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革命军第十八军

国民革命军第十八军前身为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师,系国民革命军北伐后整编国防军,由国民革命军司令部警卫第一、二、三团整编而成。

国民革命军第十八军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国民革命军军旗

存在时期1930 — 1956
国家或地区 中华民国
效忠于 中华民国
中国国民党 中国国民党
部门陆军
种类军级
规模5个师:第十一师,第十四师,第四十三师,第五十二师,第五十九师(1932)
参与战役国民革命军北伐
中原大战
抗日战争
国共内战
指挥官
著名指挥官陈诚胡琏高魁元

历史沿革编辑

民国十九年(1930年)中原大战中,因协力友军于8月15日攻克济南,故擢长为第十八军。

1931年1月13日,钱大钧的第十四师与陈诚的第十一师合编为第十八军,钱大钧调任武汉要塞司令部司令,由陈诚任军长兼第十四师师长。第十四师前身为1930年3月在武汉成立的教导第三师,师长钱大钧;1930年11月28日,教导第三师改称第十四师,该师在鄂北广水花园及湖南岳阳云溪附近与红军作战。

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后,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全国统一,整编为整编第十一师。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恢复原军师番号

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徐蚌会战后遭中国人民解放军击溃,于南京重新组建。民国四十四年三月一日来台湾后第四次整编番号,改为中华民国陆军第七军。民国四十五年四月一日,第七军司令部番号取消。

第十八军(海燕部队)在国军五大主力中为建军最早、历史最长的一支劲旅,民国三十九年九月于金门改编辖十一师、一一八师。民国四十一年八月一日该二师番号改为十七、十九师,其核心骨干为第十一师,即后来著名的陆军步兵第一一七师(海鹏部队)。经历数次整编,至民国八十七年精实案成为联兵旅第一一七旅,民国九十四年精进案并编入陆军机步第二九八旅(2013年改衔第三三三旅,承接第三三三师番号及队徽[1])。一一八师则为第一一九旅(虎军部队),精进案改为金东守备队(驻金门金沙)[2];2014年4月1日,与金防部金西守备队并编为金门守备大队[3][4]

参加战役及重要记事编辑

1930年(民国十九年)9月初,由济南转往徐州。10月5日晚,克复郑州,获奖百万元。中原大战后驻地武汉,防区为南、北、平汉路南段及九江以西,参与剿共闽变诸役。第五次围剿收功后办理赣南区红军投降善后事宜。

对日抗战时期编辑

1935年(民国二十四年)为抗日大计,部队东移,就国家总体防卫位置,改换装备由剿共编制改为国防编制。1936年(民国二十五年)6月两广事变,由边境直趋广州。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七七事变,参加上海附近战斗,所部第九十八师第二九二旅第五八三团3营在少校营长姚子青率领下死守宝山,全员殉国。上海转进后与敌周旋于常熟无锡南京陷落后军主力于徽州宁国。1938年(民国二十七年)敌犯武汉,武汉弃守后主力集结于长沙。1939年(民国二十八年)7月入以巩固陪都

1940年(民国二十九年)夏参战宜昌。1941年(民国三十年)冬重出西陵峡。1943年(民国三十二年)春固守石牌,冬参加常德会战,突入敌后于澧水袭击敌后方补给线。常德会战后驻防澧县临澧公安

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春参加湘西会战,8月日本投降,开至长沙受降日第20军。10月中趋武汉任警备。

国共内战时期编辑

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5月改编为陆军整编第十一师。8月北上徐州集结剿共,与刘伯承5个纵队激战于冯家沙窝、章凤集一带,击溃解放军第7、8、9纵队及一个独立旅。冬参加宿北战役陈毅部激战,此役胡琏因师部遭共军叶飞部突然袭击,即令第18旅不顾友邻安危,回撤保护师部,致使整编第六十九师全军覆没,师长戴之奇自戕。国防部申斥“此次整11师撤退,未能适时通报,以致影响整编第69师蒙受到重大损失”(《绥靖第一年重要战役提要》)。

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进入曲阜兖州整训。鲁中会战始追剿陈毅部,4月22日攻占白马关打开陈毅老巢沂蒙山区大门。6月进攻南麻,陈毅粟裕集结5个纵队于7月17日合围,至7月21日陈毅围攻失败撤离,该军获赏5亿。9月22日,陈毅粟裕再次集结5个纵队将整11师(欠1个整编旅)包围于曹县之土山集,围攻2日未下,24日撤围而去。11月围剿刘伯承大别山

 
民国四十年(1951年)十八军兴建台二甲线双溪澳底段纪念碑

1948年(民国三十七年)3月初洛阳被围求援,该师奉命西进,增援洛阳;6月中,东进救援开封,然宋时轮指挥华野10纵20小时急行军180里,于17日上午9时抵达并直接进攻胡兵团部所在地上蔡,胡下令本已迫近开封的整编第11师主力3个整编旅立即回撤以救援兵团部,功败垂成。7月初,北上参加豫东战役,胡军长亲率轻装八个团兼程北进,粟裕部向鲁西避让,黄百韬兵团转危为安。9月恢复原军师番号。11月以原十八军为基干编成“第十二兵团”东进参加徐蚌会战,因横跨三省救援黄伯韬第七兵团不及,11月22日,黄百韬兵团于碾庄覆灭,第十二兵团于双堆集被围。12月15日突围,只有时任副司令官之胡琏成功率部8千余人突围(第十八军仅2千余)[5]。年底军部再设于南京毘庐寺,各师分别于浙江江西征兵编训。一说胡副司令长官当时乘坦克只身突围,此8千余兵力实为18军第49师,该师11月22日因奉第18军军长杨伯涛命令,已直接经罗集向湖沟前进,与李延年兵团汇合,该师因未随兵团前往双堆集,遂幸未遭包围。

1949年(民国三十八年)5月解放军南渡。随后胡琏赴江西重建,在方天鼎力支下,短短半年,部队边打、边退、边训练,撤至潮汕时,已号称拥兵10万[5][6]。第十八军由西撤至汕头集结。10月初海运金门。10月24日,解放军进犯金门,歼灭进犯解放军9千余人内俘虏6千余人造成“古宁头大捷”。

1950年(民国三十九年)7月26、27日大二胆之战(大擔島戰役)全歼登陆解放军。11月,第十八军由金门调返台湾,驻防基隆宜兰一带。

1952年(民国四十一年)10月10日,军属第七十五师配合反共救国军突击南日岛,至10月14日撤退。

1953年(民国四十二年)11月,进入台湾杨梅,基地训练。

1954年(民国四十三年)3月完成基地训练,先后调防澎湖、金门、马祖各外岛。

1956年(民国四十五年)5月,撤销“军司令部”。

历任主官编辑

姓名 出身 到离任(公元)
曹万顺 北洋陆军第四镇随营学堂 韩柳墅讲武堂 1928年12月 ~ 1929年8月
陈诚 保定军校八期炮科 1929年8月 ~ 1933年10月
罗卓英 保定军校八期炮科 1933年10月 ~ 1938年6月
黄维 军校一期 1938年6月 ~ 1939年5月29日
彭善 军校一期 1939年5月30日 ~ 1941年1月31日
方天 军校二期 1941年2月1日 ~ 1943年10月20日
罗广文 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三十期炮科 1943年10月21日 ~ 1944年8月7日
胡琏 军校四期 1944年8月8日 ~ 1948年8月15日
杨伯涛 军校七期 1948年8月16日 ~ 1948年12月15日
高魁元 军校四期 1949年4月7日 ~ 1951年1月15日
尹俊 军校七期 1952年1月16日 ~ 1954年6月1日
刘鼎汉 军校七期 1954年6月11日 ~ 1956年11月28日

注:除杨伯涛为少将军长外余军衔皆为中将军(师)长

获奖纪录编辑

  • 1930年(民国十九年)8月攻克济南,获赏银元三万,九月攻克郑州获奖百万。
  • 1943年(民国三十二年)5月坚守石牌有功,第六战区司令陈诚(第十八军前军长)、军长方天、第十一师师长胡琏、第十八师师长罗广文皆获颁青天白日勋章
  • 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6月参加南麻战斗,获赏法币五亿元(犒赏两亿元、特恤三亿元)。
  • 1949年(民国三十八年)第十一师第三十一、三十三团百里奔袭昼伏夜行,击溃浙江土共祝更生应飞俘获7千余人获赏银元三万。
  • 1949年10月金门古宁头大捷,军属第一一八师获颁荣誉虎旗。

第十八军逸事编辑

四大公开编辑

第十八军素为国军劲旅,军风开明廉洁,素有四大公开之作风,所谓四大公开为:

  • 人事公开
  • 经济公开
  • 意见公开
  • 赏罚公开[注 1]

土木系编辑

土木系,亦称陈诚系,为国民革命军大陆时期军方派系,核心人物是陈诚。第十八军素为常胜劲旅自视甚高,于友军面前辄昂视阔步,视若无睹,对战力较差者则呼之为“豆腐部队”、“油渣部队”,如有人问辄厉声对曰“老子十八军”、“老子十一师”。因十一合之为“土”、十八合之为“木”,故外界有以“土木系”喻指自陈诚为首之军方派系。

土木系将领主要出身于第十八军第十一师,包括在人际关系上接近陈诚之将领。这是陈诚起家部队,在战力上号称不吃空缺,加上适度接受下属意见,因此战力自中国抗日战争以前就有一定名声,在抗战中多次与日军恶战的战果使得土木系部队名号打响,到抗战结束后被视为国军五大主力之一。

中国抗日战争后,国民政府军中央军被分为三大军事集团:土木系(陈诚系)、胡宗南系、汤恩伯系(被称为“陈胡汤”)。土木系因首脑陈诚为蒋中正所宠信,历任军政要职,复以该部战功彪炳、屡建奇功,素被视为骁兵悍将。

出身于土木系之著名将领有:

陈诚周至柔罗卓英等。
黄维萧乾彭善方靖方天罗广文胡琏宋瑞珂邱行湘杨伯涛高魁元刘云瀚等。

石牌之战编辑

石牌形势险要扼守长江入川门户,1943年(民国三十二年)日军沿江仰攻遭国民革命军击退,此役战况惨烈被四川报界誉为“中国之斯大林格勒战役”。

5月28日日军开始攻击,第三十二团第九连连长阵亡士兵伤亡殆尽,第三十一团右侧友军全面溃败。5月29日全面激战,第十一师数处阵地失陷,夜间江防军、第十八军、第十八师、第十三师皆后移,第十一师固守石牌要塞。5月30日清晨第十一师升国旗龙凤山顶,是日全日激战,至5月31日后战斗逐渐减弱,至6月8日国民革命军克宜都枝江日军向东溃退,全线恢复战前态势。

二次大战最大的白刃战编辑

石牌之战,双方激战,曾有三个小时战场不闻枪声,中日双方都在拼刺刀,号称为二次大战最大的白刃战

一个班的援军编辑

四方湾为石牌要塞核心至第一线的交通要冲,由于友军溃兵涌入,敌军亦衔尾直追,此地如失则第十一师主阵地将被日军楔入,第三十二团副团长李树兰临危受命,仅能抽调预备队一个班的援兵于30分钟内增援防守,集合各单位散兵堵住此一缺口。

墓园与校园编辑

战后于石牌西侧四方山建公墓葬阵亡将士1万5千名(此役第十八军阵亡及失踪者达2千余人),惜1992年改建学校,墓园被毁棺木沦为柴薪。

十二兵团与金防部编辑

第十二兵团于徐蚌覆灭(淮海战役),国防部于1949年任命脱出之原第十二兵团副司令官胡琏为第二编练司令部司令官,辖国民革命军第十军、第十八军、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七军,除收容旧部外另于浙赣闽拨补兵员,并受前军长江西省政府主席方天之协助,仿唐朝府兵制以“一甲一兵”方式,每甲(十二户)共推一丁入伍,另以清剿土共以补充兵员。第十二兵团司令部转进金门,并改编为 “金门防卫司令部”,现编为 “陆军金门防卫指挥部”,部队名称为“擎天部队”。

海鹏部队编辑

 
十二兵团海鹏部队队徽

淮海战役后十二兵团重建于浙赣,胡琏对重整十二兵团训辞: “我们像是一只大鹏鸟,现在是负伤了,但需要个休养时间。一旦伤势好了,我们又要鹏程万里,远走高飞了。”

第十一师为十八军之骨干部队,于福建三都澳海运台湾整训后,复海运汕头,约在此部对海运调动时期,“海鹏”二字为十一师之部队番号代字。1952年(民国四十一年)8月1日第十一师番号改为第十七师为前瞻(重装)师,1976年(民国六十五年)第十七师番号改为第一一七师驻地台南,至1998年(民国八十七年)精实案改为联兵旅第一一七旅(守备旅),于2004年(民国九十三年)步兵旅任务整编及2005年(民国九十四年)并编取消“海鹏”部队番号,部队并入陆军机械化步兵第二九八旅(今机步三三三旅)。

海鹏部队歌
(3/4拍)

第一段:

第二段:

虎军部队编辑

军属第一一八师于淮海战役后重建,除收容溃军旧部,另于浙赣征兵,以李树兰为师长;武器部分中央政府已迁至广州无力供应,经联勤总司令告知昆明兵工厂存有部分轻武器,胡琏遂备专款及10余架运输机自云南运补一批枪械迫炮,大都补充第一一八师。

第一一八师成军后随后扫荡闽粤边区土共,于1949年(民国三十八年)10月调往金门担任前线主攻部队,于林厝钻墙凿壁逐屋战斗建功,蒋总统特颁“虎”字荣誉旗,嗣后第一一八师部队番号代字为“虎军”即渊源于此。

1952年(民国四十一年)8月1日该师番号改为十九师,1976年(民国六十五年)第十九师番号改为第三一九师(重装师)。1983年(民国七十二年)后该师常驻金门,不再于台湾、金门间轮调,故通常以驻地称为金东师。

1999年(民国八十八年)3月1日精实案改为陆军步兵第一一九旅(守备旅)仍原沿袭用“虎军”为部队番号代字。

2007年(民国九十六年)1月1日精进案改为陆军金门防卫指挥部金东守备队。

2014年(民国一〇三年)4月1日精粹案改为陆军金门防卫指挥部金门守备大队

威武部队编辑

威武部队分别于1931年(民国二十年)及1949年(民国三十八年)两度编入第十八军建制,该部队原为黄埔教导第三师,编入时番号为第十四师,1954年(民国四十三年)后之番号为预六师,1973年(民国六十五年)番号改为第二〇六师驻地新竹关西(学六师),2009年(民国九十八年)番号改为十六师,2001年(民国九十年)1月因应精实案,师部改编为“十六师指挥机构”,所辖的六一六旅驻地桃园杨梅改编成联兵旅一一六旅、六一七旅驻地新竹关西改编成联兵旅一〇六旅、六一八旅驻地苗栗头份改编成联兵旅一一八旅。2004年(民国九十三年)4月因应精进案,第一一八旅裁撤、第一一六旅移驻斗焕坪并改编为后备九〇二旅、一〇六旅改编为后备九〇三旅。2006年(民国九十五年)7月,第九〇二旅并入第九〇三旅、驻地不变。2007年(民国九十六年),“十六师指挥机构”裁撤。2013年(民国一〇二年)元旦,后备第九〇三旅回归陆军、恢复“二〇六”旅番号及“威武部队”代名,辖关西及斗焕坪新训中心。

该部队编为关西东预备师后,另肩负新兵训练中心任务。关于台湾的新兵训练中心流传于役男间有所谓“血溅关东桥、魂断车笼埔、泪洒金六结、欢乐满仁武”(前3个营区何者血溅、魂断、泪洒说法不一,但欢乐满仁武为共识)的说法,第二〇六师新兵训练中心即俗称的关东桥新训中心。

威武部队歌
威武士官队歌(克难歌)

李光前将军庙编辑

李光前团长是金门战役(古宁头大捷)阵亡者中官阶最高者(十九军十四师四十二团中校代团长),据说后来发生诸如夜间无人时却有部队操练声之灵异事件,经地方人士起乩问神后遂于民国四十二年立碑纪念,六十年建庙祭祀。

李光前团长殉职时官阶中校殉职后追赠为上校,该庙自始即为“将军庙”虽合民间固有之将军信仰,然实有名实不符之憾。后因金门县政府官员许启明称受李光前团长托梦,经多方奔走特追晋为少将以符地方民情。

李光前殉职时任职之四十二团系隶属于十九军十四师,该师系胡琏于1949年(民国三十八年)重组十二兵团时自十八军拨出纳入新成立之十九军素为十八军旧部,以此渊源李光前金门殉职事迹仍纳入国防部出版之《十八军军史》中。

频征路编辑

民国三十八年金门战役,军属一一八师三五三团政战干事官 郭频征少校 传达命令至林厝东北之第三营头部中弹阵亡,今北投政治作战学校内之频征路即由此而来,另“李光前将军庙”郭少校亦在奉祀之列。

胡琏狡如狐编辑

民国三十五年至三十七年十八军转战中原战场,于鲁西章凤集、南麻、大义集三战皆捷,于中原战场担任救援队,仅民国三十六年间即在鲁皖苏豫间移动二百九十六次。

毛泽东忌惮胡琏,曾亲笔给诸多前线部队如下指示:“十八军胡琏,狡如狐,勇如虎。宜趋避之,保存实力,待机取胜”。[来源请求]

语录编辑

“办法尔等自有,誓死不离战场便是;战是生机,退是死路。” 民国十九年被围石厢镇,陈诚对告急部将答语

“不称功不畏难” 陈诚所颁训辞

“多向部队走,少上军部来” 陈诚训勉部属语

“失策于与辞修将军决战于广昌” 周恩来答江西失败之由

“胜利虽无把握,成仁确有决心。” 石牌保卫战前陈诚打电话关切胡琏,胡琏之答语。

十八军军史编辑

十八军军史于民国三十四年胡琏军长任内于武汉编印出版,记载时间至抗战胜利止。另于民国六十五年有《陆军第十八军军史续》。胡琏曾嘱十八军末代军长刘鼎汉续编十八军军史,八十五年初刘将军约谈旧部开始续编军史,并与史政编译局合作编撰。

新编之《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十八军军史》于民国八十七年六月三十日出版,系国军一系列部队沿革史之第一本,主要由十八军老人分别撰写非由专业史家执笔,虽为官方正式出版但非严谨史学著作。然当事者逐渐凋零之际此书自有留第一手资料之功。

书中除记述军史及相关图表外,评述、检讨亦占相当篇幅,另附历任(共十一位)军长传略,另李树兰将军(一一八师师长)传以附录方式列于书末以维体例。较为遗憾者书中除历任军长及军其照片外其余照片竟皆阙如。

引用资料方面除军方(台湾)各项资料外,另有参用中(共)方资料。并直陈《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中记载华东野战军一纵三师九团“在曹家集附近歼灭整编第十一师师属工兵营”恰与事实相反。另对徐蚌战役中突围失败遭俘之兵团司令黄维,军长杨伯涛吴绍周覃道善,师长王元直尹钟狱等将领仅以‘下落不明’四字带过,又如前军长罗广文在川投共亦称‘行踪不明’忌于直言遭俘、叛变为一明显之缺失。[来源请求]

注释编辑

  1. ^ 十八军军史记载为“错误公开”[7]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陆军机械化步兵298旅更衔333旅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5-02-16.,廖铭瑞,青年日报,中华民国国防部青年日报社,2013-7-2
  2. ^ 中华民国陆军 >>陆军之光 >>忠诚之风虎军部队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3. ^ 驻军缩编 金门并为2守备大队,陈守国,金门,中央通讯社,2014年3月31日
  4. ^ 金门守备大队编成 奠基精巧强,陈守国,金门,中央通讯社,2014年4月17日
  5. ^ 5.0 5.1 汪朝光、王奇生、金以林著,《天下得失:蒋介石的人生》,香港:中和出版,2012年9月,第72页
  6. ^ 国防部军务局史政处编,《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十八军军史》,台北:国防部军务局史政处,1998年,第339页
  7. ^ 国防部军务局史政处编译局 1998, pp. ..

来源编辑

书籍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