:8683。1949年2月23日,日本归还战时掠夺中国最后一批铜币、镍币700余吨,由“海辽”轮装运回中国[39]:8827

战争纪念编辑

 
位于七七事变发生地宛平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1945年9月2日,日本正式签署投降书。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将9月3日定为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245][246],1955年起改为“军人节[247]

1949年后,两岸分治、互相敌视的政治现实,使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中华民国政府对抗战的纪念,持有完全不同甚至对立的立场。在此后的政治宣传中,抗战主力之争成为横亘于两岸政府及各自支持者之间长久的政治争议。

1951年8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将9月3日定为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248]。1965年9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举办“首都各界人民庆祝抗日战争胜利”二十周年大会;1985年9月3日,举办“首都各界人民纪念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四十周年大会。1995年9月3日,举办五十周年大会。2005年9月3日,举办六十周年大会,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为抗战老战士颁发胜利六十周年纪念章。2014年2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确定每年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249],并于每年的9月3日举行国家纪念活动,将原本的“政府规定”规定的胜利纪念日升格为立法机关“法律条文”,同时将12月13日设为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250]。同年7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举办“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纪念活动,并为独立自由勋章雕塑揭幕。2014年9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北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办献花仪式,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等全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出席。2014年12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南京举办首个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主持公祭。201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于9月3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办首都各界人民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大会上进行了盛大的阅兵式。同时,国务院规定,当年9月3日为公共假期,全国休假一天予以纪念[247]

从1949年到1980年代初,中国大陆教科书缺乏对当时国军正面战场的全面客观性表述。如1960年上海教育出版社的《中学历史教师手册》和1979年徐州师范大学历史系编写的教参《世界历史大事纪年》中的中国抗战年份大事表,自八一三事变后,唯一提到国军行动的就是豫湘桂战役,此外还有花园口决堤和封闭生活书店发动反共高潮之类,主要内容都是中共的活动和作战。大陆教科书自芦沟桥事变日本投降,皆以中共领导的“抗日统一民族战线”的“全面抗战”为正面叙述,并适时地介绍毛泽东发表的文章,针对时局作的分析或指示;对于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则叙述其“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如何“消极抗日、积极剿共”,如何“密令国民党军队”进攻陕甘宁边区,甚至说1941年至1942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非常困难的时期,蒋介石打着“曲线救国”的旗号,指使他的一部分军队充当伪军,进攻解放区[251]。1980年代起,出于统战的需要及对历史事实的认同,开始宣传国军的作战,如台儿庄战役[252]。近年中国大陆各版本历史教科书虽然近来有所改变,并明确指出国民政府负责正面战场的对日作战,但是中共负责敌后战场的作战,在抗战中为“中流砥柱”之地位和作用的官方论述仍然存在[253]。在此之前,中国大陆教育主要强调全面抗战为“八年抗战”,在2017年1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发文,明确了中小学教育强调抗日战争为“十四年抗战”[254][255][256]。台湾学者认为是共产党为抢占话语权[257]

1999年10月25日,台北市中山堂前“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纪念碑”落成[258];2015年7月2日,中华民国中央银行委托台湾银行发售“纪念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七十周年”新台币硬币组合[259]。台湾自1980年代末期解严以来,逐渐摆脱一元化的中国中心主义台湾本土化运动的推展(反对者称之为去中国化),强调台湾优先,台湾教科书对于包括抗战在内的中华民国大陆时期的历史日渐淡化。

自1980年代以来,中国大陆亦曾出品数部描述国军正面战场的电影[260],如《血战台儿庄》(1986年)、《七七事变》、《铁血之血战南宁》、《铁血之昆仑战役》、《太行山上》(2005年)和《我的团长我的团》(2009年)等[261]。近年来中国大陆社会对对存在“手撕鬼子”等夸张情结的“抗日神剧”有很多争议[262]

台湾抗战题材影视作品主要拍摄于中华民国同日本、美国先后断交后的一段时期,主要作品有《八百壮士》(1975年)、《笕桥英烈传》、《英烈千秋》(1976年)等。1995年在华视首播42集纪录片一寸河山一寸血》。在2011年,台视三立电视播出为纪念中华民国建国百年而拍摄的电视剧《勇士们》的第一单元(即该剧前五集)有提及抗战历史。此外在2015年,台湾的公视也推出了纪录片《冲天》,以讲述抗战时期的国军飞行员;此外民视节目《台湾演义》和东森电视台也相继推出了有关于抗战的纪录片。

另外,与中国抗日战争有关的音乐作品有:《出发》、《上战场》、《中国一定强(中国不会亡、歌八百壮士)》、《全国总动员》、《知识青年从军歌》、《牺牲已到最后关头》、《我是中国人》、《伟哉黄埔》、《义勇军进行曲》、《松花江上》、《抗日军政大学校歌[263]、《长城谣》、《大刀进行曲》、《游击队歌》、《在太行山上[264]、《到敌人后方去》、《黄河大合唱》、《抗敌歌》、《旗正飘飘》等。

注释编辑

  1. ^ 包括国民政府的武装力量国民革命军(含实际受中共领导的新四军十八集团军);国共双方各自控制的敌后游击队,如忠义救国军东北抗日联军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华南游击队台湾义勇队;民间自发组织的抗日武装力量,如少年铁血军、华北国民抗日军、东北抗日义勇军等;另外还包括大韩民国在华流亡政府组织韩国光复军
  2. ^ 中日战争初期,苏联曾派遣航空部队与军事顾问至中国,如苏联航空志愿队,战争后期亦对日宣战,进攻满洲国。
  3. ^ 参加滇缅战役。[1]
  4. ^ 此数据包括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以及华南游击队
  5. ^ 此数取自国民政府国防部史政编译局以军令部和航空委员会统计制成的〈抗战期间国家总支出与官兵伤亡统计表〉[6]
  6. ^ 此处的“第二次”,是相对于1894年清日甲午战争而言。
  7. ^ 此处的十四年,系从九一八事变日本侵占中国东北三省算起。[9][10]
  8. ^ 而将国际上统称的“第一次中日战争”(即甲午战争)称为“日清战争”。
  9. ^ 一般命令第一号》第一条条文。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Andrew N. Buchanan. World War II in Global Perspective, 1931-1953: A Short History. John Wiley & Sons. 2019-05-07: 81. ISBN 978-1-119-36607-2. 
  2. ^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Army, ww2-weapons.com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11 March 2016
  3. ^ Hsiung, China's Bitter Victory, p. 171
  4. ^ David Murray Horner. The Second World War: The Pacific. Taylor & Francis. 2003-07-24: 14–15 [2011-03-06]. ISBN 978-0-415-96845-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2-13). 
  5. ^ 5.0 5.1 5.2 刘庭华. 《中国抗日战争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系年要录·统计荟萃 1931-1945》. 北京: 海潮出版社. 1995: 312. ISBN 7-80054-595-4 (中文). 
  6. ^ 吕芳上 (编). 中國抗日作戰史新編. 台北市: 国史馆. 2015: 294. ISBN 978-986-0449389 (中文). 
  7. ^ Clodfelter, Michael "Warfare and Armed Conflicts: A Statistical Reference", Vol. 2, pp. 956.
  8. ^ 大東亜戦争に於ける地域別兵員数及び戦没者概数. 厚生省援护局. [2019-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4) (日语). 
  9. ^ 9.0 9.1 中國修改教科書,「八年抗戰」變「十四年抗戰」 -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8-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9). 
  10. ^ 中國教育部要求中小學課本改稱「十四年抗戰」 - BBC News 中文. [2018-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05). 
  11. ^ 11.0 11.1 李恩涵. 《中日關係與軍國主義》略論第二次中日戰爭史的研究. 《海峡评论》1999年6月. [2015-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4). 
  12. ^ 12.000 12.001 12.002 12.003 12.004 12.005 12.006 12.007 12.008 12.009 12.010 12.011 12.012 12.013 12.014 12.015 12.016 12.017 12.018 12.019 12.020 12.021 12.022 12.023 12.024 12.025 12.026 12.027 12.028 12.029 12.030 12.031 12.032 12.033 12.034 12.035 12.036 12.037 12.038 12.039 12.040 12.041 12.042 12.043 12.044 12.045 12.046 12.047 12.048 12.049 12.050 12.051 12.052 12.053 12.054 12.055 12.056 12.057 12.058 12.059 12.060 12.061 12.062 12.063 12.064 12.065 12.066 12.067 12.068 12.069 12.070 12.071 12.072 12.073 12.074 12.075 12.076 12.077 12.078 12.079 12.080 12.081 12.082 12.083 12.084 12.085 12.086 12.087 12.088 12.089 12.090 12.091 12.092 12.093 12.094 12.095 12.096 12.097 12.098 12.099 12.100 12.101 12.102 12.103 12.104 12.105 12.106 12.107 12.108 12.109 12.110 12.111 12.112 12.113 12.114 12.115 12.116 12.117 郭廷以. 《近代中國史綱》 第3版. 香港: 中文大学出版社. 1986. ISBN 9622013538. 
  13. ^ 中国与二战 - 一个未完结的话题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德国之声,2005-01-21
  14. ^ 中国的二战功绩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芮纳·米德纽约时报中文网,2013-10-19
  15. ^ 许剑虹观点:二战之后,中华民国何以成为四强?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许剑虹,风传媒,2019-02-24
  16. ^ 我们该如何汲取二战的经验教训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章百家,来源:解放日报新华网,2015-12-31
  17. ^ 姜义华教授谈二战与中国的关系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德国之声,2005-09-02
  18. ^ 抗战胜利告全国同胞书
  19. ^ 抗战胜利70周年. 新华网. [2018-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30). 
  20. ^ “八年抗战”为何改为“十四年抗战”. 新华网. [2018-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30). 
  21. ^ 昭和12年9月2日阁议决定、事変呼称ニ関スル件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今回ノ事変ハ之ヲ支那事変ト称ス”
  22. ^ 波多野澄雄; 庄司润一郎. 〈近現代史〉 第2部 第2章 日中戦争―日本軍の侵略と中国の抗戦 (PDF). 第1期“日中历史共同研究”报告书. 2010-01-31 [2014-01-1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05-31). 
  23. ^ 23.0 23.1 事変呼称ニ関スル件. 日本内阁官房. 国立国会图书馆. 1937-09-02 [2011-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14). 
  24. ^ 24.0 24.1 北博昭. 日中開戦: 軍法務局文書からみた挙国一致体制への道. 中公新书1218. 中央公论新社. 1994-12-20. ISBN 4-12-101218-6. 
  25. ^ 今次戦争ノ呼称並ニ平戦時ノ分界時期等ニ付テ. 日本内阁官房. 国立国会图书馆. 1941-12-12 [2011-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14). 
  26. ^ 26.0 26.1 庄司润一郎. 日中間の戦争の呼称をめぐって―何と呼ぶべきか― (PDF). NIDSコメンタリー第79号. 防卫研究所. 2018-07-04 [2019-10-1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10-16). 
  27. ^ 田中新一. 「日華事変拡大か不拡大か」『別冊知性 5 秘められた昭和史』. 河出书房. 1956年12月。. 
  28. ^ 「支那」詞帶辱華貶義 日本早禁用. 东方日报. [2017-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15) (中文(香港)‎). 
  29. ^ 日本進逼 (上 ). RTHK. [2017-08-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4). 
  30. ^ 30.00 30.01 30.02 30.03 30.04 30.05 30.06 30.07 30.08 30.09 30.10 郭汝瑰、黄玉章. 《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 南京: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2 [2010-07-06]. ISBN 978721403034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08). 
  31. ^ 31.00 31.01 31.02 31.03 31.04 31.05 31.06 31.07 31.08 31.09 31.10 31.11 31.12 31.13 31.14 31.15 31.16 31.17 31.18 31.19 31.20 31.21 31.22 31.23 31.24 31.25 31.26 31.27 31.28 31.29 31.30 31.31 31.32 31.33 31.34 31.35 31.36 31.37 31.38 31.39 31.40 31.41 31.42 31.43 李怡. 《抗戰畫史》. 台北: 力行书局. 1969. 
  32. ^ 王禹廷. 《細說西安事變》前言. 台北: 传记文学出版社. 1989-10-01. 
  33. ^ 〈五十五年前的「五三」慘案:蔣介石總司令敍述事變經過〉. 《春秋》杂志第620期 (香港). 1983. 
  34. ^ 蒋中正. 《蘇俄在中國》. 台北: 黎明文化. 
  35. ^ 张学良:不抵抗命令是我下的 此事与蒋介石无关. 大洋网. 网易. 2005-05-19 [2006-04-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6-13). 
  36. ^ 36.00 36.01 36.02 36.03 36.04 36.05 36.06 36.07 36.08 36.09 36.10 36.11 36.12 36.13 36.14 36.15 36.16 36.17 36.18 36.19 36.20 36.21 武月星主编 (编). 《中國抗日戰爭史地圖集》. 北京: 中国地图出版社. 1995. 
  37. ^ 张宪文 等. 《中华民国史·第二卷:南京国民政府的建立、中国现代化建设的曲折发展(1927~1937年)》. 南京: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05. ISBN 7305042420. 
  38. ^ 洪钫. 〈九一八事變當時的張學良〉. (编)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 《文史資料選輯》第六輯. 北京: 中华书局. 1960. 
  39. ^ 39.00 39.01 39.02 39.03 39.04 39.05 39.06 39.07 39.08 39.09 39.10 39.11 39.12 39.13 39.14 39.15 39.16 39.17 39.18 39.19 39.20 39.21 39.22 39.23 39.24 39.25 39.26 39.27 39.28 39.29 39.30 39.31 39.32 39.33 39.34 39.35 39.36 李新总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韩信夫、姜克夫主编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 ISBN 9787101079982. 
  40. ^ 刘维开. 〈蔣中正的東北經驗與九一八事變的應變作為--兼論所謂銑電與蔣張會面說〉. 《政治大学历史学报》第19期 (台北). 2002. 
  41. ^ 黎东方. 《蔣公介石序傳》. [2014-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7). 
  42. ^ 《張學良文集》. 香港: 同泽出版社. 1996. 
  43. ^ 王铁汉. 《東北軍事史略》. 
  44. ^ 遼寧省檔案館存檔. 《明报月刊》 (香港: 明报月刊出版社). 
  45. ^ 45.00 45.01 45.02 45.03 45.04 45.05 45.06 45.07 45.08 45.09 45.10 45.11 45.12 45.13 45.14 45.15 45.16 45.17 45.18 45.19 45.20 45.21 45.22 45.23 45.24 李守孔. 《中國現代史》. 台北: 三民书局. 1973. ISBN 9571406635. 
  46. ^ 46.00 46.01 46.02 46.03 46.04 46.05 46.06 46.07 46.08 46.09 46.10 46.11 46.12 46.13 46.14 46.15 46.16 46.17 46.18 46.19 46.20 46.21 46.22 46.23 46.24 46.25 46.26 46.27 46.28 46.29 46.30 46.31 46.32 46.33 46.34 46.35 46.36 46.37 46.38 46.39 46.40 46.41 46.42 46.43 46.44 46.45 46.46 46.47 46.48 46.49 46.50 46.51 46.52 46.53 46.54 46.55 46.56 46.57 46.58 46.59 46.60 46.61 46.62 46.63 46.64 46.65 46.66 46.67 46.68 46.69 46.70 46.71 46.72 46.73 46.74 46.75 46.76 46.77 46.78 46.79 46.80 46.81 46.82 46.83 46.84 中国近代史学会策画、廖彦博著. 《決勝看八年:抗戰史新視界》. 台北市: 远见天下文化. 2015-06-29. ISBN 978-986-320-756-6. 
  47. ^ 陈布雷等编著. 《蔣介石先生年表》. 台北: 传记文学出版社. 1978-06-01: 24. 民国二十一年(壬申公元一九三二年) (蒋介石)四十六岁 一月,日军进占锦州。 中央步调纷乱,行政无人总持,陈友仁等高倡对日绝交宣战论调,外交、财政均陷绝境,公(蒋介石)发表“独立外交”之讲演,痛切指陈宣战之弊害。 行政院长孙科辞职,中央以汪兆铭继任。 
  48. ^ 48.00 48.01 48.02 48.03 48.04 48.05 48.06 48.07 48.08 48.09 48.10 48.11 48.12 48.13 〈相隔五年 淞滬兩度會戰〉. 《明报》. 2015-08-23: 新闻专题A10版 [2019-0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6). 
  49. ^ 刘维开. 〈蔣介石的旅遊生活〉. (编) 吕芳上主编. 《蔣介石的日常生活》. 香港: 天地图书. 2014. 
  50. ^ 50.0 50.1 50.2 50.3 〈喜峰口:抗日第一勝仗 500刀勇夜挫日軍 破不敗神話〉. 《明报》 (明报报业). 2015-08-02: 新闻专题A9版. 
  51. ^ 51.00 51.01 51.02 51.03 51.04 51.05 51.06 51.07 51.08 51.09 51.10 51.11 51.12 51.13 51.14 51.15 服部卓四郎; 等. 《大东亚战争全史》. 由张玉祥 等翻译 . 林鼎钦等校. 北京: 世界知识出版社. 2015. ISBN 978-7-5012-5021-9. 
  52. ^ 52.0 52.1 罗敏. 〈蔣介石的政治空間戰略觀念研究——以其「安內」政策為中心的探討〉. (编) 吕芳上主编. 《蔣介石的日常生活》. 香港: 天地图书. 2014. 
  53. ^ 53.0 53.1 《李守信自述》,内蒙古自治区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出版,1985年
  54. ^ 54.00 54.01 54.02 54.03 54.04 54.05 54.06 54.07 54.08 54.09 54.10 日扶植多個偽政權 倡「以華治華」. 《明报》. 2015-07-26: A10新闻专题版. 
  55. ^ 大公报》,天津:大公报社,1935年11月20日
  56. ^ 周天度; 郑则民; 齐福霖; 李义彬; 等. 李新总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编, 编. 《中華民國史》第八卷.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 
  57. ^ 余子道. 〈全国抗战之先声——绥远抗战〉. 《军事历史研究》. 
  58. ^ 田昭林、戚厚杰. 〈绥远抗战〉. (编) 郭汝瑰、黄玉章. 《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 南京: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1: 235–247 [2015-09-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02) (中文(中国大陆)‎). 
  59. ^ 费正清/戈德曼. 《費正清論中國-中國新史》. 台北: 正中书局. 2002: 346. ISBN 9570913924. 1931年起,著名留俄派‘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掌控了中国共产党的大权,苏俄的影响力更为加强。这一派人的观念和目标都属于马列正宗,并不切合中国实际状况。他们仍然高倡无产阶级革命,企图占领城市,继而使各省独立…… 
  60. ^ 蒋永敬. 《蔣中正先生與抗日戰爭》. 台北: 黎明书局. 1991. 
  61. ^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为对日宣战向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宣言. 1932-04-15 [2015-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25). 
  62. ^ 62.00 62.01 62.02 62.03 62.04 62.05 62.06 62.07 62.08 62.09 62.10 军事历史研究部、军事图书馆等编著. 《中國人民解放軍全史》(第一卷). 北京: 军事科学出版社. 1999. ISBN 7-80137-315-4. 
  63. ^ 《中共党史资料》北京:中共中央党校,1982
  64. ^ 64.00 64.01 64.02 64.03 64.04 64.05 64.06 64.07 64.08 64.09 64.10 64.11 64.12 陈布雷; 等. 陈布雷, 编. 《蔣介石先生年表》. 台北: 传记文学出版社. 1978-06-01. 
  65. ^ 张洪涛. 《国殇: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北京: 团结出版社. 2005-03-01. ISBN 9787801309754. 
  66. ^ 施罗曼.费德林史坦,辛达谟译. 《蔣介石傳》. 黎明文化. 1985-10-31. 
  67. ^ 蒋纬国. 《抗日戰爭指導》. 远流出版. 1989-04-05. 14日,斯大林电:“采取联蒋抗日政策,限十日内释放蒋介石” 
  68. ^ 西安事变时一份发自莫斯科的电报. 人民网. 2006-12-06 [2009-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0-14). 
  69. ^ 轉引自〈洛甫、毛澤東致周恩來、博古電〉,1937-01-05. 《文献和研究》1986年第6期. 
  70. ^ 70.00 70.01 70.02 70.03 70.04 70.05 70.06 70.07 70.08 70.09 70.10 70.11 70.12 70.13 70.14 70.15 70.16 70.17 70.18 《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共同编写委员会 (编). 《東亞三國的近現代史》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三联书店(香港). 2005. ISBN 962-04-2496-4. 
  71. ^ 关中. 《中國命運·關鍵十年:美國與國共談判真相(1937~1947)》. 台北: 天下远见出版. 2010-07-07. ISBN 9789862165683. 
  72. ^ 毛澤東為何力主遊擊戰抗日?. 新华网. 2009-09-17 [2015-09-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04). 
  73. ^ Michael M. Sheng. Battling Western Imperialism: Mao, Stalin, and the United States.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7. ISBN 0691016356. 
  74. ^ 74.0 74.1 74.2 74.3 茅家琦等主编 (编). 《中國近現代大事編年》. 北京: 北京出版社. 2002. ISBN 7200036994. 
  75. ^ 荣维木. 〈日本的全面侵华战争与中国的全面抗日战争〉 (PDF). 《中日共同历史研究报告》. 2010-01-31 [2010-04-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05-31). 
  76. ^ 76.0 76.1 76.2 〈烈士後人:日本人民也夠苦〉. 《明报》. 2015-08-23: 新闻专题A10版 [2019-0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6). 
  77. ^ 从日方资料探索淞沪会战日军伤亡数字. [2017-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16). 
  78. ^ 78.0 78.1 刘凤翰 (编). 〈淞滬抗戰時之中國海空軍〉. 《抗日戰史·全戰爭經過概要(三)》. 台北: 国防部史政局. 1968年10月. 
  79. ^ 79.00 79.01 79.02 79.03 79.04 79.05 79.06 79.07 79.08 79.09 79.10 79.11 79.12 79.13 吴景平; 曹振威. 《中华民国史》. 第九卷(1937-1941).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 ISBN 978-7-101-08001-8. 
  80. ^ 何应钦.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书局. 1974. 军官率领士兵,到处放火掳掠奸淫,被强奸的妇女,不计其数。而且多半在强奸之后,加以残杀。甚至刀割妇女乳头,任其裸卧地上,辗转呼号。日军则相顾取乐。更有一天将一个女人,轮奸至三十七次之多,造成震惊国际的大暴行;今天回想起来,实在还有眦裂发指之感。 
  81. ^ 编审陈佳荣、吕振基,作者谭松寿、罗国润、黄家梁、陈志华. 《中國歷史3》(中學三年級適用). 香港: 现代教育研究社. 2013. ISBN 978-962-11-1257-6. 
  82. ^ 中支方面地上作戦経过の概要 昭和12年11月上~13年2月18日 C11111920300
  83. ^ 83.0 83.1 83.2 83.3 83.4 83.5 83.6 〈浴血奮戰 中國以弱勝強〉. 《明报》. 2015-08-02: 新闻专题A8版. 
  84. ^ 李泽; 徐明庭; 翟学超; 武汉市档案馆; 八路军武汉办事处旧址纪念馆; 武汉图书馆 (编). 《武汉抗战史料选编》. 武汉. 1985. 新华日报》,民国二十七年一月二十一日:“韩复榘判处死刑(中央社讯)第五区副司令长官……及其他应守之要地,致陷军事上重大之损失,罪证确凿,已电请国民政府明令褫夺官勋,一面依照战时军律判处死刑,以昭炯戎,而肃军纪,即于本月二十四日执行枪决。” 
  85. ^ 85.0 85.1 《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辑委员会《军事》编辑委员会 (编). 《中國大百科全書•軍事I》. 北京: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989. ISBN 978-7-5000-0242-0. 
  86. ^ 86.0 86.1 郭廷以编著. 《中華民國史事日誌》第四冊. 台北: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87. ^ 《德驻日大使给德外交部密电》(1937-12-23),《德国对外政策文件集1918-1945》汇编第1卷第540号,华盛顿1949年版
  88. ^ 严如平. 〈蔣介石〉. (编) 李新、孙思白、朱信泉、赵利栋、严如平、宗志文、熊尚厚、娄献阁主编. 《中華民國史·人物傳》.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 ISBN 978-710-10-7999-9. 
  89. ^ 日本外务省 (编). 《日本外交年表和主要文書(1840-1945)》下卷《文書》. 东京: 原书房. 1969. 
  90. ^ 日本外务省 (编). 《日本外交年表和主要文書(1840-1945)》下卷《文書》. 东京: 原书房. 1969. 
  91. ^ 《中央日报》,1938-01-18
  92. ^ 根据人民日报1955年5月高饶反党集团罪行补改,尹骐,潘汉年的情报生涯,人民出版社
  93. ^ “日本都甲大佐说,清乡的目的是为了强化治安。日本方面目前最关心的是津浦线南段的运输安全。只要新四军不破坏这一段的铁路交通,日方则希望和新四军有一个缓卫地带。潘汉年说,新四军的发展很快,目前正在稳步地巩固和扩大农村根据地,也无意立即占领铁路交通线和其他交通据点。日军要给新四军一定生存条件,否则游击队就会随时破坏铁路交通的。”《潘汉年的情报生涯》,北京:人民出版社,1996年9月,第161页,ISBN 9787010025087
  94. ^ 睢城,铁军,第2期,潘汉年与镇江事件,第38页
  95. ^ “顷得确报,知共产党徒潘汉年,已与伪特工负责人李士群取得联络,相互协助,并闻潘汉年在沪,即住李士群之私寓,予兄等以打击,我兄此去,风险更大……”吴开先,抗战期中我所见到的杜月笙先生,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续编第二十六辑——杜月笙先生纪念集,文海出版,第39页
  96. ^ 费云文,戴雨农先生(下),台北:(中华民国)国防部情报局,1979年,第782页
  97. ^ 陈恭澍:《抗战后期反间活动》,台北:《传记文学》,1986年,第309页
  98. ^ 童倩. 日本學者:新四軍與日軍共謀對抗國軍. BBC中文网. 2015-12-25 [2016-09-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16). 
  99. ^ 鲁南. 中共地下党主持日特机关“岩井公馆”始末. 《福建党史月刊》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1-08-01 [2016-09-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09). 
  100. ^ 蒋中正总统文物,事略稿本(民国三十二年六月),台北:“国史馆”藏,002-060100-00177-025
  101. ^ 蒋中正总统文物,事略稿本(民国三十二年九月),(台北)国史馆藏,002-060100-00180-005。
  102. ^ 蒋中正电令:“有无潘汉年在伪方活动,交两统(中统、军统)局查报。”蒋中正总统文物,事略稿本(民国三十二年九月),台北:“国史馆”藏,002-060100-00180-005。
  103. ^ 1943年10月7日,林蔚调查报告《呈复奸伪潘汉年与敌伪勾结情形》:“潘汉年在上海曾任十八集团上海办事处主任,上海沦陷后仍潜伏于上海活动,据江苏调流室本年3月13日报称,南京伪方高级人员传出消息,谓中共曾派潘汉年未甯洽谈一次,内容结果汪精卫密不宣布;另据伪特工消息,谓伪之与中共在沪人员有相当联系,伪特工并派胡均鹤经常来往苏沪一带,负责联络事情。”蒋中正总统文物,革命文献-中共诡谋与异动(一),台北:“国史馆”藏,002-020300-00050-068
  104. ^ 何应钦.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书局. 1974. “二十八年(1939年)五月四日,日本飞机狂炸我战时首都重庆,一天之内,炸死无辜的平民七千五百多人;而且连续多日不止,以致死伤盈城,哀鸿遍野,庐舍成墟。实不知日本军阀,何以如此灭绝人性,使用如此残暴的手段!” 
  105. ^ 105.0 105.1 日本防卫厅防卫研修所战史室编撰,廖运潘译. 《日軍對華作戰紀要叢書 3 初期陸軍作戰:歐戰爆發前後之對華和戰》. 台北市: 国防部史政编译局. 1987. 
  106. ^ 「戦死者に申し訳ない」という呪縛. 朝日新闻. 2017-06-22 [2017-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1). 
  107. ^ 俞天任. 《有一類戰犯叫參謀》. 台北市: 台湾商务印书馆. 2015. 
  108. ^ 张玉法. 劉鳳翰:〈論抗戰期間國軍游擊隊與敵後戰場〉,《近代中國》第90期. 《中華民國史稿》. 台北: 联经出版. 1998. ISBN 978-957-08-1826-0. 
  109. ^ 李恩涵. 戰時日本對冀東的「三光作戰」(1937-1945) (PDF). 台湾师大历史学报. 2003年6月, (31): 151–170 [2020-07-0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15). 
  110. ^ 雷鸣远. 《The enemy within : an eyewitness account of the communist conquest of China》. 澳洲: St Paul Publications. 1953 (英语). 
  111. ^ 陈志奇 (编). 《中華民國外交史料彙編》(10). 台北: 渤海堂文化事业. 1996. 
  112. ^ 邓野. 〈日苏中立条约在中国的争议及其政治延伸〉. 《近代史研究》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113. ^ 〈論蘇日中立條約〉,《新華日報》社論. 重庆: 新华日报社. 1941-04-15. “‘日苏共同宣言’提到伪满及外蒙古人民共和国的事 ,这本是苏日过去的关系上久已存在的事实 ,当着张鼓峰、诺门槛战斗时 ,苏日军队便是在苏联、满洲及外蒙古边界作战的……现在这个宣言,一方面便是结束了过去这个有关满蒙的挑衅,另一方面也便保证了这两方面的今后安全,这丝毫不能也没有变更中国的领土权。” 
  114. ^   维基文库中有关国民政府对日本宣战布告的文本
  115. ^ “不平等條約”條目. 中华百科全书. [2010-08-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06). 
  116. ^ 116.0 116.1 116.2 116.3 116.4 116.5 116.6 116.7 116.8 石源华; 金光耀; 石建国. 《中华民国史》. 第十卷(1941-1945).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 ISBN 978-7-101-08001-8. 
  117. ^ 晋绥边区财政经济史编写组; 山西省档案馆. 〈晋綏邊區七年來的財政情況〉. 《晋绥边区财政经济史资料选编》. 山西人民出版社. 1986 [2013-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3). 
  118. ^ 张国焘. 《我的囘憶》. 明报月刊出版社. [2013-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3). 边区政府首先要做的工作,就是整理财政及增加收入。以前最主要的收入,是从鸦片烟而来…… 
  119. ^ 王健民:《中国共产党史》,汉京文化,第269页,引自《联合报》译印,〈1943年中美外交关系文件〉,第154页
  120. ^ 引自《中共栽种鸦片的真相》,1942年7月9日、10日,《西安晚报》,“边区保运商民鸦片,系由八路军后方留守处主任萧劲光主持,……去年九月间,中共由山西碛口临县运至米脂鸦片甚多,每百两取运费六百元,均用武装保送……”
  121. ^ 陈永发. 〈紅太陽下的罌粟花:鴉片貿易與延安模式〉. 《新史学》. 1990, 第一卷 (第四期) [2013-08-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7). 
  122. ^ Chen Yung-Fa. The Blooming Poppy under the Red Sun: The Yan'an Way and the Opium Trade. (编) Tony Saich; Hans J. Van de Ven. New Perspectives on the Chinese Communist Revolution. M.E. Sharpe. 1995 [2013-08-19]. ISBN 978156324428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3). (英文)
  123. ^ 李守孔:《抗战建国史研究讨论会论文集》上册,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编,1985年12月
  124. ^ 郭华伦. 《中華民國建國史》. 台北: 教育部主编. 萧劲光:“……去年曾有一时,由邻区背运鸦片过境,边区政府为严密防堵起见,特于本年二月成立禁烟督察处,……尊处实无派人前来之必要。近据报邻近边区各省罂粟遍地,影响民耕,敬请贵府多派员查禁为荷”。陕西省覆电:“内政部陕豫甘宁绥区烟毒检查团,并非由本府组织,乃中央派来西北各省普遍检查,并非专查贵军驻在地方,……至来电谓邻近边区各省,罂粟遍地,影响民耕一节,查本省所属各县,禁种早告完成,……迄未发现偷种烟苗情事……。”萧劲光仍拒绝检查:“……边区境内检查之责,应由边区自负。……” 
  125. ^ 【最后的胜利】湖南厂窖惨案亲历者讲述日军暴行. 新华网. [2020-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 
  126. ^ 岳阳市档案馆. “厂窖惨案”遇难同胞纪念碑. [2020-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 
  127. ^ 127.0 127.1 127.2 〈國軍戰機「押送」日軍 湖南機場遞降書〉. 《明报》. 2015-08-30: 新闻专题A10版. 
  128. ^ 刘学铫,新疆史论,知书房,2013年2月,ISBN 978-986-5870-51-5,第188-189页
  129. ^ 王柯,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中文大学出版社,2013年,ISBN 978-962-996-500-6,第140-146页
  130. ^ 张大军,新疆研究,〈民国以来的新疆〉,中国边疆历史语文学会,1964年6月,第155页
  131. ^ 刘学铫,新疆史论,知书房,ISBN 978-986-5870-51-5,第189页
  132. ^ 王柯,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香港中文大学,2013年,ISBN 978-962-996-500-6,第148-150页
  133. ^ 刘学铫,新疆史论,知书房,2013年2月,ISBN 978-986-5870-51-5,第192页
  134. ^ “伊宁起义实际上是苏联直接参与的革命。苏联方面不仅提供人员、武器、物资的援助,还动员部队,投入大炮、坦克、飞机等直接参加作战。由于盛世才时代连小刀都被没收,因此人民根本不可能有武器。伊宁起义时起义军指挥部有很多俄国人,来到伊宁的苏联军队也需要懂俄语的翻译,于是我被邀请参加革命”王柯,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香港中文大学,2013年,ISBN 978-962-996-500-6,第158页
  135. ^ 张大军,新疆研究,〈民国以来的新疆〉,中国边疆历史语文学会,1964年6月,第162-163页
  136. ^ 刘学铫,新疆史论,知书房,ISBN 978-986-5870-51-5,第195页
  137. ^ 杜荣坤、纪大椿、任一飞、刘文远,新疆三区革命史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第161页
  138. ^ 新疆三区革命史编纂委员会,新疆三区革命领导人向中共中央的报告及文选,新疆人民出版社,〈民族军是十一月革命胜利的坚强保卫者〉,1948年11月12日发表,第93-99页
  139. ^ 沈志华,俄国解密档案:新疆问题,新疆人民出版社,第295页
  140. ^ 新疆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新疆简史,第三册,新疆人民出版社,第353页
  141. ^ 《波茨坦公告》第八条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之其他小岛之内。”《开罗宣言》声明:“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及日本在中国所窃取之领土,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华民国。”
  142. ^ 《近代中國史綱》 第三版. 香港: 中文大学出版社. 1986. 倘使同盟国不坚持无条件投降,战争可能提前结束,不致予斯大林以操纵机会,作最少的代价,收得最大的利益。所以有人说,这是美国政策的重大错误,似不无道理。 
  143. ^ 從投降到受降—撼動歷史的26天. [2014-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0). 
  144. ^ 万仁元、方庆秋主编:《中华民国史史料长编》第66卷,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83年
  145. ^ 1945年8月10日,朱德連發布大反攻的第一號命令.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4年8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8月10日). 一、各解放区任何抗日武装部队均得依据《波茨坦宣言》规定,向其附近各城镇交通要道之敌人军队及其指挥机关送出通牒,限其于一定时间向我作战部队缴出全部武器。在缴械后,我军当依优待俘虏条例给以生命之保护。二、各解放区任何抗日武装部队均得向其附近之一切伪军,伪政权送出通牒,限其于敌寇投降签字前,率队反正,听候编遣,过期即须全部缴出武器。三、各解放区所有抗日武装部队,如遇敌伪武装部队拒绝投降缴械,即应予以坚决消灭。四、我军对任何敌伪所占城镇交通要道,都有全权派兵接受,进入占领,实行军事管制,维持秩序,并委任专员负责管理该地区之一切行政事宜,如有任何破坏或反抗事件发生,均须以汉奸论罪。 
  146. ^ 何应钦. 《八年抗戰之經過》. 1955. 
  147. ^ 第十八集團軍給蔣介石兩個電報. [2014-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9). 
  148. ^ 八路军总政治部宣传部编,《抗日战争时期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北京:新华书店,1953年
  149. ^ 论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军事占领体制”与其问题,苏瑶崇,《台湾文献》第60卷第2期,2009-09
  150. ^ 终战后台湾军事占领接收的筹备准备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2-02.,杨护源,高雄师大学报第三十七期,2014
  151. ^ 中山堂受降檔案分析 (PDF). 国史馆. 2010-12-15 [2015-01-0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12-07) (中文(台湾)‎). 
  152. ^ 中華民國外交史料特展 臺灣光復. 国立故宫博物院. [2015-1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1). 
  153. ^ 153.0 153.1 伊斯雷尔·爱泼斯坦. 《人民之戰》. 香港: 和平图书. 2016. 
  154. ^ 来源:林城晚报;作者:阎景堂. 杨超, 编. 揭秘最后一支红军:拒抗日改编命令 与党闹独立. 凤凰网. 2012-05-01 [2012-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02) (中文(简体)‎). 
  155. ^ 楚树龙. 《国际关系基本理论》. 清华大学出版社. 2003. ISBN 978-7-30206-922-5. 
  156. ^ 林云谷. 《抗戰與華僑》小冊子. 1938. 
  157. ^ 黄警顽. 《華僑對祖國的貢獻》. 上海棠棣社. 1940. 
  158. ^ 158.00 158.01 158.02 158.03 158.04 158.05 158.06 158.07 158.08 158.09 158.10 158.11 158.12 〈蘇聯、英國、美國對華援助〉. 《明报》. 2015-08-09: 新闻专题A12-A13版. 
  159. ^ 159.0 159.1 〈機頭繪鯊魚 美志願隊得名「飛虎」〉. 《明报》. 2015-08-09: 新闻专题A12版. 
  160. ^ 〈五千日軍喪槍下 機師不願回首〉. 《明报》. 2015-08-09: 新闻专题A12版. 
  161. ^ 161.0 161.1 161.2 161.3 161.4 161.5 161.6 〈飛行員越駝峰 殊死補給抗日〉. 《明报》. 2015-08-09: 新闻专题A13版. 
  162. ^ 〈飛行員越駝峰 殊死補給抗日〉. 《明报》. 2015-08-09: 新闻专题A13版. 美国陆军航空队空运部印中联队司令官亚历山大(Edward H.Alexander)中校曾在报告中写道:“这里的气候是十分可怕的。在12,000英尺(约3,658米)高度开始结冰。今天,一架C-87仪表显示已飞到了9,500英尺(约8,992米)的高度,而不能再飞高了,不能飞到浓云的上面。” 
  163. ^ 秦孝仪主编:《中苏关系》,《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第三期战时外交》(二),台北: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1981年
  164. ^ 164.0 164.1 俄军事专家撰文:我们曾在同一片土地上并肩作战. 新华网. [2009-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1-29). 
  165. ^ 中国共产党对苏日中立条约发表意见.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9-21). 
  166. ^ 网易. 日遗化武中国受害者近况:几滴毒液毁掉一生_网易军事. war.163.com. [2018-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06). 
  167. ^ 167.0 167.1 167.2 167.3 167.4 167.5 〈抗戰早期 德國軍事援華〉. 《明报》. 2015-08-09: 新闻专题A12版 [2015-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02). 
  168. ^ 希特勒曾经三次"调停"中日战争. 中国经济网. [2007-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4-17). 
  169. ^ 何应钦.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书局. 1974. “在抗战的初期,日本军阀的陆军常备师为十七个师团(特种兵齐全,开战后不久而使用二十一个师团)。最初使用兵力七三八、〇〇〇人,海军为一、九〇〇、〇〇〇吨,飞机二、七〇〇架。” 
  170. ^ 伪满洲国军拾零,吉林省图书馆. [2015-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08). 
  171. ^ 徐杰:二战伪军沉浮录,《世界军事》2012年第6期(三月下),第74-78页,福建省普通高中新课程验工作,福建省教育厅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5-09-19.
  172. ^ 陶涵英语Jay Taylor. 《蔣介石與現代中國的奮鬥》(上). 台北: 时报文化. 2010. ISBN 978-957-13-5173-5. 
  173. ^ 何应钦.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书局. 1974. “计官兵死伤三百二十一万余人,人民直接间接死伤,超出二千万人,流离失所者达一亿人以上,至于财产损毁,资源、税收及日伪所发钞票的损失,截至民国三十年止,总数已达国币四百四十九亿六千余万元,约合美金一百三十二亿六千余万元,中国为了抵抗侵略,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但是,日本军阀侵略的结果,所换来的也是民穷财尽,国破家亡的惨祸,这是日本军阀始料不及,而铸下的历史大错!” 
  174. ^ 姜涛; 卞修跃. 〈抗日戰爭期間中國的人口損失〉.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 2005-08-17 [2013-08-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9-22). 
  175. ^ 175.0 175.1 175.2 〈軍力遠遜日本 子彈價高 空槍練射擊〉. 《明报》 (明报报业). 2015-08-02: 新闻专题A8版. 
  176. ^ 大東亜戦争に於ける地域別兵員数及び戦没者概数 Retrieved 2015-06-22. Ministry of Health and Welfare. 1964 [2015-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05). 
  177. ^ 177.0 177.1 〈1粒子彈 等於35個雞蛋〉. 《抗战胜利70周年特刊》 (明报报业). 2015-09-02: 16. 
  178. ^ 何应钦.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书局. 1974. “自从民国廿六年七七事变爆发之后,以至于日本无条件降,其间我陆军与日军经历小战斗三万八千九百三十一次,重要战斗一千一百一十七次,大会战二十二次,共计大小战役四万零七十次。毙伤日军五百一十八万一千三百三十六人。我军伤亡三百二十一万一千四百一十九人。空军战果击毁日机五百六十八架,可能击毁者二十七架,击伤日机六十三架。击沉日舰二十九艘,航空母舰一艘,各型船只二百五十二艘,击伤日舰四十二艘,各型船只一千三百四十八艘。我军各型飞机失二千四百六十八架。” 
  179. ^ 迟景德. 《中国对日抗战损失调查史述》. 台北: 国史馆. 1987. 
  180. ^ 180.0 180.1 孟国祥、张庆军. 〈关于抗日战争中我国军民伤亡数字问题〉. 《抗日战争研究》. 
  181. ^ 何应钦. 《八年抗战与台湾光复》. 台北: 文海出版社. 1980. 
  182. ^ 182.0 182.1 萧若元说、刘文慧统筹、Jo Cheung撰稿及编辑、于非资料搜集. 《中國近代被消失的八十年終極版》(中). 香港: Hong Kong New Media. 2015. ISBN 978-988-14176-7-1. 
  183. ^ 戦争: 中国侵略(War: Invasion of China). 読売新闻社. 1983: 186 [2017-01-15] (日语). 
  184. ^ 《抗战八年来兵役行政工作总报告》,国民政府兵役部役政月刊编辑印行,1945年
  185. ^ 蒋纬国. 第二卷. 《国民革命战史》第三部·抗日御侮》. 台北. 
  186. ^ 徐永昌. 1943-07-07日记. 《徐永昌日记》第7册. 
  187. ^ 何成濬. 1942-02-25日记. 《何成濬将军战时日记》上册. 台北: 传记文学出版社. 
  188. ^ 徐永昌. 1941-10-25日记. 《徐永昌日记》第6册. 
  189. ^ 姜克实:台儿庄战役日军死伤者数考. [2016-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8). 
  190. ^ 日方文件解密:中国抗战到底打死多少日军?. 共识网. 2015-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23). 
  191. ^ 191.0 191.1 日本防卫厅防卫研修所战史室编撰;桂明译.《华中华南作战及对华战略之转变》台北市 : 国防部史政编译局, 民76.p542
  192. ^ “JACAR(アジア历史资料センター)Ref.C04121007300、昭和14年 “陆支受大日记 第31号 3/3”(防卫省防卫研究所)”
  193. ^ 日本防卫厅防卫研修所战史室编撰;廖运潘译.《日军对华作战纪要丛书 3 初期陆军作战:欧战爆发前后之对华和战》,台北市 : 国防部史政编译局, 民76,p587
  194. ^ “JACAR(アジア历史资料センター)Ref.C13070307400、北支那方面军戦时月报 (后方関系)(防卫省防卫研究所)”
  195. ^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 军事科学出版社. 2000. 
  196. ^ 张重华主编:《抗日战争时期重要资料统计集》,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编,北京出版社,1997年
  197. ^ 杨奎松. 《中间地带的革命》. 太原: 山西人民出版社. 2010: 360. 中共中央毛泽东、朱德、彭德怀、刘少奇致电八路军总部、山东军区和晋西北《中央关于改变加倍数目发表战果的作法的指示》(1944年3月21日)电文称:“我军战报多年沿用加倍数目发表的办法,用以扩大影响。但此种办法,对群众为不忠实,对党内造成虚假作风,对敌人则引起轻视,对外界则引起怀疑。以后,我军公布战绩一律不准扩大,均发表实数。望转令所属严格执行。” 
  198. ^ 198.0 198.1 198.2 〈抗戰傷亡 國共各有說法〉. 明报 (明报报业有限公司). 2015-08-30: 新闻专题A10版. 
  199. ^ 悟道人. 日本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北京: 战略网. 2015-11-13 [2015-1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22). 
  200. ^ 戴维勋. 《中國近代最具影響力之三大人物——孫中山、蔣介石、毛澤東》. 秀威资讯科技. ISBN 9789862213582. 
  201. ^ 解密:1946,远东国际法庭审判日本战犯纪实. 搜狐. 2004-09-20 [2009-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19). 
  202. ^ 石源华. 《陳公博全傳》. 稻乡出版社. 1999. 
  203. ^ 时报文化编辑委员会 (编). 《珍藏20世紀中國》. 台北: 时报文化. 
  204. ^ 李臻. 冈村宁次缘何无罪释放. 《北京档案》 (北京: 北京市档案局北京市档案学会). 2006, (03) [2010-05-12]. ISSN 1002-1051. doi:10.3969/j.issn.1002-1051.2006.03.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3). Ewen.cc. [2010-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3). [失效链接]
  205. ^ 毛泽东. 〈中共发言人关于命令国民党反动政府重新逮捕前日本侵华军总司令冈村宁次……的谈话〉.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 2008年重印.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2010-05-12]. ISBN 701000917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17). 
  206. ^ 王和利、张家安、赵兴文. 〈特别军事法庭在沈阳审判日本战犯始末〉. 《党史文汇》. 
  207. ^ 纪敏. 〈收押改造日本战犯纪实〉. 《文史精华》. 
  208. ^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外交部周恩來關於美國宣佈非法的單獨對日和約生效的聲明(1952.5.7). [2015-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08). 
  209. ^ 中華民國與日本國間和平條約條文. 全国法规数据库. [2010-08-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05). 
  210. ^ 徐宗懋. 《二十世纪台灣:光復篇》. 
  211. ^ 林满红. 界定台灣主權歸屬的國際法——《中日和約》. [2010-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0). 
  212. ^ 日本外务省网页 - 对中国ODA实绩概要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日文版)
  213. ^ Mark D. Sherry. China Defensive. 美国陆军军史中心. [2013-08-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1). The primary American goal was to keep the Chinese actively in the Allied war camp, thereby tying down Japanese forces that otherwise might be deployed against the Allies fighting in the Pacific...the China Defensive Campaign succeeded. China remained in the war, diverting 600,000 to 800,000 Japanese troops, who might otherwise have been deployed to the Pacific. (英文)
  214. ^ 于杰. 揭秘:斯大林六次電請毛澤東出兵援蘇內幕. 《世纪风采》. 2010-05-18 [2015-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0). 
  215. ^ 1. Origin and Evolution. 1946-47 Yearbook of the United Nations. United Nations Department of Public Information. : 33 [2015-08-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2). 
  216. ^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United Nations. [2015-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20). On October 24, 1945, the victors of World War II — China, the U.S.S.R., France, the United Kingdom, and the United States — ratified the UN Charter, creating the Security Council and establishing themselves as its five permanent members with the unique ability to veto resolutions. 
  217. ^ 抗日战争对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影响. [2015-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17). 
  218. ^ 抗战胜利对中国现代化进程影响深远. [2015-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17). 
  219. ^ 抗日战争对我国西部高等教育发展的影响. 维普网. [2017-0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8). 
  220. ^ 《抗战八年来兵役行政工作总报告》,国民政府兵役部役政月刊编辑印行,1945年
  221. ^ 抗日战争时期高校内迁探析. [2015-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17). 
  222. ^ “开发张爱玲故居”将是上海的一个耻辱!. [2015-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02). 
  223. ^ 〈中國人民艱苦卓絕的八年抗日戰爭〉(上篇). 《党史博览》 (郑州: 《党史博览》杂志社). 2012-05-31 [2013-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7). 
  224. ^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国解放战争史》第1卷,北京
  225. ^ 〈中共中央致中共和平谈判代表电〉,1945年9月
  226. ^ 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45年). 2004-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02). 
  227. ^ 李新总主编 (编). 《中华民国史》第三编第五卷. 北京: 中华书局. 2000. 
  228. ^ 蒋纬国. 《国民革命战史第三部抗日御侮》第三卷. 台北. 
  229. ^ 《陆军整理计划》,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1945年7月
  230. ^ 抗战结束后国共军事实力对比. 2010-08-31 [2013-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4). 
  231. ^ 何应钦. 附錄一〈岡村寧次將軍會談記——1956年「文藝春秋」四月號刊載〉.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书局. 1974. 冈村:关于这一点,根据我所听到的;美国顾问团也不好,我相信是美国贻误了远东的局面。她妄图国军开往东北,但拥有美式装备的精锐部队,多为南方人,中国自黄河以北没有水田,北方人吃稀饭,吃馒头,而南部多是水田,南北情形不同,必须吃米的精锐部队开往东北,而为遣返日侨,大米不能运往接济,结果在内战上招致了不利的条件。也可以说,为了尽速遣返二百万的日侨,结果受到很大的牺牲。 
  232. ^ 紅旗先鋒:中共第一紅色特工潘漢年. 中国网络电视台. 2011-06-22 [2013-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2). 
  233. ^ 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44年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44年>>资料中心>> 党史大事记 来源: 共产党中国新闻网
  234. ^ 王人广. 三五九旅南征記. 炎黄春秋. 2005, (第9期) [2016-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08). 
  235. ^ 〈烈士後人:日本人民也夠苦〉. 《明报》. 明报报业: 新闻专题A10版. 2015-08-23. 谢继民不时被卷入关于国共抗日之争,他说:‘我总是强调,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在抗战中都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那时候国共两党还是合作抗日的。’ 
  236. ^ 胡锦涛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人民网. 2005-09-03. 
  237. ^ 〈烈士後人:日本人民也夠苦〉. 《明报》. 明报报业: 新闻专题A10版. 2015-08-23. 我(谢继民)跟他们讲,这段(抗日)历史不是我们、你们,是我们共同的历史。 
  238. ^ 岳渭仁、冬卉、向东华、晓晴 (编). 《外國人眼中的蔣介石和宋美齡》. 西安: 三秦出版社. 1994. ISBN 978-7-80546-784-9. 
  239. ^ 何应钦. 附錄一〈岡村寧次將軍會談記——1956年「文藝春秋」四月號刊載〉.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书局. 1974. 何:……这占当时中国船运力的百分之八十。 
  240. ^ 何应钦. 附錄(七)岡村寧次〈徒手官兵〉.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书局. 1974. 鉴及这种对于遣返工作的合作,后来造成经济界对国民政府的不满,导致今日中国陷于苦境的事实,决心发出这种运输命令的中国政府对我们的好意,实在是很大的。 
  241. ^ 《葫蘆島百萬日僑大遣返》. 北京: 五洲传播出版社. 2005. 
  242. ^ 何应钦. 附錄(七)岡村寧次〈徒手官兵〉.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书局. 1974. 当遗返之际,无论军人或侨民,都准许除了被盖之外,各带行李三十公斤,及侨民一千日元,军人五百元的现款。 
  243. ^ 何应钦. 附錄(一)〈岡村寧次將軍會談記——1956年「文藝春秋」四月號刊載〉.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书局. 1974. 冈村:……驻日盟军曾指示陆军大臣发布减少行李的命令,我也接到同样命令,可是,我故作不知,未加理睬……。 
  244. ^ 何应钦. 附錄一〈岡村寧次將軍會談記——1956年「文藝春秋」四月號刊載〉.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书局. 1974. 冈村:……因此,自一九四五年十一月起至一九四六年七月止,在短短十个月期内二百万人终获全部遗返完毕…… 
  245. ^ “全国庆祝胜利 明日胜利日放假一天”《大公报》,1945-09-02
  246. ^ 70年前的今天胜利之日 举城狂欢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每日新报》,2015-09-03
  247. ^ 247.0 247.1 〈為什麼勝利紀念日不是8月15日〉. 《抗战胜利70周年特刊》. 明报报业: 2. 2015-09-02. 
  248. ^ 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政务院规定九月三日为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通告》
  249. ^ 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s: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决定
  250. ^ 中国最高立法机关通过决定 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新华网. 2014-02-27 [2014-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29). 
  251. ^ 王中孚. 论两岸中学历史教科书对于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的评价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52. ^ 【抗日战争】. 环球新军事. [2015-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31). 
  253. ^ 张宇韶. 张宇韶:抗战史观的争议中,自处边缘的台湾. 端传媒. 2017-01-17 [2017-0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9). 
  254. ^ 一文读懂“八年抗战”为何改为“十四年抗战”_新闻_腾讯网. 腾讯网. 2017-01-10 [2017-0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1). 
  255. ^ 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 关于在中小学地方课程教材中全面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的函, 教基二司函(2017)1号, 2017-01-03 
  256. ^ “14年抗战”不只传递出一个新概念. 新华网. 2017-01-11 [2017-0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3). 
  257. ^ 中國大陸改8年抗戰為14年 搶占話語權. 中央通讯社. 2017-01-10 [2017-0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2). 
  258. ^ 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纪念碑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台北市中山堂管理所
  259. ^ 【更新】抗战70周年纪念币 台银已售罄!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台湾苹果日报
  260. ^ 抗日战争纪念网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电影
  261. ^ 抗日战争纪念网.影视作品.二级栏目. [2016-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1). 
  262. ^ 雷志龙. 抗日“神剧”背后的生存逻辑. 北京青年报. 2016-05-12 [2016-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16). 
  263. ^ 凯丰简介. [2015-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6). 
  264. ^ 100首爱国歌曲名单公布. 新华网. 2009-05-25 [2011-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24).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历史背景

外部环境

日军战争罪行
战犯处置

战后安排及影响

日本历史认识问题

其他相关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