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

民国军阀是指在20世纪初影响中华民国政治格局的主要力量,名义上归属“中央政府”领导,但实际上在各地自行建立地方割据势力并采用各种手段扩权、以军队作为主要政治资本的势力,在其势力强大时即成为当时中国的正式主导政府(即北洋政府)。在实质上依然属于传统意义上的割据势力。中国共产党认为民国军阀的出现是外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利益表现。主要势力早期为北洋军阀滇系军阀粤系军阀旧桂系军阀等。后期则由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新桂系军阀直系军阀奉系军阀等取代。这些民初时期的军阀主要兴起于1916年袁世凯之死到1928年东北易帜的13年间(也有说到1930年中原大战为止),这段时间史称军阀割据时期军阀时代Warlord Era)。1928年之后,虽然以蒋中正为核心的南京国民政府在名义上统一了中国,但是各路新旧军阀依然对中央政府及其国民革命军保持了一定程度的独立性,军事上与政治上的明争暗斗或略有式微却并未停止,这导致了日后抗日战争国共内战时,统一的国家军政体系始终未能彻底的建立。[注 1]

1925年的民国军阀割据形势图,主要军阀控制的地区在图中以红色区块显示。图中蓝紫色区域为中国国民党势力范围,是年国民政府广州成立。

背景编辑

民国军阀的地域性最早来自于清朝末年,其中央军队八旗绿营战斗力低下,在征讨太平天国等势力时,不得不依靠地方团练,比较著名的有湘军淮军。随着清廷的衰落及日益腐败,地方团练的势力也日趋扩大,已经可以影响到中央的政策决定。民国军阀无不于这些地方团练有千丝万缕的瓜葛。

清朝末年,由于庚子拳乱引发的八国联军,清廷受到严重打击,慈禧太后体认到面对西方势力的冲击诉诸传统武力乃毫无作用,因此开始主导新政执行。其中一环乃新军建立,此新军之核心部队由袁世凯建立,乃日后的北洋六镇。此新军计划原先预定扩展至全国建立36镇约五十万正规军,并成为全国主要武力核心。

新军的计划本身就有极大的问题。由于当时中央为了庚子赔款之财源筹措已经阮囊羞涩,除了北洋六镇之新军之外清廷根本拿不出经费来建设各地新军,因此各地新军之经费筹措基本上是各省自行办理;这种方式虽然可以减少中央财政负担,但显而立见的负面影响就是这些新军基本上都是地方自筹自招自练,中央根本无法掌握其控制权,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注定了各地军阀出现之必然定局。

除了各地自筹之新军以外,位于中央的北洋六镇在忠诚性问题上对于清廷也是极大的隐忧,北洋新军在核心架构上是以袁世凯小站练兵时所训练的军官做为军队骨干,对于袁世凯个人的效忠性还比清朝廷来的大;此点清廷并非不知情,因此袁世凯在光绪帝慈禧太后相继去世后失势,基本上就是为了削弱袁世凯对新军之影响力,不过此作法完全失败,辛亥革命发生时,北洋六镇虽接获清廷讨伐革命党的命令,但是却赓续地观望,没有进行任何动作,清廷不得已重新重用袁世凯以抵抗革命军的力量,这些原来效忠清廷的北洋新军高阶军官们,就成了后来的北洋军阀。一般历史学家认为袁世凯是“军阀之父”:㈠袁世凯统领北洋军,北洋军是军阀部队前身;㈡袁世凯当总统时故意将北洋军人势力扩展至中国中南部;㈢袁世凯用武力解决一切问题,形成“政治军事化(militarization of politics)”;袁世凯在1914年把各省都督改为将军,只管军事,另设巡按使掌民政,牵制地方军人力量;袁世凯死后出现军阀割据,两者关系重大,但绝非他个人希望[2]:21-22

中华民国成立之后推派各省都督进行军政治理,都督在各省掌握了政经大权之地位,成为了军阀养成之温床。“军阀”是指拥有私人军队,企图或实际控制地盘、一心为己利益之将领[2]:22。而地方新军则成为各地军阀之骨干。护国战争之后,各地军阀正式成型。军阀割据与晚清地方势力抬头有相同:代表离心力量,使权力分散甚至地方分离;也有不同:㈠军阀出身复杂,有军校、农兵、土匪等,晚清地方领袖出身儒家科举,㈡军阀税收自留、官吏自行任命,晚清地方领袖效忠中央,㈢军阀互相争斗,晩清地方领袖听命中央[2]:22-23

缘起及发展编辑

军阀割据可说是军人参与、干涉、把持政治之过程:㈠清末新政——新式武备学堂与新式军人出现,部分军人对政治感兴趣,使军人政治化,如新军参与革命活动;㈡清朝䨱灭,共和成立——皇权崩溃,法统危机出现,革命打倒皇权“天命”,却未能树立新权威,“皇帝”根深蒂固,人们仍未完全接受“总统”;㈢共和理想幻灭——革命退却,军人渗透中国,“二次革命”后袁世凯解散国民党,孙中山再次逃亡日本,北洋军人席卷中国;㈣袁氏独裁——议会制度崩溃,一切依赖武力解决,即政治军事化;㈤讨袁之役——以武力反复辟,加剧政治军事化,袁世凯企图恢复帝制,蔡锷建立护国军以武力解决问题,各省响应;㈥南北战争——“护法运动”出现,加剧法统危机,袁世凯死后,孙中山从日本回来领导“护法运动”,以1912年《临时约法》为正统,而北洋政府则以1914年《中华民国约法》为正统,人们对法统争持不休,无法达成共识;㈦势均力敌局面出现——军阀割据现象持续,出现许多军阀大小不一,无一能消灭其他军阀,因此需要联盟[2]:23-24

原因编辑

中国共产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认为民国军阀的形成主要有如下两方面的原因。

内在原因编辑

  • 袁世凯死后无人有足够力量支配整个中国,加上北洋军内部存在明显的派系争斗,各省有实力的人物为保存自己的政治利益纷纷组建军队划分势力范围,形成北洋军阀
  • 中国经过二千余年的封建社会,建立了完善且实力强大自然经济,以家庭为生产单位、土地为最主要的生产资料、产品自给自足的经济方式使得自然经济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就能够形成完备的体系并独立发展,成为民国军阀能够依省割据的经济因素。
  • 中国在当时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形成了大批具有浓厚自然经济特色的地主与绅商,他们的发展一般也在一个很小的地域范围内,对全国性的市场没有足够的兴趣,并在势力范围内利用工会、商会抵制外来经济。辛亥革命时他们担心自己的既有利益受到侵害,害怕民国政府的土地改革与限制私人资本发展,采用支持当地实力派人物寻求保护。对全国市场统一的淡漠与渴求安定生产环境与一定政治特权的愿望使他们成为当地军阀有力的统治支持者与经济来源之一。

外部原因编辑

  • 影响中国政治的主要势力——帝国主义在华势力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由做大成为相争,辛亥革命后各帝国主义没有了在华有力的统治代言人,担心中国取得独立地位,使得各国在华利益遭到损失,转而寻求建立地方上的统治代言人,向军阀提供经济、技术上的支持。帝国主义与封建军阀相互利用,形成“分而治之”的政治格局。
  • 华盛顿会议后帝国主义在华势力重新洗牌,美国势力上升,这加剧了民国军阀的势力膨胀。帝国主义在华分赃不均直接表现为不同军阀的战争,导致中国内乱不断。

政治方面编辑

北洋编辑

 
1917-20年军阀分布
 
1921-22年军阀分布

袁世凯死后,北洋军分裂为以段祺瑞为首的皖系、以冯国璋为首的直系、以张作霖为首的奉系。当时,北洋政府中华民国被国际社会所承认的唯一合法政权,取得北洋政府的领导权意味着可以获得关税收入和外国贷款。因此,三系最重要的争夺目标是北洋政府的控制权。在整个军阀割据时期,北洋政府的控制权经历了从皖系到直系再到奉系的更迭。

1926年至1928年间,1,300个大、小军阀打过140场大、小战争,主要是争夺地盘:大军阀争夺中央政权,以合法举借外债,发行公债,把持中央财政;小军阀争夺地盘征税和招募兵马,使政局动荡不稳,政权频频易手,影响行政效率[2]:25。1916年至1920年为皖系控制北洋政府的时期。在第一次府院之争中,作为总理的段祺瑞与总统黎元洪矛盾重重。在张勋复辟之后,黎元洪在段祺瑞的压力下被迫下台,总统职位由冯国璋续任。在之后的第二次府院之争中,段祺瑞与冯国璋在对护法运动和西南军阀的意见上不合,段祺瑞和冯国璋两人于1918年10月共同下野,由段祺瑞控制的安福国会选出徐世昌接任总统一职,而段祺瑞则通过安福国会在背后操纵政权。

1919年12月冯国璋去世,直系军阀开始由曹锟领导。由于曹锟落选副总统、吴佩孚反对安福国会,直皖矛盾激化。1920年4月,曹锟与奉系等八省军阀结成反皖同盟,同年7月直皖战争爆发,直系和奉系获胜。战后,安福国会被解散,其主要成员的徐树铮王揖唐段芝贵等10人被通缉,皖系势力被严重削弱,从此一蹶不振。

然而,直皖战争后,直系与奉系由于战果分配问题发生摩擦,第一次直奉战争于1922年爆发,张作霖被击败,退出关外,直系取得北京政权。1923年6月,曹锟通过贿选当选总统。1924年,为了反对直系的领导地位,奉系联合皖系残部和孙中山的广东军政府共同讨伐直系,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直系将领冯玉祥受张作霖之子张学良五十万献金,遂倒戈,发动北京政变,囚禁曹锟,导致直系溃败。然而,冯玉祥与奉系的合作并未长久。北京政变后,冯玉祥邀段祺瑞和孙中山进京,并改编其部为国民军,坐镇北京,与奉系分裂。

1925年,直系败将吴佩孚发动反奉战争,驱逐苏皖等地的奉系势力。1926年,张作霖联合日本势力挥师南下入关,冯玉祥退出北京至昌平南口防守,奉系占领京城。此时,张作霖与吴佩孚实现了直奉联合,组成“讨赤联军”,将冯玉祥的势力赶至绥远。然而事后,张作霖并未给予吴佩孚好处,北洋政府自此之后一直都被奉系所控制,直到北伐结束。

1926年7月,蒋介石开始北伐战争,吴佩孚、孙传芳等被击败,冯玉祥、阎锡山等加入国民革命军。1928年6月4日,张作霖撤离北京,退往关外,被日本关东军在皇姑屯炸死。6月8日国民革命军进入北京。12月29日,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名义上接受南京国民政府领导,南京国民政府得到国际承认成为代表中国的合法中央政府,实现形式上的统一,北洋军阀势力完全退出历史舞台,但实际上各个地方军阀势力依旧盘根错节,心怀鬼胎,蠢蠢欲动。

西南编辑

在南方,桂系滇系粤系和亲孙中山势力围绕着两广地区和广州政府的控制权争斗。湘系(湖南军阀)、川系(四川军阀)则长时间维持了自主性,主要围绕在省内的斗争,并未参与正统权之争。闽系(福建军阀)则主要依附在北京政府之下,为有实质作为。

广西清朝广西提督陆荣廷借由支持辛亥革命和“桂人治桂”的政策成为了广西都督,之后更通过参与护国战争巩固了其在广西的统治地位,史称旧桂系。护国战争胜利后,黎元洪大总统任命陆荣廷为广东督军,但原广东督军龙济光不愿退职。陆荣廷遂派桂军进攻,击败龙济光,广东成为旧桂系的势力范围。由于不满黎元洪被架空和段祺瑞控制下的北洋政府,陆荣廷宣布两广自主。

同时,滇系统帅蔡锷于1916年护国战争胜利不久后去世,唐继尧掌权,坐镇云南贵州,与川系军阀时有摩擦。1921年,滇系将领顾品珍叛变,滇系分裂为顾品珍部和唐继尧部。

与北京政府不同的是南方军阀最初缺少正统政府的名义,因此在北京政府府院互斗后,南方军阀开始找寻可以拥戴的正统象征。陆荣廷与唐继尧借着1917年7月护法运动的机会招揽孙中山与部分国会议员到广州另立护法军政府,孙中山任大元帅,陆荣廷和唐继尧则任元帅,意图北伐对抗北京政府。然而护法军内部各主要军阀势力主要盘算是将广东收归自己的统治,而非实际推翻北京政府,因此三人渐生嫌隙。1918年4月,滇系和桂系开始排挤孙中山,改大元帅首领制为七总裁合议制,邀西南各省军阀为总裁,由于职权遭到架空,孙中山在1918年5月4日辞职,离开广东到上海。护法军政府在此之后开始内战,桂系试图清除在广东的滇系战力,因此逮捕滇系将领张开儒、枪杀崔文藻,将滇系军队逐出广东,陆荣廷的桂系势力达到其权力之顶峰。

1920年,直皖战争在北方爆发,与此同时,桂系发动第一次粤桂战争,派兵攻打亲孙中山的粤系陈炯明许崇智所辖军队,却被击败,退回广西。孙中山遂从上海返回广州,于1921年4月改组军政府为正式政府,召开非常国会,就任非常大总统。6月,桂系为夺回对广东的控制权,发动了第二次粤桂战争,却再次败于粤军。二度战败导致了桂系实力弱化,进而分裂。以保定军校毕业的青壮派军官李宗仁白崇禧为首的部队在随后的广西内战中逐步崛起,并击败了清朝时代的旧军头陆荣廷、沈鸿英,再次统一广西,成为广西军阀的新领袖,被称为新桂系

另一方面,1922年,孙中山在第二次粤桂战争胜利后,要求陈炯明北伐,陈不从,被免职。然而,在北方,直奉战争后,黎元洪再次就任大总统,护法运动目的达成,各方要求孙中山卸下其非常大总统一职。陈炯明部下叶举为迫使孙中山下野,出兵围攻广州总统府,孙逃亡,再赴上海,史称六·一六事变

1923年1月,孙中山联合滇系杨希闵部(顾品珍派)、桂系刘震寰部及倒戈的粤军,共同讨伐陈炯明。2月陈炯明被击败,退守东江。孙中山也于2月回到广州,再任大元帅,但是广州仍然被杨希闵与刘震寰给主掌,孙中山的立场并没有比1918年要更为稳固。孙中山鉴于缺少忠于自己的武力,选择了与苏联联手,在1924年开办黄埔军校,组成国民革命军,成为南方军阀的一部分。

1925年起,蒋中正指挥国民革命军开始扫除广东内反孙中山势力,并两次东征陈炯明,并在其间歼灭了试图反叛的杨希闵与刘震寰。在1925年3月孙中山病死,国民革命军于广东持续内战期间,滇系唐继尧部决定支持陈炯明,欲与新桂系联手向广东发兵歼灭广州国民政府,但李宗仁回绝这个同盟构想,唐继尧组成贵州、四川与云南省军阀联合军(川黔滇联军)企图歼灭新桂系,却反遭击溃,是为滇桂战争。陈炯明最后遭到以许崇智为首的粤军及国民革命军给消灭,逃往香港避居。

国民革命军北伐前,新桂系与广州国民政府结盟,形式上完成统一,并改组成国民革命军第七军。随后以唐生智为省的部分少壮派湘系军阀在省内内战失势后转投广州政府,成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北伐后,国民革命军陆续将击败旧有的湘系与闽系军阀,黔军王天培彭汉章在1926年7月接受国民革命军改编。川系刘湘在1926年12月与接受名义上归顺国民政府。1927年4月,贵州督办周西成归顺国民政府,任贵州省政务委员会主席。1928年,滇系龙云二六政变中推翻唐继尧,并打败对手胡若愚后,也于名义上归顺蒋介石,任云南省主席。

在龙云归顺后,西南军阀割据时期结束。广西、贵州、四川、云南是以名义上归顺改编,因此在国民政府成立后省务仍维持半独立的地位。福建、湖南则是在国民革命军北伐时遭到清除,由亲国民政府的军阀主政。广东则是在国民政府迁都南京后由地方实力派军人陈济棠结合以胡汉民为首的反蒋中正派国民党元老重新取得了半独立地位。

社会方面编辑

军阀混战严重破坏社会生产力,政权分裂无法落实区域性经济发展计划,阻碍中国现代化;军阀往往把控制范围内资源、物力花于战争和其他军事用途[2]:25。当时中国民族工业得到发展:外因是第一次大战期间,国际市场对中国民用工业制成品及中国农矿初级产品原料需求大增;内因是北洋政府大部精力争夺地盘,放松控制现代经济,有助民族工商业兴起;同时留学生出国学习盛极一时,使中国培育第一批企业家、科学家、经济学家、工程师、经理和技术人员,形成新社会力量,有助工商业发展[2]:25-26

由于战争和天灾,到处出现饥荒,军阀割据使传统全国性官方救济机构停顿,大量农民离开村庄,人口大迁移,社会动荡;因为饥荒由人为战争造成,美国红十字会英语American Red Cross拒绝救济;中央政权崩溃后出现思想革命,社会文化出现自春秋战国后另一次百家争鸣[2]:26

中华民国军阀与地区政权列表编辑

曾宣布独立的民族政权编辑

其他编辑

注释编辑

  1. ^ 1920年到1926年军阀势力图[1]

参考文献编辑

  1. ^ Chinese warlords - Regal powers. [2019-09-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3).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香港大学历史系名誉副教授)连浩鋈博士(Dr. Alfred HY Lin). 《改革-革命-再革命-繼續革命-告別革命(改革開放)的歷程(1900-2000年)》(中國歷史科教師專業發展課程講座紀錄). 香港教育局个人、社会及人文教育组. 2009. ISBN 978-988-80069-4-6. 

参见编辑