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

国家

土耳其共和国土耳其语Türkiye Cumhuriyeti)通称土耳其,是一个横跨的国家,其国土包括西亚安纳托利亚半岛、以及巴尔干半岛的东色雷斯地区。北临黑海,南临地中海,东南与叙利亚伊拉克接壤,西临爱琴海,并与希腊以及保加利亚接壤,东部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伊朗接壤。在安纳托利亚半岛和东色雷斯地区之间的,是博斯普鲁斯海峡马尔马拉海达达尼尔海峡,属黑海海峡,别称土耳其海峡,是连接黑海以及地中海的唯一航道。虽然伊斯坦布尔是最大城市,但其首都是位处安纳托利亚高原正中央的安卡拉

土耳其共和国
Türkiye Cumhuriyeti土耳其语
土耳其国旗
国歌:"İstiklâl Marşı"土耳其语
《独立进行曲》
土耳其的位置
土耳其共和国在欧洲和亚洲的位置
土耳其共和国在欧洲和亚洲的位置
首都安卡拉
39°55′N 32°50′E / 39.917°N 32.833°E / 39.917; 32.833
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
41°1′N 28°57′E / 41.017°N 28.950°E / 41.017; 28.950
官方语言土耳其语
政府凯末尔主义
单一制
总统制
共和立宪制
• 总统
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
• 副总统
福阿德·奥克塔伊英语Fuat Oktay
穆塔斯法·森托普英语Mustafa Şentop
立法机构大国民议会
继承奥斯曼帝国
1920年4月23日
1923年7月24日
1923年10月29日
1982年11月7日
面积
• 总计
783,356平方公里(第37名
• 水域率
1.3%
人口
• 2018年普查
83,140,000[1](第17名)
• 密度
102[1]/平方公里(第107名
GDPPPP2018年估计
• 总计
23,200.00亿美元[2]第13名
• 人均
28,346美元[2]第45名
GDP(国际汇率)2018年估计
• 总计
9,090亿美元[2]第17名
• 人均
11,114美元[2]第60名
基尼系数 0.4[3](2013年)
 · 第56名
人类发展指数 0.806[4](2018年)
极高 · 第59名
货币土耳其里拉(₺)(TRY
时区UTC+3
日期格式dd/mm/yyyy(CE)
行驶方位靠右行驶
电话区号+90
ISO 3166码TR
互联网顶级域.tr
土耳其的位置
土耳其共和国在世界上的位置

目前正申请加入欧盟,但是欧盟因北塞浦路斯亚美尼亚种族大屠杀、对库尔德族的压迫、人权新闻自由及土耳其以伊斯兰教信仰为主等问题拒绝土耳其加入。土耳其于2009年起为突厥议会成员国。其气候属温带地中海型气候,南部和西部气候温和,夏季干热,冬季多雨;黑海沿岸,凉爽湿润;内陆、东北、东南则冬季寒冷,夏季干热。

历史编辑

史前安纳托利亚及东色雷斯编辑

 
赫梯帝国首都哈图沙的狮门。这一城市的历史可追溯至公元前6世纪[5]

安那托利亚半岛是世界上最早有人永久定居的区域之一,囊括了今土耳其的大部分地区。古安纳托利亚人英语Ancient Anatolians新石器时代起即于此生活,直至亚历山大大帝征服此地[6]。这些民族普遍使用安那托利亚语言印欧语系的分支之一)[7]赫梯语卢维语历史悠久,由此一些学者认为安纳托利亚可能是印欧语系中诸语言的发源地[8]。土耳其的欧洲部分称东色雷斯英语East Thrace,至少自四万年前即有人定居,并在约前6000年时即进入了新石器时代,其居民亦开始进行农业活动[9]

哥贝克力石阵是迄今所知最早的人造宗教建筑,其历史可追溯至公元前10,000年[10]加泰土丘位于南安纳托利亚,为一大型新石器时代和铜石并用时代定居点,存在于约公元前7500年至5700年,为至今发现的最大及保存最为完好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于2012年7月被指定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11]特洛伊发源于新石器时代,并一直延续至铁器时代[12]

安纳托利亚已知最早的居民为哈梯人胡里特人,为非印欧民族,最早于约前2300年分别居住于安纳托利亚中部和东部地区。前2000年至1700年,印欧民族赫梯人到来并逐渐同化了如上两个民族,建立起这一区域最早的帝国(前18世纪至前13世纪)。亚述人最早于前1950年征服并定居于土耳其南部地区,其统治一直持续至前612年[13][14]。根据亚述记载,乌拉尔图于前9世纪崛起,成为其强劲的北部敌人[15]

约前1180年赫梯帝国崩溃,另一支印欧民族弗里吉亚人在此区域崛起,直至于前7世纪其王国为辛梅里安人所摧毁[16]。自前714年起乌拉尔图亦遭受相同打击,并于前590年为米底人所征服[17]。在弗里吉亚的后继国家中,最为强大的要属吕底亚卡里亚吕基亚[18]

古典时期和拜占庭时期编辑

 
伊斯坦布尔圣索菲亚于6世纪为拜占庭帝国所建,原为教堂,后为清真寺,今为博物馆。

自约前1200年起,安纳托利亚海岸开始为希腊伊奥利亚人英语Aeolians爱奥尼亚人所集中定居。这些殖民者建立了一系列的重要城市,如米利都以弗所士麦拿拜占庭,其中拜占庭为墨伽拉于前657年建立。史上首个称亚美尼亚的国家为亚美尼亚裔奥龙特王朝于前6世纪建立的国家,包括土耳其东部的一些地区。在土耳其西北部,最为重要的一支部落为奥德里西亚人英语Odrysian kingdom,为特雷斯一世英语Teres I所建立[19]

前6世纪,今土耳其全境为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国所征服[20]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摩索拉斯王陵墓即源于这一时期。前334年,这一区域为亚历山大大帝所征服[21],其文化受到希腊化的影响,开始日渐同一化[6]。前323年亚历山大过世,安纳托利亚分裂为一系列希腊化国家,而至前1世纪中期,这些国家亦全部被纳入罗马共和国版图[22]。在罗马统治之下,希腊化进程进一步加快,至公元后几个世纪时当地的安纳托利亚语言已经灭绝,由古希腊语和文化取而代之[23][24]

324年,君士坦丁一世选定拜占庭为罗马帝国新首都,将之更名为新罗马,俗称君士坦丁堡。395年狄奥多西一世死后,罗马帝国一分为二,这一城市成为东罗马帝国的首都。这一帝国为史学家称作拜占庭帝国,并于此后长期统治今土耳其地区,直至中世纪后期[25],但这一地区在7世纪上半叶之前都持续受到拜占庭-萨珊战争英语Byzantine-Sassanid Wars战火的蹂躏。

塞尔柱和奥斯曼帝国编辑

 
科尼亚鲁米墓,于1274年未塞尔柱突厥人所建。科尼亚是鲁姆苏丹国的首都[26]

塞尔柱王朝乌古斯突厥人的一支,9世纪时定居于穆斯林世界边缘的乌古斯叶护国里海咸海以北[27]。10世纪时,塞尔柱人由其发源地迁徙至波斯,这一地区也成为大塞尔柱帝国的行政中心[28]

11世纪下半叶,塞尔柱人开始渗透入安纳托利亚东部地区。1071年,塞尔柱帝国于曼齐刻尔特战役中击败拜占庭帝国,由此这一区域的突厥化进程开始,土耳其语伊斯兰教得到传播,安纳托利亚也逐渐由基督教希腊语地区转变为穆斯林土耳其语地区[29]。此外,高度波斯化的塞尔柱人亦奠定了波斯化文化的基础[30],并将得到其继承者奥斯曼帝国的延续传承[31][32]

1243年,塞尔柱帝国为蒙古人所击败,并逐渐开始解体。其后的安纳托利亚侯国之一为奥斯曼一世所统治,在此后200年时间内逐渐演化为奥斯曼帝国。1453年,奥斯曼人攻陷君士坦丁堡,完成了对拜占庭帝国的征服[33]

托普卡珀多尔玛巴赫切宫奥斯曼帝国苏丹的主要居所,分别于1465年至1856年[34]和1856年至1922年[35]为帝国行政中心。

1514年,苏丹塞利姆一世(1512年–1520年)在查尔迪兰战役中击败萨非王朝沙阿伊斯玛仪一世的军队,由此扩张了帝国南部和东部的领土。1517年,塞利姆一世进一步将帝国扩张入阿尔及利亚埃及英语Ottoman–Mamluk War (1516–17),并在红海建立了海军。此后奥斯曼帝国和葡萄牙帝国开始争夺印度洋霸权,在红海、阿拉伯海波斯湾区域发生了一系列海战英语Ottoman naval expeditions in the Indian Ocean。葡萄牙在印度洋的活动对奥斯曼帝国对东亚西欧贸易(此后统称丝绸之路)的垄断形成了挑战。1488年葡萄牙航海家巴尔托洛美乌·迪亚士发现非洲新海路,进一步挑战了奥斯曼帝国的垄断,对其经济造成了严重的打击[36]

奥斯曼帝国的国力和声望在16世纪和17世纪达到顶峰,尤其是在苏莱曼大帝统治时期内。帝国在通过巴尔干半岛中欧波兰-立陶宛南部扩张的过程中时常同神圣罗马帝国发生冲突[37]奥斯曼帝国海军同一系列神圣同盟(主要包括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热那亚共和国威尼斯共和国圣若望骑士团教宗国托斯卡纳大公国萨伏依公国)在地中海展开霸权争夺。在东部,奥斯曼帝国亦就一系列领土和宗教问题同波斯萨非王朝于16世纪至18世纪开展战事[38]这些战争之后在桑德王朝阿夫沙尔王朝卡扎尔王朝时期得到了延续,直至19世纪上半叶英语Ottoman–Persian War (1821–23)才宣告终结。自16世纪至20世纪初,奥斯曼帝国还同俄罗斯帝国多次交战,最初原因是奥斯曼帝国希望巩固东南欧领土,但此后迅速发展为奥斯曼帝国的存亡问题。16世纪至19世纪上半叶,奥斯曼帝国、波斯帝国和俄罗斯帝国互为敌国。

自19世纪初开始,奥斯曼帝国逐渐衰落英语Decline and modernization of the Ottoman Empire,其领土范围、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逐渐萎缩,许多巴尔干半岛的穆斯林[39][40]高加索地区逃离俄国军事征服英语Russian–Circassian War切尔克斯人迁移至安纳托利亚。奥斯曼帝国的衰落同时还导致了其统治区域内民族主义的崛起英语Rise of nationalism in the Ottoman Empire,民族间冲突时有发生,如针对亚美尼亚人的哈米德大屠杀[41]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奥斯曼帝国加入同盟国一方作战,最终战败。战争期间,帝国内的亚美尼亚人被从东安纳托利亚驱逐英语Tehcir Law至叙利亚,此为亚美尼亚种族大屠杀的一部分,造成近1,500,000名亚美尼亚人死亡[42][43][44][45]。土耳其政府否认大屠杀的发生英语Armenian Genocide denial,称亚美尼亚人只是被从东部战区转移出去[46]。对于其他族群诸如亚述人希腊人的大规模屠杀亦有发生[47][48][49]。1918年10月30日《穆德洛斯停战协定》签订,协约国战胜方试图通过1920年《色佛尔条约对奥斯曼帝国进行瓜分[33]

土耳其共和国编辑

 
土耳其共和国国父凯末尔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协约国对君士坦丁堡士麦拿英语Occupation of Smyrna的占领导致了土耳其国民运动的发生[50]。在加里波利之战中建立名望的军官穆斯塔法·凯末尔领导这一运动,发起了土耳其独立战争,试图挑战《色佛尔条约》中的条款[51]

1922年9月18日,占领军已被驱逐,位于安卡拉的土耳其政权英语Government of the Grand National Assembly(1920年4月自称为全国合法政府)开始在法律上将旧奥斯曼体制转型为新的共和体制。1922年11月1日,新建立的议会正式废除苏丹国英语Abolition of the Ottoman sultanate,终结了623年的奥斯曼君主统治。1923年7月24日《洛桑条约》签署,新建立的“土耳其共和国”受国际认可为奥斯曼帝国的合法继承国,共和国也于1923年10月29日于新首都安卡拉正式宣告成立[52]。《洛桑条约》亦规定了希腊和土耳其的人口交换,110万名希腊人离开土耳其前往希腊,而380,000名穆斯林则由希腊来到土耳其[53]

穆斯塔法·凯末尔成为共和国的首任总统,并推行了一系列的激进改革,试图将旧的奥斯曼-土耳其国家彻底转变为新的世俗共和国[54]。1934年土耳其议会通过《姓氏法英语Surname Law》,授予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蒂尔克”这一荣誉姓氏(意为“土耳其人之父”)[51]

土耳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大多数时间内保持中立,随着苏德战争德军占领高加索地区,1942年纳粹德国曾拟定了一个军事行动入侵土耳其,代号为格特鲁德英语Gertrude (code name),德国将和其盟国保加利亚王国入侵土耳其,但此行动因盟国意大利投降从未执行。后于1945年2月23日战争收官阶段加入同盟国阵营。1945年6月26日,土耳其成为联合国宪章会员国[55]。战后希腊发生共产党叛乱苏联试图在土耳其海峡建立军事基地,导致美国于1947年开始推行杜鲁门主义,对土耳其和希腊的安全进行维护,美国也对土耳其进行了大规模的军事和经济援助。1948年欧洲经济振兴计划出台,希土两国都为马歇尔计划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包括在内[56],并于1961年成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创始国[57]

土耳其同联合国军一同参与了朝鲜战争。1952年,土耳其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以遏止苏联在地中海的扩张。在十年的塞浦路斯社区暴力冲突英语Cypriot intercommunal violence1974年7月15日塞浦路斯政变英语1974 Cypriot coup d'état(由准军事组织埃奥卡B英语EOKA B发动,推翻总统马卡里奥斯,亲希腊的尼科斯·桑普森英语Nikos Sampson成为独裁者)后,土耳其于1974年7月20日入侵塞浦路斯[58]。九年之后仅由土耳其承认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成立[59]

土耳其的一党制时期英语Single-party period of the Republic of Turkey于1945年结束,在此后数十年内开始向多党制民主英语Multi-party period of the Republic of Turkey过渡,但其间为1960年1971年英语1971 Turkish coup d'état1980年英语1980 Turkish coup d'état三次军事政变及1997年英语1997 military memorandum军事备忘录所打断[60][61]。1984年,库尔德分离组织库尔德工人党开始针对土耳其政府发动叛乱,至今已造成超过40,000人死亡[62]和谈英语Solution process现今正在进行中[63][64]。1980年代土耳其经济自由化以来,该国经济强势增长,政治也趋于稳定[65]。现行的宪法在1982年11月7日起实施,宪法奉行世俗主义。2010年土耳其修宪公投通过了新的宪法,限制了军队的权力[66]。2013年,盖齐公园的拆除计划出台,在多个省份引发了广泛的反政府抗议运动[67]2016年土耳其政变未遂后与西方国家关系开始恶化,其政府认为欧美国家有严重嫌疑参与政变。2017年1月21日,土耳其议会通过了实行总统制的宪法修正案,已经通过全民公投决定实施此修正案,土耳其将从2019年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后开始实行总统制,总理职位也将废除[68]

政治编辑

 
星月标志源于奥斯曼帝国,成为土耳其的非官方象征(土耳其是少数没有国徽的国家)[69]

2017年1月21日以前,土耳其政治体制是以议会制代议民主制共和体制为框架,奉行多党制土耳其总理是政府的领导人。行政权由政府行使,立法权则属于政府及土耳其大国民议会,司法则独立于行政及立法。土耳其的政治体制以分权为原则。

2014年8月10日的总统选举上,现任总理埃尔多安成功当选土耳其新总统,这是自由选举中少数仅有的同时拥有民选总统、总理权力的政治家之一。某种意义上土耳其可以称得上中东民主的穆斯林国家,但因为土耳其政府以高压镇压库尔德人的关系,加上人权新闻自由有倒退状况,因而被部分政治家视为伊斯兰法西斯主义国家。

在打击ISIS行动中土国一直采取暧昧不明的态度,尤其国内不少人认为防堵什叶派力量扩张进逼是第一要务,而防止库尔德族独立是第二要务。在实现这些目标的过程中同为逊尼派的ISIS不完全是敌人,甚至能成为最大攻击什叶政府(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等)的得力军。但土耳其同时又是北约成员,欧美不好正面指责,而这种进退不得的情况让西方国家颜面尽失。与此同时,同时帮助什叶派的俄罗斯被土视为潜在敌人,2015年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斗机事件后两国关系大幅交恶。2015年12月俄国公布无人机大量空拍实况影片,证明土耳其向ISIS购买地下石油资助其恐怖活动[70]

2016年7月15发生军事政变,政府8小时内迅速镇压,总统埃尔多安指控是美国包庇的居伦运动领导人法图拉·葛兰在外国指挥。此后外交立场大幅转变,立刻与俄罗斯进入蜜月期并将之前击落战机事件归为“政变派的飞行员集体阴谋”,俄国意图抵销乌克兰事件后西方围堵并取得黑海控制权,也片面接受土国解释。2016年9月份开始美军对库尔德族立场松动,开始允许土耳其进攻叙利亚境内库尔德族区,这被视为美国背叛库尔德族以交换避免土耳其倒向俄国[71],之后反IS战争中西方支持库尔德族武装最后还引发库尔德族独立建国公投,连带敲动了土境内的库尔德族分裂势力,双方开始走远,2017年9月底土宣布向俄罗斯购买S-400防空导弹引起国际哗然,因为北约的目的就是对抗俄罗斯,而现在有北约国家开始与俄军事合作[72],更担心导弹安装的技术交流中俄方技术员可能得以接触北约的军事装备与科技。可以说土耳其政治圈的优先事务列表上又发生了变动,此时铲除西方在国内与军中势力避免再有外部干政是第一要务,打击库尔德族的上升气焰是第二要务,而防堵什叶派变成了遥远的第三,加上俄罗斯似乎摆出灵活的态度并不一定所有立场与什叶派国家一致,因此俄变得不再是敌人。

2019年10月伊斯兰国战役大致结束,川普改变态度,撤出在库尔德地区象征性的军事力量(原本此小股美军存在让土军动手轰炸有疑虑),并在公开场合半暗示土耳其可以挥军消灭库尔德族,美国媒体评论表明此次“兔死狗烹”的现象表明白宫决策团队无法忍受因库尔德族问题得罪盟邦土耳其并让其倒向俄国,两年来暂时性的容忍抵挡土耳其压力只是为了利用库尔德兵去上战场。[73]2019年10月9日一入夜后土耳其一如预料开始空中轰炸,空袭后六小时地面军开入叙利亚开始了剿灭。[74]叙利亚官方对于土耳其行动定性为入侵侵略,但其经历内战和美军入侵多年后,叙利亚政府在北方多数领土没有实质掌控力,只能停留于官方声明。

军事编辑

 
土耳其F-16 C/D

土耳其武装部队由陆军,海军和空军组成。宪兵和海岸警卫队平时受内务部指挥,但战时则服从陆军和海军的指挥,在此期间,他们同时有内部军事法庭和军事职能[75]

土耳其武装部队是北约第二大常设部队,仅次于美国军队,据北约在2011年估计,土耳其有495,000人可部署武装力量[76]。土耳其被认为是中东地区除以色列外最强的军事力量,世界军事武力排名为第九名[77]

行政区划编辑

土耳其行政区划等级为省、县、乡、村。全国共有81个省。

人口编辑


人口:78,785,548人(2011年7月)

年龄 人数 人口构成(2010年)
80+ 597,397
75-79 720,935
70-74 1,098,952
65-69 1,513,508
60-64 1,872,635
55-59 2,062,228
50-54 2,453,379
45-49 3,210,416
40-44 3,899,599
35-39 4,889,742
30-34 6,450,131
25-29 5,845,812
20-24 6,880,252
15-19 6,693,554
10-14 6,615,428
5-9 6,889,363
0-4 6,033,346

民族编辑

土耳其人口中,土耳其人约占70-75%,库尔德人占18%,其他少数民族约占7-12%。

土耳其人编辑

土耳其人是现代土耳其共和国的主体民族,大部是从11世纪以后由中亚迁入小亚细亚的乌古斯人,96.8%是穆斯林,其中绝大多数是逊尼派,剩下的2%主要是基督宗教犹太教[78]

库尔德人编辑

库尔德族人是土耳其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共有1,400万人,其中大约700万人生活在东部和东南部大片地广人稀的地区。土耳其的大多数库尔德族人都是穆斯林,他们外表上和土耳其人没两样,但是在语言、文化和家庭传统上却大相径庭。

库尔德人和土耳其人之间的矛盾冲突早有历史记载。虽然库尔德人没有像亚美尼亚人那样经历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政府的种族屠杀,但库尔德人一直为独立而奋斗。库尔德建国运动是中东长达半世纪以上的问题,其聚居区横跨五国,这五国都不可能损失自己领土去让其“建国”。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聚集区最大,其人数约一千四百万。这些库尔德族人在土耳其境内并成立了库工党进行游击战,90年代执行诸多炸弹汽车事件,土将其宣告为恐怖组织,而后者也成为了成为土国一大长期内患[79]。其强势总统埃尔多安上台后色彩鲜明反对西方扶植库尔德族去打伊斯兰国的战略,认为其拿到的武器和战斗训练迟早用来对付土耳其人[80]

拉兹人编辑

 
首都安卡拉
 
首都金融区

拉兹人一共有25万人口,主要居住在特拉布宗里泽之间的河谷。拉兹人曾经信奉基督教,现在却多为穆斯林。他们属于高加索民族,语言也与格鲁吉亚语有着很深的联系。正如1991年前土耳其禁止库尔德族说库尔德语一样,拉兹语(Lazuri)也被土耳其当局禁止。

含姆辛人(Hemshin people)编辑

含姆辛人是一个很少为外界所知,且与亚美尼亚人有关联的民族。含姆辛人有数个风俗相异的分支,主要分布在土耳其东部,人口超过50万,另外在高加索地区也有少量分布。含姆辛人原本来自土耳其东部的黑海沿岸地区,但现仍居住在此地区的仅约数万人,很多含姆辛人早就迁入了土耳其各地的城市。现在大部分含姆辛人使用土耳其语,但仍有部分人坚持使用含姆辛语(Homshetsi)。目前含姆辛人不被土耳其政府认同拥有少数民族的合法地位。与拉兹人相比,含姆辛人一直信奉基督教

亚美尼亚人编辑

目前大约有8万亚美尼亚人居住在土耳其境内,主要分布在伊斯坦布尔、凡湖附近和安塔基亚,全部信仰基督教

奥斯曼帝国最后几年,两族之间争议不断,使得双方关系一直非常紧张[81]。在1915至1917年期间,约150万亚美尼亚人被当时的奥斯曼政府杀害,更有大量被驱除出故土。历史书存在不同记载。有23个国家官方承认对亚美尼亚人的大规模杀戮为种族屠杀,而土耳其官方单方面否认其为种族屠杀。

亚述人编辑

历史上小亚细亚东部是亚述人的故乡,但后来由于奥斯曼帝国政府的屠杀和战乱,亚述人的数量不断锐减。现在土耳其东南部仍有数万亚述人居住,信奉基督教

宗教编辑

土耳其宗教(2016) [82]

  无教派穆斯林(14%)
  基督宗教(2%)
  无宗教信仰(不包括精神信仰)(7%)
  其他宗教信仰(2%)

土耳其是个没有官方国教世俗国家土耳其宪法提供人民有宗教自由的权利[83][84]

根据来自易索普最新资料显示[82],2016年,伊斯兰教是土耳其的主要宗教,占总人口83%,其次有13%人是无宗教信仰者,基督宗教为2%。

自从伊斯兰教成立以来,宗教的作用一直被争论不休[85]。几十年来,在学校和政府机关大楼内被禁止穿着盖头,因为穿着盖头被视为一种政治伊斯兰的象征。然而,这禁令在2011年起在大学取消,2013年政府机关大楼[86]、2014年学校[87]、2017年武装部队也都陆续取消此禁令[88]埃尔多安政府和正义与发展党追求明确伊斯兰教育政策的议程,以“提高虔诚的一代”,以对抗世俗的抵抗[89][90],但在过程中造成许多土耳其无宗教信仰的公民失业和失学[91]

地理编辑

土耳其处于欧亚连接处的重要地理位置,陆地总面积达780,576平方公里,略小于巴基斯坦。北临黑海,与罗马尼亚乌克兰俄罗斯相望;南临地中海,遥望塞浦路斯埃及以色列;东面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多国接壤;西临爱琴海,并在西北部与希腊以及保加利亚接壤。

土耳其位于欧洲部分的领土是巴尔干半岛东色雷斯,其他部分则属小亚细亚(又称安那托利亚)。安那托利亚半岛形状大致呈长方形,占土耳其总面积97%。位于欧洲部分的东色雷斯所占面积虽然少于3%,却容纳了土耳其10%以上的人口,其中大部分居住在伊斯坦布尔。东色雷斯与小亚细亚被博斯普鲁斯海峡达达尼尔海峡马尔马拉海分开。

土耳其大部分属高原地形,地壳持续变动,地震频繁[92]

重要城市编辑

土耳其最大城市排名
TurkStat在2013年12月按地址的估算结果[93]
排名 城市名称 人口 排名 城市名称 人口
1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13,820,334 11 开塞利 开塞利 880,255
2 安卡拉 安卡拉 4,474,305 12 埃斯基谢希尔 埃斯基谢希尔 670,544
3 伊兹密尔 伊兹密尔 2,828,927 13 盖布泽 科贾埃利 582,352
4 布尔萨 布尔萨 1,769,752 14 尚勒乌尔法 尚勒乌尔法 551,511
5 阿达纳 阿达纳 1,645,965 15 代尼兹利 代尼兹利 540,000
6 加济安泰普 加济安泰普 1,465,019 16 萨姆松 萨姆松 523,192
7 科尼亚 科尼亚 1,138,609 17 卡赫拉曼马拉什 卡赫拉曼马拉什 458,628
8 安塔利亚 安塔利亚 1,027,551 18 阿达帕扎勒 萨卡里亚 449,290
9 迪亚巴克尔 迪亚巴克尔 906,013 19 马拉蒂亚 马拉蒂亚 425,000
10 梅尔辛 梅尔辛 898,813 20 埃拉泽 埃尔祖鲁姆 381,104


经济编辑

 
阿拉尼亚沿岸的旅游业

土耳其为世界第13大国内生产总值(购买力平价)之经济体[94],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购买力平价)方面则位居第45[95]。土耳其为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之创始会员国,也是二十国集团(G20)的成员;1995年12月31日土耳其已成为欧盟海关同盟的一员。也是欧盟会员国候选国之一。

世界银行就土耳其2007年之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分类其为中高所得国家。中央情报局将土耳其分类为类发达国家[96],但经济学家及政治学家常将土耳其认定为新兴工业化国家[97][98][99]美林证券世界银行经济学人杂志则将其归类为新兴市场[100][101][102]

根据富比世杂志的调查,土耳其的经济首都伊斯坦布尔于2013年3月有37位十亿富豪(全国则有43位),排名世界第5,仅次于莫斯科(84位)、纽约(62位)及有93位的香港和有63位的伦敦,但37名富豪的资产总值却比富豪数量较少的圣保罗(26位)和孟买(24位)低[103]

如同多数国家的经济体,土耳其经济亦受全球经济危机影响。土耳其财政部公布的经济赤字于2009年上半年急增至232亿里拉(150亿美元)。复苏期反弹土耳其股市于2009年间几乎上升了两倍。根据经济学人杂志,土耳其股市的涨幅在2008年12月至2009年12月间仅次于阿根廷股市[104]

产业编辑

[105]

建筑业编辑

根据土耳其工程公会资料整理,2012年,土耳其有33家工程公司被国际建筑业界周刊工程新纪录(Engineering News Record)列入国际前225家工程公司名单中,土耳其名列第二,仅次于中国大陆。土耳其工程公司欢迎与外国公司合作,不只在承包工程方面,还包括在建筑业的投资,从制造建材到基础建设、住宅、工业和观光等之工程计划案。并且土耳其工程公司公会统计,截至2012年底,土耳其工程公司在全球96个国家承接接近6,700个案子,总值达到约2,300亿美元,较2011年成长31%。这也使土耳其跻身世界前12大建材制造国,特别是在供应水泥、玻璃、钢铁和磁砖等产品方面。

旅游业编辑

土耳其的观光业主要以考古与历史遗迹探访,以及爱琴海与地中海沿岸的海边休闲渡假模式为主。近年来,土耳其也成为文化寻访、身心放松按摩与健康医疗旅游的重镇。依据土耳其统计局的资料显示,2002年至2005年前往土耳其的外国旅客大幅成长,从1,280万人次成长至2,120万人次,使得土耳其成为全球游客的前10大旅游目的地。2011年前往土耳其观光游览的人数高达3,615万人次,每人平均消费金额约为637美元,该年度内即为土耳其带来了230亿美元的收入。2012年的外来旅客人次成长至3,677万人次。若以前往土耳其观光游览的来源国家分析,则以德国最多,2012年即有503万人次,其次是来自俄罗斯的360万人次及英国的246万人次,来自中东地区国家的游客人数近年也急起直追,2011年来自伊朗的观光客以188万人次居第4位,惟2012年改由保加利亚的149万人次取代。观光客除浏览土耳其著名历史遗迹以及中部奇岩风景区,另一个最受欢迎的观光地区就是土耳其南部沿爱琴海与地中海岸的渡假胜地。

2015年前往土耳其观光游览的人数高达4,162万人次,每人平均消费金额约为756美元,该年度内即为土耳其带来了315亿美元的收入(较前年衰退8.3%)。恐攻影响,世界旅游版图重划,土耳其受创深钜。土耳其统计局(TUIK)发布2016年外国观光游客统计:观光客人数较2015年减少1,030万人(减幅24.75%),收入减少93亿美元(减幅29.61%)。近年恐攻频起,2015年土耳其观光收入即减少8.3%;2016年7月政变雪上加霜,游客益形却步。

电脑产业编辑

土耳其资讯科技产业中,电脑制造商占有主要的地位;电脑的年销售量达350万台。土耳其的电脑制造商依其市占率可分为三组:第一组包括Casper、Excort、Exper、Vestel和Beko;第二组有Byron和Aidata;第三组有Zenon和Pro2000。

消费电子业编辑

土耳其的消费电子产业主要以消费电子与电子通讯设备为主。其中消费电子产业最主要的生产项目是电视机。消费者崇尚液晶电视之趋向,使得土耳其电视机制造商必须持续投资于新技术的开发。土耳其制电视机在欧盟消费者心目中,已具备价格与品质双重优势。

白色家电业编辑

土耳其家用电器业于1950年代从组装生产逐步发展。最早的产品于1955年制造完成,土耳其最早生产的冰箱是ARCHELIK所制造,并于1960年开始上市。土耳其的家电业最初是透过授权生产,随后历经技术转移,如今已可自行设计并且运用自行开发之技术,而打入全球的利基市场。如今家电业已成为土耳其发展完善的产业。

另土耳其家用电器制造商创造了有力的自有品牌,在国内市场获得了消费者的支持,同时在海外市场,主要是欧盟国家,也颇有斩获。土耳其国内市场家用电器主要的品牌为Arcelik、Beko、Altus、Aygaz、Profilo、Bosch、Siemens (BSH-Profilo)、Vestel、Ariston和Indesit。

汽车工业编辑

土耳其汽车工业的萌芽可以溯自1950年代中期,至1960年代初期开始逐步快速发展,并且吸引了许多欧、美及日本等海外汽车制造商前来设置组装厂。如今土耳其已成为欧盟国家最大的巴士制造与第3大轻型商用车的制造国。

由于土耳其于1996年加入欧洲关税同盟,因而土耳其的汽车工业可以说是欧洲的后窗,该国所产制的汽车近半数皆销往欧洲,虽然土耳其加入欧盟时程未定,但是土耳其的汽车工业已与欧盟国家整合了。汽车零配件制造商则超过700家,生产各类零配件供应当地组装厂及出口之需。土耳其是中东地区的汽车制造业中心。由于甚具出口潜力,加上地理的优势,土耳其汽车零配件制造业已经吸引很多外国投资者。

纺织业编辑

土耳其是全球纺织成衣业的重镇,也是欧盟第2大的供应来源国。针织成衣出口约占全球市场4.3%,列所有出口国家第4大。平织成衣出口市场占有率为2.9%,居全球第8大。土耳其纺织业是全球前10大国家之一。2012年土耳其纺织成衣出口总值达255亿美元,土国从事纺织成衣外销的厂商家数约1万6,000家,多聚集在伊斯坦布尔、伊兹密尔、Denizli、Bursa、Kahramanmaras及Gaziantep等地区。

钢铁业编辑

钢铁业为土耳其重要产业之一,土耳其钢铁最主要的出口市场是中东,最主要的三大出口市场为沙特阿拉伯、伊拉克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三个国家。2012年全球粗钢(crude steel)产量为15亿公吨,相较于2011年的成长率6.8%,2012年的粗钢产量衰退5%,主要的生产国如日本、德国、乌克兰、巴西等在2012年皆呈现衰退情形,而土耳其在2012年仍维持稳定成长5.2%,产量达3,590万公吨。

农业编辑

土耳其土地面积约7,800万亩,农业用地总面积约3,900万亩,可耕种面积约2,400万亩,森林面积则约为2,100万亩。就农业用地而言,是全世界最大的国家之一,也是世界上少数不需要仰赖进口即可自给自足、并有多余的农产品可供外销的国家。土耳其农业在经济发展上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土耳其是全球最大的榛果、无花果、杏仁、杏桃、葡萄干的生产国,及第4大的生鲜蔬果,第6大的烟草,第8大的谷类及第10大的棉花生产国,每年生鲜蔬果的产量达4,000万公吨,出口农产品包含了谷类、豆类、糖、坚果、干果、橄榄油等,主要出口市场为欧盟、美国及中东国家。

矿业编辑

主要矿产包括:煤、原油、铁、硼、铬及铜。土国硼矿藏量占全世界三分之二,亦为全球五大铬原矿供应国之一,铬矿藏量占世界70%,为世界第一,产品大部分外销中华人民共和国。

资源编辑

土耳其在黑海拥有储量可观的天然气田[106]

教育编辑

土耳其提供6-14岁的义务教育,总共有大约820所包括大学在内的各类教育机构,学生总数大约为一百万。15所主要的国立大学位于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非义务教育主要由土耳其高等教育委员会负责,并由纳税人资助。大学从1998年开始获得了更大的自治权,并积极和各地的商业机构合作以提高大学的基金收入。

土耳其总共有大约85所大学,主要分为国立和私立。国立大学收取非常低的学费,而私人基金建立的大学则收取较高的学费,有些甚至超过15000美元。土耳其的大学资源配置并不平均,有些大学足以与世界各国名校并列,但有的甚至缺乏最基本的教育设施和资源。土耳其的大学收生数量不多,全国大学的学生数量大概为30万,而每年的联考人数有一百万左右,因此能进大学的学生都可说是国家中少数的幸运儿。大学生需接受2-4年的学士教育,而硕士则大多为2年。

土耳其的科技研究中心集中在基本科学研究,总数为64所科研中心和组织。科研成果集中在农业,林业,医疗,生物科技,核科技,矿业,资讯科技业及国防。

体育编辑

虽然大部分的领土位于亚洲,但土耳其现在是欧洲奥林匹克委员会欧洲足球协会联盟成员。土耳其国内的足球联赛为土耳其超级足球联赛,其中的一些队伍如加拉塔萨雷费内巴切贝西克塔斯等更时常跻身欧冠联赛欧罗巴联赛。土耳其亦拥有自己的土耳其篮球联赛,属欧洲篮球协会成员。

图集编辑

注释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The Results of Address Based Population Registration System, 2018. Turkish Statistical Institute. 2018-01-28 [2018-01-28]. 
  2. ^ 2.0 2.1 2.2 2.3 Turkey.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 October 2016 [2016-11-20]. 
  3. ^ Gini Coefficient by Equivalised Household Disposable Income. Turkstat. [2015-05-16]. 
  4. ^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19 (PDF).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5. ^ Hattusha: the Hittite Capital. whc.unesco.org. [2014-06-12]. 
  6. ^ 6.0 6.1 Sharon R. Steadman; Gregory McMahon. The Oxford Handbook of Ancient Anatolia: (10,000–323 BC).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09-15: 第3–11、37页 [2013-03-23]. ISBN 978-0-19-537614-2. 
  7. ^ The Position of Anatolian (PDF). [2013-05-0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5-05). 
  8. ^ Balter, Michael. Search for the Indo-Europeans: Were Kurgan horsemen or Anatolian farmers responsible for creating and spreading the world's most far-flung language family?. Science. 2004-02-27, 303 (5662): 1323. PMID 14988549. doi:10.1126/science.303.5662.1323. 
  9. ^ Casson, Lionel. The Thracians (PD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ulletin. 1977, 35 (1): 2–6. doi:10.2307/3258667. 
  10. ^ The World's First Temple. Archaeology magazine: 23. Nov–Dec 2008. 
  11. ^ Çatalhöyük added to UNESCO World Heritage List. Global Heritage Fund. 2012-07-03 [2013-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17). 
  12. ^ Troy. www.ancient.eu. [2014-08-09]. 
  13. ^ Ziyaret Tepe – Turkey Archaeological Dig Site. uakron.edu. [2010-09-04]. 
  14. ^ Assyrian Identity in Ancient Times And Today' (PDF). [2010-09-04]. 
  15. ^ Zimansky, Paul. Urartian Material Culture As State Assemblage: An Anomaly in the Archaeology of Empire. : 103. 
  16.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Anatolia and the Caucasus, 2000–1000 B.C. in Timeline of Art History.. New York: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October 2000 [2006-1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9-10). 
  17. ^ Roux, Georges. Ancient Iraq. : 314. 
  18. ^ About Turkey - Etymology And Climate. www.ktu.edu.tr. [2014-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21). 
  19. ^ D. M. Lewis; John Boardman. The Cambridge Ancient Histo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444 [2013-04-07]. ISBN 978-0-521-23348-4. 
  20. ^ Joseph Roisman,Ian Worthington. "A companion to Ancient Macedonia" John Wiley & Sons, 2011. ISBN 978-1-4443-5163-7 第135-138页, 第343页
  21. ^ Hooker, Richard. Ancient Greece: The Persian Wars. 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 Washington, United States. 1999-06-06 [2006-1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1-20). 
  22.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Anatolia and the Caucasus (Asia Minor), 1000 B.C. – 1 A.D. in Timeline of Art History.. New York: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October 2000 [2006-1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12-14). 
  23. ^ David Noel Freedman; Allen C. Myers; Astrid Biles Beck. Eerdman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2000: 第61页 [2013-03-24]. ISBN 978-0-8028-2400-4. 
  24. ^ Theo van den Hout. The Elements of Hittit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1-10-27: 第1页 [2013-03-24]. ISBN 978-1-139-50178-1. 
  25. ^ Daniel C. Waugh. Constantinople/Istanbul.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Seattle, Washington. 2004 [2006-12-26]. 
  26. ^ Anadolu Selçuklu Devleti. turktarihim.com. [2014-07-21]. 
  27. ^ Wink, Andre. Al Hind: The Making of the Indo Islamic World, Vol. 1, Early Medieval India and the Expansion of Islam, 7th–11th Centuries. Brill Academic Publishers. 1990: 21. ISBN 90-04-09249-8. 
  28. ^ THE SELJUK TURKS. peter.mackenzie.org. [2014-08-09]. 
  29. ^ Rafis Abazov. Culture and Customs of Turkey.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9: 1071 [2013-03-25]. ISBN 978-0-313-34215-8. 
  30. ^ Craig S. Davis. "The Middle East For Dummies" ISBN 978-0-7645-5483-4 p 66
  31. ^ Thomas Spencer Baynes. "The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Latest Edition. A Dictionary of Arts, Sciences and General Literature, Volume 23". Werner, 1902
  32. ^ Emine Fetvacı. "Picturing History at the Ottoman Court" p 18
  33. ^ 33.0 33.1 Kinross, Patrick. The Ottoman Centuries: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Turkish Empire. Morrow. 1977: 28–30. ISBN 0-688-03093-9. 
  34. ^ Simons, Marlise. Center of Ottoman Power. New York Times. 1993-08-22 [2009-06-04]. 
  35. ^ Dolmabahce Palace. dolmabahcepalace.com. [2014-08-04]. 
  36. ^ TheOttomans.org - Discover The Ottomans. [2014-08-09]. 
  37. ^ Stanford J. Shaw. History of the Ottoman Empire and Modern Turkey 1.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6-10-29: 213 [2013-06-15]. ISBN 978-0-521-29163-7. 
  38. ^ Kirk, George E. A Short History of the Middle East. Brill Academic Publishers. 2008: 58. ISBN 1-4437-2568-4. 
  39. ^ Todorova, Maria. Imagining the Balkan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03-18: 175 [2013-06-15]. ISBN 978-0-19-972838-1. 
  40. ^ Mann, Michael. The Dark Side of Democracy: Explaining Ethnic Cleansing.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 118 [2013-02-28]. ISBN 978-0-521-53854-1. 
  41. ^ Collapse of the Ottoman Empire, 1918-1920. www.nzhistory.net.nz. [2014-08-09]. 
  42. ^ Armenian Genocide.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2015-04-23]. 
  43. ^ Fact Sheet: Armenian Genocid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2010-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1-21). 
  44. ^ Freedman, Jeri. The Armenian genocide 1st. New York: Rosen Pub. Group. 2009. ISBN 1-4042-1825-4. 
  45. ^ Totten, Samuel, Paul Robert Bartrop, Steven L. Jacobs (eds.) Dictionary of Genocide.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8, p. 19. ISBN 978-0-313-34642-2.
  46. ^ Patrick J. Roelle, Sr. Islam's Mandate- a Tribute to Jihad: The Mosque at Ground Zero. AuthorHouse. 2010-09-27: 33 [2013-02-09]. ISBN 978-1-4520-8018-5. 
  47. ^ Donald Bloxham. The Great Game of Genocide: Imperialism, Nationalism, And the Destruction of the Ottoman Armenian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150 [2013-02-09]. ISBN 978-0-19-927356-0. 
  48. ^ Levene, Mark. Creating a Modern 'Zone of Genocide': The Impact of Nation- and State-Formation on Eastern Anatolia, 1878–1923. Holocaust and Genocide Studies. Winter 1998, 12 (3): 393–433. doi:10.1093/hgs/12.3.393. 
  49. ^ Ferguson, Niall. The War of the World: Twentieth-Century Conflict and the Descent of the West. Penguin Group (USA) Incorporated. 2007: 180. ISBN 978-0-14-311239-6. 
  50. ^ Turkey marks May 19 holiday today. Today's Zaman. [2015-0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19). 
  51. ^ 51.0 51.1 Mango, Andrew. Atatürk: The Biography of the Founder of Modern Turkey. Overlook. 2000: lxxviii. ISBN 1-58567-011-1. 
  52. ^ Axiarlis, Evangelia. Political Islam and the Secular State in Turkey: Democracy, Reform and the 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 I.B. Tauris. 2014: 11. 
  53. ^ Clogg, Richard. A Concise History of Greec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06-20: 101 [2013-02-09]. ISBN 978-0-521-00479-4. 
  54. ^ Gerhard Bowering; Patricia Crone; Wadad Kadi; Devin J. Stewart; Muhammad Qasim Zaman; Mahan Mirza. The Princeton Encyclopedia of Islamic Political Thought.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2-11-28: 49 [2013-08-14]. ISBN 978-1-4008-3855-4. Following the revolution, Mustafa Kemal became an important figure in the military ranks of the Ottoman Committee of Union and Progress (CUP) as a protégé ... Although the sultanate had already been abolished in November 1922, the republic was founded in October 1923. ... ambitious reform programme aimed at the creation of a modern, secular state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a new identity for its citizens. 
  55. ^ Growth in United Nations membership (1945–2005). United Nations. 2006-07-03 [2006-10-30]. 
  56. ^ Huston, James A. Outposts and Allies: U.S. Army Logistics in the Cold War, 1945–1953. Susquehanna University Press. 1988: 134. ISBN 0-941664-84-8. 
  57. ^ Members and partners. OECD. [2014-08-09]. 
  58. ^ Uslu, Nasuh. The Cyprus question as an issue of Turkish foreign policy and Turkish-American relations, 1959–2003. Nova Publishers. 2003: 119 [2011-08-16]. ISBN 978-1-59033-847-6. 
  59. ^ Timeline: Cyprus. BBC. 2006-12-12 [2006-12-25]. 
  60. ^ Hale, William Mathew. Turkish Politics and the Military. Routledge, UK. 1994: 161, 215, 246. ISBN 0-415-02455-2. 
  61. ^ Arsu, Sebsem. Turkish Military Leaders Held for Role in '97 Coup. The New York Times. 2012-04-12 [2014-08-11]. 
  62. ^ Turkey's PKK peace plan delayed. BBC. 2009-11-10 [2010-02-06]. 
  63. ^ Sebnem Arsu. Kurdish Rebel Group to Withdraw From Turkey. The New York Times. 2013-04-25 [2013-04-29]. 
  64. ^ Murat Karayilan announces PKK withdrawal from Turkey. BBC. 2013-04-25 [2013-04-29]. 
  65. ^ Nas, Tevfik F. Economics and Politics of Turkish Liberalization. Lehigh University Press. 1992: 12. ISBN 0-934223-19-X. 
  66. ^ 顾坚:土耳其修宪与政变疑云. 共识网. 2010-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24). 
  67. ^ Mullen, Jethro; Cullinane, Susannah. What's driving unrest and protests in Turkey?. CNN. 2013-06-04 [2013-06-06]. 
  68. ^ 土耳其议会第二轮投票通过宪法修正案. 新华社. 2017-01-21. 
  69. ^ Erişim tarihi. Cumhuriyetin ilk yıllarında Türkiye’nin kendi armasını yapmak için girişimler olmuş. Ancak bir türlü hayata geçirilemeyen bu proje kapsamında, 1927 yılında Milli Eğitim Bakanlığı tarafından bir yarışma açılmış. Birçok eserin katıldığı yarışmada Namık İsmail’in arması birincilik almış. Diğer tüm armalar gibi kalkan içerisinde bulunan armanın zemini kırmızıymış. Merkezinde Türk Bayrağını temsil eden ay yıldızın bulunduğu armanın alt kısmında Oğuz menkıbesini simgeleyen bir kurt resmi bulunuyormuş. Kurdun ayaklarının altında ise eski bir Türk silahı ‘harbe’ bulunuyormuş. Kalkanın altında bulunan İstiklal Madalyası ise harbi ve bunun neticesini muhafaza etmeyi simgeliyormuş. Başak ve meşe yapraklarıyla sarılı armanın ortasında ise Türkiye Cumhuriyeti’ni simgeleyen T.C harfleri varmış. Ancak Mustafa Kemal Atatürk’ün de çok istediği bu arma bir türlü resmi şekle sokulamadı.”. Aksiyon Dergisi, 373.. Erişim tarihi. 2015. 
  70. ^ 俄公布土耳其买IS黑油证据
  71. ^ 央视-土耳其的大戏
  72. ^ 央视-俄土走近
  73. ^ 特朗普再为撤军解释:库尔德也没在诺曼底战役中帮我们
  74. ^ 土耳其大军攻入库尔德区
  75. ^ Turkey's Relations with NATO. mfa.gov.tr. [2014-06-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22). 
  76. ^ Financial and Economic Data Relating to NATO Defence (PDF). NATO. 2012-04-13 [2013-06-16]. 
  77. ^ Can Turkey Be a Source of Stability in the Middle East?. heptagonpost.com. 2010-12-18 [2011-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13). 
  78. ^ CIA World Factbook. CIA. March 2011 [3 March 2011]. 
  79. ^ 搜狐-土代表对在叙军事行动辩称反恐需要
  80. ^ 土大规模空袭叙利亚北部库尔德
  81. ^ Lonely Planet特约记者群‧土耳其‧联经‧2008年‧ISBN 978-957-08-3296-9
  82. ^ 82.0 82.1 Religion, Ipsos Global Trends. Ipsos. 2017 [19 August 2017]. 
  83. ^ Axel Tschentscher. International Constitutional Law: Turkey Constitution. Servat.unibe.ch. [1 November 2010]. 
  84. ^ Turkey: Islam and Laicism Between the Interests of State, Politics, and Society (PDF).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Frankfurt. [19 October 200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8 October 2008). 
  85. ^ Steunebrink, Gerrit; van der Zweerde, Evert. Civil Society, Religion, and the Nation: Modernization in Intercultural Context : Russia, Japan, Turkey. Rodopi. 2004: 175–184 [5 June 2013]. ISBN 978-90-420-1665-1. 
  86. ^ Turkey Lifts Longtime Ban on Head Scarves in State Offices. NY Times. 8 October 2013 [1 February 2014]. 
  87. ^ Turkey-lifts-ban-on-headscarves-at-high-schools. news24.com/. [3 November 2014]. 
  88. ^ Turkey reverses female army officers' headscarf ban. BBC. 22 February 2017. 
  89. ^ Sukru Kucuksahin. Turkish students up in arms over Islamization of education. Al-Monitor. 20 June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2月20日). 
  90. ^ Zülfikar Doğan. Erdogan pens education plan for Turkey's 'devout generation'. Al-Monitor. 29 June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2月20日). 
  91. ^ Sibel Hurtas. Turkey’s 'devout generation' project means lost jobs, schools for many. Al-Monitor. 13 October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2月6日). 
  92. ^ 中华民国外交部 国家与地区 土耳其. www.mofa.gov.tw/. 2011 [last update] [2010-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6月8日). 
  93. ^ http://www.citypopulation.de/Turkey-RBC20.html December 2012 address-based calculation of the Turkish Statistical Institute as presented by citypopulation.de
  94. ^ The World Bank: World Economic Indicators Database. GDP (PPP) 2008. Data for the year 2008. Last revised on July 1, 2009.
  95. ^ Data refer to the year 2011.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September 2011,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96. ^ Developed Countries, World Factbook, CIA.
  97. ^ Mauro F. Guillén. Multinationals, Ideology, and Organized Labor. The Limits of Convergence.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3: 126 (Table 5.1). ISBN 0-69-111633-4. 
  98. ^ David Waugh.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chapter 19), World development (chapter 22). Geography, An Integrated Approach. Nelson Thornes Ltd. 3rd edition 2000: 563, 576–579, 633, and 640. ISBN 0-17-444706-X. 
  99. ^ N. Gregory Mankiw. Principles of Economics. 4th Edition 2007. ISBN 0-32-422472-9. 
  100. ^ 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2009-06/28/content_11612750.htm
  101. ^ http://www.economist.com/world/europe/displayStory.cfm?story_id=14041662
  102. ^ http://www.worldbank.org/en/country/turkey/overview
  103. ^ Forbes Top 10 Billionaire Cities - Moscow Beats New York Again March 14, 2013.
  104. ^ "Stockmarkets". The Economist. January 7, 2010.
  105. ^ 土耳其投資報告 (PDF). 
  106. ^ 埃尔多安:黑海再发现天然气.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