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

歷史
(重定向自中國近代史

中国近代史,通常指以晚清为开端,中国面对内忧外患的一段历史。其研究范围在不同时期、不同学者的著述中有所不同。公认从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国近代史的开端
晚清的街头照片
甲午战争:日本摄影师龟井兹明日语亀井茲明拍摄的旅顺大屠杀
1910年的农村
1938年国民党旗在西藏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近代的定义编辑

“近代”一词,古已有之,表示“过去不远之时代”,如晋代葛洪的《抱朴子·汉过》中有“历览前载,逮乎近代,道微俗弊,莫剧汉末也。”但现在所使用的“近代”概念有其特定的含义,指介于现代古代之间的时期。以西洋历史的发展来说,大约是以东罗马帝国灭亡作为近代开始,同一时期西欧先后有文艺复兴地理大发现宗教改革等重大事件,而后伴随平等外交建立、主权国家观念形成、民族主义萌芽、资本主义发展等情况来作为定义近代的标准。


分期问题编辑

近代史”的概念从西方世界传入中国,其分期问题就一直存在,直到1980年代和1990年代,中国大陆的中国近代史学界基本确立从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分期方法。

上限编辑

清末,“近代史”(当时也称“近世史”)的观念从西方传入中国,当时一般指的是从某一时期到所在时期并仍在发展的历史阶段,即未区分“近代史”与“现代史”,因此早期并不存在“近代史”下限的问题。如:梁启超将“乾隆末年至今”称为“近世史”;孟世杰在所著《中国最近世史》中将“近世史”的开端定于道光时期。

之后的学者对中国近代史的开端定义比较多样。有以欧洲近代起始为中国近代起始的,如郑鹤声认为“无论中西”,近代始于新航路发现;有从中欧交流为依据的,如郭廷以将开端放在16世纪初的葡人东来,吕思勉将其放于明代中叶的欧人东来,萧一山、李守孔、李方晨等将其放于之际的西人东来[来源请求];如钱穆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认为中国近代的开端定于明代,同时也是世界近代的起始。也有观点认为不应过于强调欧洲人的影响,当依据中国内部的变化划分,如孔复礼以1864年太平天国的灭亡为中国近代史的开端[1]

自欧洲近代史在明末开端到鸦片战争,虽然欧洲的近代进程对中国有所影响,但却是微乎其微的,因此多数研究者倾向于将中国近代史的研究上限定在清末。蒋廷黻罗家伦等将开端定于鸦片战争,就是考虑到鸦片战争后欧洲的历史进程开始较为显著的影响中国。

1930年代、1940年代,由于救亡图存的社会现实,更多的学者开始反思百年国耻,并将近代史的上限定于1840年的鸦片战争,因为鸦片战争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开端。

张鸣认为:“我们一般把1840年作为中国近代史的起点,但这种划法今天已经受到了挑战,许多人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如果按照世界史的发展脉络划分,中国近代史的起点至少可以划到明朝中叶。他们的理由是,毕竟那个时候中国已经和世界发生联系了,西方的传士已经进入中国,我们已经接受了西方的一些器物和文化。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划到那儿呢?这其实是西方的划分方法,在十六、十七世纪,西方国家已经崛起了,因此我们所指的西方现代世界的起点肯定不是1840年。……以前中国内地教科书里讲,瓦特看着烧水的壶盖儿被蒸汽顶起来,然后他就发明了蒸汽机。其实现在看看科技史就可以知道,蒸汽机不是像我们小时候看的那种神奇故事讲的,坐在苹果树下冥思苦想,突然苹果‘砰’的一下砸脑袋上了,然后他就得出伟大发现了。其实这些发明或发现都要经历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越早的、越是划时代的发明,它孕育的时间可能就越长,因为那个时候人类还处在蒙昧时代或是蛮荒时代,所以那个时候的发明跟现在的相比,分量上是不一样的。”[2]:23-24

下限编辑

在中国近代史的早期研究中,由于“中国近代史”与“中国现代史”观念不做区分,可以认为下限为“至今”。

1947年,范文澜的《中国近代史》在华北新华书店出版,该书中将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和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都划作近代中国的历史时期[3],为近代史研究提出“四段论”:鸦片战争太平天国运动乃第一阶段,中法战争中日战争为第二阶段,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为第三阶段,辛亥革命五四运动为第四阶段[2]:18。他认为第一阶段包含反帝反封建两个矛盾,以反封建矛盾为主;第二阶段包括国内民族斗争和反帝两个矛盾,而反帝矛盾突出;第三阶段以反帝为主要矛盾;第四阶段以反封建为主矛盾[2]:18

胡绳担任过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著有《帝国主义与中国政治》、《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后一本书对于中国近代史研究影响深远,一版再版[2]:18。1954年,胡绳在《历史研究》创刊号上发表《中国近代历史的分期问题》一文,引起1950年代中国史学界对此的大讨论。文中将“中国近代史”限定在1840年到1919年之间,在讨论中得到了当时多数学者的认可[3]。将1919年的五四运动作为“中国近代史”与“中国现代史”的明确分界,也即将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历史称作中国近代史。这一观点突出了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重要性,可被视为当时官方及主流的观点。胡绳始终坚持他在探讨中国近代史发展规律时所使用之马克思主义基本原则和方法,坚持他在表述中国历史发展规律时所提出之一系重要论断[2]:18。但当时也有其他观点,如范文澜、刘大年、荣孟源、李新、林敦奎等学者提出按照社会性质来划分历史时期,即中国近代史包括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1840年到1949年[3]

20世纪80年代前,中国大陆史学界曾长期将1840年至1919年的“中国近代史”与1919年至1949年的“中国现代史”分为两个学科,这体现在了教学、研究及著书等方面。

改革开放后,又一次出现了关于中国近代史和中国现代史分期问题的讨论,主张以“社会性质”界分历史时期的观点逐渐占据主流,主张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1840年到1949年为中国近代史的呼声越来越高涨,并逐步成为官方及主流的观点。

1997年,胡绳提出将此前的分立的“中国近代史”及“中国现代史”合并研究,使之成为“一部完整的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的历史”[4]

1999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张海鹏主编的《中国近代史》读本出版,该书以1949年为下限[3][5]

经过多年讨论研究后,中国大陆近代史学界于1990年代,确定将中国近代史定为开始于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一范围:从中国社会形态来说,鸦片战争是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开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结束。

部分学者持其他观点,如辛灏年在《谁是新中国》一书认为中国近代史和现代史的分界是1911年辛亥革命[6]

历史大事记编辑

战争编辑

天灾人祸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著有《中华帝国晚期的叛乱及其敌人》《叫魂》. [2016-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5). 
  2. ^ 2.0 2.1 2.2 2.3 2.4 张鸣. 《重說中國近代史》. 文史中国 香港第一版. 香港中和出版. 2012. ISBN 978-988-15884-4-9. 
  3. ^ 3.0 3.1 3.2 3.3 张海鹏. 张海鹏:中国近代史和中国现代史的分期问题. 人民网人民日报. 2009-11-20 [2012-04-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06). 
  4. ^ 胡绳:《〈近代史研究〉创刊100期祝辞》,《近代史研究》 1997年第4期
  5. ^ 王也扬. 从中国近代史研究的下限问题说开去 (PDF). 近代中国研究. [2012-04-0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3-04). 
  6. ^ 【透视中国】辛灏年:辛亥革命与中华民国(上). 2005 [2013-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8-21). 
  7. ^ Jinwei, Ren; Ping, Li. The characteristics of surface faulting of the 1850 earthquake in Xichang, Sichuan. Seismology & Geology. 1993-01-01, 15: 97–106. 
  8. ^ 路伟东. 同治光绪年间陕西人口的损失. 禹贡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1-01) (中文). 
  9. ^ 1864年中國人屠南京!兇殘程度遠超日本!, [2020-06-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中文(中国大陆)‎) 
  10. ^ 苏瑞锵, 引赵烈文《能静居日记》,《近代中国史纲》(香港中文大学,超越“国耻”――从“南京大屠杀”谈起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彰中人》187期,2001年9月30日
  11. ^ 张大仁. Anue鉅亨 - 時事. Anue钜亨. 2014-05-29 [2020-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30) (中文(台湾)‎). 
  12. ^ 近代西方人对 “丁戊奇荒”的认识及其背景——《纽约时报》传达的信息 (PDF). core.ac.uk. 2014-03-13 [2020-06-1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6-17). 
  13. ^ Hou, K.; Lei Z.; Wan F.; Li L. & Xiong Z. Research on the 1879 South Wudu M8.0 Earthquake and Its Co-Seismic Fracture. Earthquake Research in China. 2006, 20 (1) [30 November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12). 
  14. ^ 1887年9月30日 黄河决口. 人民日报. 2011-09-30 [2020-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15. ^ 英冒险家记录甲午旅顺大屠杀:女人被斩成几段. 环球网. 2014年04月1日 [2020-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5). 
  16. ^ 纪念“旅顺大屠杀”事件125周年:大连旅顺举行公祭仪式_手机搜狐网. m.sohu.com. [2020-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5). 
  17. ^ 山西“太原教案”纪念日 重温传教士殉道足迹 - 基督时报—基督教资讯平台. www.christiantimes.cn.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18. ^ 开卷深读 |110年前肆虐东北的鼠疫,是如何被消灭的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上观新闻.
  19. ^ 额尔瑾:清末一场鼠疫,让东北人民付出沉重代价. 观察者网. [2020-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20. ^ 文汇报,2007年1月18日,《海原地震遗址:不灭的灾难烙印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1. ^ 杨琪. 1922年“八二”风灾及其善后救济.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 [2010-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24). 
  22. ^ 1927年5月23日中国甘肃古浪发生8.0级地震_历史上的今天. www.todayonhistory.com. [2020-06-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7). 
  23. ^ 高邮1931年特大洪灾后 美国人募资修了“最好的大坝”. 凤凰网江苏站. 2015年03月01日 [2020-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5). 
  24. ^ Chris Courtney. 灾难纪实:1931年武汉大水. China Dialogue Trust (British NGO). 2018-09-11 [2020-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5). 该网站提供中英两个版本,英文原版见Chris Courtney. Picturing disaster: The 1931 Wuhan flood. China Dialogue Trust (British NGO). 2018-09-11 [2020-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5). 
  25. ^ 日军档案显示南京大屠杀前后南京地区人口减少近80万. 亚太日报. 2014-01-08 [2020-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7).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