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成濬

何成濬(1882年6月20日-1961年5月7日),又名季刚(亦说季哲),派名光镛。字雪竹,初字雪舟。湖北随州厉山何家畈龚家湾人。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2]。何被誉为天才的说客和杂牌军的天才领袖。与刘镇华(字雪亚),陈调元(字雪暄)并称为“三雪”。

何成濬
He Chengjun.jpg
出生光绪八年五月初五(1882年6月20日)[1]:604
 大清湖北省随州厉山何家畈龚家湾
逝世1961年5月7日(1961岁-05-07)(78岁)[1]:604
 中华民国台湾台北
效命中华民国 中华民国
军种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中华民国陆军
服役年份1909年–1946年
军衔陆军一级上将
统率北平行营主任,北伐军总参谋长,武汉行营主任,湖北绥靖公署主任, 湖北省政府主席,军法执行总监
参与战争辛亥革命二次革命护国战争护法运动北伐蒋桂战争中原大战抗日战争国共内战
获得勋章青天白日勋章国军革命军誓师十周年纪念勋章,二等宝鼎勋章,一等宝鼎勋章胜利勋章忠勤勋章,二等云麾勋章,一等云麾勋章
其他工作 中华民国国民大会主席团主席,国策顾问,总统府资政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何成濬的父亲何星三,小时穷无立锥之地。后通过经商致富。何成濬排行第三,两个兄长均考取秀才。何成濬本人也为秀才。1896年,何成濬14岁时报考湖北武备学堂,因年龄身体均不合格而未获录取。19岁时以第一名补博士弟子员,由学使蒋式棻保送经心书院肄业。因废科举,兴学校,1903年原有之两湖书院经心书院合并为两湖大学两湖文高等学堂)。何于是入两湖大学,从而与黄兴接为好友,并加入革命党。1904年何经张之洞选派赴日本留学,入东京振武学堂。翌年加入中国同盟会,结识孙中山。据记载,何在两湖书院振武学堂均以第一名毕业[3]。从振武学堂毕业后,何在名古屋军队中实习,接李书城黄兴嘱咐,望其于军事上更求深造,故而于1907年实习期满,考入陆军士官学校第五期步兵科。1909年何回国,供职于湖北督练公所。次年受吴禄贞邀请,拟任吴属下第二十三标标统。未获军政当局批准,改去北京,任陆军部军制司蒐健科科员,秘密参加推翻清政府的革命活动。何成濬在北京期间,与湖北随县同乡彭介石过从甚密。彭介石是清末拔贡,当时在直隶省咨议局当议员。直隶省咨议局议长孙洪伊(字伯兰),原系康有为梁启超维新派人物,政治上动摇不定。何成濬通过彭介石的关系,拉孙洪伊投向同盟会。孙洪伊在北方是一个很有影响的人,他投入同盟会后,罗致一部分人,形成一派力量,称为“小孙派”(指孙中山为大孙派)。何成濬因此在同盟会内名声大噪,颇受黄兴等之信任。

辛亥革命与二次革命编辑

武昌起义爆发后,清廷派兵南下镇压革命,何成濬被任命为一等参谋,带两标兵(第一镇第一标及第六镇第二十四标)赴汉口,驻扎于黄陂祁家湾。其间何暗助起义军,用计阻止清军过江攻击武昌武昌起义后,何被吴禄贞任命为参谋长。然尚未赴任,吴便以被人刺杀。故而转赴上海,投奔黄兴,旋去南京参与筹建临时政府工作。1912年1月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出任陆军部副官长。期间在黄兴送孙中山赴沪时,何成濬主持平定了南京城内军的哗变。4月临时政府北迁,任南京留守府总务厅长。其后,南京政府与北京政府发生冲突,黄兴解职回,何也卸任回到湖北。不久,作为黄兴的驻北京代表,赴北京见袁世凯。民国二年,宋教仁在上海被刺身亡。之后,何成濬拒绝了袁世凯的挽留回到上海,参加讨袁。返回上海后,何往返南京上海数十次,游说了驻南京的第八师独立。汪精卫数次与其同行。二次革命中何任江苏讨袁军总司令部总参议。讨袁失败后与1913年9月份逃亡日本。1914年6月,何成濬受黄兴委托,以“驻沪军事特派员”的身份回到上海,负责联络上海的革命同志继续反袁斗争。期间,何成濬加入欧事研究会,在黄兴去世后,何加入中华革命党。不久,陈其美也回到上海。何与陈其美其间交往甚密,共同进行讨袁斗争。当时湖北人参加辛亥革命的国民党人,有居正、何成濬、田桐蒋作宾邓玉麟等住在上海,何成濬也住在法租界内。何成濬家经常住有闲人,他不仅招待食宿,有时还给点零用钱或帮助介绍工作,人称有“孟尝君之风”。他与黄兴及其夫人徐宗汉,也一直保持密切关系。在上海时,何成濬曾与蒋中正陈其美在一起搞过证券交易所买卖,从而与蒋中正熟识。

护法战争(三次革命)编辑

袁世凯死后,黎元洪任总统,邀请黄兴入京。何受黄兴之托,赴京查看情形,被黎元洪任命为北京政府内务次长兼警察总监。何目睹军阀掌权,国事不可为,迅即离京。1917年孙中山在广州成立护法军政府,命何负责联络各省军队。何在湖北策反了荆沙的石星川师。其后,被孙中山委任为其代表,长驻湖南,并负责联络四川和湖北两省。何在湖南以总指挥身份指挥部队经岳州攻入湖北,迫近武昌时,众寡不敌,为吴佩孚亲率大军所败。何释去兵权,潜行经武汉赴上海见孙中山。孙中山赴广州后,何与廖仲恺两人负责留沪联络各方。何留沪约半年,奉命联络了孙洪伊。之后何又被派往云南游说唐继尧,经三月,不成乃返。陈炯明背叛革命后,何成濬依靠孙洪伊赠予五百金而得以从上海赶赴广州。孙中山下令讨伐陈炯明,何成濬奉孙中山命只身入闽,策反了延平镇守使王永泉,协助许崇智拿下了福州许崇智担任东路讨贼军总司令。何成濬被委任为东路讨贼军前敌总指挥。其后因何攻下了泉州及邻近数县,被许崇智任命为兴化泉州永春等属总指挥兼闽南善后督办,总指挥部设在泉州。参谋长潘康时,参谋石毓灵汪世鎏喻育之赵壁原等。何率军三旅扫荡闽南,并整编民军,历时约两年。其后孙传芳部队攻入福建,王永泉与何成濬的部队皆战败,同时孙中山因广州久攻不下,也要何将所部带回广东。于是何成濬又将所部从福建汀州经江西,历28日,于1924年带回了广东,改称“鄂军”。1924年10月何被孙中山任命为湖北招讨使兼建国军北伐总司令部参谋长兼左翼总指挥,随总司令谭延闿入江西北伐。在占领吉安后,左右两翼都失利,因而退回广东。何也因部队损伤过重,需要整理而交出兵权,解甲回沪。1925年9月被蒋中正任命为东征军总部总参议,讨伐陈炯明。何成濬部下苏世安部在这次作战中甚为得力。胜利后,何又返回上海。

北伐编辑

1926年7月第一次北伐战争开始,何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总参议。何以总代表名义驻沪,负责联络各地革命者。期间何成功的游说了李振亚任应岐。其后,何赴南京游说孙传芳,未成,转而联络了江西督军方本仁。北伐军攻克武汉后,何任鄂北绥靖主任,并担任湖北省政务委员会委员。当时,湖北省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为邓演达,委员有李汉俊、何成濬、詹大悲张国恩刘佐龙蒋作宾等人。其后,何又被任命为军事厅长,因徐谦反对,何遂退出湖北省政务委员会。1927年4月,何成濬奉蒋中正委派赴山西联络阎锡山,说服了阎锡山出兵参加北伐战争。何在经过北京时,联络了奉系韩麟春张学良杨宇霆于国翰等人。1927年7月28日,南京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政治会议议决,特任陈训泳蒋作宾方声涛、何成濬、孙岳方本仁为军事委员会委员。该年9月17日,由宁、沪、汉三方组成的国民党中央特别委员会推举何成濬等为军事委员会委员。1928年4月国民政府开始“二次北伐”,何担任第一集团军参谋长兼徐州行营主任。五三惨案中,日方以熊式辉资格不够,拒绝与其谈判。何成濬因而以蒋中正的全权代表身份与日方进行交涉,因拒不接受日方屈辱条约,被日军断绝饮食,监禁一日。何仍不接受拒绝签字,日方最终只得将其放回。何归还后,北伐军不理日军,绕道北伐。待北平收复后,何又与日军交涉,使日方答应交还济南。其后只身一人劝说张学良东北易帜成功。同年10月国民政府改组,出任参军长。

北伐胜利至中原大战编辑

1929年,何担任北平行营主任兼任(孙中山)奉安委员会委员兼总务组主任。1929年1月1日至25日,国民党中央为削弱各地方实力派兵力,整理全国军事,召开编遣会议,会上成立了编遣委员会.该年3月11日又任命何成濬等为中央编遣区办事处委员。同年,为讨伐桂系,于4月5日建成讨逆军第九军,任命何成濬为军长。不久,何成濬任武汉行营主任,该军结束。蒋桂战争爆发后。何成濬从南京赶赴天津,再致电阎锡山傅作义将其从天津护送到北平。然后一边游说刘春荣师及魏益山师使其拥护南京中央,一边游说唐生智拥护南京中央并利用其影响力策反桂系中的湘籍部队。同时张学良也派于学忠调动部队,暗中协助。最终蒋桂战争以桂系的失败告终。同年,中东路事件发生,何又应张学良之邀赴沈阳商讨方略[4]。1929年12月,唐生智在郑州反蒋。何成濬设法收编了唐部刘春荣师及魏益山师,使得白崇禧便衣出走,唐生智也不敢按原定计划夺取北平。同一时期,何成濬还游说了刘镇华部易帜,并用银元大量收编了北方部队。大半为冯玉祥的部队。计有吉鸿昌(原为甘肃省主席,时任冯玉祥之前敌总指挥),王修身孙良诚刘桂堂刘黑七)等。几乎北起张家口,南至徐州一路的冯系军队全被收买。由于这些军队之要洋钱(银元),不信任票纸,尝有人笑谓:“洋钱打垮了冯军”[5]

1929年5月份,何成濬被任命为湖北省政府主席,但一直未到职,先由民政厅长方本仁,后有秘书长萧萱代理。1930年2月,何回到武汉正式就任湖北省政府主席,并改组省政府。秘书长为彭介石,民政厅长先是方本仁,改为吴醒亚、其后为刘文岛,建设厅长黄昌榖,教育厅长黄建中,财政厅长是张贯时。之后,因1931年江淮大水进入汉口市区,以及夏斗寅觊觎湖北省主席职务,联合李书城等对何进行攻讦,何于1932年夏辞去兼任的湖北省政府主席职务,由夏斗寅接任[6]。1930年,何成濬继何应钦担任武汉行营主任,并兼任中央讨逆军第三军团总指挥,率部参加中原大战,讨伐冯玉祥阎锡山。讨逆军第三军团为蒋中正将湖北、河南的杂牌队伍收编而成,担任平汉线对冯作战任务,委任何成濬兼总指挥,受其指挥的部队有第二军蒋鼎文部,第七军杨虎城部,第九军王金钰部,第十军徐源泉部,第十三军夏斗寅部,豫西警备司令岳维峻部,襄樊警备司令范石生部。总指挥部下设办公厅和参谋、副官、军需、军法4处以及特务团,总指挥部参谋长陈光组中将。总指挥部设于汉口四民街(现胜利街),1930年5月为迅速攻占许昌,曾将指挥部移驻至许昌市南之大石桥。1931年4月12日结束。1930年5月16日,何成濬对平汉线下总攻击令,王金钰部包围樊钟秀部于临颖,并向许昌进逼。何成濬由驻马店漯河督师。6月4日,坚守许昌的樊钟秀被蒋军空军轰炸阵亡。迫使冯亲赴许昌视察,以安定军心。6月10日,冯军在平汉线发起全面进攻,激战2昼夜,蒋军纷纷向漯河以南溃退。

抗战前期编辑

1931年11月,武汉行营改为驻鄂(武汉)绥靖公署,何成濬继任主任,负责指挥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围剿”。何部下徐源泉部剿洪湖,萧之楚部剿大别山,均成功。1932年7月1日,蒋召见湖北党委和清乡促进委员会后,对湖北政治深感失望,对驻鄂绥靖公署主任何成濬湖北省政府主席夏斗寅深恶痛绝。[7]:3591935年12月1日,驻鄂(武汉)绥靖公署撤销。1935年4月,国民政府第一次授衔时,被授为陆军二级上将(特级上将一人,蒋中正,一级上将为冯玉祥白崇禧李宗仁阎锡山张学良朱培德唐生智陈济棠。1936年7月13日,国民党举行第五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通过了《国防会议条例》。何成濬作为中央特别指定之军政长官被委任为国防会议议员。1935年3月1日,由豫鄂皖3省“剿匪”总司令部改编而成武昌行营,张学良为主任。1936年12月,张学良因主持西北“剿总”事辞主任职,何成濬于12月1日接任主任,陈诚任副主任.武昌行营于1938年6月结束。1937年11月,何再次担任湖北省政府主席。省政府秘书长为杨揆一,民政厅长严重(立三),财政厅长贾士毅,建设厅长石瑛,教育厅长周天放。到1938年6月,移交陈诚接任。

抗战期间编辑

西安事变期间,何成濬回电张学良:“以委座之德威,竟被劫持。弟何人斯能无顾虑?”而婉拒张学良的赴西安谈判的邀请,故而当蒋中正返回后受到排挤。社会上更有人借何成濬的电文,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何人斯”。八一三战役爆发时,何正在南京。其后,何被任命为第四预备军总司令。武汉撤退时,何成濬与蒋中正和徐永昌最后撤离汉口。徐与何走湖南,适逢长沙大火,徐与何转往广西,自桂林搭乘机飞重庆。审判韩复渠时,何担任副审判长(审判长为鹿钟麟,副审判长为何成濬与何应钦)。1939年1月何被委任为军事委员会军法执行总监。抗战期间,何成濬先后当选为国民党第三、四、五、六届中央执行委员。1942年8月21日,何成濬在日记中指出:“自抗战以来,各高级长官所极力宣传之台儿庄胜利、湘北几次大捷等等,无一不夸张,中央明知之,然不便予以揭穿,只好因时乘势,推波助澜,藉以振励士气,安慰人民,用心亦大苦矣。各国对外作战情形,大略皆类此,不过中国之高级长官技术特为巧妙。”[8]:149

国共内战编辑

抗战刚刚胜利,东北伪满洲国陆军大臣臧式毅即致电何成濬,愿通过何的关系使中央政府收编其四十万日式装备的陆军,汪伪政权的剿匪总司令杜锡钧也希望通过何收编其平汉路沿线的伪军二十万人。何在众人都还沉浸在抗战胜利的喜悦中时,就以预见到了即将爆发的国共内战,因而力主收编华北与东北的这60万伪军以制止共产党活动,然为军政部长陈诚以没有这笔军费预算为由不同意何的主张,最终何的建议被否决[9]。1946年何成濬因抗战全面胜利获青天白日勋章。7月26日何成濬退役,请辞本兼各职回湖北。同年,湖北省咨参议会成立。何成濬参加了选举。参加投票71人,何成濬以63票的多数当选为议长。1947年11月,第一届国民代表大会召开,何成濬在原籍湖北省随县当选为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第二年4月,何成濬在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主席团主席。1948年冬,何成濬不慎跌伤了腿,因治病赴上海。其间何听闻旧部黄百韬徐蚌会战中战死,大为伤感。1949年初,何转赴香港。1951年春,从香港迁往台湾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

赴台之后编辑

赴台后,何担任过国策顾问总统府资政,后又担任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中央纪律委员会委员等职务。1954年担任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二次会议主席团主席。1960年他又连任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三次会议主席。1954年陈诚连任副总统由其授予委任状[10]。1961年5月7日,何成濬病逝于台湾,埋葬于阳明山第一公墓。

评价编辑

何成濬将军自参加辛亥革命到以八十高龄病逝台湾,民国大事几乎无役不与。他为人称道的主要为三点:1.长于指挥杂牌部队;2.善于游说;3. 担任军法执行总监时力求案无冤屈。何成濬被誉为将军说客、天才的说客和杂牌军的天才领袖。1992年4月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十说客外传》中所选唯一近现代说客便是何成濬[11]。他长于谋略,为蒋中正沟通各派军阀,是蒋中正早期最主要的智囊之一。

何成濬文为秀才,武为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生,且为同盟会早期会员,为人又谦和豪迈,不摆架子,因此很受长期被蒋中正排挤的杂牌军将领们的爱戴。杂牌军在他的指挥下,战斗力有时甚至不逊于蒋中正的中央军,因而被誉为杂牌军的天才领袖。中原大战时,何担任讨逆军第三军团的总指挥,统率徐源泉48师、萧之楚44师、杨虎城17师、王金钰47师、郝梦麟54师、刘茂恩66师等杂牌部队驻扎在河南漯河对抗冯玉祥阎锡山联军。结果包围了临颍。冯军的主将樊钟秀许昌也在蒋军的空袭中身亡。这只杂牌部队因而在平汉铁路一线成功地拖住了冯阎联军。最终迫使冯玉祥不得不亲自到许昌指挥。

何成濬先后游说过孙传芳方本仁刘湘阎锡山张学良唐生智等军阀,在北伐战争蒋桂战争中原大战东北易帜等重大事件与战役中多方奔走,为蒋中正拉拢和分化各地方军阀立下了大功,东北易帜前,何成濬亲到沈阳,联络张学良张作相,策划了东北易帜桂系反蒋,何成濬使桂系部队中的将领倒戈,从而桂军溃败,不费一枪一弹迫使白崇禧逃离平、津。唐生智反蒋时,何成濬策反了李品仙部,使唐生智一败涂地。何也因之也被誉为天才的说客。在《西安事变反省录》中,张学良称:假如自己当时与何成濬或张群共处,就不会有西安事变发生。徐源泉郝梦龄萧之楚上官云相等,都是在何成濬的策动下,归附南京政府的。[12]

何在任军法总监时期一方面襄助领袖,秉治乱世用重典之原则惩治军人犯罪;一方面又衡情度理,对于并非十恶不赦者与蒋中正力争免其一死,八年下来活人无数,例如当时的中央日报社长陶百川[13],抗日名将余程万[14]

除了上面这些特质外,何为人热心,热于助人,被人称为小孟尝。提拔过吴国桢徐复观等人[15]。在黄兴去世后,何成濬长年照顾黄兴的家人[16]。故人蒋作宾去世后,对其家人的生活给予照顾,帮助其儿子蒋硕杰等人获得了学费的资助[17]。即使对于当年为了谋得省政府主席职位而攻讦何的夏斗寅,在其失势后向何求助时,何也给予了帮助[18]。由于热于接济朋友下属,且为官清廉,他自己虽当了很多年的高官,但在重庆,香港生活的时候,都没有什么浮财。

何成濬也被称为“湖北家长”,“湖北王”。“湖北家长”这个称呼最早是在1929年何成濬担任湖北省政府主席时。由于何成濬早年与陈其美关系密切,陈立夫对何以长辈称之。居正回武汉,当着何成濬的面对陈系CC份子说:“你们要听何先生的话,把他当着‘湖北家长’看待吧!”以后,这些人就把何称为“湖北家长”。1946年,湖北省咨参议会选举的前一天,何成濬的老部下徐源泉,在汉口德明饭店举行盛大宴会。宴会开始前,徐源泉致祝酒词称何成濬是湖北人的大家长。

另外,何成濬还热心办学。1934年秋,何成濬倡办私立烈山中学(随州一中前身)和县立图书馆,今随州市实验中学(随州一中旧址)内遗存的1934年修建的东西教学楼和以何成濬字号命名的礼堂“雪公堂”为随州曾都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另是文华大学的主要股东,在他主持下,还对国立武汉大学进行了很多投资,为武汉大学珞珈山新校舍的建设提供过巨大帮助。在武汉大学理学院现在还有碑文记述。据武汉大学校长王世杰回忆,武大建校之初,王世杰亲自去向何成濬筹措经费,何不仅立刻找来财政厅长落实了经费,并表示:“无论省政经费如何困难,此款必须优先筹措。”何成濬对武大建校计划的热忱赞助,令王世杰“终身为之感激“[19][20]

其后裔散处中国大陆台湾巴西美国

何成濬撰有回忆录《八十自述》,及《何成濬将军战时日记》[21]

生平年表编辑

年表主要根据《何成濬将军小传》整理[22]

1901 入武昌经心书院学习。

1904.3. 赴日本东京振武学校学习。

1905.10. 加入同盟会

1907. 转入日本士官学校第五期步兵科学习。

1909. 回国,在湖北督练公所任职。

1910.5. 赴北京,在清廷陆军部军制司任职。

1911.10. “武昌起义”爆发后,率领北洋军第1镇第1标和第6镇24标先行赴鄂镇压。后悄然潜回北京,又转赴上海,投奔黄兴。

1912.1. 任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陆军部副官长。

1912.4. 改任南京留守府军务厅总务处长。

1913.7. 在“二次革命”中任讨袁军总司令部总参议。

1913.9. 讨袁失败,逃亡日本。

1914.6. 回上海,联络陈其美等进行反袁斗争。

1916.6. 被黎元洪任命为北京政府内务次长兼警察总监。

1917.9. 追随孙中山赴广州进行护法革命,奉命联系各省军队。

1920. 赴长沙联络谭延闿

1921. 参与援鄂之役,失败后返回上海。

1922. 春. 赴云南游说唐继尧

1922.6. 陈炯明判变。

1922.8. 赴福建游说王永泉许崇智合作。

1922.10. 攻克福州。

1920.11. 任兴化,泉州,永春等属前敌总指挥。

1923.3. 被孙中山委任为空头名义的鄂军总司令。

1924. 率部至粤,部队改称鄂军,任总指挥。

1924.10. 孙中山北伐。鄂军改称建国军。何成濬任湖北招讨使兼建国军北伐总司令部参谋长。

1925.9. 调任东征军总部参议,讨伐陈炯明。

1926.7. 改任北伐军总司令部总参议,奉蒋中正命,任总代表驻沪。赴南京游说孙传芳。后因孙传芳不为所动,转而联络江西督军方本仁

1926.11. 调任鄂北绥靖主任,湖北政务委员会委员。

1927.4. 任南京政府军委委员兼国军总司令部高级顾问,奉蒋中正委派赴山西联络阎锡山,后促成阎锡山出兵参加北伐战争。

1927.8. 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

1928.1. 调任国军第一集团军总参议。后兼任徐州行营主任。

1928.2. 连任军事委员会委员。

1928.3. 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总参议。

1928.5. “济南惨案”后,赴济南与日军谈判,拒绝日方提出的无理要求。

1928.6. “平津光复”,何任特派员,赴北京接收前总统府,并整理改编投诚之徐源泉等部

1928.10. 改任南京政府参军长,未到任前由参军吴思豫暂行代理。与吴铁城方本仁等赴东北动员张学良“易帜”。

1929.春. 任北平行营主任。委任唐生智为讨逆军第五路总指挥。

1929.3. 在国民党“三大”上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

1929.4. 就任讨逆军第九军军长。

1929.5. 被任命为湖北省政府委员兼省主席。暂时未能赴任,由方本仁代理。同月14日,国民政府任命贺耀祖为代理参军长。

1929.7. 兼任首都建设委员会委员。同月兼任湖北各部队编遣特派员办事处委员(特派员刘峙)。

1929.8. 赴太原劝阎锡山就西北边防司令官职。

1929.9. 兼任国军编遣委员会直辖第一编遣分区办事处委员(主任委员晏勋甫)。

1929.10. 率军讨伐冯玉祥

1929.12. 兼任讨逆军第5路总指挥,率部讨伐唐生智。

1930.1. 获二等宝鼎章

1930.2. 正式免除国民政府参军长职,由贺耀祖真除。同月回武昌亲主鄂政。旋又兼任武汉行营主任。

1930.4. 任讨逆军第三军团总指挥,率部参加“中原大战”,讨伐冯玉祥阎锡山。下辖第九军(军长王金钰),第十军(军长徐源泉),第十三军(军长夏斗寅)及杨虎城等部。

1930.8. 任平汉路右翼总指挥。下第一纵队(指挥官徐源泉),第二纵队(指挥官夏斗寅)。

1930.9. 张学良通电拥护南京中央。冯、阎失败,中原大战结束。

1930.10. 复任武汉行营主任。

1930.11. 当选为政治会议候补委员。

1931.1. 获一等宝鼎章

1931.6. 兼任国民政府委员,中国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委员。

1931.11. 连任第四届中央执行委员。同月三十日,被任命为驻鄂绥靖主任。

1931.12. 免国民政府委员。

1932.3. 免湖北省政府委员及省主席。夏斗寅继任。

1932.3. 豫鄂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成立。蒋中正自兼总司令及中路军司令官(副司令官刘峙)。何成濬兼任左路军司令官(副司令官徐源泉),辖第一纵队(司令万耀煌),第二纵队(司令萧之楚),第三纵队(司令张振汉),第四纵队(司令刘培绪)等部。

1933.10. 刘湘任四川剿匪总司令。何飞赴成都监誓。

1935.3. 豫鄂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撤销。成立武昌行营。张学良任主任。

1935.4. 被授予国军二级上将军衔。

1935.10. 武昌行营结束。

1935.12. 在国民党“五大”上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

1936.1. 获二等云麾勋章

1936.7.9日,获国军革命军誓师十周年纪念勋章。同月14日,兼任国防会议委员。

1936.8. 兼任国民大会代表选举指导员。

1936.11. 辞国民大会代表选举指导员。

1936.12. 驻鄂绥靖公署撤销。另设军事委员会长武汉行营。何任主任。陈诚为副主任。

1937.7. 抗战爆发。

1937.10. 兼代黄绍竑湖北省主席职务。

1937.11. 出任湖北省政府委员兼省主席,湖北全省保安司令。严立三任民政厅长,贾士毅任财政厅长。石瑛任建设厅长。周天放任教育厅长。杨揆一张难先潘宜之范熙绩等人人省政府委员。

1938.6. 任中央军委军法执行总监。陈诚继任湖北省政府主席及湖北全省保安司令。

1943.10. 获一等云麾勋章

1945.5. 在国民党“六大”上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

1945.10. 获胜利勋章

1946.1. 获忠勤勋章

1946.5. 获青天白日勋章。同月31日军法执行总监部撤销。

1946.8. 退为备役。

1946.11. 任制宪国民大会代表。后又当选湖北省参议会议长。

1947.冬. 当选为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

1948.4. 当选为第一届国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主席团主席。

1948.冬. 不慎跌伤,赴沪就医。

1949.2. 避居香港。

1951.3. 赴台湾,任中华民国国策顾问

1952.10. 任第七届中央评议委员。

1954.2. 任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二次会议主席团主席。

1957.10. 连任第八届中央评议委员。

1960.2. 连任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三次会议主席团主席。

1961.5.7. 在台北病逝,终年八十岁。

轶事编辑

  1. 何成濬颇有儒者风度,但也爱好幽默。民国廿二年,杨永泰任湖北省主席,何为武汉行营主任。外间传言杨与日本领事清水八百一颇有往来,人多有微词。一日宴席中,杨谓:”近日中日交涉,愈益棘手,日前汉口日领竟指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出品爱国牌香烟,有刺激华人反日作用,嘱转令改正,岂非异事。“何立刻接口:”此易事耳,即令改为卖国牌可也。“合坐默然,杨亦无言以对。杨永泰死后,黄绍竑继任。何素知黄非忠贞同志,心颇恶知,故在致词时说:”杨主席逝世,外界于继任人选,多所推测。予思必为黄绍竑先生,竟不幸言中。“黄绍竑听到,也无可奈何。[23]
  2. 民国二十三年武汉绥靖主任何成濬奉命入川说降刘湘,刘送了何雪公一批上选回沙茅台酒,酒用粗陶瓦罐包装,瓶口一律用桑皮纸固封。 带回汉口,因为酒质醇冽,封口不够严密,一瓶酒差不多都挥发得剩了半瓶,当时武汉党政大员,都是喝惯花雕的。 对于白酒毫无兴趣,对于这种土头土脑的酒罐子,看着更不顺眼,谁都不要。 所剩十多罐酒,何成濬一古脑都给了唐鲁孙。这些酒被唐认为是再好的白酒也无法与之相比。[24]
  3. 南怀瑾说何成濬来台后在饭局上告诉他东北易帜,张学良归顺中央政府,是用谋略,也是用钱买来的。何成濬当时带了很多人去做东北军的工作,拿钱买通东北军的将领,团长、营长,起码一百块,团长以上的每人五百、一千。 何回来后对蒋介石说这些钱没法报账,蒋一拍桌子说:“唉!雪竹(何成濬的字)啊!我们是老朋友了,五十万大洋买过来半个中国,还有什么账可报的!”这一秘辛,似不见于正史记载。 不过何成濬纵横捭阖于混沌的民国时空中,确实有过“花钱办事”的往事。[25]

注释编辑

  1. ^ 1.0 1.1 黄典权、林文龙、庄永明、李国俊、邱正略. 人物傳篇. 《重修臺灣省通志》卷九·人物志(人物傳篇、人物表篇). 台湾省文献委员会. 1998-06-30. ISBN 957-02-1702-2. 
  2. ^ 何成濬遗体昨大殓. 中央日报. 1961年7月1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7月24日). 
  3. ^ 总统府资政何成濬病逝. 中央日报. 1961年5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7月24日). 
  4. ^ 致何成濬參軍長赴奉為政府代表電. [2010-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5-10). 
  5. ^ 獻身國民革命—湖北省主席何成濬訪問紀錄 以《口述歷史》第2期(台北:中研院)同名内容爲底本完成數位化處理。首發【析世鑒】. [2010-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23). 
  6. ^ 夏斗寅事略 华觉明
  7. ^ 罗敏:〈蒋介石的政治空间战略观念研究——以其“安内”政策为中心的探讨〉,刊吕芳上主编:《蒋介石的日常生活》,香港:天地图书,2014年1月
  8. ^ 何成濬:《何成濬将军战时日记》上册,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1986年
  9. ^ 何上将军雪竹忆语 雷啸岑 传记文学 民国六十九年九月 第三十七卷第三期
  10. ^ 何成濬国大代表以当选证书送致陈副总统 中央社 陈永魁 1960/3/25[永久失效链接]
  11. ^ 翟建波; 张礼智. 中国十说客外传. 湖北人民出版社. 1992: 295. 
  12. ^ 何上将军雪竹忆语 雷啸岑 传记文学 民国六十九年九月 第三十七卷第三期
  13. ^ 雷啸岑. 何上將軍雪竹憶語. 传记文学. 民国六十九年, 九月 (第三十七卷第三期). 
  14. ^ 何成濬日记揭秘:蒋介石想要枪毙的余师长为什么没有枪毙?. wemedia.ifeng.com. [2018-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9). 
  15. ^ 我对何雪公性格的点滴了解 徐复观 著 传记文学 民国七十八年八月 第三十九卷第二期
  16. ^ 诚轩16春书画:民国要人书札赏珍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www.shuhua08.com. [2018-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9). 
  17. ^ 歷史之因果 以蔣作賓、蔣碩傑父子為例 - 武之璋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 [2018-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9). 
  18. ^ 夏斗寅事略 华觉明 著
  19. ^ 吴骁; 程斯辉. 功盖珞嘉 一代完人 武汉大学校长王星拱(中国著名大学校长书系). 山东教育. 2011. ISBN 9787532862764. 
  20. ^ 殷正慈. 记王雪艇先生谈珞珈建校. 学府记闻:国立武汉大学: 32-33. 
  21. ^ 何庆华藏,沈云龙注,1986-08,传记文学出版社
  22. ^ 何成濬將軍小傳 [[于翔麟]] 著 [[傳記文學]]出版社 民國七十五年八月一日初版 七六三~七六六頁. [2010-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8-10). 
  23. ^ 喻血轮. 绮情楼杂记 沈云龙主编 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续编第九十六辑. 文海出版社. : 24. 
  24. ^ 唐鲁孙系列·中国吃 : 谈酒_唐鲁孙_在线阅读_九九藏书网. www.99lib.net. [2018-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20) (中文(中国大陆)‎). 
  25. ^ 经济观察网. 却惭文史掩男儿 - 经济观察网 - 专业财经新闻网站. www.eeo.com.cn. [2018-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9).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
前任:
张知本
湖北省政府主席
1929年5月 - 1932年3月
(1930年2月前由方本仁代理)
继任:
夏斗寅
前任:
黄绍竑
湖北省政府主席
1937年10月 - 1938年6月
(1937年11月前为代理)
继任:
陈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